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47節

  “沒有,她走之前還把酒送了我。”萱草說著,從自己的儲物袋裏拿出了那妖月送自己的酒。見著萱草現在還用儲物袋,師父皺了皺眉頭,從自己袖子裏取出來了一枚粉紅色桃花形的戒指:“這一枚戒指你拿著,雖說地方算不上特別大,但是好歹也是儲物戒指。我本來早就想送與你,不過因為事情太多一時忘記了。”

  萱草聽了師父的話,眼睛瞪的滾圓。這一枚戒指看著真的是十分的美貌,隻是師父知道送人戒指的意思嗎!她想著,看了一眼師父。師父目光十分的坦蕩,很顯然是沒有多想。她歎了口氣,點了點頭,然後從師父的手中收下了戒指。

  “戴上吧,戴上了以後,滴一滴血,就可以讓它認主了。”師父說著,看著那戒指,很顯然是想要看著自己徒弟戴上自己送的戒指。萱草被師父的話弄的滿臉通紅,但是還是點了點頭,戴上了戒指。又用另外一隻手滴上了一滴血。血很快被戒指所吸收了,那戒指上麵散發出一陣淡淡的光芒,十分的柔和。過了一會兒,竟然消失掉了。

  “這個是可以憑著你的意念,你想讓它顯露就可以讓它顯露,想讓它消失就可以讓它消失。這個也勉強能算的上是一個好東西,具體其他功能你自己琢磨吧。”

  師父說著,口氣十分清淡。

  第二百五十五章

  雖然說師父語氣裏是濃濃的無所謂,但是萱草哪裏能不知道這個是好東西。她看著自己手上的戒指,一雙眼睛淚眼汪汪的看著自己的師父。見到她如此,她師父忍不住偏頭咳嗽了兩聲,似乎對她這個樣子十分不習慣。

  “好了,既然你這樣不喜歡這個戒指,不如你還給我吧。”最終,師父開口了。

  萱草一聽這個話,趕忙把戒指背在身後,搖了搖頭,嘴角也勾起了一絲絲的笑容。

  “我才不給師父,這個既然師父給了我,那自然就是萱草的東西了!”她說著,用手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淚水。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臉上卻沒有多少喜悅,反而歎了口氣說了一句:“癡兒。”

  萱草咬了咬嘴唇,偏過頭不搭理師父。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搖了搖頭,直接開口:“好了,既然在這裏已經沒有什麽事兒了,我們就出去吧。”

  “不,師父,我不想要出去了。”萱草聽了師父的話,猛地開口。聽了萱草的話,師父微微皺眉有些疑惑的看著萱草,似乎不大明白為什麽萱草會說不願意出去。見著師父那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師父,出去了以後我也不過是閉關修煉,在這裏麵不用麵對任何人,不是更加自在一些嗎?”

  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師父。師父一聽這個話,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被人陷害逼迫下來的,那些人她上去了又如何和她們相處呢。畢竟,師父肯定是會給她一個交代,但是交代了以後呢,其他人目光呢!師父想了想,眉頭微微皺著,臉上神色不大好看:“就算如此,你也不能在這裏麵呆一輩子。”

  “正是如此,師父不是說我隻要到了金丹期就可以出山門了嗎?到時候我想要四處去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到救我朋友的辦法。畢竟,如果說隻在山門之中待著的話,一輩子我都不會找到救他們的辦法的。所以說,還請師父成全。”

  “你在這裏麵,難道說就不會覺得孤單寂寞嗎?”師父微微皺眉,看著麵前萱草。

  “怎麽會呢,就算萱草在這裏一個人肚子修煉,難道說師父真的會不來看萱草嗎?”萱草這個時候臉上已經有了幾分俏皮之色,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說道:“也好,你既然這樣想,那麽你就在這裏麵修煉吧。這裏麵鮮少人能來,況且也是一個靈氣充裕的地方,作為潛修之地是相當不錯的選擇。”

  萱草聽了師父的話,臉上立即有了幾分得意,似乎在說,看吧,我的眼光很好吧。

  “隻是,今日我卻不能留在這裏,我還要回去向師門長輩說下這裏的情況,你就一個人在這裏……”

  “沒事兒的!”萱草說著,一臉燦爛的看著師父。

  “好吧,那我就先行離去了。”

  師父說完,轉身就走。看著師父的身形消失了以後,萱草本來勾起的唇角一下子就垮了下來。她微微皺著眉頭,手裏頭捏著不知道什麽時候拿出來的長劍,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抑鬱之情。

