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32節

  今天發生的事情,既然說是讓袁源回去了,那後麵的事情萱草自然是不會怕的。

  到了晚上,萱草就直接在院子裏搬了一把椅子坐著,感受著冷風,冷月,心裏頭倒是有幾分期待。不知道這個和尚會是什麽樣子,是清秀的小和尚,還是睿智的老和尚?或者說,是猥瑣的中年大叔?

  “沒有想到,女施主倒是在這裏等著我呢。”

  一聲清亮的聲音傳了過來,萱草抬頭,看到一個和尚穿著黃色的袈裟正在屋頂上站著。萱草一揮手,麵前就放滿了她早就準備好的酒菜:“既然方丈已經來了,那何必還站那麽高,不如直接下來喝點小酒,一塊兒聊聊?”

  “也好。”那個聲音飄飄,很快就落到了萱草的麵前。那個人倒是和萱草想的不一樣,相貌五官十分平常,看不出來有什麽特別的。可以簡單說,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中年人。萱草心裏頭雖然說有些失望,但是卻還是笑了笑,舉杯對著他,然後自己喝了一口。

  “我聽袁源所說這裏有妖怪出沒,我就覺得不可能,今日來了,方才知道原來是有道友在此。”

  那個方丈說著,並沒有喝酒,而是直接坐了下來。萱草點了點頭,“我也是一路巧合來了這裏,不知道你應該怎麽稱呼?”

  “我叫清蟬子。”

  第八十九章

  “清蟬子?”萱草聽了這個名字,嘴角勾起,笑了笑,然後抬頭看著麵前的這個人,感覺這個法號和人真是一點都不想符合啊。如果這個名字的人長著一張清秀的臉的話這個法號倒也還算是名副其實,但是很明顯這個人不算清秀啊,最多能算的普通吧。萱草想著,目不轉睛的看著麵前的人。

  清蟬子似乎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微微扯了扯唇角,笑著說道:“不知道為什麽道友你這樣看著我,難道說貧僧有什麽不對的地方嗎?”萱草聽了清蟬子的話,立即搖頭:“沒有,沒有什麽不對的地方,但是你長的和我想的得道高僧的樣子實在是有些不同。”

  “是嗎?”清蟬子臉上出現一絲苦笑:“難道你覺得和這裏皇孫貴族廝混在一起的我,還有什麽得道高僧的道行不成?”他說著,居然拿起一杯酒,直接喝了進去。看著他喝了酒,萱草臉上閃過意思驚訝。

  “怎麽,難道你放的酒不是來給我喝的嗎?”

  “是,可是沒有想到你真的會喝。”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人,似乎在心裏頭估算他到底是個什麽樣的人。看著她的樣子,清蟬子臉上有幾分苦澀,然後說道:“好了,我這一次來本來是想要看看是哪位再此,如今見著了那你放心,日後定然不會有人再前來騷擾。”

  萱草聽了他的話,抬頭看了他一眼,然後笑著說:“那麽這樣說來,我請你吃這一頓酒,還真的是物超所值了。”

  清蟬子沒有說話,隻是把麵前的酒一口喝完。

  兩個人坐在那裏喝酒,幾乎很少說話,清蟬子也沒有問萱草的來曆,萱草也沒有問清蟬子這裏的事情。兩個人就好像是在慪氣一樣,一口一口的喝著酒。萱草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要這樣喝,但是不知不覺就這樣做了,而且做完了以後她感覺還不錯!

