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20節

  “我師兄隻是修仙而已,還在向神仙的路上走。怎麽樣,這一下子放心我們了吧。”她說著,特意看了一眼村長。村長看了他們兩個人一眼,嘴唇蠕動了幾下,然後歎了口氣說道:“既然你們兩個非要去不可,那我這個老骨頭也就不攔著你們了。”說著,轉身就走了。看著他那個樣子,大媽笑了笑,然後臉上又有了幾分惆悵:“你們是不知道,當初那個村子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村長的大兒子第一個嚷嚷著要去看看。村長攔了,沒攔住,然後就看著大兒子一去不回頭。後來,二兒子見著大兒子沒回來,心裏頭惦念自己哥哥,又跑了去!結果,還是沒有回來!他本來兩個兒子,村裏頭人誰不羨慕的很,如今可好,一個兒子都沒有了。你也別怪他剛才那麽倔,其實也真的是為了你們兩個好。怕你們兩個沒有命從裏麵回來!”

  萱草聽了這個花,點了點頭,心裏頭對村長也有了幾分的心疼。看著村長剛才的樣子,隻怕是心裏頭承受了不少的傷痛。看著他們兩個站在那裏不說話,那個大娘說:“我知道你們都是有大本事的人,如果說,如果你們在那裏看到他的兒子了,還請幫忙把他們兩個給救出來。雖說啊,村長麵上沒有說什麽,但是心裏頭可疼著呢。”

  “知道了,如果說我們遇到了,肯定會想辦法把他們給救出來的。”萱草說著,但是想到那個村被他們描述的景象,隻怕是找到那兩個人困難的很。萱草想著,掃了一眼小白師兄,小白師兄不知道在想什麽,整個人好像有些魂不守舍一樣。見到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有幾分生氣,但是什麽話都沒有說。

  因為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所以說大娘留著他們晚上在這裏住一晚上再去。到了晚上的時候,許多鄰居過來送了吃食。那些人看他們的目光都和藹的很,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是都知道萱草和小白師兄答應了要去那個村子裏看看的事情。

  到了晚上,萱草去小白師兄那裏找他商量:“小白師兄,你聽說過這樣的事情嗎,人一夜之間都消失了,然後整個村莊都被霧氣給覆蓋了,而且如今霧氣還在慢慢吞噬左右?”

  聽了萱草的花,小白師兄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是沒有聽過這個的,但是我卻是知道有一種可能會這樣。那就是如果有惡人,故意把全村的人一口氣全部殺了,然後利用他們村莊的地勢,布下陰煞大陣,這樣的也會出現現在的情況。”

  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猶豫了下,然後看著麵前的小白師兄:“你的意思是,有人如今在那裏控製,所以說才會有今天這樣的景況?”

  “正是,如果說沒有人控製的話那就可能是瘟疫,隻有這樣迅速的病才會讓人一夜之間突然死亡。但是卻沒有辦法來解釋那霧氣,而且那霧氣還似乎就是在保護那塊,不讓別人進去!”

  小白師兄說著,看了一眼萱草,突然笑了起來:“真是沒有想到,跟著師妹下山居然這樣的不無聊,還沒有就遇到了這樣的事情,肯定會很好玩!”

  “你說的什麽話,怎麽會覺得好玩。一個村莊,有多少條人命沒有了。而且有了霧氣在左右籠罩,肯定有好多人因為好奇所以偷偷跑進去的事情!這樣一來,應該也有好多都是無辜卷進去的人!”萱草說著,眉頭皺的很緊。

  第五十三章

  聽了她的話,很顯然小白師兄有些不理解,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那些人有什麽好管的,我看中的是那個背後的人。他有能力策劃這一切,肯定是一個修真的人。雖然說不知道目的,但是這樣的人,師妹,我是可以吃的吧。”他說著,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看著小白師兄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一陣陣惡寒,但是還是忍著心裏頭的不舒服問道:“你怎麽會這樣想,你基本上什麽多久吃一頓?”

