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41節

  倩碧點了點頭,然後看了一眼萱草說道:“這裏的人比較多,等會你千萬不要離開我的視線範圍之內啊,不然如果說出了問題,我隻怕不好找你。”

  “這簡單。”晴雨說著,直接在萱草身上拍了下,萱草隻感覺她手心上麵似乎有一個亮晶晶的東西,一下子印到了自己的衣服上麵。

  “有了這個,就不怕丟了。”晴雨說著,笑容中透著幾分的得意。

  “不錯,有了跟蹤符,確實就不怕丟了!”倩碧說著,笑著點了點頭。“不過,就算有了這個,還是最好你就跟著我們不要到處亂跑。否則的話,萬一出現了意外,按就不是什麽好玩的了。”倩碧說完,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歎了口氣,臉上有了幾分的無奈:“你們看我的臉上,難道說就寫上了調皮搗蛋一定會出問題幾個字嗎?”

  萱草說著,睜大了眼睛看著她們兩個人。見到她這個樣子,倩碧搖了搖頭:“不是的,我不是這個意思,隻是……”

  “好啦你放心吧,我是不會隨意到處亂跑的。”萱草說著,就轉過頭去看那些攤位上麵的東西。難怪說這幾個人臉上神色顯得這樣淡定,原來他們這裏賣的東西大部分看著都不知道到底有什麽用途。

  是的,那些東西看著都好像是殘缺的,並沒有多少是完整的。萱草看著那些東西,微微皺眉,似乎不大明白這些東西有什麽可購買的價值。晴雨在旁邊解釋說道:“這些東西應該都是這幾位師兄從各種古修的遺跡裏找出來的,雖然說都是一些殘片,但是如果說落到認識的人手裏還是有幾分用處的。但是這樣的東西一般的大的店鋪都是不收的,甚至一些普通的修士也不會去花靈石去買這些東西……”

  萱草聽了這個話,很是理解的點了點頭。畢竟如果說一匹千裏馬如果說在沒有被認出來之前,有可能也隻是直接被當作拉馬車的馬!更不要說這些東西,一看就知道有的是修複不了的。況且,就算有的看著完好,但是壓根分辨不出來有什麽功用,就算買回去也不過是當擺設。如果說不是專門喜歡研究這樣的雜修,或者說是恰巧知道這些東西用處的修士,其他人應該不會動心思去買這些東西。

  想到這裏,萱草也絕了要在這裏麵找一件寶貝的想法。看那擺攤人淡定的樣子和周圍人圍觀的態度,想來這些東西的要價也不會太低。花高價買一些有可能是寶貝的垃圾,這樣的事情對萱草來說也不劃算。

  思及此處,她看了一眼旁邊的倩碧。倩碧這個時候手裏頭拿著一個看著像是一麵古鏡一樣的東西,皺著眉頭反複看著。

  “怎麽,你看出來什麽了嗎?”萱草有些疑惑的問倩碧,倩碧聽了她的話,猛地一驚,抬頭看了她一眼,然後笑著搖了搖頭:“沒有看出來什麽,隻是覺得這個上麵的紋路看著好像是什麽陣法,但是我卻不認識上麵的陣法。”

  萱草聽了這個話,從她的手裏頭接過了那個鏡子,看了兩眼。鏡子大概是因為時間太過長了,所以說表麵似乎已經不能再照鏡子所用了,因為那裏麵壓根看不出來人影。那周圍的陣法看的出來以前人做的時候應該是很精細的,但是大概因為時間的腐蝕,有些地方已經被磨平了。想到這裏,萱草看了一眼旁邊的倩碧。倩碧似乎在猶豫,自己要不要買下這個。

  雖然說她看不出來有什麽價值,不過倩碧要買,自己也不好多說什麽。所以說她就直接把鏡子還給了倩碧,倩碧笑了笑,拿著鏡子問那個擺攤的人:“師兄,這麵古鏡多少靈石?”

  “一塊兒中級靈石。”那個師兄掃了一眼那麵古鏡,直接給出來價格。萱草聽了這個話,眼睛頓時瞪的滾圓:“怎麽這樣貴,這個鏡子連人影都照不出來了,你難道說是想要宰人不成!”

