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27節

  萱草看著小白師兄,小白師兄身上有些亂,大概是因為剛才那樣折騰,陳婷身上也不算幹淨,自己想來也好不到哪裏去,估計就是三個看著一臉狼狽的人吧。想到這裏,萱草點了點頭:“不錯,我們直接去吧。”

  聽了這個話,陳婷倒是有些害怕起來:“萬一,萬一他們把我們趕出來了呢?”

  萱草看著陳婷,想了想,然後就說:“我們過去了就說是家裏遭了難出來的,過來的時候本來是想在小土坡上麵休息,但是沒有想到看到了下麵有村莊,所以說想要過去借住。”

  陳婷聽了這個話,似乎沒有反映過來,很是無辜的眨了眨眼睛。看著陳婷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歎了口氣,剛想解釋下,陳婷突然笑了起來:“我還以為神仙不會說謊呢,沒有想到神仙也是會說謊話的。”萱草聽了這個話頓時一腦門子汗,自己什麽時候竟然成了神仙了?剛想再解釋一遍,但是覺得這個姑娘大概聽不進去。這個姑娘就是死腦筋的,不過聽了她的話,想來也是知道自己話裏麵的意思了,就不用再重複叮囑了。

  想著,然後她就忍不住看了一眼小白師兄,小白師兄也衝著她點了點頭,然後幾個人才塊兒下了小土坡,走了許久才來到了小村子門口。這個時候,小村子裏的燈都快全熄了。她們一進村子,就傳來一陣陣犬吠聲。

  這個時候,村子裏的燈有一個個亮了起來。三個人就選了一家看著最靠外麵的屋子去敲了門。

  門很快被打開了,裏麵走出來了一個漢字,很顯然他開始就已經被吵醒了,皺著眉頭看著萱草他們,本來神色有些不耐煩,但是在看到陳婷的肚子的時候緩和了下來。

  “你們不是我們村子裏的,從哪裏來的,這麽晚了過來幹什麽?”那個男人皺著眉頭說著。

  萱草聽了他的話,有些尷尬的笑著說道:“我們是家裏遭了難,往這裏跑的,本來在那山上小土坡上,後來見著這個下麵有個村子,所以想過來借住一宿。你看看我嫂子,她肚子都這樣大了,在外麵的話,我們不怎麽放心。”

  這個時候,旁邊的門也有打開的了,這個家裏後麵也出來了一個女人,她似乎沒有想到這麽晚了外麵還會有人,見著他們幾個人在這裏嚇了一跳,在看到陳婷的肚子了以後,更是直接拍了下自己男人的胳膊:“大山,你幹什麽呢,這個肚子都這樣大了,你還敢讓別人在外麵站著!”

  “唉,大山,這麽晚了,你們家裏還來了親戚啊?”旁邊有人在那裏問道。這個時候,那個女人笑著說:“哎呀,可不是,也算是熱鬧了。”說著,就拉著大山,請著他們幾個人進去了。

  那個大山看著有幾分不甘願的樣子,但是卻也沒有說什麽,直接跟著自己老婆走了進去。進去了以後,萱草四處打量了下房間,發現房間看著雖然說和普通的房子沒有多大區別,但是裏麵東西布置的都很有條理,看的出來家裏女主人是非常有心的。

  “唉唉,你們也別光站著,快點坐下來,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了,我看你們身上怎麽都這樣狼狽。這個妹妹看著肚子都這樣大了,怎麽不在家裏好好待著……”萱草聽了這個話,歎了口氣,然後說道:“說起來也是我們可憐,家裏遭了難。我和二哥哥剛從外麵趕回來,然後發現就家裏就大嫂一個人了。大嫂還是和家裏其他人換了衣服躲起來才逃了出來,也不知道那些人還在不在,所以我們留也不敢留,隻能匆匆忙忙的趕路。”

  萱草說著,微微低垂著頭。

  “哎喲,大妹子,我看你們家條件應該還不錯吧。”

  萱草聽了她的話,點了點頭。

  “那就是你的不對啊,你看你大嫂手上這樣糙,可是做了不少活啊!”那個大嬸說著,臉上有幾分的挑剔。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沒有說話,低垂著頭,心裏頭卻猛烈的跳動著,難道說這個大嬸看出來了?

