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45節

  “哼,我自然也是看不上你這樣的一個老妖婆!”師父說著,微微眯著眼睛,看的出來是有幾分惱了。見著好端端的喝一場酒,弄成了這個樣子,萱草頓時就有了幾分的著急:“好了好了,不過是喝酒而已,看你們的樣子,難不成又要打起來?”

  或許是他們兩個都知道自己和對方相差不大,所以說壓根沒有動手的意圖,隻是互相瞪了一眼,然後又各自撇頭。見著他們兩個人這個樣子,萱草終於知道什麽叫老小孩了,他們兩個人就是活脫脫的!不過,他們兩個單是哪個在自己麵前的時候都不是這個性子,隻是兩個人碰一塊兒了以後就會這樣。這樣說起來,他們兩個湊一對說不定會很有意思。

  萱草這樣想著,心裏頭卻有了幾分的不舒服,微微皺起了眉頭。

  “你怎麽了?”師父看著萱草那個樣子,有些奇怪,問道。萱草搖了搖頭,笑著看著麵前的師父:“我沒有什麽,徒兒不過是在思考,師父將來會給我找一個什麽樣的師母呢。”

  “你師母?”師父聽了這個話,臉上有幾分疑惑之色,然後又擺了擺手,很是灑脫的說道:“你放心好了,我不會給你找師母的!”

  “真的嗎!”萱草猛地睜大了眼睛看著師父,雖然說她知道這樣不好,但是她卻不能克製自己聽到師父說自己不會有師母的時候心中那種雀躍的感覺。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很是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那是自然,好端端的我給你找師母幹什麽,到時候平添一個累贅。”

  “累贅嗎……”萱草聽到師父把將來找妻子的事情當做是累贅了以後,心裏頭又有些發悶。

  “那自然是,我有了你這樣一個累贅就已經夠了,可不想繼續再找一個。”師父說著,拿起酒壺,倒了一杯酒,一口氣喝了個幹淨。雖然說妖月隻拿來了兩個酒壺,但是那兩個酒壺想來應當也是什麽寶貝,因為他們喝了半天,那酒壺裏的酒都沒有少多少。萱草看著師父那個樣子,心裏頭有些難受,但是也隻是微微低垂了頭。本來嗎,自己就一直在給師父惹事,師父把自己當作是累贅那也是很正常的。

  她想著,但是眼睛還是有些酸酸澀澀的,這樣的心情不知道從何而來,讓她有些恐慌。她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然後強笑著看著自己麵前的師父。哪裏想到,自己師父壓根沒有看她,隻是在那裏喝酒。倒是旁邊的妖月似乎看出來了什麽,對著她笑了笑,說道:“小姑娘心裏頭不舒服了?”

  “怎麽會呢,酒很好喝啊!”萱草說著,渾然不管自己說話壓根和妖月的對不上。妖月見到她這個樣子,也沒有戳穿她,隻是對著她笑了笑,然後又有些不滿的看了一眼師父,說道:“如果說你將來沒有地方去了,可以盡情來找我,我肯定會給你一個安生之所的!”

  “你說什麽話,我自己的徒兒,怎麽還會需要你來給一個安生之所。我徒兒自然是會跟著我,我雖然說不能時時刻刻護著她,但是她隻要不主動離開我這,我自然也是不會讓她一個人在外麵漂泊的。”師父說著,臉上神色很是認真。萱草聽了這個話,心裏頭卻還是冰涼。是啊,自己師父是把自己當成了小孩子了,但是自己能不能把自己當一個小孩子,什麽都不想,老老實實的在師父的身邊過日子呢?

