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2節

不管怎麽樣,就隻有粥是不對的,她還應該弄些小菜來才是。她想著,就走到了院子裏。但是院子裏她看不到什麽白菜什麽蔬菜,她瞅著瞅著就感覺自己頭暈忽忽的,這裏怎麽沒有自己認識的菜?

“你在這裏轉悠什麽!”

一聲厲嗬傳了過來,讓她頓時有些不穩,差點摔了一跤。

“啊,我,我是想要弄些小菜,隻有粥……”她話沒說完,因為她看到白胡子師父現在臉上已經變黑了。

“這裏不是菜,而是我的藥園!”他師父一字一句的說道。

“我讓你去煮粥,你就隻管去煮粥,其他的事情不許插手,不許多問,否則,你就滾出去!”白胡子師父說完,轉身就走,長長的袖子居然甩出了破空的聲音。阿醜吐了吐舌頭,然後回到了廚房。

坐在灶台邊上,聽著米粥在鍋裏頭翻滾的聲音,再聞著米香,她感覺自己陷入了一場煎熬裏麵。過了許久,她聽著感覺聲音小了些,打開了鍋蓋,就問道了一陣撲鼻的米香。看著那紫瑩瑩的粥,她舔了舔嘴唇,想要嚐一嚐,但是想到自己師父這裏就那麽一點點米,也就不好嚐了,拿了兩個洗幹淨的碗筷,把粥放進去,然後去叫了師父。白胡子師父讓她端著米粥,到了院子裏一處草亭裏用飯。

“這米粥……”白胡子師父頗為滿意的看著粘稠的粥,剛想說什麽,卻見到自己才收的花奴,一口氣就把粥吃完了,然後撫摸著自己的肚子。忍不住眯了眯眼睛,問道:“你是不是感覺這粥吃了以後,暖洋洋的,渾身舒爽?”

“嗯嗯。”阿醜點了點頭,眼睛放光的看著白胡子師父碗裏的粥。白胡子師父比較凶,她不敢正大光明的垂涎那粥,但是看看總是好的。

“你可知道,這靈穀是助人修煉所用,它可以清楚人體內雜質,因為蘊含靈氣,所以分外難得!”白胡子師父說著,聲音就有了幾分的淩厲!

“它,難道不是用來飽肚子的嗎?”阿醜奇怪的問道,她感覺這個東西飽肚子功效很厲害啊,她不過才吃了那麽一碗粥,就感覺自己的肚子一點都不餓了,比吃幹饅頭泡水要好很多啊!

“……”白胡子師父瞅著麵前的阿醜,目光恨不得把她一口吞了。然後直接揮了揮袖子,他麵前的碗筷粥什麽的都不見了。

“孺子不可教也!”白胡子師父留下來這句話,人就不見了。阿醜看著麵前的碗,用筷子刮了刮,已經幹淨的不得了了。她歎了口氣,然後把麵前的碗筷收拾好,然後去洗了。洗了回來,發現廚房裏又多了一副吃完的碗筷,她又拿去洗了。心中嘀咕,這個師父好奇怪,開始要和自己一起吃,然後又突然生氣,難道說長胡子的人都是這樣喜怒無常?

她有些糾結,忍不住撓了撓頭。雖然說,洗完算不上什麽勞動,但是她還是覺得本來可以一次完成的東西,弄成兩次,好虧啊!

洗完了碗,她就有些不知道做什麽好了,在她在院子裏轉了第三圈了以後,終於聽到她師父開口:“給我滾進來!”

