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28節

  “減肥?”陳婷似乎沒有聽到過這個詞,看了看小白師兄的肚子,然後說道:“這樣不是很好嗎,大家都說,這樣才好呢,有福氣,白白胖胖的,看著多舒服啊!”萱草聽了這個話,上下打量著麵前的小白師兄,忍不住一下子笑了起來。豬白白胖胖確實不錯,但是相對人來說,好不好那就不知道了。

  小白師兄並不知道萱草在想什麽,為什麽會突然笑,他這個時候也沒心情去搭理她,因為他還在生氣呢。萱草也就任由小白師兄生氣了,她主要是催著陳婷多吃點,讓她壯實點。

  因為她覺得,雖然說陳婷現在看著沒什麽,但是畢竟以前是過那樣的日子,身體的底子不會特別好,所以說格外的照顧她。萱草一直照顧她到生產,在那裏呆了兩個多月。陳婷生孩子那一天,春花嬸早早的就過來幫忙,把自己的小娃,給了萱草讓她照顧。說起來春花嬸家的孩子已經七歲多了,開始孩子是在親戚家玩呢,所以說當時不在家。他們安頓下來沒多久,孩子就回來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小白師兄特別有小孩子緣,所以說這個孩子特別黏糊小白師兄。

  春花嬸說了,萱草是個閨女,所以說不能進生產的血房。裏麵燃著火盆,接生的婆婆也早就過來了。不時的有幫忙的大嬸端著水進進出出的。萱草在外麵看著,就像是自己的兒子在別人肚子裏出生一樣,心驚膽戰的。

  小山抬頭看著萱草這個樣子,奇怪的問道:“姐姐,你身子怎麽在抖啊。”

  “我啊,沒有啊!”萱草聽了小山的話,下意識就反駁。小山立即嘟噥著嘴巴說道:“明明就有的,小山從來不說謊,就是身子在抖!”

  “好好,姐姐身子在抖。”萱草看著小山在那裏耍小孩子脾氣,就順著他的話去說了。

  “什麽啊,明明就是在抖啊!”小山見著萱草態度敷衍,整個人越發不滿了起來。這個時候,裏麵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聲響,隨即就是一聲響亮的嬰兒哭聲。聽了那個聲音,萱草猛地一驚,差點就跳了起來。

  “啊,我有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嗎?”小山說著,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看著小山的樣子,萱草想了想,然後說道:“可不能叫弟弟或者妹妹,是你的小侄子,或者是小侄女。”

  “……”小山聽了這個話,整個人一下子咧吧成了苦瓜臉。看著小山的樣子,萱草一下子笑了出來。這個時候,裏麵穩婆從裏麵抱著小孩子走了出來,笑著對著萱草和小白師兄說道:“生了一個小少爺,白白胖胖的,我第一次見著剛出生的孩子,皮膚都這樣好呢!”

  聽了這個話,萱草看了一眼,發現果然,這個小家夥並不像是別人說的那樣,是皺巴巴的像個小猴子一樣的小娃。

  “多謝多謝,這點是我們的小意思,也算是給您添福添壽。”萱草說著,把早就準備的紅包拿了出來給那個接生婆。接生婆笑眯眯的接了,然後就把小家夥給抱了進去。小白師兄見著那個嬰兒,很是接受不了,整個人有些呆滯。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有些奇怪的問道:“你怎麽了?”

  聽了萱草的話,小白師兄激動的說道:“怎麽會那樣大,我們族裏生……”

  萱草在他話說完之前,直接踩了他一腳。這個是人,並不是蠶。蠶生下來的時候就是一個卵好不好,這個人怎麽會拿著蠶和人比。被踩了,小白師兄顯得很委屈,整個人就歪歪的坐在那裏。

  看著小白師兄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想要安慰他兩句,但是卻又不知道怎麽安慰。

  “是啊,這個小弟弟確實是要比我平時看到的小弟弟剛生下來要胖呢!”小山說著,嘟噥著嘴巴。春花嬸正好從裏麵出來,聽了她兒子的話,直接給她兒子頭上敲了下,沒好氣的說道:“這個你當人能控製的?那孩子大隻能說他娘是有福氣的!況且了,我也是第一次見著剛生下來的小娃有這樣齊整的!”她說著,臉上頗有幾分驚歎的意思。看著她的樣子,萱草笑了笑:“想來是春花嬸照顧的好,如果說不是春花嬸這段時間一直跟著幫忙照顧,我們都不知道要怎麽辦才好呢。”

  俗話說的好,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所以說聽了她的話,春花嬸臉上笑的一片得意:“哎呀,不是我說,你們都是沒有生個娃的人,等到你自己生過一次了以後啊,那就好了!”

