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4節

  而且,裏麵的水看著就是熱的,白色的霧氣在周圍縈繞,看著就像是來到了仙境。她感覺嘴巴有些幹渴,抬頭看了一眼朱茜。朱茜笑著說,“這樣的我們這裏姐妹每個人都有,你不要太放在心上了。”

  萱草愣了,姐妹,難道說自己不是過來當人質的嗎?見著她那樣的神情,朱茜笑了笑,然後歎了口氣說道:“我們這裏是一個可悲的地方,這裏麵的女修都算是自己聚集在一起的吧。我們沒有什麽門派,也不敢把自己依托給大的門派。所以說,隻能在這裏修煉。說起來,也有許多的姐妹都消失不見了。蘭若一直要找到你師父,求的不過是希望你師父能夠娶她,也算是給這裏上一個依托。畢竟,如果說有了人依附,那些所謂名門正派也不敢那麽囂張的來我們這裏要女子了。”

  她說著,臉上有著一種淡淡的悲哀。見著她那個樣子,萱草愣了愣,想起了自己的那個白胡子師父,然後又想了想蘭若那張嬌媚的臉蛋,感覺自己有些風中淩亂了。就自己師父那樣的,都有女人搶著喊著要嫁給他?這個世界難道說真的是強者為尊,其他什麽都不管不顧了嗎?

  想到這裏,萱草眉頭就皺著,但是卻也不好說什麽,畢竟人家的武力值高過自己,現在自己也不算和別人有什麽交情,如果說別人惱羞成怒把自己砍了,那麽不劃算的就是自己了。

  想到這裏,萱草就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見著她那個樣子,朱茜就知道她根本就沒懂,但是卻也沒有說什麽。

  “這幾件衣服,是我看著你的個子特意給你做的。你就收著換著穿吧,因為你叫萱草,大部分都是綠色的,也就花樣不一樣。”朱茜說著,嘴角勾著,看了一眼萱草。萱草倒沒有覺得綠色有什麽不好,反而點了點頭,認真的看著麵前的衣服。

  她白胡子師父才不會管她穿的衣服什麽的,給她的都是粗布的。麵前這個雖然說也看的出來是布做的,但是布料卻是上好的。和萱草身上穿的幾乎是一樣的,顏色都有些淡淡的閃光,摸上去更是十分順滑。她摸了摸衣服,然後用力點頭。

  見著她慢了幾拍的反映,朱茜笑著說:“你一路也累了,回去洗個澡,然後睡個覺吧。”

  說完,就走了。

  見著她走了以後,萱草立即就拿著衣服,鑽到了洗澡的地方,左右看著,不時的摸著那白玉石的池子。把衣服掛在旁邊的藤條上麵,坐在藤條的椅子上麵,開始慢慢的脫衣服。脫完了,然後就跳到了水池子裏麵。

  池子裏麵的水是溫溫的,她不知道具體是多少度,但是並不會感覺特別熱,也不會特別冷,在裏麵遊動的感覺,真的是超級好!她深深的把頭埋在了水裏頭,然後在猛地抬頭。好久,好久沒有這樣好好的洗過澡了,雖然說沒有什麽沐浴露什麽的,但是池子邊上有個小的像是扶手一樣的地方,裏麵放著一塊鵝暖石大小的東西。聞著有一種淡淡的香味,擦在身上就會有些許的泡泡,想來這個就是用來沐浴用的。

  全身上下萱草感覺自己洗了個透徹,身上都輕了好多,才從浴池裏慢慢的走了出來,拿了他們準備的擦布巾,把身上擦了一番,然後才看那衣服。衣服雖然說顏色都是一樣的,但是上麵的繡花紋路都是不一樣的,看著樸實裏麵透著幾分的華貴,倒也好看。她穿好了以後,才走到了外麵的屋子裏。一出去,就見著朱茜正坐在那裏,和蘭若在說什麽。蘭若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顯得有幾分開心的樣子。

  她們兩個人看著她出來了以後,都打量了她一番。蘭若撇了下唇角,然後說道:“果然,長的不好看,不管怎麽打扮都是不好看的。”

  “你頭發還是濕著,過來我幫你擦擦。”朱茜看了一眼蘭若,對著萱草招手。萱草走到了朱茜的身邊,朱茜雙手虛空,在她頭上動了兩下,她的頭發立即就幹了。看著萱草驚訝的神色,朱茜笑著說:“這個不過是雕蟲小技,等到你築基了以後,你也會的。”

