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3節

  在填滿了以後,她眼前又出現了一些係列的功法,功法是讓她如何如何把靈氣壓縮,然後在自己的丹田裏。她本來是不大理解的。反映了好久才反映過來,然後才開始試著練習。因為她不大相信,這個東西還是可以壓縮的。

  但是,很顯然,功法上麵是正確的,靈氣果然是可以壓縮的。她本來是隻壓縮了一部分,然後在一點點的小心的壓縮。靈氣全部壓縮在了一塊兒了以後,她就頓時感覺自己本來看著滿滿的靈氣,立即就隻有了淺淺的一層。變化太大了,讓她一時之間都有些反映不過來。

  在八天後,她的師父回來了。白胡子師父回來了以後,先是視察了後麵的靈田。看過了靈田,然後再看她的修為。說起來,白胡子師父什麽都沒有做,隻是淡淡的掃了她一眼,她就有一種感覺身體全部都被看透了一樣的感覺。

  “怎麽進度這麽慢。”

  白胡子師父的眉頭皺了起來,目光有點冷。萱草見到師父那個樣子,有些害怕,但是還是如實說道:“萱草不知道。”

  “哼,按照你的資質,應該能夠在快一些才對,你在修煉的時候,遇到什麽問題了嗎?”

  萱草想了想,然後說:“我在修煉的時候,總感覺有吸納的兩層靈氣會不見……”

  “哼,蠢材!”她師父聽了這個話,隻是冷冷丟下了個評語,然後就把她給趕了出去。

  不知道為什麽,萱草感覺自己師父這一次回來,看著像是比先前要更加暴躁了一些。

  師父回來了,那麽每天給師父做飯,然後才能去靈田,伺候好了靈田,就做午飯,下午打坐修煉,然後繼續做飯。日子過的有規律極了,她發現,師父不時的會出去幾天,不知道去哪裏,但是每次回來師父的情緒就會不大對。

  雖說如此,但是萱草還是覺得師父很好,雖然說師父並不怎麽管她,但是好歹給了她一個待的地方,也給了她一個可以奮鬥的目標。

  第五章

  隻是,她的進度師父始終是不滿意的,每次檢查的時候眉頭都會皺的厲害。萱草其實發現了一件事情,但是卻一直沒有好意思和師父說。因為她發現,自己修煉出來的,被師父叫靈氣的東西,會有很大一部分去了自己的臉上。就是有疤痕的那裏,去了那裏了以後,就會消失不見。而且,不光是運氣到那裏的時候,就連可以避開那裏,那裏也能給她感覺是在吸收靈氣一樣。

  她本來是發現不了的,但是後來她修煉的時間越長,對靈氣之間的感應也就越來越好,所以才會發現。

  同時,她也發現了師父為什麽會說那靈穀是好東西,果然是好東西。她每次吃完靈穀,都會感覺有微弱的靈氣進入體內,而且十分的溫和,純淨,就好像是一次潛移默化的清理一樣。她很喜歡。

  “姓鬱的,你給我出來……”一聲嬌叱在不大的院子裏回蕩,萱草懵懂的走出了門,看是誰會來到這裏。她在這裏了許些日子,這裏基本沒有什麽人過來。她看到的是一個穿著十分華麗的女子在院子的前麵來回亂轉,就好像是一隻無頭蒼蠅一樣。

  萱草看著有趣,剛想說什麽,但是卻發現自己的師父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站在了她的身邊,皺著眉頭瞅著那裏麵的那個女人。

  “鬱書,我告訴你,你別以為這個破陣就能困住我,如果說你不出來我就硬闖了!”那個女子大聲說著,臉上確實沒有什麽焦急的神色,反而四處張望,似乎是想要看到什麽。

  “哼,不搭理她,讓她在裏麵轉吧,累了就會走了!”白胡子師父說完,轉身就回了自己的草屋。萱草看著那個裏麵來回轉的女子,心裏頭覺得那個女子挺可憐的,但是自己師父都說了不管她,自己肯定不能多嘴多舌,師父脾氣本來就不好的,惹惱了師父就不妥當了!

  想到這裏,她就回了廚房,現在正是吃午飯的時候了。

  說起廚房,她就忍不住想起了自己方才來的時候,覺得師父窮的錯覺,後來她才知道,原來有一種東西是叫做儲物袋,裏麵不管放多少東西,看著始終是那樣的大小,並非是窮了。她來這裏也有了小兩年,這裏一直都是四季如春,不過在後麵的靈田裏麵,還是能夠感覺的到四季的流動。因為她都在這裏收了兩次靈穀了,如果說沒有四季的話,靈穀又是怎麽成熟的呢?