  “沒有,和妹妹沒有關係的!”陳婷聽了大嬸的話,立即搖頭。看著她的樣子,大嬸歎了口氣:“好了,大妹子,我知道你以前過的日子。那大戶人家就是不拿人當人看,唉,可憐啊。不過,你如今男人怎麽樣?”

  “隻怕,沒有逃出來。”陳婷說著,聲音有些斷斷續續的。聽了這個話,那個大嬸倒是深信不疑歎了口氣,然後對著旁邊的大山說道:“不管怎麽,今兒晚上我肯定是要留著他們在這裏住一宿了。”

  “好好,都隨你!”大山說著,聲音有些悶悶的,很顯然是有些不樂意的,但是卻不想讓自己老婆不高興。看了大山一眼,那個大嬸說道:“我叫春花,你們隻管叫我春花嬸就可以了,我現在就去給你們收拾屋子去,隻是我們這裏就一間屋子還空著了,但是你們三個兩個女的睡床上,弟弟在地下打地鋪應該還能睡的下的。”

  “太麻煩了吧!”萱草說著,一下子站了起來。

  “不麻煩不麻煩,沒有什麽好麻煩的,隻是這麽晚你們應該還沒有吃飯吧,大山,你去準備一點飯菜來。”

  “哦!”大山應了,然後就出去了。春花笑了笑:“這裏也沒人招待你們,你們隨意點,我去給你們收拾房間。”

  “我去幫你吧,我肚子雖然說大了,但是這點活兒還是能幹的。”陳婷說著,站了起來。看著她這個樣子,春花立即搖頭:“算了算,你還是在這裏休息,來者是客我怎麽能讓客人忙活呢。我動作麻利的很,很快就好。”她說著,然後就直接走到一間房間裏,開始利落的忙碌起來。

  三個人坐在那裏,互相看看,都不知道要說什麽好。陳婷過了半天,微微低垂著頭說道:“真是麻煩你們了。”

  “有什麽麻煩的,能夠互相麻煩也是一種緣分。”萱草說著,臉上有幾分笑容。

  第七十五章

  陳婷聽了這個話,隻是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麽。

  很快,那個春花嬸就從裏麵出來了,看著他們幾個人笑了笑說:“裏麵已經鋪好了,本來是給我們家兄弟住的,但是他現在不在家裏頭,跟著鎮子上麵的人去學跑貨去了,今兒草草收拾了下,你們也不要介意啊。”

  “怎麽會呢,有個落腳的地方已經很不錯了。”陳婷說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她的樣子,春花嬸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去看看那大山,有沒有把飯菜做好。”說著,然後就走了出去。

  過了一會兒,春花嬸就端著飯菜走了進來:“來來,都是粗茶淡飯,你們都不要嫌棄啊。”說著,就把飯菜放到桌子上麵。她和大山幾個進出,菜很快就放好了一桌。萱草看了下,果然如她所說,沒有什麽好菜,唯一的肉菜就是一些臘肉,其他就一個雞蛋,其他都是素菜。春花嬸臉上有幾分不好意思,“明兒,明兒早上起來就給你們殺隻雞吃哈!”

  “沒事兒,這飯菜就很好了。”萱草說著,笑著吃了一塊兒菜。看著滿臉嫌棄的小白師兄,萱草忍不住踹了他一腳,他才緩緩的開始吃起來。陳婷倒是吃的很快。看著陳婷吃好的歡快,春花嬸臉上帶著淡淡的憐惜。萱草看著這一幕,心裏頭明白,春花嬸看來是一個好人啊,那如果說讓她幫忙陳婷來這裏落戶應該沒有什麽問題的。

  一頓飯很快就吃完了,幾個人就回去休息了。陳婷或許是因為受了太大的驚嚇,現在能安定下來休息,倒是很快就睡著了,萱草和小白師兄就坐在那裏打坐。反正他們兩個也是應該要好好修煉下了,不知道多久,早上門口傳來敲門聲。萱草他們才從打坐中清醒過來。萱草看了一眼陳婷,發現陳婷還在那裏睡著,就走了出去。打開門,就見著外麵站著春花嬸。春花嬸手裏頭端著一個盆子,裏麵裝著水,她似乎沒有想到是萱草走出來有些驚訝。

  萱草笑著從她的手裏頭端過水盆,笑著說:“春花嬸這麽早就起來了?”

