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52節

  “沒有什麽,不過是聽說她走了,所以說過來想看看你。同時看看你度過你心裏頭那一關了沒有,如今看著結果,我很不滿意。”

  師父說著,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萱草聽了師父的話,心裏頭有幾分的愧疚,她明明知道自己師父對她滿懷期待,但是自己卻這樣的不爭氣。她想著,低垂著頭,臉有些發紅。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好了,你自己好生閉關半個月吧,在這半個月你你自己在石室裏待著,絕對不能出來,明白嗎?”

  “那我呢,我能不能進去陪著姐姐!”銀鈴一聽這個話,趕忙插嘴。

  “你知道什麽叫閉關嗎,從來沒有聽說過閉關還要帶著旁人的,你隻管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師父很是不滿的說道。銀鈴聽了師父的話,吐了吐舌頭卻不敢再繼續多說。

  第二百六十九章

  萱草聽從了師父的安排去閉關了,這一次她努力的讓自己腦海裏維持一片空明,為的就是讓自己不要胡思亂想。但是沒有想到,這樣似乎一點用處都沒有,她雖然說努力讓自己不去想凝香的事情,但是心裏頭卻隱約的有些不安。

  她沒有按照自己師父的話,閉關半個月隻是五天不到就出去了。見到她提前出關了最高興的就要數銀鈴了,銀鈴圍著她來回轉著,就好像是一隻求寵愛的小狗一樣。見著銀鈴這個樣子,萱草心中覺得有趣,揉了揉她的頭發,然後笑著問道:“在我閉關的時候,有沒有發生什麽事情?”

  “能有什麽啊,況且就算有什麽我也是不知道的。”她說著,微微偏著頭看著旁邊的萱草。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點了點頭也能夠明白她話裏頭的意思。因為她一直在這裏守著自己,很少出去,所以說對外麵的消息不靈通也是很正常的。

  想到這裏,她又聽到銀鈴有幾分奇怪的問道:“姐姐沒有按照姐姐師父所說的話去做,不知道萱草姐姐的師父會不會生氣呢。”聽了這個話,萱草猛地一驚,微微皺了皺眉頭。她覺得,雖然說自己沒有按照師父說的話閉關那麽長時間,但是自己也是因為心神不寧怕自己走火入魔才沒有繼續修煉的。

  如果說是因為這樣的話,師父應該是不會怪罪自己的才對。師父一向對自己疼愛,應該不會的吧……她想著,眼珠子亂轉,最後還是決定自己先給師父打個招呼。很快,師父就來了。

  師父臉上神色不好,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隻當師父是因為自己提前出關的原因,笑了笑說道:“師父,我不知道為什麽,閉關的時候總覺得心神不寧,老是靜心不下來。就算我刻意的去讓自己不去想其他的事情,但是卻還是……”她說著,微微皺眉。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如今,這件事情你也應該知道了。”

  “怎麽了,發生了什麽事情嗎!”

  萱草一聽這個話,頓時一驚,她心裏頭隱約有一種不好的感覺,但是還是抬頭看著麵前的師父。師父見著她這個樣子,歎了口氣然後說道:“是關於你母親的。”

  “凝香,凝香怎麽了?”萱草聽了自己師父的話,趕忙追問。

  “她,她出去,宣布說你父親所擁有的東西在她的手裏頭。”師父說著,微微皺眉。看著師父這個樣子,萱草立即搖頭:“不可能的,她為什麽要這樣做,這樣做對她來說有什麽好處!師父,你肯定弄錯了,她是不會這樣做的。況且她如果說這樣做的話就隻有死路一條,沒有其他路可以走的!”

  “我怎麽會弄錯呢。”師父臉上有一絲絲的苦笑。

  “這一次事情鬧的很大,修真界裏就沒有人是不知道的。門內許多弟子也有些躍躍欲試,但是都被約束住了。本來我想著你在閉關是不想要告訴你的,但是沒有想到你會提前出關。”

  “師父……”萱草聽了這個話,心中明白師父是不會欺騙自己的,忍不住喚了他一聲。聽了她的聲音,師父歎了口氣,然後看著她問道:“那麽,你準備怎麽做。”

  “師父,我要去幫她。不管怎麽樣,她都是我娘。而且我感覺,她這一次這樣做都是為了我。”萱草說著,抬頭看著麵前的師父。師父見著她這個樣子,點了點頭:“你說的不錯,她這樣做有一大半的可能是為了你。”

  “那麽我更是要去了!”