  “嗯。”萱草點了點頭,心說,這樣大功率的電風扇,在現代還真是沒有的。

  “好了,你既然已經梳洗好了,那麽我們一塊兒出去用飯吧。”

  “就是,你不過洗一個澡,就花那麽長時間,你可知道我們在這裏等了你多久。喂,你還愣在那裏幹什麽,還不快走!”蘭若本來在前麵一邊走一邊碎碎念,但是感覺她沒動了以後,立即回頭不滿的招呼。

  萱草感覺這個蘭若真的好奇怪啊,但是還是什麽話都沒有說,小心翼翼的跟上了。跟著他們來到了小樓的廳裏,看著桌子上麵早就擺滿了各種各樣的菜。這些菜可和她做的不大一樣,顏色搭配的都十分好看,形狀也是好看的。

  “這裏麵的東西大部分都是我們這裏的特產,你應當是沒吃過的。這些雖然說比不上靈穀,但是卻多少也有些靈氣,吃多了也是好的。”說著,朱茜就招呼她坐下。萱草坐下,執著筷子,看著那些形狀很美好的東西,都不知道要如何下手才好。最後,隻能看著她們兩個人用了哪個菜,跟著用哪個了。一頓飯吃完,朱茜喚了幾個小人進來收拾。見著那些小手,萱草又是一陣驚訝。

  因為那些小人都很小,看著和人相差無幾,但是卻多少有些怪異的地方。見著她驚訝的樣子,朱茜解釋道:“這些都我們這裏花木成的精怪,他們為我們幹活,我們庇護他們生長,算是互相幫助吧。”

  聽了這個話,萱草點了點頭,這樣已經比許多人見著這些東西就抓去煉丹要好許多了。她想著,看朱茜她們的時候,目光中就有了幾分柔和。她雖然說對這個修真界不大熟悉,很多可以說是沒有了解。但是她在許多小說裏麵都見著了的,修真界一直都是瘦弱強食的地方。

  “好了,你以後就每日在吃飯的時候自己出來吃飯就好。我們不一定每次都在的,但是那些是一直都在的。如果煩悶了,你也可以讓那些小東西帶你出去走走,但是不要離開我們這裏太遠。雖然說這裏本意是大家聚集在一起,共同修煉什麽的。但是女修們的性格都不一樣,嗯,有的人或許遇到你會為難你的。所以說……”

  朱茜話沒說完,但萱草已經明白了,點了點頭,笑著說:“萱草明白了。”

  然後,她就自己回去了。

  坐在軟軟的藤床上,不知道為什麽萱草有一種淡淡的失落感。雖然說在這裏過的並不差,而且都不用幹活什麽的,但是她居然想自己白胡子師父起來。或許說,自己就是過不得好日子吧。

  想著,她就拽著被子躺著睡了,今天心情不好,就不要練功了。

  早上起來梳洗,然後又出去吃了飯。果然,今兒早上她們兩個就是不在的,那一個頭上有朵大紅花的小精怪對著萱草說:“朱仙子和蘭仙子今日出去有事兒,都不會回來。”萱草點了點頭,對著那個小精怪笑著說:“謝謝。”

  “啊,不用謝,不用謝!”那個小精怪一驚,然後立即搖頭,長長的耳朵搖擺的厲害。見著那個小精怪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然後回到了房間裏麵。坐在藤床上麵,她開始打坐起來。不知道是不是這裏的靈氣比較充裕,所以說進入體內的靈氣比以往要多許多,她感覺的到,自己體內的靈氣是如何在身體裏麵流轉的。然後,她感覺自己隱約見著自己額頭那裏,似乎有一團陰影,緩緩的在吸收靈氣。特別是在她吸收靈氣的時候,那靈氣不過在自己身體裏轉了個圈,根本就沒有到下丹田的所在,就被那上麵的那個東西一縷縷的吸走了!

  萱草不高興了,努力和那個搶奪,努力搶奪,但是卻始終搶奪不過,而且,她還因此一下子感覺自己體內靈氣就像是爆炸了一樣,一下子暈倒了過去。當她醒過來的時候,感覺自己身上全身酥軟,更重要的是自己以前存的拿點靈氣居然全部都沒了!

