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43節

  這個時候,突然一樣東西飛到了她的竹樓裏!她猛地一驚,酒意猛地消散了一半,趕緊坐了起來。那個東西似乎能夠感應她的位置,很快飛到了她的麵前。當那個東西落下來的時候,萱草才發現原來不是別的,而是一個看著好像是紙疊成的玉蝴蝶一樣。

  看著那個玉蝴蝶,萱草眨了眨眼睛,不知道這裏怎麽會有這樣的東西進來。難道說,這個是師父給自己傳遞的消息?她想著,伸出手,那個玉蝴蝶就落到了她的手掌上麵。

  那玉蝴蝶一落到她的手掌上麵很快就化成了一張紙,看著那張紙,萱草直接拿了起來,看著上麵的字。上麵看著就是一片玉色,並沒有什麽字。但是萱草拿起玉蝴蝶的時候卻聽到自己師父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我已經查到了這裏的陣法的來曆,這個陣法是為了鎮壓當初的一位妖道修士妖月所設,你隻需要靜候一段時間,我一定能夠解決這個陣法!”

  萱草聽了這個話,頓時一愣,然後就看到自己麵前的那張紙一下子就自己燃燒起來,很快就變成了灰燼一點都不剩下。看著麵前的那個紙的下場,她心裏頭有一種悶悶的感覺。

  原來,那個看著那麽熱情的遙月,其實並不是遙月,她的名字是妖月。不過這個也很正常,她和自己又沒有什麽交情,又怎麽會把自己的真實姓名告訴自己呢?

  但是,如果說自己師父破陣而入,把她給放走了,那是不是會就成為宗門之內的罪人?

  她本來就帶有一絲絲的酒意,此刻想的多了,更感覺自己腦海裏就好像是有一團漿糊一樣,壓根弄不清楚什麽東南西北了。

  “妹妹,妹妹……”很快,門外傳來一陣陣的呼喚。萱草聽了那聲音,想到妖月兩個字,就有些不想開門。但是自己的修為放在這裏,和她如果說真的發生了什麽衝突,可憐的也是自己,於是還是前去打開門。

  妖月一進門,就四處看著,突然笑著說:“你那個師父倒真有些本事,還傳音到這裏麵來了。”

  “你,你不是遙月,你其實是叫妖月對嗎?”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妖月。妖月看著她這個樣子,歎了口氣,臉上神色好像是回想什麽一般,然後說道:“妖月,這個名字我已經很久沒有聽過了。其實,這個名字都是他們給我加上去的,我本名本來就是遙月。”

  她說著,歎了口氣,臉上有幾分沮喪。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突然感覺自己那話問的似乎有些莽撞了。如果說妖月真的是什麽十惡不赦的人的話,聽了剛才自己的問話,隻怕就直接把自己殺了。但是,她如今不動自己,也有可能是因為等著自己的師父救自己出去的時候她也能夠脫困。妖月看著她臉上晦暗不明的神色,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好了,萱草妹妹,這幾日我就不打擾你了,你自己在這裏修煉吧。”

  說完,轉身就走。看著她走了,萱草突然覺得自己心裏頭空空的。不管妖月以前是什麽樣的人,但是她終究是沒有害過自己的。但是自己卻如此防備她,是不是有些不好?

  雖然說這樣想,但是她也沒有直接叫住妖月。畢竟,防人之心不可無,自己師父給自己傳來這個消息多少也是讓自己要小心的意思。想到這裏,她就直接過去把門關上,又細致的布下自己的陣法,決定趕快修煉,這樣的話就算自己師父來到這裏,自己多少也有些能力,不至於隻能在後麵拖後腿!想到這裏,她看著地上的陣法,眼睛中閃爍著灼灼的光芒。

  第二百四十四章

  雖說她下了心思,但是有些太過心急了,心境上麵反而平複不下來,在修煉的時候速度竟然還沒有以往的快。對此,她很是苦悶。但是卻又沒有什麽別的法子,隻能夠如此了。

  第二日,第三日,第四日,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了,但是師父卻始終沒有再傳消息進來,仿佛她開始接到自己師父消息不過隻是一個幻覺,實際上她師父壓根就沒有能力送東西進來一般。