  “我剛才在外麵聽著就怕,別說是要生了。”萱草說著,嘟噥著嘴巴,她確實沒有說謊,剛才聽著裏麵那喊叫聲,她是真沒有了生孩子的心思。畢竟她雖然說是修真了,但是痛覺還是有的,並沒有直接把痛覺神經給斬斷了。

  見著她這個樣子,春花嬸也不說她想的不好,隻是搖頭說道:“你啊,還是太小了。”

  “唉,和我年齡有什麽關係嗎?”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春花嬸。

  “你啊,雖然說父母不在了,但是好歹嫂子是在的。你也有哥哥,長兄為父,長嫂為母,將來他們會操心的怎麽也輪不上我,我就不多說了。”春花嬸說著,然後就幫萱草開始操持剩下來的一些事情。

  不得不說,沒有經驗就是沒有經驗,萱草本來以為孩子生下來就沒事兒了,但是沒有想到還有一大堆的事情。比如這麽些人到這裏了,你總得招待啊什麽的。看著春花嬸忙裏忙外的,萱草怪不好意思的,在春花嬸要走的時候,萱草想要給點銀子,但是卻被春花嬸給拒絕了。

  第七十八章

  “我是自己過來幫忙的,哪裏能收了你們的銀子,而且你們都管我叫一聲嬸的。如今你們遭了難,我又怎麽能夠拿了你們的錢銀。對了,你們家如果說有銀子,還是想辦法給你們家嫂子月子做的好點。我每次過來看著你們都清粥白菜的,雖然說簡單的很,但是卻多少有些不好。你們家二哥也是會打獵的,隻要勤勞點,肉多少也是有的。”春花嬸說著,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旁邊的小白師兄。

  小白師兄被她看的莫名其妙,在春花嬸走了以後,小白師兄才奇怪的問道:“她說的話是什麽意思啊!”萱草聽了他的問話,看了他一眼,笑著說道:“簡單的很,說的意思就是我們虐待了陳婷,沒有給她多弄點肉。你以後記得,沒事兒上山幾次,弄點獵物回來,免得別人見著我們餐桌上麵寡淡就覺得沒有什麽營養。”

  “哦。”小白師兄傻傻的應了。

  見著小白師兄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就直接進去裏麵房間去看陳婷了。陳婷正坐在那裏,看著旁邊的孩子。見著她進來,陳婷臉上立即帶起了笑容,看著她說道:“你看,居然是一個兒子呢。”

  “嗯,很大的一個胖小子。”萱草說著,坐到了旁邊。

  “是啊,我都沒有想到過,我有當母親的一天。更沒有想到過,我有這樣的平靜的日子。說起來,那個時候我真的以為我會死了,沒有想到,倒頭來你們真的救了我。”陳婷說著,看著自己旁邊的小娃,歎了口氣說道。

  “我們可以救了你一次,但是以後我們不在了,那就救不了你了。你要一個人好好的過日子才是,以後有了小的,就越發有奔頭了。”

  “可不是,我看著他這樣小,幾乎不能想象他長大的樣子。”陳婷說著,看著麵前的小家夥,臉上的笑容越發濃厚。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看了看那個小家夥,仔細的看了看眼眉,然後說:“我看這個小家夥長大了以後肯定俊,說不定會有許多人在那裏搶著喊著要嫁給他!”

  “哪家的姑娘這樣的沒有矜持?況且,我也不需要他有多大的出息,我隻希望他能夠平平安安的,幸福快樂的把這一輩子過完了,那就好了。”

  她說著,用手輕輕的撫摸著小家夥。小家夥似乎能夠感覺到她的撫摸,在那裏咿咿呀呀不知道說什麽。小家夥雖然說現在還不能睜開眼睛,但是小腳小手卻十分有力的在那裏胡亂甩著。看著小家夥那個樣子,她幾乎流了眼淚,但是卻隻是安安靜靜的看著小家夥。

  萱草自己沒有孩子,所以說挺難理解現在她想的是什麽,也不好多說什麽,所以隻是在她旁邊跟著看著。小家夥似乎很調皮,不時的東踹踹,西踢踢。看著他這個樣子,陳婷一下子笑了起來說道:“當初啊,他在我肚子裏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可不老實了,到處亂踹亂踢的。我還在想呢,到時候出來了以後一定要好好的打他的屁股,看他這樣的調皮。”

