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53節

  “是嗎?”萱草師父冷笑了一聲,然後直接上前去看了那兩個人的屍體,然後回頭對著他們說道:“從他們的屍體上麵看來,這個好像是近身攻擊。而且他們開始的時候似乎都沒有什麽防範,想來是被隊友偷襲的吧。”

  他說著,就掃了一眼範明。範明見到他這個樣子,微微皺眉說道:“你說的什麽話。”

  “你不相信你可以自己過來看,想來你也能夠看明白的。”他說著,聳了聳肩膀又走回了萱草的身邊。見著他這個樣子,其他人也開始躍躍欲試了,畢竟他剛才都直接走過去了。如果說有陷阱的話,想來也是他一個人承受了。於是,很快就有人跑過去看了看,得出來的結論卻是和萱草師父一樣的。

  這個時候,隊伍裏就開始不是那麽平靜了。畢竟如果說那個範明真的做出來和那個人一樣的動作的話,隊伍裏的人也討不到好。這個時候本來就隻是貌似團結的隊伍,一下子就出現了數條裂縫。始作俑者倒是沒有什麽感覺,而是安靜的站在那裏。見著師父這個樣子,萱草用手拉了拉他的衣服,傳音問道:“你剛才所說都是真的嗎?”

  “那是自然,你是不知道,我們的好隊長可是有私下藏自己的修為。我猜想他肯定是有所圖謀,否則的話為什麽這樣做!所以說,我才故意如此……”他說著,叫微微勾起。

  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其實她對其他人的性命也不是很看重,畢竟這些人若不是自己貪心的話,壓根就不會來這種地方。不來這種地方想要活命那自然是可以的,他們現在既然來了,想來對丟失自己的性命應該是有所明悟的。想到這裏,她把在場的所有人的神色都暗自記在了心裏頭。

  雖然說範明很快把那些人給安撫好了,但是在那些人心裏頭剛才所看到的那一幕想來是更深的印入了腦海裏。範明這個時候不免有些惱怒的看了一眼萱草師父,似乎是怪罪他第一個走到前麵去把那些人屍體上麵的痕跡看清楚。

  萱草師父自然是知道自己惹了那個範明,但是卻絲毫不在意。雖然說他麵上是不在意的,但是私下卻傳音給萱草,告訴她讓她凝神戒備。因為害怕那個男人如果說因為自己所做所為狗急跳牆的話,那可是不好的了。萱草聽了那話,看了一眼範明。果然從他的目光中看到了幾分的怨毒,他知道萱草師父的修為高於自己,但是萱草的修為很明顯是隊伍裏最弱的。到時候如果說他利用自己去害自己師父,那可就不好了。想到這裏,萱草微微皺眉。

  “你放心吧,我不會有事兒的。”萱草師父似乎看出來了她的擔憂,笑了笑,讓她自己放心。放心兩個字說起來簡單,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萱草又怎麽可能說是真正放心呢?她微微皺眉,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左右,發現周圍的人也是都如此。很顯然隊伍裏緊張的氣氛已經很濃厚了,現在隻差一個導火索。隻要有一個導火索這個臨時組成的隊伍,隻怕在頃刻間就會直接破碎。

  想到這裏,她心裏頭竟然有一種隱隱的快感。

  雖然說還是三人一組但是那些人卻都是各自互相防備著,看著精密的算計,此刻卻如同一張紙一樣,一捅就破。這個時候,那前麵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萱草微微皺眉。

  隊伍裏的其他人也開始緊張起來,畢竟他們不能夠肯定現在遇到的人就一定是好的。很快,那人就直接從那草叢裏鑽了出來。不是一個人,來了三個人。那三個人一見到範明,臉上立即帶上了一絲絲的笑容,“大哥,總算是遇到你了!”

  範明掃了一眼隊伍裏的人,然後看著他們三個人,微微皺眉說道:“你們怎麽弄的這樣狼狽?”