  萱草說著,就直接站了起來。看著她這樣急切的樣子,師父歎了口氣,然後說道:“你可知道她在哪裏嗎?如今想要知道她消息的人很多,但是沒有一個人能夠找到。”師父的意思很明確,就算自己真的想要去幫助自己的娘,但是自己連她的位置都找不到,又何談幫助呢。況且別人如今找不到她的位置也證明她是安全的……

  “師父,我懷疑娘會自己出來的。”萱草猶豫了下,然後把自己曾經和娘說,要為自己父親報仇的話告訴了師父。師父越聽眉頭皺的越發厲害,最後他直接問:“你覺得你娘會布置出來一個陷阱,然後對那些人一網打盡?”

  “如果是我的話,我就會如此。”萱草點了點頭,很直接的說道。畢竟那些人如今都是貪欲上腦的人,特別是當初追殺了自己爹爹的那些人,心裏頭隻怕更想得到那些東西。而且,會害怕凝香報仇,所以說絕對會有先下手為強的概念。

  見著她堅定的目光,萱草師父微微皺眉,思考了一會兒,然後說道:“這樣吧,你去尋你母親的時候帶上我,好歹我也能夠幫你們一把。”

  “師父,若是這件事情把你也牽扯進來了,那多不好。”萱草想都沒有想,直接搖頭。聽了她的話,師父臉上帶上了一絲絲的笑容,然後說道:“你放心吧,我自有改頭換麵的本事,到時候是不會被你牽扯到師門的。”

  萱草就是怕師父為自己出頭,連累到了師門。聽了師父這樣說,她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在旁邊的銀鈴聽了他們的話,想了想,然後蹦跳著說道:“我也要去,我也要去。”見著銀鈴這個樣子,萱草搖了搖頭:“不可以,你是不能去的。”

  “為什麽!”銀鈴眼睛瞪的老大,目光中滿滿的都是不服氣。

  “因為你的修為不夠。”這個話不是萱草說的,而色旁邊的師父所說。師父直接掃了一眼她,然後說道:“你修為這樣低,去了也不過是拖後腿而已。到時候你姐姐還要擔心你,隻怕是很容易就自身難保了!”

  “怎麽會,我雖然說修為低,但是自保的功夫卻也是有的!”銀鈴說著,在那裏嚷嚷。

  “難道說你真的忘記的一幹二淨了,你可不是人類。”見著銀鈴鬧騰,師父很直接的一句話扔了出來。聽了這個話,銀鈴呆住了。過了好一會兒,才低垂著頭,緩緩的點了兩下:“不錯,先生說的很對。我並非是人類,如果說跟著姐姐一塊兒出去隻會為了姐姐惹麻煩。”她說著,臉上強自勾起了一絲絲的笑容,像是在安慰自己一樣。

  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頓時有幾分不好受,想要安慰她兩句但是卻聽到自己師父冷冷的甩過來一句話:“你還走不走?”

  “走!”萱草顧不得多和銀鈴說什麽,隻能跟著自己師父走了。看著他們兩個人的背影,銀鈴的眼淚一顆顆大顆的往下落。萱草自然是不知道銀鈴那裏的情況,但是她卻還是憤憤的對著自己師父說道:“師父,你這樣說銀鈴有些太過分了!”

  “你知道什麽,她現在已經快要忘記自己的身份了。如果說她真的把自己身份忘記了到處出去玩,你以為其他人看到她了以後會如何對待她?可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樣的,你明白嗎?”

  師父說著,瞪了萱草一眼。萱草聽了師父的話,悶悶的不在言語。反正不管怎麽說,最後有理的總會是師父,自己本來有道理最後也會被師父弄成沒有道理。想到這裏,她抿了抿自己的嘴唇,顯得有些不服氣。師父也沒有管她服氣不服氣,直接領著她來到了一個修真的小鎮上麵。這裏麵來來回回走動的人修為都不弱。萱草發現這一點了以後,微微皺眉。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很直接的說道:“這些人想來都是為了一個人而來的。”

  萱草點了點頭,明白這些人的目標應該就是自己的娘。想到這裏,她心裏頭頓時對那些人充滿了各種仇視。這些人裏麵想來就是有害了自己爹爹的人,隻是自己卻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個!

