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49節

  “我的孩子……”凝香目光中閃過一絲絲的痛楚,很顯然孩子也是她不能觸碰的傷痛。

  萱草看著這一幕,心中略覺得有些愧疚,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真是不好意思,我不該提起這個話題的。”

  “怎麽會呢……”凝香笑了笑,然後指了指麵前的飯菜說道:“來,吃一些吧。不知道為什麽,我看著你就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

  “是嗎,我看到凝香姐姐你也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萱草說著,微微挑起嘴唇。

  “你叫我姐姐呢,其實我年歲已經很大了。不過,你這樣叫著我心裏頭也是開心的!”凝香說著,似乎完全忘記了自己孩子的事情,臉上的笑容十分燦爛。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在心裏頭默默的歎了口氣,她知道有的時候笑的越甜,心裏頭就是越苦的。想到這裏,她也不好再多說什麽,就跟著她一塊兒吃起飯菜來。看著她吃的香甜,凝香旁邊笑的也十分開心。

  待萱草吃的差不多了以後,凝香突然開口問道:“你可知道這個是什麽地方嗎?”

  “不是你們兩個人隱居的地方嗎?”萱草抬起頭,有些疑惑的看著凝香。

  第二百六十章 達瓦卓瑪打賞加更

  凝香聽了她的話,微微一笑,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正是我們隱居的地方,所以說我才好奇,你是如何進來的。”

  “我也不知道,莫名其妙的就來到了這裏。說起來,我還想求問我該如何出去呢。”

  “姑娘若是想要出去,直接出去就可以了。”那個男子說著,聲音十分柔和。這個時候,凝香臉上卻有了幾分不滿,微微皺眉看了萱草幾眼,然後對著她說道:“我有一件事情要和姑娘相談,還請姑娘跟著我來這邊。”

  “香兒。”那個男子見著凝香這個樣子,微微皺眉,似乎對她的態度有些不滿。凝香見著自己男人這般樣子,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嬌嗔著說道:“我不過是和小妹妹聊天罷了,你看看你的樣子,倒似我要吃了她一般。”

  “……”那個男子聽了凝香這樣說,沒有說話,算是默許了。萱草跟著凝香來到了一邊,凝香看著她,很直接了當的說道:“你來這裏有什麽目的,我剛才才發覺,你身上的氣息是我們這一族人特殊的氣息,你為什麽而來。”

  “我,我是過來把你叫醒的人。”萱草聽了她的話,猶豫了下,然後老實回答。

  “你說的什麽話,我如今難道說還是在睡著不成!”那個女子說著,臉上有一絲絲的冷意。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臉上有幾分憐憫。

  “你現在的情況你自己是最清楚不過的,你有沒有想過,你在這裏過了這麽些年,你的女兒在外麵又是如何!”萱草說著,口氣有些不好。因為如果說她不是沉迷與自己的夢中的話,那麽她因嘎嘎i可以立即找到自己。找到自己了以後,那麽自己就不用在外麵受那麽多痛苦。想到這裏,她心裏頭就對這個女子十分的不忿。

  “我的女兒。”

  凝香臉上有幾分恍惚,過了好一會兒,然後才開口說道:“你在說什麽,我女兒雖然說得了病,不能睜開眼睛不能說話不能長大!但是她還是在我身邊,她一直都在我身邊陪著我,她好好的,好好的……”

  凝香說這個話的時候,整個人看著都不對了。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發出了一聲冷笑:“如果說你繼續這樣認為的話,那你就這樣想著吧。你就一個人在這個夢中終老,守著你自己的記憶過一輩子吧!”

  “記憶,怎麽會是我的記憶,琴郎不就在那裏看著我們嗎!”她說著,用手一指。但是卻發現,她手指著的地方壓根就沒有什麽琴郎。出現這樣事情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她已經開始懷疑自己夢境的真實性了。這裏本來就是因為她的執念而出現的東西,在她自己都懷疑的情況下自然是不可能繼續維持了。

  見著她自己的琴郎不見了,凝香臉上神色頓時不對,整個人看著都有幾分猙獰起來。她四處看著,突然一雙眼睛直接看著萱草,惡狠狠的看著她:“說,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把我的琴郎給藏起來了!”

