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48節

  “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可以做主的,不過我可以回去問下家中長老。”她說著,咬了咬嘴唇看了一眼萱草,然後轉身離開。看著她就這樣的離開了,師父微微皺眉,臉上神色顯得有幾分不好。

  見著師父這個樣子,萱草倒是有幾分的疑惑:“師父,怎麽了?”

  “沒有什麽,隻是突然覺得這裏似乎每個人都來了。”師父說著,對著她笑了笑。看著師父這個樣子,萱草想了想,然後歎了口氣說道:“我本來以為這裏是清靜的,但是沒有想到反而不清靜了。”

  “最近我的事情已經處理好了,我就在這裏陪著你等著她們那裏來人吧。”師父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聽了這個話,顯得很是驚訝:“如果說這樣的話不會耽誤師父的事情嗎?”

  “不會,我已經都把事情處理好了。況且我本來就沒有多少事兒,否則的話我當初也不能那樣悠哉樂哉的在外麵晃蕩了。”師父說著,臉上有幾分的自嘲。看著師父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隱約覺得有什麽地方不對,但是卻也沒有多想,點了點頭,欣喜的說道:“有師父在這裏陪著我,那我可是放心多了。”

  見著萱草歡喜的樣子,師父笑了笑,對著她招手。萱草乖巧的走到了師父的麵前,見著師父手在她頭上揉了揉說道:“傻姑娘。”

  “師父,我可不是什麽傻姑娘,若我真是傻姑娘的話,師父怎麽又會收我為徒弟呢!”

  萱草說著,對著師父眨了眨眼睛。師父見著她這個樣子,先是一愣,但是很快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不錯,若是你真是癡傻的,我又怎麽會收你做徒弟呢!”

  見著師父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一下子笑了起來。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突然站了起來,然後對著她說道:“我現在回去我那小樓那裏,若是外麵有人來我自會知曉。看她的樣子,應該是比較著急的,你也不會等太久。”

  說完,師父就直接走了出去。看著師父走了出去了以後,萱草心裏頭有些空落落的,不知道師父怎麽了。剛才還說話說的好好的,為什麽突然就翻臉不認人了。想著她心裏頭就有幾分的委屈,微微低垂著頭,看著自己麵前的桌子。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收拾好自己的心情,開始打坐修煉起來。如果說那個女子開始直接過來想要帶走自己自己肯定是沒有什麽抵抗之力的,雖然說這樣的事情沒有發生,但是卻多少說明了自己的脆弱。所以說,自己應該要越發努力修煉才是,這樣的話才能夠保護好自己。自己能夠保護好自己,也算是幫了師父的忙吧。

  果然如同師父所說,這一日都沒有過去,在傍晚的時候,那個女子又來了。隻是這一次她並沒有能夠直接進入萱草的竹樓之內,而是被擋在了外麵。在師父過來了以後,才把她放了進來。玉瑩剛才在外麵被擋著不能進去,立即就知道這個是師父做的手腳,目光十分犀利的看著萱草師父。萱草師父對她的目光也沒有絲毫的畏懼,隻是淡淡的笑了笑:“雖說你和我徒兒都是女子,但是隨意進出別人的房子,總是不好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忍不住在心裏頭吐槽,每次最經常隨意進出我房間的人貌似是你吧。如今反而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真是的!想到這裏,她看了一眼玉瑩的神色。

  玉瑩神色果然不好,似乎想要說什麽,但是卻又因為某種原因而強製性的收斂了自己的脾氣,所以說顯得有幾分大喘氣。她喘了一會兒,然後對著萱草師父說道:“你要跟著我們一塊兒回去的事情我已經稟明了長老,長老說了,你既然是萱草的師父。又算是她的救命恩人,自然就不是我們一族的外人,所以說請你跟著我們一塊兒去。”

  “哦?”萱草師父微微挑了挑眉頭,看著麵前的玉瑩,臉上倒是有了幾分玩味:“聽你的意思,你們這一族貌似還比較精貴。”

  萱草聽了這個話,也看著那邊的玉瑩,她其實開始就想問了。從玉瑩的口中,她能夠感覺的到她的自矜,很顯然是因為有這個本錢所以說才會這個樣子的。見著她這個樣子,玉瑩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其實你跟著我去你就會知道了,我們這一族你們外人稱為雪女。”

  “雪女?”萱草疑惑的開口。

  “正是。”玉瑩點了點頭,看著麵前的萱草,然後歎了口氣,微微偏頭。看著玉瑩這個樣子,萱草不知道她為何如此,但是卻也明白多少是和自己有關係的。猶豫了下,她感覺自己問了隻怕是自己找不痛快,所以說幹脆就沒有問出口。

