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8節

  萱草聽了原師姐的話,也仔細看了看周圍。這個狐狸洞還真不小,都快抵得上一個小廣場了,而且地麵十分的光滑,但是就是一個大廳,什麽都沒有,前麵隱約的還能看到有個通道,但是因為夜明珠的光比較有限,所以說看不到前麵具體的樣子。

  原師姐先走一步,萱草緊緊的跟在原師姐的身後。兩個人穿過那個大廳走到了裏麵的通道裏,通道裏還是一團漆黑,什麽都看不到。但是夜明珠所過的地方都十分透亮,萱草發現,原來在通道兩邊也是有挖有淺淺的小洞的,小洞裏麵都扔著亂七八糟的東西,看著都沒有什麽價值。應該是那狐狸弄了什麽,就直接扔了過去。

  “唉,好濃的一股木靈氣。”原師姐突然開口說道。萱草聽了她的話,也沉下心去感受。發現果然,如果說是在地底下的話,應該是土靈氣最為濃厚。但是現在土靈氣反而被木靈氣狠狠的壓製住,她隻是略感受了下,就感覺到好多木靈氣在自己周圍慢慢的挪動,她就像是如魚落到了水中一般,十分舒服。

  “師妹,看來這一次的好東西應當是你得的了。”原師姐笑著說道。

  聽了原師姐的話,萱草愣了愣,然後笑著說道:“也不一定啊,雖說是在土裏,但是上麵也有很多樹木,說不定是那些樹木滲透下來的木靈氣呢?”

  “好了好了,如果說是木屬性的東西,也是你自己的機緣。等到下次如果說出了什麽好東西是我用的,你記得給我就是了。”原師姐說著,笑了笑。萱草聽的出來,原師姐是真的不是很在意。

  “那好,如果說是木屬性的東西,到時候我就幫原師姐找一個原師姐能用的寶貝。”

  “好啊,你要記得,師姐我是水火雙靈根的,隻要你遇到水和火的,都可以拿來給我。我的選擇麵可比你要多,我也不像是你這個小家夥一樣客氣。”

  “啊,我怎麽會和原師姐客氣呢,哼,裏麵若是我能用的的東西,我才不會分給原師姐呢!”萱草聲音一下子就大了起來。聽著她那話,原師姐忍不住笑了,兩個人的笑聲就在這地下通道裏麵回響。

  第四十七章

  萱草看著原師姐的背影,心中暗自想到,不管原師姐將來對自己如何。現在原師姐對自己的好,已經足夠自己記下一輩子的了。

  兩個人順著通道來到了一間房間裏,說是房間其實也隻是一個略大的洞。洞內墊有許多軟和的動物皮毛,看著十分舒服。原師姐走了一圈,笑著說道:“沒有想到這小狐狸也是這樣的享受,這裏看著還真挺舒服的。”

  萱草掃了兩眼,點了點頭說道:“的確舒服的很。”

  “好了,我們快找找看那個含有木靈氣的東西在哪裏。”原師姐說著,就領著萱草四處查看。萱草找了半天都沒有頭緒,雖然說她能夠感覺的到木靈氣就在周圍,但是具體在哪裏卻不能分辨。

  原師姐似乎也是如此,她的額頭上都出現了細細的汗,最後隻能泄氣的說道:“我對木靈氣的感應不強烈,而且總覺得這裏似乎有什麽阻撓探尋一樣,你不如直接打坐來仔細找找。”

  萱草聽了原師姐的話,點了點頭。她相信原師姐不會傷害自己,所以說就直接盤膝坐在那些動物毛上麵。但是沒有想到,她一坐上就立即跳了起來。

  “我找到了。”

  原師姐聽了她的話,睜大眼睛看著她,似乎不大相信她所說的。萱草笑著說:“真的是找到了。”說著,直接把那些堆積著的動物皮毛給扒拉開,然後從裏麵找到了一根就像是棍子一樣的東西。隻是那個木棍一樣的東西看著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說它光滑也不算特別光滑,也沒有什麽靈光外露,但是看著就給人一種很特別,很不一樣的感覺。

