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31節

  “剛起來的時候還感覺有些乏力,但是現在卻感覺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婉娘說著,看了萱草兩眼,目光中有疑惑,似乎有很多事情想要問萱草一樣。見著晚娘這個樣子,萱草趕緊說:“我們當初就說好了,我幫你看病,但是這件事情你可不能和別人說的。”

  “嗯,婉娘知道。”她說完,站了起來,左右看了看,然後對著萱草說道:“既然姑娘救了婉娘的命,那麽婉娘以後自當是為了姑娘效勞的。隻是我這個孩子……”

  “我看小葉子聰明伶俐的很,而且他這個年齡應當還在書院上學才是。婉娘你到我那裏了以後,小葉子自當應該進學堂才對。”

  “多謝姑娘……”婉娘說著,就又要跪下。

  “好了好了,不要這個樣子。我的年齡可是比婉娘你小許多,若是你這個樣子,我反而不知道要如何自處了。”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婉娘。婉娘聽了她的話,笑了笑,就沒有說什麽了。

  “如果說你這裏沒有需要收拾的,我們現在就可以直接去我們那裏了。”

  “沒有什麽需要收拾的了,想來東西姑娘那裏都有。如今我就厚著臉皮一次,去了全指望姑娘了。”

  “哪裏哪裏。”萱草聽了她的話,笑著說道。

  第八十六章

  其實萱草聽著她什麽都不帶,心裏頭反而是高興的,為什麽呢,原因很簡單。她那裏東西大部分都是新的,如果說婉娘過去,住在自己那裏,卻還用這些東西豈不是給自己一個刻薄的名聲?

  “雖然說如此,但是這些東西都還是可以用的,若是丟了倒也浪費的很。”婉娘說著,猶豫了下,然後對著小家夥說道:“你去隔壁把王嬸嬸叫來。”

  “知道了。”小家夥點了點頭,然後就跑過去喊了王嬸嬸,王嬸子很快就過來了,看著婉娘站在那裏看著自己,臉上頓時流露出了幾分驚喜:“哎喲喲,真是沒想著,你身子一下子就大好了!”

  “可不是,都是姑娘請的大夫好,否則我也不會一下子好的這樣快。”婉娘說著,走過去拉了王嬸子的手:“我們家姑娘來接了我,我自然是不能在這裏住下去了。我這裏東西雖然說都舊了一些,但是卻還將就能用。況且你也是知道我的,這些東西都還幹淨。你看看,有什麽用的著的,隻管拿回去用就是了。”

  “看看你什麽話!”王嬸子說著,左右環顧了一圈,然後看著麵前的婉娘:“你是當真不打算以後回來住了?”

  “回來住又還有什麽意思,我本來就不是這兒的。”婉娘說著,話沒說完,但是王嬸子已經知道了她的意思。歎了口氣,然後說道:“那我就謝謝你了。”

  “我謝謝你才是,方才我醒過來,看到我們家用的大碗都是你們家的。”

  “哪裏,對了我可遇到一件好笑的事兒。你知道那個劉家嬸子吧,我們方才去那裏煮粥。她又在那裏蒸大饅頭。你們家姑娘帶來的米煮粥香啊,那個人聞著了就厚著臉皮討要,但是你們家姑娘沒有給。我剛才想著那鍋還沒洗,想要回去洗鍋,你猜怎麽著。我見著那個劉家嬸子正在那裏拿大勺子刮鍋呢,我也就沒說什麽,直接走了。我一直看那個劉家嬸子不順眼,一副小家子氣的樣子。還日日說自己在家裏頭當姑娘的時候,多麽多麽的好。隻可惜,也不照照她現在的樣子!”

  “她也是可憐人,生了兩個閨女,如今被男人嫌棄的沒法。”婉娘說著,歎了口氣,然後拍了拍她的收,就進去收拾出了一個小包裹,想來是換洗用的衣服。

  “我這裏也就你一個熟人了,我這就走了。”

  “唉,你去吧,以後可要好好的。落魄了回來,我可是不認你的。”王嬸子說著,眼淚一下子就掉了下來。看著王嬸子這個樣子,婉娘笑著說:“好了好了,我是去享福,又不是去過苦日子。”

  說著,又和他說了兩句,兩個人才散了。

  這裏的人大部分都知道小葉子娘病了的事情,而且這裏一直都在傳,肯定活不了了。但是如今親眼看著小葉子娘跟著萱草他們直接走了,一個個都驚訝的不得了,好多人都在路邊看著。