  她一驚,呆呆的坐在那裏,開始思考,自己體內到底是個什麽玩意,如果說繼續留著,會不會禍害自己的身體?還有,這件事情,自己要不要告訴朱茜。朱茜這個人,對自己還是很不錯的……

  第八章

  想要告訴朱茜的這個念頭,不過在自己腦海裏一閃而過,她很快就把這個念頭扔到了一邊。雖然說朱茜對自己是好的,但是如果說她知道自己有這樣的暗病的話,說不定也就不會如此對待自己了。

  畢竟,當初師父說了,自己資質是好的。而且,朱茜也覺得自己資質好,才會給自己這樣的待遇吧。畢竟,隻有基礎好的人,將來才能看的更高,走的更遠。如果說一個先天性有殘疾的人的話,最多是不掉隊而已。

  況且,當初小說上麵是怎麽說的,修真是一件危險四伏的行為。就算是最親近的人,當知道你沒有什麽價值了以後,就不會對你好了。當初師父就是覺得自己能夠修煉,能夠好好的管靈田,說不定將來還想著自己修為高了可以種靈藥。但是如果說自己不可能修為高,那麽師父當初也不會收留自己。

  想到這裏,她咬牙打定了主意,不管怎麽樣,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

  既然,體內沒有了靈氣,那麽就在修煉就是了。不相信,努力,整夜的修煉,難道說還修煉不出來靈氣嗎!想著,她就開始打坐修煉,這一次修煉她突然發現一件事情,自己體內的經絡似乎比以前略有擴展。因為,這裏靈氣充裕,但是許多靈氣都還在周圍吸收不進去就是因為自己體內容納是有限的。但是這一次能夠很明顯的感覺到,進入體內的靈氣比以前幾次都要充裕一些。

  而且,最重要的是,額頭上麵那個不知名的東西,似乎吃飽了一樣,並沒有在和自己搶靈氣了。她打坐了許久,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外麵有人敲門,才把她驚醒。打開門,看到的是上午和自己說話的那隻小精怪,他臉上有些紅紅的,扭捏的說:“仙子,你中午沒有用飯,現在已經到了用晚飯的時候了。”

  聽了他的話,萱草猛地一驚,這才覺得自己肚子餓了。立即笑著說:“我修煉忘記了,我這就來吃飯。”小精怪得了她的話,立即點頭,然後就跑掉了。見著那小精怪那個樣子,萱草開始想,其實這樣的東西也是挺可愛的,下次一定要問問這個小精怪叫什麽名字。

  想著,就去洗了臉,然後去吃飯。

  用飯的時候,那幾個小精怪都不在。她雖然說有些奇怪,但是還是在用完了以後就回了房間。畢竟,今天的發現實在太巨大了!當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外麵天已經亮了,原來她不知不覺打坐了一個晚上,感應體內靈氣,發現自己這一日打坐的量都要比的上以前自己修煉的總和了。隻是,量雖然有了,但是卻都沒有壓縮下來,壓縮下來的話估計就沒有那麽多了。

  她想著,猶豫了下,估計外麵小精怪已經準備好了飯菜,也就不想繼續打坐修煉了,而是出去準備吃飯。說起來,倒也是奇怪。她出去的時候,飯菜雖然說準備好了,但是那幾個小精怪還是不在。

  怪遺憾的,她想著,然後快速的吃完東西,回到房間裏去修煉。

  這樣快速修煉過了三天了以後,就好像是一下子過了時效期,因為她體內那個無底洞又開始和她搶靈氣了。這兩天,她已經明白自己上次和那個東西搶靈氣的行為是很可怕的事情了。因為如果說她運氣稍微不好,估計就是直接經脈全部破裂了。想到這裏,她咬牙,隻管自己多吸收靈氣好了。但是沒有想到,那個東西似乎知道她所想,開始得寸進尺起來。本來隻是吸收二分之一,但是如今卻變成了三分之二。

  她所修煉的靈氣大部分都做了無用功,她恨不得就直接不修煉了,讓它自己吸,看怎麽吸!但是她性格裏的那一股子韌性卻還是讓她堅持住了,她心裏頭暗自詛咒,我倒要看看,你要吸收到什麽地步。

  一連一個月的時間,朱茜和蘭若都沒有露麵。那小精怪們也都沒有露麵,雖然說在她忘記吃飯的時候總會有人敲門,但是打開門了以後,一看卻什麽都沒有。萱草很是奇怪那些小家夥們的轉變,根本就不知道為什麽那些小家夥開始是好的,怎麽突然變成了這個樣子?

