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42節

  ……

  她想了一會兒,感覺自己沒有什麽頭緒,但是卻也不敢繼續亂走了,而是坐了下來,直接在地上開始畫自己剛才進來的時候所走的路線。但是她發現,自己本來以為自己都記得的東西,但是卻怎麽也畫不齊全,總覺得好像是有什麽偏差。

  比如,她進來的時候明明想著的是斜著進入。但是她在畫圖的時候,卻發現她自己感覺的記憶似乎並不大準確,因為她沒有任何的參照物,所以說她是不是走的斜線她壓根就不能夠確認。

  看著自己所畫的圖,萱草隻感覺自己頭疼。

  這個時候,她直接放出了一個火球,開始攻擊自己身邊的一棵樹。那棵樹受到攻擊了以後,直接是搖了搖,就好像是一顆普通的樹木一樣。過了一會兒,那樹卻在萱草的眼皮子下麵慢慢的恢複了。就好像說一開始就沒有受過任何的攻擊一樣,見到這棵樹這個樣子,萱草立即瞪大了眼睛,她實在是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問題!

  那麽,這個到底是什麽幻陣,或許說自己壓根想錯了呃,這個根本就不是什麽幻陣?她猶豫了下,然後還是覺得這個是幻陣的可能性會比較大一些。因為在這裏,如果說這個不是幻陣的話那就隻能說是有一顆很大的樹妖,才能有這樣的結果。但是這裏是在宗門附近,如果說有這樣大的樹妖,宗門的人是不會放過的,肯定會過來直接砍了。

  畢竟,這樣大的樹妖年限是不會少的,身上寶貝自然也是很多。所以說壓根不能安然的存在到現在!想到這裏,萱草微微皺眉,開始琢磨起幻陣的事情。

  她不知道自己想了多久,她一直在四處走,試著攻擊。還好這個應該就是一個迷幻的幻陣,並非是帶有攻擊性的。所以說她安全暫時還有保證,並沒有遇到反擊。但是就算如此,她也開始有些不耐煩了。因為在這裏困的時間有些太過長久了,而自己的師父似乎壓根都不知道一樣,對自己應該是不聞不問的。不然的話,自己師父應該知道自己失蹤了才對!

  不知道為什麽,她對自己師父有著濃濃的期待。但是在師父沒有完成這個期待了以後,她就開始變得有些失望了。大概是因為希望越大,所以說失望就是越大的。

  不知道幾天了,她差不多說是摸透了這裏幻陣的原理,於是開始嚐試著解陣……她一路安全的走過了幻陣,卻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很陌生的地方。這裏是什麽地方!她睜大了眼睛,看著周圍,壓根沒有想到在宗門的下麵竟然有這樣的一個地方!這裏看著就好像是一個世外桃源一樣,裏麵有許多的靈獸都在那裏和睦相處,見著她來了,也不過是抬眸看了她一眼,並沒有什麽其他的反應。

  同時,裏麵的靈氣也是異常的濃鬱,周圍也有許多靈花異草,看著很是生機勃勃。這裏,這裏到底是什麽地方。難道說,這裏是宗門的禁地不成,不然的話為什麽會在那裏放那樣大的一個幻陣,難道說就是怕同宗的人跑了下來嗎?她飛快的在腦海裏猜測,但是卻什麽結果都沒有。

  “有客人來嗎?”

  一個清脆的聲音傳了過來,萱草抬頭看了去。一抬頭,頓時愣住了。因為她看到一個身影,一個很美很美的身影。那個女子身上穿著一身鵝黃色的長裙,身上披著同色的薄紗。那料子一看就不是什麽凡品,因為上麵閃爍著點點的珠光。萱草看著這個女子,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麽,她對這個女子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第二百四十一章

  似乎對萱草看自己看呆了的這件事情感覺很有趣,那個女子一下子就笑了起來,然後走到了萱草的麵前,用手摸了摸她的頭:“你是什麽人,怎麽會來到這裏?”

  萱草沒有躲開那個女子的手,因為她感覺這個女子摸自己頭似乎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一般。她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是被人打下那小天涯,所以說才會落到這裏。”

  “哦,你難道說沒有被那小天涯周圍的罡氣所傷嗎?”那個女子聽了萱草的話,似乎十分驚訝,眨了眨眼睛。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搖了搖頭,猶豫了下,然後問道:“這裏是什麽地方,我什麽時候可以離開這裏?”

