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9節

  “這個啊,是世界之樹。”

  “世界之樹?”萱草重複了一遍,感覺這個樹的名字怎麽那麽像玄幻世界裏的啊?想著,她就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對,世界之樹,這個樹以前還是有幾顆的,但是後來大家都搶著種到自己宗門裏頭,所以啊,就搶啊搶啊搶沒了。這個樹對水土的要求很高,不容易成活。看這個的樣子,應該是埋在樹下的樹根不知道怎麽被挖出來了。”

  小雅說著,瞅著那個樹根,不時的摸一摸。看著小雅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一動,問道:“這個有什麽作用,為什麽大家都會搶著?”

  “這種樹種下了以後,會和小雅一樣,有自己的靈氣循環係統,呼出吸入都是靈氣。不自覺的就會聚齊很多靈氣,靈氣多了也會有各種各樣的精怪出現。精怪不同於妖怪,精怪大部分都是因為靈氣充裕,所以才會出生。而且,精怪比妖怪來說要單純一些,它們吃喝十分簡單,隻要有世界之樹在旁邊,就永遠不會餓肚子了。因為這些,所以許多大的門派都喜歡搶它們去自己圈個禁地,好修煉啊什麽的。不過世界之樹聚集來的還是木靈氣居多,說起來對主人好處很大呢。”

  “這個樹根,能不能活?”萱草聽了小雅的話,心裏頭很是心動。同時她也想到了當初被擄走的時候見到的那個山穀,那個山穀裏麵就有一些各種小精怪,難道說那裏也是有世界之術?

  “這個樹根啊,我覺得它還活著,並且有很強的生機。否則的話,也不會慢慢聚集靈氣了。”小雅說著,瞅著那個樹根,想了想,笑著說道:“我知道主人的意思了,主人是想要把這個樹根種下來,然後看著它長大是這樣嗎?”

  萱草聽了小雅的話,笑著點了點頭:“小雅果然聰明,就是這個意思。”

  “雖然說小雅不能肯定,但是這裏靈氣充裕,並且還有靈泉。而且這個對主人很重要,小雅也會悉心栽培的,應該不會有問題!”小雅說著,小手握成拳頭狀,顯得很是認真。看著小雅那個樣子,萱草笑著說:“既然小雅這樣說了,那我就相信小雅了。”

  “嗯嗯,盡管相信小雅吧,小雅會努力的。”

  “也好。”萱草說著,就摸了摸小雅頭上的小芽,小雅立即又害羞起來,整個人看著就要縮到泥土裏一樣。把樹根留下,又看了看那池子裏種的那蓮花,那蓮花已經長出來了很多,綠色的荷葉幾乎蓋滿了整個池子。看著萱草瞅那蓮花,小雅開口說道:“池子裏蓮花倒是好的,就是少了幾尾小魚,少了一些靈動,看上去傻傻的。”

  聽了小雅的話,萱草笑了笑說道:“如果說有機會的話,我幫你抓幾條魚進來?”

  “可不能是普通的小魚,如果說是普通的小魚的話,隻怕進來就會直接被壓癟。因為這裏麵靈氣太濃了,雖然說主人沒有感覺,但是實際上還是有威壓的。沒有靈氣的動物進來,是會直接被壓趴下的。”

  萱草聽了小雅的話,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看著萱草的樣子,小雅著急的說道:“主人,主人,小雅說的是真的,絕對不會欺騙主人的。”

  “我知道,世界上誰都有可能騙我,但是小雅是不會的。”萱草說著,微微偏著頭看著小雅。小雅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如果說是不能說的話,我會直接告訴主人不能說,但是我不會騙主人的。”

  看著小雅認真的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然後說道:“好了,我出去修煉了,你自己在裏麵好好的待著。”

  “好,我幫主人。”

  “嗯,好。”

  萱草沒有拒絕,然後就出去打坐了。小雅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情好,所以說格外的賣力,感受著小雅的努力,萱草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小雅似乎十分在意自己的肯定,那麽自己呢,有誰能夠肯定自己呢?

