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24節

  “沒有,我沒有不高興啊。”萱草回道,然後就沒有管小白師兄,快步的跟上了楊濤。

  在路上,楊濤問她,“你有什麽想要買賣的東西嗎,我聽你那師兄說,你們隻是偶爾路過這裏?”

  “對啊,師父讓我們出來曆練,但是卻又沒有說具體的地方,所以說我們隻能一個國家一個國家的晃悠了。”萱草說著,臉上笑容不減。見著她這個樣子,楊濤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然後看了一眼白暢說道。

  “有你那師兄在你身邊跟著,你出來確實一點危險都沒有。”萱草聽了這個話,也看了一眼小白師兄。小白師兄似乎還在困惑為什麽萱草突然就不怎麽高興了,突然見到萱草回頭,臉上就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一下子就又歡喜起來了。

  “不錯,有他在身邊,我確實會安全很多。”

  萱草點了點頭,認同了楊濤的說法。

  “對了,你們這一次去小集,有什麽特別想要買賣的嗎?”楊濤說著,目光中有了幾分試探。萱草聽了他的話看了他一眼,然後說道:“這個我還沒有想過,要看那裏麵有什麽東西了。其實我現在也不缺什麽,隻能說看看有沒有什麽我特別喜歡的了。”

  “如果說師妹有喜歡的東西的話,我一定會幫師妹買的。”小白師兄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追了上來,聽了這個話,立即插嘴說道。聽了這個話,楊濤臉上的笑容越發濃厚:“看來你們師兄妹的關係很好。”

  “那是,我師父就收了這一個師妹,我自然要好生照顧她。若是她不高興了,回去師父知道是我沒有照顧好,定然會剝了我的皮,直接把我做成標本的!”小白師兄說著,目光異常認真。但是楊濤並不這樣認為,他隻是覺得小白在那裏開玩笑而已。畢竟萱草目前隻是開光期,但是小白卻已經是金丹期了。由此也可以知道,兩個人的資質誰的比較好一些。

  資質好的人,可以算的上是修真界裏的一種資源,基本上不會有人為資質差的人去為難資質好的人。他想著,看兩個人的目光就有了幾分的曖昧。萱草自然是知道麵前這個人在想什麽,但是她本來就不覺得這個有什麽。而且如果說別人認為小白師兄是自己未來道侶的話,說不定還會減少很多麻煩,所以說她幹脆不解釋,隻是笑著。而小白師兄根本就不明白發生那個人誤會什麽了……

  楊濤很快就帶著他們到了山腰處的一片開闊的地方,但是這裏看上去也就是一片樹林,並沒有什麽。但是萱草卻能夠感覺的到麵前的靈氣有些不對,如果說麵前的是樹林的花,應該有很濃周的木靈氣。但是很明顯,現在是什麽感覺都沒有的。

  萱草想著,然後笑著說道:“想來這裏就是你們這一次開的小集了。”

  “正是,到了這裏隻能憑著邀請才能夠進入到裏麵。”他說著,就從懷裏頭遞了兩張像是樹葉的東西遞給了萱草和小白師兄:“隻要你們把這兩個帶在身上,就不會被這一次幻陣所影響了。”

  聽了這個話,萱草異常吃驚:“那這樣說起來,這個幻陣還真是了不得。”萱草說著,就接過了樹葉。果然在接觸到了樹葉的一瞬間,前麵不遠就出現了一個像是小鎮一樣的地方。

  楊濤見到萱草這樣吃驚,臉上有幾分自豪,笑著說:“我們這裏確實和別的地方有些與眾不同之處,走吧,兩位我先帶你們到裏麵看看,下次你們自己來的時候就不會忙亂了。”他說著,就先行一步。走到正門的時候,有兩個人把他們給攔了下來,剛要說什麽,見到楊濤手裏頭拿著的一塊玉牌就閉了嘴巴,然後任由他們兩個進去了。

  這個時候,楊濤解釋說道:“還有兩日小集才開,這兩日是不讓外來人進入的。今日我帶兩位進來是特意,不過也是經過師父允許的,你們放心吧。”

  萱草聽了這個話,笑著說:“既然是楊師兄帶路,我們又有什麽不放心的呢?”