  倒是師父聽了雪女這個名字,臉上神色有幾分不對。見著他這個樣子,玉瑩冷哼了一聲:“你是不是沒有想到,你竟然會和雪女一族扯上關係。”

  “我隻是疑惑,為什麽說萱草的體質和你所說的有些不一樣。若是雪女一族的人的話,她的靈根應該僅僅隻是冰靈根才對,這個是你們雪女一族的特點。”

  師父很直接的說道。

  聽了師父的話,萱草算是明白剛才為什麽玉瑩看了一眼自己然後又歎氣了。很顯然是因為自己資質的原因!想到這裏,她心裏頭就有些發悶。她知道獨靈根資質是最好的,但是她就不是,又能怎麽樣!

  “因為,這個也是因為她父親的原因。”玉瑩猶豫了下,然後說道。

  “父親的原因。”師父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玉瑩。玉瑩點了點頭,目光中充滿了回憶,她似乎回想了許多,然後才緩緩的開口:“萱草的父親並非是我們族內的人,當初是因為一些事情,誤入我們族地的。那個時候,我姐姐年齡尚小,於是和他有了感情。同時,不顧家裏人的反對,堅持要和他在一起。族內這樣的事情並非沒有,所以說也並沒有怎麽阻止,但是沒有想到後來的事情卻會……”

  第二百五十八章

  她的話沒有說完,臉上的黯淡卻十分的明顯。很顯然,那是一個很長大的故事了。萱草本來以為她會多少說一些,但是卻見著她搖了搖頭,臉上帶上了一絲絲麵前勉強的笑容:“好了,他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不應該有我來說,應該你母親自己親自來告訴你。”

  聽了這個話,萱草微微皺眉,難道說,那個自己的父親其實是什麽忘恩負義的人,然後故意引起了雪女和普通修真者的戰爭什麽的?她想著,微微皺眉,開始在思索自己這個想法的可能性。

  想了許多,發覺自己這個想法還真有可能。畢竟,話本小說裏最多的就是這樣的說法了,如果說不是真實有發生過的話,怎麽可能說是這樣廣為流傳呢?

  但是,如果說真的是這樣的話,玉瑩臉上為什麽沒有多少怨恨,有的隻是無奈呢?想到這裏,她感覺自己頭有些疼,幹脆直接搖頭不再去想。畢竟這樣的事情,隻要等到自己見到自己的母親,就大可以親自的問她了。想到這裏,她偏頭看著自己的師父,她現在真的有幾分好奇了,同樣的,心裏頭也有了幾分想要見到自己母親的急切心情。

  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點了點頭,然後對著玉瑩說:“我們什麽時候走?”

  似乎沒有想到萱草師父會主動提起這個問題,玉瑩愣了下,然後說道:“當然是越快越好,如果說你們不介意的話,現在走也可以。因為最近是入夢最好的時候,她的排斥是最差的。如果說耽誤了現在,要進去就不知道還要等多久了。”

  “好,我們跟著你去。”萱草點了點頭,看了一眼師父。師父也跟著她點了點頭,然後看相那邊的玉瑩。玉瑩見到他們兩個人這樣說,臉上的笑容顯得格外的燦爛。

  “既然你們都答應了,那就好說。我們走吧!”說完,她就拿出了自己的飛行器,是一朵祥雲。

  “你們並不知道地方,還是一起上來用我的這個吧。”

  萱草聽了玉瑩的話,看了一眼師父,見到師父點頭了以後才跟著上了那個飛行器。飛行器很快就緩緩的飛了起來,不知道過了多久,玉瑩突然開口說道:“到了。”

  說完,那個就落了下來。

  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看著就好像是一座普通的山峰,至少從外表上看是看不出來有什麽特別的。萱草看了兩眼,心中就明白,這個肯定是有什麽陣法在這裏的。

  果然,玉瑩在那裏解釋說道:“這裏其實是一個大的幻陣,保證這外麵的普通人不能隨意進入的。”說完,就在前麵帶路。萱草和她師父兩個人就跟在她的身後,步步小心。

  走了一會兒了以後,突然感覺豁然開朗。雖然說還是一座山峰,但是那山峰卻顯得有些筆直,下麵更直接是一個村落,旁邊種滿了各色的果樹。見著她來了,那裏麵立即有人迎了出來:“玉瑩回來了。”

  “正是。”

  “那你姐姐的女兒……”那個女子說著,掃了一眼萱草,眉眼立即彎了起來:“你就是萱草嗎?”