她立即去了她師父所在的草屋,她師父所在的草屋比她開始躺著的看著要高級許多,雖然說大部分東西也都是藤草編出來的,但是那些圓潤的弧度無一不說明了這些怎麽也算的上是藝術品啊。

隻是,這裏卻依舊沒有什麽軟裝飾,隻有在牆上掛了一副風景畫。

見到她進來了以後,她師父就瞅著她,看著她一直傻傻愣愣的站著,忍不住訓斥:“跪下。”

“是。”

阿醜反射性的說道,然後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地上。她師父歎了口氣,她麵前的蒲團動了下:“是讓你跪坐在這個上麵。”

“哦。”阿醜乖巧的跪坐在了蒲團上麵,然後聽著她師父開口。

“你以前是凡人,但是以後就不會是了。你首先和我說說,你為什麽會掉落在這個山下,我昨日在你服藥後,上去看了看,上麵一片雜亂,顯示很多人到過那裏。”

阿醜沒有猶豫,直接把自己遇到的事情說了出來,白胡子師父點了點頭:“山民愚昧,你把珍珠拿出來讓我看看。”

阿醜不舍,但是想到師父這麽窮,粥也沒有苛責自己,還是乖巧的把珍珠拿了出來。她師父看了兩眼珍珠,然後遞給了她。

“不過是俗物,但是按照你所說,應當是哪家弟子下山辦事。這個應當是他們作為打擾你的補償,不過這東西對你來說也沒用。當初沒用,以後更加不會有用。”

白胡子師父說完,就又把那三顆珍珠扔還給她。阿醜捏住珍珠,望著麵前的師父,心裏頭有一股子淡淡的暖流流過,師父真的很好。師父這裏都這樣窮了,但是還是不要徒弟的東西。

白胡子師父被她那雙水汪汪的眼睛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咳嗽了兩聲,在阿醜收回目光了以後,才仔細的在她的上下打量了一番:“你今年多大了?”

“十二歲了。”

“哦?”白胡子師父應了一聲,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然後點了點頭。

師父看她的眼神就宛如是看待一個貨物,那樣的眼神讓阿醜忍不住縮了縮肩膀。她不喜歡這樣的眼神,但是她現在已經沒有別的任何的選擇。

“你以後就住在你剛才出來的那個房間裏,廚房裏有靈穀,你負責每日三餐。屋子後麵有一畝靈田,你負責除草驅蟲,記得,院子裏麵的東西不允許你碰,明白了嗎?”

白胡子師父淡淡的說著,阿醜立即點頭,一畝地的勞動量算不上很大,她應該是可以的。

第三章

見到她點頭了以後,白胡子師父臉上的神色就緩和了許多,“你識字嗎?”

“不曾……”阿醜以前是認識字的,但是這裏的字她確確實實是不認得的,如果說真要念出來的話,估計也是蒙的比較多。見著她那個樣子,白胡子師父哼了一聲,然後丟給她了兩塊看著十分晶瑩的玉塊。

“你先學了這兩個吧。”

阿醜拿著兩塊有著淡淡涼意的石頭,心裏頭不明白學了這兩個這話的意思是什麽,忍不住抬頭看著麵前的白胡子師父。見著她那個樣子,白胡子師父臉上就有了一絲絲的不耐煩。

“你自己把它貼在腦袋上麵就可以了!囉嗦,囉嗦,好了好了,你回你自己房間去!我這幾日大概不在這裏,你自己好生把我給你的東西學會!”說完,就不再搭理阿醜。阿醜見到白胡子師父那個樣子,猶豫了下,然後站了起來。

見著她那個樣子,白胡子師父突然喊住了她:“你叫什麽?”

“我,我叫阿醜。”

阿醜有些茫然的看著白胡子師父。

“我知道你叫阿醜,但是你來我這裏了,以後就不用叫阿醜了,給自己想個名字!”白胡子師父又有些暴躁了。見到白胡子師父那個樣子,阿醜有些奇怪,但是還是認真的思考了起來。她其實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自己現代的名字,但是不知道為什麽,她下意識的不想要以前的那個名字。或者說,那個名字代表著她以前人生。她如今已經不想和以前一樣過那樣的日子了,她會過的更好。

見著她茫然的神色,白胡子師父皺著眉頭,想了想,然後說道:“你是我這裏的花奴,以後就叫萱草吧。”

“是,萱草明白了。”阿醜,不,現在的萱草一下子跪在地上,磕頭表示感謝。見著她那個樣子,白胡子師父臉上卻有幾分不耐煩,嫌惡的說道:“我讓你出去,你還留著幹什麽!”