  “大哥你是不知道,在這個林子裏走路就好像是在追迷藏一樣。我們開始是跟著大部隊走的,但是發現那些人壓根找不到那個妖女的影子。後來就開始有人想要脫離隊伍自個兒找,但是我們發現,那好些人都在那裏故意伏擊單獨落單的人。我們好險就成了別人的甕中之鱉,還好三弟有秘密武器,否則的話我們也不能這樣見到大哥了。”

  那個人說著,看了一眼他身後的人,臉上笑容越發濃厚:“大哥,我們這麽多人,等會可以打反包圍。把那些小夥小夥的給吞了,這樣的話那些人手裏頭的靈石裝備就都是我們的了!”

  聽了那個人的話,範明微微皺眉,然後說道:“你說的什麽話,那樣的事情我們怎麽可以做!”他說著,臉上頗有幾分義正嚴詞的樣子。見著他這個樣子,那後來的幾個人臉上都有幾分不知所措的樣子。這個時候,萱草師父點了點頭,拍了拍手說道:“說的不錯,那些人手裏頭想來也沒有多少值錢的東西,我們的目光要看的遠一些。”

  說完,然後上前拍了拍範明的肩膀,範明一下子似乎就成了他的小弟一般。範明臉色變幻十分明顯,這個時候其他人也看出來他們兩個人之間似乎有些不對付,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多說什麽。

  畢竟範明在萱草他們到來之前是有展示過自己的實力的,至少是淩駕於他們之上的。如今範明如此被萱草師父挑釁,但是卻沒有出手,說明他自己也是沒有把握能夠戰勝萱草師父的。所以說這樣一來,那其他人自然也是不敢插手的。

  “好了,廢話少說,你們說說,你們是從哪裏和那些人走散的……”萱草師父說著,直接看著那邊的幾個人。新來的三個人看了一眼範明,範明哼了一聲,然後說道:“他想知道就告訴他。”

  “是,是。”然後就有人把詳細的位置具體的說了出來。聽了那些話,萱草師父點了點頭,掃了一眼範明,然後笑眯眯的說道:“想來這裏也是不歡迎我的了,我就先告辭了。”說完,轉身就走。看著他走了以後,範明算是鬆了口氣。

  萱草跟著自己師父離開了那裏後,有幾分奇怪,疑惑的問道:“師父,為什麽我們不和他們一塊兒走了?”

  “沒必要了,他們那過一會兒就會自相殘殺了。”師父說著,嘴角的笑容裏透著幾分的得意。聽了師父的話,萱草想了想,有些明白自己師父剛才為什麽那樣做的原因了。想來就是為了看到那一幕吧,不過萱草沒有想到自己師父會在收獲成果之前離開。似乎明白她在想什麽,萱草師父哼了一聲,然後說道:“我感覺那前麵有很多強者聚集,想來是你的娘已經出現了,如果說繼續和他們玩下去我倒是沒有什麽,但是你就隻能給你的娘收屍了。”

  “是嗎……”萱草聽了他的話,心裏頭頓時升起了一陣陣複雜的情緒。她現在突然有幾分膽怯了,不知道要怎麽去麵對自己娘。想到這裏,她微微偏頭看了一眼自己師父,師父並沒有看她,而是看著前麵。突然師父眉頭一下子狠狠的皺了起來,低聲咒罵了一聲,猛地拉起萱草的胳膊,在萱草沒有反映過來的時候就拽著她飛快的跑了起來。

  萱草被師父的行為弄的一驚,但是很快放鬆下來,因為她相信自己師父不管在什麽樣的情況下都不會傷害自己的。在她師父的幫助下,兩個人很快來到了看著樹林的西邊,那裏有不少人聚集。她有些奇怪為什麽師父急急忙忙把自己拉到這裏來,但是很快她就知道了。因為她聽到了周圍人的竊竊私語……

  “沒有想到那個妖女修為這樣高!好幾個前輩進去了,到如今都還沒有出來的跡象!”

  “就是就是,不過就是我們可憐了,明明知道那個妖女就在那裏麵卻隻能在外麵待著!”

  “誰叫我們修為低!”