  最後,喝完了,菜也差不多光了,清蟬子就輕飄飄的自己走了。看著清蟬子走了以後,萱草就自己回到了房間裏。她根本就是第一次喝酒,不過剛才一口一口的喝,感覺還不錯。她迷迷糊糊的想著,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她看到的是一雙不滿的眼睛。婉娘皺著眉頭看著麵前的萱草說道:“萱草你雖然說是門派中人,但是多少也要注意一些,怎麽可以大晚上的喝酒呢?”聽了她的話,萱草笑了笑,然後慢慢的坐起身子,感覺自己額頭傳來一陣陣劇痛,忍不住發出呻吟聲。

  “知道厲害了吧,我給你煮了解酒湯,我去給你拿。”婉娘說著,就走了出去。乘著婉娘出去了以後,萱草運氣靈氣在身體裏走了一圈,一下子就感覺好了。她揉著頭走出去,看到小白師兄正對著自己偷笑。

  看到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冷哼了一聲:“師兄,你笑什麽。”

  “我沒笑什麽啊,你喝那些普通酒自然是不好喝的,如果說你喝我們家現在吃的這種米釀出來的酒,絕對不會感覺頭疼,反而會神清氣爽!”小白師兄說著,一雙眼睛亮晶晶的,很顯然是在誘惑萱草。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冷哼了一聲:“我就不釀,讓你也沒的喝。”

  小白師兄見到萱草一下子說穿了自己的目的,隻能幹笑了兩聲。兩個人一塊兒下去了,正好碰到婉娘端了醒酒湯來,萱草雖然說已經不難受了,但是卻不好意思讓別人白忙一次,所以說隻能捏著鼻子一口喝了。

  看著她喝了以後,婉娘笑著說:“如今要入冬了,如果可以還是不要在院子裏喝酒了。”

  萱草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就和小白師兄一塊兒吃了早飯開了店。

  店門一打開,就看到袁源黑著眼圈站在門口,看著袁源這個樣子,萱草倒是有些奇怪,畢竟想不到這個人被自己嚇成那個樣子居然還會來。但是還是笑著問道:“不知道袁少爺過來有什麽貴幹?”

  袁源看著萱草笑的燦爛,身子忍不住一抖,然後故作鎮定的說道:“我,我是過來和你道歉的。”

  “道歉?”

  萱草更加不明白了,麵前這個人居然會過來和自己道歉,難道說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

  “正是如此,上次前來唐突了姑娘,都是在下的錯,還請姑娘看著在下父親和國師的份上,原諒在下。”說出了道歉了以後,麵前這個人似乎一下子就變得坦蕩蕩起來,後麵話也說的很順溜了。萱草聽了他的話,笑了笑說道:“哪裏哪裏,客氣了。袁少爺來道歉,真是讓我這裏蓬蓽生輝。不如,袁少爺再進來坐坐,喝點茶?”

  萱草說著,就對著袁源招手。袁源身子一抖,但是還是跟著萱草一塊兒進去了。萱草這個時候才發現,袁源身邊居然沒有帶那一群跟班,所以說有幾分好奇的問道:“今日怎麽袁少爺是一個人過來的?”

  袁源咧了咧嘴巴,然後說道:“正是,因為我覺得如此才能表達我的歉意。”聽了袁源的話萱草有些不明白這個和他的歉意有什麽關係,但是還是笑著點了點頭,給他倒了茶。袁源接茶的時候,手差點抖的茶杯都掉在地上了。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越發好奇了,既然這樣怕自己,為什麽說還非要過來呢,難道說這個就是有人說的找虐麽?萱草想著,歪著頭看著麵前的袁源。

  他艱難的把茶杯放到自己嘴邊,喝了兩口茶,然後立即放到了一邊。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立即肯定了,“你是不是有什麽事情,如果說你有事情隻管直說,我如果能幫你的話,我會考慮的。”

  萱草說著,瞅著麵前的袁源。

  袁源聽了這個話,臉上露出了一絲複雜的神色,然後就聽到他開口說道:“我,我想給姑娘賠罪,所以說我願意,願意在這裏幫姑娘做牛做馬。”

  “你開玩笑的吧。”萱草聽了袁源的話,下意識就開口說道。但是看著麵前袁源視死如歸的表情,心裏頭立即明白,肯定是家裏人讓的……

  第九十章

  “袁少爺你沒開玩笑吧,我這裏可是小本生意,請不來少爺這樣的大人物,你還是回去吧。”萱草說著,臉上就有了幾分不耐煩。看著她這個樣子,那個袁源身子抖了抖,但是還是堅持的說道:“你放心好了,我絕對不會在這裏搗亂的,況且我就算要搗亂的話我也要有這個膽子啊!”

