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26節

  “什麽話,那是孽種,死了也是應該的!”

  “呸!”

  ……

  那裏的幾個人聽了萱草的話,情緒立即激動了起來。看著那些人完全說不通,萱草不免有些著急,看向了那鎮長。那鎮長見到萱草看向自己,笑了笑,然後說道:“這件事情是我們鎮子上麵自己的事情,兩位想來也是過路人,直接從這裏過去就可以了。”

  “不行,我如果說非要管呢?”

  萱草說著,就見到村長的臉色一變,這個時候,旁邊一個看著師爺一樣的人突然開口對著後麵趕來的人說道:“你們說,老陳家的閨女偷人,一個人偷偷懷孕了,我們該不該直接把她浸豬籠!”

  “該!”

  一陣陣聲音傳了過來,雖然說參差不齊,但是卻都是一個字。

  聽了那些人都在那裏說該,萱草臉色越發差了起來。

  “這兩個人不是我們鎮上的人,卻妄想插手我們鎮務你們說應該怎麽辦!”那個師爺又大聲說道。

  “趕走!”

  “打死他們!”

  “趕出去,我們不要這樣的人到我們鎮上!”

  ……

  各種聲音但是卻都是一個意思,就是讓萱草他們離開這裏。萱草聽著那些話,皺著眉頭看著麵前的鎮長,那個鎮長有幾分得意的看著萱草,似乎在說。你們就算想管,但是你有什麽本事管!

  小白師兄見著那麽多人在那裏大聲嚷嚷,而且看著萱草臉色越來越差,就忍不住拽了拽萱草衣服。萱草拍了拍他的收,表示自己沒有事兒,然後看著另外一邊的鎮長,冷聲說:“我建議你把那個姑娘給放開,雖然說我從來沒有威脅過世俗裏的人,但是你可以把我現在說的話當威脅。”

  “世俗?”那個鎮長臉色一變,這個時候旁邊的師爺一樣的人像是想起了什麽一樣,在鎮長耳邊耳語了片刻。這個時候,鎮長才抬頭看著麵前的萱草問道:“你說你是修真者,那你有什麽證據!”

  “證據?”萱草冷聲,直接揮手把關著那個姑娘的豬籠一下子打開了,然後再繼續看著那麵前的鎮長:“現在還需要什麽證據嗎?”

  鎮長見著萱草這個樣子,突然大叫一聲:“妖怪啊,妖怪……”他這一喊,其他人也都嚇著到處跑了起來。萱草冷冷的看著鎮長一邊喊一邊跑的背影,知道他是故意的,但是卻也沒有什麽法子。

  “唉,為什麽他們知道我是妖怪啊。”小白師兄一臉懵懂的看著萱草,似乎壓根不知道發生了什麽。

  “他們不知道,但是是在那裏故意說我們是妖怪。”萱草說著,回頭看了一眼那空蕩蕩的鎮門口。然後直接走到了豬籠那裏,把裏麵的女子扶了出來,這個女子看起來也就十六歲左右,看起來十分年輕。

  “為什麽,為什麽他們會把你關起來?”萱草看著麵前的姑娘,覺得有幾分奇怪,因為這個姑娘一臉的平靜,好像被關豬籠的人並非是她,而是別人一樣。聽了萱草的問話,那個姑娘偏頭看了她一眼,倒是有些驚訝。

  “我倒是沒有想到過,居然妖怪會長的這樣漂亮。”

  “我不是妖怪。”萱草淡淡的說,努力忽略被人誇漂亮而起燥熱的臉頰。

  “不管你是不是真正的妖怪,但是你現在在那些人心裏頭已經是妖怪了。”那個姑娘說著,雖然說很平淡,但是萱草卻還是敏銳的察覺到了那話裏頭的幾分起伏。

  “好了,這裏也不是說話的地方,你家在哪裏?”萱草說著,注意著麵前姑娘的神色。這個姑娘一聽到說家這個字臉上反應就特別厲害,她猛地搖頭,身子有些發抖:“我沒有家了,我沒有家了,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回去。”她說著,手緊緊的扯著萱草的衣服。看著這個姑娘緊張的樣子,萱草想她家肯定也不是什麽好地方,如果說是好地方的話不會有哪個閨女對回家有這樣的抵觸。想到這裏,萱草點了點頭,拍了拍她的手,然後說道:“好,好,我們不回去。”