  ……

  第二百七十二章

  萱草下意識的看著自己師父,目光中有些瑩瑩的東西在閃動著。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歎了口氣,然後說道:“我們進去吧。”

  “好!”萱草點頭,然後拉著自己師父的手,跟著師父一塊兒往前麵走。走到了前麵萱草才知道為什麽那些人都圍在周圍並沒有進去,因為那前麵是有人守著的,不讓別人進去。那些人很顯然也想把他們兩個人給攔住,但是自己師父是什麽人,長袖一揮那些人就立即被扇到了一邊。

  見到他如此強悍,那旁邊趕忙有一個人走過來說道:“我們在這裏守著是怕有些人修為不夠強自進去送死的!不過這位師兄修為如此高強,進去肯定是沒有問題的!”說著,就示意兩邊的人讓開,讓他進去。萱草師父看了他們一眼,點了點頭,也不多說什麽就拉著萱草一起走了進去。兩個人走過了那些人守著的地方,又過了一片湖泊,最後在一片平地上看到了一群人,準確的說是十幾個人圍著自己的娘。

  那些人都貪婪的看著凝香,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出手。

  “凝香姑娘,你快點把東西交出來吧,好歹東西交出來你也有一條命可以留著。命可是比寶物實在多了,想來你也應該是明白這個道理。”其中有一個長胡子的老頭笑著說著,還不時的撫摸下自己的胡子。見著那個老頭那個樣子,萱草恨的咬牙切齒的。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歎了口氣握著她的手說道:“我們現在一邊看著,在她堅持不住的時候我們再上前。”

  萱草聽了師父的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那些人修為都不弱,但是卻因為此刻心神都在那凝香身上,所以說壓根沒有注意到萱草和萱草師父進來了。當然這其中也是因為萱草師父的隱藏的技術高明的緣故,不然的話若是直接大大咧咧的站在那裏,他們兩個人肯定也是會被發現的。想到這裏,萱草忍不住對著自己師父說道:“師父,謝謝你,若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你說的什麽傻話,你是我徒兒,我照顧你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師父說著,笑眯眯的看著她。師父的話在萱草心裏頭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卻也讓她有一絲絲的低落,她忍不住重複了一遍,“是嗎,在師父的眼裏頭,我原來隻是師父的徒兒而已。”

  “你在嘀咕什麽?”師父說著,眼睛微微的眯著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臉頓時一紅,不知道自己的話師父聽清楚了沒有,趕忙搖頭:“沒有什麽,沒有什麽,師父我們還是看上麵吧。”她師父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後又關注起那上麵發生的事情起來。凝香整個人身上穿著一件粉紫色的紗裙,因為飄在半空之中,紗裙不時飄舞著,看著就好像是真的九天仙子一樣。

  她臉上笑顏如花,看著那下麵的那些人,然後說道:“我還記得你們,當初也就是你們,若不是你們的話,我也不會落到如今的下場。”她說著,歎了口氣,像是想到什麽似得,微微偏著頭。“你們說,我應該如何回報你們呢?”

  “你還是老老實實的把東西交出來,當初你夫君那樣強橫的修為都沒有從我們手底下逃脫,更不用說是你了!”其中有個看著不過是中年人的男子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很顯然是已經把凝香當成了甕中之鱉,不怕她跑了。

  “你們倒是有趣,你們看看你們有多少人,我那東西可就隻有一件。”

  她說著,眼波流轉,看著那下麵的人。聽了她的話,那下麵的人似乎一點都沒有被觸動。那開始說話的那老頭笑了笑然後說道:“姑娘說話真是有意思的很,你放心,你隻需要把東西拿出來,拿出來了以後我們自己是會分配的。”

  “哦,看來你們是已經商量好了,一定要拿到那東西了。”凝香說完,突然又一下子笑了起來,笑的似乎喘不過來氣了一樣。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直起身子看著下麵的幾個人,問道:“那我倒是奇怪了,你們知道那東西長什麽樣子嗎。其實我當初就很疑惑,你們是怎麽知道我琴郎家有那寶物的消息。”

  “廢話少說,你隻管拿出來就是了!”終於有人按捺不住,直接使出一招。凝香身子輕飄飄的避開,臉上的笑容也已經完全收斂。她冷冷的看著下麵的人,“你們以為我會一點準備都沒有就讓你們來嗎,我特意準備了一些丹藥,就是為了應付你們。”她說著臉色一下子就變得發白,看著似乎散發著一種瑩瑩的玉芒。

  見著她這個樣子,那下麵的人頓時有幾分驚慌:“你用了什麽丹藥?”