  說著,還故意笑了笑。聽了她的花,楊濤臉上有些尷尬,但是卻也沒有多說什麽。兩個人跟著楊濤走到了裏麵以後,發現這裏還算挺大的,也有一些看似很大的店鋪。

  “這些店鋪都是我們梁國境內比較有名的修真門派開的店,不管哪家開小集都會為對方預留一些店鋪,算是對他們的一種肯定。”楊濤說著,然後又指了指另外一條岔路,“在那邊就基本都是三修買賣東西的地方了,如果說兩位是想買一些補給品的話,我還是建議兩位直接在店裏買。因為店裏的東西還是比較有保證的,而且相對來說價格也會便宜一些。散修那裏雖然說也會有一些好東西,但是相對來說價格就比較混亂了。”楊濤說完,頓了頓,臉上又露出了一絲絲笑容:“當然,你們如果說是想要淘寶的話,還是要多逛逛散修的攤位比較好。店鋪裏的東西大部分都被高階修士看過了,不會有什麽漏掉的。”

  “多謝楊師兄提點。”萱草聽了楊濤的話,笑著對著他拱了拱手。

  “哪裏哪裏……”楊濤擺了擺手,然後突然像是想到什麽似得,苦笑著說:“我早就說了,你隻管叫我楊濤就好,何必叫楊師兄呢?”

  萱草聽了楊濤的話,隻是笑笑,沒有說話。兩個人又跟著楊濤逛了兩圈,算是了解了這裏的格局。這個時候,楊濤突然在一個比較大的店麵門口停了下來,指著那個店麵說道:“這個店麵就是我們門派的了,青山閣,裏麵基本什麽都有賣的,但是賣的最多是卻是符咒。因為我們對這個比較有研究,如果說萱草你對這些東西缺乏了的話,可以到我們這裏麵來看看。而且,我們這裏麵也是收東西的,比如靈米什麽的,我們都是收的。”

  他說後麵話的時候是看著萱草的,很顯然這個話是直接和萱草說的。萱草聽了以後,笑著說:“雖然說我很想去賣些靈米,但是我們這一次出來本來就沒有帶多少,隻是帶了口糧而已。況且,我這位師兄胃口比較大,我都還不確定帶出來的糧食夠不夠他吃呢。”

  “哦,你們是在自己門派裏帶出來的靈米?”楊濤說著,眉頭微微的皺了皺,很顯然對萱草的說辭有些不相信,萱草見著他那個樣子,笑了笑說道:“說起來也算是這樣的,因為我在門派裏麵是負責種靈穀的,所以說手裏頭除了交出去的靈米以外,還留了有一些。當然,那些也隻是夠吃而已。”她說著,臉上露出了幾分無奈。

  聽了她的話,楊濤師兄似乎有些不相信,“看萱草你的資質應該很不錯才對,你這樣的資質還要在門派裏幹雜物嗎?”萱草聽了楊濤的話,笑了笑,搖了搖頭:“楊師兄是不知道我們門派裏的規矩,所以說覺得奇怪也是正常的。”

  “小師妹這個樣子很正常啊,難道說有什麽不對的嗎?”小白師兄聽著楊濤在那裏質疑萱草,立即就有些不滿了,插嘴說道。聽了他的話,楊濤立即搖頭:“沒有沒有,隻是我們這裏如果說有小師妹這樣的資質的花,是可以不用幹任何事情的,每個月隻是領取供奉就可以了。”

  “這樣啊,那還行吧。”小白師兄說著,應了一聲。

  第六十六章

  見到小白師兄這個樣子,楊濤突然笑了起來問道:“不知道兩位有沒有興趣來我們的門派,按照兩位的資質和成績,是可以在我們這裏不做任何雜物的。”

