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51節

  “怎麽會呢!”銀鈴有幾分不高興了,嘴巴微微翹著,很顯然對她說的話很不滿意。見著銀鈴這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偏頭看著旁邊的凝香說道:“我已經把那靈藥種下了,不知道你要多少年的?”

  “每顆五百年足以。”她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猶豫了下,然後笑了起來:“我本來想著,你還是個孩子。但是今日見著了一會兒卻覺得你已經長大了,凡事都有了自己的主意。這樣,很好。”

  “哼,雖然說你是姐姐的娘,但是你卻沒有養過姐姐,為什麽現在姐姐大了你反而過來指手劃腳的,真討厭!”銀鈴聽了凝香倚老賣老的話,頓時有些不滿意了,大聲的說道。雖然說萱草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但是麵前人的麵子還是要給的,於是微微皺眉嗬斥了銀鈴一句:“好了,不管怎麽樣她都是長輩,你多少要敬重她一些。”

  “姐姐,不管她要幹嘛,反正讓她到時候再來一次就是了。何必讓她在這裏守著,看著就討人厭!”銀鈴說著,拽著萱草的胳膊,在那裏撒嬌。看著銀鈴拽著萱草撒嬌,凝香臉上有一絲絲的羨慕。萱草感覺的到她的情緒,微微皺眉,歎了口氣,然後對著凝香說道:“凝香前輩,我妹妹說的不錯,到時候東西好了我會去通知你的,這裏畢竟是我師父的師門你待在這裏多有不方便的地方。”

  聽了這個話,凝香臉上一下子變得慘白。

  “不管怎麽樣,我都不會再離開你了。”凝香說著,就那樣站著看著萱草。萱草見著凝香這個樣子也是覺得頭疼,猶豫了下,然後說道:“不如這樣,想來你也聽說過那處陣法的所在,我告訴你如何進出,你在那裏等著我。若是你有事兒也方便傳消息來找我,你看如何?”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凝香,這個是她最後的底線了。畢竟正如同她所說,這個是師父所在的地方,她又不是她們師門中人,在這裏守著若是別人知道了,怪罪的不會是別人,隻可能是自己的師父。

  或許想到這一點,凝香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也好。”

  送著凝香去了那裏,萱草算是出了一口氣,臉上有幾分釋然。看著她這個樣子,銀鈴有些奇怪的問道:“姐姐,你到底是討厭她還是不討厭她啊。”

  萱草見著她這般模樣,忍不住笑了起來說道:“你開始不是還勸慰我嗎,如今怎麽反而成了這個樣子。我看在她麵前,你比我還要生氣一些。”

  “那是自然,姐姐受了那麽多苦,但是她卻那個樣子。好像說,什麽都是理所當然的一般。我自然是不樂意的,姐姐是姐姐,她是她,憑什麽她突然出來就說,啊我是你娘你就要好好的乖乖的聽我的話啊!”銀鈴說著,臉上不忿之色很是明顯。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捏了捏她的鼻子:“好啊,沒有想到銀鈴還是一個俠女,在那裏為我打抱不平呢!”

  “哼,我隻為姐姐一個人打抱不平,其他的人都和我沒有任何關係。”她說著,臉上神色很是凝重,很顯然她說的是自己的心裏話。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摸了摸她的頭發,然後說道:“你的世界裏不可能隻有姐姐一個人,你要多去接觸外麵的人。外麵的世界很大,你不應該把自己局限起來。”

  “姐姐,難道說你不要我了嗎?”