  “那你說,你為什麽要在這裏,如果說你說實話的話,說不定我可以考慮下。”萱草說著,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看著她這個樣子,袁源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昨夜國師來了我們家,不知道和我老爹說了什麽,我老爹,啊不對我父親就讓我來了。”他說到這裏,頓了頓,看到萱草臉上沒有什麽意外的神色以後,又小聲說道:“我爹說,如果我在你不收我的話,我以後就不用回去了。”

  “那豈不是很好,你們這樣人家裏的人不都向往自由麽?”萱草說著,嘴角笑容越發燦爛,心裏頭卻開始在那裏痛罵那個清蟬子。來這裏看過了,說的好好的走了,但是沒有想到轉臉就叫了一個找事兒的來!

  “啊,哪裏,我們怎麽會這樣想呢,我又不傻,當然知道外麵的人看我都是看的我老爹的麵子。”他說著,又一臉哀求的看著麵前的萱草:“我求求你了,你就答應我了吧。”

  聽了他的話,萱草想了想,這個時候小白師兄從隔壁走了過來,臉上一臉的不耐煩:“這麽簡單的事情還囉嗦半天,他喜歡在這裏就讓他在這裏待著,正好我不喜歡看鋪子。”說完,就對著那裏的袁少爺說:“我那邊交給你了,沒事兒吧?”

  很顯然袁源還記得對著自己說不好吃的男人,立即飛快的點頭,表示自己沒有問題。萱草見到這個樣子,隻能歎了口氣把麵前的人帶到了那邊,對著他說道:“目前這裏也沒人來當東西,所以說你這裏倒也還空,你也就在這裏看著就行了。吃飯的時候會有人來叫你。你是在這裏住還是回家住?”

  “回家,我回家住。”袁源聽了萱草的話,立即開口說道。

  萱草點了點頭:“嗯,既然你應下了我可是要好好和你說清楚的。如果說你有什麽做的不好的,得罪了來這裏的客人,我可不管你父親是誰,你明白嗎?”

  “明白,太明白了。”袁源狂點頭。看著袁源這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然後回到了當鋪。很顯然,這裏的人都已經知道了消息,今天居然開張了!有個穿著比較樸素的男人走過來,對著坐的高高的萱草說道:“掌櫃的,我有一樣東西想要典當。”

  萱草點了點頭:“什麽東西,拿出來放著吧。”

  她話音落了,就見著麵前的那個男人從懷裏頭掏出來了一顆千年人參:“這個,我要死當。不知道貴鋪子,收還是不收?”

  萱草聽了這個人的話,看了兩眼那個人參,點了點頭說道:“千年人參,貨色不錯,看起來保存的也很好。”萱草說完,抬頭看著麵前的這個人:“你想要當多少錢,我這裏畢竟才開張,是小本生意,如果說貴了我就收不起了。”

  “兩百兩,不對,一百兩就可以了!”那個人聽到萱草說收,立即說道。萱草聽了這個話,睜大眼睛看著麵前這個人,然後指了指自己麵前的人參:“你是在開玩笑嗎,可是死當,不是活當。”

  “怎麽會開玩笑呢,小人著急用錢,著急用錢哈!”他說著,似乎很熱一樣,開始在那裏擦汗。看著那個人的樣子,萱草想起來婉娘說的快要入冬了的話,忍不住歎了口氣,把麵前的人參往外麵推了推。

  “這個東西你還是拿回去好了,以後步搖過來和我開這樣的玩笑。”萱草說著,聲音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這樣,我活當,五十兩,你看怎麽樣!”那個人聽了萱草的話,猶豫了下,然後說道。萱草聽了這個話,抬頭看了那個人兩眼,然後點了點頭:“這個可以。”