  “那我們去哪裏,隻怕那個鎮子現在是不歡迎我們了。”小白師兄說著,以他的視力當然可以看到那鎮子門都關了。聽了這個話,萱草也是有些為難,不知道要去哪裏好。這個時候,那個姑娘開口了:“鎮子後麵有一座山,雖然說不高,但是上麵卻還是多少有些野獸的。我知道我們鎮子有人專門去打獵,那裏應該有地方住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想了想,現在也沒有別的法子了,隻能跟著這個姑娘走了。

  說是一座山,不如說是一個小土包,上去了以後,在沒多遠的地方就看到確實有幾個小木屋。進去了以後,發現這裏什麽東西倒都有,但是看著都不算幹淨。想來是很久沒有人用了,這個姑娘對這個小木屋周圍倒是很熟悉一樣,到了這裏她反而安靜了下來,而且很自覺的就去打水,把自己清理了一番,然後開始收拾。

  萱草看著清理過的姑娘,她倒是長的還算清秀,如果說是按照鎮上的水平,應該還算是不錯了。

  “等會燒的水開了,你們就可以喝點水了,你們是趕路過來的,想來一路上辛苦了。”那個姑娘說著,恬靜的看著麵前的爐子,絲毫不覺得自己的肚子有什麽不方便。

  第七十二章

  看著這個姑娘這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問道:“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麽呢?”

  “我,我叫陳婷。”姑娘說著,笑了笑,然後又看著麵前的火爐。

  “你經常來這裏嗎?”

  “嗯,在家裏如果說被父母打了,沒有地方去,我就會來這裏。我們這裏沒有多少獵人了,所以說這裏來的人也還少不多。”陳婷說著,眼睛還是看著麵前的火爐,似乎是在專心致誌的燒水一樣。看著陳婷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又不知道要說什麽好。

  一會兒,水燒開了。她不知道從哪裏抓了兩把茶葉一樣的東西,然後放了進去,又煮了一會兒才拿給他們兩個人喝。

  “這個茶葉是我在山上自己采的,沒有怎麽炮製,但是我覺得味道還好,你們嚐嚐吧。”她說著,臉上居然有幾分滿足。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接過碗,抿了一口。味道還算不錯,於是點了點頭:“味道還算不錯,我看這裏的東西很是齊全,難道說都是你準備的?”

  “不是,一些是這裏本來就有的。以前如果說下大雪了以後,這裏會有專門的獵人在這裏守著,但是後來沒有人在乎這裏了,也就越發沒有人來。我發現了以後,就不時的攢點錢,準備點東西放過來。”她說著,臉上有幾分自豪。但是看到萱草和小白師兄手裏頭拿著的碗的時候,就有幾分感慨了:“雖然說如此,但是我卻也沒有想過有一天會請人來這裏做客,沒有準備茶杯,不好意思。”

  “沒有關係,這樣的感覺還還算不錯。”萱草說著,然後看了看她的肚子,猶豫的問道:“雖然說我知道問了不怎麽好,但是你的肚子……我看你也不像是那種在外麵沾花惹草的人,怎麽會?”

  “肚子裏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是誰的,家裏頭人逼著我嫁給鎮長的傻兒子,我就隨便在這個山下麵拉了一個過路客人,然後把自己身子給了他。但是沒有想到,居然懷孕了。我反抗不了家裏,但是在鎮長下聘的時候,我肚子已經大了,這樣也算是給家裏,給鎮長一個大嘴巴了吧。”她說著,眼睛裏真真的透著幾分喜色。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愣了,她實在是沒有想到居然這裏麵是這樣的。她本來以為,自己還能聽到一個深情款款的故事呢!

  “鎮長丟了麵子,自然是不樂意的,問我孩子是誰的,我說不知道。於是,就要把我抓了去浸豬籠。我不怕,我有孩子陪著我,去哪裏我都不怕!”她說著,眼神異常堅定,手不時的撫摸著自己的肚子。萱草看著她這個樣子,愣了愣,然後說道:“你不覺得這樣會很辛苦嗎?”