  “啊,我啊,我也不知道。師父說了,不能無緣無故就吃人,所以說要等那些食物犯錯。比如,進錯地方,和師父頂嘴啊什麽的。可惜現在犯規的人越來越少了,我還是在師妹來的時候,才吃了那一個人。如今,我已經好久都沒有吃東西了。師妹,那樣的壞人我也不可以吃嗎?”小白師兄說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啊眨。看著雖然說很萌,但是想到這隻娃的本體,萱草就覺得一陣陣惡寒。

  “如果說那個人該死的話,那你就吃了吧,但是你不要讓我見到可以嗎?”

  “那自然是可以的。”小白師兄立即點頭,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顯得很歡快的樣子。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回到了自己房間裏睡了。第二天起來,他們兩個被大娘領著遠遠的指了指那個村子的地方,然後大娘說:“我在這裏等著你們,我就不過去了。”

  “也好。”小白師兄說著,就一下子帶著萱草,直接飛到了那個村莊的所在地。萱草看了一眼小白師兄,看來他真的肚子餓了,整個人顯得十分熱切。

  來到那個村莊了以後,萱草果然看到一層淡淡的霧,那霧看著雖然說不厚,但是可見光度卻很低。難怪在這裏會迷路,這樣走幾圈,不迷路才是不正常的。萱草想著,左右看了看。

  “這裏有一個陣法。”小白師兄突然開口說道,臉上有幾分興奮。

  “你等等,這個是用靈石布陣的,正好我的小寶貝最喜歡吃這些東西了。我去去就來!”他說著,一下子就從萱草的麵前消失了。不過他動作雖然說很快,但是萱草還是發現了,它是從地底下走的。

  想到自己是怎麽樣被他從穀內帶出來的,萱草突然感覺身上一陣陣難受。昨兒在大娘那裏,因為條件限製的原因,所以說隻是用水擦了擦身子而已。如果說有機會到大城鎮裏的話,自己一定要好好洗個澡!

  萱草想著,心裏頭頗有幾分憤恨。然後就盤膝坐下,開始和自己腦海裏的小雅溝通。

  “小雅,你看的到周圍發生的事情嗎?”

  “如果說主人想要小雅知道的話,那就直接在小雅麵前想想,小雅可以從主人意識裏調出來自己看。”小雅說著,似乎對萱草突然進來和自己說話很驚喜,整個聲音都十分歡樂。

  “嗯,我同意你看看。”說著,她就開始想出了山穀以後遇到的事情。

  小雅看了半天,然後說道:“我讚成小白師兄的話,這裏應該有人在利用這裏普通人的屍首在做什麽壞事,或者直接是那些人沒有死,被囚禁起來有其他邪惡的用途。”

  “嗯,我想也是,但是,你覺得小白師兄直接吃人肉……”

  “很正常啊,那個人是壞人又不是什麽好人,為什麽不能吃啊。而且,如果說直接把那個人殺掉放在那裏不管多麽浪費啊,當然說隻有吃了是最好的啊!”小雅十分自然的說道,然後突然用一陣恨恨的口氣說道:“如果說浪費糧食的話,可是會天打雷劈的!”

  看來,小雅和小白師兄想的一樣,對吃人看的很正常。

  “不是我們對吃人看的很正常啊,怎麽說呢,主人會吃靈獸嗎?”小雅看到了萱草的想法,頓時有些不滿,哼哼的說道。

  “自然是有吃過的。”萱草點頭說道。

  “那麽相對普通的肉類和靈肉,主人更喜歡哪一個?”小雅繼續問道。這個時候萱草已經感覺有些不對了,但是還是直白的說道:“自然是會比較喜歡吃一些靈獸。因為靈獸吃起來身體裏麵都含有靈氣,對身體也會有一定的滋補效果。”

  “那就對了,你們吃靈獸就很正常,那麽他們吃你們有什麽不對的嗎?”小雅聲音突然又歡快起來。

  這個話聽起來似乎沒有什麽錯,但是萱草就是有些不舒服。這個時候,小雅突然開口說道:“應該是小白師兄回來了!”說著,它就安靜了下來。

  “師妹,師妹,你怎麽在這裏打坐起來,很不安全的!”小白師兄看著萱草坐在那裏的樣子,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萱草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笑了笑說道:“沒有什麽的,我隻是在那裏想一些事情,怎麽樣,迷陣現在如何?”

