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7節

  但是如今她在這裏,有什麽動靜,外麵的都會知道的很清楚。所以說,萱草很直接的放棄了讓小雅幫忙的念頭,而是自己老老實實的打坐。

  人似乎都是這樣,一旦適應了告訴靈氣的吸收,如果說速度放慢了,就會覺得十分的不適應。她就是如此,她練習了好久,雖然說這裏的木靈氣十分濃厚。但是卻依舊總感覺身邊靈氣幹澀的厲害,吸收並沒有在穀內的時候那麽順暢。

  所以說,她並沒有入定。

  這個時候,她突然聽到外麵傳來原師姐的聲音。

  “萱草,萱草……”萱草聽了這個聲音猛地一驚,隻以為是發生了什麽事情,快速的跑了出去,卻見到原師姐拖著一個全身衣衫襤褸的男人進來了。萱草看著這個男人,眉頭微微皺著,這個男人似乎看著有幾分眼熟,但是不知道是誰。

  “萱草,這個是王師兄,和我們一塊兒來試練的其中一個。他應該是和黎師兄他們一塊兒的,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王師兄怎麽會成了這個樣子!”原師姐說著,眉頭皺的十分厲害。看著原師姐這個樣子,萱草笑著安撫她:“沒事兒,我們把王師兄弄醒了以後,就知道到底是發生什麽事情了。”萱草說著,就仔細看著麵前的王師兄。王師兄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什麽,看著應該隻是力竭而已。

  所以說,她們兩個人給他喂了一顆陽春丹,然後就等著他自己慢慢蘇醒了。王師兄很快的醒了過來,他首先是自己一驚,隨即發現自己已經到了一個山洞裏。

  “這裏是哪裏,是兩位師妹救了我嗎?”王師兄說著,眼睛裏都是茫然。看著王師兄的樣子,萱草咳嗽了一聲說道:“這裏是我和師姐的臨時住所,我們也不算救了你。隻是師姐偶爾發現你暈倒在不遠的地方,所以把你帶了進來。你本來也隻是力竭而已,所以說你也不用感謝我們。”

  聽了萱草的話,王師兄苦笑了一聲:“原來是這樣,想來你們還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何事吧。”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原師姐,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我們確實是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麽事情,不知道王師兄是否可以解說一二。”

  “說起來事情也是很簡單,外麵不知道怎麽了,那些靈獸突然開始暴動起來。許多各種靈獸都跑來圍攻我們,而且那些靈獸們似乎都是有智慧的一般,他們把我們分開了,然後逐一擊破……”王師兄說著,歎了口氣。

  看著王師兄的樣子,萱草皺眉說道:“那我在剛剛出去狩獵的時候,聽到的那一聲咆哮,應該就是要召集靈獸對付你們所發出的吧。”

  “你所說的那一聲咆哮,我似乎也聽到了。”王師兄說著,臉上還是不大好。

  看著王師兄的樣子,原師姐猶豫了半天,開口說道:“雖然說我知道有些唐突,但是我還是想要問一下,王師兄可有注意到黎師兄的下落?”王師兄聽了原師姐的話,似乎有些驚訝,抬頭看著臉上有些紅潤的原師姐,然後笑了笑說道:“至少在我和他們分開的時候,黎師兄是好的。而且他們幾個人在一起,應該有機會發出求救的信號。”

  原師姐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歎了口氣說道:“雖說我並不喜歡他,但是我和他多少還是有些交情的,所以說希望他能夠平安回去才好。”

  萱草聽了原師姐的話,略想了想就知道原師姐是怎麽想的了。畢竟,哪個女孩子是不喜歡別人追求的?幾乎沒有吧,如果說有人追求你,你就算不答應,但是是不是也會覺得心花怒放呢。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下,原師姐心裏頭想著關注下黎師兄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現在王師兄很顯然就不一樣了,他想歪了。他看著麵前的原師妹,心中暗自嘀咕。黎師兄對原師妹的心思可以說穀內人人都知道的,但是大家也知道原師妹似乎沒有這個心思。但是如今看來,原師姐似乎並非是單獨對黎師兄沒有動心思,或者隻是害羞?