  “離開這裏?”那個女子聽了她的話,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看著那個女子由本來的溫柔親切變得有些癲狂了以後,她頓時嚇著了,情不自禁的往身後退了兩步。似乎是發覺了萱草的神色變化,那個女子收斂了一些,然後搖了搖頭,臉上還是帶著那種諷刺的笑容:“我真是沒有想到,你進來了以後,竟然還會想著離開這裏。”

  “我,我不是這裏的人,自然是要離開這裏的。”萱草很是堅持的說道。看了她一眼,那個女子歎了口氣,然後說道:“你是不知道這裏是什麽地方,這裏本來就是囚禁我的地方,我都不能離開這裏,更不要說是你了。”

  “囚禁?”萱草有些疑惑,感覺自己腦袋似乎都有些不會轉彎了。看著她的樣子,那個女子點了點頭,然後說:“對了,忘記介紹了,我叫遙月。”

  “遙月?”萱草並沒有聽過這個名字,臉上還是一團的疑惑。雖然說她並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但是卻也能夠聽的出來,那個女子介紹的時候,應該是感覺萱草聽過才對。見到萱草茫然的神色,遙月笑了笑,神色更是譏諷:“想來外麵已經過去了許久,連我的名字你都不知道。”

  “不,不,我對修真界的事情一向不大熟悉,應該是我自己孤陋寡聞了。”萱草趕忙說道。她自然是能夠看的出來,自己說沒有聽過那個女子的名字的時候,遙月臉上閃過的一絲絲落寂。是啊,或許她開始是不在乎自己的名聲,但是那好歹是可以證明她的存在的。但是如果說當那都消失了,那世界上似乎已經沒有她存在過的痕跡了。雖然說,她現在依舊活著。

  看著麵前的萱草,遙月笑了笑,然後指了指前麵,萱草本來看那邊是一團迷霧。但是見到她點了下前麵了以後,萱草竟然能夠看到那裏出現了一個很別致的竹屋。

  “走吧,我們坐在那裏慢慢說,現在有很多事情我估計說了你也是不明白的。”萱草聽了遙月的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同意。兩個人一塊走到了那個竹屋的附近。萱草這個時候才發現,這個竹屋很是別致。看著就好像是直接生長出來的一樣,不像是刻意建造出來的。

  看著那竹屋,萱草眼睛睜得大大的。遙月見到她這個樣子,似乎覺得很開心,笑了笑,然後又像是想到什麽似得,很快的收斂了下去,然後領著她一塊兒進入到了那個竹屋裏麵。

  竹屋裏麵布置的更是別致,沒有一處不透露出主人的精心布置。看著這個裏麵這個樣子,萱草顯得很是驚訝:“真是沒有想到,遙月你居然有這樣的閑情,把這裏布置的真好。若是我的洞府有遙月你這裏布置的一半好就好了。”

  聽了萱草的話,遙月搖了搖頭,臉上有了幾分的苦笑:“你不要開玩笑了,如果說我的時間不是這樣漫長,我也不會想著要把這裏修整成這個樣子。你現在所看到的這裏的一切,都是我花了上千年所建造出來的,你自然是會覺得這裏很好,很美。”她說著,口氣中有著淡淡的感慨。這個時候,萱草才恍然發覺:“你是說,你是說你已經有上千歲了?”

  遙月點了點頭,臉上竟然出現了幾分的俏皮:“怎麽,難道說我看著不像嗎?”

  萱草趕緊點頭:“自然是不像的,我看著你,最多像是我姐姐,但是沒有想到,你都已經……”

  “嗬嗬,你就隻管繼續喚我遙月就好了,在這裏這麽多年的歲月裏,也就是你來陪我說說話了。”遙月說著,用她的手指在桌子上麵點了兩下。很快,萱草麵前就出現了一個竹子雕成的茶杯。看著那精巧的茶杯,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就拿了起來,看著麵前的遙月,然後問道:“你剛才說,出不出去了這個是為什麽。我剛才從那個幻陣裏走進來,雖然說那個是一個很高深的幻陣,但是想來應該是攔不住像是遙月你這樣修為的修士吧。”