  不過她還是對師父充滿了期待,師父現如今肯定是如同師父自己所說,正在那裏專研陣法,所以說才會無暇進入這裏給自己帶來新的消息。她如此想著,心裏頭更是著急。

  對她現在如此狀況,妖月有些擔憂,但是她隱約的和萱草提過兩次後卻發現自己和萱草說了以後,萱草並不理會,反而自顧自的在那裏修行。因為萱草知道自己有一個可以避免走火入魔的寶貝,所以說她雖然說知道自己心境上麵有所缺憾,但是卻依舊不甚在意。看著她這個樣子,妖月歎了口氣,也不好多說,她也能感覺到,自從萱草知道自己身份了以後,不管自己說什麽萱草都會當她另有所圖,所以幹脆什麽都不說。

  其實萱草也是知道妖月是為了自己好,她能夠感覺的到妖月身上給她一種很想親近的感覺。但是她想了自己師父所說傳進來的消息,如果說妖月當初真的是因為是屬於妖邪而被鎮壓的話,那麽她身上會有讓人忍不住想要親近的秘法也是正常的。正是因為這樣想,所以說她才會不想靠近妖月,不想讓她身上的感覺引導自己。

  這一日,她終於堪堪突破金丹,當金丹大成之時她突然就好像是陷入了一團白光之中。

  “徒兒,徒兒,師父過來搭救你了!”

  是師父的聲音,萱草猛地回頭,看到自己師父從陣外快速進入這裏。

  “師父……”萱草歡喜的撲向師父,眼睛瞪的滾圓:“師父,如今我已經有金丹修為了!”

  “是嗎,如此的話倒也還算不錯,你在這個陣法之內也還算待的有價值。”師父點了點頭,眼睛卻看向妖月。萱草看著師父那個樣子,能夠感覺的到自己師父目光中的不善,她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師父,妖月在我在陣內所待的時間裏待我十分不錯,還請師父不要傷害妖月。”

  “為什麽你想著是你師父不要傷害我,而不是我不要傷害你師父呢!”聽了她的話,那邊的妖月突然發怵一陣陣笑聲。萱草看著那邊的妖月不知道為什麽,心裏頭有一種很難受的感覺,所以說她幹脆低垂著頭什麽話都不說,宛如沒有聽到妖月的話一般。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猛地皺眉,看著她:“難道說你在這裏待了不過數日,就和這個妖女有了感情不成!”

  萱草聽了這個話,猛地抬頭看著師父,趕忙搖頭:“並沒有,隻是,隻是……”

  “哼,你難道不知道嗎,我們正道和那邪道自古就是不相容的,你師父我在外麵費心想要帶你出去,但是沒有想到你卻在這裏和這個妖女稱朋道友,你如此可對的起我!”師父說著,一雙眼睛瞪的滾圓看著麵前的萱草。看著師父如此,萱草趕忙搖頭,想要說什麽但是卻感覺自己似乎說不出來什麽。她真的不想讓自己師父傷害妖月,這一種想法好像是她內心的呼聲一般。她看著師父,眼淚一下子掉了下來。

  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猛地哼了一聲:“你這個孽徒,如此袒護妖人,我不要也罷!”說完,猛地用力一推,隨即就不再管她,直接大步離去!

  “師父!”萱草猛地驚呼,突然感覺自己胸口一噎,好像是有什麽東西湧了上來堵在了心口。很快她就忍不住一口胸口之內的東西吐了出來,結果吐出來一團紅色。

  這個是時候她才恍然清醒,她所在的地方壓根不是那外麵陣法麵前,而是在自己的竹樓裏。剛才自己所看到的一切,想來就是一個幻象。她想著,自己捂著胸口,猶豫了下,然後開始內視看自己的修為。她發現,她開始凝成的丹液已經全部散開,壓根沒有絲毫結丹的跡象,她的修為整整後退一成,成為了辟穀期中期。發覺了這些了以後,她心裏頭頓時有些空蕩蕩的。自己,自己明明就可以修成金丹了,但是沒有想到最後卻還是一場空。

  想到這裏,她的臉上神色就有些茫然起來。

  這個時候,門口傳來一陣陣敲門的聲音。她強忍著自己心裏頭的不適,站起來打開門。看到外麵站的是妖月,妖月見著她這個樣子,微微皺眉說道:“你怎麽了,我剛才感覺你這裏氣機不對,才想著過來看看,但是又怕擾了你。後來發覺這裏的靈氣恢複正常了以後才好過來敲門,但是看你現在的樣子,像是受了內傷一般,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了?”