  她們兩個人並不知道王師兄在那裏腦補了一番,而是直接把王師兄安頓在了中間的客廳,然後各自回了各自的小洞裏。他們商量好了,明日天亮了以後在出去看看,看看還能不能遇到其他的師兄們。畢竟現在太晚,如果說真的和王師兄所說一樣的話,現在就算他們出去也不抵什麽作用。因為這裏多了一個男子,所以說萱草更不會睡覺了,直接打坐到了天亮。

  王師兄因為一夜的修整,看起來修為似乎已經恢複了。並且,他身上已經換了一身幹淨的衣裳,並非像是昨夜剛見的時候那樣,一身襤褸看著就像是乞丐的衣服了。但是,同樣的,原師姐放在桌子上麵的兩隻烤兔,起來一看已經全部沒有了。當然,這個並非是什麽靈獸所為,而是麵前的這個王師兄晚上腹中饑餓,所以說直接啃幹淨了。

  看著自己昨個晚上饞的那麽厲害的兔子沒有了,萱草心裏頭恨的牙癢癢的,心裏頭暗自嘀咕。早知道的話,才不把這個人救進來,直接讓他在外麵喂野獸好了。原師姐對此也有些無奈,但是她還是有別的法子。因為,她居然帶了一口鍋來了。萱草聽說她帶了鍋,整個人都要呆住了。果然啊,這個才是郊遊必備的裝備,其他的什麽都是浮雲啊!

  原師姐不光帶了鍋,還帶了一些幹的香菇,還有靈米。於是,早上吃的就是香菇靈米粥。三個人吃的一樣很香,很快就吃完了。王師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笑著說:“難怪黎師兄對原師妹這樣看重,原來原師妹還有這樣的好收益。若非黎師兄先開口了,否則我也會跟著插上一腿!”

  萱草聽了那王師兄的話,努力瞪了瞪王師兄,然後冷冷說:“我家原師姐可和那黎師兄沒有半點關係,還希望王師兄口下積德,不要亂說才是!”

  原師姐聽了萱草的話,笑了笑,說道:“好了,我們不要說這些了。現在天已經大亮,我們還是快些出去看看情況如何吧。”說著,就拉著萱草,帶著王師兄從山洞裏走了出去。走出了山洞,王師兄頗有幾分驚奇的說道:“難怪夜裏這樣安靜,原來這裏還有一個防禦陣法。”

  “正是,這個是我小師妹所布的,雖說小了一些,但是護住洞口還是綽綽有餘的。”原師姐說著,臉上有幾分得意。王師兄聽了這個話,掃了一眼萱草,點了點頭說道:“小小年齡有如此天賦也是難得,隻可惜陣法所耗費精力太大,若是鑽研這個,對自己的修為可是很不利的。”

  “對了,王師兄,昨兒我就是在那裏發現你的。”原師姐果斷插話,並不想讓這兩個人就這樣吵起來。萱草知道原師姐是怎麽樣想的,所以說直接把滿肚子的話給憋了回去。那個王師兄看在原師姐昨兒救了自己的份上,也沒有繼續挑釁萱草。他們幾個人一同來到了昨天王師兄暈倒的地方,左右看了看,然後以這個為中心,開始擴散距離。森林裏的打鬥痕跡是很明顯的,很多樹木都因為這一場打鬥而折斷了腰杆。

  他們一路走啊看,並沒有發現其他的師兄的痕跡。看著這些,王師兄有些著急了。畢竟那些人可以說是和他朝夕相處的,說是兄弟也不為過。走了這麽久都沒有任何的蹤跡,很可能這些兄弟是直接被那些靈獸們給吞了,你說王師兄能不著急嗎?

  雖然說萱草不大理解這樣的感情,但是原師姐卻是理解的。看著王師兄臉上神色越來越著急,忍不住安慰他說道:“放心吧,這裏沒有痕跡說不定是因為師父把他們都給救走了呢。畢竟,這裏卻也太幹淨了,連一具獸類的屍體也沒有,這樣說也是不正常的,你覺得呢?”

