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22節

  見著這個老太太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說道:“我們並非是神仙,隻是修真者,現在你們可以把那個人到底圖什麽告訴我了嗎?”聽了萱草的話,那個老太太拉著她進了一個房間,小白師兄跟了進去,然後見著那個老太太在那裏刨地,挖出來了一個木盒子,然後把木盒子放到了桌子上麵打開說道:“這個啊,我們村子的一個很早很早一個村長從地裏刨活的時候挖出來的。當初,我們兩個村子裏的矛盾也是因為這個而起的。那個劉家村的人想要這個東西,但是這個是我們村子裏的寶貝,將來是要留給我們村子裏最有出息的,怎麽可能讓給他們!如今,那個人也是為了這個東西來的,我真恨不得直接把這個東西給砸了,不是這個的話也不會招惹來這樣的禍端!”

  聽了老太太的花,萱草有些奇怪的說道:“既然是給最有出息的人的,為什麽現在會在您這裏?”

  “說起來慚愧,我老頭子是村長,如今他去了,我就幫忙保管這個東西。說起來,為什麽沒有給最有出息的人是因為最後出息的人還沒出現。你要知道,每次有一個看著挺有出息的,大家都會覺得,那小一輩的會出比他更有出息的人。於是,就這樣一代代的,傳了下來。”

  “既然是你們村子裏的東西,那怎麽會傳到劉家村裏去?”萱草說著,眉頭微微的皺著。

  “唉,說起來也是造孽,當初我們和劉家村還交好的時候,都有互通聯姻。他們村子裏有我們這裏嫁過去的姑娘,我們這裏有他們過來的媳婦。所以說,一來二去的,這個也不是什麽秘密了。”老太太說著,歎了口氣,臉上更顯得老了幾分。

  “說起來不怕你們說,我也是從劉家村裏嫁過來的。但是沒有想到,如今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真是……”說著,老太太眼淚縱橫。看著老太太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她根本沒有想到會聽到這樣的一個故事。

  “小師妹,那個人這樣做算不算是壞人。”

  小白師兄突然開口說道,萱草心裏頭一驚,剛想說什麽,就聽到旁邊的老太太立即使勁的戳著拐杖,大聲說道:“他何止是壞人,他是惡魔,是孽障,將來要遭天打五雷轟的!”

  “那這樣的話……”小白師兄突然興奮起來。看著小白師兄的樣子,萱草一下子就明白了小白師兄想要幹嘛,剛想勸阻下,但是想到這個人做出來的事情,於是歎了口氣說道:“這個人就隨便你處置好了,但是不要在這麽些人麵前。”

  “不要啊,如果說真的把那個人抓住了,那就直接把他千刀萬剮吧!”外麵一個姑娘猛地撞了進來,大聲的說道。聽了這個姑娘的話,萱草愣了愣,然後就聽到外麵有更大的聲音:“千刀萬剮,千刀萬剮!”

  就連那小朋友,也跟著在那裏喊著:“千刀萬剮,千刀萬剮!”

  萱草看著那些小家夥們,心裏頭十分肯定,這些小家夥肯定不知道千刀萬剮是什麽意思,但是卻就這樣的跟著大人喊了出來。果然,最殘忍的動物是人類,小白師兄想要吃那個人不過是因為他是他眼裏頭的食物。但是麵前的這些人對那個人,卻隻是因為恨意。

  想到這裏,萱草皺眉冷哼:“我如今幫你們解決事情,難道最後的處斷都不能有嗎?”

  聽了她的花,那個衝進來的女人愣了愣,然後一下子捧起了那個老太太放在那裏的香爐一樣的東西:“如果說,你把他交給我們千刀萬剮下油鍋的話,我就把這個送給你!”