  “為什麽他們都會集中在這裏!”萱草走了一會兒,還是忍不住開口問師父。師父聽了這個話,笑了笑,然後看了一眼左右說道:“原因很簡單,曾經有人看到你娘在附近出沒過,所以說這些人才會聚集在這裏。”

  “是嗎?”萱草嘀咕了一聲,然後觀察著這個小鎮上麵的人。這個小鎮上麵的人修為最低的應該也是金丹期,因為她看到的幾個金丹期的看著都不算年齡大,而且周圍還有長輩來陪同。

  “那些人都是長輩帶著小的出來曆練,想來是聽了這裏的消息,所以說想要帶著他們過來看看能不能遇到。如果說不性的話,隻是帶著晚輩過來見識見識也是不錯的。”

  師父發覺了萱草關注的地方,然後在旁邊解釋。萱草聽了師父的話,點了點頭。師父在路上的時候就已經易容了,他現在的樣子的一個劍修門派的小生,名字叫寧傲。

  萱草被師父帶著逛了所謂的集市,她發現這裏東西的價格要筆自己以前去別的地方看著要貴上許多。

  她本來有些疑惑,但是轉念一想。這些人都是為了狩獵,狩獵自己娘而來。肯定是想要有更多的準備,況且他們的目標也不一定就隻是她娘一個人。如果說順便在其中殺了別人,收獲了他人的東西,那也是很不錯的!

  第二百七十章

  在修真界裏發生這樣的事情其實一點都不稀奇,不過是互相算計而已。萱草雖然說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但是對這樣的所謂規則也是有耳聞的。一聽到那些東西價格抬的這樣高,她心中就暗自有數了。不過她可沒有打算在這裏買賣什麽東西,因為她可不想在這裏幫這些人增加實力。

  師父見著她不過是略略掃過那裏,笑了笑,然後說道:“這裏沒有什麽你能夠看的上的東西?”

  “怎麽能這樣說呢,不過是這些東西雖然說好是好,但是對我來說用處不大而已。況且有師父在這裏,比這裏東西好的東西豈不是多的是。”萱草說著,笑眯眯的給了一頂帽子給了師父。師父聽了她的話,笑著搖了搖頭。“你現在可不能叫我師父了,直接叫我寧哥哥,或者傲哥哥都可以。”

  萱草聽了師父的話,微微眨了眨眼睛,然後一下子笑了起來,偏過頭壓根不去看自己師父了。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倒似是來了興趣,跟著她身後哄著她:“來,來,喊一句。”

  “我才不要呢。”萱草說著,左右看著。

  他們兩個人最後尋了一家比較大的茶樓坐下,這裏開店的應該是修真者。因為招牌茶竟然是靈茶,雖然說隻能緩慢的滋補靈氣,但是卻也很不錯了。她喝了一口茶,然後低聲問師父:“傲兄,你說我們要怎麽才能夠找到她啊。”

  師父自然是知道她說的她是誰,隻見師父微微一笑,就在萱草充滿希望看著他的時候,他突然開口說道:“若是你叫我一聲寧哥哥,或者說是傲哥哥的話,我就告訴你!”

  “你別沒玩沒了了啊!”萱草聽了師父的話,臉頓時漲的通紅,有些不滿的看著麵前的師父。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笑的更加歡樂了。過了好一會兒,師父才開口說道:“好了,我不故意鬧騰你了。我們隻要跟著那大部隊走,定然是可以看到她的,所以說你隻管把心放到肚子裏吧。”

  “跟著大部隊走?”萱草微微皺眉,有些不理解師父為什麽會這樣說。師父見著她這個樣子,微微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你別忘記了她的目的是什麽。”

  不錯,自己娘的目的是為了報仇。這些人在自己娘的眼裏頭都是害死自己爹爹的人,所以說她肯定會想辦法一網打盡的。所以說,肯定也會想辦法把這些人引著去她準備好的地方。想到這裏,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因為知道自己娘的打算了,所以說她也不著急了。慢慢的端起來一杯茶水,在那裏慢吞吞的喝著。

  喝完一杯茶,她又要了些許的點心,小口小口慢慢的吃著。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然後左右看著周圍,似乎在算那些人的戰鬥力。萱草吃的差不多了,然後用帕子擦了擦嘴,看著師父,有些奇怪的說道:“這些人怎都這樣安靜啊?”