  聽了萱草的話,銀鈴的眼睛立即淚眼汪汪起來,她一副想要哭但是卻不敢哭的樣子。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搖了搖頭:“怎麽會呢,銀鈴這樣可愛乖巧,我又怎麽會不要銀鈴呢。”

  “那姐姐就不要說這樣的話,我跟著姐姐身邊,自然也會有機會看世界的。隻求姐姐不要說讓我一個人在外麵闖蕩,好不好。”她說著,神色很是認真。見著銀鈴這個樣子,萱草有些頭疼。因為這個孩子太過的執著了,這樣的話隻怕會傷著她自己。畢竟不管怎麽樣,自己其實都並非是她的族類。想到這裏,萱草看了銀鈴一眼,本來想說什麽卻又突然說不出口了。算了,她說的倒也沒有什麽錯,有自己在她身邊她也是可以看到外麵世界的。

  雖然說萱草心中隱約覺得有些不妥,但是還是在心中如此寬慰自己。

  到了晚上,師父翩翩而來。看著師父來了,萱草臉上立即帶起了一絲絲的笑容:“喲,師父來了啊。”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臉上略有些不自在,笑了笑,然後說道:“你的母親呢?”

  “正想稟明師父,因為凝香前輩不肯離開這裏,所以我讓她去那陣法小築裏暫居了。”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師父,希望能夠從他臉上的神色中看出來他對這件事情的看法。但是沒有想到師父顯得有些驚訝,問道:“你怎麽還叫她前輩,不是已經知道了她是你的母親了嗎?”

  “雖說知道,但是心裏頭總是有些不舒服的。”萱草聽了師父的話,猶豫了下,還是老實的說了實話。

  “既然如此,她想要留下來也不用去那樣遠的地方,隻管留在這裏就可以了。”師父說到這裏歎了口氣,然後說道:“你這樣又是何必呢?”

  “她又不是我們師門中人,況且她的來曆若是別人知道了隻怕也是一場風波。所以說不如就讓她在小築裏待著,若是有什麽事情傳消息給我們也是方便的。”萱草說著,臉上有些淡淡的。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立即知道是她有些不高興了。歎了口氣,想了想,也不在多說什麽了。畢竟這件事情萱草自己已經拿了主意,別人再說也不過徒勞讓她難過罷了。想到這裏,萱草師父就不在繼續這個話題,而是問起了她如今的修煉:“你自我感覺還要多久才能夠修煉到金丹期。”

  “不知道,雖然說隱隱的感覺似乎能夠突破了,但是卻好像總是差了那麽一點點。”萱草說著,臉上有幾分的茫然。她當初也是突破過金丹期的人,但是沒有想到這一次突破似乎感覺要比上一次難一些。

  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你這樣也是很正常的,正是因為你上次有過一次經驗,所以說這一次的所遇到的就要筆上一次還要艱難一些。但是你自己要注意了,你如今心中有心魔,所以說隻怕更不好突破。”

  “心魔?”萱草有些奇怪的看著麵前的師父,似乎不知道這個話從何而來。

  “你如今對待你母親的態度,就是你的心魔。你不能坦然的麵對她,是因為你心中還有怨恨。你一日不能把你的心態調整好,一日突破就會有困難。”師父說著,歎了口氣,然後有些擔心的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有些茫然的看著自己師父。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歎了口氣:“你不要想的太多了,這幾日你就順其自然吧。沒事兒去看看她,我看她也不像是什麽壞心腸的人。我見你對你父親還頗有幾分追思,你隻管想,若是你母親十分不堪,你父親又如何會看上你母親呢?”

  第二百六十七章

  若是自己娘真的是十分不堪的人的話,自己父親當初又如何能夠看上母親呢?她猶豫了下,然後覺得自己師父說的話還是頗有幾分道理的。見著她若有所思的樣子,師父笑了笑,在她的腦袋上麵敲了下,然後說道:“好了,你也不要總是胡思亂想了,好好的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才是真的。”

  “嗯。”

  “你自己好生修煉吧,記得千萬不要胡思亂想。”師父說著,目光中隱隱的透著幾分的嚴肅。見著自己師父這個樣子,萱草重重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見到她如此,師父看著才有了幾分的放心。看著師父從房間裏走了出去,萱草想了想,然後決定自己去見母親。聽了她的想法,銀鈴立即表示要自己跟著去。