  雖然說是自己選擇在這裏麵的,但是卻還是不舒服,說起來人心真的是很奇怪。如果說自己師父不顧自己的意願,強行要把自己帶走,自己隻怕也是不高興的。但是沒有想到,師父並沒有那樣,反而尊重自己意願讓自己留下來,但是自己還是不高興的。

  她想著,微微皺眉,忍不住歎了口氣。

  隨意練了幾招,她就回到了竹樓裏。

  “是誰!”萱草本在打坐之中,突然感覺到一股陌生的氣息,猛地睜開眼睛大聲喝問。

  “是我。”隨著聲音的來臨,一個女子從外麵翩然來到了萱草的麵前。萱草看著麵前的女子,心中十分震驚。她震驚的不是這個女子視自己竹樓無物,來去自如。而是因為這個陣法,這個陣法豈是那麽好進來的。但是這個女子分明不是妖月,雖然說眉眼之中有幾分相似,但是她可以肯定,不是!兩個人之間的氣質完全不一樣,給人的感覺更是不同。

  “你是什麽人!”萱草說著,暗暗戒備著。

  “我是你的親人。”那個女子說著,看著萱草的目光中帶著一絲絲的懷念,還有幾分的感慨。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微微皺眉,“我沒有什麽親人,據我懂事依賴,我都是一個人。所以說,還請姑娘不要攀親!”

  “我真的是你的親人。”那個人說著,臉上竟然有幾分著急。但是很快臉上又恢複了鎮定之色,隻是有了幾分的無奈:“你說說看,你要如何才能相信我是你的親人呢?”

  “我……”萱草聽了她的話,倒是不知道要說什麽了。但是很快她就想起來:“既然你說你是我的親人,那麽你有什麽證據證明你就是我的親人呢!”

  “傻丫頭,我冒充是你的親人又有什麽好處呢。你如今修為連金丹期都沒有,對我來說又沒有利用價值,我為何要騙你。”那個女子說著,微微上前,似乎想要拉著萱草看個清楚。但是萱草猛地往後麵一退,充滿警惕的看著麵前的女子。

  見著她這個樣子,那個女子歎了口氣:“沒有想到,你我相見,竟然會是這個樣子。”

  “你隻說是我親戚,你還沒有告訴我你是我什麽親戚!”

  萱草說著,微微偏著頭,又繼續問道:“而且,你是如何進入到這個裏麵來的,你又是怎麽知道我這個人的。”

  “自然是從這裏出去的人告訴我在你這裏的,其實,我是你小姨啊!”那個女子說著,臉上帶著甜甜的笑容。看著那個女子的笑容,萱草心中警惕卻越發濃厚了:“你是從妖月的口中知道我在這裏的?”

  “那是自然,妖月可是我們家長輩,我都要叫她一聲姑姑,你可要叫她姑奶奶才是。”那個女子說著臉上有幾分的嚴肅。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哼了一聲:“她都感覺不出來我是她的晚輩,那你又是如何得知我是你的晚輩的呢!”

  “我們家如今下一代就隻有你一個人,也隻有姐姐一個人冒著修為大減,甚至生死不明的情況下生下了孩子。姑姑回家,告訴我見著了一個看著分外熟悉的孩子,但是卻又不知道具體是誰。我詳細的問了你的相貌,自然就知道是你了。不過說起來,你相對而言,更加像你的父親。”

  那個女子說著,口氣中有一種濃濃的懷念之情。但是雖然說她如此,萱草心裏頭還是充滿了警惕。她實在是不明白這個女子突然冒出來所為何事,難道說就是為了認親!

  “看你的樣子修為也是不低,若是真的按照你所說的話,為什麽,為什麽當初我會淪落成為一個乞兒。”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女子,目光中有幾分探尋。見著她這個樣子,那個女子目光中閃過一絲絲的沉痛,然後偏頭,過了好一會兒然後才說道:“這個後麵有一個很長的故事,我現在告訴你對你來說也沒有任何的好處,你隻要知道我是不會害你的就行了。”

  “笑話,我什麽都不知道,而你不過空口白話幾句就說你是不會害我的,又讓我如何的相信你!”

  萱草說著,心裏頭其實對她已經起了幾分的懷疑,因為當初她回憶起的一些記憶裏麵,可以清楚的知道自己母親在什麽樣的情況下把自己遺棄的。這個所謂小姨修為可是不低,若是當初小姨在自己母親身邊的話,又是什麽樣的人才能傷害自己母親呢?她想著,看著麵前人的目光就有了幾分的不善。很顯然,她的情緒那個女子也感覺到了。

  她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萱草,臉上神色之中有了幾分淩厲:“你到現在還不相信我嗎!”