  她不知道,她不知道誰會來肯定自己努力。但是,就算不知道有誰來肯定,但是她也依舊要努力。不管是為了讓自己變得更強大,知道自己以前的身世。還是找到白胡子師父,問他為什麽會把自己趕出去,讓自己在外麵生活。

  不管怎麽樣,這兩個問題,她是一定要弄清楚的。

  她想著,深呼吸一口氣,然後開始修煉。

  修煉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幸好有小雅幫忙,所以說讓她事半功倍。修煉不知道有多久,直到她感覺有些累了以後,才開始伸懶腰,休息休息。出去到了外麵,發現正好是吃飯時間,於是她也就直接趕著去吃飯了。

  路上遇上了原師姐,原師姐看著萱草的樣子忍不住笑了笑說道:“萱草,你是不是找師父要了什麽美容的丹藥,我怎麽看你越來越好看了?”說著,還上前聞了聞萱草的身上,笑著說道:“而且,你身上似乎有一種淡淡的馨香呢。”

  “真的嗎,我也來聞聞。”劉師妹在旁邊聽著好奇,也跟著嚷嚷著要聞。旁邊的呂師妹看著她的樣子,笑著拉著她說道:“好了好了,你不要那麽誇張好不好,就算要聞也不要整個人都趴在萱草師姐身上啊。”

  看著她們幾個人吵鬧,萱草笑了笑,然後左右看了看,奇怪的問道:“怎麽沒有看到葉師妹?”

  “她現在已經不和我們幾個走了,不知道怎麽的,勾搭上了幾個師兄,如今她都跟師兄們一塊兒吃飯,哪裏有時間來等我們。”劉師妹聽了萱草的話,立即變了臉。劉師妹本來就長的很可愛,如今變臉看上去也不過是像是慪氣的小娃娃。所以說,萱草笑著捏了捏她的臉說道:“好了好了,不要生氣了,葉師妹那樣做肯定是有她自己的理由……”

  “對啊,她有她的理由,她覺得有別人的幫助,自己會走的更快,根本就不想自己老老實實的往前走!”劉師妹說著,一下子嚷嚷開了。旁邊好幾個人都聽到了她的話,往她們幾個這裏看了看。萱草拉了拉劉師妹,安撫她說道:“你不要想那麽多了,我知道你是看著她那個樣子難受。但是你如今的樣子她看到了,隻怕她還會說不好聽的話。不如啊,你什麽都不要想,自己好好的過日子呢。”

  “就是啊,我說的話你可以不聽,但是萱草師姐的話你總要相信了吧。”呂師妹也跟著在旁邊勸道。劉師妹抬頭看了一眼呂師妹,眼睛裏含起了淚水,嗚咽的說道:“當初,當初我們好好的吧,如今卻……”

  “不管以前怎麽樣,但是至少你現在還有這些好姐妹。所以說,我們要繼續向前,你說呢?”原師姐突然說道,笑著看著劉師妹。

  劉師妹看著原師姐彎彎的眼眉,突然用力的點頭:“嗯!”

  第五十一章

  看著劉師妹圓乎乎的臉上又有了笑容,原師姐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幾個人一同用了飯,才各自離去。萱草回到房間裏沒多久,就看到小白師兄匆匆忙忙的跑走了過來。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有些奇怪:“師兄,你怎麽了?”

  “你現在快點離開穀內。”

  “為什麽?”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十分不解。

  “哎呀,讓你走你就走,師父現在的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你快點走吧。”小白師兄說著,整個人在那裏來來回回的走動著,看上去十分急躁的樣子。看著小白師兄這個樣子,萱草不解,但是她不會直接走掉,所以說她又問了一遍:“為什麽,小白師兄,如果說你不和我說清楚,我是不會走的。”

  “你怎麽這麽傻啊,難道說我還能騙你不成?”小白師兄說著,突然整個人化成了一隻肥大的蠶一樣的東西,嘴巴裏吐出一道絲,直接把萱草纏了起來。然後直接遁地,當萱草恢複意識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到了地麵上。而小白師兄也化作了人,隻是整個人看著沒有什麽精神。

  “剛才,剛才是怎麽了,小白師兄你?”

  萱草疑惑的看著麵前的小白師兄,十分不解。

  小白師兄苦笑了下,然後說道:“我本來就是師父飼養的一隻火蠶,師父養了我近八百年,他如今壽元將近,但是卻沒有突破的機會,變得很暴躁。本來,本來應該是好的。但是不知道怎麽的,突然變得有些癲狂起來。不過師父在變成那個樣子之前,讓我好生保護師妹,說隻要我帶著師妹離開穀內就可以了。”

  “那,那現在穀內情況怎麽樣?”萱草有些著急的說道。穀內那些師兄師姐,還有師妹們都不知道現在師父的情況,如果說師父真的發瘋,對他們不利怎麽辦!