被白胡子師父爆發弄的莫名其妙的萱草,隻能自己無奈的往外麵走。不得不說,這個白胡子師父這個人似乎真的很奇怪,和她以前遇到的所有人都不大一樣。回到了屬於自己的房間,她左右打量了下,房間裏很簡陋。

瞅了瞅放在屋子中間的竹床,不知道為什麽,她看著這個擺設心裏頭總覺得別扭,就好像是去殯儀館參觀屍體一樣。她皺著眉頭,然後小心翼翼的挪著竹床,挪到了窗戶的下麵。這個床很窄,說是床,不如說是一個比較大的塌。不過,她一個人睡也是夠了的。

她在櫃子裏找到一些厚重的被褥,猶豫了下,還是放回了原地,然後又從廚房裏拿來了一些清掃的用具,然後開始小心翼翼的清理房間。房間清理的很順利,很快她也梳洗了整個房間。房間說起來真的是很簡單,就一張床,一正麵牆麵的櫃子,還有一個竹子編成的屏風,一張桌子,兩個小竹凳。

她猶豫著,開始布置房間。

這個房間,是自己的了,屬於自己的,自己可以隨便布置的。

不知道為麽,隻要想到這裏,她的心裏頭就有一種淡淡的欣喜和喜悅。

不過,還是不穩當,她要努力,努力,努力的做的更好,這樣別人才能夠更加的容納她。想到這裏,她咬了咬嘴唇,躺在了硬硬的竹床上麵,然後拿出來那兩個貼身藏著的玉塊。或許是因為貼身放著的,所以說不可避免的沾了體溫。

她捏著玉塊,然後貼在了額頭上麵。一瞬間,她頓時感覺自己頭疼欲裂,就好像是腦袋裏多了什麽東西,很快,玉塊也都碎掉了。她捂著頭,躺在床上呻吟,不停的翻滾,但是卻沒有感覺好一些。

過了好一會兒,腦海裏的東西開始慢慢顯現了以後,她才感覺自己好了些,但是也感覺的到腦袋漲漲的,就好像是吃東西吃的多了,撐著的那種感覺。就在她鬆了口氣的時候,卻聽到外麵白胡子師父嚷嚷:“都什麽時候了,怎麽還不做午飯!”

聽了這個話,她匆忙的從床上爬起來,但是或許是因為太匆忙了,所以腳下沒站穩,一下子摔了一跤,她雖然說很快就站穩了,但是卻依舊感覺自己腳底下麵空虛的很。她強撐著不適,來到了廚房,然後重複上午做過的事情。

這次廚房裏已經放著一些青翠的菜葉,那些菜看著就好像是才從植物上麵采摘下來的一樣,給人的感覺就是青翠欲滴的。她奇怪的看了兩眼那菜,猶豫了下,然後就開始洗米,做菜。她這次做的是米飯,然後清炒的青菜。她不知道這些師父以前是怎麽吃的,但是現在隻能按照她想的來了。很快,菜就炒好了,米飯也開始彌漫著淡淡的香味了。這個時候,她卻感覺到了奇怪。

對的,米袋還是上午的時候見到的那個米袋,但是容量上麵來說,根本就不足以支撐自己上午拿的米,和下午拿的米。難道說,這個米袋,師父又換了一個放在這裏的嗎?這樣想,師父還真的算的上是體貼。

想到這裏,她就拿起了米袋看了看,感覺裏麵似乎還是有米的,想掏出來看看,但是還是沒有。聽師父的口氣,這樣的米似乎很珍貴,自己還是不要弄撒了吧。

她才把米放下來,突然感覺自己頭一陣暈忽忽的,捂著頭,坐在了灶台旁邊。頭疼就像是浪潮一樣,一波一波的湧向她。她捂著頭,眯著眼睛,感覺自己眼前似乎出現了許多的字。都是這個世界的字,各種各樣的,不管她看什麽的時候,都會有字跑出來標注在下麵。她心思一動,手裏頭捏著了一根樹枝,用木灰在地上劃出了自己的名字。原來,在這個世界裏,萱草這兩個字是這個樣子的。