  “放心吧,我們去把中樞的靈石全部吃掉了,並且把那裏的法陣中心都給破壞掉了。師妹難道沒有發現那些霧氣已經開始慢慢變得磨弱了?再過一會兒,肯定這裏就會消失了。但是我覺得那個幕後的人很聰明,如果說想要把他給抓住,應該還要花費不少功夫。”他說著,顯得有些不高興了。很顯然,這個小家夥過來答應幫忙的原因就是為了能夠有食物可以吃,結果發現食物沒有想象中的那麽好下口,現在已經有不樂意了。

  “好了好了,我們肯定是可以把那個幕後的壞蛋給抓出來的,因為小白師兄這樣的聰明能幹,肯定是沒有問題的!”萱草笑著給小白師兄戴高帽子,小白師兄很高興的點了點頭。很快果然霧氣已經消失的差不多了,勉強可以看清楚了的時候,兩個人一同走了進去。他們很驚訝的發現,那個村子似乎一下子消失了,而是多了一個像是城堡一樣的東西。

  “這個是什麽?”萱草驚訝的說道,心裏頭卻在那裏大叫,“難道說這個就是古堡?”

  第五十四章

  但是,現在明明是仙俠背景,突然出現一個歐洲古堡式的,怎麽看怎麽不順眼。萱草心裏頭嘀咕著,偏頭看了一眼旁邊的小白師兄。小白師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不知道在想什麽。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開口問道:“師兄,你見過這樣的房子嗎?”

  “見過,怎麽沒見過,哼,你不知道,我們這裏是東大陸,在漂洋過海的另外一邊還有個西大陸,那裏的風景和我們這裏完全不一樣,而且那裏的人也都不修煉,而是使用什麽魔法。那些人真是一點見識都沒有,不過那裏的所謂魔法師的味道也還算不錯。”他說著,舔了舔嘴唇。

  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立即可以肯定一點,雖然說別的都不知道,但是這一點肯定是板上釘釘的了。

  “小白師兄,你是餓的厲害了吧?”

  聽了她的花,小白師兄愣了愣,然後委屈的低垂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就好像是一個小娃娃就是沒有飯吃一樣。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歎了口氣。偷食雖然容易,但是這個吃的東西似乎有些太過分了。

  “我感覺的出來,這裏的這個魔法師可以說是利用的暗的屬性,也就是和我們這裏的魔道差不多。我看這個村子的樣子,應該是這個魔法師利用了黑暗魔法,然後把這整個村子裏的人都變成了骷髏之類的,然後讓那些人去建了這個古堡。”

  小白師兄說著,瞅了瞅那個古堡,嫌棄的說道:“這個古堡真是醜死了,一點也沒有山洞便利,上上下下根本就不舒服,也不知道那些人怎麽想的,盡想著折騰。”

  “嗬嗬,那我們應該怎麽辦?”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花,眼角感覺一個勁的在抽筋,她實在是看不出來,他們那裏的那個破山洞,和這個宏偉的古堡比起來,怎麽就好了。不過,看著師兄那個樣子,萱草也不想多說什麽,反正可以自我催眠,其實都是因為愛國主義,大家愛國,所以才對這個古堡怎麽看怎麽不順眼。

  “我感覺的到,那個魔法師就在那個古堡的頂端,不過下麵有很多骷髏,看樣子不光是才死去的村民,應該還有他們以前的祖祖輩輩的,人很多。”小白師兄說著,臉上難得有幾分惆悵。

  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有些感動,雖然說小白師兄對人類的感情並不大明白,但是卻還是多多少少知道人類對祖先這種東西是有些敬畏的。正想著,就聽到小白師兄開口了:“那些人死的時間太長了,而且都沒有修煉過,身上一點靈氣都沒有。如今行走不過是因為一些所謂的暗元素。其實這種多少也算是靈氣,我倒還可以吃。但是他們身上的靈氣都不多,吃起來還忒費勁。真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啊!”