  “那現在快點打,現在打了還不記仇呢!”萱草說著,就在旁邊慫恿。聽了她的話,陳婷看了她一眼:“你是沒有孩子,你以後有了孩子就知道了,作為母親,又怎麽能夠忍心苛責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呢。”她說著,還歎了口氣。

  看著陳婷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一陣悶悶的。難道說,她前半輩子為了父母過了一輩子,以後就要為這個孩子過一輩子嗎?萱草想了想,但是卻又想不到她不為這個孩子過日子以後還有什麽更好的日子。於是隻能歎了口氣。果然,有的時候女人是很可悲的。

  小家夥長的很快,萱草每日都會去到自己的意識裏和小雅說孩子的事情,小雅聽了以後倒是很想看看那個孩子,但是它卻看不了,倒是有些遺憾的說。小家夥一個月很快就到了,一個月了以後,小家夥長的壯實了許多,眼睛也會張開了,沒事兒就喜歡拽著東西往自己嘴巴裏塞。按理說他這樣大的孩子應該不知道這個,但是他卻已經知道了。在滿月以後,陳婷就請萱草給小家夥取個名字。

  “你想讓他姓什麽?”

  萱草看著麵前的陳婷,問道。

  “姓白吧,如果說沒有你們,也就沒有他現在。陳家不要我這個女兒,更加不會要這個外孫的。”

  聽了她的話,萱草感覺一陣陣悲哀,然後笑著說:“姓白的話,可不好取名字呢。”

  “我這一輩子也不求他大富大貴,隻要說是順耳就好了。”陳婷說著,撫摸著小家夥軟軟的胎毛。看著陳婷那個樣子,萱草想了想,然後說道:“這樣吧,比如取名字叫白鬆?”

  “白鬆?柏鬆,意思是讓他一輩子挺直腰杆好好做人嗎?”陳婷說著,又念叨了兩次這個名字,然後笑著點了點頭:“很好,名字我很喜歡。”

  “你喜歡就好。”萱草說著,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但是誰也不知道,她剛把話說出來腦海裏就想到了這個名字的諧音。白鬆,白送……汗,不過還好,陳婷自己是沒有想到的。

  “鬆鬆,你將來長大了以後,一定要成為叔叔姨姨一樣有用的人,知道了嗎?”陳婷說著,撫摸著小家夥的下巴。小家夥的下巴短短的,軟軟的,手感很好。沒事兒陳婷都會撫摸幾次,萱草十分眼饞,但是卻不好去和人家媽媽去搶福利,所以說隻好含淚舍棄這一點。

  在小鬆鬆三個月了以後,萱草終於提出要離開了。在走之前,給了陳婷一百兩銀子。

  “這些銀子你拿著,不是給你的,是給白鬆的。”

  陳婷聽了她的話,笑著說:“就算你給我的,我也會收下的,我已經欠了你們許多了,反正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夠還清呢。”

  她說著,一雙眼睛看著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對著她說道:“如果可以,你們到時候還路過我們那個鎮上的話,麻煩你去和我爹娘說一聲,我過的很好。”

  “你爹娘是?”萱草雖然說不理解為什麽她還要自己給她爹娘帶花,但是還是問了。

  “姓陳,開雜貨鋪的,那個鎮上就一家應該好找。”她說著,又苦笑了下:“再不濟,直接問誰家是我家,應該更好知道……”

  第七十九章

  看著麵前的陳婷,萱草沉默了片刻,她不得不說,陳婷如今在那個鎮上的名聲恐怕是直接壞透了吧。想到這裏,萱草想要安慰她,但是卻聽到陳婷搖了搖頭:“就算那個樣子,但是如今我已經能過自己想要過的日子了,我覺得這樣就很幸福了。”

  “你,你以後在這裏,要自己好好保重。”

  “我會的,為了孩子,我會好好的把他撫養長大的。”陳婷說著,一連溫和的看著自己的孩子,眼神溫柔的幾乎可以滴出來水。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一痛,不知道為什麽,隱約有些嫉妒。