  “是啊,我們村裏人哪裏有你們城裏人這樣嬌貴啊。對了,你那大嫂昨兒夜裏休息的怎麽樣啊?”

  “挺好的,估計是嚇著了,現在還沒醒呢。”萱草說著,就端著盆和她一塊兒走了出去,這個時候小白師兄也跟著後麵走了出來。見著小白師兄也出來了,那春花嬸才放了心,點了點頭跟著他們兩個人一塊兒到了外麵梳洗。看著他們梳洗,春花嬸就問道:“那,你們準備怎麽辦呢?”

  “我和二哥是想要找出是誰害了我們家的人的,但是,大嫂現在這個樣子,我們也不能不管她。”萱草說著,歎了口氣,臉上有幾分惆悵。看著她的樣子,春花嬸想了想,然後說道:“你大嫂身邊現在可是離不了人的,最好專門有人看顧著。你還是姑娘不明白女人這個坎有多難過,特別是家裏現在又沒了個男人,也就肚子裏的孩子能給她點盼頭了。”

  “可不是,所以我昨兒和二哥商量了,看先找個地方給大嫂安頓下來,等幾個看到大嫂把孩子生下來再說。畢竟,有了後代,我們豁出去也不怕了。”萱草說著,歎了口氣。看著她這個樣子,春花嬸立即按住她的手:“你可別這樣說,女兒家就要妥妥當當找個男人嫁了才是好的。我看你模樣也不差,你們家的事情應該讓你二哥去做,你還是留下來陪著你大嫂才是要緊的。”

  “這怎麽可以,那絕對不行。況且我二哥比較愣,你看他的樣子,他根本就查不出來什麽。”萱草說著,直接指著小白師兄。春花大嬸看了看小白師兄,然後歎了口氣,撫摸著萱草的手:“可憐你了,我看你們這一大家子都要落你們身上了。”

  萱草聽了春花大嬸的話,沒有說話,隻是微微低垂著頭歎了口氣。看著她的樣子,春花大嬸立即腦補了許多,但是卻又不知道怎麽安撫她。萱草這個時候,抬頭看著麵前的春花大嬸說道:“我們這一次出來,身上沒有帶多少財務,到鎮子上麵肯定是住不起了。還請大嬸幫我們看看,周圍村子裏有什麽房子要賣的,要安靜點的,帶田一塊兒賣的是最好的。如果說,能落下籍,那就是最最好的了。”

  “你們準備在這裏落戶?”大山從外麵走了進來,眉頭皺著,一張剛硬的臉上寫滿了不滿。看著大山那個樣子,春花大嬸哼了一聲,然後看著萱草說道:“我們村子裏就有,我們村長啊也是個好心的。如果說你們真的想落戶的話,倒是可以落到這裏。”

  “卻不是我們落戶,畢竟那些仇家有可能還盯著我們呢。我們是想讓大嬸落戶落這裏,將來孩子出生也不至於是黑戶了。我們兩個,卻是一輩子漂泊的命,不想連累別人。”萱草說著,掃了一眼大山。大山聽了她的話,臉上神色緩和了一些,直接進了裏屋。

  看著她的樣子,春花嬸歎了口氣:“你啊,一個好好的閨女。唉,也是命苦的人啊。”

  “不苦,若不是家裏出了這樣的事情,隻怕我還什麽都不知曉。如今出了事兒,我反而能夠明白一些事情。”萱草說著,臉上一片悔恨的樣子。看到她這個樣子,春花嬸臉上更有了幾分憐惜,她想了想,然後說道:“我進去把這件事情和你們大山叔說一聲,讓他去找那個賣房子和地的人談談。這樣的事情,我們娘們是不好出麵的。”她說著,就直接站了起來,進去找大山了。

  她剛進去沒有多久,萱草就看著陳婷從裏麵走了出來。她的臉上,滿臉的淚痕,在見到萱草了以後,神色有一瞬間的放鬆。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立即走了過去,扶著她問道:“大嫂,怎麽了?”