  看著妖月這個樣子,想到自己在幻境裏因為她而和自己師父爭吵的事情,有些茫然。但是還是很快搖了搖頭:“沒有什麽,我不過,不過是有些恍惚罷了。”

  “不對,你的修為不對。”妖月說著,直接握住了萱草的手腕。萱草想要躲閃,但是卻沒有躲閃過去。這個時候,萱草才是正麵麵對了她的修為。果然,她的修為要比自己高深不少。想到這裏,她看著麵前的妖月。妖月絲毫沒有考慮她的想法,直接捏著她的手腕想了一會兒,然後說道:“真是沒有想到,你方才隻是差那麽一點,就可以成就仙丹大道了。”

  萱草聽了妖月的話,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正是如此,但是雖說如此,可我也功虧一簣了。”說著,臉上神色就有了幾分沮喪。

  “沒有關係,你不過是第一次失敗了而已。每次結丹的時候,基本上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天劫。我觀你方才這裏的動靜,想來你遇到的應該是心魔。”妖月說完,微微皺眉,說道:“你在遇到心魔了以後,心神失守才會如此。你這一次有了經驗,下一次想來就會更加流暢的完成凝丹,所以說你也無須在意。”

  萱草聽了妖月的話,點了點頭,說道:“多謝妖月你的指點。”

  看著她這個樣子,妖月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聽你叫我遙月姐姐,我和你說過,遙月才是我本名,而妖月不過是那些所謂名門正派給我取的名字而已。”

  聽了這個話,萱草看了她兩眼,然後搖了搖頭,不在言語。

  妖月見著她這個樣子,也沒有堅持。隻是確定她不會有什麽問題了以後,留下了兩瓶修煉的丹藥,然後就出去了。看著妖月出去了以後,萱草卻皺起了眉頭,她不知道妖月如此對待自己有沒有什麽原因。

  如果說妖月是因為自己師父有可能會進入這裏帶自己出去,說不定可以帶她一塊兒出去才對自己這樣好的。那也說不過去,因為當初自己剛來這裏的時候她也對自己不壞。如今師父來了消息,她對自己幾乎還是一如以往,那麽她如此做到底有什麽企圖呢?她想著,感覺自己頭有些暈忽忽的。大概是因為經曆了心魔,所以說她感覺自己神思有些恍惚,所以說直接躺在竹床上睡了過去。

  當她醒過來的時候,更加能夠感覺到自己因為修為退步而產生的種種不習慣。她苦笑了下,然後開始盤膝打坐修煉。她修煉的時候溝通了小雅,疑惑的問小雅:“小雅,難道說在凝成金丹的時候,總是會遇到天劫嗎?”

  “那是自然,修真這一道本來就是逆天而行,自然是會遇到天劫。結丹的時候所遇到的天劫不過是小天劫罷了,以後你每次突破一個境界,都會在遇到相應的天劫。我能夠感覺的到主人昨日的時候遇到了心魔,這個是很普通的天劫。”

  萱草聽了她的話,苦笑了一聲說道:“雖說是普通的天劫,但是我卻依舊沒有過去,足以證明一些事情了。”

  “主人不要妄自菲薄,主人的天劫不過是因為主人現在身處的環境。想來是因為主人凝丹的緣分還沒有到,所以說才會如此。如果說主人繼續慢慢修習,下次凝丹肯定可以順利進行的。”小雅安撫著萱草。聽了小雅的話,萱草笑著應了一聲,然後有些疑惑的說道:“不知道為什麽,我看那妖月總感覺有一種莫名親切感,難道說有這樣的修真功法嗎?”