  “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是在等待什麽,你稍安勿躁。”師父說著,看了一眼萱草。萱草吐了吐舌頭,知道自己因為自己娘的事情所以說顯得有些不安了。自己師父很是看出來自己這樣不好,所以說才會這樣說。想了一會兒,她幹脆直接閉上眼睛,運氣在那裏修煉起來。喝完靈茶修煉的感覺還不錯,雖然說精進的有限,但是卻也讓靈氣顯得更加精純了一些。

  這個時候,突然有一個穿著大紅色衣服的男子從外麵跑了進來,臉上一臉的欣喜:“我們已經找到那個妖女所在的地方了!”

  “啊,真的嗎!”下麵的人立即一陣喧嘩。看著那些人這些樣子,萱草哼了一聲,然後看了一眼自己的師父。師父沒有看萱草,而是在注意周圍的情況。其實自己師父就算易容了,但是一雙眼睛給人的感覺還是那樣相似。萱草想著,感覺臉有些熱熱的,趕忙低垂著頭,看著自己麵前的茶具。

  “你麵前的東西有什麽好看的,難道說是用靈石做的不成?”師父充滿調侃的話落入了萱草的耳朵裏。萱草猛地抬頭,看著師父笑眯眯的看著自己,頓時感覺臉上有些發脹,手心上麵滿滿的都是汗水。她微微的搖了搖頭:“沒有,隻是,隻是在想事情而已。”她說完,似乎把自己說服了,然後抬頭看著自己師父,“我不過是在想事情而已,真的!”

  “好了,不管真假,他們都已經走了,我們也跟上去吧。”師父說著,拉著萱草就站了起來準備跟著那些人走。萱草看著自己師父牽著自己的手,心裏頭有一種淡淡的歡喜。但是很快她搖了搖頭,想要把自己腦海裏的思緒給甩開。真是的,都到這個時候了呃,自己還在那裏想什麽啊!

  師父似乎感覺到了她的動作,有些奇怪的偏頭看了她一眼。見著師父這個樣子,她討好的笑了笑,但是卻沒有解釋什麽。師父雖然說疑惑她的行為,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也不好追問什麽。

  兩個人跟著那一群人走到了一個林子裏,那裏有很多人都停留在那裏,似乎有些擔心的樣子。萱草走過去,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左右,似乎沒有想到這些人還有些腦子,沒有立即衝進去。

  他們兩個人站在那裏沒多久,就見著有一夥人頻頻向著他們兩個人看過來。萱草心裏頭疑惑,但是卻假裝什麽都沒有感覺到。過了一會兒,那些人似乎商量了什麽,其中有個看著像是軍師模樣的人很快就走了過來。他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過來了以後先是給她們兩個人行了禮,然後笑著問道:“這一次過來,兩位想來是單獨來的?”

  “那是自然。”師父點了點頭。

  見著他略有些傲氣的樣子,那個軍師模樣的人並沒有覺得有什麽不對,臉上的笑容反而越發濃厚了。他笑著說:“我叫王亮,不知道這位兄台你的名字是?”

  “我是寧傲,這位是我的師妹。”他說著,並沒有直接介紹萱草的名字。萱草對著王亮點了點頭,她的修為不高,王亮也沒有怎麽注意她。但是還是對著她回點了頭,然後才開口說:“其實我這一次過來是想要請寧兄加入我們這個小隊,畢竟在這個林子裏誰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麽事情。如果說組成小隊的話,多少還會有些照應。”

  “那如果說真的發現了那個人,到時候東西得了是我的還是你們的呢?”師父聽了他的話,很直接了當的問道。似乎沒有想到他說話會這樣的直接,王亮猶豫了下,然後笑著說道:“寧兄不要開玩笑了,我們這樣的人進來也不過是湊湊熱鬧而已。挨著那個人邊的人肯定是不會讓我們橫插一手的,所以說寧兄還是歇了這個心思比較好。”

  “你開什麽玩笑,你都這樣進來了,我才不會相信你一點念頭都沒有。”師父說著,掃了一眼王亮。王亮額頭上麵出現了細細麻麻的汗水,但是卻也沒有多說什麽,隻是笑著打哈哈。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突然有了幾分惡趣味,笑眯眯的對著自己師父說道:“寧哥哥,他這樣沒有誠意,我們還是不要加入他們的小隊好了。”

  “哈哈,如果說你們加入我們小隊,除了我們集體獲得的東西。其他的東西你自己有能力得到了,那就是你自己的,不用分出來!”這個時候,本來和那個王亮站在一起的一群人中有一個男子站了出來,對著麵前的寧傲說道。師父聽了他的話,掃了他一眼,目光有著幾分的掂量。過了一會兒才開口問道:“你說的話能夠算數嗎?”