  “對,你說的沒有錯。”遙月點了點頭,“如果說是進來,那自然是很容易的,因為這個幻陣本來就設定的是這樣。進來容易,但是出去很難。你不相信的話,你等會可以站在陣法的邊上,用石頭試試,你就會明白我的意思了。”

  萱草聽了遙月的話,微微皺眉,連撒謊能夠神色有些不好了。看著她這個樣子,遙月歎了口氣:“其實說起來,也可以算是我連累了你吧。畢竟那個幻陣是為了捆住我所以說才留下來的,但是沒有想到,你這個小家夥竟然會從那上麵掉下來。不過你也算是命好的,其他人若是落下來的話,隻怕直接被那些罡氣千刀萬剮了。”

  “這個是因為我有一件護身的法寶。”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把自己麵前的玉牌拿了出來給那個遙月看。遙月看了一眼,點了點頭說道:“不錯,有這個東西你確實可以從上麵掉落下來保住一命。不過,也就是這一命而已。如果你不進入這個陣,說不定你還有被那些人救出去的可能。但是你一旦進入了那個陣,觸動了以後,你就隻能走到這裏麵來。”遙月說著,歎了口氣。看著遙月這個樣子,萱草立即搖頭:“不,我不想繼續待在這個裏麵,我想要出去!”

  “那是不可能的,你就在這裏麵待著,就當是陪陪我吧。你看我在這裏這麽久了,一個人也很是寂寞。你來了以後,我可以在隔壁為你起一個竹樓。若是你要修煉,我也可以教導你,絕對會讓你過元嬰期,你放心吧。”遙月說著,睜大了眼睛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聽了遙月的話,咬了咬嘴唇,但是卻還是搖了搖頭:“不,不,我要離開這裏,我絕對不能夠在這裏待著。我師父,我的好友都在外麵等著我呢!”

  萱草說著,一下子就站了起來跑出了竹樓。似乎是因為她的動作有些太過大了,所以說開始溫順的靈獸們都有些驚慌的散開。萱草此刻也顧及不了許多,她跑到了陣法的邊上了以後,立即在地上找了一個大塊一點的土塊,往那陣法裏麵砸去。

  突然,一陣強光不知道從哪裏落下,那土塊直接變成了一團焦黑色的東西。看著這一幕,萱草驚呆了。這個時候,遙月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走到了她的身邊,笑著說道:“你看,我沒有騙你吧。”

  萱草偏頭看著遙月,看著她笑盈盈的樣子,想到自己以後就隻能夠在這裏麵了,萱草的眼淚不知不覺的就一下子落了下去。她本來還想著,想著一旦自己到了金丹期就立即去找小白師兄他們的,如果說自己被困在了這裏麵,那麽自己什麽時候才能夠出去啊!

  第二百四十二章

  “好了,你不要哭,你在這裏麵陪著我,自然是有無數好處的,可比那出去自在許多。”遙月說著,就伸手想要去握住萱草的肩膀,但是萱草卻猛地側開。

  看著她這個樣子,遙月似乎也有幾分惱了,不滿的說道:“你這個丫頭好沒意思,你如今進入這裏也不是我的原因,我好心好意的待你,你卻如此!”

  “我……”萱草看著那遙月,突然有一種後知後覺的後怕。遙月如今修為深不可測,可以說是活了上千年的妖怪了。況且,自己如今出不去,隻怕還要在這裏生活一段時間,但是自己剛剛卻……

  想到這裏,她的臉上就有了幾分悔意。看著她這個樣子,遙月突然猛地笑了起來:“好了好了,我也不是那麽小氣的人,況且你才發現被困到這裏,有幾分不滿也是應當的。想當初我發現我被困在這裏的時候,恨不得把這裏都夷為平地,你如今的樣子也還算好的。”她說著,一雙美目閃爍著動人的光芒。

  看著遙月那個樣子,萱草微微皺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和同伴有約,定然會去尋他們的。如今我被困此地,他們得不到我的消息,隻怕很是心急。”她說著,眼睛眨眨,眼淚就落了下來。

  “若真是了解你的朋友,那自然會知道你是個什麽樣的人,你就算不去找他們他們也能理解你的。”那個遙月倒是對她的話不以為然,很直接的說道。萱草聽了遙月的話,看了她一兩眼。其實遙月說的是有道理的,但是如今小白師兄他們的情況是不一樣的,況且自己掉落此地,不知道自己師父是否已經知道。

  或者說,師父已經來到了這裏,但是卻對這裏沒有半點辦法。她想著,咬著嘴唇。

  “好了好了,不要在這裏看著這個陣法發呆了,你隨著我一塊兒去那穀內吧。”

  遙月說著,對著她笑了笑。萱草現在也沒有什麽別的辦法,就算是真的想要從這裏出去,那也隻能先提升自己的修為,然後努力的專研陣法才能夠想到出去的辦法。

  於是,她順從的跟著遙月一塊兒來到了她的竹樓裏。看著她這個樣子,遙月突然笑了起來說道:“你如今心裏頭肯定還是不服氣的,是不是想著什麽時候能夠出去?”