  萱草看了一眼那個東西,心裏頭明白那個說不定是修真者用的,看樣子應該是個丹爐。但是自己又不會煉丹,如今連這個傾向都沒有,所以說她很爽快的搖了搖頭:“我要這個沒有用處,這件事情你不要說了。”

  說完,就看向了旁邊的小白師兄。小白師兄這個時候臉上已經充滿了亢奮,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就知道,有食物小白師兄就充滿了幹勁。

  這個時候,外麵突然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我聽說,有同道要過來管我的閑事來了,不知道修為如何啊,還不出來給我看看!”聽了這個話,萱草微微的皺了皺眉頭,然後和小白師兄一塊兒走了出去。出去一看,卻發現那個人應該是三十左右,看他的身上的靈光,修為不過是開光期,也就是和萱草同一個階段,於是她癟了癟嘴巴,對著旁邊的小白師兄說:“弄的幹淨點。”

  “好!”小白師兄說著,一下子就站了出來,笑眯眯的看著麵前的食物,嘴角都有了疑似口水的東西。

  第五十九章

  看著小白師兄那一幅沒有出息的樣子,萱草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看來,鳥為食亡這句話不應該隻用在鳥身上啊。萱草想著,然後直接側過身子看著旁邊的那些姑娘大媽們。那些人看著那個人臉上又有惶恐,又有興奮。惶恐似乎怕那個人直接一下子過來把她們怎麽怎麽的了,興奮是因為剛才萱草的話她們聽了,她們對小白有很大的期望。

  小白師兄很快的和那個人戰成了一團,各色的光芒亂飛,看著就好像是一個大號禮炮放煙花一樣。不光萱草一個人這樣認為,旁邊有個小娃就直接高興的拍手嚷嚷:“好漂亮的煙花啊!”

  但是那個娃的娘立即就捂住了他的嘴巴,不讓他說話了。很顯然,這些婦女雖然沒什麽見識,但是看著那兩個人在天上飛也知道不是什麽好惹的人。如果說小娃一句話惹惱了他們,讓他們直接分心下來,一道漂亮的雷光就可以直接讓他們的命了。

  萱草看著上麵那一幕,感覺心裏頭都有些不耐煩的。小白師兄似乎知道了她的想法,手上的動作越發淩厲起來。到最後,他一下子製住了那個人,直接一道遁光把他給拖走了。等小白師兄回來的時候,已經在心滿意足的擦嘴了。

  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問道:“已經好了?”

  “嗯啊,我還是比較喜歡吃新鮮的,如果說死掉的味道就會不好,因為靈氣是會流逝的。”小白師兄說著,又砸了砸嘴巴,很顯然是在回味剛才那個人的味道。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不知道要說什麽好了。回頭,想對那些人說什麽,但是卻發現那些個人一下都離得他們兩個人遠遠的,臉上都有些驚恐。萱草看著那些人那個樣子,略思考了下就明白是什麽問題了。

  剛才那個開光期的人在她們眼裏頭已經很可怕了,對著她們村子裏的壯年可以一下子殺好多。但是沒有想到,麵前的這個男人更加的厲害,而且她們剛才還疑似冒犯了他們,所以說她們現在害怕倒是一點都不奇怪。

  見著那些人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也不打算和她們再說什麽了,直接對著小白師兄說:“師兄,我們走吧。”

  就在她話音剛落的時候,傳來了一個老太太的聲音。那個老太太被剛才衝進屋疑似神誌不清的姑娘攙扶著,在向他們快速的走來。

  “姑娘,姑娘等一等。”

  萱草等著那個老太太來了自己的麵前,想要看看這個老太太有什麽話說。卻見到老太太拿著一個包袱遞給了萱草說道:“我們這一次都是因為這個東西惹的禍,我們也不知道這個是什麽,但是想來對你們這種人是有用的。否則的話那個孽障也不會如此來逼迫要。”她說完,頓了頓,看了萱草一眼,然後又戀戀不舍的摸了摸包袱:“這個東西我們沒有什麽用,就送給你們吧。”