  “自然是提升修為的,對了,據說是可以把人的潛力全部激發。雖然說代價是身死,但是卻也無所謂了。至少說,我有你們的陪伴,你們說呢?”她說著,神色十分溫柔,看著就好像是和情人之間對話一樣。看著她那個樣子,那個白胡子老者卻是直接往外跑,她手一伸,一道百煉猛地出擊,在挨住那個白胡子老者的身子了以後,他頓時變成了一坨冰塊。

  “這個東西啊是我們雪女族的特產呢,不過想來當初你們應該都聽過這個東西。否則的話你們也不會單單放過雪女族,不過你們似乎忘記了,我也是雪女族的人呢!”她說著,聲音突然高昂起來,發出來一陣陣笑聲。

  見著凝香如此,萱草心裏頭頓時一驚,她下意識的就想衝出去。但是沒有想到,她的胳膊卻被旁邊的師父給拽住了。師父看著麵前的萱草,目光中有幾分哀切:“你不能出去,你現在出去隻怕她也會把你誤傷的!”

  “不,不,她不管怎麽樣她都是我的娘啊……”萱草說著,淚眼汪汪的看著麵前的師父。師父見到她如此,但是還是搖了搖頭,不讓她出去。見著師父這個樣子,萱草咬了咬嘴唇,直接使出一招,乘著自己師父沒有反應過來衝了出去!那些人已經都被冰著了,凝香整個人雖然說看著還有些亢奮,但是她的頭發已經全部變的雪白了!

  她看著凝香那個樣子,本來奔著過去的步伐一下子就慢了下來。凝香似乎也看到了萱草,她的眉頭微微的皺著,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我現在是不是好醜……”

  看著自己娘這個樣子,萱草趕忙搖頭:“不醜的,不醜的,娘,娘在什麽時候都是好看的!”

  “你終於願意叫我娘了。”凝香看著緩緩走到自己跟前的萱草,臉上有幾分滿足的笑容。她任由萱草攙扶著自己坐在了地上,然後看著天邊說道:“當初,我就想要用這個藥,但是你爹爹說什麽也不肯幫我。如今,如今我終於還是用了。你知道嗎,剛才那些人就是當初追趕我們的人。如今他們都死了,太好了,太好了……”

  “娘,你何必如此呢……”萱草說著,感覺自己鼻子癢癢的,但是卻努力的笑出來。看著她這個樣子,凝香猛地一驚,像是被嚇到了一樣,搖頭說道:“我不是不想要你,不想陪著你。但是我覺得,你身邊已經有了其他人的陪伴,並不缺少我了。但是你爹爹不一樣,你爹爹隻有一個人。他在下麵等了我好長時間了,所以說我也心疼他,我想要下去看看他。我一個人在這個世界上待的時間夠長了,我也累了。不過,我沒有想到你會來。”

  她說著,歎了口氣,看著麵前的萱草。突然又笑了起來:“不過你叫我娘了,是不是代表你不怪我了,不埋怨我了?”

  “嗯,我不怪你了,不埋怨你了。”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凝香。她本來姣好的肌膚開始在慢慢的幹枯,老縮,整個人似乎就好像是在快速的被抽幹一樣。她自己似乎沒有察覺,臉上還是帶著燦爛的笑容,她伸手,然後握住萱草的手說道:“不管怎麽樣,你要努力好好的過下去……”話說完,她整個人就變成了一具枯骨……

  萱草看著自己懷裏頭的骨頭,不知道是因為修為的原因,還是因為那個藥的原因。那骨頭看著仿佛好像是玉雕刻而成的一般,而且十分完整,並沒有絲毫斷裂。

  “你不要傷心了。”師父走到了她的身邊,按住了她的肩膀。萱草淚眼朦朧的抬頭,看著自己師父,然後又低垂著頭說道:“我才有了娘,娘就不在了。”

  “沒有關係,我們都會陪著你的。”師父說著,摟著她的身子坐在她的旁邊。

  “你說娘會傷害我,但是娘沒有。”萱草說著,想著剛才所見到的那一幕。剛才娘明明有些癲狂了,但是在見到自己了以後,卻一下子就冷靜了下來。

  “你娘是愛你的,不管她是因為什麽而離開,她在心裏頭都是愛你的。”師父說著,歎了口氣,手摟的她越發緊了。感受著師父懷裏頭的溫度,萱草突然開口說道:“師父,你娶了我吧。”