  她想了很久,感覺自己不能夠肯定,因為她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越來越貪心。人心很奇怪,開始希望的是很少很少的,但是後來,會一點點增加自己所想要的,於是,人心就變得越來越大了。她想著,看著自己麵前的師父……

  自己師父這樣的人物,在門派裏都有那麽多人喜歡他。更不要說門派之外的人了,當初剛到師父身邊的時候,師父就是因為有人要逼婚所以說把自己擄走了。這樣的師父,自己又何德何能能夠……

  不得不說,萱草念頭轉的還是很快的。她開始還在奇怪自己為什麽會因為師父的話不開心,但是卻轉眼之間就想透徹了。不過是因為自己貪心,所以說想要霸占師父身邊的位置而已。但是,兩個人之間的差距,又讓她感覺兩個人似乎有天壤之別。思緒飛轉,她臉上神色變化自然也是很快的。師父見著她這個樣子,有些不明所以。旁邊的妖月看著臉上倒是笑盈盈的,很顯然她對這樣的情況頗為樂見。

  “徒兒,你怎麽了,看著似乎不大對,如果說不舒服的話,那就隻管去休息吧。”師父說著,放下手中的酒杯,神色中有幾分的凝重。看著師父這個樣子,萱草搖了搖頭,有幾分猶豫的說道:“我沒有什麽,不過是想一件事情沒有想通而已。”

  “什麽事情,你隻管說出來。”

  師父說著,看著麵前萱草。

  “沒有什麽。”萱草還是說不出口,笑了笑,然後就徑自倒酒開始喝酒。看著徒兒猛地開始灌酒,師父有些怪異,但是什麽話都沒說。一頓喝酒,讓幾個人都喝的有些暈忽忽的。幾個人都沒有可以排解,反而就維持這樣的感覺。當萱草醒了以後,卻發現自己師父已經離開了自己的房間,倒是妖月還在,她似乎在等著萱草酒醒。

  “你醒了。”妖月說著,坐在那桌子旁邊,竹桌子上麵的酒壺已經被收了起來,放著的就是那隻紅色的酒杯了。她看了一眼那個酒杯,然後又看了一眼妖月,有幾分奇怪的問道:“你怎麽沒有回去?”

  “我有話要和你說,怎麽會走呢?”妖月說著,臉上笑容越發的燦爛。看著妖月這個樣子,萱草不知道為什麽突然有一絲絲的心虛,微微別過頭,不去看她的臉。

  “你是不是喜歡你師父?”妖月突然開口。

  “你怎麽會這樣說呢。”萱草很是驚訝,猛地瞪大了眼睛看著妖月。這個是她自己才想通的事情,妖月怎麽會知道。看著萱草麵上的神色,妖月點了點頭:“看來,果然是這個樣子了。”

  “喜歡又能如何?”萱草說著,也不在躲避這個話題,很是沮喪的說道。看著她這個樣子,妖月笑了笑,然後站了起來,打開了竹樓的窗戶。外麵已經看不到那些小動物,能夠看到的隻是住著師父的竹樓。

  第二百五十章

  師父的竹樓很是奇怪,周圍似乎縈繞著一層淡淡的紫色煙。萱草還是第一次見到他那如此,顯得有幾分驚奇,奇怪的看了一眼旁邊的妖月,等待著妖月的解釋。

  妖月笑了笑,一點也沒有辜負萱草的期望,“他那是在防我呢,那上麵有個陣法,可以隔絕神識的刺探。”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妖月,想了想,也能夠理解自己師父的想法,每個人都想要有自己的隱私權嘛。當然,在這裏估計最沒有隱私權的就是自己了吧。想著她心中更加覺得自己要努力的修煉才好,這樣的話,自己才能夠走的更遠。

  “你想什麽時候告訴你師父。”就在萱草看著師父的竹樓發呆的時候,突然聽到妖月在旁邊問道。萱草猛地一驚,偏頭看著妖月,咬著嘴唇,然後笑了笑說道:“你說的什麽意思,我不明白。”