  “辛苦?”陳婷笑了起來。

  “我家裏有兩個弟弟,我從小,大概四歲開始吧,就帶著大弟弟,然後帶大弟弟的時候呢,就要負責家裏的所有家務了,洗碗,洗衣服。當然,做飯是不可以的,那個時候我還太小。六歲有二弟弟了以後,做飯也我的事情了,雖然說不夠高,但是墊塊磚頭也可以了。後來啊,我就一直帶著弟弟們長大了,弟弟們長大了我的活就更多了。因為我不光要爹娘高興,還要讓弟弟們高興,否則等著我的就是一頓暴打。再後來,我就要出去做小工,不停的繡花幹活。家裏的爹娘說,我是賠錢貨,所以我要努力多做一點,好讓他們賺一點回去。”

  萱草聽著陳婷幾近木然的話,心裏頭就像是刀割一樣。

  “最後的最後,爹娘發現我長的還算不錯,就想把我賣出去。正好,鎮長家那個傻子見過我了,就說非要我。鎮長就出了高價錢來買,家裏和鎮長一拍即合,就開始合八字啊,準備下定啊。我知道這件事情了以後,就開始了我的反抗。”她說到這裏,看著萱草,似乎想要看萱草對她的所作所為有什麽看法。

  “你這樣,難道說不後悔嗎?”萱草憋了半天,最後卻隻說出來這樣的一句話。

  “當然不後悔,這個是我自己的選擇。而且我絕對沒有想到,這一次以後老天爺居然送了我這樣一個寶貝。”她說著,撫摸著自己的肚子。看著她的樣子,萱草歎了口氣,也不知道說什麽好了。這個姑娘是被家裏壓抑的太久了,做出來這樣的事情一點都不奇怪。

  “鎮長要把你浸豬籠,你家裏難道說沒有攔過嗎?”

  “當然攔過,他們覺得我就算懷過了,但是隻要打了,找個二婚的還是容易的。但是鎮長覺得丟了麵子,扔了錢給他們買我命,所以說,我的命自然就被買了去。”她說著,臉上的笑容十分恬靜。

  看著她的樣子,萱草有些不知道說什麽好了。因為她不管怎麽樣做,似乎等著她的都是一個不幸的未來。雖然說不知道她嫁給鎮長的傻兒子以後會有什麽下場,但是卻也絕對不會好過。但是她自己很明顯,選擇了一條更加坎坷的道路。

  想到這裏,萱草歎了口氣。

  這個時候,陳婷笑著說:“你是不是想問,為什麽說我不跑出去,就算這個鎮子有人束縛我,管著我,但是我也可以跑到別的地方去!”

  萱草聽了陳婷的話,愣了愣,這個問題她確實是有想過。

  “我們戶籍都在鎮上,況且我還是一個女子。我們這裏雖然說離京城不遠了,還有三四百裏路,治安按理說還算不錯。但是路上卻有流民,我不能肯定路上遇到的每個人都是好人。所以說在我的心裏頭,我現在的下場反而是最好的。因為,你們救了我,還有我的孩子。”她說著,又低垂著頭撫摸著自己的肚子,眼睛裏流露出一片溫柔。看著這個姑娘,萱草歎了口氣,咬了咬嘴唇還是問道:“那你今後準備怎麽辦?”

  “今後?”陳婷很明顯是沒有想過的,她的眼中閃過一絲茫然,撫摸著自己的肚子,似乎對自己將來也是迷茫的很。看著她的樣子,萱草點了點頭,很現實的說:“我們走了以後,你要怎麽辦,你孩子長大了以後怎麽辦,你難道告訴他,你是一時報複才生下的他?”

  第七十三章

  “怎麽會?”陳婷眼睛瞪的滾圓,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麵前的萱草。她隨即溫柔的撫摸著自己的肚子,聲音輕柔但是卻堅定。

  “我是因為愛他,所以才想要生下來這個孩子。不管他是男孩兒還是女兒,他將來會怎麽樣,我都會好好的疼愛他,讓他好好的成長。我所遭受的,我不會讓我的孩子繼續遭受,我會讓他成為最幸福的孩子。”

  看著陳婷的樣子,萱草有些說不出話來,隻是歎了口氣。

  見著萱草這個樣子,陳婷反而笑了起來:“其實,這個是我選擇的,不管路怎麽樣,我都會走下去的,因為這個是我這一輩子第一次選擇的結果。”

  “……嗯,我們尊重你的選擇,但是你以後怎麽辦呢?”雖然說這個話題很殘忍,但是萱草還是再一次的提到了。陳婷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知道你們都是有大本事的人,我隻求你們把我帶到別的村子裏,或者鎮子上,隻要不在這裏,不在這個附近。”

