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30節

但是看麵前這個小家夥身上的穿著,很顯然這個東西對他們家裏來說也是很貴重的了,如果說就這樣賣了,會不會有些不好?萱草想著就開口問道:“這個是哪裏來的,你就這樣賣了,你難道就不怕娘罵你?”

萱草說著,眼睛看著麵前的小家夥。小家夥猶豫了下,然後開口說道:“我怕娘罵我,但是更怕娘躺在那裏永遠也起不來了。這個東西沒有什麽用了,還是當初爹爹在的時候,我們還在家裏的時候,給我的。後來,爹爹失蹤了,家裏人都說爹爹死了,就把娘和我都趕了出來。”他說著,微微低垂著頭。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問道:“那你想要什麽?”

“想要什麽,難道說不是給我銀子嗎?”小家夥一聽這個話,立即抬頭,睜大了眼睛看著萱草。萱草笑著說:“你還小,這個玉鎖能值一百兩銀子,我怕你拿了出去直接被人家騙了。所以你可以說說看,想要什麽,我看看你能不能用其他的來代替。”

“我……”小家夥似乎沒有想到這個玉鎖這樣的值錢,眼睛就直接的瞅著玉鎖,目光中有幾分的不舍。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又把玉鎖給他掛好了。

“你說說你的要求看看,看看我能不能答應你。”萱草說著,笑著看著麵前的小家夥。

這個時候,突然門外麵闖進來了一個粗布衣裳的女子,她的氣色很不好,整個人都有一種灰敗的感覺。她一進來,就直接衝向小家夥的所在,但是要到小家夥麵前了以後卻站住了。

小家夥一見到那個女人過來,立即站了起來,猶猶豫豫的叫了一聲:“娘……”

“你,你真是越發有出息了,居然連當鋪都敢進了!”那女的一聽到自己兒子叫自己,立即又來了火氣,但是就算她用了全身力氣,聲音卻還是不大。萱草見著人娘都來了,立即上前,過去攙扶那個女人。

“來來,我看你身子也不舒服,還是先坐下來吧。”

萱草說著,就拉著那個女子坐了下來。那個女子猶豫了下,然後坐在了小家夥開始坐的椅子上麵,小家夥乖巧的站立在她的身邊。看著小家夥脖子裏戴的玉鎖,很顯然是沒有交易,於是她直接偏頭對著萱草說道:“我家孩子小,不懂事兒,過來打擾你了,我們這就走。”說完,就要站起來。但是她很顯然是一股子氣支撐著,如今見著自己兒子並沒有如同自己所想的那樣把東西賣出去了,立即就有些站不穩當了。

萱草見到那個女子這個樣子,趕緊扶著,笑著說:“沒事兒,他還是我們今天開張來的第一個客人。你看你現在的樣子,還是在這裏歇息。”說著,就去給她倒茶。但是她出來了以後,發現那個女子已經和那個小男孩不見了。

見著外麵空蕩蕩的,萱草歎了口氣。剛才小家夥雖然說的不清不楚的,但是卻也能多少知道一些。他們應該本來是在一個富貴家裏,但是父親不見了,家裏的人估計就拿著他們兩個發泄,所以才落到了如今地步。

萱草想著,也是覺得這兩個人可憐。

到了夜裏,也沒有人再上門了。萱草歎了口氣,隻能關了門。在關門的時候,她隱約聽到旁邊街坊在那裏議論:“唉,我看那個姑娘還是好心的,怎麽開了這樣一個缺德的東西。”

“你少說兩句,不過也真是沒有想到哦,這個姑娘好歹是眉清目秀的,居然……”

……

萱草歎了口氣,自己走自己的路吧,管別人說什麽呢?

晚上關了門,又做了飯給小白師兄和自己吃。小白師兄吃著飯,然後打了一個哈欠:“白天睡覺睡的好舒服啊,就是不能打坐。”

看著小白師兄的樣子,萱草努力的瞪著他,這個家夥似乎根本不在乎生意什麽的。雖然說她本來開店也是不在乎的,但是開了以後,也還是會想希望自己生意興隆啊,生意好點啊。這個想法也是可以說是很奇怪的,她想了想,然後又瞪了瞪小白師兄,心裏頭頗有幾分羨慕這個人的灑脫。不過說起來,也隻能更加說明了一件事情,小白師兄壓根就不在乎這個店麵,否則的話態度也不會這樣的輕描淡寫。