  兩碗米,外加一點青菜,一頓飯就做好了。照例先去送了給師父,其他的就留下來自己吃掉了。吃完飯,她忍不住又去了院子,發現那個女子已然不見了。但是,萱草心裏頭還是充滿了好奇,她叫自己師父叫鬱書,難道師父就叫鬱書嗎?不過,這個名字和師父好不搭的樣子。如果說,師父叫什麽若水真人啊,什麽的,那還有些相似。萱草想著,就瞅了一眼師父的房間。

  “有心思在這裏東張西望,還不快些回去用功,你如今的進度當真是慘不忍睹,我怎麽會挑上你這樣一個窩囊的花奴!”

  一聲嗬斥嚇的萱草再也不敢多想什麽,隻是趕緊回了自己的草屋去修煉。

  一番修煉下來,又是一大半不知所終,雖說知道是臉上那一塊兒,但是自己沒有修煉到內視,根本不知道是什麽東西在搞鬼。要不要把這件事情給師父說了,問問師父的看法?這個念頭上了心間了以後,她立即搖頭,還是不要了。如果說,師父聽了隻當是自己沒有好好修煉,找借口,那就真是有嘴都說不清了。想到這裏,她咬了咬嘴唇,在床上翻滾,到底要怎麽樣才好呢,到底要怎麽樣才可以呢?

  想了一通,發現沒有什麽頭緒,她隻能歎了口氣。

  “姓鬱的,我們姐妹二人一塊兒來了,你這陣隻怕是攔不住了!”一聲得意的笑聲,讓萱草頓時起了好奇之心,偷偷的跑到了外麵瞅著。發現,那個陣中多了一個姑娘,看著和那個姑娘長的有幾分相似,但是衣服卻是截然不同的。一個穿的像是紗衣,一個穿的則像是皮衣。真是有趣,難道說修真的人還和時尚接軌?她想著,又看著那外麵的情況。

  這一次,果然和上一次不大一樣。上一次是那個人在裏麵胡亂的走動,但是這一次很明顯能夠感覺到空氣的抖動,她心裏頭有些奇怪,難道說這個就是破陣嗎?正想看的再仔細一些,突然發現那兩個女人已經走到了院子裏。見著那兩個人就要踏上院子裏的花草,她心中一急,想起師父是如何喜愛那些東西的,趕忙跑出去阻止:“小心腳下!”

  “喲,這裏居然還有一個小姑娘!”聲音剛起,她就感覺自己像是騰雲駕霧一樣,來到了那兩個人麵前。

  “你是什麽人,和鬱書有什麽關係?”穿著淡粉色紗裙的女子嬌聲問道。

  “我,我不知道鬱書是誰,但是我是和我師父住在這裏的!”她說著,看了看那個女子,那個女子是第一次來了碰壁而去的人。

  “鬱書居然收了一個女徒弟?”旁邊的那個女子倒是感覺挺有意思的,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然後皺眉說道:“這鬱書審美好生奇怪,你看她的臉。”

  “哼,想來隻是收了做一個奴仆罷了。”說著,就把她往邊上一扔,並沒有扔到花草之上。萱草眼睛一亮,趕緊說:“萱草確實隻是師父收下來的一個花奴,平時是負責打理後麵的靈田內的靈穀。”

  “好了,忒囉嗦了!我問你,你師父人呢?”

  “不知道。”

  萱草回答的很是爽快,師父到現在都沒出來,人肯定是已經不在了。她師父一向是神出鬼沒的,她都習慣了。

  “好個小妮子,你居然敢騙我!”那個姑娘有些惱怒了,一下子就抓著萱草來到了自己的麵前。她旁邊的女子趕緊攔住了她:“蘭若,別衝動。我看他確實像是不在的樣子,否則的話,怎麽可能我們這麽大的動靜都不出來!”

  “哼,難道說他又躲著我!”蘭若跺了跺腳,瞪了萱草一眼,但是還是把萱草鬆開扔到了一邊。萱草摸了摸自己的喉嚨,感覺好生後怕。蘭若也不再管萱草,直接去把那裏的幾個門都打開看了一圈,發現果然沒有人。然後又閉眼感應了一會兒,才憤恨的說:“哼,撒在他身上的落情粉的效果也沒有了!”

  “好了好了,你不要生氣了!”那個穿著皮衣的姑娘安撫蘭若,蘭若拽著那個姑娘的手,嬌聲說:“朱茜姐姐,你說怎麽辦啊,我找他那麽久,好不容易才找到這一處落腳的地方,如今他又不在了!”