  “你總不能永遠隻是站在他的身邊,而不告訴他呀。”妖月說著,故意眨了眨眼睛,顯得有幾分的俏皮。萱草卻沒有妖月那樣歡樂的心情,她看了一眼妖月,然後搖了搖頭,關上了窗戶,自己坐在了小凳子上麵,看著麵前的茶具。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有些事情,並不是我想就能夠說出口的,況且現在就這樣跟著我師父,我已經很知足了。”

  “你不說出來,那你怎麽知道你師父是不是也喜歡你呢。”妖月說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妖月這個樣子,萱草愣了愣,然後搖了搖頭,抿著嘴唇不再說話了。

  見到她不說話,妖月也不勉強,直接推開門,隻是在準備走之前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頭看了一眼萱草說道:“如果說你不說的話,以後後悔的人肯定是你自己。”

  “……”萱草咬著嘴唇看著麵前的妖月,妖月一點都不在乎她的眼神,隻是淡然一笑,然後關上門,走了。看著妖月走了以後,萱草隻感覺自己渾身上下一下子都軟了,她軟趴趴的趴在了桌子上麵,看著自己的手掌。自己最開始不過是一個將死的人,師父不計較什麽把自己救活了。從花奴到徒兒,自己已經走了很大的一步了。

  想想師父對在那個世界裏的花奴的樣子,在想想師父對待自己的態度,自己應該明白什麽叫知足才對。但是,為什麽心裏頭卻那麽不甘心。就好像是有什麽惡魔在蠢蠢欲動一樣,自己已經不是少女了。以前雖然說沒有經曆過所謂的愛情,但是在書上看到的卻也很多。但是,師父這樣的人又怎麽隻能從書上了解的來判斷!

  她想著,咬著嘴唇,直到感覺到了一陣陣鐵鏽的味道。她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嘴唇,看到指尖上麵紅豔豔的血漬,心裏頭更加茫然了。不過她很快甩開自己的思緒,在床上躺著,翻來覆去的,最後決定打坐修煉,看能不能幫自己收了心思。

  雖然說暫時穩住了她紛擾的心緒,但是她因為要和傀儡對練而再見到師父的時候,就有幾分不敢看師父的麵孔。師父見到她這個樣子,顯得有幾分奇怪,疑惑的看著她問道:“你這個是怎麽了,我怎麽覺著你有幾分不對?”

  聽了師父的話,萱草有些茫然的看著師父,然後很快的低垂了頭,“怎麽會呢,徒兒很好,徒兒隻是在想自己應該如何擊敗那傀儡人,所以說才會有幾分心不在焉的,請師父恕罪。”

  “你這個孩子,說什麽話呢,我又怎麽會因為這個而怪罪你。隻是你現在的樣子著實有些奇怪,若是你不舒服的話要和師父說清楚,這樣的話師父也好幫你。”

  “沒有,沒有不舒服。”萱草睜大了眼睛,飛快的搖頭,否認自己有不舒服。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雖然說心中疑惑,但是卻也沒有多說什麽隻是點了點頭:“就算你沒有不舒服,但是你現在的情況也不適合繼續下去了,你先回房間休息吧。”

  萱草聽了師父的話,逃一般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回到房間裏了以後,她先給自己弄來冷水,然後拍了拍自己的臉。感覺自己臉上的溫度降低了以後,她才有些茫然的坐在了那裏。自己這樣不行啊,自己不可能永遠的說躲著。自己就算從菏澤裏出去,也是要時時見著自己師父的啊!她想著,心裏頭就有了幾分的忐忑。

  不行,自己一定要學會如何的收斂自己的情緒。自己以前不知道的時候就可以麵對師父的,難道說如今知道自己的心思了以後,反而不能麵對師父了嗎!不,不會的,自己一定可以想到辦法能夠好好麵對師父的。

  在糾結中,她不知不覺的睡著了。當醒過來了以後,她隻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當作不知道沒有那個念頭,不去想做師父身邊的人。隻把師父當師父,這樣的話,自己就可以,就可以麵對師父了。

  雖然說這樣做或許會很難,但是隻要自己努力了,那麽自己就不會後悔的。

  再次出現在師父麵前的萱草,雖然說已經做了層層的心理建設,但是看到師父站在那裏,看著自己的時候,她就感覺自己的心仿佛都停止了跳動一樣。但是她很快調整過來,對著師父點了點頭說道:“師父。”

  “嗯,你今日心情如何?”