  “我現在也是不知道的,但是想來情況是不會很好的。”小白師兄說著,舔了舔嘴角。

  萱草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不自覺的感覺脖子一寒。但是想著那穀內的原師姐,還有幾個師妹,就又有些急切了:“那我要回去,我不可能說一個人好好的,把他們幾個人都扔在那裏啊!”

  “就算你回去也沒有用,師父如今已經是金丹期了,你就算回去,能夠幫什麽忙麽?”小白師兄說著,歎了口氣,安撫麵前的萱草。萱草搖了搖頭:“我不一定要把他們都救出來,但是原師姐還有幾位師妹我一定要帶她們出來!”

  “她們啊,原師姐在穀內待的時間比較長,如果說有機會肯定會出來的。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她們不會待在原地等著你回去找她們的,所以說你就死了這一條心吧。”小白師兄說著,舔了舔嘴唇,感慨似得說道:“也不知道師父會不會留下幾個人,畢竟如果說口糧一次全沒了,將來再飼養的花會很麻煩的。”

  聽了小白師兄的花,萱草眼睛一下子瞪的老大:“你剛才說什麽?”

  “口糧啊,難道你不知道嗎,穀內的人都是我的儲備口糧,當然不止是我的,還有其它幾個靈蟲的。不過,我在其中最受師父器重了,否則這樣大的事情,師父也不會獨獨讓我一個人帶你出來!”小白師兄說著,看著頗有幾分洋洋得意的樣子。

  但是萱草看著小白師兄的模樣,卻已經不是當初那樣慈眉善目了。她身子有些哆嗦,又問了一遍:“你方才說,你是吃人的?”

  “我自然是吃人的,隻是偶爾也會吃一些素。不過,我覺得人肉有的時候太塞牙了,還是素比較好吃。但是我需要的靈藥比較難找,所以說師父還是鼓勵我多吃人肉。”小白師兄說著,看著似乎有些委屈一樣。

  聽了小白師兄的話萱草歎了口氣,然後說道:“我不怎麽明白,吃了靈草和吃肉又有什麽關係?”聽了萱草的話,小白師兄眼睛瞪的滾圓:“怎麽會沒有關係呢?”

  他說完,笑了笑,“師妹沒有飼養過靈草想來是不知道的,我們一般是隻吃含有靈氣的靈草啊,靈藥啊。但是,這樣的東西會比較難得,所以說師父就想到,修真的人也是有靈氣,血液和肉裏麵都蘊含有靈氣。所以說,才會想了個辦法,飼養那些人給我們吃。但是那些人的肉都不好吃,幹巴巴的。”他說著,有些嫌棄的癟嘴。

  看著這個小白師兄的樣子,萱草微微的皺起了眉頭。聽小白師兄的話,很顯然這個並非是他的問題。小白師兄本來是吃素的,但是卻被師父強迫吃肉。想到這裏,萱草對小白師兄也沒有這樣害怕了。笑了笑,然後又看了看她覺得是山穀的地方。

  “小師妹你不要想了,雖然說我隻是遁地一會兒,但是其實也很久了,所以說我們從這裏根本就看不到那個山穀。對了,小師妹,你決定以後要去哪裏?”

  “我也不知道。”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恍然才發現,自己似乎沒有家了。這樣一想,又發現了,自己在不知不覺之中,其實已經把那個門派當做了家。

  看著她的樣子,小白師兄想了想,然後說:“我覺得,如果說師父被控製住了,我們還是可以回去乾坤派的。但是,我們要知道確切消息了以後回去才會比較好。所以說,這段時間裏麵,不如我們就在外麵一邊曆練,一邊打聽消息吧。”

  “小白師兄,你能不能告訴我,師父這次會這樣最主要原因是什麽?”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想了想,還是開口問道。

  聽了她的話,小白師兄愣了愣,隨即微微低頭,“其實,是那隻小狐狸的問題。”

  “小狐狸?”萱草愣了愣,似乎沒有想到根本原因居然會出現在一隻小狐狸身上。

  “是啊,那隻小狐狸開口說話了以後,就蠱惑師父,說它曾經知道一個妙法,是可以增加修為的。師父本來也是不信的,但是後來還是偷偷試了試。結果發現確實是可以增加修為,但是同時也感覺好像自己不怎麽受控製了。師父想的比較多,所以就提前和我說了,讓我去通知你。”他說著,微微低垂著頭。

  “那你走了以後,那隻小狐狸現在如何?”