  “那是自然,我可是這個隊伍臨時的隊長。”他說著,臉上有幾分的得意。看著他這個樣子,寧傲想了想,點了點頭說道:“我可以加入你們小隊,但是你們必須要多照看我師妹一下。畢竟我師妹的修為不高,我怕到時候有人誤傷到她。”

  聽了寧傲的話,萱草有幾分不滿,嘟噥著嘴巴。看著她這個樣子,寧傲拍了下她的腦袋,似乎是想要讓她安分一些。看著他們兩個人的互動,這個時候旁邊的那個王亮笑著說:“想來兩位感情是極其深厚的吧。”

  “那是自然。”寧傲點了點頭,看了一眼萱草。萱草被師父這樣一看,臉上又是一陣陣通紅。這個時候旁邊的幾個人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他們兩個人的關係,都在那裏發出一陣陣的笑聲。萱草聽著那些聲音,微微皺眉,心中有些矛盾。她又想製止那些人,心裏頭卻又有些歡喜。她覺得自己變得好像都快不是自己了,這樣的感覺真不好。她正想著,然後聽到自己師父開口了:“既然你都同意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範明。”那個自稱是隊伍隊長的人說著,伸出手和寧傲相握。寧傲點了點頭,握了握他的手,然後笑著說道:“沒有想到你倒是有一把好力氣。”

  “哪裏哪裏!”範明說著,笑眯眯的收回了手。看著他們兩個人的你來我往,萱草心中暗自明白,想來剛才他們兩個人沒有忍住,在那裏PK了一回。不過看他們兩個人的樣子,看不出來是誰贏了。想到這裏,她微微偏頭看著自己師父。自己師父臉上笑容十分自在,很顯然說剛才沒有吃虧。既然說自己師父是沒有吃虧的,那麽吃虧的肯定就是那個範明了。

  想到這裏,萱草忍不住看了一眼範明。範明雖然說外表有些大大咧咧的,似乎和他的名字有些不相稱。但是看他在吃虧了以後並沒有直接嚷嚷出來的這件事情上麵看,這個人還是有些城府的。想到這裏,萱草就有了判斷。

  這個時候,旁邊的幾個人見到這裏已經說好了,已經都成了一個小隊伍的人了,於是立即有人走了上前。見著他們都過來了,那個範明就開始一一介紹。除了範明,還有王亮以外其他還有七個人。加上萱草還有萱草師父這個小隊裏就有了十一個人。萱草心中暗自嘀咕,然後左右看了看。發現這裏的人對範明還是很恭敬的,看的出來他肯定是用了什麽手段折服了這些人。

  想著,就聽到王亮對著範明說道:“如今我們隊伍裏已經有了十餘人,不如我們就先進去看看?”

  範明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微微皺眉看著裏麵說道:“雖然說在這裏看不出來什麽,但是不知道為何我總覺得那裏麵似乎危機重重。況且,這個消息來的似乎有些太過輕巧了,如果說是有人在裏麵故意設下埋伏,然後設計引誘我們上鉤的話,那就……”

  他說著,話沒有說完,但是在場的所有人都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萱草不由暗自佩服,他果然還是有幾分腦子的。但是這個佩服還沒有佩服兩分鍾,卻又聽到那範明哼了一聲,然後說道:“話說的好,富貴險中求,就算他們在裏麵有陷阱老子也要進去闖一闖!”他說著,掃了一眼其他人,然後說道:“我話說在前頭,這裏麵危險估計不會小,你們如果說覺得膽怯了,害怕了,盡管可以退去!”

  “怎麽會呢,隊長我們肯定是跟著你一塊兒啊!”

  “就是,若不是隊長說要等人的話,估計現在我已經進去闖了!”

  “放心,我們肯定在裏麵聽隊長的話!”