  “已經想好了。”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師父。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你既然已經想好了,那麽就去展示你的成果吧!”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然後就去麵對傀儡。這一次,她已經有一些進步了,很有幾次擊退了傀儡,並不是像是以前一般一次都沒有打到。對於她如此,師父還是很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看來你已經掌握了一些規律,隻要繼續努力,一定會更加精進的。”

  “師父,那陣法現在研究的如何,我們,我們什麽時候能夠出去!”她說著,仰著頭看著自己的師父。她心裏頭其實有一點點小小的希望,希望能夠永遠研究不出來,這樣的話她就可以在這裏和師父朝夕相處了。如果說出去的話,雖然說能見著師父,但是時間肯定不會有現在這樣的多。聽了她的話,師父笑著說:“我這裏也已經有了頭緒,很快就能夠研究出來了,所以說小丫頭你放心吧。”說著,還對著她眨了眨眼睛,很顯然是心情很好的樣子。

  看著師父這個樣子,想到師父上一次的舉動,很顯然,師父真的已經很快就會研究出來困住他們的陣法了。沒有想到,圍困妖月那麽久的陣法,但是在自己師父的手中會這樣快的解決掉。

  這個時候,妖月不知道從哪裏冒了出來,看著麵前的師父,臉上有幾分嘲諷之色,說道:“沒有想到,大話你倒是挺會說的,我研究了這麽久都沒有什麽頭緒,你隻是上嘴皮和下嘴皮碰下,就說你已經有了頭緒。”

  萱草聽了妖月的話,微微皺眉,有些不滿的說道:“我師父說有了頭緒那自然是有的,不然的話他忽悠你幹什麽!”

  “喲,沒有想到你如此維護你師父啊。”妖月是知道萱草心思的,所以說聽了萱草的話,很是逗趣的對著她眨了眨眼睛。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微微眯了眯眼睛,她心裏頭其實是有幾分心虛的,所以說什麽話都沒有說。倒是師父很自然的接口:“那是自然,我的徒兒如果說不維護我,難不成還維護你不成!”

  妖月聽了那話,笑了笑,隻是看了一眼萱草,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既然你這樣有信心,那我們打賭好了,你說你已經研究出來了一部分,那我們就比試看看,誰能夠從這裏走的遠一些。”妖月說著,一雙明亮的眼睛看著萱草師父。

  妖月的意思很簡單,她對這個陣法有所研究,隻是不能夠全部通過而已。自己師父說自己已經有頭緒了,那麽肯定對這個了解的要比她多……

  “不可以!”萱草趕忙搖頭,她可是記得自己當初扔東西進去,這個陣法的反饋。見著她這樣驚慌的樣子,妖月笑了笑說道:“你放心,依著我和你師父的修為,就算進去了不說別的,保命是可以的。”

  她說到這裏頓了頓,臉上神色有些嚴肅:“如果說隻是紙上談兵不實際走一遭的話,就算你算計的再好,隻怕到時候也會有變化。”或許是因為她這一句話打動了萱草的師父,所以他點了點頭:“也好,既然如此,那我就隨你走一遭。”

  說著,就直接大步往前,很快就進入了陣法之中。看著師父身形很快消失在那樹木之中,萱草心裏頭頓時有幾分著急,快步往前走了兩步也想跟上。但是卻被妖月一下子拉了回來:“你以為你的修為進去還能活命嗎!”妖月難得淩厲的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看著妖月那個樣子,不知道為什麽,突然有些害怕。好像這個妖月和平時她所見到的那個人,完全不一樣!