  但是小葉子娘基本上沒有打招呼,看起來果然如同她所說,在那裏和她關係好的也就隻有王嬸子了。

  似乎察覺了萱草的驚訝,婉娘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好人總是沒有壞人多的,我當初剛過來的時候,手裏頭還是有些銀子的。畢竟在那個家裏頭也有那麽多時日了,怎麽可能什麽都沒有呢。那個時候這些人都還算和睦,每個過來幫一幫,但是總是要帶走些什麽。後來啊,我這裏空了,他們也不來了。日子最艱難的時候,也就隻有王嬸子過來幫幫。她說的話,遠親不如近鄰,能在隔壁住了,也就算緣分。”

  婉娘說著,臉上有幾分懷念。

  看著婉娘的樣子,萱草笑了笑說道:“我看那個王嬸子也是個熱心人。”

  “嗯。”婉娘點了點頭。

  領著婉娘還有小家夥來到當鋪門口的時候,萱草突然發現當鋪門口圍著好多人,一個個嘰嘰喳喳的不知道再說什麽。萱草皺眉,向前走了兩步想要問問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了。但是沒有想到,那裏麵有認識自己的,見著自己來了,立即招呼旁邊的人都散了。

  萱草帶著心裏頭的疑惑走了進去,發現那裏麵多了幾個不速之客正坐在那裏,一臉的不耐煩。但是小白師兄正還趴在那裏睡覺,似乎對外麵的事情什麽都不知道一樣。隻是,在萱草一進門的時候,小白師兄猛地就抬頭,露出了一個無辜的笑容。

  “你們幾位是?”萱草來不及直接問小白師兄發生了什麽事情,所以說直接問旁邊坐著的人。

  “想來你就是這裏的女掌櫃了?”

  “正是!”萱草點了點頭。

  “那你可知道,你在這裏開店,特別是開當鋪,是要給我們家老爺交保護費的!”

  那個人說著,看了一眼中間坐著的穿著華服的男子。萱草聽了這個話,也順著他的眼神看了一眼那個男子。那個男子似乎這個時候才注意到萱草的樣貌,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來。

  “喲,保護費什麽的都好說……”那個男子說著,站了起來,對著萱草微微拱了拱手:“我姓袁,叫袁源,家父乃當朝國舅。早就聽說這裏新開了一家當鋪,一直心裏頭好奇,但是卻沒有時間過來看看。今日來了,才發現這裏居然有這樣的一個美嬌,娘呢。”

  聽了那個袁源的話,小白師兄從後麵的小屋子裏走了出來,站在了萱草的前麵,皺眉看著麵前的袁源。

  萱草笑了笑:“袁少爺說話倒是有趣的很,若是要看美嬌,娘,直接去青樓煙花之地,那裏的隻怕更多。我們這裏開門做生意,做的是當鋪的生意。”萱草說著,瞅著麵前的袁源。那個袁源聽了她的話,一下子哈哈笑了起來:“有個性,果然有個性,我為人最喜歡有個性的姑娘了,來來,我們要不去找個地方,好好談天說地,談談人生,談談理想?”

  萱草聽了他的話,隻想吐他一臉唾沫,哪裏有半分和他談天說地的心思。她瞅了一眼旁邊的小白師兄,小白師兄胖乎乎圓墩墩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很顯然是有些生氣了。萱草歎了口氣,然後對著小白師兄說道:“你去帶著婉娘還有小葉子進去到裏麵吧,這幾位客人由我來招待。”

  “不好。”小白師兄說著,口氣十分肯定。

  “怎麽,我連這幾個人都招待不好了?”萱草笑了笑,笑容十分燦爛。看著萱草這個樣子,小白師兄突然想起來,萱草其實也是修真的人啊,他每次都跑前麵擋著,似乎有些太瞧不起她了。

  所以說,就點了點頭,帶著婉娘和小葉子到後麵去了。婉娘和小葉子本來都有些不放心,但是看到萱草淡定的神色,和小白師兄略帶出來的幾分強勢,也就乖乖順從了。

  見著那小白師兄帶著另外兩個人走了以後,那個袁源就越發的放肆起來:“小娘皮倒是很識相啊,本少爺還沒說呢,你就自動清人了!”

  “袁少爺,有什麽話坐下說,我去把店門給關上,慢慢談。不然的話,我們在這裏麵發生的事情外麵的人都知道了,也惹人爭議啊!”