  陳婷愣了愣,然後苦笑著說:“沒有什麽,隻是想起了過去的事情,而且總覺得你們會隨時離開我。雖然說,這個是遲早的事情,但是心裏頭卻忍不住有些忐忑。”她說著,臉上的笑容越發苦澀起來。看著陳婷的樣子,萱草理解她。因為一個人在落水了以後如果說有任何可以拽住的東西,下意識的都會去握住,而且不會鬆開。想到這裏,萱草歎了口氣,“我們走之前會把你安頓好的,而且會盡量看著你的孩子出生的。”

  “謝謝你們。”陳婷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大山從裏麵走了出來,臉上寫滿了不耐煩,看都沒看萱草他們,然後就直接走了出去。看著大山那個樣子,春花嬸笑了笑說道:“你們大山叔看著冷的要死,但是實際上是個很好的人呢,就是有些外冷內熱,到時候你們相處的時間長了就知道了。”

  “嗯,真是麻煩春花嬸了。”萱草笑著看著麵前的春花嬸。

  這個時候,陳婷有些莫名其妙,看著萱草問道:“發生什麽事情了?”

  萱草笑著看著陳婷說:“春花嬸答應我們,幫我們找房子,讓你在這裏住下來了。而且,會盡量幫忙你落戶在這裏。”

  “那真是太謝謝了。”陳婷聽了,就想跪下。看著她這個樣子,春花嬸趕緊攙扶著她:“你可千萬別這樣,我也是有孩子的人,可是知道你這身子的不容易。”

  陳婷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目光中有著淡淡的欣慰。看著她這個樣子,春花嬸歎了口氣,然後又去給她準備熱水,讓她梳洗。梳洗完,吃完早飯,大山就從外麵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個三四十歲的大叔,那個人身上都帶著一股子酒味,很顯然是早上在家裏頭喝過酒了。

  “啊,就是他們三個要買房子,還帶我那後麵的五畝田?”那個人說著,臉上有幾分不滿。這個時候大山冷哼了一聲:“你管那麽多,人家出錢你拿錢就是了。”

  “切,你家親戚就格外金貴一些,說都說不得了。我看他們幾個都這麽弱,那田就算買回去也是種不了的!”那個人說著,特意在小白師兄身上看了一眼。

  “該死的老張頭,你別在那裏亂說話。我告訴你,就算他們種不了,到時候請人去不成!你就說一句話,賣還是不賣。不賣你要耍酒瘋就回去耍去,少在老娘麵前裝牛氣!”春花嬸說著,眉頭皺的厲害看著麵前的那個人。

  那個老張頭聽了春花嬸的話,很顯然有幾分怯怯的,但是很快就點頭:“賣,我怎麽不賣啊,我那天裏頭可是有三畝田是好田,你們準備一共出多少!”

  “啊呸,還三畝田是好田,你隻當我眼睛是瞎的。你那裏麵有兩畝好田就不錯了,取水也不容易,你想要多少錢啊,你還想漫天開價啊!”春花娘說著,不滿的瞪視著那老張頭。老張頭被她說的有幾分惱了,但是大山站在旁邊,又不可能把春花嬸怎麽樣,所以隻能咬牙切齒的問:“那你說,你說什麽價!”

  第七十六章

  “哼,我看啊,最多最多三十兩!”

  “三十兩,呸,光那地都不止那個價格,而且我們家房子可是有個大院子的!”

  那個老頭說著,臉漲的通紅。

  “你想賣有人買不,如果說不是著急,直接找村長另外蓋一個房子你以為很難啊!你就說,賣不賣吧。不過我可要把話說在前麵,你不賣我們想要再找買家可不容易了!”

  春花嬸說著,看著麵前的老張頭,她這個話也不是在訛詐老張頭。如今流動人口少的很,他們是家裏頭有人上進了要搬到鎮上去住,否則的話也不會要賣地。畢竟這個時候誰賣了地,誰家就是賠錢貨來著。

  聽了她的話,那個老張頭很是正經的想了一會兒,然後打著擺子走了幾步,回頭對著春花嬸說道:“你等著,我先回去和我們家老太婆商量商量,看看她怎麽說。”

  說完了,老張頭就晃晃悠悠的走了出去。看著那個老張頭走出去了,春花嬸衝著萱草他們笑了笑,然後說道:“我們這裏都是小地方,到底是沒有多少人賣地的,但是能買的起的也少。如果說有那買地的功夫,不如去旁邊多開點。”

  聽了她的話,萱草知道她是好意,也就跟著笑了笑,但是沒有說話。旁邊的陳婷卻開口了,臉上寫滿了感激:“真是麻煩春花嬸了,我們對這裏都不熟悉,將來隻怕有更需要麻煩的地方。”