  第二百五十一章

  見著萱草呆愣在那裏的樣子,妖月嘴唇一勾,臉上竟然帶上了一絲絲的笑容,“如果說你真心想要為你師父好的話,不如努力修煉吧。否則,各種危險的地方,你隻能在旁邊看著,或者在旁邊等待。因為你一旦踏進去,反而會給你師父帶來危險。我想,你也不會希望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吧。”

  妖月的話沒有錯,萱草咬了咬嘴唇,看著自己師父進去的方向,沒有再挪動腳步。見著她乖乖站在那裏沒有動了,妖月也轉身進入陣法之中。妖月妖嬈的身形,很快也消失在萱草的麵前。

  萱草看著他們兩個人都消失在了陣法之中,雖然說知道他們兩個人都有能力保護自己,但是萱草心裏頭還是很難受。突然猛地一下子就跌坐在了地上,不知道,不知道現在進去的兩個人,什麽時候才能夠從中出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妖月先從李i滿出來。見到她出來了以後,萱草趕忙從地上站了起來,一雙眼睛瞅著妖月。妖月見著她這個樣子,歎了口氣,沒有說話,反而別過頭去。

  “難道,難道我師父出了什麽錯不成!”

  萱草見著妖月這個樣子,趕忙追問。

  妖月撇了下唇角,有些不高興的說道:“怎麽會,你師父多能幹的人啊,他到現在還沒出來,足以說明他對陣法的了解已經超過我了,你還有什麽可擔心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有些恍惚的點了點頭,但是她還是一個勁的看著陣法那,希望自己能夠一眼看到自己的師父出來。妖月見到她這個樣子,頓時有幾分不耐煩起來。

  “那個男人有什麽好,值得你如此嗎?”

  萱草聽了妖月的話,微微偏頭,有些奇怪的看著妖月,似乎不大明白她話裏的意思。見著她這個樣子,妖月顯得更加暴躁了:“你要想想,那個男人有什麽好,他雖說長的不錯,如今待你也還算好的。但是難道說你就不怕你們兩個修為相差這麽多,你一個人走了以後,他就孤孤零零的了嗎!”

  “我,我……”萱草聽了妖月的話,不知道要如何的反駁,呐呐不成言。她感覺自己雖然說有好多話好多話可以說,她可以說,我的修為雖然說不高,但是壽數卻不會太低,因為銀鈴兒幫了我,她給了我一部分的壽命。她還想說,兩個人在一起,壓根就不在乎天長地久,隻在乎曾經擁有。她還想說很多很多的話,但是卻都說不出來。

  因為她知道,自己和師父連開始都不會有的。畢竟,師父是師父啊,自己不過是他的一個徒兒,或許說對他來說有些特別。但是卻也不會是最特別的人,師父或許以後還會收其他的徒兒,各種各樣的。那些人並不會和自己一樣不成器,修煉百年不過還是辟穀期。她想著,臉上神色顯得十分的沮喪。

  妖月見到她這個樣子,似乎怒氣越發濃厚了,猛地一下子閃到了萱草的麵前,直接給了她一巴掌。萱草掩著自己的臉,驚訝的看著麵前的妖月。妖月的手勁算不上大,隻是讓她身形略微有些搖晃而已。看著她驚訝的目光,妖月冷哼了一聲問道:“你在那裏胡思亂想什麽,我和你說話你為什麽不答!”

  “因為,沒有什麽好回答的。”萱草用手撫摸著自己的臉,思考著自己和妖月之間的差距。師父說過他和妖月修為相差不大,那麽自己也可以從其中看到自己和師父的差距了。剛才她都沒有看清楚妖月是怎麽過來的,就挨了一巴掌。想到這裏,她越發沮喪起來。

  “你,你,氣死我了!”妖月看著萱草呆滯的目光,頓時有幾分惱怒的說道。萱草聽了妖月的話,倒是有了幾分的奇怪,好奇的看了她一眼,問道:“分明是你打了我,怎麽又說我氣死你了呢?”