  萱草說著,看了一眼那個袁源。袁源很顯然誤會了萱草的意思,連忙點頭,順便把自己身邊幾個人都趕了出去。然後看著萱草去關了店門,萱草關了店門了以後,回頭對著袁源笑著說:“你在這裏收保護費收了多久了?”

  “自然才是頭一回兒,若是少爺要錢,何必親自來呢?早就聽說這裏有個樣貌出眾的掌櫃,所以才來看看。”袁源說著,嘴角勾起一絲笑容就向著她走去。萱草也跟著向前走了兩步,然後拍了一下子袁源身子。

  “袁源少爺怎麽會聽說這裏有個漂亮的女掌櫃呢?”

  袁少爺聽了她的話,臉上可沒有剛才那樣自在的笑容了,反而有幾分驚恐:“你,你做了什麽,我怎麽動不了了!”

  “我又怎麽會做什麽呢,我可什麽都沒有做。袁少爺可不能隨便冤枉小女子呢。”萱草說著,笑的很是燦爛。

  “你,你這個妖孽,我告訴你,你敢動我,國師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國師?”萱草聽了袁少爺的話,臉上有幾分疑惑,上下打量著麵前的袁源。

  “正是,護國寺的主持方丈可是有名的大師,如果說你動了我,他一定會過來收了你的!”袁源說著,雖然說他臉上神色十分強硬,但是萱草卻敏銳的感覺到了他聲線中的顫音。

  “護國寺是什麽地方,幹什麽的,我怎麽來這裏這麽些日子都沒有聽過?”萱草說著,目光中帶了幾分懷疑。

  “你才來定都幾日,又怎麽能知道我們定都大大小小事情。我告訴你,國師可是能夠呼風喚雨的,如果說你對我有什麽不利,國師一定會來幫我報仇的!”袁源說著,萱草看著他眼睛都紅了,忍不住笑了起來:“對啊,到時候他來為你報仇了,你也就隻有屍骨一副了,倒也還不錯啊。”

  第八十七章

  萱草說著,笑眯眯的看著麵前的袁源。袁源聽了這個話,眼睛睜得老大,“你,你不敢的!”

  “我有什麽不敢的,你都說了我是妖怪,妖怪還有什麽好怕的!”萱草說著,嘴角勾起,笑的格外的甜美。但是此刻她在袁源的眼裏頭可堪比那最邪惡的妖怪,隻怕以後袁源做惡夢的時候,都會以此為藍本。

  “你,你,你走開,你不要過來!”袁源大聲喊著,他希望外麵的人能夠聽到進來。萱草笑眯眯的說:“你放心吧,這裏麵的聲音外麵不會有人聽到的,你可以絕對放心。對了,你還沒有回答我呢,是誰告訴你這裏有漂亮的老板娘的。”

  “你在這裏開當鋪,卻又沒有去拜見其他幾位這裏的大頭,大家都知道了。隻是他們疑惑你是不是有什麽背景,所以說這幾頭都小心讓別人看著!我是聽說這裏的老板娘好看,所以說才想過來的。你饒了我吧,仙子,仙子姐姐,你就放過我吧!”袁源這個時候似乎知道說狠話是沒有用的,開始一個勁的說好話。看著麵前的袁源,萱草笑了笑:“我饒了你,你出去隻怕立即就去了護國寺,找你們的國師說我這裏有個妖孽,然後來燒了我吧。”

  “怎麽會呢,我怎麽會做出來這樣的事情!”聽了萱草的話,袁源一愣,然後趕緊說著。他一直站在這裏,身子真的感覺別扭極了,就好像是被什麽東西用鋼板夾著一樣,難受死了。

  “怎麽不會呢,我看著很會呢。”

  萱草說著,上下打量著麵前的袁源。

  “我保證,我保證我絕對不會的!”袁源說著,眼睛幾乎都要閃的雕出來了。看著麵前的袁源,萱草笑了笑才想說話就聽到一陣腳步聲。然後就見到小白師兄走了過來,小白師兄臉色不是很好,看著袁源一副猥瑣的樣子,直接冷哼著說道:“還說什麽,直接吃了就是了。”

  “你也不怕拉肚子,他身上半分靈氣都沒有,你難道也吞的下去?”萱草對小白師兄這種饑不擇食的行為十分譴責,正準備長篇大論做以訓斥糾正的時候,突然發現,麵前的袁源不說話眼睛也不動了。她奇怪的走到了袁源的麵前,小白師兄冷冷的說:“不用看了,這個人已經被嚇暈了!”