想到這裏,她就有幾分感慨,但是不管怎麽樣,小白師兄肯到那裏去看鋪子也算是不錯了,好歹算在支持自己了。萱草想著,然後歎了口氣,她啊,如今也隻能這樣的自我安慰自己了。

第八十四章

雖然萱草不停的給自己做心理安慰,但是事實卻很殘酷。因為一連幾天,她門口都是空蕩蕩的。到後來,旁邊的人都看習慣她開的這個店了,連路過圍觀的都沒有了。萱草這個時候才頓時覺得有些囧了。

在第五天的時候,終於有人上門了,但是來的卻還是那個小娃。那個小娃眼睛紅彤彤的,一進來就衝著她大聲喊姐姐。

萱草看著這個小娃這個樣子,十分吃驚,問道:“你怎麽了?”

“姐姐,姐姐,你收了這個吧,我賣了,我賣了,娘現在身子已經起不來了,身上好燙好燙,沒有一個大夫願意去,我要娘,我要娘……”小家夥說著,一下子就哇哇的大哭了起來。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頓時有些著急了:“好了好了,你別哭了,你把事情好好的說清楚,到底怎麽了?”

小家夥聽了萱草的話,嗚咽著點了點,然後說道:“上次回去,娘罵了我,不讓我把這個給賣了,然後就躺在床上一直沒動。這幾日娘臉上越發黃了,隔壁的大嬸說娘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娘活不長了……”他說著,眼淚又開始往下掉,但是卻沒有哭出聲音。

“我去找開始給娘看病的大夫,求他在去看看娘,但是那個大夫說我還欠著他們的錢,他們家也不是開善堂的,所以不去!我知道我欠了他們的錢,我知道欠錢不好,但是娘,娘……”小家夥說著,眼淚不斷的流著。

看著小家夥的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好了,那你準備怎麽辦呢,如果說你請了大夫去,但是大夫也沒有辦法呢?”

“不會的,不會的,隔壁的小妮妮就是被大夫看好的!”小家夥說著,努力的搖頭。

“當初你們家也看過大夫,如果說大夫能看好的話,那個時候應該就看好了,怎麽會拖到現在呢。”萱草看著麵前的小家夥,問著。或許是萱草的話太過犀利了,這個小娃又太小,所以說小家夥一下子就愣住了。

看到小家夥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說道:“好了,這些事情你都不要想了,我就問你,如果說玉佩你當了以後,你娘發現了氣的越發病了,你怎麽辦?”

“我……”小家夥張著嘴巴,卻不知道要說什麽好。

“這樣,如果說我有辦法把你娘病治好,就讓你娘來我這裏幫忙幹活。我這裏有房子住,來了我還會給她算工錢。她可以用工錢來抵醫藥費,你覺得怎麽辦?”

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小家夥。小家夥睜大了眼睛,然後猶豫了下,搖了搖頭:“娘的事情我不能做主,所以說我來這裏幫忙吧,雖然說我看著小,但是力氣一點都不小,我可以幫忙的!”

聽了小家夥的話,萱草歎了口氣,摸了摸他的頭發說道:“你去和你娘商量下?”

“不行,娘現在已經熱的不行了,隔壁的大嬸說再這樣下去,就算人活了,也就變成傻子了。”小家夥很堅持,睜大了眼睛。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你等著,我過去和隔壁的人說一聲,讓他來這裏看著,我陪你去見你娘,和你娘商量怎麽樣?”

“好。”小家夥點了點頭。

萱草過去直接讓小白把這個鋪子先給關了,讓他到那邊去睡。反正他哪裏都是睡,小白師兄也就點頭同意了。萱草和小家夥走了不少路,繞道了一個很偏僻的地方。萱草幾乎想不到在定都還有這樣偏遠的地方。

過去了以後,一路上有好幾個人都在打量著萱草,還有人特意拉了小家夥問:“小葉子這個人是誰啊,你怎麽隨便帶了人回來?”

“這個是姐姐,姐姐很好很好,娘也說過姐姐是好人。”小家夥認真的回答。聽了他的話,那些人倒是沒有說什麽了,但是目光依舊充滿了審視。跟著小家夥進到了一個有著低矮的屋簷的房間,進去了以後,萱草發現這個房間真的很狹小。說是兩個房間,但是外麵的那間卻不過能放一張床,一個桌子。裏麵房間是用一塊兒黑布罩著,看不清楚裏麵的樣子。

很顯然他們進來的聲響已經驚動了裏麵,所以說裏麵傳來了虛弱的聲音:“是小葉子回來了嗎,還有誰來了?”