  “就是這個東西嗎?”原師姐說著,眉頭微微的皺著,似乎沒有想到,她們兩個人這樣一番折騰,居然找出來的是這樣的東西。萱草聽了她的話,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就是這個呢。”

  說著,就直接遞給了原師姐。原師姐抬頭看了一眼萱草,然後仔細的打量著手裏頭的東西,她翻來覆去看了半天,歎了口氣說道:“這樣拿著反而感覺不出來什麽,而且看著也不像是什麽法寶,靈寶。這樣吧,我們拿回去給師父看看,師父比我們見多識廣,應該知道這個是什麽。”

  “也好。”說著,萱草就從她手裏頭接過來了那個東西,然後兩個人一塊兒上去了。回到了山洞,那個小狐狸似乎能夠感覺的到那根棍子一樣的東西,發現她們兩個把那個東西取過來了,立即一改開始的安靜,在那裏撞籠子,各種不滿。

  被小葫蘆折騰的煩了,原師姐直接給它當頭來了大盆水,小狐狸立即安靜了下來。看著小狐狸那個樣子,萱草笑眯眯的取出那個木棍子一樣的東西,在小狐狸身邊晃來晃去:“你的寶貝就是這個吧,你告訴我這個是幹什麽用的,告訴了我就放了你好不好?”

  聽了她的話,那小狐狸直接翻了翻白眼,躺在那裏,一動不動,開始裝死。看著那小狐狸那個樣子,原師姐笑著說:“我看這個狐狸也不小了,雖然說隻有兩條尾巴,但是師妹你似乎缺一個好一點的圍脖,不如直接就它了吧。”

  小狐狸一聽這個話,立即不裝死了,跳了起來,前爪相握,不停的搖晃,似乎在那裏求饒一樣。看著那小狐狸這個樣子,萱草笑了笑說道:“好了師姐,也不要嚇唬它了。不過說句實在話,最近也不知道怎麽了,靈獸怎麽一直都沒有看到,難道說都被其他師兄給打光了不成?”

  “怎麽可能,這麽大的一座山,怎麽可能把靈獸全部打光。而且,我們就算是抓靈獸也是有禁忌的。已經快要化形的靈獸是不能抓的,化形的靈獸也是不能抓的。血統很純正的靈獸,特別是幼獸,這樣的一般會抓回去直接到山門裏。如果說已經很大了,而且是在沒有交惡的情況下是會努力和他們打好關係的。但是,如果說有一頭這樣的靈獸又和誰交惡了的話,宗門裏的人也會不顧一切把它給宰殺的。”

  “為什麽要如此。”萱草有些奇怪。

  “因為靈獸天生就有一種天賦,特別是血統越純正的,它所傳承到的東西就越多。這種天賦似乎是上古以來就有的,反而我們人類,我們的傳承經過斷裂。但是那些靈獸卻沒有,對他們來說,擁有完好的傳承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據說,當初就有一個師門,是因為他們的護山靈獸才沒有把傳承斷絕。”

  原師姐說著,時而看一眼那隻小狐狸。小狐狸聽了那個話,似乎有些得意。萱草看著那小狐狸得意的樣子,忍不住笑著說:“師姐,你看這隻小狐狸血統純正嗎?”

  “應該有靈狐的血統,但是靈狐一般額頭上會有一段小花紋,不同種族的靈狐花紋傳承也是不一樣的。但是看這隻小狐狸似乎沒有,所以說應該是不純的靈狐。不過這一種靈狐也是有傳承的,但是是不完全的傳承。”

  “哦,既然如此,那直接宰殺它了,應該也沒有什麽吧。”萱草說著,就看到那隻小狐狸憤怒的看著自己。

  原師姐立即笑了起來:“我說了,如果說師妹真是缺少了一隻圍脖的話,這個倒也不錯,毛色雖說是紅色的,但是若是冬天,還是紅色看著溫暖一些。”