這個就是自己的名字了,看著,還真不賴。

她是一個很容易滿足的人,雖然說弄不懂這一切到底是怎麽發生的,為什麽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但是她還是很高興。不管怎麽樣,她現在是認得字了。如果說不是那種感覺太難受了,她真的很想立即把另外一塊兒放在自己的額頭上麵,看看會有什麽效果,說不定這一次的效果會更加神奇。

還在她興奮的時候,突然聞到了一股子淡淡的米飯焦香的味道。她立即一驚,然後把火給滅了,小心翼翼的把米飯打開。還好還好,隻是下麵多了一層鍋巴而已。小心翼翼的把飯弄好,放到了一邊,準備好托盤,猶豫了下,準備的是一人份的送去了給白胡子師父。師父見了那飯菜,點了點頭,什麽話都沒有說,隻是讓她出去了。

回到了廚房,她小口小口吃著飯菜,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覺得真的好好吃,味道上麵,口感上麵,都比自己沒有穿越過來的時候吃到的要好許多。不多時,就吃完了,然後她又把鍋巴飯給鏟了下來,一點點吃了。

那鍋巴飯吃起來的感覺脆脆的,香香的,味道還是很好的。吃完了以後,她才收拾了鍋碗,才洗完,然後就看到了師父的碗筷整齊的放在廚房的桌子上麵。略皺了皺眉頭,然後又認命的把那些給收拾了。

不管怎麽樣,自己現在能夠做的,就是當好一個花奴。

收拾完了以後,她伸了個懶腰,然後回到了房間裏麵,躺在床上。猶豫了半天,最終還是把懷裏頭一直塞著的玉塊拿了出來,放到了額頭上麵。這一次是一陣清涼的感覺一閃而過,玉塊自然碎開。她閉著眼睛沒有睜開,因為她驚呆了。

腦海裏多了一段似是而非的話,似乎是小說裏說過的那種修真的功法,那些就好像是一下子出現在她眼前的,雖然說她是閉著眼睛的……她仔細的把那些話給記下了以後,那些字就一下子消失不見了。

不知道為什麽,這個玉塊給她的感覺,要比上一個給她的要好,或許是因為這個玉塊並沒有給自己帶來強烈的疼痛感。她想著,抿著嘴唇開始思考那話的具體意思。雖然說她是識字的,那些字一個個拆開看,她也都是認得的。但是都塞了一塊兒,她就不是那麽肯定了。猶豫了片刻,她試著按照上麵所說,閉著眼睛,盤膝試著找自己身體裏所蘊的氣。

出現在她腦海裏的字大概是這個意思,萬物皆有靈氣,隻是要看你如何去開發。她現在要做的就是把身體裏麵本來就有的靈氣給蘊養起來,因為那靈氣是自己消散的。她要首先“看”的到自己體內的靈氣,並且學會如何讓靈氣不往外麵跑,這樣第一關她就過了。

她坐了好一會兒,隻感覺自己頭暈忽忽的,並不能感受到什麽靈氣。她越是打坐,越是覺得有些暴躁。她知道自己這樣不好,但是身體似乎卻有一種不可控情緒在那裏住在一樣,她不高興,很不高興。突然她感覺到自己身體裏突然有一種特別難受的感覺席卷而來,忍不住大口一張,哇的一下嘔了起來。不過。什麽東西都沒有吐出來,而且這樣了以後,本來那種煩躁的情緒也好了許多。

雖然說不知道這種變化的原因,但是她還是覺得這樣的變化能夠算的上是好事兒。

“晚飯!不要天天讓我說!”外麵的聲音如同鍾聲一般洪亮,她猛地一驚,趕緊下了地,走出了門才發現外麵的天色已經黃昏了。她真是沒感覺時間居然過的這樣的快,她本來以為就一會兒。

萱草去了廚房,看到有一條新鮮活潑的魚正在廚房裏的水盆裏跳動著。見著那魚,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然後用手指頭戳了下。魚吐了吐泡泡,然後繼續擺了擺尾巴遊著。