  “不知道,不過如果說真的出了問題,那隻小狐狸應該是第一個死的才對。”他說著,露出了雪白的牙齒。看著小白師兄這個樣子,萱草愣了愣,隨即苦笑了一聲。

  沒有辦法,現在也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她想著,對著小白師兄說:“看來,我們隻好和你說的一般,一邊走一邊看了。”

  “恩。”小白師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讚同。

  兩個人下了山,發現山腳下是一個很普通的山村。進了村子,裏麵的人見著有外來的人,都比較熱情,有一種很淳樸的感覺。

  萱草提出自己和自己師兄要在這裏住一晚上的請求了以後,接待她的大媽笑的分外曖昧:“哎喲,你們兩個是不是私奔出來的?”

  “怎麽可能呢,我們兩個?”萱草說著,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小白師兄。小白師兄聽了這個話也有些惶恐,趕緊擺手。

  “不要不好意思了,你們兩個女的俊,男的模樣更是好,看起來真是般配的一對啊!”那個大媽說著,笑的越發歡快。

  “大媽,這個真沒有,對了,這裏是哪裏啊?”

  “這裏?我們這裏是梁國和越國的交接,哎,你們私奔出來難道往哪裏走都不知道?”

  “嗬嗬,我們本來就不是私奔的,我們本來是師兄妹,師門裏有些事情讓我們下來走動走動。可是我們兩個對外麵的世界不大熟悉,所以說才會如此茫然陌生。”

  “哦,這樣啊,我倒是也見過你們這樣的人。想來在山上也是辛苦了!”她說著,倒了茶水給他們兩個,看著他們兩個的目光也有幾分憐惜。看著那個大媽那個樣子,萱草不大明白她是把自己和師兄當成了什麽門派的,但是態度變化確實是有些太大了。

  “沒有,我們在山上過的很好。”小白師兄說著,臉上有幾分嚴肅的樣子。

  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那個大媽歎了口氣:“我知道我知道,對了你們是不是為了南邊的那個村子來的?”

  “南邊那個村子?”萱草有些奇怪。

  “對啊,那個村子不知道怎麽了,裏麵的人一夜之間就好像是全消失了一樣,而且起了灰蒙蒙的霧。隻要有人一進去啊,就再也出不來了!”

  大媽說著,眼睛瞪的滾圓,看的出來這件事情對她們還是比較觸動的。

  看著那個大媽的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那裏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了?”

  “這個啊,我就不知道了。”大媽說著,似乎看出來他們兩個並不是自己所想那個門派出來的,又有點冷淡了起來。

  第五十二章

  見著那個大媽變臉這麽快,小白師兄的樣子就有些不好看了。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立即對著大媽笑了笑說道:“我們也是想關心下,因為我們師父讓我們去探尋的目標,好像就是大媽說的那個。但是具體的位置,原因我們都還不知道。”

  “哦,說起來也是不知道怎麽的,他們都說是那個村子裏的人造孽了。不然的話,為什麽別人都是好好的,就他們村子突然這個樣子了!”大媽見著萱草這樣說,臉上就又有了幾分笑容,神色也耐心多了。

  聽了那個大媽的話萱草點了點頭,然後歎了口氣說道:“大媽說的話雖然說是好的,但是聽那口氣,如果說是瘟疫什麽的,如果傳染開了多不好啊!”

  “對啊,就是這個道理,所以啊我們村子裏的人也都在盼著你們門派的人下來。我記得,前些年,好些年以前了吧。有什麽貓妖作祟,就是你們門派裏的人下來收服的!如果說啊,那些是他們村子裏的人造孽弄成的,禍害他們一個村子也就算了。可是啊,我聽說那霧氣啊,是會擴散的,據說現在已經擴出去不少了。你沒見我們村子裏好多年輕人都不見了嗎,他們都是不相信你們這些能人會來的,都嚷嚷著要出去躲一段時間。我們也沒攔著,如果說真沒事兒就算了。有事兒那些年輕人都出去了,好歹也有希望啊!”