  萱草聽了她的話,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相信,但凡是陣法就肯定是有破解的法子的。如今我是不知道,但是並不代表我以後也不知道。如果說我努力的專研,肯定能夠從這裏出去!”

  “好,有誌氣。”遙月聽了她的話,臉上露出一絲絲的笑容,很是讚賞。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猛地想起來這個女子已經在這裏麵待了上千年,剛才自己能夠想到的,那她肯定也能夠想到。但是,時間過去那麽久了,她卻依舊在這個裏麵。說明了……

  後麵的萱草有些不敢想,剛剛升起的鬥誌,似乎一下子就黯淡了下去。看著她這個樣子,遙月笑了笑:“你也不要太過的沮喪了,畢竟我在這裏大部分都是我一個人,如今你也來了,我們兩個人共同想辦法,說不定就能夠找到出去的道路呢?不過如今可不是想那個的時候,你先在這裏麵開一處洞府才是。”她說著,就指了指窗外,笑眯眯的詢問:“你看看這些地方,你有什麽地方喜歡?”

  萱草四顧望去,看了一圈,突然眼睛睜得老大,然後說道:“從那個地方我們是出不去的,別的地方呢,如果說是地下呢?”

  “地下?”遙月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的看著萱草。萱草趕忙點頭:“你看,這裏雖然說周圍都有樹木環繞,那大陣肯定是把那些都包裹在內。但是那裏麵不是有個湖嗎?我們是不是可以從那裏,從湖裏想辦法離開這裏?”

  遙月聽了這個話,想了想,然後笑了起來:“我倒是從來沒有想過這個法子,不過聽了你的想法,倒也可以試試。不過如果說依照你現在的修為,隻怕不能夠一口氣過去那麽遠。”

  “……”不錯,那樹林很深遠,如果說真的是從地下穿過去的話,自己就算強行破過去,但是自己的修為是不夠的。況且,自己也並沒有學習過類似的遁術,想到這裏她的臉上就有了幾分的沮喪。

  看著她的樣子,遙月笑了笑,說道:“要不,我傳你一個土遁術,你試試看能不能直接土遁出去!”萱草聽了這個話,頓時睜大了眼睛,似乎沒有想到遙月會如此大方。看著她這個樣子,遙月歎了口氣說道:“我在這裏一身修為也沒有什麽傳人,見你順眼所以就教教你了。如果說你不樂意,大可以直說。”

  “怎麽會呢!”萱草立即搖頭,表示自己不會不樂意,自己很樂意。看著她這個樣子,遙月很滿意,於是把土遁的遁術告訴了萱草。萱草聽了那法決,感覺也不算特別的高深,但是如果說自己想要從這裏出去的話,就這個修為還真是不夠的。

  “你要至少到金丹期,才能夠用這個遁術通過那片林子。反正也不著急,我們就先去給你起一個竹樓,這樣的話你也可以安心修煉不是嗎?”遙月說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聽了遙月的話,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就看著遙月很快的在那裏給自己起了一個竹樓。這個竹樓果然是直接從地上長出來的,她手上是有一個原型,然後往地裏一扔,那就鑽了進去,一會兒就長出來了一個大竹樓。見著這一幕,萱草很是驚訝,同時對這個女子也更加的佩服了。這個手段她不知道要修煉多久才能夠有其中一二,想到這裏她的心裏頭就有了幾分的蠢蠢欲動。

  看著她這個樣子,遙月笑了笑:“放心,時間還長著呢,隻要你在這裏麵陪著我,我自然到時候都會教導你的。”