  ……

  一連串的聲音讓萱草微微皺眉,沒有想到這個人麵上看著大大咧咧的,但是手段卻是不小的。他開始故意示弱說出來那樣的話,然後激將大家都齊心協力,這樣的人還真是少見。她想著,看了一眼旁邊的師父。師父笑眯眯的站在那裏,似乎周圍的人都影響不了他一樣。見著自己師父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也安定了下來。不管如何,隻要有師父陪伴著自己,那麽自己肯定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第二百七十一章

  見著大部分人都表態了,那個範明掃了一眼萱草師父。萱草師父笑著拱了拱手:“我的意圖自然是明顯的,我是為了那所謂寶物而來,更是不會在各位之前打退堂鼓的。不過還請各位海涵,若是進去我得了那東西可千萬不要背後捅刀子啊!”

  “你說的什麽話,我們才不會做出來那等下賤的事情!”

  有個粗壯的漢子聽了他的話,立馬在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很是不滿的嚷嚷道。聽了他的話,萱草師父很是自得的笑了笑:“我說這個話也不過是以防萬一而已,否則的話到時候我們隊伍一塊兒的情誼隻怕就沒有這樣好保存了。”

  他的話裏麵有幾層意思,萱草在那聽的就感覺很囧,忍不住偏頭看了一眼範明。範明眼睛中閃過一絲厲色,但是很快就調整過來。笑眯眯的走到了萱草師父麵前對著他說道:“你放心好了,我們隊伍裏的人絕對不會做出來那樣的事情!”說完,回頭看了一眼其他人,笑著問道:“大家說說是不是啊!”

  “就是,就是,那樣一檔子事情我們才做不出來呢!”

  “……”

  聽了他們不聽的表白的聲音,萱草師父笑了笑,聳了聳肩膀似乎對他們的話並不怎麽感興趣。範明見著他如此,抿了下嘴唇,看了一眼旁邊的萱草,然後對著他們其他人說道:“好了,既然大家對進去都沒有意見的話,那我們就走吧。”說著,一馬當先走在最前麵。看著他如此,萱草看著自己師父傳音說:“這個人看著倒是還不錯。”

  “是啊,是一個有野心的。不過我看這個隊伍雖然說表麵上看著人心是齊的,隻是在利益麵前隻怕這些人就不性!”師父說著,口氣中透著幾分隱隱的不屑。聽了那話,萱草突然想到一句話,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想到這裏,她歎了口氣,如今這些人進去,不知道能夠出去的有多少個。想著,她突然聽到一陣淒厲的慘叫聲。

  這個聲音很顯然不是她一個人聽到的,整個隊伍裏的人都聽到了。聽了那聲音以後,範明立即示意隊伍停下來。這個時候,旁邊的有人問道:“那是什麽聲音,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

  “算了,有可能是陷阱。”王亮想了想,然後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範明。範明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說道:“不管,我們隻管走我們走的。”

  說完,然後又在外麵走著。過了一會兒,又是一聲慘叫,聽起來就好像是什麽人臨終之前的大喊一樣。這個時候隊伍裏的其他人開始有些蠢蠢欲動起來。很顯然他們都想要溝渠弄清楚到底是怎麽回事兒……

  見著隊伍裏的人心一下子就散了,範明微微皺眉,然後看了一眼王亮。王亮似乎早就和他有了默契,笑著說道:“隊長,既然大家都想要去看看,那我們就去看看吧。不過我們去的時候可要小心一些,否則那裏若是是陷阱的話,那我們可就討不到什麽好了。”

  “嗯,你說的對。”範明點了點頭,然後讓那些人三個人一組,各自靠近,注意周圍的情況。萱草自然是和自己師父是一組的,這樣也正好能夠分。範明看了一眼萱草和萱草師父,想說什麽,但是卻什麽都沒有說。隊伍弄好了,他們就小心的靠近那發出聲音的地方。走到了那裏一看,那裏躺著兩具屍體,但是襲擊的人卻不在。

  “這兩個人看著好眼熟啊。”隊伍裏有人似乎認出來了那兩個人。

  “對啊,我剛才在門口等的時候,好像見著他們也是十幾個人一塊兒進來的。怎麽一下子就隻有兩個人了,還有其他人呢!”旁邊的人忍不住在那裏疑惑的問道。

  聽了那些話,萱草微微皺眉,看了一眼旁邊的師父。師父依舊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樣子,似乎一點都沒有因此而慌亂。範明也很快回神過來,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想來是他們在前麵已經遇到了那個妖女,否則的話也不會橫屍於此!”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