  “自然是不信的,我隻問你一居,我現在母親身在何處!”萱草說著,仰著頭,看著麵前的女子。她的問話讓那個女子身形猛地後退一步,臉上滿是愧疚,她猶豫了好一會兒,然後才開口說道:“這個,我真的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不是我的孝義嗎,為什麽連我母親,你的姐姐的下落都不知道。”

  “當年的事情你不懂,那個時候發生了很多事情。否則的話,你又怎麽會淪落在外。我們……我們那的但凡是女子,都沒有在年幼的時候被流落在外的經曆。你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你且跟我回去,到時候我會詳詳細細的告訴你的。”那個女子似乎真的有難言之隱,並沒有正麵的回答萱草的話,而是直接提出要求讓萱草跟著她走。

  “你開什麽玩笑,我為什麽要和你離開!”萱草說著,嘴角勾起了一絲絲諷刺的神色。

  “若是天下人都過來和我說和我有親戚關係,讓我和他們走,那我有多少個也不夠分。我不管你真的是我的小姨,還是假的是我的小姨,我都不會和你離開,你若是要離開,請自己走吧!”

  她說著,就再也不看那個女子一眼了。

  第二百五十六章

  見著她不看自己,那個女子顯得有些無奈,她歎了口氣,然後說道:“為何,為何你就不相信我呢。”

  “你有什麽值得我相信的地方嗎!”見著這個女子還在這個話題上糾纏,萱草幾乎想要笑了,很直接了當的回了一句。或許是因為真的被她問住了,那個女子聽了這個話以後,再也沒有說什麽。隻是癡癡的看著萱草,看了半天了以後,轉身離去。

  看到她走了以後,萱草心裏頭算是鬆了口氣。這個女子修為筆自己要高,還好算是講道理的,並沒有想著直接把自己擄走。但是,自己本來以為這裏是一個清靜的地方,自己可以安心在這裏修煉的。可事實卻是如此,自己清靜日子尚且沒有過上幾天,就有人找上門來了。想到這裏,她有些鬱悶的趴在桌子上麵,看著自己桌子上麵的紋路,她有些想念自己的師父了。

  不過,那個女子走了,自己應該就算是清靜了吧!她想著,於是開始準備靜心修煉。

  哪裏想到,那個女子似乎隻是開了一個頭,後麵幾日也是日日都來的。而且來了以後,並不在和她多說什麽,而是每次都看著她。又或許說並非是看著她,而是透過她看某一個人。

  萱草很是不喜歡如此,皺眉想要嗬斥她幾句,但是卻又不知道要說什麽。不過,因為這個女子這般表現,萱草對她說是自己小姨的話倒是有幾分相信了。可就算是自己小姨又如何,自己母親那個時候為什麽會丟下自己,為什麽會那麽狼狽!如果說這些事情她不弄清楚,她是永遠不會去想要認這些所謂親人的。

  她想著,就直接把那個人當木頭人,每次她來了不說話,萱草也不去問她所來何事。兩個人這樣相處反而成了一種另類的默契,互不幹擾。不過,那個女子並非是每日都來,有的時候也會隔幾日再來。有的時候進來的時候會顯得有幾分狼狽,有的時候進來的時候則好像是得了什麽好東西,想要給她,卻又有幾分不好意思的樣子。

  為什麽,為什麽這個女人這樣有耐心呢?萱草想著,心裏頭很是煩躁。因為她心裏頭想的事情越來越多,所以說反而不適合修煉了。她每次想的太多了以後,都要在小雅的引導之下平複心情許久,才能夠恢複到空靈的念頭。

  小雅對這個所謂的小姨,對那個所謂的姑奶奶也是不知道的。她就知道自己的主人以前是一個男人,並非是女人!知道這個對萱草來說也足夠了,至少知道這個應該是自己父親留給自己的吧。

  “萱草,為師來看你了!”

  師父的聲音一下子響了起來。萱草猛地從床上跳了下來,然後走到了窗戶邊上。果然見著自己師父緩緩的走了過來,直接通過窗戶走到了她的房間裏。萱草後退了幾步,給師父讓出了空間。看著師父這樣來了,萱草很是歡喜:“師父,徒兒還以為你把徒兒給忘記了呢!”

  萱草說著,聲音中有幾分撒嬌。聽了她的話,師父笑了笑,然後說道:“怎麽會呢,你可是我的徒兒,我又怎麽會忘記你了。隻是回去一時之間事務繁忙,所以說才會到今日才來看你!”