  王師兄聽了她的話,略點了點頭,臉上抽了一個勉強的笑容:“你說的也有道理,說不定是師父把他們都給救了,正在山下等我們呢。”

  萱草看王師兄不順眼,聽了他的自我安慰,笑著說道:“那自然是有可能的,隻可惜我們現在不能下山去求證。否則的話,考核就到此結束了。說起來那些師兄們一個個實力都是不錯的,沒有想到就這樣被淘汰了。”

  “萱草,夠了。”原師姐不滿的嗬斥。

  第四十四章

  聽到原師姐嗬斥自己,萱草略覺得有些委屈,抬頭看了一眼原師姐。發現原師姐臉上也有幾分擔憂,才發現自己似乎有些幸災樂禍過了,於是,低垂著頭不在說話了。這個時候,王師兄反而過來安撫原師姐:“萱草師妹年齡還小,不過是個孩子,許多事情現在都還不懂,將來長大就會明白了。”

  萱草聽了這個話,怎麽都不是個滋味,微微皺眉,但是什麽話都沒有說。

  原師姐看著萱草這個樣子,歎了口氣,拉著她手說道:“他們都是我們穀內的師兄們,出了事情,你怎麽可以在這裏幸災樂禍呢?”

  萱草想到昨日黎師兄那副嘴臉,心中就有些不滿,絲毫不覺得自己幸災樂禍有什麽錯處。但是看著原師姐這個樣子,也就沒有說什麽話去刺激原師姐了,畢竟原師姐的想法和自己不一樣。自己不能接受原師姐的想法,但是卻也沒有必要一定要原師姐接受自己的想法。

  幾個人一塊兒走著,從一點點範圍慢慢擴大,看的出來許多動物留下來的痕跡,但是卻絲毫看不出來人類留下來的。難道說,那幾位師兄真的是被師父給救走了?他們幾個人對師兄突然不見的事情沒有任何頭緒,所以說過了一會兒,還是隻能夠回去了。

  回去了以後,萱草看了一眼王師兄說道:“既然王師兄對師兄們的下落這樣在意,理應回去到師父那裏看看才對。”

  王師兄聽了她的話,猶豫了下,然後搖了搖頭,“不管如何,我還要留在這裏。如果說他們真的都被靈獸給吃掉了,那我殺靈獸就是為了他們報仇。如果說,他們是被師父所救,那我回去了以後依舊是可以看到他們的。”

  “王師兄說的也有道理,不過我想應該還有其他一部分的師兄是直接上了山頂。王師兄是繼續在這裏狩獵,還是說直接去山頂?”原師姐說著,看著麵前的王師兄。王師兄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還是就留在這裏陪著你們吧,老實說,山頂上麵的靈獸如今還並非我一個人能夠招架的了的。況且,去那裏的師兄們和我都不算太熟,如果去了隻怕反而徒增尷尬。”

  萱草一聽,王師兄這個話的意思可是說,要直接賴在這裏,不走了!於是頓時有幾分著急起來:“王師兄,你這個話可沒意思了。你如今身手和我們在一塊兒,難道不覺得累贅嗎,我們是不好意思拖累王師兄啊!”

  聽了她的話,王師兄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說道:“師妹此言差矣,雖說我們修為方麵有所差異,但是畢竟是同門。況且,原師妹還救了我的性命,如此我留下來保護你們也是很應當的。”

  誰讓你保護啊!萱草下意識的就想吐槽,但是卻忍住了。原師姐看了一眼萱草,知道她不喜歡讓別人隨意進來,但是看著王師兄的樣子也是心意已定,心裏頭就有幾分糾結。最後,她還是決定讓王師兄留下來,她笑著對著王師兄說道:“既然王師兄準備要留下來,那麽還希望王師兄能夠和我這個師妹處好關係才是。我這個師妹是被師父寵慣了的,所以說還請王師兄也多加照顧。”

  原師姐的話很簡單,意思就是,我這個萱草師妹是師父都看重的人,你多讓著點,兩個人不要爭吵了!