  “啊!”萱草聽了這個話一驚,自己說了什麽驚天駭俗的話嗎,這個人怎麽一下子就暈倒了!

  “這樣的人最沒用了,師妹你準備怎麽處理他?”小白師兄說著,走到了萱草的邊上。萱草猶豫了下,然後把袁源會所的話和小白師兄說了:“就算我們擺平他了,隻怕以後還會有人過來試探,會很麻煩的。”

  “既然麻煩的話,那就直接不要開店了,反正也沒有人!”小白師兄說著,眉頭皺的緊緊的。萱草看著小白師兄這個樣子,笑了笑說道:“我倒是覺得這樣開店才有意思,說不定還能碰到幾個你能夠吃的菜呢?”

  “真的嗎!”小白師兄一聽到有東西吃,立即眼睛睜得老大。萱草點了點頭,笑眯眯的說:“我覺得那個國師就是一個修真者,也有可能走的是修佛那一條路的,不過不管是走哪一條路的,肯定身上都有靈氣!”

  “對哦,如果說招惹他們了,就算把他們吃掉他們也不能說我們的錯了。那很好,我們先把這個人放走,然後惹他們來吧!”小白師兄說著,就神采奕奕的看著麵前的袁源,似乎袁源一下子就變得好吃了。

  這個時候袁源剛剛從暈眩中醒了過來,看著小白師兄這個眼神,又突然聯想到這個是吃人的,又一下子暈了過去。萱草想了想,覺得小白師兄說的也是對的,如果說直接把這個人放走,然後讓他吸引那些所謂修真,修佛的人來,那倒也好。萱草想著,然後就把袁源弄醒。

  “醒了沒?”萱草笑著看著麵前的袁源。此刻袁源身上的定身術已經被解開了,睜開眼睛就見著萱草笑眯眯的樣子,立即嚇的他連滾帶爬跑開了。看著袁源怯生生的樣子,萱草拍了拍手說道:“我想了想,你沒有什麽吃的價值。這樣吧,你去通知你們的國師啊什麽的,讓他們過來,然後我看看他們好不好吃,你覺得怎麽樣?”

  萱草說的可以說是小白的心裏話,但是麵前的袁源此刻卻不知道,他隻是抖著身子說道:“你,你真的要放我走!”

  “那是自然,你既然不好吃,我留著你幹什麽。當然,我還歡迎你經常來呢,沒事兒來坐坐,也為我這裏增加點人氣。你也看到了,我這裏一個買賣的人都沒有,很是冷清啊!”

  “好,好,我走了以後,肯定下次經常帶人來光顧你。”

  袁源說著,話裏麵頗有幾分咬牙切齒的感覺。萱草聽了他的話,臉上笑容越發濃厚:“自然自然,你以後可是要多帶一點人來呢!”說完,就億一揮手,店門一下子就打開了。見著門開了,袁源立即衝了出去。外麵袁源的跟班看著袁源這樣衝了出來,立即都圍了過去,卻見到袁源氣急敗壞的訓斥了他們一頓,然後匆匆的帶著他們走了。萱草看著那些人越走越遠,突然覺得有點寂寞。

  真是的,她以前沒有這樣惡趣味的啊,怎麽突然又成了這個樣子了。想到這裏,她開始深深的反省。這個時候,婉娘帶著小葉子從後麵走了過來,緊張的看著萱草,看到她沒有什麽大礙了以後才趕緊說:“真好真好,姑娘沒有什麽。”

  萱草笑著看著婉娘,問道:“方才我哥哥領著你們進去看了裏麵的情況,感覺如何?”

  “好,很好。我們已經很久沒有住在這麽好的地方了,但是卻麻煩姑娘了。”婉娘說著,小葉子也跟著在旁邊點頭。

  “我倒是覺得麻煩婉娘你了呢,別看裏麵大,但是沒有什麽人。而且,地方越大就證明以後婉娘你越辛苦!”萱草說著,眨了眨眼睛。婉娘一下子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搖頭。

  第八十八章

  萱草倒是沒有說錯話,她這裏並不打算要找許多人進來,所以說到最後需要麻煩的人肯定是婉娘一個人。萱草猶豫了下,讓小白師兄在外麵看著,然後自己進去把靈米弄出來,也好讓婉娘使用。

  她進去再出來了以後,發現這裏居然出事兒了!