  聽了萱草的話,那擺攤的師兄看了她一眼,抽了抽唇角,然後指了指自己攤位上麵的東西,很直接的說道:“我這裏的東西都是一塊兒中級靈石,不還價,如果說你看中了掏靈石就可以拿走。”

  “好,我要了。”倩碧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從自己的儲物袋裏拿出了一塊兒中級靈石遞給了那個師兄。萱草見著倩碧如此,顯得有幾分疑惑。倩碧見著她這個樣子,笑了笑說道:“我看這個東西似乎有些來曆,所以說想買回去好好琢磨琢磨。”

  “可是……”萱草剛想說什麽,卻見到倩碧搖了搖頭,表示她自己不想繼續在這個問題上麵多說什麽了。好吧,這個買賣是自由的,既然人家都不想多說什麽了,那自己也不好再多問什麽了。

  在那幾個攤位上麵,除了萱草沒有出手,其他幾個過來的姐妹多少都花靈石買了一兩個看不出來用途的小玩意。見到她不出手,晴雨還以為是她手裏頭沒有靈石,笑著說:“如果說你手裏頭沒有靈石的話,我倒是可以均一些給你。”

  萱草聽了她的話,搖了搖頭:“並不是,我隻是沒有買過這些,況且我也看不出來到底有什麽用途……”

  “哈哈,想來你是因為才來所以說不知道。我們這裏經常會有師兄或者師弟買這些東西撿到寶貝,雖然說幾率很小,但是卻也是有的。一塊兒中級靈石算不上貴,好歹也算是小賭一把。”晴雨說著,笑著眨了眨眼睛。

  “這個師妹是什麽時候入的門,怎麽連這樣的事情都不知道。”綠水走了過來,不滿的看著萱草。萱草自然是接收到了她的敵意,頗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倩碧。倩碧皺眉,“你怎麽說話的,師妹就是因為才入門,所以說才要多加看顧。”

  “哼,我看她骨齡也算不上小了,怎麽會才入門,而且一下子就是內門,難道說是有什麽關係不成!”綠水說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在萱草跟前上下打量著。

  晴雨這個時候趕忙拉了下綠水,解釋說道:“這個就是師叔收的徒弟,也不算是才入門,隻是以前一直跟著師叔在外麵曆練,最近才帶回來而已。”

  第二百三十八章

  “啊,你就是師叔在外麵所收的徒兒?”綠水睜大了眼睛看著麵前的萱草,目光中有著濃濃的疑惑,似乎壓根不理解為什麽自己的師叔會收這樣的一個徒弟。

  萱草聽了綠水的話,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麽。

  “哼,我隻當師叔看上的徒兒有多麽高深的資質,或者說是有多麽的了不起,修為高過我們多少,如今一見,不過也隻是辟穀期而已嘛!”綠水說著,還故意皺了皺鼻子,很顯然是故意如此說的。

  這個時候,旁邊的晴雨就有了幾分不高興,皺眉看著綠水說道:“夠了,你還不快些道歉。”

  “為何讓我道歉,我難道說說錯什麽了嗎!就她這樣資質的,門內弟子是一把抓的,也不知道師叔是哪裏想不通居然在外麵收了一個這樣的回來!”

  “啪!”綠水怔怔的看著麵前的倩碧,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你,你竟然打我!”

  “你難道說不該打嗎,你身為晚輩,又有什麽權利去質疑師叔的決定。你可知道,若是你今日的話傳了出去,我們今日在這裏的所有人都得不了好!”倩碧臉上的神色很是嚴肅。見著她這個樣子,綠水狠狠的吞下了一口口水,然後看了看萱草,又看了看她,說道:“我本來以為你是個好的,沒有想到你不過是見著了師叔的徒兒,就忍不住上前去獻媚了!你,你……”

  “夠了,是你自己說的太過分,不知道分寸,你還好意思說倩碧。”晴雨說著,拉了拉綠水的衣服。但是綠水絲毫不領情,看了她們幾個人一眼,直接轉身跑掉了。看著綠水這個樣子,倩碧和晴雨臉上的神色都算不上好。看著她們兩個這般模樣,萱草笑了笑說道:“放心吧,我不會把她所說的放在心上的。”

  “我知道你是不會計較的,但是她這個性子,我隻怕如果說不收斂的話,將來會在外麵惹出來禍事。”倩碧說著,眉頭深鎖。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略有幾分好奇:“難道說,在這裏的人還要出去的嗎?”