  “當期就十天,十天我不拿的話,這個就歸你了!”那個人說著,手立即把那個裝著人參的盒子往外麵推了推。看著麵前的這個人,萱草歎了口氣,還是收了起來,給他開了當票。

  看著那個人收著當票就像是收著什麽寶貝一樣,歡快的走掉了,萱草心裏頭就有些疑惑,那個清蟬子到底怎麽和那些人說的……

  她還來不及思考,就見著又一個人匆匆忙忙的從外麵小跑了進來,看到萱草正打量著自己,那個人立即露出了一個笑容,並且從自己的懷裏頭掏出了一個紫檀木盒。這個人又是和上個人差不多,超低價典當,並且又是十天,來了以後又匆匆忙忙的走了。

  看著那些人進進出出,萱草感覺自己頭有些疼了,直接幹脆關門了。她把這邊關門了以後,就去了袁源那裏。然後看到袁源那裏居然有幾個看著是丫鬟模樣的人正在那裏給袁源端茶倒水外加敲腿按摩,看著萱草過來了,那些人頓時嚇了一跳。萱草咳嗽了兩聲,讓袁源把那些丫鬟們給遣走,然後問他:“你可知道清蟬子過去和你父親說了什麽嗎?”

  “不知道,他們的事情一概是不會告訴我的,怎麽了?”袁源看著萱草不滿的樣子,有些小心翼翼的問道。

  看著袁源那個樣子,萱草冷哼了一聲:“今兒不知道怎麽了,我這裏生意一下子就紅火起來,許多人都過來典當東西。最不正常的是,那些人都以低價典當!”萱草說著,瞅著麵前的袁源:“你當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兒?”

  “這樣不是挺好的嗎?”袁源不在乎的說道,但是看到萱草臉上神色可不是這樣一樣,才小心翼翼的說道:“我是真不知道,但當時那些人說不定我都是認識的,如果說那些人來的話,我過去看看就知道都是誰家來的人了!”

  “知道是誰家來的人有什麽用?”萱草說著,眉頭皺的和川字似得。看著她的樣子,袁源臉上有幾分得意:“他們都是想要討你開心才這樣的,如果說你明著說你不喜歡這樣的話,他們自然是不會再來了!當然,由您親自去說多不妥當啊,我在那裏可以委婉的提醒兩句,他們肯定就不會再來了!”

  “你說的也對!”萱草點了點頭,看了看時間,然後說道:“這裏也關門了吧,我們去後麵吃飯。”

  說著就領著袁源去了後麵。

  袁源一到後麵,看到洗幹淨的小葉子,又看了看婉娘,眉頭微微皺著說道:“咦,我看你們兩個怎麽有點熟悉!”

  “袁少爺又怎麽會認識我一個婦人呢。”婉娘聽了袁源的話,嘴角微微勾起,然後拉了拉自己旁邊的小葉子。小葉子抬頭看了一眼袁源,然後果斷的說:“昨兒我們進來的時候有看到這個大哥哥,姐姐讓我們先進去來著!娘說,這個大哥哥不是好人!”

  婉娘聽了小家夥的話,臉上浮現出一絲紅潤,拉了拉小家夥的手。袁源倒是沒有什麽感覺,反而哈哈大笑:“你說的對,我不是什麽好人!”說完,就自己坐了下來。但是很快他又一下子像是坐在了釘子上麵一樣,飛快的跳了起來:“來來,還是請女掌櫃先坐。”

  萱草看了一眼那個袁源,然後就直接坐了下來。他們都坐好了以後,才看到小白師兄從樓上緩緩的下來,一下來他就像是聞到什麽似得,鼻子抽了抽,然後說道:“我似乎聞到了靈氣的味道。”

  “嗯,今天上午有人用五十兩的價格活當了一支千年人參。”萱草說著,吃了一口飯。聽了她的話,袁源猛地咳嗽了起來:“不會吧,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比我更加敗家的人,五十兩當人參?他難道說故意來哄你玩的!”