第四章

看著小魚自由自在的遊著,萱草歎了口氣,然後捏著魚,手裏頭拿著刀,開始準備殺魚。雖然說魚兒很有意思,但是放在這裏更大的一個意思就是,它是食材,師父要吃它。魚不止一條,有兩條。

萱草猶豫了下,大的給師父單獨裝著,小的就留給了自己。不管師父那裏本來的想法是不是這個樣子的,但是萱草都覺得自己應該試一試。自己畢竟要在這裏住上很久,所以說,她要一點點知道自己能夠有的待遇。

魚,米飯,一道小菜。準備好了以後,送去給了師父,師父看到送來的隻有一條魚,什麽話都沒有說,點了點頭,就讓她下去了。萱草下去了以後,感覺自己背後出了一層細細麻麻的汗水。不管怎麽樣,這個算是表示了,每次送來的兩份食材裏麵,有一份是屬於自己的,師父並沒有在這個上麵有克扣的意思。知道這一點了以後,萱草不知道為什麽,有一種淡淡的欣喜。

或者說,這件事情本來就是值得開心的!

她吃完了那些飯菜,魚的味道真的很好,肉質細膩的很。還好,她故意做的時候多準備了一些魚湯,魚湯拌飯的味道也是很不錯的。她吃完了飯,感覺自己的肚子有點鼓鼓的,忍不住戳了戳,感覺還是很不錯的。

折騰完了,她又回到了房間裏麵,開始繼續打坐。不管怎麽樣,有一個能夠改變自己的機會,她就不應該放棄。這一次比上一次似乎順利一些,但是她還是嘔了好幾次,不過嘔了以後,她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都要比開始輕盈了。

好一番自我折騰,到了晚上,她卻一點睡意都沒有。雖然說,竹床上已經被她鋪上了軟和的被褥,但是她還是翻來翻過去,許久才睡著。或許對她來說,現在的生活,似乎有一種淡淡的不真實感。畢竟,她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一個人人喊打的災星,居然能夠過上這樣的日子!

不管再糾結,但是在夜裏,她還是慢慢的睡著了。醒了以後,她立即跑到了廚房裏,看到廚房裏有放著幾天的食材,而且旁邊還有一漲紙條,裏麵大概的意思是她師父出去了,讓她一個人在家裏好好的照顧後麵的靈田。還有,院子裏的花草不用她操心。

這點,是重點提示,寫的字比別的字都要大許多,很顯然師父把這件事情看的很重。師父不在,這麽點口糧夠自己吃嗎?萱草有些擔心的看著那個裝著靈米的袋子,眉頭微微皺著,然後小心翼翼的倒出來了米,煮粥。

因為她要去後院幹活,所以說特意吃了兩碗粥,然後才扛著鋤頭去了後麵。鋤頭重量不輕,提溜在手裏頭她沒有那麽好的臂力,所以隻能靠著肩膀上麵的力氣來幫忙頂一頂。去了後麵,她發現後麵果然是一畝地,算不上巨大,但是看著一片綠意,要在裏麵找到野草還有蟲子,似乎算不上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想到這裏,她才小心翼翼的下了田,自己左右顧盼找著有什麽野草,或者有什麽蟲子。蟲子長的都很奇怪,大部分都是她沒有見過的。她都是小心翼翼的用東西包著,然後摘下來,踩死!

野草就更簡單了,不過她弄的時候因為怕野草會因為弄斷了根莖所以繁殖的越發的快,所以說她很小心翼翼的把野草都是連根拔起。才折騰了三分之一,她就明顯的感覺的出來,自己的效率遠遠沒有開始的時候那麽歡暢了。因為這個本來就是很枯燥的差事,她一點點折騰完了,然後才開始準備澆水。但是這個時候太陽已經起來了,她記得太陽出來是不能夠澆水的,所以隻能把水井裏提出來的水放在一邊,等到晚上的時候在過來給他們澆水。