  時間長著?萱草感覺這一句話似乎很不對,但是卻來不及多想,因為她已經被拉入了這個竹樓裏麵。

  “這個是我煉製的第二滿意的竹樓了,雖說有些小家子氣,但是你年歲也不大,應當也還算合適的。”遙月說著,拉著她在竹樓裏四處看著。萱草看著竹樓裏的擺設,真的都很精致,而且和她那個竹樓比起來有所不同,裏麵的東西看著更加偏華麗一些,一看就是一個女兒家的屋子。

  “好了,你就隻管在這裏先修煉,我知道你現在肯定隻想著快點把你那個遁術修煉完成,也很想突破金丹期。”遙月說著,露齒一笑。看著遙月這個樣子,萱草行了個禮:“多謝遙月你成全。”

  “你隻管叫我姐姐就好,年歲上我絕對是比你大的。”

  遙月說著,微微眨了眨眼睛。

  不錯,何止是姐姐,叫祖宗都是可以的了!萱草想著,但是還是從善如流的叫了一聲:“謝謝遙月姐姐,若是我能夠出去,定然不會忘記遙月姐姐此次的栽培。”

  “真是會說話,這一瓶培元丹就留給你了,想來你是有用的。”她說著,就在竹樓裏的小竹桌上放下了一瓶丹藥,然後就轉身離去。看著遙月走了以後,萱草立即左右看了看,直接布下了一個陣法,開始溝通自己腦海裏的小雅。

  小雅的聲音傳了過來:“主人真是的,這麽久都沒有和小雅聯係,是不是已經忘記了小雅!”小雅口氣裏充滿了不滿,很顯然她是對萱草那麽久不和她溝通有些不滿了。

  聽了小雅的話,萱草苦笑了下,然後說道:“並不是我不和你聯係,隻是……”

  “算了,主人肯定是有主人的原因。主人如今聯係小雅,是為什麽呢,難道說主人又遇到了什麽問題嗎?”小雅這個話問的倒是讓萱草有些慚愧了,她似乎每次真的都隻是在有問題的時候才開始聯係小雅。如果說沒有問題的話,她一般很少聯係她。想到這裏,她突然有些心虛,猶豫了半天沒有說話。見到她如此,小雅有些奇怪的問道:“主人,主人,你怎麽了?”

  “沒有什麽,我隻是想要快些修煉到金丹期,所以說想要小雅陪同我一起修煉,你看如何?”萱草很直接的對著小雅說道。小雅猶豫了下,然後應聲說道:“既然主人想要修煉,小雅自然是配合的。”小雅說完,就開始和萱草一塊兒修煉。

  大概是因為這靈穀之內的靈氣本來就很充沛,所以說在小雅的輔助之下,萱草更是能夠感覺的到周圍的靈氣瘋狂的向著自己湧了過來。隻是,那靈氣進入體內了以後,萱草還要努力的壓縮。因為凝丹本來就是把體內的靈氣壓縮成液體,最後再凝結成為丹形。

  過了許久,她體內的靈氣已經壓縮成了液體,看著自己體內染上銀光的丹液,她心裏頭有一陣陣的成就感。但是隻是這些還不夠,遠遠不能夠凝丹,她還需要更多!

  第二百四十三章

  她這一閉關,就用了一個月的時間。雖然說有靈丹的輔助,同時有小雅的幫忙,但是她也用了這麽些日子才堪堪攢到足夠的丹液來凝丹。當她準備凝丹的時候卻被門外的敲門聲給驚擾,猛地一驚差點走火入魔。

  微微皺眉,打開門,卻看到遙月在門口,眉頭微微的皺著。看著遙月這個樣子,萱草倒是有些奇怪:“怎麽了?”

  看著她,遙月皺著眉頭說道:“那陣法外麵來了一個人,說是來找你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眼睛頓時一亮,心裏頭立即明白,來的人肯定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師父。於是,她立即歡聲說道:“定然是我師父來找我。”說著,也不管遙月,自己一個人飛快的往陣法邊上跑去。

  隻是,她差點一下子就踏入陣法之內,但是立即被身後隨即跟來的遙月猛地給拽出來了。

  “可是萱草來了。”

  一個聲音響了起來,雖然說那聲音不大,但是卻十分的清晰。

  萱草一聽到那聲音,眼睛頓時發亮,她趕忙應道:“正是萱草,是師父,師父在那裏嗎!”