  那隻小狐狸聽了她們兩個人的話,立即在那裏嘰嘰喳喳的不知道說什麽,反正聲音很大,很憤怒的樣子。看著那個小狐狸這個樣子,原師姐倒是有些奇怪,仔細的看了看那隻小狐狸,然後笑著對著萱草說道:“這隻小狐狸靈智已開,能聽的懂人的話,但是看上去年歲卻還小的樣子,天賦應該還不錯。師妹的圍脖就先放一放,拿回去請示了師父再說吧。”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笑了笑。她本來就不是想要圍脖,隻是為了嚇唬嚇唬小狐狸。就好像是故意想要恐嚇小孩兒一樣的惡趣味,但是沒有想到不知道怎麽的,這個小狐狸反映突然大了起來。

  第四十八章

  十天一晃就過去了,她們兩個雖說對抓住靈狐了的成績還算滿意,但是總歸是想要更多的成績的。但是不知道怎麽的,周圍的靈獸根本就看不到。就算有獸類,也是普通的野獸,對此萱草十分不解,問了原師姐幾次,原師姐也隻是搖頭。

  所以說,她們兩個隻能提溜著小狐狸下了山。到了山下,就看到師父和一堆師兄們站在一起。見到她們兩個人下來,王師兄臉上的表情十分猙獰。看上去似乎是恨不得直接撲上去咬她們兩個人一口。

  萱草見著王師兄那個樣子,故意笑著走到了王師兄的麵前問道:“王師兄,不知道其他幾位師兄現在在何處呢,怎麽下來還沒有見著?”她說著,故意左右顧盼。看著她的樣子,王師兄冷哼了一聲說道:“他們自然是會下來的,我倒是沒有想到兩位師妹卻是有本事的。隻是不知道,兩位師妹這次下來可有帶什麽獵物?”說著,就故意瞅著她們兩個。

  王師兄的態度很明顯,記仇了。萱草也不在意,直接拎著籠子,來到了行舟子麵前,笑著說:“師父,這一次也不知道怎麽了,在山中間那部分居然找不到什麽靈獸,我們隻抓到了這一隻幼獸。”

  她說著,就把自己手裏頭的籠子舉起來給師父看。

  行舟子聽說她們抓了一頭幼獸,微微低頭看著那隻小狐狸。那隻小狐狸似乎能辨別這裏麵人誰修為最高,在師父的目光下,它小小的身子不聽的在顫抖。看著這隻小狐狸的樣子,行舟子點了點頭,說道:“不錯,這隻是靈狐的幼崽,看它才兩條尾巴,應該還在幼生期。”

  “師父,最有意思的是,這隻靈狐雖說頭上並沒有那個標記,但是現在才兩尾,它就已經開了靈智,能夠聽的懂人的話呢。”萱草說著,就直接用手指頭去摸靈狐。那靈狐雖說不願意,但是卻依舊沒有反抗,隻是哆嗦著縮成一團。

  看著那隻靈狐的模樣,行舟子點了點頭,笑著說:“確實是有趣,回去給它吃幾顆靈竅丹,讓它自己開口說說看,到底是怎麽回事兒。”

  聽了師父的話,萱草忍不住笑著瞅了一眼那小狐狸。那小狐狸聽著說將來有機會可以開口,眼睛珠子一轉一轉的,不知道在想什麽。

  又過了一會兒,大部分人都到了。師父掃了一眼牌子,那個上麵已經沒有亮著顯示的了。這個時候,原師姐很奇怪的問道:“黎師兄呢,去了哪裏?”