  “是的,我就是。”萱草點了點頭。

  “我是你的外婆!”那個女子說著,臉上帶著濃濃的欣喜,並且想要上前去握住萱草的手。萱草見到她這個樣子,下意識的就後退了兩步,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女子,對她的行為有些不滿。見著她這個樣子,那個女子很顯然也能理解她的動作有些太唐突了,臉上雖然說有些尷尬,但是還是站在那裏有些殷切的說道:“你,你還記得我嗎,你剛出生的時候,其實我還抱過你的。”

  萱草搖了搖頭:“我小時候的事情已經都記得不大清楚了,隱約能夠記得的就是一個女子把我放到了一個地方,然後那地方塌陷了。後來,是一個普通人聽到有孩提的哭聲,才把我從那裏麵救出來的。”

  聽了萱草的話,自稱她外婆的人臉上有幾分黯然,她猶豫了下,然後說道:“當初的事情都是我對不住你娘,否則的話你娘也不會走到那一步。我們這裏一直都在找你,但是卻始終沒有你的消息。今日,今日還好見著你了。”

  萱草看著她的樣子,不像是作偽。但是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為什麽說自己會被母親放在了一個民宅,並且還故意把民宅給掩埋……雖然說當初在夢裏,她能夠感覺的到她並非是惡意。可如果當時沒有那個人把自己從裏麵挖出來的話,那麽自己也早就死了。畢竟,一個小孩子放在廢墟裏麵,窒息是很正常的。

  她外婆歎了口氣,想上前拉著她說話,但是卻又沒有,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說道:“走吧,和我一塊兒去見見你娘。”萱草聽了她的話,點了點頭。這個時候她外婆似乎才發現了她旁邊的人,看了一眼萱草師父。萱草見到她如此,指了指自己師父,“如果說當初不是我師父救了我的話,我估計就直接落入懸崖粉身碎骨了。”

  雖然說早就知道她受了不少苦,但是她外婆聽了這個話,還是倒吸了一口氣,直接的蹙起了眉頭。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抿了抿嘴唇,沒有說話。幾個人一塊兒來到了一間小屋子裏,這個屋子外麵是一個庭院,種滿了蝴蝶蘭。雖說不是它們盛開的季節,但是在這裏,它們卻綻放著。看著那些蝴蝶蘭,萱草看了一眼旁邊的外婆。外婆歎了口氣,然後說道:“你娘最喜歡的就是這種花了,她整日沉睡,有這些花香陪著,想來也會舒服一些。”

  萱草聽了這個話,心中略有感觸,但是卻什麽話都沒有說,其實也是不知道要說什麽。進入了房間了以後,萱草發現這個房間真的不大,裏麵就放了一塊兒大的玉,其他地方就空著。看著這一幕,萱草微微有些奇怪。

  “這個是玄天寒玉。”師父很直接的在旁邊解釋。萱草外婆點了點頭:“好眼光,這個確實就是玄天寒玉,因為隻有這個才能保持她微弱的活力,不至於一直睡死。”

  說完,萱草外婆上前,拉著躺在那個玄天寒玉的玉床上躺著的女子的手,輕輕的說:“你女兒來看你了,你看看,你女兒如今都這樣大了,但是你卻躺在這裏,這怎麽好呢。”

  萱草也跟著上前,看著躺在那裏的女子。那個女子是平躺在玉麵之上的,看著就好像是安穩的睡著了一樣。她本來看著這個玉床的時候,壓根感覺不到寒意。心中還在疑惑為什麽師父會說這個是玄天寒玉。但是走近了以後,萱草立即感覺到了一股子逼人的寒意。

  床上的那個女子身上穿著一襲綠色的長裙,身上隱約繡著同色的蘭草,胸前的秀紋也是蘭草紋。她雙手合十放在自己的胸前,臉上神態十分恬靜,看著就好像是睡著了一般。看著那個女子,萱草壓根不能夠相信她是自己的母親。因為她的樣子太過年輕了,她看著也不過才二十歲不到的樣子,怎麽可能會是自己的娘!

  她想著,看了一眼旁邊的外婆。外婆並沒有注意到萱草的目光,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萱草娘的身上。她輕輕的幫萱草娘捋了捋頭發,似乎是想讓她看著更加好一些。

  看著外婆這個樣子,萱草可以肯定,外婆這些年肯定因為床上的女子而傷透了心吧。想到這裏,她心裏頭有些柔軟了。

  “我要怎麽做,才能夠喚醒她。”