  “你說的什麽話,我又怎麽會藏他。他本來就不存在,這裏除了你我,其他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都是你想象出來的!”萱草看著麵前的女子,雖然說心中有幾分懼怕,但是還是說出來了。

  “你說什麽,怎麽可能,怎麽可能,這一切都是真的。我和琴郎在這裏居住了百年,怎麽可能是假的呢!你騙我,這一切肯定都是你使用的障眼法,告訴我,告訴我我的琴郎在哪裏!”她說著,直接上前,一下子就拽住了萱草的肩膀使勁來回搖晃著。萱草被她搖晃的難受,但是卻沒有絲毫的反抗。她直接看著麵前的女子,冷冷的問道:“你隻想著你的琴郎,你有沒有想過被你放在廢墟下麵的孩兒,你有沒有想過回去看看她是否活著。你有沒有想過,在這些年裏她要如何生活!”

  “我的女兒,我的女兒……”凝香猛地放開拽住萱草的手,後退兩步。似乎她的話打破了凝香一直以來自己的某些信念,她整個人看著就好像是恍恍惚惚的一般。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雖說心中有些不忍,但是還是乘勝追擊,繼續說道:“你很自私你知道嗎,你在你自己的夢裏頭,你卻沒有想到過你自己女兒的日子會過的怎麽樣。她在那樣的環境裏,最後被一個普通人抱走了,有可能現在已經死了!”

  “死了?”

  凝香重複了一次萱草的話,然後猛地搖頭:“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的女兒,我的女兒又怎麽會死掉!我算過的,我女兒福源深厚,況且她身上有她父親給她的寶物,怎麽會死掉,怎麽會!”她說到這裏,看著麵前的萱草,聲音有幾分狠曆:“你怎麽會知道這些事情,你到底是怎麽進來的,你進來到底有什麽企圖!”

  “我,我不過是被她們送進來喊醒你的人罷了。”萱草說著,抽了抽唇角。

  看著她這個樣子,凝香眼睛微微一眯,整個人突然給人一種很危險的感覺:“喊醒我,你又有什麽資格喊醒我。我寧可在這裏陪著我的琴郎,他在這裏,好端端的在這裏,為什麽,為什麽我非要去一個沒有他的世界!”

  “你看來真的一點都不在乎你的女兒,既然如此,那我離開也罷了。”萱草說著,心裏頭很是失落。因為她本來以為,自己多少在母親的心中還是有些地位的。但是如今看來,卻是沒有。她滿心裏頭隻有自己的男人,女兒是何物,隻怕她早就想不起來了。否則的話,她又怎麽會就在這裏麵待了這麽久不願意出去呢?

  萱草突然覺得她們都挺可笑的,特別是凝香的娘,她們都覺得自己進來一定可以喚醒她。但是,她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甚至沒有往自己女兒身上想一想。

  想到這裏,萱草真的突然心口一陣抽疼,她想離開這裏了……

  第二百六十一章

  或許是因為她自己心生去意,所以說她感覺自己身子似乎有些輕飄飄的。這個時候,那個凝香突然開口,看著她,目光中有幾分茫然:“你,你是不是我的孩子?”

  “怎麽會呢,我又怎麽會是你的孩子,你所給予你孩子的,不過是當乞丐的命而已。”萱草很直接的回答,這個時候,她突然感覺自己身子又有了重量。聽了她的話,凝香目光中有幾分茫然,但是很快就又恢複了神采。她定定的看了一會兒萱草,然後說道:“你果然是我的孩子,難怪說我看到你就有一種親切感,並不想直接讓你離開這裏。”

  萱草聽了這個話,突然感覺這個人變化似乎有些太快了吧,心裏頭一陣陣嘲諷,但是卻什麽話都沒有說出來。或許是她臉上神色表現的太過明顯了額一些,凝香臉上有了幾分的受傷。

  “我本來是因為你母親所以說想要把你從這裏拽出去,但是如今看來並不需要了。你在這裏麵過的很好,在你的幻想之中。你可以刻意遺忘你的母親,你的孩子,你隻需要守著一個虛幻的男人過日子就可以了。”萱草說完,搖了搖頭,扭頭就想走,她需要一個地方讓她理清楚思緒然後安靜的離開這裏。但是見著她這個樣子,凝香竟然有幾分著急,她快速的上前:“不,你不要走!”