  “算了,雖然說我在那裏要管靈田,但是同時也鍛煉了我的靈氣運用,我也沒有覺得有什麽不好的。”萱草說到這裏的時候,口氣已經有些不好了。楊濤是個聰明人,聽了萱草的話立即就明白萱草不想說起這個話題,就笑著打哈哈,又介紹起別的東西了。

  其實萱草本來還是有意願來這裏賣點靈穀什麽的,但是聽到那個楊濤還沒有在那裏拐彎抹角的說想要買靈穀,心裏頭就覺得有些不大舒服。如果說你想要買的話,你直接說我還把你當爽快人了。但是你卻不直接說,偏偏要在那裏拐彎抹角,弄的反而好像就你一個人聰明,其他人都是傻瓜一樣的感覺。這樣的話,有什麽意思!

  萱草想著,心裏頭越發不舒服,就連小集都不想看了,直接提出來累了,想要回去休息。

  修真者就走了兩步路就累了,那可能嗎?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萱草如今都已經直白的說了,我累了,那你肯定不能過去說。不應該啊,修真者怎麽會累了呢,有什麽依據沒有。那麽萱草肯定會回一句,修真者怎麽了,難道說修真者就不能來大姨媽啊,我就是大姨媽來了,所以累了,所以要回去怎麽了!

  當然,以上對話是不可能出現的,所以說出現的一幕自然是:小白師兄聽了萱草說累了,立即要抱著萱草,萱草還沒來得及反映過來就被小白師兄抱著一瞬間回到了房間裏麵,然後又被他放到了床上。這一切做完了以後,小白師兄一臉無辜純真的問道:“小師妹,你現在身體好一些了沒有?”萱草聽了這個話,就想噴小白師兄一臉水,好什麽好啊,你難道說不覺得你動作太誇張了嗎,你難道說不知道什麽叫低調嗎!

  就在萱草暗自在心裏頭吐槽的時候,門被敲響了。萱草瞅了一眼小白師兄,小白師兄立即乖乖的去開門。打開門一看,站在門口的除了楊濤以外,還有春娘。她有些呐呐的站在門口,小聲的說:“我聽說萱草不舒服,特意準備了靈茶過來,想來多喝點靈茶,身體就會好一些。”

  “嗯,我幫你給她吧。”小白師兄瞅著麵前的靈茶,隻差口水掉進去了。見著小白這個樣子,春娘有些害怕,她縮了縮肩膀,努力把自己藏在楊濤身後,然後小聲的說道:“這個是準備給萱草的,如果說白暢你也要,我就再去幫你泡一杯。”

  “不用了,你端來給我吧。”萱草說著,身子微微的靠在了床上。楊濤跟著春娘一塊兒走到了床邊上,似笑非笑的看著麵前的萱草說道:“萱草你還真是好福氣,這個丫頭一聽說你身體不舒服,立即找我要了上好的靈茶,又拿出了自己珍藏靈泉給你泡了茶。我想要喝一口,就被她給趕走了!”

  “你,你不要亂說,你以後想要喝,隻管找我要就是了。”春娘聽了楊濤的話,臉都紅了,然後又看了一眼麵前的萱草,把茶遞給了她,說道:“小心過燙了,這個茶的味道還算不錯,你身子不舒服要多喝一點,對身體很有好處。”

  “謝謝你,春娘。”

  萱草笑著說道,然後捧起茶杯喝了一口,感覺味道確實挺不錯的,有一種醇香的感覺。她喝了一口以後,又忍不住喝了第二口,然後笑著對著旁邊的春娘說道:“真的很好喝,謝謝你。”

  “不客氣,不客氣,本來就沒有什麽。”春娘說著,臉紅彤彤的。看著春娘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看著她這個樣子,春娘臉更紅了。

  “對了,我看萱草你身子還不錯啊,為什麽會突然感覺不舒服?”很顯然,楊濤根本就不相信萱草的說辭,現在開始來問她了。聽了他的花,萱草笑了笑:“我們這一路都沒有怎麽好好休息,上一次睡覺還是在一個山洞裏。昨夜我明明睡的很好,所以說才會應了你說出去的話。但是沒有想到,在外麵逛了一會兒就覺得身子發軟走不下去了,想來是我有些傷了根本。”