  萱草現在還不能夠直接把床上躺著的那個女子叫娘,所以說她隻能夠這樣說。

  但是她這樣說,她的外婆已經顯得很驚喜了。畢竟,她已經開始主動提起這一回事兒了,很有可能就是她已經接受了自己的身份。所以說她的外婆似乎有些驚喜過度,半天沒有說話。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說道:“其實,其實很簡單,等會我們會幫你直接進入她的夢中。你隻要在夢裏頭喚醒她,讓她自己脫離那個夢,她就會醒了。但是,在夢裏頭隻怕已經有了一個你……”

  萱草外婆說到這裏,眉頭微微皺著,似乎想說什麽但是卻又不好開口的樣子。這個時候,萱草師父在旁邊說道,“如果有什麽問題還是提前說好比較好,否則的話在夢裏頭出了什麽意外,那反而不美。”

  “嗯,上次你姑姑進入夢裏的時候,在夢裏有一個繈褓中的孩子。因為她並不知道長大的你是什麽樣子的,所以說她在夢裏的孩子一直都是那個樣子的。隻有她接受了你,那另外一個繈褓裏的孩子才會消失掉。你如果說進入夢中,最大的危機就是她不相信你是她的孩子……”

  她說著,口氣中有幾分心虛,很顯然嗎。萱草娘壓根沒有見過萱草,萱草進去了以後又要如何去證明自己的身份呢!但是萱草卻沒有這個顧及,因為她相信她娘是知道她身上的東西的,所以說這個還是很好證明的。於是,她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第二百五十九章

  既然已經有了決定,那就不用繼續拖遝下去了。萱草想著,看著一邊的所謂外婆,很直接的問道:“我什麽時候可以進入她的夢中。”

  似乎沒有想到萱草會立即這樣說,那個萱草外婆臉上閃過一絲絲的驚訝,但是很快又掠過一絲的了然。她嘴角勾起,臉上有了一絲絲淡淡的笑容:“果然,還是母女連心。”

  萱草聽了這個話,心裏頭微微一動,但是卻也沒有說什麽。

  倒是旁邊的萱草師父很是奇怪的看了一眼旁邊的萱草外婆,然後哼了一聲說道:“到底什麽時候能夠可以,畢竟早點弄好我們也可以早些回去。”

  這個話說的就有些不留情麵了,萱草外婆眉頭皺了皺,看了一眼萱草師父,又掃了一眼旁邊的萱草。見到萱草並沒有因為自己師父說的話而多說什麽,就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如今現在就是可以進去的了,隻是如果說進入到了夢裏頭了以後,你可要千萬當心。堅持不住的話,盡管可以回來。”

  “如何回來。”萱草說著,看著旁邊的萱草外婆。聽了她的話,萱草外婆笑了笑,然後說道:“隻要你想回來,自然就是可以回來的。”如果說按照萱草外婆這個話來說的話,其實自己娘是隨時可以從夢裏頭出來的,但是她不願意而已。到底是什麽樣的美夢,可以讓她沉醉如斯……

  想到這裏,萱草微微皺眉。

  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外婆像是想到什麽似得說道:“你要記得,如果說在裏麵遇到有什麽不好的事情大可以直接離開。不然的話,你在裏麵受傷了,其實也是相當於在現實裏受傷了,知道嗎!”萱草外婆說著,臉上很是有幾分的嚴肅。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外婆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希望你能夠把她勸出來。”

  “看來,你對這件事情也沒有多少把握。”聽了萱草外婆的話,萱草師父突然插口。萱草外婆看了一眼萱草師父,然後點了點頭說道:“的確如此,我確實沒有多大的把握。”

  她說著,臉上竟然有幾分慘白之色,顯然對她來說,來找萱草這個已經是最後一條路了。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略有些不忍。她猶豫了下,然後對著她外婆說道:“不管如何,我都會盡力而為。”

  “嗯,畢竟她是你的母親。”

  她外婆說完,然後指了指那空著的一邊的玄天寒玉,說道:“你躺上去吧。”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那玄天寒玉,把鞋子脫了,然後從自己娘腳那慢慢的走了過去。她雖然說可以用更加方便的方法過去,但是躺在這裏的這個人,不管怎麽說都是自己的娘。

  她躺好了以後,然後就聽到外婆說讓她牽住自己娘的手。於是,她就按照她外婆所說,把她娘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手心裏頭。玄天寒玉雖然說是寒玉,但是躺上去了以後並不會立即就感覺到寒冷,反而隻是有一絲絲微微的涼意而已。

  躺了一會兒,她突然聞到一股子淡淡的香味,然後就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一片樹林,到處開滿了一些細碎的鮮花,萱草在其中來回轉悠,心裏頭充滿了疑惑,這個是什麽地方,自己為什麽會來到這裏。對了,那個外婆說要把自己送到娘的夢裏,難道說這裏就是嗎?