  朱茜笑了笑說道:“你隻要不管這裏,他肯定還會回來的。我看這個院子裏種下的靈草,倒是很是有些時候了。況且,後麵還有靈田……”

  “哼,他才不會在乎呢,我已經找到好幾處這樣的地方了!”蘭若說著,就要發飆把那些東西給毀了,朱茜趕緊護住那些東西。

  “好了好了,你若是傷了這些東西,隻怕他以後會更討厭你了。”朱茜說著,眼睛看到了站在一邊不說話的萱草,笑著說:“我看這個丫頭,雖說長的不怎麽樣,但是卻還是有幾分根骨的。想來,我們抓了這個人去,到時候不怕他不上門!”

  “我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花奴,師父是不會把我放在心上的。”萱草下意識的說道,她說的可都是實話。但是那兩個人可不覺得,特別是蘭若,聽了這個話,立即點頭,拍手笑道:“果然還是姐姐想的透徹一些,有他的人在我這裏,我等著他來求我。”

  “好了,既然沒有什麽結果,我們就走吧。”說完,那個朱茜就放出來了一隻長的和金魚很像的東西,然後她就感覺自己騰雲駕霧的來到了那個裏麵。然後,金魚身子一下子動了一下,然後就扭著身子,開始往天空上麵遊。

  “你不用怕,這個上麵有護罩,可以睜開眼睛。”

  萱草聽了朱茜的話,方才睜開眼睛,四處打量著周圍。自己就好像是坐在飛機上麵一樣,而且比飛機上麵安穩。而且,方才看這個金魚不大,但是裏麵坐了三個人卻絲毫不覺得擁擠。朱茜見著萱草睜開眼睛了以後,笑著打量著她說道:“我看你五官還是不錯的,就是有這樣的一個大胎記,活活的埋沒了。”

  “哼,她有那樣的一個大的胎記,就算五官再美有什麽用,別人又都看不到!”若蘭說著,她自聽了朱茜說萱草五官還是不錯的,立即就瞪著她,似乎是想要把她咬碎了一般。萱草被她看的全身不自在,努力的縮了縮身子,想要讓自己的存在感變得低一些。

  朱茜看著她那個樣子,似乎是覺得她好玩,笑著說:“你不需這個樣子,蘭若性子一向如此,但是不會有什麽害人的心思。”

  雖然說是朱茜提議要抓自己來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麽萱草還是覺得這個朱茜是好人,蘭若絕對算不上什麽好人。

  第六章

  朱茜看的出來,她說的話萱草根本就不相信,於是隻是笑了笑,然後問道:“你是如何拜在你師父門下的?”

  萱草許久沒有和正常人聊天了,又覺得朱茜挺和善的,然後就把自己遇到的事情和朱茜說了一通。朱茜聽了,點了點頭,笑著說:“難怪鬱書專門尋了乾坤門晦氣,還專門找了那裏麵的兩個小子,原來是為了出氣去了。”

  “為我出氣?”萱草不解,睜大了眼睛。

  “乾坤門想來是因為門中任務,所以才會毀了那個廟,給你珍珠不過是補償你的。但是卻沒有想到過後麵的發展,所以算是出了紕漏。不過,你摔下懸崖,有了和你師父一番的機緣,可見你也是天生就有仙緣的。”朱茜說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萱草聽的似懂非懂,但是還是點了點頭。蘭若哼了一聲,然後說道:“鬱書一向是這樣老好人,否則的話也不會收留這樣的一個丫頭。你算是運氣好,有鬱書這樣的師父。我看你體質還算純淨,想來日日都是吃的靈穀吧?”

  “嗯。”萱草點了點頭。

  “我就知道如此,鬱書一向是大方的!”蘭若說著,一副萱草師父很了不起的樣子。見著她那個樣子,萱草心中很是奇怪。自己師父了不起,和這個蘭若有什麽關係,難道說他們不是仇人嗎。如果說,不是仇人的話,師父為什麽見到她來就要躲。而她又一副不見到師父,就絕對不罷休的樣子?