  “我們並不是為了這個才幫你們的。”萱草愣了愣,看著麵前的東西,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聽了她的花,那個老太太點了點頭:“我們知道,但是這個如果說留在我們這裏,隻怕將來還會惹來災難,所以說不如就給了你們,我們反而能放下一樁心事。”

  聽了這個老太太的話,萱草不由感慨這個老太太說的確實不錯,想了想,也就收了起來。

  “這有二百兩銀子,你們拿著。你們現在失了大量的勞動力,孩子又還小,想來也是需要銀錢的。”萱草說著,就從儲物袋裏取出來一些銀子,遞給了麵前的老太太。老太太拿不動,旁邊的姑娘吃力的提著。

  旁邊的小白師兄見著萱草懷裏頭居然塞著銀子,顯得很驚訝。萱草笑了笑:“當初我在外麵吃過苦,所以說對銀子還是比較執著的。”

  小白師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那個老太太也沒有推辭,隻是一個勁道謝。那些人似乎也發現了萱草他們和剛才那個人是不一樣的,也都有慢慢圍上來的趨勢。有的還拽著自己娃,使勁想往萱草麵前送,見著這一幕,萱草立即對著旁邊的小白師兄說道:“走。”

  小白師兄也明白萱草的意思,運起遁術,兩個人一下子就離開了那個村莊。行去了好遠,小白師兄才停下了遁術,歎了口氣說道:“那些人也太過熱情了吧,弄的我真是不自在。”

  聽了小白師兄的話,萱草笑了笑:“隻怕那些人是看上了你一身好本事,想要你收那些小孩子為徒呢。”

  “那可不行,我自己都還沒有出師呢,又怎麽能收別人為徒弟。”他說著,癟了癟嘴巴。然後兩個人才恢複了正常的趕路速度,遁術雖然說快,但是也是消耗靈氣的。兩個人一路走著,居然沒有遇到半點人煙。萱草有些奇怪,偏頭問小白師兄:“我們是不是走錯了?”

  “不應該啊!”小白師兄說著,撓了撓頭,臉上一臉無辜。

  萱草這個時候想起來,自己當初似乎買了一個什麽地圖的,有了那個東西的花,應該是不會迷路的。於是,就從儲物袋裏拿出了那塊玉玦。隻是看著那玉玦裏的地圖標識,萱草發現一件事情,自己東南西北不分的,根本就看不懂地圖啊!

  “怎麽了?”小白師兄看著萱草一副苦瓜臉的樣子,忍不住好奇的問道。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花,歎了口氣:“我想起我買了一塊兒地圖,拿出來看了看,卻發現我居然不認識那地圖上麵的標識!”

  “這個很正常啊,我也不認識,我都隻是憑著直覺和氣味的。”小白師兄說著,臉上寫著理所應當四個大字,好像所有人都分不清楚方向才應該是對的。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花,想了想,也對。小白師兄是火蠶,不認識方向很正常,你見過蠶是分東南西北的嗎?

  但是現在問題是,到底應該往哪裏走啊,走的對還是不對啊!

  萱草頭疼了……

  第六十章

  但是不管怎麽樣都要找一個地方走的,所以說兩個人決定扔銅板決定往哪裏走。

  最終決定往東邊走,不管怎麽樣,這裏這樣大,肯定是會碰到城鎮的,況且萱草相信,不管是在哪裏,腳底下踩的那個東西肯定是圓的,不管怎麽走,一圈以後還能夠回到原點。當然,最重要的原因很簡單,他們本來就不知道應該去哪裏,所以說就這樣漫無目的的走也無所謂了。

  決定了以後,兩個人就向著東邊運氣快速前進著。雖然說萱草被小白師兄帶著速度會更快一些,但是就這樣走,對萱草來說會更好一些,畢竟可以熟悉靈氣的運用。況且,他們本來也就沒有什麽目標,所以說不需要那麽快。

  大概小白師兄是吃飽了,所以說一路上都顯得很歡樂,時而和萱草說說話。萱草如今才是開光期,一直運行靈氣趕路已經覺得有些辛苦了,如果說再要說話的花就顯得有些困難,所以大概是小白師兄說十句她說一句這個樣子。

  但是小白師兄一點都沒有覺得有什麽不對,依舊很高興很歡喜的樣子。兩個人就這樣的趕著路,到了傍晚的時候,終於看到了一座小鎮。到了小鎮門口,萱草笑了笑對著小白師兄說道:“這一次想來是不會遇到上兩次那樣的事情了嗎?”