  師父說完,微微皺眉,看著她身後不遠坐在那裏的那個女子,問道:“這位是?”

  萱草聽了他的話,回頭看著那個坐在那裏不動的女子,眉頭也跟著皺了起來:“我也不知道她是誰,但是她自己說是我的,是我的小姨。”

  “小姨?”師父重複了一遍,語氣中充滿了狐疑。

  “正是,我正是她的小姨,我叫玉瑩。”玉瑩說著,站了起來,看著麵前的萱草師父,微微笑著說道:“我家侄女這段時間多虧你的指點了,也是麻煩你了。”

  “你不用如此客氣,我和你不熟。”師父聽了她的話,很直接的說道。那個玉瑩倒也沒有覺得麵上不好,臉上笑容反而越發濃厚:“沒有關係,你是我徒兒的師父,過一段時間就會熟悉。”

  “你口口聲聲說是我徒兒的小姨,有什麽憑證沒有?”

  “我和她長的應該還是有幾分相似的。”玉瑩說著,臉上顯得十分自信。萱草看了一眼玉瑩,然後又看了看師父,目光中有幾分疑惑。她自己是看不到自己臉的,雖然說知道自己封印解開自己的樣子有所不同,但是具體的變化還是不知道的。倒是師父聽了她的話,很是有幾分凝重的看了兩個人一眼,然後冷哼了一聲:“就算你是她小姨又如何,你可知道我是在什麽樣的情況下遇到她的嗎!”

  “不知道。”玉瑩很老實的搖了搖頭,然後歎了口氣說道:“當初發生了一些事情,後來我們找她的時候卻發現整個天地之間似乎已經沒有了她的氣息。”她說著,臉上有濃濃的歉疚。很顯然她聽了師父的話也猜得出來萱草那個時候的日子過的應該是很不好了。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哼了一聲,然後走到了師父的身後,對著師父奇怪的問道:“師父,難道說我們兩個長的很相似嗎?”

  師父聽了她的話,猶豫了下,然後搖了搖頭說道:“也算不上很相似,但是卻有幾分影子。”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抿住嘴唇,沒有說話。

  “那你又是如何進來的,據我所知,這裏應該不是每個人都能夠進來的。”師父說著,看著麵前的玉瑩,目光中有幾分審視。見著他那個樣子,玉瑩猶豫了下,然後說道:“遙月姑姑告訴我的,她在這裏發現了萱草,雖然說感覺氣息有和我們相同之處,但是卻不能肯定。況且,她也不知道我們家中曾經丟過孩子,後來回去了以後說起了這件事情,我過來了以後見著了萱草才能夠肯定。雖然說她和我隻是有幾分相似,但是和她的娘親那是有十分的相似。”

  “師父!”萱草聽了她的話,突然害怕自己師父突然大手一揮,說行啊,她既然是你們家的人,那你就帶她走吧。所以說,她現在才會猛地緊張的看著師父,等待著師父的回答。

  師父並沒有像是萱草所想的那樣,而是皺眉細細的琢磨了下,然後說道:“你說的我知道了,你可以離開了。”

  “可是我的侄女!”

  “那些都隻是你說的,有些事情我要自己調查了才能夠知道。”師父說著,掃了一眼玉瑩,然後微微皺眉說道:“況且,如果說真的如同你所說,她的娘親,現在在哪裏?或者說,她的父親,現在在哪裏?”

  “我姐姐……”玉瑩臉上蒙上了一層灰色,看著神色很是不好。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冷哼了一聲:“好了,不用多說了,你走吧。”

  “不,我不能走,如果說要走的話我要帶著她一起走!”那玉瑩突然開口,並且伸手就要向著萱草抓去。萱草趕忙後退,師父也擋在了她的前麵。兩個人都是怒視著麵前的玉瑩,玉瑩臉上有幾分的急切:“真的,我已經把東西準備好了,現在隻差她了。若是她不跟著我回去的話,我們又要錯過五十年了!”

  “你在說什麽,我怎麽什麽都不懂!”萱草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玉瑩。玉瑩聽了她的話,搖了搖頭:“你不需要懂,你隻需要跟著我走就可以了,求你了,就算是為了你的母親。”

  “你在說什麽又和我母親有什麽關係!”萱草說著,瞪大了眼睛看著麵前的玉瑩,她現在真是對這個說話不清不楚的女人沒有了什麽好感了。看著她這個樣子,玉瑩嘴角抽了抽,看著站在旁邊的萱草師父。萱草見著她這個樣子,直接對著她說道:“師父與我來說,比你親近許多,如果說你不想說那你大可以自己走了!”