  “自然是有的,大千世界修煉的功法各種數不勝數,每一種都有自己獨特的地方,想來那個妖月就是修煉的可以提高自己魅力的一種修真功法。否則的話,主人也不會有那樣的感覺。”

  萱草聽了小雅的話,覺得很有道理,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心裏頭對那個妖月越發的警惕了。

  第二百四十五章

  畢竟在夢裏所行的事情也算是自己的本心,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堅持讓自己師父帶著她一塊兒出去。又或者說,自己會堅持阻止他們兩個人之間的爭鬥。想到這裏,萱草就感覺有些不可思議,她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會那樣做。

  但是,如果說自己這樣做的原因都是她在不知不覺中利用那種神奇的功法所誘導的話,那也足以說明了那種功法的強大。想到這裏,她微微皺眉,心裏頭有些疑惑。

  看著她這個樣子,小雅沒有繼續在多說什麽了,隻是安心的輔助她修煉而已。

  修煉了許久,她感覺自己已經鞏固在辟穀中期了以後,才停下修煉。坐在桌子麵前,用手輕輕敲打著自己麵前的桌子。不知道如果說師父見到她如今修為不漲反而退了以後,會有什麽樣的表情。想到這裏,她竟然有一絲絲的懼怕,甚至有些希望自己師父還是不要來了,等到她修煉到了金丹了以後再來。

  她很快就刷開了自己腦海裏不切實際的想法,歎了口氣,準備繼續去修煉的時候,突然聽到外麵傳來一陣陣打鬥的聲音。聽了那聲音萱草頓時有些疑惑,打開門,看到自己師父和那個妖月兩個人竟然纏鬥在一起。

  或許是他們兩個人的修真層次和她完全不一樣,所以說她壓根看不清楚兩個人所使出來的招式,隻感覺麵前看著是眼花繚亂的!看著這一幕,她心裏頭有了一絲絲的渴慕,自己如果說修為到了他們那樣高了以後,自己會不會也和他們一樣,舉手投足就有這樣大的威力。正想著,突然見到他們兩個人各出了一招以後,反而互相退開。

  “萱草,過來!”師父直接看著萱草,冷冷的說道。看著自己師父如此,萱草猶豫了下,然後乖乖的走到了師父的麵前。師父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皺眉問道:“你的修為怎麽這段時間沒有進步,看著反而退步了一般?”

  “師父,我……”萱草把自己凝結金丹失敗的事情告訴了麵前的師父,同時微微低垂著頭,顯得十分小心的樣子。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好了,我也沒有怪罪你的打算,你也不需要做成這個樣子。”

  “是的,師父。”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這個時候她才有時間看那邊站著的妖月,妖月目光中有一絲絲的疑惑,打量著他們兩個人,似乎在思考什麽。見到她這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還是和自己夢中所說的話一般:“師父,那邊的妖月在我入陣以來,對徒兒都還算不錯,還希望師父不要太過為難她。”

  “我怎麽可能為難她呢,她可算的上是我的前輩,我的修為又比不上她,所以說徒兒你想的太多了。”師父聽了萱草的話,不但沒有生氣,煩熱笑了起來。看著師父這個樣子,萱草立即歡聲說道:“師父師父,你這一次進來,是不是已經有了把握可以出去了!”

  “你怎麽會這樣想,我在外麵演練這個陣法許久,發現都沒有什麽辦法破除,所以說我特意想著進來觀看一二,說不定有辦法出去。沒有想到,一進來就遇到了妖月道友,說起來也是一場緣分。”他說著,看著妖月。妖月冷笑了一聲:“你一進來二話不說就和我對打一番,如果這個也算是一場緣分的話,我倒是寧可不要。”

  聽了她的話,萱草立即明白他們兩個人打起來是因為自己師父的緣故,臉上頓時有些尷尬。但是沒有想到師父倒是一臉的正色:“妖月道友卻是誤會了,我隻是沒有想到一進來首先遇到的不是我徒兒,所以說才會如此。在下本以為自己這個不討巧的徒兒在妖月道友您的手上,不過進來以後才發現是自己太過小人了,真是不好意思。”說完,就拱了拱手,算是道歉。

  見著她這個樣子,妖月臉上神色好了一些,然後她微微眯著眼睛,看著麵前的師父,猶豫了下,說道:“現在外麵情況如何?”

  “外麵,外麵自然是一片平靜,修真界裏已經很久沒有出什麽大事兒了。”師父很是自然的說道。聽了他的話,妖月臉上顯得有幾分疑惑,微微皺眉:“難道說沒有什麽異寶出現的消息?”