  萱草並沒有停下腳步,但是她的手卻很快被那個女子給拽住了。她微微皺眉回頭看著凝香,凝香見著她這個樣子,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既然你進來了,那你就不要走了吧。你也留下來,和我,和你父親,我們一起在這裏過日子。”

  “你可知道,維持你這種日子你娘在外麵付出了什麽代價嗎!你可知道你娘每次牽著你的手暗自落淚的時候的樣子嗎,你真是一個很自私,很自私的女人。我本來以為我自己就已經夠自私了,但是沒有想到今日見著你了才知道什麽叫做小巫見大巫。”

  萱草說完,臉上就有了幾分的嫌惡。她是真的對麵前這個所謂母親的人沒有什麽好感了。雖然說她是一個很癡情的女子,但是這個世界上又不光光隻有愛情這一樣東西的存在。看著她這個樣子,凝香似乎很受傷,她往後麵退了兩步,猶豫了一會兒,然後說道:“你可知道我和你父親之間的故事?”

  “我不知道,玉瑩沒有告訴我。”

  “玉瑩嗎……”她念叨著這個名字,臉上有一絲絲的苦澀,“我如果說記憶沒有出問題的話,她以前應該來過一次,但是卻被我趕走了。”

  萱草聽了她這個話,沒有說話,抿著嘴唇。

  “那你想不想知道呢?”她說著,抬頭,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當然想要知道他們之間的故事,但是見著她現在這個樣子,卻不覺得是聽故事的好時候。她本來來的時候,看到的那個女子可以說是神采飛揚,但是現在她整個人站在那裏就好像是會隨時摔倒一般。看著她那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如果很難過的話,那就算了吧。”

  “不,你是我們的孩子,你應該知道,你也有權利知道我們之間的故事。”她說著,對著萱草招了招手。萱草見著她這個樣子,有些猶豫,並沒有立即上前。見著她沒有立即上前,凝香苦笑了下:“你過來吧,不管怎麽樣你都是我的孩子,我是不會傷害你的。”

  萱草知道她的話是對的,猶豫了下,還是走到了她的跟前。看著她這個樣子,凝香一下子把她的手給握住了,然後拉著她坐在了草地上。她用手輕輕的撫摸著萱草的手,有幾分感慨的說道:“其實你一進來,我就在想,你要是我女兒的話那該多好啊。但卻沒有想到你真的是我的女兒,你能不能叫我一聲?”

  凝香的話裏有著濃濃的期待,但是萱草卻隻能讓她失望了。萱草搖了搖頭,表示不可以。見著她這個樣子,凝香歎了口氣,然後說道:“也是,我並沒有好好的照顧過你,你心裏頭對我也是有著埋怨,今日我能夠見著你就不錯了,又怎麽能夠奢望你還叫我呢。”

  聽了凝香的話,萱草心裏頭很不是滋味,但是她真的叫不出口。畢竟她和自己看著歲數相差不大,況且她並沒有怎麽和這個人相處過。可以說兩個人算的上是陌生人了吧,你能叫的出口叫陌生人娘嗎?萱草是做不出來的,所以說她隻能看著麵前的凝香。

  “其實,我和你父親的故事很俗氣,當初我救了他,後來我們兩個人成親了。本來我們在族內生活的很好,外麵的事情似乎都和我們沒有了任何的關係。但是沒有想到,後來有一日,有一個練氣期的修真者不小心來到了我們的族地,他受傷了。我們族的人本來就十分樂意助人,見著他那個樣子,自然也就出手相助了。但是沒有想到,那個人竟然是狼子野心的人!他在那裏看到了你的父親,認出了你父親是琳琅境的人!”凝香說道這裏,臉上神色十分猙獰。

  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有些疑惑,微微皺眉問道:“琳琅境是什麽地方?”