  她腦海裏轉過很多思緒,但是卻不能肯定。畢竟她第一次進入別人的夢中,特別這個還是自己的娘親。

  “香兒,你的手藝又見長了……”

  隨著一個男音進入萱草的耳朵,萱草立即一驚,順著聲音走了過去。不過是略走了兩步,她就問道一股子濃濃的飯香味。

  “琴郎又笑話我。”一個女子的聲音說著,口氣中有幾分嬌嗔,很顯然不是責備的話。聽了她的話,那個男子立即發出一陣陣的笑聲。“難道說,我妻的飯菜還誇不得了!”

  “你若再這樣玩鬧,那我以後做的飯菜你就不要吃了罷。”隨著聲音,又是一陣陣嬉鬧的聲音。

  萱草站在那裏聽著,就能夠感受到那裏的歡快的氣氛。想來那個女子臉上的笑容一定是充滿幸福的吧,不然的話也笑不出來這樣的聲音。她想著,腳下的步伐就有些遲疑。因為她如果說走過去的話,這個女子醒來了以後,還會不會有這樣的美夢呢?她想著,就有些不知道該如何了。但是這個時候,那裏似乎有人發現她了。

  “誰,誰在外麵?”

  一聲嗬斥,讓萱草知道那裏麵的人已經發現了自己的存在。猶豫了下,她大大方方的從那裏走到了那個女子的麵前的。那個女子看著麵前的萱草,目光中有一絲絲的疑惑,微微皺眉說道:“你是什麽人,怎麽會來這裏。”

  “我也不知道這個是什麽地方,還請姑娘賜教。”她說著,微微行了個禮。看著她這個樣子,那個女子臉上神色有些緩和了一些。她笑了笑,然後說道:“我叫凝香,這裏是我和我夫君的隱居之地。說起來,你還是這裏的第一個客人呢。”

  “第一個客人?”萱草聽了這個話,微微挑了挑眉頭,她可記得她所謂的小姨也來過這裏。難道說她完全不記得自己小姨來過這裏?或者說,是她們騙了自己?

  萱草腦海裏飛快的轉過念頭,但是卻還是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原來如此,不知道我來這裏可是打擾到了兩位。”

  “不會,來者皆是客,正好內人才做了些小菜。若是不嫌棄的話,隻管過來坐下一塊兒嚐嚐吧。”一個爽朗的聲音傳了過來。萱草聽了那個聲音,心裏頭頓時有些激動,抬頭看了過去。

  一抬頭就看到了一個眉目俊朗的男子笑著看著自己,臉上神色十分溫和。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卻猛地一跳。和自己娘在一起的還會是別人嗎,隻可能說是自己的爹爹。

  想到這裏,她心裏頭頓時有些激動起來。原來,這個就是自己的爹爹,自己爹爹長的是這個樣子的。她想著,又看了看旁邊的凝香。凝香見著她這個樣子,笑了笑,說道:“真是好奇怪,你為何這樣看著我們夫妻?”

  萱草聽了這個話,笑了笑,然後說道:“隻是因為鮮少見著這樣相配的夫妻,所以說一時之間竟然有些看的呆了。”

  “這個小姑娘真會說話,你若不說這個話,我也會給你吃食的。”說著,香凝就走上前拉著她的手,走到了一棵大樹下麵。那下麵是一個巨大的木桌子,看的出來是一顆整的大樹雕刻而成,看著十分古樸,有幾分渾然天成的感覺。

  “來,你稍坐一會兒,我這就去把飯菜端上來。”

  她說著,就邁著輕盈的步子快速的走了。這個時候,那個男子也坐在了那桌子旁邊,笑著看著她遠去的背影,說道:“她真的很少這樣高興了,大概是因為在這裏隱居就我們兩個人的緣故吧。”

  “你們二人在這裏,是否會感覺到寂寞呢?”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那個男子。那個男子想了想,然後搖了搖頭:“並非是我們兩個人,還有我們的孩子。但是不知道為什麽,我們兩個人的孩子總是長不大,一直都在沉睡中……”他說著,目光中有幾分鬱結。很顯然,因為他孩子的問題他也是很擔心的,但是卻沒有什麽辦法。萱草聽了這個話,立即就知道那個孩子應該就是自己小時候了。

  “好了,飯菜來了。”凝香說著,從裏麵端著飯菜走了出來,擺放在桌子上麵,笑眯眯的問道:“你們剛才在說什麽,我怎麽好像是聽到了說起孩子什麽的?”

  看著她這個樣子,那個男子笑了笑:“沒有什麽,不過是這個小姑娘說我們兩個人在此隱居,我說並不是,還有我們孩子而已。”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