  “沒有……”師父很肯定的點頭。看著他那麽肯定,妖月臉上反而出現了一絲絲的疑惑,微微皺眉,嘴巴裏不聽念叨著:“怎麽會這樣,怎麽會這樣……”

  看著妖月那個樣子,萱草有些疑惑的看著師父,剛想問什麽,但是見到自己師父搖頭了以後,就又乖乖的什麽話都沒說了。

  “你們兩個想來也是有話要說,你們自己去吧。我有些事情,有些事情要想想。”妖月說完,就自己回到了自己的竹樓裏。這裏的一些靈獸見到又有人即那裏,顯得很是好奇,都在不遠處圍觀,似乎很想過來,但是又有幾分懼怕的樣子。很顯然是剛才的打鬥不光入了萱草的眼,也落入了那些靈獸們的眼。

  見著這個樣子,萱草師父笑了笑,然後對著萱草說道:“你怎麽還呆愣在這裏,還不快些帶著我去你的房間裏?”

  萱草聽了師父的話,點了點頭,領著師父來到了另外一個竹樓。進入竹樓了以後,萱草師父打量了下周圍,點了點頭說道:“妖月道友果然是有大能力的人,這個竹樓起來想來也沒有多久吧。”

  萱草點了點頭。

  “你肯定沒有感應過這裏的靈氣,這個竹樓本身就是一個陣法,一個聚靈陣。在此內修行,靈氣會自動聚集,而且看的出來這個似乎是混天然行成的,想來當初煉製的時候下了妖月道友也是下了大功夫了。”

  師父說著,四處看著,臉上一片讚歎之色。看著師父這個樣子,萱草左右看了看,她雖然說能夠感應的到這裏的靈氣似乎是比外麵的充沛一些,但是卻沒有想到過這個竹樓本來就是一個聚靈陣……

  “看來,你說她待你不錯,此話是真的。”師父說著,點了點頭,直接坐了下來。看著師父坐了下來了以後,萱草趕忙考了過去,問道:“師父師父,你此次進來,是不是已經有了破陣的辦法?”

  “沒有。”

  師父很直接的說道。

  “啊,沒有的話,師父你也進來那豈不是也和我們一樣困在這裏出不去了!”萱草說著,臉上神色有些慌張。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笑了笑,然後說道:“你放心,我所需要的不過是時間罷了,隻要給我足夠的時間,我肯定能夠推演出如何出去的方法。”

  “那,師父你為什麽要冒險進來。”萱草說著,有些疑惑的看著麵前的師父。畢竟如果說要推演陣法的話,在外麵也是可以的,壓根沒有必要進入到這個裏麵。到了這裏麵,說不定自己師父本身也會被困在這裏,這一點她相信自己師父不會想不到。

  聽了她的話,師父歎了口氣,然後說道:“我不知道在這裏麵你的情況如何,所以說才想著進來看看你。畢竟妖月道友頗為隨性,你們兩個人之間的修為相差又太大了。所以說,我怕我在推演的時候,她失去了耐心,直接抓住了你……”

  萱草這個時候明白了,原來師父進來不過是因為擔心自己的安危而已。想到這裏,她微微低垂著頭。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笑了笑:“不過沒有想到,這個妖月倒是和記載中的有些不同。記載中她的性子是得理不饒人,並且唯利是圖,隻要自己有好處,就不會管別人。但是沒有想到,今日見了,才知道那記載中也有幾分的繆誤。”

  “師父,妖月待我很好。”萱草說著,就把自己在這個裏麵所經曆的事情告訴了自己的師父。師父聽完,哈哈大笑起來:“你難不成真的覺得土遁可以出去嗎?”

  萱草聽了師父的話,臉上一團燥熱。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笑著搖了搖頭:“你也不想想,你都可以輕易想到的事情,那布陣的人又怎麽會想不到?況且,如果說按照你所說的話,天下所有陣法都可以用土遁一法而逃脫了。”

  “我,我後來也覺得這個應該是不行的,否則的話她自己早就脫困而出了。但是,又想著說不定,說不定是她沒有試過,所以想要自己親自試試。”萱草說著,聲音有些小,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笑著揉了揉她的頭發:“好了,你不用想的太多,你隻管順其自然的修煉就好。在這個陣法裏麵,就算你突破了金丹期,對我也沒有什麽幫助。況且,你可知道那個妖月修為如何?”