  “沒事兒,沒事兒,既然開始就說了你是我們家的親戚,那就隻當是我們家親戚就好。你們啊,安心的在這裏住下,絕對不會有事兒的。”春花嬸說著,然後又和陳婷聊了聊這裏的氣候,這裏的事情。

  萱草在旁邊對那樣的話題並不感興趣,她看了一眼小白師兄,然後對著大山說道:“能不能帶我們一塊兒出去走走,我們是夜裏過來的,外麵什麽樣都還不知道呢。”陳婷聽了這個話,也站了起來,表示自己要跟著。

  春花見到陳婷這樣大的肚子還要跟著萱草他們去折騰,立即拉了她的手:“哎喲,你隻管在家裏和我待著,說不定一會兒老張頭就過來了。我說了,他那房子雖說翻新沒有多久,但是這裏能買的人就是少。”

  果然,大山答應了帶他們一塊兒出去,但是剛出去幾步路,就見著老張頭垂頭喪氣的領著自己一個看著是大媽的人過來了。那個大媽一看到大山就大咧咧的大聲喊著:“唉,大山啊,我平時見你挺厚道啊,怎麽突然就這樣不厚道了。我們那房子可不是什麽差的,怎麽就連地才三十兩啊!”

  “張大媽來了,我們進去說吧。”大山聽了那個大媽的話,也不好說什麽,直接想喊她進去。但是沒有想到那個大媽直接擺手:“不,我才不進去,有話啊我們就在這裏說清楚了!”

  說著,就往那裏一站。

  裏麵也是聽到了聲音,很快春花嬸和陳婷就從裏麵出來了。春花嬸見著張大媽來了,笑著走上去迎了張大媽說道:“你看看,這個就是我們大山家的表親,看看人家肚子那麽大了,也是不容易啊。”

  “她不容易,她不容易找她男人去!我也還不容易呢,我兒子好不容易有點出息了,去了鎮上,喊著我們一塊兒過去!如果說不逼不得已,誰沒事兒賣自己家房子啊!”那張大媽絲毫不理會春花嬸的好意,大聲的說道。

  見到張大媽有些不講理了,春花嬸也有些惱了:“你說這個話是什麽意思,難道說我們還占你便宜不成。你自己也不好好想想,你那房子賣多久了。如果說不是我這個小侄女如今挺著一個大肚子,我也不會說是直接買房,慢慢等著建一個不是頂好!”

  “唉唉,問題現在不是你們要買嗎!”那個張大媽見著春花嬸惱了,反而氣焰沒有那麽旺了。

  “我們要買,你還要賣呢。反正就這個價,三十兩,你們賣不賣吧!”春花嬸說著,拉著陳婷的手,大有談不攏直接進去的意思。這個時候,一個中年男子腆著肚子走了出來。看著他們兩家人,笑了笑說道:“大山家的,老張頭家裏的情況我們都是知道的,三十兩似乎有些太低了吧。”

  “村長您是一村之長,我敬重您。但是您也不能亂說話啊,三十兩還低?他家裏的那點破田,那帶著攏共就五畝地,而且沒幾塊兒好的。他們家裏頭可是放了話的,好的地都留著,那一片連著的好地,人家就算去鎮上了也還要請人種的!”春花嬸說著,看著麵前的村長,沒有絲毫怯的意思。

  看著春花嬸這個樣子,村長有些不好意思了,咳嗽了一聲,然後說道:“就算那田不值當什麽,那院子!”

  “那院子?呸,都是用土壘起來的,到時候說不定還要推了重新弄。反正啊,就三十兩,愛賣不賣。”春花嬸說著,又看了一眼村長,想了想說道:“不過,如果說能夠把那個小娃的戶籍給上到這裏,那價格……”

  “戶籍?”

  “唉,如果說不是遭難了,誰來這裏啊!”春花嬸說著,往邊上吐了口口水。

  “村長,這個可是對你來說易如反掌啊!”一聽這個話,旁邊的張大媽就過去對著村長說道,手裏頭還在那裏比劃。見著這一幕,萱草心中暗自裏麵是怎麽回事兒,但是卻什麽話都沒有說。

  村長想了想,然後說道:“那你們說,如果帶戶籍,價格多少?”