  見著小白師兄一副惋惜的樣子,萱草差點就想直接去跳樓算了。但是還是忍住了自己自我懲罰的衝動,直接問旁邊的小白師兄:“那小白師兄,我們應該怎麽辦?”

  “咦,難道我沒說嗎,我們直接去上麵最頂層把那個人給抓了吃就可以了。那些下麵的就不用管他,那個魔法師死了,他們也就自己都倒在地上成骨頭架子了!”他說著,還砸吧砸吧嘴,顯得一副很惋惜的樣子。

  “好吧,那我們現在就去。”萱草幾乎咬爛了一口好牙,從牙齒縫裏擠出來這幾句話。還好小白師兄這一次沒有磨嘰,直接帶著她去了那個古堡的頂端。為什麽說直接帶著她上去呢,小白師兄在人家古堡最上麵,直接把人家的房頂給掀了,所以說他們就直接華麗的降落在了那個黑暗魔法師的麵前。

  那個黑暗魔法師出奇的居然不是一個外國人麵孔,而是和他們一樣,黃皮膚黑眼睛黑頭發的人。

  “你怎麽會修煉魔法?”萱草看著麵前的那個暗黑魔法師奇怪的說道。

  “哼,若不是不能修真,我又怎麽會修煉這個!”那個暗黑魔法師開始見著他們來了嚇了一跳,但是很快的就鎮定下來,整個人還顯得有些傲慢的樣子。看著那個暗黑魔法師,小白師兄吞了吞口水,一臉渴望的看著萱草說道:“這個,這個我能不能?”

  “你吃了吧。”萱草看著這個暗黑魔法師,看著他手裏頭拿著用小兒頭鑲嵌的魔法杖,心裏頭一陣厭惡,直接後退兩步把戰局交給了小白師兄。

  小白師兄一聽麵前的人是可以吃的,立即兩眼發光,看著麵前的暗黑魔法師就像是看到了一盤燒雞一樣,隻差沒有流口水了。

  “你放心,我保證一口就把你吞了,連骨頭都不會吐的。你的味道看起來就好好的樣子,啊,多麽豐盛的一頓啊!”小白師兄看著麵前的暗黑魔法師在那裏喃喃自語道。

  “你,你們想要幹什麽,我告訴你們雖然說我沒有修真,但是我的戰鬥力一點也不比你們修真的人差!”說著,他就開始呢喃的念著萱草聽不懂的東西,這個時候,小白師兄直接衝了過去,然後一口咬住了那個暗黑魔法師的手,但是發現自己是用人形咬的。然後他頭一擺,立即一下子變成了一條肥肥胖胖的帶著點點粉紅色的大蠶,然後一口就把麵前的暗黑魔法師吞了進去。

  那個暗黑魔法師根本就沒有反映過來發生了什麽事情就直接成了小白師兄肚子裏一道點心,他吃了以後,頗為自得的扭了扭頭,然後看了一眼萱草。見到萱草有些惶恐的樣子,立即又變成了那個白白胖胖的小白師兄。

  “嘿嘿,他的味道有點太好了,我就有點忘形了。”小白師兄說著,微微低垂著頭,看著似乎有幾分認錯的姿勢。見著小白師兄這個樣子,想到那個暗黑魔法師做出來的壞事,萱草歎了口氣:“好了,算了,你看看這裏還有什麽活人沒有?”