  聽到原師姐問起黎師兄,旁邊的幾位開始跟著黎師兄一塊兒去的幾個人臉上都有幾分不好看起來。這個時候,那個白師兄低垂著頭,歎了口氣說道:“說起來也是都怨我們,不知道怎麽招惹了一群靈獸,而且那靈獸似乎對黎師兄意見特別大。黎師兄為了我們,所以才會……”

  聽了白師兄的話,原師姐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但是心裏頭卻隱約有幾分了然,很顯然,他們是因為招惹到了靈獸,並且黎師兄是主要原因,所以說最後才會拋棄黎師兄讓黎師兄平了那些靈獸的憤怒,而他們最後平安回來,黎師兄自然就沒有了回來的機會。

  隻是他們當初在一起的時候,說話倒是信誓旦旦的很,隻是一旦發生了危險,立即就棄黎師兄不顧了。這樣的變化,卻也挺有戲劇性的。萱草想著,看了一眼旁邊的原師姐。原師姐掃了他們幾個,發現王師兄的臉色也不好,似乎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行舟子對這樣的事情似乎什麽看法都沒有,確定帶著牌子的人都回來了以後,他就直接讓大家上了飛舟。上了飛舟,收回身上的牌子的時候,萱草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奇怪的問旁邊的原師姐:“為什麽,為什麽黎師兄不知道拿著牌子求救呢?”

  “怎麽可能說是不知道?”原師姐說著,冷笑了一聲,就沒有說話。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心中大概明白是怎麽回事兒了。應該是那些人組織了,或者說根本就沒有讓黎師兄有機會叫師父來。否則的話,他怎麽也不會拿著自己性命開玩笑的。

  回去了以後論功行賞,萱草她們兩個得了三百個靈石,一瓶延壽丹,一瓶回春丹。雖然說不多,但是好歹是不是空手而回已經是很好了,況且,有些人都已經把命丟在了那裏。這樣想著,萱草居然還有一種心滿意足的感覺。

  其他幾個師妹們知道了她們的任務,又聽了她們的獎勵,都十分的羨慕。特別是葉師妹直接說道:“真是沒有想到,萱草師姐運氣這樣的好。我們這樣沒有背景的隻能在穀內幹活,但是師姐卻能在外麵有活動有獎勵,就是和我們不一樣啊!”

  聽了葉師妹的話,萱草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原師姐臉色也不好,冷哼了一聲:“你說的倒是輕巧,那那些沒有回來的人呢,你怎麽說?”

  葉師妹見到原師姐生氣了,立即就閉住嘴巴什麽話都不說了。看著她那個樣子,萱草笑了笑:“其實說起來也是我的運氣好,如果說沒有原師姐幫著,我說不定會遇到什麽呢。”

  原師姐聽了這個話,剛想說什麽卻看到萱草對著自己眨了眨眼睛,就立即明白她的意思,隻是笑了笑,沒有說說話了。

  葉師妹聽了萱草的話,似乎一下子就平衡了,沒有再說什麽。回去了以後,萱草在私下找了行舟子,把自己得的那個樹根一樣的東西遞給了行舟子說道:“這個是我們在小狐狸的窩內找到的,不知道是什麽,還請師父看看。”

  行舟子聽了這個話,打量了那東西兩眼,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倒是有眼光,這個說起來是一個靈物,具體用途我也不清楚,但是我卻知道它有一個額外的用處。”

  “什麽用處?”萱草奇怪的問道。

  “這個東西是可以聚集木靈氣的,隻要你把它放在房間裏,就可以慢慢的聚集木靈氣,很好用。”行舟子說著,就把東西遞還給了萱草,“你這一次出去,有這樣一個機緣,已經是不錯的了。”

  第四十九章

  聽了行舟子的話,萱草笑著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拿著那個像是樹根一樣的東西,萱草歎了口氣。其實,能夠聚集靈氣已經算是很好的靈物了,但是聚集的是木靈氣,對原師姐來說沒有多大的用處。而且,這個對自己來說是很實用的,自己不可能把它給賣掉。所以說,看來隻能想辦法弄點屬於火屬性,或者是水屬性的靈物給師姐,這樣的話也算是還了人情。