  小白師兄眨了眨眼睛,然後笑著說:“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能夠感覺的到,這個裏麵很是有些修真者。”說完,頓了頓,舔了舔嘴唇,一臉期待的看著萱草問道:“如果說,那裏麵的修真者也是壞人的話,我能不能也吃掉啊!”

  看著小白師兄充滿渴望的目光,萱草愣了愣,心裏頭有一種寒寒的感覺。不是說別的,但是自己是人,那修真者也是人,但是有一個非人類物種,一直在對你的同類虎視眈眈……

  “如果說,他是十分壞的人的話,和上次那幾個遇到的一樣的話,那你就可以了……”萱草說著,幹幹的笑著。小白師兄似乎沒有聽出來她的口氣有不對,聽了以後,眼睛幾乎發光。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突然懷疑,會不會有一天小白師兄也會這樣流著口水把自己給吃掉啊!想著,她很快的搖了搖頭,應該不會的,小白師兄應該不會對自己做出來這樣事情的。

  不管他們兩個怎麽想,但是還是走到了鎮子裏麵。這個鎮不大,看上去還有些破敗。走到鎮子裏應該是鎮中心的地方,卻看到很多人圍著一個高台,都在那裏很興奮的交頭接耳說些什麽。

  萱草見著這一幕,顯得有些好奇,去找了一個看似本地的人問:“這裏發生什麽事情了,怎麽會有這麽多的人圍在這裏?”

  “哦,你們肯定是外鄉人吧。”

  “嗯,我們從這裏路過。”萱草說著,點了點頭,看著麵前的大媽。

  “哦哦,我說呢,看你們的穿著打扮也不像是我們這裏的人。這裏這麽熱鬧啊,都是那上麵的幾個人。他們說是附近山上的什麽什麽修真者,會有神仙一樣的神通。如今啊,是下山來收徒弟的,說要找一些有什麽靈根的徒弟!”

  聽著這個大媽的話,萱草點了點頭,連聲道謝,然後偏頭看了一眼旁邊的小白師兄。或者是因為知道這裏人並不是來幹壞事的,所以說小白師兄顯得有幾分沒有興趣,整個人顯得有些怏怏的。

  “好了好了,到這裏既然遇上了這樣的熱鬧,左右是要看看的。”

  “有什麽好看的,我們那裏每幾年也要收徒弟的。會到這鎮子上麵來收徒弟的,想來也不是什麽大的門派。”小白師兄說著,癟了癟嘴巴。看著小白師兄一副不感興趣的樣子,萱草歎了口氣,她又不能去影響小白師兄的想法,所以說也就自己看自己的了。

  有靈根的人本來就很稀少,所以說鎮子裏雖然說有許多人很興奮,拉著自己孩子上去試,但是入選的卻沒有幾個。入選的幾個小孩都十分高興,對他們來說,將來是可以當神仙的了。沒有入選的小孩也就有幾分沮喪而已,這樣家的小孩子其實對神仙並沒有多大的理解,對修真者更加理解不了,所以說這樣的心態倒也算是正常。

  這個時候,突然聽到看台上麵那個穿著藍色衣服的修真者對著下麵發話了:“下麵兩位同道,何不一塊兒上來聊一會兒?”

  萱草聽了這個話,下意識的看向上麵。

  “去就去……”萱草就隻聽著小白師兄嘀咕了一聲,然後她整個人就向著上麵一下子飛了去。

  兩個人站在台上了以後,他們來招生的幾個人對著他們兩個人拱了拱手說道:“不知道二位從何而來?”