“娘,是我回來了,我還讓當鋪的姐姐來了。”小家夥說著,挑起簾子跑了進去。很快,小葉子又跑了出來,對著萱草扭捏的說:“娘讓你進去。”

萱草看著小葉子那個樣子,笑了笑,然後就跟著一塊兒走了進去。進去了以後,發現裏麵的房間更小,剛好隻能放一張床,空出來的地方站著他們兩個人都覺得有些擠了。

“我知道你是好心的,咳咳,我現在身體這個小家夥是不知道的,但是我自己卻知道。”那個女人說著,又咳嗽了兩聲。她整張臉幾乎都成了白色,嘴唇也都是慘白慘白的。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趕緊說:“你先好好休息,你先聽我說。”

她說完,看了一眼小家夥,然後說道:“小葉子肯定把我剛才的話學給你聽了,你要想,如果說我治不好你,那你又沒有什麽損失。如今我就和我的哥哥一塊兒經營著那家當鋪,地方也是有的,但是就缺了一個能信任幫忙管著的人。說句不好聽的話,如今我救了你,也算是對你有救命之恩,你肯定不會背叛我。所以說我才想著那個條件,說起來也是有點乘人之危。但是你務必要想清楚,小家夥如今還小,父親不在了,若是你也不在了,隻怕他就越發不好過日子了。”

萱草說著,看著麵前這個婦人的臉。

她想了半天,點了點頭,扯了下唇角:“你說的不錯,但是你卻還是說錯了一點。你若不是厚道,也不會跟著我這個孩子過來了。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自然也不好另說什麽了,我答應你了。”

萱草聽了她的話,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對著小家夥說道:“你出去吧。”小家夥有些不放心,看了看他娘。他娘對著他幹幹的笑了笑,然後他才走了出去。

“你也知道你現在身子,我治療你的方法很簡單,我會運用我們家祖傳的針灸幫你治。但是這個方法不能讓別人看到,所以我隻能讓你昏睡過去,你願意嗎?”

“都到這一步了,咳咳,還有什麽願意不願意的。”她說著,已經閉上了眼睛。看著這個女人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就製住她的昏穴,讓她昏睡了過去。確定她昏睡過去了以後,萱草才開始用靈氣幫她在體內祛病。她身體裏的寒濕氣很大,或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說才讓她的身子一直不好。萱草想著,一邊用靈氣幫她把體內的雜質都過了一次。

這樣弄完了以後,萱草發現她的氣色已經好了很多,臉上也有些紅潤起來,然後才把她的昏穴給解開。但是解開了以後,她還是沒有醒,還是睡著。萱草知道,這個女人太累了。她在病中的時候,又要擔心自己的孩子,肯定沒有休息好過。

她出去了以後,發現小葉子用瓷盆打好了水,放在那裏。看著她出來,小葉子立即仰著頭露出笑容:“姐姐肯定很累很辛苦了,洗洗手,擦擦臉吧。”萱草用手摸了摸那水,發現還是溫的。

“你難道不擔心你娘麽?”萱草一邊洗手,一邊看著小葉子。小葉子聽了萱草的話,眼睛猛地一亮:“我可以進去看娘了嗎?”

萱草點了點頭,然後看著小葉子飛快的跑了進去。萱草本來以為小葉子看到他娘睡了會出來問她,但是沒有想到小葉子在裏麵一點聲響都沒有。萱草走進去發現,小葉子拉著他娘的手,坐在地上也睡著了。看著小葉子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本來想把小葉子抱上去和他娘一塊兒睡,但是卻又怕吵醒他們兩個。於是,就隻是從外麵拿了被褥進去蓋在了小葉子身上。

萱草在房間裏四處看了看,發現他們家裏頭可以說是一貧如洗。兩邊的土牆都已經開始剝落掉灰了,周圍擺放的東西看的出來主人都很珍惜他們,但是卻也不能阻礙他們已經過了使用年限的事實。而且,她還發現,在這裏居然找不到做飯的地方。

走了出去,萱草心胸一下子就舒暢了起來,裏麵房間給人的感覺實在是太狗狹小憋屈了。她四處走了走,發現周圍老有一個大嬸看著自己,於是就走過去笑著問道:“想來你就是妮妮的娘吧。”

“啊,唉,我確實有個閨女叫妮妮,這個是小葉子和你說的吧?”