  聽了萱草的話,妖月倒是平靜了下來:“哼,我還以為誰把你的牙齒給拔了,讓你連說話都不能了!不過我是真心覺得你這個丫頭不錯,如果你喜歡你師父的話,隻管和他說去,若有什麽不好的事情,我一概幫你扛下來了!”

  “不用了,這個是我自己的事情。況且,師父對我很好,我不想給他帶來煩惱。”萱草說著,心裏頭突然就好像是放下一塊兒石頭一樣。沒什麽,不過是暗戀而已,很多人都曾經遇到過暗戀的事情,自己也不會是獨一個,又有什麽啊!她想著,臉上神色倒是恢複平靜。看著她這個樣子,妖月有些奇怪的眯了眯眼睛,但是卻也沒有說話。

  過了好一會兒,師父才從裏麵出來,他身上有些狼狽,眉頭微微的皺著。看著他這個樣子,妖月笑了起來:“看來,你果然走的比我遠一些。”

  師父聽了她的話,看了她一眼,哼了一聲。

  “萱草,你臉上的巴掌印是怎麽回事兒!”萱草聽了這個話,一愣,發現自己壓根沒有運功療傷,大概是因為她也想要一巴掌把自己打醒,所以說下意識的就留下了這個巴掌印吧。

  於是,她立即搖頭,笑著說:“方才徒兒在這裏等待師父一邊打坐,大概是因為思緒有些雜亂,所以說好險走火入魔。還好妖月姑娘從裏麵出來的早,所以說一巴掌把我打醒了。不過,因為這個有警醒的作用,所以我就沒有運功療傷。”

  萱草說著,麵上一片的坦然。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雖然說心裏頭有些奇怪,但是卻也不好繼續說什麽,隻是瞪了一旁的妖月一眼。妖月似乎沒有想到萱草會這樣說,多看了她兩眼。萱草也是不怕人看的,被看完全沒有任何的壓力啊!

  “師父,你出來怎麽會這樣的狼狽。”萱草說著,走到了師父的身邊,看著他幾縷燒焦的頭發,顯得有幾分奇怪。剛才妖月出來的時候可是沒有這樣狼狽的,按理說師父對陣法的掌握要比她還強一些,怎麽會這樣呢?

  “不過是我大意了而已。”師父淡淡的說著,他看了一眼妖月神清氣爽的樣子,很顯然也有幾分的不滿,但是卻也沒有光找別人的原因,而是很準確的說出自己的問題。

  “沒什麽,這個就是我讓你自己親自走一遭的原因。”妖月說著,臉上沒有了以往帶著的笑容,反而有幾分的嚴肅。

  “我知道你理論上麵比我知道這個陣法要多一些,但是你卻從來沒有親自走到陣法裏麵去,壓根不知道這裏麵有多少變化。所以說,你會有現在的下場我一點都不奇怪!”

  “你說的不錯,我確實大意了。”

  萱草師父點了點頭,歎了口氣,臉上本來的不平之色也消散了許多。他偏著頭看著萱草,笑著說:“累的你為我擔心了,師父好著呢,什麽事情都沒有。”

  “嗯。”萱草聽了師父的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隻是時而會看一眼旁邊的妖月。妖月也不在意自己被萱草看,似乎什麽感覺都沒有一樣。見著妖月自己都這樣不在乎了,萱草再看她也沒用,於是也收回了目光,而是擔憂的看著旁邊的師父。師父笑了笑:“好了,我其實並沒有什麽大礙,不過現在我也要回去休息了。並且調整下我開始的策略。”

  說完,他對著妖月和萱草笑了笑,然後走了回去。看著師父緩緩的背影離著自己越來越遠去,萱草心裏頭有些奇怪,但是卻又不知道是哪裏怪異。這個時候旁邊的妖月笑了起來:“真是沒有想到,你師父雖說看著沒什麽,但是實際上卻是好強的很。”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妖月。妖月抿了抿嘴唇,眼中閃爍著一絲絲的光芒:“你修為低,自然是看不出來。你師父這一次可是吃了不少悶虧,多半是和你開始一樣,覺得進來的時候並沒有遇到什麽,所以說出去的時候大意了。否則的話,按照你師父的修為也不會如此的狼狽!”