  見著銀鈴這個樣子,萱草搖了搖頭:“不行呢,我有些話想要單獨和她說,你知道的我如今已經有了心結。這一次是一個機會,我想要解開我的心結。”

  聽了她的話,銀鈴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雖然說臉上有些不舍,但是卻也沒有胡攪蠻纏。看著銀鈴這個樣子,萱草心中十分歡喜,在她的頭上揉了揉,然後說道:“好了,你在這裏等著,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她說著,就徑自來到了那個陣法麵前。猶豫了片刻,她走了進去。沒有想到,她一進去就看到自己母親正站在那陣法麵前發呆,看著凝香這個樣子,她有幾分驚訝。

  “你怎麽會在這裏站著,為什麽沒有待在房間裏?”

  聽了她的問話,凝香抬頭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說道:“你來了。”

  “你知道我會來?”

  “嗯,我想你應該會來的。”她說著,笑著在前麵引路,並沒有拉著她的手。萱草見著她這個態度雖然說覺得心中驚訝,但是卻什麽都沒有說,跟著她走進了自己的竹樓了。

  “我試過另外一棟竹樓,卻是進不去的。這個竹樓裏雖然說布置的比較簡單,但是一些精巧的方麵還是很有女孩心思。我想,這個應該是你所住的地方,那邊那個應該是你師父所住的地方,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

  凝香說著,微微偏頭看著萱草。萱草聽了凝香的話,點了點頭說道:“嗯,你所說不錯。”說完,就自己坐了下來,用靈氣溫了一壺水,給自己倒上。見著她這個樣子,凝香坐在了她的身邊,猶豫了下,然後問道:“說起來,我們兩個相見了這些日子,但是我卻一直沒有問過你,如今過的可好?”

  “嗯,挺好的,雖然說當初受了一些苦,但是後來遇上了師父,雖然說師父老喜歡把我扔出去修煉。但是每次都還算運氣好,能夠遇到一些人逢凶化吉。”她說著,嘴角微微勾起一絲絲的笑容。

  見著她這個樣子,凝香猶豫了下,然後說道:“你能夠詳細的和我說說嗎?雖然說你以前的日子我沒有參與過,但是我希望能夠知道你以前經曆的一些事情。”

  萱草聽了這個話,想了想,然後把自己所經曆的事情一點點說出來,刻意的忽略了一些驚險的地方。但是聽了她的講述,凝香臉上還是有幾分驚訝。過了好一會兒才歎息說道:“沒有想到這些日子你過的這樣的艱難。”

  “算不上艱難,如今過的日子可是要比我遇到師父之前所過的要好上許多了,師父已經給了我很多。”

  似乎是聽出來她口氣中的滿足,凝香臉上有幾分歉疚:“若是爹娘都在的話,你所過的日子絕對不會如同你所說的那樣,定然會被我們捧在手心上,當做一個寶貝一樣的寵愛著。”

  “可是你們不在。”萱草聽了她所說的話,最終隻回了這一句。但是隻是這一句,也已經足夠讓她沉默了。她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後開口說道:“其實你不認我是應當的,若是我也有一個和我一樣失職的娘親,突然跑過來說我是你娘,我也不會相認。”

  “……”

  萱草不知道她說這個話到底是什麽意思,隻能夠呆呆的看著她。見著她這個樣子,凝香笑了笑,揉了揉她的頭發:“我其實也是從你這樣年歲裏過來的,有些事情我也是能夠理解你的想法的。”

  “我們,我們其實是可以從朋友開始做起的。”萱草猶豫了下,然後開口說道。凝香聽了她的話,臉上笑容十分濃烈,她笑著說道:“你能夠這樣想我已經很開心了,你現在的日子裏就算沒有我,你也能夠過的很好。對此我很是欣慰,也同時有些放心了。”

  這個話裏麵萱草聽著總感覺有些不對,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凝香。凝香似乎沒有注意她臉上的神色,徑自說道:“你以後要好好的聽你師父的話,你明白嗎?”