  可是就算奇怪,日子也要過下去。

  “你在吃飯呢。”

  這一日,萱草正一個人用飯的時候,朱茜從外麵走了進來,笑著說道。

  萱草剛點頭,朱茜突然笑著說:“我才一個月左右沒見你,但是卻覺得你臉上的疤痕好了許多呢。”

  “啊?”萱草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因為她臉上胎記的原因,所以她一直都沒有照過鏡子。所以說,聽到了朱茜的話,自己也是很驚訝。

  “大概是因為你最近修煉得法,所以說身體越來越好,疤痕淡了也是應當的。”朱茜說著,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很顯然覺得這個是理所應該的。萱草猶豫了下,抿著嘴巴沒有說話,她想起自己房間裏是有鏡子的,可以回去看鏡子。那樣的話,到底什麽樣子自己就知道了。最重要的是,如果說自己臉上的是疤痕的話,朱茜的話就說的過去,但是那個自己卻是知道的,那個根本就不是什麽疤痕,而是胎記……

  朱茜見著她那個樣子知道她是不大敢相信,笑著說:“其實這樣很正常的,你難道沒有發現我們這裏女子皮膚都要比普通人要好許多?都是因為修真了以後,靈氣的功勞!好了好了,我還有事兒,最近都不會回來,你專心修煉,臉上的疤痕總有一天會消失的!”

  說著,她就上了樓,然後又匆匆的走了出去。

  見著朱茜那麽忙,萱草奇怪,但是卻什麽話都沒有說,她很知道自己的斤兩。就算朱茜真的有麻煩,自己這點修為上去做炮灰的資格都沒有。朱茜對自己這麽好,但是自己卻什麽也不能做。

  想到這裏,她心裏頭就有了一股子濃濃的挫敗感,自己還是要努力啊,努力了以後,才能夠幫的上他們的忙。他們對自己那麽好,自己不可能永遠都躲在身後。草草的吃了飯,回到了房間裏麵,她對著鏡子仔細的看了看,一看之下立即驚喜萬分。果然,就如同朱茜所說,臉上的疤痕真的淡了不少,而且最重要的是,看著已經不是那麽像是燒傷的,坑坑窪窪的了,反而有些光滑圓潤的感覺了。

  她用手摸著自己的臉,心裏頭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不管臉上變化從何而來,但是多少說明了自己如果努力修煉,說不定有一天自己臉上那討厭的胎記會消失呢!想到這裏,她身上一下子充滿了動力。自己要努力,爭取有一天能夠幫得上朱茜他們的忙,爭取有一天,自己臉上的胎記可以永遠的離開自己的臉!

  抱著這個念頭,她的修煉越發用功起來,又是三個月過去了,她不時的會看看自己的臉,但是卻沒有發現和上次一樣明顯的變化。或許說,這個就是無心插柳柳成蔭,有心栽樹樹不活吧。想到這裏,她就拋開自己心裏頭的挫敗感,繼續努力。

  “萱草,萱草……”外麵傳來一陣敲門的聲音,萱草打開門,看到朱茜手裏頭拿著一個東西,笑著走了進來。旁邊的蘭若衣服有些破損,但是卻絲毫沒有影響她驕傲的神色。她看了一眼萱草,然後哼了一聲:“進步這樣緩慢,也不知道這個東西給她是好還是不好。”

  見到她那個樣子,朱茜笑了笑,然後打開了自己手裏頭拿著的包裹,看著萱草認真的說道:“這個是我們這幾個月幫你尋到的上好築基材料,是紫藤木心。”萱草看著她放在那個包裹裏麵,看著就像是透明果凍一樣的東西,疑惑極了。

  “這個東西是給你築基用的,築基了以後會增加你的木屬性,你對木屬性的吸收就越發好了,而且會擴充你的經脈,你也就可以內視了!”蘭若說著,不屑的打量了她一眼,然後說道:“不過看你的進展,估計用了也沒有什麽好處。”

  “好了,你少說兩句,當初是你最著急,說是一定要給她尋個好點的。看到幾個略次一些的,你都不滿意,如今反而說這樣的話。”朱茜說著,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聽了朱茜的話,蘭若一下子就著急了:“什麽啊,她本來資質就這麽差了,如果說在用不好的東西,隻怕是能不能安全築基都是問題。否則的話,才不會轉門給她找這麽好的,哼,損了我一件法寶呢!”說著,轉身就走。

  “蘭若就是這個樣子,刀子嘴豆腐心,這個東西你先帶在身邊熟悉下。每次打坐的時候把它放在你身邊,溫養一個月,我和蘭若就來幫你築基。這樣的話,危險會小一些,到時候它進入到你體內的時候,也會順暢一些。”