沒有白胡子師父的日子,要比她想的自在許多。而且,關於米她已經發現了,似乎就算是師父不在,但是那個米袋也始終都是慢慢的,鼓鼓囊囊的。知道這一點了之後,執秋很開心,畢竟這樣至少說明了自己在衣食上麵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吃完了飯,沒多久就到了晚上,然後把後麵靈穀都澆上了水以後,她的心情也輕鬆了許多。因為不管怎麽樣,自己師父走的時候,吩咐的人物,自己都算完成了吧。她就笑眯眯的回到了房間,開始新的一天的修煉。

這一次修煉效果似乎要比上兩次要好許多。

為什麽會這樣說呢,最簡單最直白的話來說,就是因為她看到靈氣了。是的,看到了體內那如同煙霧一樣籠罩在自己內髒裏麵的靈氣。雖然說看不清楚那些內髒的樣子,但是如同雲一樣的靈氣卻是看的清清楚楚。

她很是高興,就在她在思考想好什麽辦法慶祝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腦袋一陣暈忽忽的,然後又感覺自己腦海裏出現了一些東西。原來,如今她不過是方才入了門,如果說想要成仙,還要繼續努力!

萱草努力的繼續記下來了她在自己腦海裏的的時候,見到的文字。本來是想要抄寫出來的,免得自己忘記,但是不知道為什麽,她有一種淡淡的感覺,如果說自己真的那樣做了,自己就會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所以說,她還是很本分老實的,什麽也都沒有做,而是努力按照訓練裏說的。看到了靈氣,然後把他們努力歸納到丹田一處,然後繼續吸收靈氣,。

她隱約能感覺到自己周圍那些散的靈氣,在她的吐納之下,慢慢的進入到身體裏麵,然後就感覺本來就有些酸疼的身體,一下子感覺舒服極了。

在她懵懵懂懂誤打誤撞來到這裏的情況下,她還有功法可以學習,不得不說,那個師父為人要比她想的還要好。想到這裏,她的眉頭就舒展了許多。不管怎麽樣,有人對自己好,總是好事兒的。

想到了這裏,她心裏頭就開始在嘀咕,自己將來要怎麽去報答師父了。不管別的,如今自己能夠做的就是讓師父過的很好。

晚上,她抱著自己能夠學到絕頂武功的夢想,開始慢慢的進入了溫暖的夢鄉。“

第二天起來,她還是先自己做了飯,然後就去了後麵的田地裏,不過這一次她是先澆水,然後才開始鋤草,捉蟲。幹的有條不紊的,把一切都折騰完了,居然也都中午了,吃了飯,然後又去房間裏打坐,到了傍晚的時候,又去看了一次,是否需要澆水,很趕就澆水,不幹就去做晚飯吃飯。

一天的勞累讓她身體有些緊繃,肩膀,手,腿,更是有些感覺酸酸的。但是晚上在打坐的時候,沒有想到居然有很好的效果,她感覺的到那些靈氣慢慢的進入自己的身體裏,然後匯集成了一團。就這樣了幾天,她突然發現一件事情。自己雖然說每次都匯集起來了靈氣,但是靈氣會不見。

不知道是自然消散,還是被她身體的某一部分吸收了。反正,靈氣就不知不覺的消失了,本來占了有百分之八十的靈氣,一會兒就隻有了百分之六十。因為這樣,所以她聚集起來格外的困難。到了第五天的時候,才感覺到自己把自己丹田位置的靈氣全部填滿。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為師與爾解道袍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非專業大師總有人想蹭她靈氣我是你媽!撿了一個木乃伊鎮河我閨房裏的銅鏡成精了不嫁何撩喵!我在現代做藥神全海洋都以為我很凶殘玄學天師的開掛日常仙藏鬥轉江湖二青禦靈真仙家師是條魚少將被omega撩了![星際]小師妹每天都要噴火在異世討生活奇遇無限一指成仙玄學大師是吃貨我家饕餮叫狗剩影帝養了隻蘭花精魔囚仙玄學大師的當紅人生[重生]明月入君懷和神獸同居的日子假如空氣有生命攻略不起打擾了仙界白富美脫單記
  作者:清風渡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