  “從來出來。”萱草沒有讓小白師兄說話,趕著說道。

  聽了她的花,那個說話的人愣了愣,隨即笑了出來:“真是沒有想到,這位師妹看著年齡不大,但是嘴巴卻十分伶俐。”

  “哪裏,不知道你叫我們上來有什麽事情,如果說沒有什麽事情的話,我們還需要去趕路。”萱草說著,就想走。見到萱草這樣急切著想要走,那個人倒是有些驚訝了,他猶豫了下,然後拱了拱手說道:“我們是青山派的,今日是奉師命前來收徒,如今遇上二位也算是彼此有緣。不如這樣,我們青山派再過兩日會有一次小集,請二位務必停留幾日,到時候可以去我們小集裏看看。”

  萱草聽了這個話倒是有些驚訝,難道說這裏的修真門派沒事兒都喜歡開開小集?她想著,看了一眼旁邊的小白師兄。小白師兄見著萱草看自己,猶豫了下,然後說道:“這些小集一般都是開給散修的,雖然說沒有什麽好東西,但是去看看也無妨。”

  “你怎麽說話的,你又沒有去,怎麽知道那裏沒有什麽好東西。”一個穿著紅色衣服的男子一聽到小白師兄的話,立即怒氣衝衝的嚷著。旁邊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男子見到那個男子這樣,立即皺眉嗬斥:“周師弟!”

  第六十一章

  萱草也立即陪著笑說道:“我這個師兄說話一向口直心快,請見諒。”

  “哼。”周師弟冷哼了一聲,但是卻也沒有說什麽。

  這個時候,那個穿著藍色衣服的男子笑了笑,然後說道:“我這位師弟性子比較火爆,也沒有什麽惡意。對了,我還沒有介紹我們幾個呢。我叫楊濤,穿黑色衣服的師兄是叫山嶽,紅色衣服的師弟叫周豪。”

  “嗬嗬,我是萱草,這位是我的師兄……”

  “我叫白暢。”小白師兄搶著說道,很顯然他知道萱草並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對於小白師兄的搶白,萱草隻能笑了笑,沒有解釋什麽。不過,他們也不想聽什麽解釋。聽了這個話,隻是點了點頭,笑著說道:“你們的名字倒是沒有聽過,想來是才來我們梁國。”

  “嗬嗬,我還以為你會說,久仰久仰呢。”萱草說完,就想到了自己在現代裏看到的武俠小說,或者電視劇裏麵的橋段。每個人遇到了另外一個同道,不管是見過沒有見過,都會在那裏拱手抱拳,說:“久仰久仰。”其實拉到吧,根本就不認識。

  “怎麽會,見過就是見過,聽過就是聽過。”山嶽在旁邊接話說道,然後看了一眼在那裏做出一副要和他們幾個人長談樣子的楊濤,皺眉說道:“好了,有什麽話回去了再說,我們這一次出來的任務是帶人回去。”

  聽了這個花,楊濤立即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看來他們三個人中,還是山嶽的地位最高。

  他們一共就挑選出來了三個人,萱草瞅了那三個人,就一個姑娘,其他兩個都是男的。

  “如果說,兩位沒有地方住的話,是可以住到我們派內,我們那裏有專門的待客堂,可以安心住到小集開市為之。”楊濤說著,臉上笑的一團和氣。萱草聽了這個話,明白是邀請,想了想看了一眼旁邊的小白師兄。見到小白師兄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猶豫了下然後就點了點頭。

  於是,萱草就跟著他們回到了青山派。

  青山派果然就在小鎮不遠,也就一百裏左右的山上,取的是最高的一座山峰。上去了以後,見著還有幾波人領著幾個孩子過來。見著這一幕,萱草有些奇怪。旁邊的楊濤笑著解釋:“我們都是到附近的小鎮子裏去招收徒弟的,但是並非是每個鎮子都去,大概過個二十年去一次。”他說著,然後嘴裏說道:“到了。”