  雖然說萱草不大懂,但是看朱茜的樣子,也知道她說的方法是為自己好的,於是乖巧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朱茜笑了笑,然後轉身走了。

  見著她們兩個人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暖暖的。她真的是沒有想到,她們兩個人這段時間天天不歸家,原來是為了自己。

  第九章

  用手摸著那個什麽紫藤木心,雖然說不知道這個是什麽好東西,但是看品相來說,就應該不是很差的東西吧。而且,好玩的是用手一摸,那個東西就真的像是果凍一樣,一顫一顫的。

  想著,她就抱著那個東西,開始打坐。

  果然,這個東西是好東西,她抱著這個東西打坐的時候,感覺一陣陣冰涼的感覺進入了體內,然後和靈氣們一塊兒糾纏,在回到丹田。最重要的是,這樣了以後,那體內靈氣就好像是自己壓縮過一樣,格外的純淨無暇。

  開始兩圈的時候,自己體內的那個額頭上麵的東西並沒有怎麽動,但是在第三圈的時候,突然一陣強烈的吸力一下子就來了,拉扯的她全身都疼,她感覺自己就好像是被許多東西拉著分屍一樣,身上經脈寸寸都是疼的。

  如果說現在有人能看到她的話,就會發現她臉上痛苦糾結,而且身上都已經在溢出紅色的血珠,整個人幾乎都成了一個血人。

  “痛,好痛……”她已經陷入了昏迷,隻能無意識的叫著痛,不知道過了多久,她身體外麵的血色一點點消失,整個人看著也平穩了許多。最重要的是,她開始抱著的那個紫藤木心已經完全消失了……

  “啊……”萱草叫了一聲,猛地醒了過來。她剛才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還在繈褓裏的時候,被一個長的很溫柔的,穿著一身紫色長裙的女子抱著。那個女子很溫柔很溫柔,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她喚自己囡囡。但是,突然,有一陣黑色的東西入侵,那個女子驚慌失措起來,然後拿了一個東西放在她的身上,她隻感覺自己額頭一陣疼,然後就什麽都不知道了……

  她坐在那裏,背靠著牆壁,感受著牆壁的冰冷,更加感覺到了自己衣服上麵的那種濕濕的感覺。那個夢,到底說明了什麽,那個穿著紫色長裙的女子到底和自己有什麽關係!為什麽,為什麽自己在夢裏頭根本就沒有看清楚那個女子,為什麽,為什麽自己隻能感覺到她笑的很溫柔?

  她感覺自己頭好疼好疼,就好像是什麽裂開了一樣。

  “萱草,萱草你怎麽了?”外麵一陣著急的聲音,門一下子被打開了。萱草看著朱茜向著自己急忙的走來,立即一把抱住了朱茜,忍不住嗚嗚的哭了起來。見著她那個樣子,朱茜拍著她的肩膀:“好了好了,怎麽了,怎麽了,方才隱約聽著你叫了一聲,我才下來看的。你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了?”

  萱草猶豫了下,但是還是沒有說出自己夢裏頭的事情,隻是搖了搖頭,擦了擦自己眼淚:“沒有什麽……”

  “哦?”

  朱茜應了一聲,然後上下打量她,笑著說:“恭喜你啊,萱草,你築基了!”

  “築基了?”萱草疑惑的應了一聲,她沒有感覺自己築基了啊……

  看著她茫然的神色,朱茜笑了笑,“我倒也奇怪呢,你打坐入定感受下,看能不能在上丹田裏看到一團綠光,那個就是紫藤木心了。”聽了朱茜的話,萱草乖巧的打坐,然後發現自己果然可以看到體內的情況了,這樣的感覺和感覺到體內的情況幾乎完全不一樣,她可以清清楚楚看到體內的靈氣,淡綠色的光芒在體內遊走的景象。

  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景,她首先是驚訝了下,然後又按照朱茜所說的,跟著靈氣去了上丹田。上丹田就是額頭那裏,啊,額頭……這裏是什麽!

  她看到的是一團淡淡綠色熒光的東西,靈氣過去都被吸收掉了。周圍雖然說是有靈氣縈繞,但是並沒有散開。但是,這個東西,不是吸收自己靈氣的東西嗎?她疑惑著,但是想到朱茜在自己房間裏麵,很快的就從打坐的狀態中退了出來。

  朱茜看著她,笑著問道:“怎麽樣,看到腦海裏的東西了沒有?”

  萱草點了點頭,然後猶豫的問道:“那個,綠色的是什麽東西啊?”