  就在萱草心裏頭對原師姐所說的話有幾分滿意的時候,原師姐又對著萱草說道:“萱草師妹,王師兄不管怎麽說也是師兄,在閱曆和修為上麵也多長我們一些。不管如何,你要多跟著王師兄好生學學,可不能任性耍小孩子脾氣。”

  “知道了,原師姐你放心,我不會讓你難看的。”萱草聽了原師姐的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看著她這個樣子,原師姐雖然說還有幾分不放心,但是卻也不好再多說什麽了。看著她們兩個人這個樣子,王師兄笑了笑說道:“既然已經做了決定,那麽我要住在哪裏呢?”

  “這裏的洞府是我們自己開辟出來的,如果說王師兄要住的話,還是自己在這裏麵再開一個吧。”原師姐說著,然後又對著萱草說道:“時候也不早了,我們一塊兒出去獵點小動物回來吃吧。”

  萱草聽了原師姐的話,點了點頭,然後就和原師姐一塊兒走了出去。

  原師姐到了外麵,左右看了看,確定王師兄沒有跟上來了以後,才歎了口氣說道:“萱草師妹是不是很不喜歡有別人進來?”

  萱草聽了原師姐的話,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說道:“確實如此,我確實很不喜歡有男生和我們住在一起。昨夜他在,我一直都是小心翼翼提防著。畢竟,那些事情都是他說的,我們並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麽事情。今日去看,也隻能證明這裏確實是發生了大戰。如果說那些靈獸真的是下決心要殺了他們的話,為什麽說他暈倒了以後居然沒有靈獸來找他?”

  “你說的不無道理,但是也有可能是僥幸,反正如今事情是說不清楚的,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原師姐說著,歎了口氣,臉上有幾分的無奈。看著原師姐的樣子,萱草明白了,原來原師姐也不是說自願的。想到這裏,她心裏頭就有了幾分了然,反而對王師兄沒有那麽抵觸了。看著她的樣子,原師姐笑了笑。

  兩個人一塊兒獵了四隻山雞,兩隻兔子,又尋了一些野蘑菇等等,然後才一塊兒回去了。回去了以後,她們兩個發現王師兄的洞府已經基本開辟出來形狀了,看來她們兩個人出去的那段時間,王師兄也是沒有偷懶的。見著她們兩個回來了,王師兄笑著說道:“你們兩個人的主意真不錯,居然能夠想著在山壁上開洞府。我們幾個當初都直接是在空曠的地上住著,隻當這裏沒有靈獸能夠奈何我們。但是沒有想到,居然會有那麽多……”他說著,聲音越來越小。

  聽著他的話,原師姐笑了笑說道:“這個也是沒有法子的事情,畢竟我們修為較低,自然不能和你們一般隨心所欲。”

  第四十五章

  王師兄聽了原師姐的話,看了她一眼,然後笑著說道:“原師妹話也太過謙了一些,如果這一次不是原師妹出手相助,我今日還不知道在哪裏呢。”

  聽了王師兄的話,原師姐隻是笑了笑,什麽話都沒有說。原師姐不在意,但是萱草心裏頭卻不舒服極了,畢竟她們兩個人好歹算是救了王師兄,雖不求報答,但是看著他理所當然的態度,萱草還是覺得難以接受。

  原師姐烤了兔肉,又用蘑菇燉了雞湯,香味濃濃的散發了出去,聞著格外的舒服。萱草聞著那味道,就感覺自己餓了,一直眼巴巴的在旁邊看著。王師兄那裏似乎也收拾的差不多了,也坐在了旁邊。

  萱草下意識的挪了挪屁股,離的王師兄遠了一些,她就是不喜歡王師兄,就是不待見他,一點也不介意用動作來表達出來。王師兄倒是對她的行為沒有說什麽,隻是笑著看著忙碌的原師姐說道:“原師妹如此賢惠,你所帶的師妹師弟們一定很有口福。”