  聽了她的話,楊濤哦了一聲,很顯然是有些不相信。這個時候小白師兄卻是有些著急了:“啊,趕路過快了嗎,想來師妹和我的身體不一樣,我都沒有想到這一點,卻是該死極了。若是師父知道了以後,我肯定討不到什麽好處了。”他說著,臉上神色一下子灰敗了起來。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然後說道:“好了好了,我沒有那麽嬌貴,而且你我都不說,師父又怎麽會知道呢?”

  “那好,你一定要答應我,到師父麵前可不能告我狀。”小白師兄說著,臉上也有了幾分放鬆的神色。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楊濤點了點頭,說道:“如果說傷及根本的話,肯定要安心修養幾日才能好。這樣吧,你們兩位這幾日就在這裏住著,不要隨意出去走動了。待到小集開始的那一日,我過來請二位和我一同過去,你們兩位看如何?”萱草聽了楊濤的話,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如此一來,隻怕麻煩了楊師兄。”

  “怎麽會呢,你們是我請過來的,又有什麽好麻煩的呢?如果說不是這幾日師父忙著小集的事情,隻怕會親自想要見你們兩位一次呢。”他說著,眨了眨眼睛:“兩位如今在梁國除暴安良的事情,可是已經傳開了,若不是今日見著白暢的身手我隻怕還隻當那些是假消息呢。”他說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哦?”萱草說著,眉頭微微的皺著。

  看著她的樣子,楊濤笑著說:“你還是先好好的休息,其他的事情我下次在和你好好的說,如今你還是身子要緊一些。”

  第六十七章

  在楊濤走了以後,萱草猛地鬆了口氣,一下子趴在桌子上麵。

  看著她這個樣子,小白很是有些擔心,著急的走過來問道,“你身體到底是哪裏不舒服,還是早些在床上休息才好,如果說有什麽不方便的,隻管讓師兄來動手。”萱草聽了小白的話,瞅了他一眼,笑了笑說道:“我沒有難受,就隻是不想見著那個叫楊濤的人,你沒有發現嗎,我們這裏發生的事情他什麽都知道。”

  “那是肯定的,不然他們怎麽會放心我們在這裏住下。”小白師兄說著,用一種理所當然的口氣。聽了小白師兄的話,萱草有些愣著了。她本來以為自己挺聰明的,但是如今看樣子,似乎小白師兄也不笨啊。

  “你雖然說沒有什麽,但是如今已經把話說出去了,那就好生在房間裏休息吧。”

  小白師兄說著,看了一眼萱草。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看著小師兄走了出去,不知道為什麽她覺得小師兄似乎有些不高興,想了想,然後搖了搖頭,直接把腦海裏的念頭給甩開。

  到了晚飯的時候,春娘又端著飯菜來了,但是這一次的量就很大了,她搬了兩次才全部搬了過來,看這個架勢,到時候他們走的時候,那靈米夠不夠用還是兩回事兒呢。小白師兄這一次倒是很晚才從房間裏出來,見著有那麽多的飯菜,很顯然有些驚訝:“怎麽這麽多?”

  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笑了笑,然後說道:“你早上的動作嚇著春娘了,所以說才準備了這麽多。”

  “那倒是奇怪了,現在有功夫準備這麽多,怎麽中午卻沒有動靜?”小白師兄說著,直接坐了下來。聽了他的話,萱草想了想,說:“你忘記了,中午的時候我們還被楊濤帶著在外麵呢,說起來也都是楊濤的錯,和春娘可是沒有關係的。”

  說著,就端著碗筷準備吃起來。

  小白師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也是慢慢的吃了起來。萱草一邊吃飯,一邊抬頭看小白師兄,不知道為什麽,她總覺得麵前的胖乎乎的小白師兄雖然說還是小白師兄,但是總覺得有哪裏不一樣了,但是哪裏不一樣了卻說不上來。

  小白師兄這一次沒有吃多少,隻是吃了一些,然後就放下了筷子,沒有再吃了。看著還剩了那麽多,萱草微微的皺眉說道:“這裏還有這麽多,你怎麽不再多吃點?”