  “好。”

  師父絲毫沒有猶豫,立即答應了下來。萱草偏頭看了一眼自己師父的眼睛,他的眼睛始終這樣溫柔。不管如何,有自己師父在身邊,自己一定會幸福的吧。娘,你放心,我一定會讓自己過的很好很好……

  番外1——另類的告白

  新婚大喜,本是一個熱鬧的日子,但是因為萱草不想太過張揚,所以說也隻是請了有限的幾個人。大部分的還都是師父,不如今應該改口叫夫君了。夫君那邊的朋友。

  一頓寒暄過後,她和夫君兩個人進了所謂洞房。

  洞房裏一片通紅,孩兒臂的紅色蠟燭閃爍著暖暖的黃光。萱草微微抬頭看著麵前的夫君,猶豫了下,然後問道:“師父……”

  “你如今可不該叫我師父了。”師父說著,臉上帶起一絲絲的笑容,坐在了她的身邊,偏頭打量著她。看著就好像是在欣賞什麽物件一樣,被師父這樣看著她全身上下都有些不自在。微微挪了挪身子,她的臉越發通紅了。猶豫了好一會兒,才嬌滴滴的叫出來:“夫君……”

  “嗯,什麽事兒?”她夫君說著,身子微微向前傾著,似乎想要離的她更近一些。

  “你,你遠一點。”萱草說著,不自在的推了他一下。師父一下子握住了她的手,臉上笑容更盛:“娘子的話我怎麽聽不大懂,為何讓為夫遠一些?”

  “不是,我有正經的話要和你說!”萱草說著,有幾分怒了,臉上有幾分薄薄的紅暈。看著她這個樣子,她夫君也不再逗弄她了,點了點頭:“有什麽話,你說我聽著。”

  “不是,我,我想知道,你會娶我,是不是因為同情我。是不是因為,因為我娘走了,見著我可憐,所以說你才會娶我!”

  她說著,緊張的看著麵前的夫君,手緊緊的攥著自己的衣服,連青筋都暴出來了。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猛地一下子笑了起來:“你說的什麽話,我好不容易把你養的這樣大了,我又怎麽會再把你讓給別人。”她夫君說著,微微向前傾,一下子把她摟入了懷裏頭,在她的耳邊說道:“我已經等了你許久了,終於把你從一個孩子養成了這樣的一個嬌俏的姑娘,我又怎麽會放手呢。”

  “真的嗎?”萱草一聽,身子都有些細微的發抖。

  “那是自然。”師父說著,微微把她往下壓,似乎不想再浪費這洞房花燭寶貴的時光了。但是沒有想到,萱草猛地推了他一把。他一時沒有防備,猛地向後仰了下,然後疑惑的看著麵前的萱草,似乎不知道她在鬧什麽。

  萱草也有些心虛,但是卻還是仰著頭看著他:“那你既然,你既然說是喜歡我,為什麽開始都沒有告訴我!”

  “我一直都有告訴你啊,好了,乖別鬧……”

  師父說完,又直接壓了下去……洞房花燭夜,自是良宵夜短!

  番外2——那些曾經的朋友

  “夫君,你說的是真的嗎,小雅她真的可以和這個空間融合在一起嗎?”

  萱草說著,站在了那吞噬了她幾個朋友的幻天境之前。她夫君點了點頭,臉上有幾分嚴肅。“應當如此,你有沒有想過,你的空間正好缺的就是那些靈獸!”

  這個話說的很對,她的空間所欠缺的功能就是不能飼養已經有靈根的靈獸。但是那個幻天境據她所知是很大的,自己空間真的可以容納嗎?她想著,心裏頭有幾分的猶豫。

  “沒有關係,可以的。”

  小雅不知道什麽時候跑了出來,用小手拽著萱草的手。萱草看著小雅,眼睛裏有幾分的擔心:“你能確定嗎?”