  “僅此而已嗎?”萱草看著麵前的陳婷,目光中有幾分估量。

  陳婷點了點頭,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你們救了我,我已經很滿足了,我本來以為我會和這個孩子一起,就這樣死去。但是沒有想到,我居然還能活著。我相信這個就是上天對我的恩賜了,如果說不可以的話,那也沒有關係。我可以找一個偏僻點的地方自己住下,雖然說左右沒有人,但是隻有有我的孩子,我也有雙手,我們肯定能夠過的很好的。”

  聽了陳婷的話,萱草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最後歎了口氣,然後說道:“我們會幫你的。”

  “真的嗎?”陳婷臉上帶起了一絲絲燦爛的笑容,然後低頭撫摸著自己的肚子。她的肚子凸起並不算大,萱草沒有懷過孕,所以說不知道她肚子裏的孩子到底幾個月了。忍不住,終於問了她,陳婷聽了她的話,笑了笑說:“已經七個月了,不然的話也不會這樣大。”

  “七個月,為什麽才下聘?”萱草聽了這個月份,感覺有些不對。

  “他們很早就開始談,但是一開始是對八字,八字弄完了以後,然後就在談價格。我家裏人看著他們確實是想娶我,就把幾個抬的有點高。於是兩邊一直在商量,而且還要商定婚期,下聘的日子等等,所以說才會拖到這個時候。”

  陳婷說著,撫摸著自己的肚子。萱草看著她的肚子,著實是感覺不大的,但是怎麽會已經有七個月了呢?她正想著,突然聽到山腳下一片喧嘩聲,而且有隱隱的火光。這個時候,陳婷臉上神色一下子就慌張起來,她猛地站了起來,然後來回走動著。看著她的樣子,萱草皺眉問道:“怎麽了?”

  “這裏,這裏我弟弟是知道的,隻怕這一次是他帶著其他人找過來了!”陳婷說著,語速很快很著急。聽了陳婷的話,萱草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這個時候,她感覺外麵似乎傳來一陣陣砍樹的聲音,然後又看到很多草在往這裏扔。她看著這一幕顯得有些驚訝。

  “你們要幹什麽!”萱草和小白師兄走了出去,發現自己周圍已經被扔了不少幹草,那些山下的村民都站在不遠的地方,舉著火把看著這裏。那裏隱隱的有人在喊:“他們都是妖怪,妖怪!”

  “對,陳家女兒就是被妖怪給迷惑了!”

  “就是,燒死他們,燒死他們!”

  ……

  在那些火把中,萱草隱隱約約看著那個鎮長有些得意的站在其中,火光把他的臉印的滿臉紅光。

  “小師妹,我們應該怎麽做?”小白師兄問旁邊的萱草,因為如果說按照他的想法的話,肯定是直接一口吃了那是最簡單的。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問話,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也不知道……”

  “要不直接把他們都殺了?”小白師兄說著,微微的偏著頭,目光澄清,絲毫不覺得自己說出了多麽殘忍的話。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下意識的就搖了搖頭。然後又看了一眼那些目光猙獰的村民,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這個時候,陳婷從裏麵走了出來,看到這一幕,目光十分慌張,她看了看萱草,然後又看了看那些村民,咬了咬牙說道:“我去,他們要燒死的人其實是我,隻要我出去了,他們就不會害了你們。而且你們都是有大本事的,就算是真的要害你們,你們也能跑的掉的。”她說著,真的向前走了去。

  萱草一把拉住她,搖了搖頭:“那些人現在都可以說是瘋了,一點理智都沒有,你去了做什麽?”

  聽了萱草的話,陳婷愣了愣,然後又搖頭說道:“就算沒有作用,但是我也不能在這裏拖累你們啊!”

  “沒有拖累,我們可以都走,隻是那些人……”萱草說著,目光掃著那些鎮民。不知道是不是那些鎮民們感覺到了威脅,都開始停止了歲言碎語,而且開始有些惶恐起來。這個時候,那個鎮長卻開始發話了。

  “我們已經走到這一步了,已經是沒有退路了,直接燒死他們,燒死他們!”他說著,就直接把自己麵前的火把大力的往前麵一扔。前麵就是他們早就準備好的幹草,火一下子就燃了起來。