  “……”萱草看著凝香,心裏頭那種不安的感覺越發濃厚了。她到底是想要幹什麽,怎麽突然說出來這樣的話!她腦海裏不停的轉動著,但是卻想不出來什麽所以然。見著她這個樣子,凝香笑了笑,然後揉了揉她的頭發:“傻姑娘,你回去吧,好好的休息。你會發現過了一段時間,其實什麽事情都沒有了,你還是可以繼續過你的逍遙日子。”

  “你可千萬不要做什麽傻事。”萱草下意識的說出口。聽了她的話,凝香笑了笑:“你說的什麽話,我又怎麽會做什麽傻事呢。你知道嗎,我剛才在看著那個陣法的時候,突然覺得,若是當初我和你爹爹有這樣的一個陣法守護著,那該多好啊。”凝香說著,臉上有幾分出神。看著自己娘這個樣子,萱草微微皺眉,伸手拉了她的手,說道:“你不要想的太多,你還有你的娘,你的家人,她們可都在等著你。若是你出了什麽事兒的話,她們會傷心壞的。”

  “不會的,有些事情你還太小,壓根不明白。”凝香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笑了笑。然後站了起來說道:“今天你過來的時間已經夠長了,我很欣慰。你還是早些回去修煉吧,我看你師父對你的期望很高,你還是要多努力才好。”

  本來萱草不想走,但是聽到她提起自己師父,猶豫了下,還是點了點頭走了出去。走到門口的時候,她猛地回頭看著麵前的凝香說道:“你至少現在是我朋友了,我希望我的朋友不會因為一點點事情而去做傻事。”

  “嗯,我知道了。”凝香點了點頭。

  看著凝香如花的笑顏,萱草心裏頭還是很不安。但是卻不知道自己應該繼續說什麽了,她猶豫了下,然後走了出去。回到了山門之中,她盤膝坐下。見著她這個樣子,銀鈴有些奇怪的湊了過來,問道:“姐姐你怎麽了,看著你有幾分心神不靈的樣子?”

  聽了銀鈴的話,萱草抬頭看了一眼銀鈴,猶豫了下,然後把今天見到自己娘所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聽了她的話,銀鈴微微皺眉,然後說道:“我怎麽聽著,感覺主人母親和剛開始來的時候人有些不一樣了,似乎想透徹了什麽一般。”

  “你說的不錯,我也覺得她怪怪的,似乎要做什麽大事兒,但是我卻想不出來她到底要幹什麽!”說著,萱草咬了咬嘴唇,臉上有幾分不滿。見著她這個樣子,銀鈴笑眯眯的說道:“如果說姐姐心裏頭擔心的話,大可以經常去看看她。這樣一來也可以看著她,不讓她去做什麽傻事。同時,這樣姐姐也可以仔細看看她到底是什麽樣的人,姐姐你說呢?”

  銀鈴的話頗有幾分道理,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同時,心裏頭也有幾分慶幸,還好自己讓她就住在那麽近的地方,自己就算過去也是方便的。一連幾日,她都去了凝香所在的地方,陪著她聊天吃飯。凝香似乎很喜歡她的陪伴,每次見到她過來都顯得十分的開心。見著凝香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本來堅硬的地方也開始日益柔軟,心裏頭也越發認同起凝香了。

  師父說的不錯,如果說自己娘真的是一無是處的話,自己爹爹又怎麽能夠看的上自己娘呢?她甚至開始琢磨,自己什麽時候能夠開口叫她一聲娘,好歹讓她嚇一跳!