  說著,就把萱草他們領到了派內最邊上的一個院子。

  “這個就是我們的待客堂了,如今這裏就你們兩個人,應該是夠住的。”

  “嗯,很寬敞。”萱草說著,對著楊濤笑了笑,然後發現本來他帶著的那個小娃如今已經沒有看到了,其他的幾個人也沒有見到影子。似乎知道她心裏頭想的是什麽,楊濤笑著說:“其他兩位師兄已經帶著那幾位去了師父那裏,好了,我也要去了。如果說你們在這裏住著有什麽不習慣,就發通訊符給我。”他說著,從懷裏頭掏出來一疊黃紙。見著他一次性拿這樣多出來,萱草有些愣住了。

  “這些都是我閑暇時候自己煉製的,並沒有花費什麽。”他說著,東西留下,人走了。

  萱草見著那個人走了以後,歎了口氣,領著小白師兄進了房間裏麵。進去了以後,小白師兄就大大咧咧的坐在那裏,倒了一杯茶水自己喝了。這個房間裏麵茶壺裏是有茶水的,那就說明這裏應該是每天都有人打掃的。萱草想著,微微的眯了眯眼睛。這個時候,聽到旁邊的小白師兄開口說道:“他們這裏的人倒是奇怪的很,我們那裏輕易是不會請人到我們門派裏麵去的,但是沒有想到,這裏居然還請著讓我們來?”

  聽了小白師兄的話,萱草歎了口氣說道:“原因我大概了解,應該是我們是生麵孔,聽他話裏的意思,梁國上下的修真者他應該都知道一些。猛地見到了我們這兩個生麵孔,想的肯定是我們會不會在這裏做壞事兒。如今讓我們住進來,說是給我們一個地方歇腳安頓,實際上是想來監視我們才對。”

  “哦,那他們會如何處置我們?”小白師兄一聽這個話,頓時有些興奮起來。看著小白師兄興奮的樣子,萱草皺眉說道:“你不要想著惹事,雖然說青山派在穀內你我都沒有聽過,但是畢竟是一個山門,看樣子也不是什麽新建的門派。這樣的門派裏麵一般都會有幾個老古董坐鎮,你不過是金丹期修為,如果說想要在這裏肆意妄為還是想的早了些。”

  “哎呀,這個也不能,那個也不能真麻煩。”小白師兄說著,身子就像是蟲子一樣,一下子軟了下來,整個人都趴在桌子上麵。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在那裏暗自琢磨,自己是不是對他太苛責了?但是想到他是想要吃人的,立即身子一抖,說道:“不管怎麽樣,這幾日我們都不要有什麽動作才好。我們以不動應萬變,看看他們到底打什麽主意才好。”

  “嗯,也好,就聽小師妹的。反正當初師父讓我和你出來的時候就說了,讓我一切都聽你的。”小白師兄說著,打了個哈欠,然後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那我就睡在你隔壁了,有什麽事情直接大聲叫我就好。”

  萱草應了下來,然後就看到小白師兄走了出去。

  小白師兄走出去了以後,萱草突然發現了一件事情,她餓了。小白師兄是吃一頓能管很久的,對這個來說沒有多少概念,但是她不是。雖然說她比較耐餓,就算不吃也不會死人,但是身體還會有很忠實的反映。

  不管怎麽樣,現在身體傳達來的反映很簡單,她餓了。

  就在她考慮要不要想辦法出去找點吃的的時候,突然聽到門外傳來一陣敲門的聲音。她下去打開了門,看到一個俏生生的姑娘站在門口,手裏頭端著兩份飯菜。

  “我是照顧待客堂的,這個是你們的晚飯。”小姑娘說著,聲音很是清脆,一雙靈活的眸子不停的上下打量著萱草。

  第六十二章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