  “在門派裏的時候,哪裏又需要我來操心這個?”原師姐頭也沒有抬,直接回答。然後,就給他們兩個分了雞湯,還有兔肉。但是在她吃了烤兔肉,然後在要吃雞湯的時候,卻有些吃不下去了,因為兔子肉本來就是油膩膩的,這個雞湯也是油膩的很,上麵都漂浮著一層淡淡的油光,又讓她怎麽能吃的下去呢?看著她這個樣子,原師姐笑著遞給了她一顆糖,說道:“這個是解膩的,雞湯你先放著,等等在吃也好。”

  “哼,女孩子就是嬌貴一些。”王師兄說著,一口把雞湯喝完,抹了一下嘴邊的浮油,笑著說:“看,像我這樣的才是男人!”

  “對,你本來就是男人,我本來就是小女子,這個是天生的。如果說你嫉妒我成為女子的話,那也沒什麽別的法子,因為你不管怎麽改裝,也變成不了一個女子!”萱草看著麵前這個王師兄,頓時沒了好氣,大聲說道。

  聽了她的話,那個王師兄冷哼了一聲,剛要說什麽卻看著他捂著頭,臉上神色有些不大好的樣子。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立即有幾分害怕,靠近了原師姐。

  “沒什麽,想來是王師兄昨夜沒有恢複好,所以說才會這個樣子。不如,王師兄您還是先回您的洞府裏休息一會兒?”原師姐說著,但是還也沒有上前攙扶。

  “這個,這個雞湯裏麵有什麽!”王師兄皺著眉頭,指著那個雞湯說道。似乎因為暈眩十分難受,他說話的時候都是一頓一頓的。

  “什麽話,雞湯自然是雞湯,裏麵怎麽會有什麽呢?”原師姐說著,並且拿著勺在裏麵攪動了下,仔細的看了看,抬頭無辜的說道:“裏麵自然是隻有蘑菇,還有野雞了,不知道王師兄這個樣子是怎麽了?”

  王師兄用手指著原師姐,指了半天,但是什麽話都沒有說出來,就一下子暈倒過去了。看著王師兄這個樣子,原師姐鬆了口氣,看著麵前的萱草,笑著問道:“你有沒有被嚇著?”

  “沒有,但是王師兄是怎麽了,怎麽突然成了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雖然說知道是麵前原師姐所為,但是卻還是想要聽她說出來。原師姐笑了笑說道:“其實沒有什麽,我那采的蘑菇有點問題,所以說,王師兄吃了那個蘑菇湯,有這樣的反映也不奇怪。”

  “我說原師姐今天怎麽突然采了蘑菇,但是,為什麽要對王師兄這個樣子?”萱草說著,心裏頭有幾分奇怪。自己和王師兄對著幹原師姐都會訓斥自己,但是為什麽她自己會下手呢。

  如果說,她是本來就不待見王師兄的話,開始直接不救他不就可以了嗎,為什麽要在後來下手?

  萱草很奇怪,所以說睜大了眼睛看著麵前的原師姐等這解釋。原師姐苦笑了下,然後說道:“我本來還以為他們是真的遭了難,但是今天我們出去看,不是看到了一大堆疑點麽?雖然有疑點並不代表他們真的在算計什麽,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所以說,我不能拿我們兩個來冒險。”她說到這裏,頓了頓,對著萱草說道:“來,我們把他抬出去,到外麵一個空曠的地方,並且放出求救信號。這樣的話,師父就可以過來把他接走了。”

  原師姐原來並沒有打算要這個王師兄的命啊,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後就按照原師姐所說的去做了。做完了以後,原師姐就和她又回去了。不過這一次,原師姐又給她煮了小雞蘑菇粥,她笑著說:“你放心吧,這一次的粥裏麵我可以保證沒有毒蘑菇。”萱草聽了這個話,笑著點了點頭,她吃了兩口粥,突然抬頭看著麵前的原師姐問道:“原師姐,你方才給我的糖是不是解藥?”

  “呃,你居然還發現了,我還以為你這樣才遲鈍,是不會發現呢。”原師姐聽了萱草的話,先是一愣,隨即就笑了起來。看著原師姐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歎了口氣,心中感慨。難道說,自己在原師姐的眼裏頭就是那樣一個遲鈍的人嗎?