  “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因為琳琅境的人幾乎已經全部身死了。”凝香說著,臉上掛著諷刺的笑容。看著凝香這個樣子,萱草對那個琳琅境還是沒有多少概念。這個時候凝香開始緩緩的解釋:“琳琅境內的人都有一種特殊的神通,但是他們的戰鬥力卻不高,輔助方麵卻很厲害。但是因為他們的特殊性,所以說許多所謂名門正派對都他們虎視眈眈。畢竟,如果說得到了一個琳琅境的人,那就可以說是得到了無數的丹藥,和武器。本來因為許多人想要,所以說反而無法下手,成了一種詭異的平衡。

  但是沒有想到,有個人竟然說琳琅境的人之所以可以這樣,是因為琳琅境裏的人身上有一種寶貝。用那種寶貝就可以無限製的種出靈藥,弄出各種各樣的好東西。所以說終於有人開始下手了,雖然說他們沒有得到那個所謂的寶貝。但是卻也得到了一大批的靈丹,和各種極品的各種靈寶。有一就有二,所以說江湖中開始了屠殺琳琅境中人的風潮。

  你的父親本來就是琳琅境中的人,而且還是少族長,所以說追殺他的人更多。特別是在很多人殺了別的人沒有得到寶物的情況下,更多的人覺得那寶物肯定是在你父親身上。於是,那些人開始大肆的發你父親的畫像,並且表示懸賞你父親的下落,和人頭……”這個時候,凝香臉上諷刺之色越發濃烈,她看著萱草,眼睛微微眯著,“你可知道他們用什麽理由來追殺你的父親嗎?”

  看著自己母親這個樣子,萱草搖了搖頭,她想說話但是卻說不出口,感覺喉嚨裏幹澀的嚇人。

  見著她這個樣子,凝香自顧自的繼續說下去:“他們以你父親盜寶的名義,來懸賞你父親。你說好不好玩,那一群人明明所求的是你父親族內的寶貝,但是卻要反咬一口,光明正大的去追擊你的父親。”

  說道這裏,她頓了頓。萱草這個時候有幾分忍不住了,問道:“後來呢?”

  “後來那個練氣期的人出去了以後,通知了他們師門的長輩。因為在我們族內他們不敢直接殺上來,但是卻在外麵設下了埋伏。我們族內的人從來沒有經曆過這些,自然是不懂的。雖然說感覺族地周圍多了許多的陌生人卻也沒有想太多,但是這個時候你父親卻發現了不對。因為他畢竟經曆了那些,他怕如果說他繼續留在這裏,會牽連我們一族。於是,他就和我商量,要離開那裏。他要走,我自然是要跟隨的,畢竟他是我的夫君,我不可能說是離開我的夫君!”凝香說著,眼睛亮的嚇人。

  看著凝香,萱草微微皺眉:“你難道說就沒有想到過去和你們族內的人商量嗎,如果說她們肯庇護你們的話。”

  “那是不可能的,首先你也說過,做人不能太自私。我們不可能把我們自己的事情全部引到族內人身上去,如果說真的那樣做了,那才是最大的自私。況且,我們雪女族內最多的都是女子。而且雪女族是那些所謂修真者最好的雙修伴侶,如果說那些人真的因為這件事情而大肆的擄走我們族內人的話,那才是真正的造孽了!”凝香說著,臉上神色很是堅定。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突然覺得自己開始把她想的那麽壞,是不是誤會她了。畢竟,她在那樣的情況下還能夠想到自己族內的事情,自己卻一口一個自私的說她。