  這個時候,其他鎮民也隱忍不住了,紛紛的把自己手裏頭的火把都給扔了出去。看著那外麵火光四溢,萱草冷冷的哼了一聲,剛想做什麽,但是卻發現自己的手被陳婷給拽住了。陳婷看著那些人,似乎在找自己曾經熟悉人的影子。最後良久,她放下手,對著萱草她苦笑了一聲說道:“算了,既然他們都想讓我死,那我就死吧。”說著,自己就向著那火光之處走去。

  萱草猛地一下子拉住她,然後又讓小白師兄直接運氣靈氣帶著她們飛著走人。小白師兄不樂意啊,他本來就靈氣耗光了所以說才落到這裏的,但是如今根本就沒有補充靈氣,又要飛?況且,殺死麵前的人的話,所耗費的靈氣和飛起來要少好多。

  但是他見著萱草很堅持的樣子,也不好再說什麽了,應了一聲,然後就拉著萱草和陳婷飛走了。陳婷似乎沒有想到過自己有一天也能飛,在落了下來了以後,整個人還是呆呆愣愣的,回過神來第一句話說的是:“你們難道說真的是妖怪嗎?”

  萱草聽了陳婷的話,好氣又好笑,她戳了戳陳婷的腦門:“如果說我們真的是妖怪的話,隻怕直接吃了你和那些鎮民們是最方便的吧。”

  陳婷聽了她的話這個時候才發覺自己問話問的有些不妥當,隨即她又很快的說道:“既然你們不是妖怪的話,能飛,那就一定是神仙了!”

  “我們不是妖怪,也不是神仙。”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陳婷,想了想,然後說道:“我們是修真者,就有和的練武的人一樣,但是修煉的東西不一樣。”陳婷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這個時候,他們幾個人才有功夫四處打量,他們幾個人是到了哪裏。這個地方很明顯是一個很陌生的地方,看不出來是在哪裏。問了小白師兄是往哪裏飛的,小白師兄想了想,然後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是往那裏飛的。”

  好吧,小白師兄本來就是路癡,所以說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萱草想著,然後又看了看旁邊的陳婷。陳婷臉上有一瞬間的茫然,但是很快的就露出了笑容:“不管是在哪裏,但是現在最重要的是我們已經不在那個鎮上了不是嗎?”

  萱草聽了陳婷的話,愣了愣,然後就看著陳婷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臉上一臉的幸福。突然就想到了陳婷拜托自己的事情,如今雖然說不是刻意去達成她的目的,也算是完成了她的想法了。

  想到這裏,萱草點了點頭:“是啊,你可以在這裏開始一段新的生活了。”

  陳婷點了點頭,然後站在小土坡上麵四處看著,突然用手指著一處地方,歡快的說道:“你們看,你們看,那裏是不是一個村莊?”

  現在已經是晚上了,陳婷用來分辨是村莊的方法很簡單,因為晚上雖然說大部分人都是點不起燈的。但是每一個村子裏總有幾個還是有些小錢的人。所以說,她一下子就指出了一個方向。萱草聽了她的話,看了看,發現那裏確實是一個小村子,不過開始是在夜幕之下,他們幾個人並沒有注意而已。

  陳婷見到有村子,就興奮的想要過去,萱草卻一下子攔住了陳婷:“雖然說我知道你急切的想過去,但是我們就這樣過去似乎不大好。”

  “為什麽?”陳婷有些奇怪,眉頭微微的皺著。看著陳婷這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說道:“如何解釋我們為什麽會這麽晚到村子裏?”

  萱草的話確實是很現實的一個問題,所以說陳婷臉上也有了幾分的為難。

  第七十四章

  “需要說什麽嗎,直接去說我們借住不可以嗎?”小白師兄一臉無辜的看著萱草。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王子他老掛科[星際] 仙釀師 總裁他命不久矣(老祖地球生活指南) 冥婚,棄婦娘親之家有三寶 黃大仙今兒個要升天 救了一頭瀕死的龍 成為“男”神的女人 (修仙)自從我女變男 異能讓我做剩女 我爹不是地球人(外星人在古代) 九重天,驚豔曲 人類觀察計劃 重生之沒錯我爹娘是反派 訓寵指南 大佬從不跪鍵盤 落花辭 雀羽記 地球改造實錄 夢幻中餐廳[係統] 老婆又想解剖我[末世] 我腦子有病的呀 Omega也是女王大人 我爹不是地球人 繪天神凰 蛇後作妖 忠犬養歪手冊 (修真)長生道 吃播贏家 總有昂貴物證找我報案 職業不兼容,我能怎麽辦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