  不管如何,反正那個男人的事情算是解決了。不過那個王師兄那樣所作所為到底有什麽打算,他應該知道自己和原師姐在一起,他們打原師姐主意是不會成功的。想到這裏,她抬頭看著原師姐。

  原師姐歎了口氣,放下手中的碗筷,看著麵前的萱草說道:“難道說你沒有發現嗎,王師兄自從來了以後,都在有意無意的挑撥我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想來他是想在這十天之內,或者說是幾天之內讓我們兩個有決裂的痕跡。這樣的話,他就可以和其他幾個人一下子從天而降,包容我,或者說各種打動我。當然,那個時候我們兩個自然是分道揚鑣,各自走各自的了。”

  “啊,他們居然打的這個主意!”萱草聽了,猛地睜大了眼睛。

  “對啊,我們兩個如果說不和,你自然不會在師父麵前幫我說話。若是我不從他們,他們真的做出來什麽事情,想來師父也不會太追究。你要知道,我們本來人數很多的,後來人慢慢變少,並非全是外人的緣故。”原師姐說著,話沒有說完,但是卻隱約的透露了一些信息。

  萱草聽了這個話,緩緩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但是,她心裏頭卻越發的不明白了。既然如此,每個人師父都是用這樣嚴格的要求來考驗,那麽師父為什麽對待自己那麽好,可是有什麽緣故,或者說,圖的是自己的什麽東西?萱草想著,心裏頭就分外的冷。

  看著她的樣子,原師姐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麽,笑著說道:“萱草師妹不要想的太多了,我看師父是真的對你很好,不管幹什麽都會為你想著。”

  聽了原師姐的話,萱草笑著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但是心裏頭還是有著隱隱的疙瘩。但是她卻也不好多說什麽,隻能淡淡的笑著。

  或許是因為前段時間的靈獸暴動,在第四天,她們兩個才捕捉到了一頭靈獸,是一隻兩尾狐狸。說起來也是有趣,那狐狸倒是一隻通靈的獸類。在發現自己不敵了以後,立即躺倒,攤平,表示自己十分無害,這樣才被捕捉住。不過看那狐狸眼睛亂轉的樣子,應該還沒有死心,時刻想著如何逃走。

  對於這樣的狐狸,萱草倒是喜歡的很,看著它就忍不住想要逗逗那狐狸。但是那狐狸似乎十分不給麵子,見到萱草過來就作勢要打她。萱草試過幾次,隻好無奈的退散了。不過,原師姐卻還好,大概是因為出力的時候原師姐出力比較多,那狐狸看的出來原師姐的武力要比萱草要高,所以說對著原師姐則是一副小心討好的樣子。

  原師姐看著關在那裏火狐的狐狸,笑著說:“有這樣一隻活著的狐狸回去,我們這一次的成績就不會太差了。”

  “我聽說,一般有靈獸的地方應該有靈物才對,也不知道這個狐狸窩旁邊有沒有什麽靈物呢?”看著那狐狸隻知道討好原師姐,萱草心裏頭有幾分憤恨,所以說聽了原師姐的話,故意在那裏開口說道。

  原師姐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不錯,我們確實可以去看看發現這個狐狸的地方有什麽靈物沒有。”

  聽了原師姐的話,那個小狐狸的耳朵動了動,但當時身子卻絲毫沒有動,還是淚眼汪汪的看著麵前的原師姐,似乎在討要吃食。看著那小狐狸的樣子,萱草心中更氣,但是卻笑著說道:“原師姐,我記得狐狸是最狡猾的動物了,不如我們去找找當初它逃跑的反方向看看,說不定能夠找到什麽寶貝呢。”

  那隻狐狸一聽說反方向,立即眨了眨眼睛,但是很快又恢複了原狀。這一次失態比較明顯,原師姐也發現了,所以原師姐笑著把自己手裏頭的烤雞遞給了那隻小狐狸,對著萱草說道:“也好,我們走吧。”