  似乎知道她的想法,凝香苦笑了下,然後說道:“雖然說我們的想法很好,而且也是在一個夜裏偷偷的跑了出去。但是沒有想到,還是驚動了外麵埋伏的人!不過,這個本來也是你父親堅持要做到的,他說隻有讓那些人知道我們離開了這裏,才能還我們雪女族一個清靜。”

  第二百六十二章

  她說到這裏,臉上有一絲絲的驕傲。看著她如此,萱草心裏頭開始在那裏勾勒自己父親的樣子。自己父親到底是一個什麽樣的人,聽她的描繪,至少是一個懂得為別人著想的人,心底也不差。想到這裏,她忍不住看了一眼站在那裏的凝香。很顯然,凝香也很以自己夫君為榮,臉上都散發出一種光芒。看著她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後來呢?”

  “後來……”凝香臉上有幾分恍惚,突然又閃現出了一絲絲的狠曆:“那些人自然是不會罷休,都追了上來。但是我對那裏的地形熟悉,所以說在那附近我們還是成功逃走了。我們尋了一個山清水秀鮮少有人煙的地方,就和現在這裏差不多。然後開始在那裏過隱居的生活,也就是那個時候,我們有了你。”她說著,看了一眼萱草。

  她臉上帶著一絲絲的笑容,微微低垂著頭說道:“那個時候我因為有了你,所以琴郎更是對我百般體貼,待我極好。那一段時間是我和琴郎在一起最快活的日子,但是沒有想到,那些人還是找到了我們。”她說著,手緊緊的握成了拳頭。

  “你要知道,我們這一族人和別人不同,若是生下孩子就會元氣大傷。那個時候我才生下你不久,身子正在最弱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壓根不能夠幫琴郎,反而在旁邊成了拖後腿的人!”

  她說著,臉上神色看著有幾分的猙獰。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知道,那一次的結果肯定很差。果然,聽到她說:“琴郎抱了你,然後又把你給我,告訴我,讓我帶著你離開。說你是我們的孩子,是我們最寶貴的東西,所以說一定要好好的照顧你。我不肯,但是他把我藏了起來,然後自己引開了那些人。後來當我能夠恢複行動能力了以後,出去卻發現那些人已經離開了。我四處尋找琴郎的下落,但是得到的消息卻是他已經失蹤了……”她說著,眼睛通紅。

  看著她紅彤彤的眼睛,萱草微微皺眉,然後歎了口氣就不知道要說什麽好了。不過凝香也沒有想要得到萱草的回應,而是繼續說道:“或許是因為我打聽他的消息的緣故,那些人知道了我和你的存在,於是開始追我們。不過還好,他們似乎並不想要傷害我們,所以說我才能夠屢次從他們手下逃脫。後來,我就把你直接藏了起來,自己一個人麵對他們。那個時候我們族內的人已經知道了我的消息,再後來我就不知道了。我記得我是暈過去了,不過聽你們所說,我應該是被我們族內的人給救了。”她說著,臉上淡淡的,看不出來有什麽樣的情緒波動。

  雖然說她麵上沒有什麽,但是萱草卻從她的話語中感覺出來了一股子濃濃的怨恨。是的,怨恨。她應該是在恨著那些人,那些救她的人。萱草能夠想象,她當時想要回去估計是存了和那些人同歸於盡的心思,然後這樣就可以陪著自己的琴郎一塊兒去了。但是沒有想到,最後自己卻還活著,但是自己的琴郎卻不知道去向。

  或者說,她已經能夠肯定她的琴郎已經死了,否則的話也不會心存死誌,想要回去和那些人一拚生死。想到了這裏,萱草突然覺得其實凝香也不過是一個可憐人罷了。可以想象,如果說自己失去了自己的師父的話,自己估計也會發狂。當然,自己和她發狂的樣子卻又是不同。自己不會如此冒失就的上前以命換命,自己隻會在暗處想辦法把那敵人一個個鏟除。