  “哦,這些吃食本來就不能飽我肚子,況且就和你說的一樣,我並不餓,吃多吃少都無所謂。怎麽了,小師妹?”小白師兄說著,抬頭一雙無辜的眼睛看著萱草。萱草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猶豫了下,然後說道:“畢竟她準備了這麽多,況且你全部吃完也並不會難受不是,你吃了吧。”

  聽了萱草的話,小白師兄臉微微的皺著,就像是一個小包子一樣,但是還是點了點頭,大口大口的把麵前的飯菜給吃完了。看著小白師兄大口大口的吃飯,吃菜,萱草心裏頭還是覺得怪,但是卻又說不上來是哪裏怪,所以就沒有說話了。

  再他吃完了以後,萱草又和他說了一些話,然後看著小白師兄回去休息了。

  沒多久,她突然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萱草微微皺眉,站了起來打開門,見著小白師兄一臉著急的站在門口。他看到萱草了以後,首先是上下打量著萱草,看萱草有沒有受到傷害。

  “你怎麽了,怎麽這個樣子?”萱草奇怪的看著麵前的小白師兄,很少能夠見著小白師兄這個樣子。小白師兄看著萱草一臉不知所以然的樣子,拍了拍胸脯,鬆了口氣說道:“我方才在房間裏的時候,不知道怎麽的被誰給弄暈了,從早飯過後到現在一直都是睡著呢,師妹你怎麽樣,沒有什麽事兒吧。”

  萱草聽了這個話,愣了愣,難道說和那個楊濤相談甚歡的人並不是小白師兄,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就已經暈倒了?想到這裏,萱草就問道:“我們今天去了小集,你還記得嗎?”

  “小集,沒有啊,我吃完飯你不讓我去給你幫忙,我就回到房間裏了。畢竟吃了那麽多東西,我好歹也是要煉化下的。但是沒有想到一回房間就好像是被人打暈了一樣,然後醒了以後就是到這個時候了。”小白師兄說著,臉上一臉茫然。

  “那你看看你身上有沒有那個綠葉子一樣的一個玉塊。”萱草見著小白師兄這個樣子,首先就覺得那個人打暈小白師兄的目的是為了這個東西。小白師兄摸了摸,最後居然在腰間摸到了,他拿著那個東西,遞給了萱草:“師妹說的是這個嗎?”

  萱草拿著這個,和自己的對比了一下,發現果然沒有錯。

  雖然說這個東西沒有丟失,但她卻沒有鬆了口氣,反而越發的疑惑起來,既然那個人並非是為了這個東西來的,那麽他是為了什麽來的呢。自己和小白師兄又有什麽可以讓別人圖謀的呢?

  萱草想著,百思不得其解。

  見著她這個樣子,小白師兄憨憨的笑著:“不管怎麽樣,小師妹現在還是好好的就好了。對了,你剛才問那個話是什麽意思啊,而且,這個綠葉一樣的東西有什麽用,看著也不是很好看啊,我也不喜歡這個!”

  小白師兄說著,癟了癟嘴巴,很顯然還以為這個是買回來的裝飾品。

  聽了小白師兄的話,萱草想了想,然後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小白師兄。小白師兄聽完臉上居然有幾分嚴肅,他微微的皺著眉頭說道:“聽你的話,看來那個人是故意冒充我的,而且不知道理由!”