  她不想想自己為什麽會嫉妒,搖了搖頭,然後又對著陳婷囑咐了幾句,就準備和小白師兄走人。在走之前,小白師兄在她的要求下,刻了一個玉佩給陳婷。

  “這個玉佩是給你用來護身用的,可以幫你抵擋三次致死的災難。當然,如果說攻擊你的人和我們一樣是修真者的話,就要看他的修為而定了。你要好好的保重自己,也要好好的照顧白鬆。”

  “嗯,我會的。”陳婷站在小土包上麵,看著萱草和小白師兄越走越遠,手裏頭捏著那個玉佩,使勁的捏著。

  春花嬸不知道什麽時候走了過來,用手拍了拍陳婷的肩膀:“好了,他們已經走了,如今風大,特別是站在這個上麵。吹著你倒沒有什麽,若是凍著了小家夥,隻怕你後悔都沒地方去後悔。”

  陳婷點了點頭,跟著春花嬸一路往回走。

  “你也不要想那麽多,他們啊和你就不是一路人。走了,走了也好,免得啊到時候說不還會惹了禍事在村子裏呢。”春花嬸一路上念念叨叨的。陳婷隻是偶爾嗯一聲,大多時候是一點聲響都沒有。

  萱草和小白師兄在路上走著,強忍著回頭的心思。見著她這個樣子,小白師兄奇怪的問道:“師姐,如果說你舍不得的話,直接回去就是了,怎麽弄成這個樣子了。”

  “你不懂。”萱草瞅了一眼小白師兄,直接回了一句。

  “為什麽說我不懂呢,不過說起來我確實不明白,為什麽要照顧陳婷那麽久,畢竟我們將來隻怕和她不會有交集了。”

  小白師兄說著,臉上疑惑之色越發濃厚。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算了下自己要對小白師兄普及什麽叫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這個概念的難度以後,果斷的笑著說:“沒什麽,我們先到上次出來的那個鎮子上麵去吧。”

  “我們是就這樣去,還是說換裝了再去?”小白師兄說著,看來他腦海裏對一些常識還是有些。萱草聽了他的話,想了想,然後說道:“多少還是折騰下,和上次有點不一樣就可以了,畢竟上次估計看清楚我們的人也不會太多。”

  聽了她的話,小白師兄點了點頭。

  他們佯裝過了以後,兩個人就飛快的來到了那個鎮子裏,鎮子裏完全沒有前幾天發生過大事的跡象,還是一派平和。就是在鎮子的街道兩邊偶爾會有兩張看不出來是什麽的圖樣的懸賞,萱草走過去看了一眼,發現那個懸賞就是懸賞他們的。說是有妖怪進來,把陳家姑娘給誘惑了,懷孕了,並且又給帶走了!

  萱草看著那個上麵的兩張圖,對著自己和小白師兄比劃了半天,突然覺得自己化妝真的挺多餘的。但是她還是拉了一個過路人,好奇的問道:“這個告示上麵說姑娘被擄走的是哪家啊,我們想去看看。”

  “你們是什麽人啊,看樣子沒在鎮上見到過啊!”那個大叔倒是很警惕,一聽了萱草的話,就充滿懷疑的看著萱草。聽了這個大叔的話,萱草笑了笑,然後說道:“我們是路過這裏的,看到這個,不免有些好奇。畢竟,我們可還沒有見過妖怪呢。”

  “哦,他們家也不遠,就過了這條街就是了。那妖怪造孽啊,陳家姑娘多麽好的一個娃啊,如今就這樣被拐走了。也不知道會不會被吃掉,我聽說那些妖怪都是沒有人性的!”那個大叔說著,念叨著。萱草點了點頭,笑著說:“可不是,那些妖怪哪裏知道什麽叫人性啊!”說完了以後,又謝謝了那個大叔,順著那個大叔指的路,到了一家雜貨鋪門口。

  隻是,這個雜貨鋪的門卻是關著,看樣子應該也關了有幾日了。她猶豫了下,然後拉著小白師兄直接進入到了院子裏麵。進到院子裏了以後,隱約聽到裏麵有人說話的聲音。

  “都是你,都是你,當初如果說不是你想著把女兒嫁到他們家去,女兒也不會落到今日的下場!”