那個大嬸似乎沒有想到萱草會突然過來和自己說話,猛地一吃驚,然後笑著說道。

“是啊,他和我說平時你們很照顧他們母子呢。”萱草說著,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

“在這外麵誰都不容易,況且我最多也是幫忙給孩子一口吃的,其他的我想幫都幫不了!”那個大嬸說著,擺了擺手。她精神不錯,但是臉上卻依舊有那種缺乏營養產生的蠟黃色。

第八十五章

看著那個大嬸這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左右看了看說道:“我怎麽在裏麵看了一圈,沒有瞅見做飯的地方。小葉子的娘如今好點了,等會醒了也是要該吃點東西了。”

聽了萱草的話,那個大嬸笑了笑:“我們這裏的屋子都小的很,哪裏能有在裏麵做飯的地方。我們這裏啊,都是在那個,就是那間屋子裏做飯。雖說就幾個灶頭,但是都是合夥用的。米麵什麽的都是放在各自屋子裏的,柴火也是各自輪流放過去的。如果說姑娘要用,我倒是可以帶你過去。”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然後想了想說:“我進去拿點米,弄點粥給他們吧。”說著,就進入到房間,從儲物袋裏取出來一些靈米,然後跟著大嬸一塊兒到了她說的那個大家夥一塊兒做飯的地方。

那裏原來還有人在做飯,看那蒸汽騰騰的樣子,應該是在蒸饅頭。

“王家嬸子,你這麽早就來做飯啊。”在裏麵做飯的人聽到外麵有人進來,回頭笑了笑,卻見著有一個陌生的姑娘,一時就多看了萱草兩眼。萱草倒也沒有什麽不可見人的,笑著站在那裏。

“哎喲,王家嬸子,你從哪裏弄來這樣一個標誌的大姑娘啊!”那個做飯的大嬸說著,對著旁邊的王嬸子說道。王嬸子笑了笑:“我家哪裏有這樣好的福氣,是小葉子帶來的人,看來應該是他們家以前的親戚。”

“到底是富貴過的人家,來的親戚都是這樣好。喲,看樣子是要在這裏做東西吧?”

“嗯,我過來煮點粥。”萱草說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這個灶台我用了,你用那邊上的小的就可以了。”說著,那個嬸子指了指邊上那個。萱草點了點頭,然後就直接用的小灶開始準備升火。見著她要升火,那邊的那個大嬸也沒說要過來幫忙,或者直接引點火過來。而是在一旁冷眼看著,什麽話都沒說。

旁邊的王嬸子歎了口氣,看了一眼萱草,發現萱草這裏已經把火升起來了,然後利落的開始直接淘米下鍋。

“你這個米倒是稀奇,我從來沒有見過呢。”王嬸子看著萱草拿出來的米,很是驚訝。

“嗬嗬,這個是我們自己家種的,外麵是沒有的。”萱草說著,一邊幹活。

旁邊那個嬸子聽了這個話,立即開口問道:“哎喲喲,可了不得,你這樣嬌滴滴的姑娘還會種地啊!看我,我都不會種地呢,當初我在家裏的時候,哪個舍得讓我幹粗活。如今倒是好了,說是嫁到了都城裏來,但是我卻隻能天天幹活,一個幫忙的人都沒有!”

“好了好了,劉家嬸子,知道你以前是千金小姐的,如今命不好,落了如此!”王嬸子忍不住回了兩句。但是那個劉家嬸子一點都沒有感覺出來話有什麽不對,還點了點頭說道:“可不是,若不是我嫁了那樣一個不成器的,日子還不知道會過的多好!”

王嬸子又要說什麽,但是卻哼了一聲,什麽話都沒說。對這樣的人說的越多她越發覺得得意,最好的就是壓根不理她。萱草煮的粥一會兒就開了,米香四溢,弄的整個廚房裏都是香氣十足。那個劉家嬸子想要說什麽,卻聽到王嬸子笑著說:“我聞著這個粥都有食欲,想來小葉子娘也難得可以多進一點了。”

“嗯,就是給她吃的。”萱草說著,笑了笑,然後又仔細看著鍋裏頭的成色。

“哎喲,那個病秧子又能吃的了多少。況且,她那個身體,吃多了也不過是糟蹋了,還不如,還不如分我一點呢……”劉家嬸子說著,那雙眼睛幾乎都要掉到鍋裏頭去了。看著劉家嬸子這個樣子,萱草笑了笑:“倒是想給你一些,但是畢竟還要給小葉子留點。這個鍋小,小葉子又是長身子的時候,就這些還不知道他夠不夠吃呢。”

說話間,粥就好的差不多了。這個時候,旁邊的王嬸子立即幫忙拿了幾個大碗,一塊兒盛了進去。因為急著拿過去,所以鍋還沒有洗。萱草拿過去到了小葉子家裏的時候,小葉子已經坐在小桌子麵前,臉上有幾分著急的顏色。

看到萱草和王嬸子進來,立即一下子站了起來,撲向了萱草:“姐姐,姐姐,我還以為你走了,不回來了!”