  “那,那就五十兩吧。”春花嬸說著,看了一眼萱草。萱草點了點頭,表示這一點錢自己還是出的出來的。見著她這個樣子,春花嬸臉上底氣越發足了。

  “五十兩!好,那現在就去立契子!”張大媽一聽價格,立即點頭,表示自己十分接受。看著那張大媽的樣子,萱草歎了口氣,掃了一眼陳婷。陳婷不知道在想什麽,臉上若有所思的樣子。

  既然定了下來,而且本來就有村長在這裏,剩下來的事情就越發好做了。直接給了那家人錢,幾個人蓋了手印,當然契子寫的人名字是陳婷的。

  第七十七章

  房子到手了,但是還是要在春花嬸家裏頭多住幾日,因為那邊房子還沒有騰出來呢。當那邊騰好了房子了以後,萱草過去看的時候,簡直是哭笑不得,因為那裏的房子真的很空蕩啊。裏麵幾乎所有的東西都被帶走了,連一些木櫥都沒有留下。

  於是,又隻能在春花那裏多住了兩日,連日找木工去趕那些東西。小白師兄對房子什麽的根本不在意,但是陳婷對房子卻格外的重視,沒事兒就想去看。但是因為春花嬸說怕她撞客了,所以說堅決不讓她過去,如果說有什麽萬一,不好的是肚子裏的孩子。

  說要那裏一切弄好了以後,陳婷才是可以過去的。雖然說萱草不知道是什麽個道理。但是卻也是應了下來,因為怕傷著自己的孩子,而且房契是在她自己手裏頭捏著的。陳婷倒也算安分,那裏看著都弄好了以後,萱草才接著陳婷過去。陳婷去了新家裏頭,身子都是在抖著的。還好春花嬸因為忙著看四處家具弄的好不好,所以說是萱草扶著的。萱草看了一眼陳婷,心裏頭也理解她這個樣子的原因。畢竟陳婷一直都沒有什麽安全感,如今有了房子,也算是另類的給她了一種安全感吧。

  在春花嬸走了以後,萱草就拿出了靈米煮粥,然後又弄了點小菜。雖然說萱草他們是可以不吃小菜的,但是陳婷口味還是要想著的。見著那米,陳婷很是驚訝:“這個是什麽米,味道怎麽這樣好?”

  “就是我們平時吃的,你多吃點,對你身體會好一些。”萱草笑著看著麵前的陳婷,並不想過多的把他們這個世界裏的事情告訴她。畢竟,她如今已經不適合修真了。不說她年齡大了,最起碼是有了孩子,有了牽掛。況且,也不知道她到底適合不適合修真。如果說不適合自己說的太多了的話,對她來說就是一個悲劇。陳婷自然也是聽的出來萱草不想說,於是就沒有問什麽,點了點頭,就吃了起來。

  小白師兄吃完了還想吃,但是卻被萱草給鎮壓了。他本來就可以不吃的,吃多了也是浪費。但是小白師兄說他消耗的比較多,所以說要多吃。但是這個理由直接被萱草給無視了,根本就不搭理他。

  他還說自己消耗比較多呢,這幾日他日日到處跑,也不知道去哪裏了。每次回來會帶點獵物回來,身上一股子血腥味。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肯定跑去獵一些有靈氣的動物去了。而且怕自己說他,直接在外麵吃完了才回來的。

  想著他那段時間的身體裏確實缺乏靈氣,也不知道他們直接從空氣裏吸收靈氣的效果好不好,所以說萱草倒也沒有阻攔。但是如今在用這個借口說要多吃靈米的話,萱草是直接一口反駁的。

  見著萱草說話一點商量餘地都沒有,小白師兄一下子就抑鬱了,整個人看著都是悶悶的。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隻能歎口氣,也不能說什麽。但是陳婷就忍不住說道:“為什麽不給白大哥多吃點,我看他也吃不了多少啊!”

  她說的是小白師兄在春花嬸家裏的時候的食量,他那個時候看不上人家家裏的飯菜,否則的話那家人的飯菜就算是把米缸掏空,也不夠他一個人吃的。想到這裏,萱草隻能尷尬的笑了笑,然後掃了一眼小白師兄的肚子,說道:“你看看他的肚子,我是想讓他減肥!”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