  “對啊,完全不知道為什麽。我記得楊濤今天說過了,說你做的那些事情他們已經知道了,你說會不會是他們什麽長輩特意想要試探下我們,所以說才做出來這樣的事情?”萱草雖然說覺得這個解釋很荒誕,但是卻也想不到其他什麽解釋了。

  第六十八章

  聽了萱草的話,小白師兄愣了愣,然後皺眉說道:“應該不會如此,若是他們心裏頭有疑惑,大可以正大光明的走出來,又怎麽會這樣?”他說著,眉頭皺的緊緊的。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也愣了,如果說不是因為這個的話,那會是因為什麽原因了,什麽人居然跑去假冒小白師兄,而且折騰完就走?萱草想著,但是想半天都沒有頭緒,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這個人的修為肯定很高。

  兩個人想了一會兒都沒有頭緒,這個時候小白師兄臉上神色一下子哀怨了起來,看著桌子上麵的殘羹。剛才萱草還在吃呢,所以說桌子上麵的還沒有收拾。那飯桶放在旁邊,可以證明剛才有多少飯放在這裏。

  萱草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心裏頭突然有一種好笑的感覺,憋著笑說:“春娘怕你吃不飽,特意準備了許多。但是當時不是你,都被另外一個人給吃去了。”“我知道他是來幹什麽的了,肯定是來混飯吃的!”小白師兄說著,眼睛瞅著麵前的米桶,口氣是咬牙切齒的啊,十分不忿。他這個樣子,可比剛才過來說自己被人給弄暈了以後的口氣強烈多了,看來小白師兄果然眼睛裏隻有吃一個字。

  想到這裏,萱草笑著說道:“說不定那個人是因為吃的太多撐著了,所以說才決定不扮演你了呢?”

  聽了萱草的話,小白師兄居然很是認真的想了一會兒,然後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也很有道理,畢竟我這樣有特色,不是一般人可以模仿的!”他說著,臉上神色頗有幾分的自豪。看著小白師兄自豪的模樣,萱草愣了愣,抽了抽嘴角,但是最後還是什麽話都沒說,還是讓小白師兄繼續在那裏自我感覺良好去吧。

  但是小白師兄隻是自我感覺良好了一會兒,就對著麵前吃食哀嚎,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了他,並且一邊說的時候,一邊慢慢的吃著東西。她其實也在想,那個小白師兄說話的時候幾乎沒有什麽破綻。她開始沒有懷疑是因為那個小白師兄在發現她不舒服了以後,居然也會哀嚎師父怎麽怎麽樣,師父怎麽怎麽樣,這樣多少是可以證明,那個人是認識他們的。

  想到這裏,萱草的眉頭皺了起來。

  這個時候,小白師兄歎了口氣,然後說道:“不管怎麽樣,我可以確定這次來假冒我的人對我們沒有什麽惡意。”

  “哦,你為什麽這樣認為?”萱草聽了小白師兄頗為肯定的話了以後,倒是有幾分好奇了。聽了她的追問,小白師兄很是鄙視的瞅了她一眼,然後說道:“如果說對我們有惡意的話,你覺得我還會在這裏嗎?”

  萱草聽了他的話很是讚同,如果說那個人真的對他們兩個人有惡意的話,隻怕是直接上來就給他們兩個給滅了。人家既然對小白師兄是直接可以打暈而且不露任何馬腳的,那麽直接殺了自己也不是什麽難事。

  見著萱草同意了自己的話,小白師兄就嘿嘿的笑了起來:“既然對我們沒有惡意的話,就可以不用管那個人了啊。”他說著,探頭看著萱草麵前的吃食,吞著口說問道:“我看師妹似乎也不是很想吃飯了,不如讓給師兄吃吧,師兄還沒有吃呢。”

  “啊……”萱草根本就沒有想到小白師兄會突然說出來這樣的話,呆呆的看了一眼他,然後見著他還是那樣嬉皮笑臉的樣子,心裏頭不知道怎麽的,突然有了一股子氣,直接把麵前的飯菜推給了小白師兄:“你那麽想吃,那你就吃吧!”