  萱草感覺自己腦袋似乎都轉不過來彎了,忍不住揉頭。

  見著她這個樣子,朱茜笑了笑,然後說道:“好了,我們到了。”說完,然後她就感覺飛行器在慢慢向下。下這個東西的時候,萱草才發現,自己腿都軟了。原來,自己雖然說沒有什麽表現在外麵的,但是心裏頭還是害怕的。想著,忍不住偷偷的看了看麵前的兩個人。

  蘭若見著她那個樣子,悶聲說:“你這個樣子很正常,你不過第一次使用飛行器而已,以後習慣就好了。”說著,就摟著旁邊的朱茜,嘴巴嘟噥的高高的。見到她那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堅持著小心翼翼的站了起來,然後看著周圍。

  “這個是我們所住的地方,叫蘭溪澗,是在一個山澗下麵。周圍也是布置了各種禁製,你不要隨意亂闖。”

  她們說話的時候,就見著不遠處的幾所房子裏跑出來幾個女子。那些女子身上穿著各不一樣,來了之後,首先是左右顧看了一番。看到就她們幾個人回來,裏麵就有一個穿著橙色紗衣的女子笑著說:“我聽到你們回來,感覺你們多帶了一個人,還隻當是你們領著鬱書回來了。沒有想到,卻是這樣一個幹癟癟的丫頭!”

  萱草聽了幹癟癟兩個字,下意識的看了看一眼自己身上的肉。其實,她現在已經好了許多了,比往常都好了。正想著,聽著朱茜說道:“這個是鬱書的花奴,我們帶她回來就是想要鬱書能夠自己上門的。”

  “啊,鬱書怎麽眼光這樣差,若是他缺了花奴,隻管說一聲,我都願意去的。”一個穿著紫色紗衣,比較暴露的女子笑著說著,不時的上下打量她。

  “好了好了,你們要發,浪發騷就去找男人去,幹嘛對著一個小丫頭這樣。哼,這個,什麽什麽草,你就跟著我和朱茜姐姐住,免得出去被這一群狼女們活吞了!”蘭若說著,擺了擺手,讓那些人走掉。

  見著她們走的差不多了以後,朱茜笑著對著萱草說:“你不要介意,如今好的道侶越來越難找了,特別像是我們這樣的。”說著,就領著她去了一所小樓。小樓看著不是很大,周圍還圍了一圈花草,看著倒是很漂亮的。

  “這個就是我和朱茜姐姐住的地方了,你日後也就隻管住在這裏就好了。”蘭若說著,拉著她到自己麵前,用手摸了摸她的額頭。

  “你修煉了多久,我看你根骨不差,怎麽如今還沒有築基?”

  “什麽叫築基?”萱草睜大了眼睛,瞅著麵前的蘭若。蘭若聽了她的話,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你師父是怎麽教導你的?”

  “額,就是給我了功法口訣,讓我學習,然後就沒了。”萱草想了想,然後說道。

  “這個人怎麽可以這樣不負責任啊!”蘭若一下子急了,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你在這裏安心先住下,我雖然說才到金丹期,但是手裏頭也算是小有積蓄,我會幫你查看下,哪裏有可以築基的好東西。如果說你自己修煉的話,雖然說也是好的,但是會慢一些。如果說,有專門的東西幫你,會快一些,而且會加強你的屬性。”

  “好了好了,蘭若,還是先看看她是什麽屬性的吧。”朱茜說著,笑著拿了一個水晶球一樣的東西來到了萱草麵前。蘭若看了一眼那個東西,點了點頭,對著萱草說:“呐,你把手放上去,然後把你修煉出來的靈氣知道吧,努力往裏麵灌輸下,然後就可以了!”

  仔細想了想蘭若說的步驟,萱草感覺自己還是能夠做到的,於是點了點頭開始灌輸靈氣。很快,水晶球就由本來的無色變成了綠色,看上去綠茵茵的,很是可人。

  “不錯,木靈根,而且是單一的。”蘭若點了點頭,眼睛裏麵有了幾分的欣喜。

  “果然,鬱書找到的人就是有幾分本事的,否則的話也不會有這樣好的資質。”朱茜說著,然後指了指小樓下麵的一間房間,那件房間門上麵立即繞起了一層一層的蔓藤:“這間房間,就給你住了,你以後安心在這裏住下修煉就好。”

  “知道了。”萱草點了點頭,自己現在的武力值和那兩個人相差太大,沒有什麽好爭辯爭論的東西。她乖巧的走進了房間,發現房間裏麵許多綠色的蔓藤縈繞。跟著她一塊兒走進來的蘭若說道:“這些東西可是好東西,這些種子我們本來就不多。有這個,會幫你吸收木屬性靈氣的。”

  說完,蘭若又看了她一眼,哼了一聲:“這樣好的東西,給你基本上就是浪費!”