  “活人啊?”小白師兄呢喃了一句,然後左右探了探,似乎在聞什麽,突然叫道:“在這個下麵最底下那一層,還有好幾個活的,而且都是女的!”他說完,然後就討好的看著萱草。萱草聽了這個花,眼睛微微的眯了眯。

  “好了,走我們一起下去看看吧。”萱草說著,就自己快速的往下麵跑。見著萱草自己跑不讓他帶,小白師兄似乎有些疑惑,但是還是跟著萱草後麵快速的奔跑起來。他們兩個人很快就來到了下麵,下麵像是一個監牢一樣的地方,為什麽說是像呢。因為這裏打扮的很好,每個牢房裏看著都像是一間溫馨的房間。而且,裏麵每個房間裏都還有廁所,布置的都很好。

  但是,就算布置的再好,但是前麵的鐵柵欄,還有大大的門鎖,都說明了這裏的用處。

  不錯,這裏應該就是用來囚禁人的地方。

  在那裏麵大概有數十個房間,基本上每個房間裏都有一個少女,她們蜷縮在那個房間裏麵,聽到有人來了呃,身子幾乎都在發抖。

  “你們,你們為什麽會在這裏。”萱草看著那些少女,找了一個看著膽子比較大的人問道。

  那個姑娘看著有幾分英氣,在大多數蜷縮著不敢看外麵逃避現實的姑娘裏,就這個姑娘勇敢的瞪向外麵,所以說在這些女子裏麵還算是比較突出的。似乎沒有想到會是萱草這樣的人過來,那個姑娘愣了愣,然後冷聲說:“哼,你是那個惡魔過來說服我們的嗎,他殺了我們的父兄,把他們變成了怪物,我們是不可能從了他的!”

  “沒有,他已經死了,我是感知到下麵有人所以過來看看。你們從今天開始,已經自由了。”萱草說著,就直接走上前,然後用力的把門鎖直接給扯了下來。修真沒有什麽別的好處,但是這個她還是能夠做到的。

  見著她這一手,那個女子猛地一驚,睜大了眼睛看著她。這個時候,旁邊的姑娘們也聽了這個消息,立即大力的開始在那裏拍打門。

  “真的死了嗎,我們真的自由了嗎?”

  “放我出去,快點放我出去!”

  “嗚嗚,我要找到我的爹爹,我的哥哥!”

  “石頭,石頭哥應該沒有死,我要找他,我要找他。”

  ……

  本來安靜的牢房裏頓時熱鬧了起來,萱草有些頭疼,但是還是一個個扯開了大鎖,但是那些人一個都沒有出去,而都在原地嗚嗚的哭。看著那些姑娘們哭的淒慘,萱草歎了口氣:“你們現在已經自由了,應該去哪裏就去哪裏吧。這裏已經成了一片荒地,不過這個大古堡還在,你們說不定可以從這個古堡裏找些值錢的東西安頓以後的生活。”

  雖然說萱草這樣說了,但是那些姑娘們還是沒有一個走出來的,她們都是在那裏哭著,似乎哭了她們的人生就不會是這個樣子了。

  第五十五章

  萱草聽她們哭的心煩,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這個時候,小白師兄奇怪的問道:“好奇怪,為什麽這些人寧可哭也不走出來?”

  他話音剛落,開始和萱草她說話的那個女孩子大步的走了出去,然後立即奔向了上麵。那些女子見到那個姑娘跑出去沒有人阻攔,似乎才相信自己自由了是真的,開始爭先恐後的向上麵跑。

  然後上麵傳來了一陣陣更加劇烈的哭聲。

  那裏麵的幾個姑娘看著都還不錯,想來是這個村子裏拔尖的姑娘了。但是這些姑娘們本來的家人,愛人,都已經被那個暗黑魔法師變成了骷髏。現在她們傳來的那些哭聲,應該是上去了以後,看到那些癱軟在地上的骷髏。那些骷髏上麵都有各自的衣服,雖然說有些破爛了,但是那些衣服說不定就是這些姑娘們一針一線縫補出來的,所以說她們自己肯定是認得的。

  既然看到了那些衣服,就可以肯定那些人是她們的親人了。

  如今親人慘死,隻留了她們自己,有那樣的哭聲也不足以為奇了。

  想到這裏,萱草歎了口氣,心裏頭有一種悲涼的感覺。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如果說你沒有自保的能力,說不定你就隻能看著你的親人一步一步的離開你。但是如果說你強大一些,有了自保能力,你的下場就會完全不一樣。如果說自己不是白胡子師父收留了自己,開啟了自己修真的第一步,那麽自己的日子會是什麽樣子的呢?萱草不敢想,但是看著這些痛哭的姑娘們,她似乎又有一些想到了。