  聽了她的話,小白師兄反而挺興奮的,一點都沒有感覺不對的,直接接了過來就大口大口的吃。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恨的牙癢癢的,但是卻又沒有什麽別的辦法,自己都給他吃了,再計較什麽就顯得自己反而沒有風度了。她想著,深呼吸幾口氣,看著麵前的小白師兄就像是餓死鬼投胎一樣,幾口就把飯菜吃完。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立即明白,以後不管有誰來冒充小白師兄她都不會認錯了,絕對不會有任何一個人比小白師兄還為了吃沒有下限的!

  總之,飯菜吃的一片狼藉,來收拾的春娘再一次被嚇著了,站在門口,看著那光光的飯桶,然後又看了看桌子上麵的飯菜,呐呐的說:“我以為這一次能夠了。”

  “……姑娘,你下次按照正常的分量來就可以了,否則你拿再多他也能吃完的。”萱草看著麵前可憐的春娘,感覺她的心靈肯定受到了巨大的衝擊。聽了她的話,春娘抬頭,眼中有著堅毅:“不可以,照顧你們是我的責任,不管怎麽樣我都會讓白暢吃飽的。”她說著,就開始收拾麵前的東西。萱草想要幫她,但是想到自己說的,自己病了的話,就隻能在一旁幹看著。

  春娘在走的時候,對著萱草說:“聽說你病了,所以說我特意宰了一隻靈雞,給你燉了雞粥,等會我給你送來。”

  “謝謝你了。”萱草對著春娘笑了笑,心裏頭暗自歎息,多好的姑娘啊,怎麽就不能修煉呢?剛想完,然後就瞅著麵前放大的小白師兄的臉,小白師兄一臉渴盼的看著萱草,可憐兮兮的說道:“小師妹,我還沒有吃飽。”

  萱草看著小白師兄這個樣子,歎了口氣說道:“你方才吃了我的飯菜,我也沒有吃飽呢。”說著,露出來了一個燦爛的笑容。聽了她的話,小白師兄略有些不好意思了,微微低垂著頭,看著竟然有幾分羞澀的模樣。

  不過萱草現在對小白師兄已經有了幾分免疫,不管小白師兄是什麽樣子都不能阻擋她心裏頭要獨占雞粥的決心。到時候看著小白師兄瞅著自己幹流口水的感覺肯定會很有意思,萱草想著,嘴角微微的勾起。

  這個時候,外麵傳來了敲門的聲音,同時那還有一陣男人的聲音:“萱草,萱草師妹……”

  萱草聽了這個聲音立即知道是楊濤的,於是就病歪歪的用收撐著坐在桌子麵前,讓小白師兄去開門了。小白師兄知道萱草現在是在裝病,所以說也很配合的去開了門。進了門以後,楊濤似乎沒有想到萱草會是這個樣子,愣了愣,然後笑著說:“我這裏有一顆祛病丹,是方才師父聽說你病了以後讓我拿來給你服用的。”

  “我這個又不是普通的病,更不是那些凡人的病。若是那些病,運氣靈氣在身體裏走一圈也就什麽都沒有了。”萱草說著,歎了口氣,然後揉了揉自己的頭。看著她的樣子,楊濤有些奇怪的問道:“那你是怎麽了?”

  “我也說不上來,就是感覺怏怏的,沒有什麽精神,估計過兩日就好了,還請楊濤師兄放心。”萱草說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心裏頭在那裏咆哮:“就算姑娘病了又和你有什麽關係啊,你少在這裏假惺惺的問好什麽的,姐姐我不吃你這一套,你該幹嘛幹嘛去,少在我麵前晃悠。”

  但是很明顯,萱草心裏頭的咆哮這個男人沒有收到,所以說他臉上倒是顯得有幾分無辜。但是看著萱草比較堅持的樣子,還是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又說了幾句話。在要走的時候遇到了春娘過來送雞粥,見著春娘,楊濤很明顯有些高興。但是春娘一直都是淡淡的,對著他頭都沒有抬。說起來還沒有對小白師兄熱情呢,因為她還主動給小白師兄盛了一碗粥,但是那個楊濤那裏卻什麽都沒有。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