  萱草知道蘭若就是看自己不順眼,而且除了言語上麵對自己不大好以外,基本上沒有什麽針對自己的地方。所以說,她很歡樂的無視了蘭若的話,而在房間裏四處打量起來。說實話,這個房間給她的感覺確實比當初住的那個茅草屋要好。而且,這個房間裏麵可以說是更加精致一些,至少還有幾個衣櫃,還有好幾個小箱子,就連梳妝鏡什麽的也都是有的。

  而且,床居然也是蔓藤的,但是坐上去感覺卻是軟軟的,根本不會感覺不舒服。如果說自己方才沒有看錯的話,這個房間的變化,應該就是剛才那個朱茜姐姐用手指了一下。指了一下,變化就這樣大!

  萱草咬了咬嘴唇,然後繞著房間走了一圈,然後又走了一圈,感覺好滿足。蘭若見著她那個傻樣子,連說她的欲望都沒有,早就走了。

  當萱草回過神發現蘭若走了的時候,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她感覺自己似乎有些太過忘情了。但是,如今沒有人在身邊,她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就隻是坐在了床上,開始打坐修煉。

  或許是因為壞境的原因,她感覺這一次果然比以往吸收靈氣越發的快了。但是,那個東西也吸收的很快,基本上她連二分之一都保留不到。

  “萱草妹妹,我給你送衣服過來了。”

  門外是朱茜的聲音,萱草一下子就跳下床,她如今身手還是很敏捷的。打開門,就見著朱茜站在門口,她如今換了一身衣裳,不知道是什麽布做成的,看上去有些閃閃發光一樣。見著萱草一下子就盯著自己的衣服看,朱茜笑了笑說:“這個是我們這裏特有的一種植物織布做出來的衣服,我也幫你準備了幾套,等會你看看合身不合身。”

  說著,就走了進去。

  “這裏的布置,你還滿意嗎?”朱茜左右看了看,然後笑著問道。

  “嗯嗯,很滿意。”

  “那你怎麽沒有放你的隨身用品?”朱茜臉上有幾分疑惑。

  “額,我沒有帶什麽啊,而且,我本來東西就不多。”萱草說著,聲音越來越低。聽了她的話,朱茜笑了笑:“是我失誤了,你應該還沒有儲物袋。對了,你來看,這個門口麵是給你洗澡的地方。”她說著,拉著萱草來到了她沒注意的一個地方。

  “這裏是一個門麽,我還以為就是一個裝飾。”

  萱草奇怪的看著麵前的這個所謂的門,這個門上麵是房間裏唯一有花的地方,上麵的蔓藤開出來一朵一朵的花,她本來以為是裝飾的,所以動都沒有動。

  “不是。”朱茜說著,就直接拉著她往裏麵走。

  “這個不是門嗎?”萱草看著自己手透過綠色的影子,往裏麵,立即驚訝的叫了起來。

  “看來,你果然什麽都不知道,這個是幻象,是假的,並非是真正的。”朱茜說著,嘴角勾起的笑容有幾分調皮,“我特意弄成這個樣子的,如果說是門的話,那些蔓藤怎麽還能生長呢,難道他們還會彎曲?”

  看著朱茜這個樣子,萱草有些驚訝,睜大了眼睛瞅著朱茜。她驚訝的是,朱茜看著那麽一個溫柔的人,居然也會故意調侃自己……

  第七章

  朱茜見著萱草下巴都要掉下來的樣子,眨了眨眼睛,臉上又恢複了溫柔的神色:“好了,萱草你別站著,你看看這裏麵你喜歡嗎?”

  萱草這個時候,才有精神大量周圍。

  這裏真的是自己住的地方了嗎,這裏難道說不是仙境嗎?一瞬間萱草想到的就是這個,因為這裏真的是太美了。這個房間很大很大,看著比外麵的房間還要大。在正中央是有一個大大的水池子,水池子看著是白玉雕成的一樣,周圍也都是蔓藤的裝飾,看著很是好看。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仙釀師 總裁他命不久矣(老祖地球生活指南) 冥婚,棄婦娘親之家有三寶 黃大仙今兒個要升天 救了一頭瀕死的龍 成為“男”神的女人 (修仙)自從我女變男 異能讓我做剩女 我爹不是地球人(外星人在古代) 九重天,驚豔曲 人類觀察計劃 重生之沒錯我爹娘是反派 訓寵指南 大佬從不跪鍵盤 落花辭 雀羽記 地球改造實錄 夢幻中餐廳[係統] 老婆又想解剖我[末世] 我腦子有病的呀 Omega也是女王大人 我爹不是地球人 繪天神凰 蛇後作妖 忠犬養歪手冊 (修真)長生道 吃播贏家 總有昂貴物證找我報案 職業不兼容,我能怎麽辦 海鮮盛宴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