  想到這裏,萱草就感覺前路漫漫,不知道要怎麽辦才好了。因為那些靈物都不是想要就能得到的,一般都需要很好的運氣。

  不過沒有關係,隻要自己記在了心裏頭,總是能遇到的。想到這裏,萱草對著行舟子道了謝,就準備出去。看著她這個樣子,行舟子笑了笑說道:“等下,我知道這個東西是你和你師姐一塊兒得到的,如今你定然沒有什麽東西可以給你師姐。我這裏有一張火蠶褪的皮,你去拿給你師姐。這個可以請人幫忙做一件防器的。”

  他說著,手上出現了一塊兒粉紅色的蠶皮。那個蠶皮上麵看著有隱約的花紋,雖然說已經是褪下來的,按理說應該很幹燥才對。但是上麵看著卻好像有一種盈盈的水光,看著十分舒服。

  看著那塊蠶皮,萱草略有些不好意思,半天沒有去接,見到她這個樣子,行舟子笑了起來說道:“你拿去吧,下次我再給你準備一塊兒好的給你用。”

  行舟子話的意思好像一下子就成了萱草不想拿著這個給師姐,想要自己用一樣。萱草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她說著,有幾分呐呐的。看著她的樣子,行舟子笑著問道:“不是這樣的,那是哪樣的?”萱草說不出來了,隻能有些木的站在那裏。看著她的樣子,行舟子歎了口氣:“好了,我不故意鬧你了,你快點拿去吧。這個是我們穀內自己飼養的蠶,隻是外麵很少見到而已,並不稀奇。至少,稀有度沒有你的那個靈物高。”

  “是,師父。”萱草知道話都是說到了這個份上,自己不可能說不收了。所以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後把那個蠶皮給拿到了手裏頭。這塊蠶皮皮很薄,但是看上去似乎還是有些長度的。拿著蠶皮收到了儲物袋裏,猶豫了下,她決定立即就去找原師姐把東西給原師姐。

  去了原師姐房間裏,原師姐的臉色有些不大好,看上去有些鬱鬱寡歡的樣子。萱草見到原師姐這個樣子,不大明白她怎麽了。

  “原師姐,你怎麽了?”

  “啊,沒有什麽,你怎麽突然過來了?”原師姐猛地回神,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笑了笑,從儲物袋裏拿出來了蠶皮,笑著說:“原師姐你看看這個是什麽,這個是火蠶皮,特意拿來給原師姐的,這個應該可以做一個法衣了!”

  聽了她的話,原師姐有些吃驚睜大了眼睛看著她麵前的蠶皮。

  “這個,火蠶隻有每隔五百年才會褪一次皮,而且野生的火蠶會直接把蠶皮給吞掉。你這個,是從哪裏來的?”

  萱草沒有想到這個會這樣珍貴,所以聽了原師姐的話,自己反而愣住了。然後苦笑了一聲:“這個是師父給我的呢,說是我們穀內自己飼養的,沒有什麽。”

  “哦,這樣啊,既然是師父給你的,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原師姐說著,笑了笑,然後就從萱草的手裏頭把火蠶皮給接了過來。

  “這個火蠶皮看起來應該不是第一次蛻皮所出的,看著很好呢。”原師姐說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嗯,原師姐喜歡就好。”萱草笑著說道。

  “萱草,謝謝你了。”原師姐歎了口氣,把那火蠶收了起來,然後一手拉著萱草的手,讓她坐了下來。

  “你方才問我怎麽了,我本來不想說,但是想想,還是告訴你比較好。”原師姐說著,看了一眼萱草,然後說道:“剛才,王師兄過來,把黎師兄遇害的原因告訴我了。原來,他在上山的時候,隨意殺死的一隻小靈猴,是那片靈獸首領的孫子。那靈獸首領發現了以後,震怒之下才會追殺他的。開始他們根本都不知道,還以為是小股靈獸的集團。所以說,那個時候王師兄還有精力故意假裝力竭對付我們。但是後來,靈獸前赴後繼,讓他們實在沒有辦法,所以說那幾個人才把黎師兄直接給打暈了扔到了那靈獸堆裏……”