  但是沒有想到,想的是好的,但是現實卻是殘酷的。這一日她照例去找凝香,但是沒有想到進去了以後卻沒有見到凝香。凝香本來每次都會在樹林門口那裏等著她的,但是進去了以後她沒有看到凝香。萱草也沒有想那麽多,以為她是在房間裏修煉,但是進去了以後還是沒有!陣法裏麵的空間本來就算不上特別大,她很輕易的就把裏麵找了一圈,但是沒有,沒有,就是沒有!裏麵不管怎麽著,都找不到凝香的一絲一毫的痕跡。特別是她本來已經給小樓上麵了許多屬於她自己的裝扮,但是如今進去看,那些裝扮也沒有了!整個小樓隻有萱草當初留下來的那些東西,空蕩蕩的小樓似乎在嘲諷萱草這段時間所付出的感情。

  第二百六十八章

  為什麽呢,為什麽她要這樣做。在自己已經要接受她的時候,突然翩然離去,然後留下來一個空蕩蕩的小樓!她想著,身子忍不住蜷縮在了一起,身子有些發抖。

  這個時候,窗戶突然被打開,她猛地一驚下意識的站了起來,卻見著自己師父笑吟吟的從外麵走了進來。看著自己師父走了進來她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然後又蹲了下來。

  看著自己徒弟蹲在角落裏,單薄的肩膀隱隱的有些顫抖。看著就好像是一隻被遺棄的小動物一般,師父頓時有些生氣了,微微皺眉走到了她的身邊問道:“你怎麽了?”

  “沒有什麽。”萱草搖了搖頭,頭抬都沒有抬。

  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歎了口氣,也跟著蹲坐在了她的身邊,用手摸著她柔順的長發,然後說道:“你不用想的那麽多,她離開是有事情,她走的時候有通知我的。”

  “是嗎?”萱草應了一聲,聲音還是悶悶的,頭依舊沒有抬起來。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臉上神色更顯得有些無奈。

  “你到底怎麽了。”

  “沒有什麽,隻是覺得我被同一個人遺棄了兩次,這樣的感覺好悲哀。”她說著,嘴角微微勾起,抬頭看著自己的師父。雖然說她臉上笑著,但是眼角的淚水卻好像是開閘的猛水一般,不停的往下掉落著。見著自己徒兒這般模樣,師父猶豫了片刻,最終歎了口氣把她摟在了懷裏頭,低聲說:“你放心吧,不管如何師父都不會離開你的。”

  萱草被師父這樣的行為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想要掙紮開,但是師父身上給她的那種溫暖的感覺又讓她舍不得。過了好一會兒,她就在師父的懷裏頭睡著了。當她醒過來的時候,師父還是維持著剛才抱著她的姿勢,她立即把師父推開,有些猶豫的說道:“師父,對不起。”

  “怎麽了?”師父聽了她的話,似乎覺得有幾分有趣,挑了挑眉頭說道。見著師父這個樣子,她悶聲說:“沒有什麽。”

  “好了,你現在心情好多了沒有?”師父說著,仔細的看著她臉上的情緒。萱草想了想,然後開口問道:“不知道,她為什麽會突然離開這裏。她開始不是說,隻要能夠待在我身邊守護著我就好嗎。為什麽,為什麽後來卻出爾反爾,她開始如果說做不到的話,壓根不用許諾的,我也沒有一定要要求什麽。”

  她說著,臉上有著一絲絲的疑惑,看著麵前的師父。師父聽了她的話,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她有她自己的理由吧,不然的話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麽會離開這裏。但是她離開你之前去找了我,臉上神色看著真的是很舍不得,但是卻很堅持。”

  “……”萱草聽了師父的話,想了想,然後搖了搖頭說道:“我知道了,不管怎麽樣,她已經走出來了選擇,我也不會再去多想什麽了。我本來開始就沒有娘親,以後也不會有就是了。”她說著,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看著師父:“師父,如今我長輩就你一個人了,你不會也離開我吧。”

  “放心吧,不管如何你師父我都不會離開你的。”師父說著,揉了揉她的頭發。不知道為什麽,師父現在的舉動讓她感覺自己臉紅紅的,因為師父現在臉上的神色有些太過溫柔了。溫柔的很容易讓她就產生錯覺,讓她覺得,或許說師父也是喜歡自己的。但是她很快的搖頭,讓自己不要有這樣不切實際的想法,自己師父是什麽樣的人,又怎麽會喜歡上自己!