  “師妹,既然這裏的事情都已經完成了,我們可以走了吧。”小白師兄說著,臉上有幾分不耐煩。很顯然他是對這裏哭著的姑娘們煩了,畢竟他本來對人類的感情就不大明白。看著他的樣子,萱草笑了笑:“畢竟我們已經救了她們,最好就是把她們安頓好了以後再離開,否則萬一又有別人過來傷害她們怎麽辦?”

  就在他們兩個說話的時候,那裏麵那個第一個和他們手滑,大膽的姑娘走到了他們的麵前,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我知道兩位大恩人都是有能力的好人,你們,你們能不能幫我們把我們的親人都複活了?”

  她說這個話的時候,那後麵的一群姑娘們都瞅著萱草和小白師兄。見著她這樣說,萱草歎了口氣說道:“你要知道,人死不可複生,所以說你的請求是不可能的。”萱草說著,歎了口氣,心裏頭有些後悔自己想要留下來的想法了。早知道,不如就同意剛才小白師兄說的花,直接一走了之算了。

  “那麽,能不能請二位直接幫我們把他們全部火化。我想,他們肯定不希望以這個樣子去下麵!”那個姑娘說著,抬頭,眼睛紅彤彤的,但是寫滿了堅定。聽了這個姑娘這一句話,萱草點了點頭,還有點欣賞麵前這個姑娘了。

  “這件事情我們是可以答應你的,你放心吧。但是,還要請你們幫忙把這些人的骨頭都聚集在一起,這樣的話火化也更加方便一些。”聽了萱草的話,那個姑娘點了點頭,然後回去和另外一些姑娘商量了一會兒,然後又過來應了下來。

  見著那個姑娘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真心覺得這個姑娘很難得。畢竟能夠一臉鎮定的在骷髏堆裏穿梭的人可是不多的。很快,骨頭就堆積在了一起,小白師兄放了一個大大的火球術,然後那些骨頭們就開始迅速燃燒。

  過了好一會兒,就化成了一片灰飛。

  萱草看到那些人並沒有上前來收集骨灰,有些奇怪,這個時候,那個姑娘上前說道:“他們生前就是屬於這一片土地的,死後也應該在這一片土地上麵得到安寧。還請兩位直接刮起一道清風,讓他們永遠安息吧。”

  “也好。”萱草說著,就用了風係發術,一陣不大的風一下子出現,卷著那片白色的飛灰慢慢的走了。見著這一幕,那個姑娘的眼淚終於掉了下來。她先是眼淚慢慢的滾下來,最後聲音越來越大,一下子蹲在地上哇啦啦的哭了起來。

  其他姑娘就好像是被傳染了一樣,也都嗚嗚的哭了起來。聽著這些姑娘們的哭聲,萱草心裏頭突然就好像有一塊大石頭壓著一樣。她雖然說知道這一切並非是自己造成的,但是卻還是有一種隱隱的自責,雖然說不大明白自己到底是在自責什麽,但是難受卻是難免的。

  “謝謝你們,如果說不是你們,我們還不知道會落到什麽下場。”那個姑娘哭完了以後,擦了擦眼淚,含笑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看著這個姑娘,歎了口氣:“你們節哀順變吧,如今成了這個樣子,你們打算怎麽辦?”

  “不管如何,我們都不會離開這一塊兒土地的,雖然說這裏沒有男人了,但是我們一樣可以撐起一片天空的!”那個姑娘說著,眼睛閃閃發光。

  看著那個姑娘這個樣子,萱草雖然說知道這個世道上沒有男人生活有多麽的艱難,但是卻也不想打擊她,所以說隻是笑了笑。小白師兄見著他們在這裏囉嗦了半天,已經有些不耐煩了,整個人左看看,右看看,身子不時的動一動,就像是得了多動症的小孩子一樣。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