  萱草看了一眼袁源,袁源突然就了解了萱草剛才為什麽過去找自己了,難怪她這個表情,這個實在是太過離譜了。袁源憋著笑,在那裏吃著東西。小白師兄對這些東西不感興趣,直接問道:“我可以吃了嗎?”

  “算了,等會我給你拿個人參,那個我等著他們把它贖回去!”萱草說贖回去的時候,那幾個字可以說是咬著牙說的。袁源在旁邊聽著都打冷顫,看著袁源那個樣子,萱草冷哼了一聲:“袁少爺,難道我就這麽可怕嗎?”

  “怎麽會呢!”袁源聽了萱草的話,先是一驚,然後幹笑著說道。萱草看著袁源那個樣子,歎了口氣。一頓飯吃完了以後,萱草摸了摸小葉子的頭,然後對著袁源問道:“你知道這裏有什麽好點的書院嗎,我想送小葉子去上學。”

  “現在可不是招生的時候,隻怕哪家書院都不好進,不如等等,直接等到開春,我給你們選一家最好的!”袁源說著,拍著胸脯。

  “開春我就不找你,直接送去了!”萱草看了一眼袁源,覺得這個人真沒用……

  第九十一章

  萱草所想絕對是真心話,畢竟這個娃,本來以為這個娃好歹是特權階級,沒有想到這麽一點小事麵前就開始露怯了。想到這裏,萱草就覺得沒有什麽意思,對著旁邊的小葉子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找找看看,最好是先請個先生在家裏教你一段時間,你看怎麽樣?”

  “沒有關係的,我娘就可以教我,不用另外請人的!”小葉子聽了萱草的話,立即插嘴說道。婉娘見到小葉子如此,不滿的皺眉在他腦袋上麵敲了下:“大人說話哪裏有你擦嘴的份。”

  “不過……”她話鋒一轉,看著麵前的萱草,臉上帶著恬靜的笑容:“小葉子說的也沒錯,那些最基本的東西我來教導他就可以了。”

  “那怎麽可以,不能去書院的話,請個先生來也是好的。況且,先生隻需要打聽好了,銀子下的足就能來,總是比進書院好進一些的。”萱草說著,掃了一眼那個袁源。這話裏話外的意思,袁源自然是知道的。他忍了忍,又忍了忍,終於開口說道:“我倒是知道一家書院不錯,是我們這裏有名的青鬆書院,隻是那裏的館主顧慶鬆為人比較呆板,若是直接上門找人壓上去,隻怕他反映會更大。”

  萱草聽了他的話,臉上有幾分嫌惡:“好了,不用多說了,隻管請先生回來教導小葉子就是了。小葉子隻要前麵一些基礎知識學的好,到哪家書院人家都會喜歡的,並不需要專門去走後門。”

  說著,萱草笑眯眯的看著小葉子問道:“小葉子告訴姐姐,你是不是最聰明的?”小葉子看著萱草,重重的點了點頭:“小葉子一點都不笨!”

  “對,小葉子最聰明了。”萱草說著,偏頭對著旁邊的婉娘說道:“我等會給你拿二百兩銀子,你看著用。家裏也是才安置好,缺了什麽自己去買,就不用和我和我師兄說了。”

  “知道了。”婉娘點了點頭,也沒有推辭,臉上笑容十分溫婉。看著婉娘那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還算是滿意。因為她好歹是知道自己要做什麽,要怎麽做好。折騰了一番,萱草就帶著袁源去開了店,並且又把小白師兄指使著去了那邊看店了。

  店門一開,立即就有人湊了上來,就像是在外麵等了許久一樣。看著那個人,袁源微微眯了眯眼睛,然後上前笑著說:“這個不是李管家嗎,怎麽今兒府上不忙,湊到這裏來了?還是說,你在你們那裏拿了什麽東西,偷偷過來當了?”