  不過,當時的凝香,隻怕已經沒有理智了吧。

  似乎是看出來了她的想法,凝香冷冷一笑,直接問道:“你以為我沒有想過要報仇嗎!”凝香說著,目光中閃爍著一絲絲的凶芒。看著凝香那個樣子,萱草倒是不知道要說什麽好了。

  “你可知道我麵臨的敵人有哪些,那些所謂名門正派幾乎各個都有份。你覺得我能夠做什麽?其實你現在什麽都不用做,你隻用站出去告訴別人你是琴郎和我的孩子,你就會麵臨洶湧而至的敵人。因為那些人沒有從琴郎手裏頭得到自己想要的,肯定也不會放過你,你相信嗎!”那凝香說著,直接看著萱草。

  萱草看著她這個樣子,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覺得那些門派中肯定也隻是一部分人下的那個決定,如果說我做誘餌能夠引得出來當年對你夫君下狠手的人的話,那我就算做誘餌也無妨。”

  “你,你的修為還太低。”凝香說著,看了看萱草,眉頭微微皺著,很顯然有些不願意她去冒險。聽了她的話,萱草咬了咬嘴唇,又是自己修為太低。似乎自己想要幹什麽,所得到的答案都是這個。看著她臉上的神色,凝香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其實你也不用想的太多,以你現在的歲數,有這樣的修為已經很不錯了。”

  “但是卻還是隻能站一旁看著,就算有什麽事情我也不能幫忙不是嗎!”萱草脫口而出,說完她就有些後悔了。自己和她說這個幹什麽……

  聽了她的話,凝香先是一愣,然後笑了笑,並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而是問道:“我們要怎麽樣才能從這裏出去。”她這個話一說出口,本來的世界突然就好像是崩塌了一樣,兩個人本來是在一棵大樹下,但是現在的環境卻變成了一片漆黑。萱草看不到那凝香,凝香也看不到她。萱草見到這樣的變化,開始有些慌張,但是很快鎮定下來,大聲說道:“你隻要想著要離開這裏,那我們就可以離開這裏了。”

  “離開這裏啊。”

  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了過來,但是萱草卻依舊看不清楚她所在的地方。突然,她感覺自己頭一暈,“怎麽了……”她驚訝的叫了出來,卻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現實,她已經不在凝香的夢裏了。當她發現這件事情了以後,她竟然有些慌張,四處張望著。這個時候,她聽到自己師父的聲音:“你不用怕,你已經回到現實了,現在可以下床了。”

  萱草順著聲音看了過去,發現自己師父還是站在自己開始進去的時候他所站立的地方。見著師父如此,她心中頓時一暖,就想走過去。但是卻發現她的手被緊緊握著……

  她剛才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因為環境的變化讓她著實有些慌亂。但是如今她想要起身,所以說這一點就異常明顯了。

  順著自己的手,她有些茫然的看著旁邊的凝香。那個所謂外婆也正緊張的看著凝香,似乎想要知道凝香到底會不會醒過來。很快,凝香的眼睛開始了微弱的蠕動,萱草猛地一驚,難道說她真的被自己說服從那個世界裏出來了嗎?

  如果說她願意為了自己舍棄自己夢想中的世界,是不是說明自己在她心目中也是很重要的?念頭飛快在腦海中閃動,有些念頭她自己都覺得好笑,但是卻忍不住不想。

  很快,凝香睜開了眼睛,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當她已經看到萱草的時候,露出了一絲絲的喜色:“果然,果然你還在這裏。”萱草苦笑了下,把自己的手往上麵舉了舉:“你的手還握著我的手呢,我想走也走不了。”

  她話音剛落,就感覺自己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摟著她的人喃喃自語:“我的女兒,我的好女兒……”

  萱草忍著想要推開她的衝動,什麽話都沒有說。不是她冷血又或者是其他,而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應該給她什麽樣的反映。難道說,自己也要淚流滿麵,大聲嗚咽說我的娘,我的娘嗎?她已經過了那種隻會要娘的年歲了,所以說對這樣突然冒出來的娘,她真的有些不知道要如何做。

  凝香本來也隻是自己發泄,她發泄完了以後,自己拿著帕子擦了擦自己的眼淚,然後笑著看著萱草:“沒有想到,你已經都這樣大了。”

  “是啊,她大了,我也老了。”凝香的娘在旁邊說著,聲音裏透著幾分的酸澀。聽了她的話,凝香像是突然被施展了定身咒一樣,身子一下子突然變得僵硬起來。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緩慢的回頭,看著站在那裏的自己的娘。她看了好半響,才開口叫道:“娘……”聽了她的喊聲,那個女子眼淚一下子就落了下來,她一邊擦著自己的眼淚,一邊說道:“我還以為,我還以為再也聽不到你叫我一聲娘了!”