  “不是的!”玉瑩趕忙搖頭,她似乎猶豫了許久,最終才歎了口氣說道:“好吧,我說。”

  “我曾經和你說過,你母親是耗費了很大的精力所以才生下的你。後來又因為某件事物被追殺,雖說逃回了我們族地,但是那個時候已經昏迷了。後來我們族內用了反魂草讓她一直熟睡……”

  “為什麽要讓她熟睡!”萱草直接開口問。

  “原因很簡單,因為她身體裏大部分內髒已經移位,生機幾乎斷絕。我們並沒有能力肯定能夠為她治好,所以說隻能讓她安靜的熟睡。她身體內的靈氣會在她睡著的時候自動滋補她的身子,並且為她療傷。”玉瑩說完,看了一眼萱草,然後又繼續說道:“現在她的身體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可以醒過來了。但是,現在還缺少一個引子。”

  “一個引子?”萱草微微皺眉,有些奇怪的問道。

  “正是,因為反魂草其實是讓服用者進入一個美妙的夢中,在夢中是另外一個生活……其實,很多時候它是用來害人的,如今你母親就是因為這個,所以說一直不願意醒過來。我也曾經進入她的夢中,想讓她蘇醒過來,但是反而受傷了……”

  第二百五十七章

  玉瑩說這個話的時候臉上有著淡淡的黯然,很顯然她並沒有說謊。看著玉瑩這個樣子,萱草咬了咬嘴唇,然後看向一邊的師父。她,她其實還是想要知道生下自己的人是什麽樣子的。如果說按照玉瑩所說,當初有可能真的是有很大的緣由才會拋下自己。

  看著萱草這個樣子,師父笑了笑,走到了她的身邊,揉了揉她的頭發說道:“若是你想去,那就隻管去吧,放心,不管如何,師父都會在你身邊的。”

  “當真?”萱草一聽這個話,眼睛瞪的滾圓,裏麵透著一絲絲的光芒。看著萱草這個樣子,師父點了點頭,臉上略有幾分嚴肅:“那是自然,我什麽時候騙過你?”

  聽到說師父也和自己去,萱草心裏頭就放下心來。畢竟自己師父是這樣厲害的一個人,有他跟著,發生什麽事情萱草都不會害怕了。她正想著,卻聽到玉瑩冷冷的說:“不可以!”

  萱草驚訝的看著玉瑩,不知道她為什麽會這樣說。玉瑩見著她這個樣子,似乎是覺得自己口氣有些不好,略調整了下,才開口說道:“那裏是我們家族的族地,不能讓外人進入的。”

  “可是,我師父對我來說又不是外人。或許說,對我來說你們才是真正的外人。不能夠進去的話,那我們都不去了!”萱草很直接了當的說道,她很是不滿玉瑩的話。看著她這個樣子,玉瑩微微皺眉,臉上有幾分為難之色。早知道這樣的話,當初不如一見到她就把她擄走。雖然說這樣到了那裏以後會生出些枝節,但是卻也比在這裏糾纏好。

  她正想著,突然聽到萱草師父冷冷的說道:“你在想什麽!”聽了他的話,玉瑩看了他一眼,然後沒有說話。

  “若是我來這裏,看不到她的話,那我肯定會四處尋覓。所以說,你腦海裏的念頭想都不要想!”

  很顯然,萱草師父已經猜測到了她的念頭,所以說口氣顯得格外不好。聽了師父的話,萱草有些奇怪,微微看了師父一眼。師父對著她笑了笑,並沒有解釋什麽。不過萱草也不需要師父解釋,因為她對她師父可以說是無條件的信任。

  “萱草,那是你的母親。”玉瑩看著萱草,強調等待著她的人是誰。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玉瑩,猶豫了下,然後說道:“雖然說我知道她是我的母親,但是如果說沒有我的師父的話我還是寧可不去。如果說可以的話,你們也可以把她送到這裏來,我一樣可以配合你。”

  “你……”玉瑩皺眉,臉上寫著幾分不耐。

  “若是你突然有一天遇到一個闖入你的領地人,告訴你你的母親在她們那,等著你去救。你會傻乎乎的一個人跟著去嗎!”萱草師父見著她那個樣子,突然開口,口氣中有著濃濃的嘲諷。玉瑩聽了這個話,愣了愣,看著麵前的萱草。

  萱草見著她那個樣子,有些無奈的笑了笑。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