“怎麽會呢,我是去給你們做飯去了。”萱草說著,就拿著幾個大碗放了下來。看了那個碗,小葉子就抬頭對著旁邊的王嬸子說道:“謝謝嬸嬸。”

“謝我幹嘛,我不過就出了一個碗而已,好了好了,你們吃,我先出去了。”王嬸子說著,然後才出去。小家夥見到王嬸子出去了以後,從旁邊的小壁櫥裏拿出了三個小碗,然後把大碗裏的粥一點點分出來。

“姐姐為了娘的事情辛苦了,想來也是累了,吃點吧。”說著,就放了一碗給萱草。萱草看著小葉子的樣子,笑了笑問道:“你娘醒了沒有?”

“還沒有呢,娘難得睡的那樣香甜,我不想吵醒她。”小家夥說著,笑了笑,臉上露出了兩個小酒窩。看著小葉子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著刮了下他的小鼻子,“你啊!”

“姐姐怎麽會遇到王大嬸呢?”小家夥奇怪的問道。

“哦,剛才……”萱草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了小家夥,小家夥聽了以後,點了點頭,嘴邊有幾分嫌惡:“姐姐是不知道,那個劉大嬸可討厭了。她每次用那裏柴火最多,每次放的柴火卻是最少的。娘病了以後,我沒時間去撿柴火,那個時候我去熬藥,那個劉大嬸就故意在那裏說是我用了柴火,我用的柴火多了什麽的!”小家夥說著,鼻子皺的厲害。

萱草看著小家夥的樣子,笑了笑說道:“好了好了,不說這些了,你快點嚐嚐這個粥,好吃不好吃。”

“嗯。”小家夥點了點頭,然後開始小口小口的吃著粥。他吃的十分香甜,眉眼都舒展開了。但是隻吃了半碗就沒吃了,他微微仰著頭說道:“這個粥很好吃,而且很香,我想留著給娘吃。”

“沒關係,你吃吧,我帶了有米,不夠的話我們等會再去煮,好不好?”

“好!”小家夥點了點頭,才開始慢慢的把剩下來的那些粥給吃完了。

看著小家夥吃完粥美美的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揉了揉他的頭發:“好了,你進去看看你娘醒了沒有?”

“嗯。”小家夥就興衝衝的跑了進去。

“娘,娘,你醒了啊。”

裏麵傳來小家夥興奮的喊聲,不知道他們在裏麵說了什麽,但是萱草卻見著小家夥扶著他娘走了出來。

“多謝姑娘,如果說不是姑娘大恩大德,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麽辦才好。”小葉子娘說著,一下子跪倒在地上。萱草看著她這個樣子,趕緊攙扶起來她。

“沒有什麽,況且哦我們不是達成協議了嗎,我也不算是白白給你們看病。好了,你好些時候沒有吃東西了,想來也餓了,吃點粥吧。”萱草給她弄了一碗尚溫的粥,遞給了小葉子的娘。小葉子的娘看著那粥,抬頭看了萱草一眼,點了點頭,然後才開始慢慢的吃了起來。在看到她吃了一半,停住的時候,萱草趕緊說:“小葉子已經吃過了,這些都是給你留著。”

聽了她的話,小葉子娘看了一眼小葉子,臉上露出幾分苦澀,然後又繼續把粥吃完。看著她吃完了粥,萱草笑著說:“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麽呢?”

“我,姑娘您就叫我一聲婉娘吧。”

“婉娘,你現在身子感覺怎麽樣?”萱草十分從善如流。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為師與爾解道袍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非專業大師總有人想蹭她靈氣我是你媽!撿了一個木乃伊鎮河我閨房裏的銅鏡成精了不嫁何撩喵!我在現代做藥神全海洋都以為我很凶殘玄學天師的開掛日常仙藏鬥轉江湖二青禦靈真仙家師是條魚少將被omega撩了![星際]小師妹每天都要噴火在異世討生活奇遇無限一指成仙玄學大師是吃貨我家饕餮叫狗剩影帝養了隻蘭花精魔囚仙玄學大師的當紅人生[重生]明月入君懷和神獸同居的日子假如空氣有生命攻略不起打擾了仙界白富美脫單記
  作者:清風渡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