  她想著,然後站了起來看著師父說道:“師父,如今我已經好了,我們回去吧。”

  “你不想要在這裏多停留一段時間了嗎?”師父說著,緩緩的站了起來,並且拍了拍自己身上不存在的灰。見著師父這個樣子,她忍不住抿著嘴唇笑了起來。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臉上有幾分無奈:“看你的樣子想來也是不留戀這裏了。”說完,就拽著她直接淩空行走走出了陣法所在的地方。見著師父如此,萱草心中暗自驚歎。

  回到了洞府裏麵,師父進去都沒有進去,隻是叮囑她好生修煉。

  萱草也是聽師父話的,也是因為凝香已經離開,而且她已經把萱草最後一絲的留戀給帶走了。所以說萱草這一次修煉起來倒是要比以前越發的好了,她一直在小心翼翼的凝聚著靈氣,想要突破金丹期。

  就在她準備的差不多了的時候,那凝香突然又來了。凝香現在看著要比當初見著的時候要好許多,她站在萱草的洞府前麵,看著萱草,臉上並沒有多少多餘的神色,就隻是那樣的站在那裏。

  見著她如此,萱草微微皺眉:“不知道凝香前輩來此有什麽指點?”

  “你那牙尖嘴利的小妹妹呢?”凝香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問起了銀鈴。聽了這個話,萱草想了想,然後說道:“她在裏麵修煉,並沒有出來。”其實是銀鈴不想出來,她覺得那個凝香實在是太可惡了,怕自己出來見到了她了以後會忍不住想要和她打一架。

  “哦,那倒是可惜了,我還想見見她呢。”凝香話雖然說是這樣說的,但是臉上神色卻絲毫看不出來有一絲絲覺得可惜的樣子。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隻是覺得她十分的虛偽,但是卻也沒有多說什麽,隻是站在那裏等著她說出來自己真正的意圖。

  凝香也沒有過多的兜圈子,而是很直接的說道:“我上次讓你種的靈藥,不知道如今怎麽樣了?”萱草聽了這個話,壓根沒有想到人家來就隻是為了靈藥的,所以說一時之間有些呆滯。但是她很快就反應過來,猶豫了下,然後說道:“你在這粒稍等片刻,我進去看一眼,若是好了我自會取出來給你的。”

  說著,就走到了裏麵。她進入到了空間裏麵,沒有和小雅多說話,直接拿了靈藥就遞給了凝香。凝香拿了東西,眼睛微微眨了下,然後抬頭看著麵前的萱草笑著說道:“真是謝謝你了,不知道你上次說我們好歹算是朋友的話是否是當真的?”

  “自然是。”萱草點了點頭。

  “那好,朋友如果說有事兒相求,不知道你會不會答應呢。”凝香說著,笑盈盈的看著萱草。萱草壓根沒有想到她會這樣說看,整個人的反應直接慢了幾拍。過了好一會兒了以後,她才開口說道:“也好,你要什麽?”

  “其實我也不要什麽,我知道你這裏麵有煉丹室,所以說我想要借用下,我要用你幫我種的靈藥煉丹。”凝香很直接的說道。聽了凝香的話,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這個我要問過師父了以後才能夠知道結果。”

  說完,就發了一道訊息給自己師父。師父收了訊息了以後很快就過來了,他來了以後很是驚訝的看著麵前的凝香,微微皺眉說道:“真是沒有想到你還會來這裏。”

  “我是萱草的好朋友,我自然是有權利過來看看我的朋友的。”她說著,臉上帶著一絲絲的笑容,似乎一點都沒有覺得自己從娘變成朋友有什麽不對的樣子。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師父偏頭看了一眼萱草,似乎是想要知道她的態度。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她好歹是我朋友。”意思很明顯,不管怎麽樣她都隻能是自己朋友了。