  “呸,當初那銀子你收的時候也沒覺得燙手啊!”一個尖銳的女聲。

  “好了,爹娘,不要吵了,你們就說,以後我們該怎麽辦吧。”一個男聲說著。

  “怎麽辦怎麽辦,隻能搬家啊!這幾天,隻要雜貨鋪一開門,立即一堆人來看,看的也沒一個人說是要買東西的。如今我看,我們還是直接搬到鄰家鎮子上麵,再重新開個店,那樣才是最好的。”

  “我覺得鎮長肯定不會讓我們走的。”

  ……

  萱草聽著那些人的話,知道他們家裏頭肯定遭了難,心裏頭竟然有一種隱隱的得意。要知道,他們當初不是那樣對待陳婷的話,今日也不會有這樣的下場。這個就叫善惡終有報。她正想著,突然聽到裏麵有人開口說話了:“對了,大姐如今有了靠山,會不會叫那些人過來找我們事兒啊!”

  “你少胡說,那個時候你天天欺負大姐,就算回來找也就是找你的!”

  “喂,大哥,你也不能這樣說啊,當初你也沒少欺負大姐。要不是看著你欺負大姐,我也不會跟著後麵學啊!”

  “胡說八道,我是跟著爹娘學的……”

  這個時候,屋裏頭頓時安靜了下來。

  一個沉重的男音響了起來:“夠了,你們幾個都不要再說了,如果說你們姐姐找回來,自然有我和你們娘兩把老骨頭。她就算把我們骨頭拆了,我們也不會讓她傷著你們兩個的,你們兩個現在放心了吧!”

  “誰知道到時候人家還聽不聽你們的呢……”很顯然這個是陳婷曾經說過的二弟的聲音。

  萱草在旁邊聽著氣的牙癢癢的,幾乎忍不住想要出手教訓他們一頓了。但是轉念一想,他們如今日子也不好過,如果說自己教育他們了肯定還要給補償。不如直接撒手不管,讓他們自己一輩子忐忑的過!

  想到這裏,萱草就直接拉著小白師兄一塊兒出去了。兩個人出去在大街上,小白師兄很顯然有些不解問道:“不是答應陳婷要去幫忙送信嗎?”

  “你沒看到她家裏的情況麽,送信幹嘛啊,不需要。如果說送信他們問出了陳婷所在的地方,隻怕陳婷又不得安寧了。”萱草說著,然後想了想,對著小白師兄說道:“我們手裏頭的金銀也不多了,不如去鎮長家裏看看,他們家裏都有什麽。”

  “啊。”小白似乎從來沒有想到過要去別人家裏清點別人的財務。但是他也沒有什麽抵觸心理就是了,兩個人很快就來到了鎮長家裏,看著鎮長家占地龐大的房子,兩個人就直接進去了。

  進去了以後,萱草發現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裏麵居然有些地方貼著黃符。似乎是害怕有人過來找他算賬,所以說特意買回來的。看著那些黃符,小白不屑的說道:“這個不知道是誰畫的,就隻有一點靈氣,不夠我吃。”他說著,就用袖子一甩,那些黃符全部都掉落在了地上,而且上麵本來鮮紅的朱砂顏色一下子就灰敗了下來。兩個人找了許久,終於尋到一個金氣最旺盛的地方。兩個人一塊兒進去,發現了一個地窖。地窖裏藏了不少的金銀之物,而且還有亂七八糟的藥材啊什麽的。

  見著那些東西,小白師兄都是撿的一些有靈氣的藥材拿,那些可都是上了年份的。萱草自然拿的都是金銀珠寶之類的俗物,她對這些東西一點抵抗力都沒有。雖然說用處不大,但是沒事兒拿出來砸人的感覺還是很不錯的。

  在萱草把這裏收刮幹淨了以後,她癟了癟嘴巴,感慨的說道:“真是沒有想到,這裏的東西真是不少。”

  “對啊,對啊,我也沒有想到,就這樣的一個鎮長都有這樣多的好東西。對了,小師妹,不如我們一個個鎮子收拾過去吧,這樣的話,估計我們能收集不少好東西呢。”小白師兄說著,拽著一根人參,在那裏就和喝果汁一樣,吸,允著。

  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咳嗽了兩聲:“我們還是要看地方的。”

  “這個可是比那些人好吃多了,這樣純粹的汁液……”小白師兄見著她那個樣子,努力想要說服她。但是很顯然,萱草並不為他的話所動,直接說了最後決定:“到時候看情況,如果說我說可以下手,那我們就下手!”

  “哦……”小白師兄頓時有些悶悶的。

  第八十章

  萱草直接無視掉了小白師兄的臉色,開始拉著小白師兄開始潛伏在人家屋頂上麵等待著那家人發現自己家的金庫被偷了以後的情況。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