  那個大媽說著,歎了口氣,眼睛裏這個時候才露出了幾分惶恐。想著剛過來的時候,那些人都那樣的熱情,如今想想卻也還是覺得怪異。因為,那些人那個時候又不知道自己和師兄是有能力解決這件事情的人。

  這個時候,那個大媽又開口說道:“如今啊,我們見著你們這些年輕人,心裏頭就是妥帖的。看著你們,就想起了以前村子裏其他的年輕人。剛才進來的時候,那些老家夥對你們多有得罪,還請不要介意啊!”

  “怎麽會呢,那麽熱情是好事兒啊。”萱草說著,笑了笑,正要說什麽卻見到外麵有人走了進來。見著那個人進來,大媽立即愣了愣,然後趕緊站起來,用自己麵前的圍兜擦了擦手,“哎呀,村長怎麽來了。”

  這個村長看起來應該有五十多了,他的背卻挺的筆直,臉上一片嚴肅。先是對著大媽點了點頭,然後掃了一眼萱草和小白師兄,然後歎了口氣說道:“你看你們兩個,好端端的私奔出來,你們家裏人如果說知道了該有多麽傷心?你們在這裏小住兩日就趕緊回去,奔者為妾這個道理你們兩個難道都不明白嗎?”

  村長的口氣很是有些嚴肅,萱草聽了忍不住勾了勾嘴角,但是卻在村長的一個刀子眼下麵,說不出來話了。這個時候那個大媽趕緊開口幫腔:“錯了錯了,這個不是私奔的小情侶,而是那山上下來的,要去那個村看怎麽回事兒的!”

  “什麽?”村長一聽這個話,再看萱草和小白師兄的目光就越發不一樣了,充滿了審視,似乎想要看她們兩個人是否合格去做那件事情。萱草被村長看的有些不自在,不由挪動了下身子。

  “不行,這兩個分明都還是娃娃,哪裏能讓這兩個小的去那種危險的地方!”村長猛地一拍桌子,說的聲音可謂是中氣十足。

  “你放心吧,我們兩個都是學過本事的,不會讓自己受傷的。”看著村長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有些暖乎乎的。因為那裏很明顯會威脅到這個村子的安危,那個大娘聽著他們兩個是從山上來的以後態度的變化就能夠感覺的出來。但是這個村長首先的想的不是村子,而是他們兩個看著都太過年輕,害怕他們兩個出了什麽事情。

  所以說,萱草一下子就感覺心裏頭十分妥帖,就好像是有人用熨鬥燙過一樣。

  “我說不行就不行,你們都還是娃娃。娃娃們,你們還是走吧。如果說那霧氣真的到我們這裏來了,我們也長腳了,可以離開這裏。所以說,算不上有多麽大的危害。但是如果說因為這件事情賠上了你們兩個娃娃的命,那可就真是造孽了!”他說著,擺了擺手,然後對著旁邊的大娘說:“這件事情你誰都不要告訴,讓他們兩個直接離開就好!”

  “大爺,我們兩個真的沒有騙你,不相信你看!”萱草說著,直接拿著一塊石頭捏的粉碎。看著她這個樣子,大娘臉上立即變得更加好看起來。村長大爺還是搖頭,怎麽說也不肯讓他們兩個人去冒險。

  見著那個大爺這個樣子,萱草眉頭皺了皺,看向旁邊的小白師兄。小白師兄有些得意的笑了笑,然後對著那個村長說道:“大爺,請你出來到外麵看一看。”他說著,就領著村長他們到了門口,然後直接就輕飄飄的在空中走著。

  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一陣驚歎,看來小白師兄至少是有了金丹期的修為了。她心裏頭就驚歎了,那村長大爺更被嚇著了,身子抖了抖,而旁邊的大媽則是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不住的叩拜:“神仙啊,神仙顯靈了啊!”

  “不,不,我師兄並不是神仙。”萱草見著那個大娘這個樣子,趕緊上前去攙扶。

  “怎麽會不是神仙呢,如果說不是神仙的話他怎麽可以在天上走啊!”大娘說著,身子有些顫顫巍巍的。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