  “是女兒不孝。”凝香說著,就想要從玄天寒玉床上下地。但是似乎因為她躺的時間有些過於太長了,所以說她下來的很艱難。見到她如此,她娘趕忙攔住她,搖頭說道:“你不用下來,你還是在上麵躺著。你如今才醒過來,身子正是虛弱的時候,有什麽事情等著你身子好了以後再說。”

  “娘,你看著要比以前蒼老了,都是女兒讓您操心呢。”凝香說著,眼睛一直看著她娘的麵孔。

  第二百六十三章

  “……”萱草外婆看著自個兒的女兒,看了好半響,一句話都沒說,眼淚直接往下落。看著她娘這個樣子,凝香的眼淚也跟著掉了下來。見著她如此,萱草外婆趕忙擦了擦自己的眼淚,強笑著說道:“看看,今兒可是好日子,我們怎麽能哭呢。”她說著,用手擦去了凝香臉上的淚水。看著她娘如此,凝香眼淚卻掉的越發洶湧了。

  “娘,是我太過自私了。”

  她哽咽著說出來這一句話,卻見到她娘搖了搖頭:“我們族內的女兒都是好的,你也不要想的太多了,不管怎麽樣,你都是我的好閨女。”

  “娘……”

  看著她哭成這個樣子,凝香外婆歎了口氣,然後看了一眼旁邊的萱草說道:“你看看,你家閨女都這樣大了,你卻還是這般模樣,豈不是讓你女兒笑話嗎!”凝香聽了這個話,看了看旁邊的萱草,萱草抽了抽嘴角,什麽話都沒說。她雖然說能夠看的到她們兩個人的母女情深,但是要讓自己做出來和凝香一樣的動作卻是不可能的。

  凝香看著她坐在那裏,想要伸手,但是卻半響沒有伸出來。她有些呐呐的看著自個兒女兒,良久以後,才歎了口氣說道:“若不是你,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還會被困在夢中。這一次,也算是多虧了你了。”

  “還好。”萱草微微皺眉,然後利落的下了玄天寒玉床,走到了師父的身邊,仰頭看著師父:“師父,如今這裏的事情已了,我們可以回去了嗎?”萱草的話很出乎人的意料,至少凝香是全然沒有想到的。她呆呆的看著萱草,似乎不知道為什麽她會這樣說。師父聽了她的話,猶豫了下,然後看著旁邊萱草的外婆。

  她外婆看了一眼凝香,然後又看了看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如今你娘才醒,你不如在這裏多住一段時間陪一陪你的娘?”

  “不用了,我要加緊時間修煉。因為,我有我的事情要做了。”萱草說著,微微的眯了眯眼睛。雖然說那個父親她從來沒有見過一次,但是從凝香的口中知道的那個男子還是很符合她的口味的。所以說,這個便宜父親她也算是認下了。既然他已經身死,那麽身為女兒的也就隻能夠替他報仇了!她想著,手緊緊的握成拳頭。

  這個時候凝香似乎一下子就知道了她的想法,立即搖頭:“不可以,你的修為太低,就算你努力,但是他們當年修為已經不弱了。如今也肯定還在進步,如果說你去了,那豈不是自投羅網!”凝香說著,激動的想要下床過去拽著萱草。但是萱草一個閃躲,她落了一個空,直接從床上摔了下來。萱草外婆見此,眉頭頓時皺了起來:“萱草,不管如何,她都是生你的母親。”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