  萱草搖了搖頭。

  “剛才我們兩個各自試探了彼此,她的修為應該和我差不多,甚至比我高。所以說她如果說真的對你有惡意,你到不到金丹期都逃不了,所以說你還是要平常心明白嗎?”

  “是,徒兒明白了。”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第二百四十六章

  見著她如此,師父臉上神色也好了很多,左右看了看,然後說道:“好了,既然我要在這裏暫且住下,那我就先和你住一塊兒吧。”

  “這怎麽可以!”沒等萱草說話,妖月正好從外麵推門而入,臉上神色顯得有些陰沉,很顯然是聽到了師父剛才說的話。萱草有些奇怪的看著妖月,不知道妖月反映為什麽這樣大。

  “雖然說修仙界對這些東西看的並不是很重,但是你們兩個人畢竟男女有別。若是一日倒也還罷了,整日的住在一起那怎麽能行。這個竹樓我又不是沒有,另外給你起一座就是了!”

  看著妖月這個樣子,萱草想了想覺得說的有些道理。雖然說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是如果說到時候破了陣法,別人進來看,她和師父兩個人竟然是住在一起的,到時候隻怕多長幾張嘴也是說不清的。

  “……”師父瞅了一眼妖月,倒也沒有堅持說要和萱草一起,反而點了點頭說道:“既然你不覺得麻煩,那就另外給我起一座吧。”

  妖月哼了一聲,然後拉了萱草走到了一邊說道:“你可知道修真界中有一種說法叫做鼎爐?”

  萱草聽了妖月的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是知道的。看著她這個樣子,妖月又繼續說道:“有的人麵上看著是正氣盎然的,但是你卻要擔心了。若是他不懷好意算計你,到時候你估計還要磕頭表示感謝!”

  “……師父不會的。”萱草看著妖月臉上氣勢洶洶的樣子,猶豫了下,笑著說道。

  “你怎麽知道不會,我告訴你,收個徒弟當鼎爐的事情修真界裏頭可是不老少的。我知道你是個好的,不願意把你師父往那方麵去想,但是你卻也要注意提防著點,不然的話,到時候真正可憐的也不過是你而已。”

  妖月說著,臉上很是有幾分嚴肅。看著妖月這個樣子,萱草倒是有了幾分奇怪,猶豫的問道:“妖月你如此在意這個,難道說是曾經遇到過不成?”

  “哼,當初我第一個師父就是因為想要把我當作鼎爐所以才收的我做徒弟,還好後來我發現的早,結果他反而被我給害了。”她說著,眼睛微微的眯著,整個人身上隱隱的透著一股子危險的氣息。看來,當初那件事情對她的影響應該是很大的。看著妖月這個樣子,萱草又看了一眼雖然說聽到他們說話但是卻宛如無聞的師父,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妖月,雖然說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是我真的相信我師父不會那樣做的。況且,我師父如此修為,也無須去在那裏算計我這一點修為。”

  “你現在修為雖然說是少,但是你總是會繼續進步的……”妖月還想說什麽,但是看著萱草臉上神色也知道自己再說下去不過是枉做惡人罷了,於是她隻是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好了,我不多說了,反正你自己小心一些就是了。你要知道,害人之心不可,防人之心不可無的道理。”

  萱草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一絲絲的笑容。看著她這個樣子,妖月顯得不滿的很,掃了一眼旁邊的師父,很直接的說道:“道友,我們一塊兒出去吧。”

  師父點了點頭,然後就跟著她一塊兒走了出去。萱草見到他們兩個人出去了,生怕如果說他們兩個人單獨在一起直接吵起來,所以說也趕忙跟了上去。不過還好,事情沒有她想的那麽糟糕,兩個人之間的氣氛雖然說能夠感覺的出來是很不好的。但是兩個人也沒有直接對掐的意圖,反而都是互相隔了一段距離,有些相敬如冰的感覺。

  看著他們兩個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覺得好笑,因為在她的眼裏,這兩個人有些像是鬧別扭的人。想到這裏,她又忍不住看了看那兩個人。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