  “唉,袁少爺,你怎麽在這裏啊!”那個李管家聽了這個話,看著麵前的袁源,臉上寫滿了驚訝。

  “喲喲,你說的這個話,我如今是被支使到這裏當夥計了,你說我不在這裏我應該在哪裏啊!”聽了李管家的話,袁源臉上寫滿了不以為然。

  “這,這……”李管家沒有想到會在這裏遇到袁源,他也知道袁源一向是不靠譜的,正猶豫應該怎麽做的時候,突然感覺袁源在動自己手上的東西。

  “來來,讓我看看,你從你們那裏拿了什麽好東西,我們這裏標準高的很,先讓我掌掌眼。”

  聽了袁源的話,李管家臉上的笑容好險都保不住了,直接僵硬在了那裏。“那個,這裏麵也沒有什麽好東西,我,我突然想起來了我還有點事兒,我先走了!”李管家說著,匆匆忙忙就出去了。看著李管家那個樣,就好像是後麵有什麽餓狼在追著他一樣。

  李管家一出去,立即就有個人走了進來,他一進來看著袁源在,立即轉身就想走。但是袁源怎麽可能讓他就這樣走了呢,趕緊快步走了過去,把手搭在人家肩膀上:“喲,林管家,好久不見了。我上次去你們家找你們家少爺,聽說出去遊學去了?如今回來沒有?柳春閣裏的姑娘們一個個都和我說想死他了,正盼星星盼月亮等著你們家少爺和我一塊兒去呢!”

  “是嗎,嗬嗬,我們家少爺還在外麵呢。”林管家笑著說道,擦了擦頭上的汗,然後看著麵前的袁源問道:“怎麽,袁少爺在這裏啊,我不是聽說你在隔壁?”

  “哦,我們家掌櫃發現這裏來當東西的人不少,所以說就特意想讓我過來掌掌眼,看看有什麽好東西!”他說完,一拍腦袋:“對了,你這次過來可是帶了什麽好東西,快點拿出來給我看看。剛才那個李管事說什麽都不給我看,轉身就跑了,怎麽,你可不能這樣不仗義啊!”

  說著,就要去拿林管家懷裏頭抱著的東西,一邊搶一邊說:“你放心,我肯定看了以後不會和你們東家說的!”

  “別,別,我突然想起來有點事兒,真不好意思。下次,下次我們少爺回來了,一定讓我們家少爺去柳春閣給你擺酒,請袁少爺好好喝一杯!”說完,轉身就往外麵跑。一連跑了兩個,外麵似乎進入了觀望期,半天沒有人進來了。

  袁源見到這個場景,臉上有幾分得意的抬頭看著萱草,笑著說道:“看,有本少爺在這裏,他們一個敢拿出來東西的人都沒有!”

  看著袁源得意的樣子,萱草也是有些好奇,奇怪的問道:“為什麽會這個樣子呢?”聽了萱草的話,袁源臉上有幾分的蠻橫:“哼,若是小爺看上了他們手裏頭的東西,隻管張口討要,難道說他們還敢不給嗎!”

  緣來如此,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後對著他說道:“那你就在這裏坐著吧,想來有你在,今天基本不會有人來了。”聽了萱草的話,袁源絲毫沒有感覺羞愧,反而十分讚同的點了點頭。看著袁源那個樣子,萱草頓時無語了,不管怎麽樣,反正那些人是不能上門的,那就可以了。

  想著,萱草微微偏頭,看著自己光禿禿的櫃台。明明看別人家開當鋪,雖然說不算是人來人往,但是也不至於這樣冷清啊。

  第九十二章

  一日就這樣的過去了,萱草送走了袁源,然後就關了鋪子。萱草在吃晚飯的時候特意問了婉娘會不會釀酒,婉娘一聽說釀酒,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會一點。萱草一聽,立即高興的點頭。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