  原師姐說著,眼睛有些紅了。

  看著原師姐的樣子,萱草抿了抿嘴巴,臉上神色也不大好。

  “我把事情告訴你不是因為別的,而是想要告訴你,外麵的世界沒有你想的那麽美好。所以說,不要輕易相信別人,如果說黎師兄不是和他們一起組隊的,不是相信他們,應該也沒有那麽容易就被打暈扔出去的。”

  聽了這個話,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原師姐瞅了她一眼,然後笑著說:“我本來是不想告訴你的,因為這樣的事情說出來太過惡心了。他們本來是一隊的人,但是後來卻因為這些事情反目為仇……看來,隻有永恒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為什麽,為什麽王師兄會來告訴你?”萱草奇怪的問道。

  “這個問題我也奇怪,但是王師兄不肯說。我覺得他肯定是有他的意圖,或許是讓他自己良心更痛快一些,又或者是其他。”原師姐說著,臉上神色又成了淡淡的,很顯然對這樣的事情已經很無可奈何了。

  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有些隱約的疼。萱草師姐在這樣的情況下,還對師妹們這樣好,這到底是怎樣的一種胸襟啊!

  萱草想著,但是什麽話都沒有說,不是因為別的,隻是因為她無話可說。

  兩個人相對而坐坐了一會兒,然後就各自散了。萱草回去,把那個樹根一樣的東西放到了房間裏麵。果然,過了一會兒就能夠感覺的到木屬性靈氣緩緩聚集,雖說不多,但是卻十分明顯。上次在小狐狸洞穴裏那麽濃厚的木靈氣,不知道是聚集了多久才有那樣的成果啊!

  第五十章

  想著,萱草歎了口氣,瞅著麵前的疑似木根的東西,就有幾分發愁。但是她很快就不愁了,因為她突然想到,這個東西可不可以種活呢?看著像木根,說不定它本來就是一根木根呢?

  想著,萱草就用意念直接把那個木根收到了空間裏麵。收到了空間裏麵了以後,小雅立即跳了出來。但是他的樣子一點也沒有以前那樣歡快,反而有一種悶悶的感覺。低垂著頭,看著腳底下,就是不看萱草。

  萱草笑著瞅著小雅,問道:“小雅,你怎麽了?”

  “好多天,好多天主人都沒有和小雅聯係,是不是小雅做錯了什麽,小雅不乖了?所以說,主人才不需要小雅,不和小雅聯係了?”小雅的聲音不和以前一樣清脆了,有幾分嗲嗲的。聽著小雅那樣說話,萱草笑了笑:“你應該多少也能知道外麵的情形,我是因為外麵有人在,所以才不好和你聯係啊。”

  “隻是不能修煉而已,說話還是可以的啊,難道說主人隻有在修煉的時候才能想起來小雅麽!”小雅說著,這個時候語氣裏已經帶有幾分控訴的味道了。聽著小雅的控訴,萱草笑了笑:“好了好了,我知道錯了,你看我給你帶來了一個好玩的東西。”

  “什麽東西?”小雅微微抬頭。

  “肯定是你沒見過的,我都是第一次知道有這樣的東西呢。”萱草沒有立即把東西拿出來,而是故意在那裏吊小雅的胃口。小雅聽了萱草的話,想了想,然後說道:“小雅已經很大了,應該會知道的比主人還要多。所以說,主人拿出來給小雅看看吧。”說著,一雙圓乎乎的眼睛就眨了眨。

  見到小雅這個樣子,萱草笑的有幾分得意:“你要求我同意,但是你還會生我的氣嗎?”

  聽了萱草的話,小雅想了想,然後嘟噥著嘴巴說道:“主人給小雅看,小雅就不生氣了。”

  “好,這個可是小雅自己說的哦。”萱草笑著,然後就從儲物袋裏把那個樹根一樣的東西拿了出來。看著那個東西,小雅瞅了瞅,然後又拿起來看看,笑著說:“主人不知道這個是什麽,小雅可是知道的!”

  “哦,是什麽?”萱草笑著問道。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