  幾個光頭圍著小白,正在那裏念念有詞。小白師兄臉上一臉的不耐煩,看的出來很是不高興。萱草走了過去,看了看左右,奇怪的問道:“發生什麽事情了?”

  “師妹,你來的剛好。”小白拉著她到自己的麵前,不耐煩的看著麵前的一群和尚:“這幾個人說是過來抓妖怪的,說要到我們這裏麵看有沒有妖怪。”

  萱草看著那幾個人,那幾個人也向著她行了禮,其中一個和尚開口說道:“施主,袁源施主從這裏回去了以後,受了驚嚇,說這裏有妖怪,特意讓我們幾位前來。如果說施主遇到了什麽不正常的事情,可以盡管告訴我們,我們是護國寺的。”

  這些人來的還真快,萱草想著,看了那些人半天,然後又看了看小白師兄。他們看樣子似乎對自己抓妖怪的本事很引以為榮,但是為什麽居然看不出來自己身邊就有一個妖怪呢。想到這裏,萱草笑了笑說道:“袁源在這裏是我招待的,也怪是我招待的不好,讓他受了驚嚇。不知道如今,袁少爺身子是否好了一些?如果說他說這裏有妖怪的話,我希望他能夠過來指認。或者說,直接請國師大人過來,這樣的話才能保我們小店的安康啊。”

  萱草說著,一雙眼睛瞅著麵前的大和尚。大和尚被她看的不好意思的低垂著頭,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又再接再厲的說道:“不知道這位如何稱呼,是否能為小店做主?”

  “說句實在話,施主我們二人前來並沒有在這裏看到有什麽妖怪,但是那袁源施主……”那個和尚說著,臉上也有了幾分為難。看著那個和尚這個樣子,萱草立即說道:“或許是因為他在這裏被別人嚇著了吧,不如請他再來一次?”

  “嗯,也好。如果說這裏真有妖怪而我們都發現不了的話,那這個妖怪一定是很厲害的。”那個和尚說著,對著萱草行了禮,然後領著其他人退了出去。看著那些人退了出去,萱草看著小白師兄,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

  小白師兄被她看的全身上下不自在,皺眉說道:“你看我幹什麽?”萱草搖了搖頭,然後看了看店外。外麵還有很多人似乎都想要圍觀一樣,萱草想了想,發覺今天也是做不了生意了,就直接把門給關了起來。

  “怎麽了,你不做生意了?”小白師兄看著萱草關了門,立即幸災樂禍的說道。聽了他的話,萱草看了他兩眼,然後問道:“我記得佛門的人對妖怪之類的都有幾把刷子,為什麽看不出來你是妖怪呢?”

  “這些人不過是世俗裏的人,剛才我看了,幾乎沒有一個入門的。就算真有入門的也看不透我的真身,我一直修的是道,又沒有修過妖修,他們怎麽能夠發現?”小白師兄說著,嘴角有幾分得意的神色。

  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

  幾個人一塊兒用了飯,因為都沒有準備什麽食材,所以說吃起來也還算簡單,但是卻吃的很不錯。特別是小白師兄吃靈米,吃了一碗又一碗,還好萱草吩咐婉娘多做了一點。不過就那些也沒有夠小白師兄吃,他吃的肚子圓鼓鼓的,然後就回房了。

  “姐姐,那個哥哥怎麽吃那麽多啊,晚上他還能睡覺嗎?”小葉子看著小白師兄吃那麽多,眼睛睜得老大問道。萱草聽了這個話,笑了笑然後說道:“沒事兒,他一向是吃那麽多的。小葉子你也要多吃一點哦,這樣的話才能長的高高壯壯的。”

  “嗯嗯。”小葉子聽了萱草的話,點了點頭,然後就努力的吃了起來。

  婉娘看著小葉子在那裏吃飯的樣子,然後回頭溫柔的看著萱草,說道:“想來,姑娘和少爺在一塊兒也吃了不少苦了。”

  萱草聽了這個話,驚訝的抬頭看著麵前的婉娘,幹笑兩聲:“婉娘說的什麽話,隻管叫我萱草就是了,我那哥哥也就是我師兄,你隻管叫他白師兄就可以了。”

  “這怎麽可以?”婉娘聽了這個話,有些不之所措。

  “怎麽不可以,我們在門派裏的時候都是這樣稱呼的。”萱草啊說著,嘴角勾起來笑了笑。看著她的樣子,婉娘愣了愣,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吃了飯,萱草就讓他們回去睡覺了,因為她感覺今天晚上肯定會有人來的。比如,國師。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