  “自然是你師父我,除了你師父我還有別人會來這裏尋你嗎!你是如何落入這山穀裏的,又怎麽會進入陣法裏麵?”那邊師父口氣樹有幾分不快,萱草趕忙把自己是如何落入這裏麵的事情說了個透徹,師父聽了那話,應了一聲,然後說道:“這個陣法乃是前輩留下,待我回去專研一段時間,過後定然來救你。”

  說完,聲音就消失了。

  萱草聽到自己師父說回去專研陣法,臉上頓時有了一絲絲的沮喪。原來,自己以為全能如師父的人,也不能一口氣直接破開這個陣法把自己救出去!

  想到這裏,她的臉上不免就有了幾分的沮喪。見著她這個樣子,旁邊的遙月笑了笑,然後說道:“他能夠這樣說,想來有一定把握的,你不如就等上一等,正好在這段時間裏,你也可以凝丹不是嗎?”

  “也好。”萱草點了點頭,看著麵前的遙月。心中暗自嘀咕,像是遙月這樣的人都無法破開,那麽自己師父那樣的,沒有把握也是正常的。如果說自己可以用土遁出去的話,說不定還能夠給自己師父一個驚喜也說不定。

  想到這裏,她就回到自己的竹樓裏,準備繼續閉關。見到她這個樣子,遙月卻笑著說:“整日整日的修煉,你倒也不覺得苦悶嗎?”萱草聽了她這個話,看了她一眼,目光中有著隱隱的好奇。看著她這個樣子,遙月突然歎了口氣:“按照你師父所說的話,他還說不定真的有幾分可能把我們兩個給救出去,不如我們飲酒慶祝如何?”

  “飲酒?”萱草有些疑惑的看著遙月,遙月笑眯眯的點了點頭:“自然是飲酒,這樣大的事情,難道說還不值得慶祝嗎?”

  說完,也不管萱草臉上神色如何,直接拉著她就到了自己的竹樓,然後從自己袖子裏取出來了一壇白玉雕成的酒壇,然後又飛快取出兩個玉杯放置在桌前:“來,你不要客氣!”

  她說著,就給兩個杯子滿上,笑眯眯的看著萱草。萱草看著麵前的酒杯,然後又看了看遙月,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

  “你不知道,這個酒我釀了多久。但是始終沒有人隨我一同品嚐,今日你在這裏,正好我們兩個一同把酒言歡,豈不是一個樂趣嗎?”她說著,抿著嘴唇笑了起來。看著遙月這個樣子,萱草又看了看酒杯,想著她一個人千百年來都是在這裏,心中隱約有了幾分的同情。若是自己,被一直困在一個地方,說不定根本不用千百年,自己就已經瘋了吧。

  “好,我陪你。”萱草說著,直接端起玉杯。玉杯裏的瓊液是淡綠色的,隱隱的透著一絲絲的光芒。味道更是十分香醇,看著就是好酒。她猶豫了下,然後一飲而盡。

  味道果然和普通的酒不一樣,倒是有些像是葡萄酒,但是卻應該不是。因為這個酒甜中帶著微微的酸味,其中又有淡淡的酒香,果香。

  “味道很不錯!”她喝了一杯,眼睛猛地亮了起來,看著麵前的遙月。遙月直接點頭,臉上有幾分得意:“那是自然,我手中出的酒味道又怎麽會差!”

  “真是沒有想到,遙月姐姐不光修為強勁,連釀酒的手藝都這樣好。”萱草說著,眼睛亮晶晶的看著麵前的遙月。她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才能夠和遙月一樣這樣厲害。聽了她的話,遙月臉上卻沒有了多少的得意,反而閃過一絲絲的寂寞。

  “若是妹妹你和我一般,有千百年的歲月的話,想來會比我做的更加出色。”她說道這裏,頓了頓,繼續說道:“好了,不說這些沮喪的話了,來喝酒!”

  她說著,一口飲盡。看著遙月喝酒的樣子,萱草不知道為什麽,突然看的癡了。她一個女孩子,就被困守在這裏這麽多年。不知道當初她做出了什麽事情,所以說才會得到如此的懲罰。她想著,微微皺眉。

  兩個人一同暢飲,又沒有什麽菜肴可吃,所以說很快就醉了。萱草強撐著自己回到了自己的竹樓,躺在竹床上,感覺自己頭暈忽忽的,就好像是來到了一個很奇怪的世界一樣。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