  “……”萱草聽了這個話,心裏頭對師父十分的心疼。

  “不過你放心好了,隻是小傷,過了不多久應該就沒問題了。他得了這一次的經曆也是好的,下次再遇到這樣的事情,多少也是心中有數,不會再次落到這樣的下場。”妖月說著,臉上有幾分不在意。看著妖月那個樣子,萱草哼了一聲:“你怎麽不早早的提醒。”

  “為何我要提醒,我們本是打賭不是嗎!不過,這一次他雖然說吃了虧,但是應該走的筆我遠,我也算是輸了。”說完,妖月轉身就走。看著妖月越行越遠,萱草咬了咬嘴唇,看了一眼師父的竹樓。想到師父剛才不肯說出來,肯定是有他的道理……

  於是,雖然說她很擔心,所以她也隻能夠回到了自己的竹樓裏。坐在自己竹樓的窗前,她看著那邊師父縈繞著紫氣的竹樓,心中暗暗思考。師父傷勢到底如何,雖然說妖月說師父不會有太大問題,可是……

  第二百五十二章

  第二日見到師父的時候,師父神色好了許多,雖然說看著臉色還是有些蒼白,但是卻也沒有什麽了。見著師父這個樣子,萱草可算是鬆了口氣。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咳嗽了一聲,笑著說:“莫把你師父想的太過脆弱了。”

  “沒有,怎麽會呢,在我眼裏師父是最厲害的!”萱草說著,臉上笑眯眯的,馬屁一個勁的往師父身上拍。師父聽了她的話,笑了笑,也沒有多說什麽了。

  但是萱草卻發現一件事情,師父似乎壓根沒有怎麽關注自己和那傀儡人對打,而是注意著妖月那邊小樓的情況。萱草見到師父這個樣子,心中有些疑惑,問道:“師父,你找妖月有什麽事情嗎?”

  “嗯,有一些。”師父點了點頭,還是看著妖月那小樓。妖月每次都會在萱草和那傀儡人對打的時候出來看熱鬧的,但是今日卻出奇的沒有出來。見著那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對著自己的師父說:“不如,師父我去幫你喊她吧。”

  聽了萱草的話,師父似乎有些猶豫,但是想了想還是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同意了。見著師父同意了,萱草就來到妖月的小樓門口,剛準備敲門,卻見著小樓已經打開了。妖月站在裏麵看著萱草,臉上有清淺的笑容:“怎麽,既然來了那就進來吧。”

  見著妖月如此,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並不是我來找的你,而是我師父。”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王子他老掛科[星際] 仙釀師 總裁他命不久矣(老祖地球生活指南) 冥婚,棄婦娘親之家有三寶 黃大仙今兒個要升天 救了一頭瀕死的龍 成為“男”神的女人 (修仙)自從我女變男 異能讓我做剩女 我爹不是地球人(外星人在古代) 九重天,驚豔曲 人類觀察計劃 重生之沒錯我爹娘是反派 訓寵指南 大佬從不跪鍵盤 落花辭 雀羽記 地球改造實錄 夢幻中餐廳[係統] 老婆又想解剖我[末世] 我腦子有病的呀 Omega也是女王大人 我爹不是地球人 繪天神凰 蛇後作妖 忠犬養歪手冊 (修真)長生道 吃播贏家 總有昂貴物證找我報案 職業不兼容,我能怎麽辦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