  “也好,煉丹室是我所用,所以說她沒有什麽權利決定。不過看在你是她的朋友的份上,我可以借給你。”師父說著,點了點頭,然後領著她去了煉丹室。凝香進了煉丹室了以後,七天七夜才從裏麵走了出來,她出來了以後臉上看著很是有些蒼白。見著凝香這個樣子,萱草有些擔心,但是卻也不好多說什麽。

  因為她現在著實不知道兩個人之間的度應該怎麽把握,所以說她猶豫了好一會兒了幹脆什麽話都不說。那凝香也沒有覺得有什麽不對,笑著和萱草告別,然後才晃晃悠悠的飛走了。見到她走了以後,銀鈴才從後麵出來。她一出來就好像是點了火的爆竹一樣開始劈裏啪啦的說道:“真是沒有想到,她開始都不高額日俄了,居然還好意思回來求姐姐幫忙。她可是姐姐你的娘啊,這樣的事情是一個當娘親的人能夠做才胡來的嗎,我看她壓根就不配當姐姐的娘親!”銀鈴說著,眼睛瞪的滾圓。

  看著銀鈴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揉了揉她的頭發說道:“人生百態,這個世界上總有各種各樣的人,所以說遇到這樣的娘也是不稀奇的。隻能說你姐姐我運氣不好,生養姐姐的娘居然是這般模樣。”

  “姐姐你不要想的太多了,不管怎麽樣,我和姐姐師父都會陪著姐姐的。不管姐姐將來去哪裏,隻要姐姐不先說不要銀鈴,銀鈴都不會放開姐姐的衣角的。”銀鈴說著,果真拽住了萱草的衣角。萱草聽了銀鈴的話,偏頭看了一眼跟著自己身後的小尾巴蟲,忍不住笑著捏了捏她的鼻子:“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的心思姐姐記住了,將來也不會忘記。”

  “嗯!”銀鈴飛快的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旁邊傳來師父的聲音:“真是沒有想到,一過來就看到一副姐妹情深的畫麵,看著真是讓人好感動啊!”他雖然說這樣說著,但是口氣中卻一絲波瀾都沒有。銀鈴聽了那個話,自然是覺得在嘲笑自己,立即不幹了,直接哼了一聲說道:“先生想來是不會明白這樣的感情的,畢竟先生如今已經是大修為的人了,對所謂凡人的情感應該免疫了才是。”

  聽了這個話,師父笑了笑,下意識的想要用手去摸胡子。但是卻發現自己如今的扮相是沒有胡子的,手立即頓在了那裏。見著師父如此,銀鈴立即拉著選啊從的手說道:“看看,姐姐師父又去化妝去騙人了!”

  萱草聽了銀鈴的話,忍不住笑了起來,在她的腦袋上麵拍了下,然後嗔道:“你說什麽呢,師父想來是因為有自個兒的緣故所以說才會化妝出行的。”

  “反正在姐姐你心裏頭,你師父總是最好的,就算他明明在那裏坑蒙拐騙我估計你都還為他叫好呢!”銀鈴說著,小嘴巴嘟噥的高高的,看著都能掛一個油瓶了。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笑了笑,但是卻也沒有放在心上。

  “我出去確實是有些事情,真人出去有些不大方便。”萱草師父說完,然後看著麵前的萱草,眉頭微微皺著,有些不悅的說道:“怎麽,這一次凝香過來又擾了你的心境?”

  萱草聽了師父的話,下意識的搖頭。然後發現自己搖頭搖的有些太快了,於是苦笑了下,然後說道:“其實,也不能怪她。若不是我自己的心思不堅定的話,又怎麽能夠這樣簡單就受到了她的影響呢?”她說著,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然後看著麵前的師父問道:“不知道師父今日過來有什麽事情嗎?”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