  “唔,其實不可以。”小雅猶豫了下,然後老老實實的說道。聽了小雅的話,萱草一驚猛地睜大了眼睛看著她,搖了搖頭說道:“過了這麽些日子你才剛剛能從空間裏出來,如果說這一次冒險你出了什麽事情怎麽辦?如果說沒有把握的話,這件事情還是算了吧。”

  萱草說著,心裏頭其實還是很難受的。畢竟自己的朋友,自己能算的上好的朋友都被關在那裏麵了。她想著,咬了咬嘴唇。但是還是毅然決定離開,自己將來再想別的辦法進去把他們救出來!

  “不是,不是,小雅能夠感覺的到那和我同宗的氣息,但是卻不能肯定。因為小雅是自己在這個空間裏成長出來的,所以說對另外一半並不熟悉。”小雅見著萱草這個樣子,趕忙解釋。萱草夫君在旁邊微微皺眉,對她不聽從自己的話有幾分不喜。見著自己師父加夫君那個樣子,她微微皺眉,然後看著小雅問道:“你能夠肯定那個是你的一部分嗎?”

  “嗯,幾乎可以肯定的。”小雅點了點頭,但是很快,她臉上又有幾分淡淡的失落:“但是,小雅不能夠肯定,如果說小雅收了那個東西,小雅自己會不會消失。”

  “消失?”萱草一聽頓時一驚,睜大了眼睛看著小雅。

  “是的,因為那個我能夠感覺的到,其實它也有產生屬於自己的意識。所以說,小雅並不能夠肯定我們兩個人結合在了一起以後,會有什麽新的變化。”

  這樣就等於說是冒險,或者說可以說是賭博啊!萱草想著,下意識的想要搖頭。但是想到如果說沒有小雅的幫忙的話,隻怕自己的朋友隻能在那裏麵待一輩子了!這樣想著,心裏頭又有一種說不出來堵著的感覺。

  “主人,其實沒有關係的,畢竟我現在修為已經這樣高了,應該是可以製住那邊的!”小雅說著,抬頭看著麵前的萱草,目光中有幾分躍躍欲試。見著小雅這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問道:“可以不可以不去?”

  “不!主人,能夠完全化是小雅的夢想呢!”小雅說著,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小雅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旁邊的夫君。她夫君握住了她的手,笑著說道:“如果說你不讓她試試,她會遺憾一輩子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又看了看小雅,小雅很肯定的點了點頭,算是讚同她夫君的話。於是萱草讓步了,讓小雅去融合那個幻天境。小雅變成了一個半球形一樣的東西,猛地撲向了那個所謂幻天境所在的地方。她的本身是沒有任何光芒的,但是當她和幻天境撞在一起的時候,卻發出了一陣陣奪目的光芒!

  這個時候萱草感覺自己頭一陣陣發疼,自從她修煉到了元嬰期了以後,她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這樣的疼痛了。見著她疼的臉都變形了,她師父趕忙扶著她坐在了地上:“怎麽了,你怎麽會這樣?”

  “好難受。”她說著,拽著自己的夫君的手,無意識的說道。

  在扶著她的時候,她夫君已經檢查了她的身體,發現她隻是因為神識透支太過厲害所以才會這個樣子。所以說隻是摟住她,安撫了她兩句。萱草感覺自己這樣頭疼應該是和小雅有關係,她心裏頭對小雅的處境有些隱隱的擔憂。

  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她感覺自己腦海裏仿佛多了什麽。突然,她自己整個人一下子就被拽到了一個空間裏。說是一個空間不如說是另外一個世界,一到那裏,萱草想要找的第一個人就是自己的夫君。但是卻沒有,自己的夫君不在這裏。但是她卻看到了一個熟人,不是別人,正是小雅。小雅嘟噥著嘴巴正衝著麵前的一個小男孩發脾氣。

  看著她那個樣子,萱草心中一陣驚喜,走到了她的麵前說道:“小雅,你沒事兒!”

  “嗯!”小雅見到萱草這個樣子,甜甜的笑了笑,然後指了指旁邊的小男孩,頗有幾分不樂意的說道:“喏,他就是幻天境裏的器靈。”

  “主人好!”那個小男孩倒是很有禮貌,見著萱草看了過去,趕忙說道。萱草見著那個小男孩這個樣子,忍不住笑了笑,然後揉了揉小雅的頭說道:“如今好了,有他在這裏你也不會寂寞了。”小雅聽了這個話,大大的眼睛忽閃了兩下,沒有說話。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