  “嗯,那個就是紫藤木心,它會幫助你吸收煉化靈氣,讓你修煉更加方便。最重要的是,你築基了以後,你以後修煉速度就會快很多了。說不定,很快就能到開光期了。”

  “開光期?”萱草有幾分奇怪,但是看著朱茜溫和的目光,還是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但是,自己直接築基,沒有經過前麵的一番東西會好嗎?她想問,但是看著朱茜又問不出來,總覺得人家明明是為了照顧你,對你這麽好,但是你自己卻對別人充滿了質疑,這樣是不禮貌的。

  想到這裏,她就什麽話都沒說。

  朱茜又和她說了一些修真界裏的事情,然後就安撫她讓她繼續修煉,人就出去了。看著朱茜出去了以後,她立即又打坐,入定,想要看看自己腦海裏到底出現了什麽!她在看到那一團綠色了以後,大著膽子居然放了一絲神識,也就是看著體內動靜的那個東西進去了。很快,她感覺自己頭疼,咬著嘴唇忍著疼,繼續看著裏麵的東西。她發現自己的神識就像是那些靈氣一樣,被完全的吞噬了。然後,她感覺自己看到了那個綠色裏麵的東西,裏麵似乎是一片土地,看著雖然說不大,但是確確實實的是一個空間,一個獨立的空間。

  她才這樣想,就感覺自己好像一下子就來到了那個空間裏麵一樣,她在空間裏來回走動著,空間不大,她能夠看到的地方大概就隻有半畝地的大小,其他的地方都被濃濃的霧給罩著。她曾經試著想要走到那些濃霧裏麵,但是每次走過去了以後,就不知道怎麽的,又繞了出來,就好像是一個朱茜她們說的幻陣一樣。試了兩次以後,她就放棄了這種沒有意義的探索。

  那麽,怎麽讓自己的意識回去呢?她方才想著,然後就感覺自己已經恢複到了平時的樣子,看著自己的手腳,還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她在房間裏看了看,發現房間裏麵的東西大部分都沒有什麽可以獨立拿起來的。然後,她就拿著一把椅子,想著放到自己剛才見到的那個空間裏麵,很快,麵前的椅子就不見了。然後她就把神識探入了剛才所在的地方,這一次進去並沒有再感覺疼痛,反而是很順暢的進來了。同時,她也看到了那一把椅子,正放在那裏,端端正正的放在那裏。

  啊,這個,難道說就是以前看小說上麵說過的隨身空間嗎?萱草一下子就歡喜起來,然後想著讓椅子出去,然後又想著讓椅子進去。來回了好幾次,直到自己感覺累了以後,方才放棄。

  她這個累了和平時累了的感覺不大一樣,平時累了是四肢累了,但是她這一次是感覺頭暈忽忽的,腦袋漲的難受。她躺在床上,沒多久就睡著了。但是在夢裏頭,她又看到了剛才看到的那個女子。

  那個女子就在一個木屋裏麵,看著自己,眼神裏充滿了不舍。後麵又是一片亂七八糟的聲音,然後那個女子一下子揮手把房子給弄塌了,自己也飛速跑了。自己躺在那裏,想動卻動不了。房子雖然說塌了,但是卻像是有個無形的光罩罩著自己一樣,那外麵並不能影響到裏麵。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哭了……她不想哭的,但是事實是她哭了。哭聲很大很大,引了一個看著年齡很大老人過來,拔開廢墟,看到了自己。老人家左右看了看,然後抱著自己走了。

  這個,這個到底是什麽,我不想要看這些,我要醒過來,那些和我沒有關係,我要醒過來!萱草感覺的到,自己看著那一幕的時候,心裏頭有一種很難受的感覺,就像是鈍刀子割肉一樣的感覺,弄的她心裏頭麻麻癢癢的。她不想看,不想被那些東西影響。她是阿醜,她是萱草,她和夢裏頭見到的東西一點關係都沒有。那個什麽紫色衣服的女子,和自己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

  她全身蜷縮了起來,讓自己身體盡可能的暖和起來,但是卻有一種濃濃的悲哀不自覺的融入了她的骨子裏。到底,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自己這個身子,到底有什麽秘密?

  “萱草,萱草,出來吃飯了。”

  外麵傳來朱茜的喚聲,萱草洗了臉,出去了。朱茜見著萱草,立即笑著說:“我就說你五官是好的,如今臉上疤痕淡了這麽多,想來如果說開光了以後,差不多就可以沒有了吧?”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