  第四十六章

  見著她們兩個人這就要走,那隻小狐狸立即著急起來,在籠子裏亂蹦亂跳的。萱草看著那隻小狐狸亂跳,得意的回頭吐了吐舌頭。兩個人來到了發現狐狸的地方,然後逆著方向,來到了一處低窪處。果然,在那裏發現了一個小洞。

  看著那黑漆漆的小洞,萱草有些泄氣。

  “這樣小的洞,就算裏麵有什麽,我們也發現不了了。”

  聽了她的話,原師姐笑了笑,搖了搖頭說道:“狐狸不會隻有一個洞穴的,況且這個洞穴一看就不會太深,應該是用來迷惑人用的。但是真正的應該還在這個周圍,我們仔細找找。”

  “也好。”萱草認為原師姐說的有道理,同時也是不想空手回去被那隻小狐狸笑話,所以說跟著原師姐仔細的找了起來。突然,她發現有一棵樹似乎不對。走過去,仔細的看了看,發現這個樹下麵被掏空了。

  “師姐,師姐,你來這裏看看!”萱草猛地一喜,叫著原師姐。

  原師姐快速的過來,看著這棵樹,忍不住笑了起來:“師妹果然好眼力,如果說是我來找的話,說不定我就一下子放過去了。”因為這棵樹雖然說中間被掏空了,但是上麵依舊是枝繁葉茂,似乎一點影響都沒有,但是仔細看看,你會發現其實是兩棵樹。應該是有一棵大樹,當初長的很大,但是後來因為雷電或者各種原因被劈倒了。上麵就斷掉了,正好又有一棵另外的樹種子落在了那被劈開的地方,所以說就直接紮根在樹上麵長了起來。

  如今時間應該過去了許久,所以說這兩棵樹幾乎長的成為一體,但是下麵那棵樹已經被小狐狸給掏空了,估計是用來作為狐狸巢穴的入口。

  “真是沒有想到,樹居然還能長成這個樣子。”萱草看著麵前的這兩顆大樹,心裏頭有著隱隱的感慨。看著她的樣子,原師姐笑著說:“這個世界上稀奇古怪的事情要多了去,你如果說隻是因為這個就覺得驚歎的話,那你將來驚歎的機會會更多的。”說著,就直接拉著萱草進入了大樹的裏麵。

  大樹裏麵是黑漆漆的,原師姐拿出了一顆夜明珠照明,然後發現果然進入了樹裏麵了以後就可以看到一個向下的通道。而且看樣子還不小,周圍十分光滑。萱草想了想,就表示自己要先下去,但是卻被原師姐拒絕了:“你的修為比我低,如果說遇到什麽事情你估計連反映都反映不過來。我先下去,如果有什麽危險你立即通知師父過來救援。”她說著,衝著萱草笑了笑,然後又從懷裏頭掏出來一顆夜明珠遞給了萱草,自己就先下去了。

  看著手裏頭的夜明珠,萱草十分想吐槽,怎麽到處都是夜明珠,難道說夜明珠也是地攤貨了?可是,就算想要吐槽的心情也不能掩飾她心中的陣陣暖意。師姐是真的把她當作妹妹了,凡事都會為她先想。

  “下來吧,下麵什麽都沒有。”原師姐在下麵說著,萱草就直接踩了下去。但是發現,下麵是斜著的,滑滑的,還沒反映過來,她就像是小時候玩滑滑梯一樣,一下子被滑到了下麵。

  “哈哈,你也嚇著了?”原師姐笑眯眯的看著萱草。看著原師姐那個樣子,萱草立即知道了,原師姐是故意的。

  “啊,原師姐你太過分了,為什麽不和我說一聲,真是把我嚇著了。”萱草說著,嘟噥著嘴巴,臉上顯得十分不滿。看著她這個樣子,原師姐笑著說:“當時我下來的時候也是被嚇了一跳,同時又覺得挺有意思的,所以說才沒有說。”她說完,拿著夜明珠四處看了看周圍,頗有幾分感慨:“真是沒有想到,那小小的狐狸居然把洞穴弄的這樣大。”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