  “那是自然,不然的話豈不是就成了閉門造車了?我們這裏就算是內門弟子,也會分配一些任務,然後需要在外麵曆練完成任務才能回來。”晴雨解釋著說道。

  看著晴雨這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又像是想到什麽似得問道:“我看她的樣子,也不像是才修煉的人,怎麽她難道說一次都沒有出去過嗎?”

  “自然是出去過,不過我們一般出去曆練的時候,都會是幾個人一塊兒出去的,她還從來沒有單獨一個人出去過。如今她鬧成這個樣子,我怕她就不肯和我們一塊兒出去了。到時候如果說她在外麵遇到了什麽,性子還是如此,隻怕是要吃大虧的。”倩碧解釋說道。聽了倩碧的話,萱草點了點頭,其實她覺得或許讓綠水自己一個人出去闖一闖,性子說不定還能夠別過來。如果說繼續被她們這樣維護著,隻怕一輩子性子都改不過來了。不過轉念再想想,她如今已經這樣N多年了,隻怕是想改也改不過來了。

  想到這裏,她也不好說什麽了呃,畢竟這件事情也是因為自己而起。看著她臉上的神色,倩碧笑了笑,然後說道:“我們往前麵走走吧,大會應該就要開始了。”

  萱草點了點頭,就跟著倩碧來到了一個看著很廣闊的廣場上麵。那上麵坐著上次見過的那幾個中年人,同時,她也看到自己師父就在那個上麵端坐著。似乎也是看到了她,她師父對她點了點頭,也沒有好奇她為什麽會到這裏來。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對著台上的師父笑了笑,然後就看著那台子上麵有人說:“比武大會正式開始,現在請台下的各位前來抽簽。”話音落下,自然是有人上前去抽簽了。萱草看著那些人,都是辟穀期左右的,金丹期是沒有的。似乎是知道她在想什麽,旁邊的倩碧解釋說道:“一旦修為到了金丹期,就可以當管事的了,同時也自動上升輩分,我們都是叫師叔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略有些好奇,“我師父可不止是金丹期的修為,那為什麽說你們會叫他師叔呢?”

  “這個,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聽門內弟子都是如此叫,所以就跟著叫了。”倩碧說著,臉上閃過一絲絲的尷尬。看著倩碧這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知道自己想問也問不出來什麽了。

  其實她對這裏麵的東西感覺混混沌沌的,一點也弄不明白。不過,她也不需要弄的太明白……她想著,看著上麵的人很快就有了結果。

  “不知道這比武要多久?”萱草看著旁邊的倩碧問道。倩碧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似乎是在計算時間,然後說道:“一般的話,是要三天,怎麽了師妹?”

  “沒有什麽,我隻是問問而已。”萱草說著,笑了笑,然後又看著台上。

  很快,就開始分場地,然後在那裏開始了比鬥。萱草看著他們各自施法,隻感覺看的眼花繚亂,壓根看不出來什麽門道。這個時候,她聽到自己師父的聲音突然傳到了耳邊:“用靈識觀看。”

  萱草聽了師父的話,立即運起自己的靈識,然後再看台上麵的動作。這個時候,台上麵的人比鬥時候的動作似乎都成了慢動作,她能夠看的一清二楚。見著如此,她臉上就有了幾分的興奮。

  說起來,他們真的都很厲害,每個人似乎都很有打鬥意識。而且,他們身上的法寶都是窮出不絕的。各種各樣的法寶都有,有的甚至看著是一個鈴鐺,其實就是一件靈器。萱草本來以為法寶的樣式就是那麽多,如今這樣一看,才算是大開眼界。同時,她也察覺到了,自己如果說真被送出去放養,說不定自己過的會很是淒慘。因為自己戰鬥意識壓根就可以說是為零,自己的攻擊手段也很少!

  她看的正入迷,突然好像聽到旁邊的倩碧對著自己說了什麽,她沒有注意,但是卻也點了點頭。過了好一會兒,台上麵的比試完畢,她在想找倩碧的時候,卻發現倩碧已經不在了。

  她去哪裏了?萱草有些慌張,到處看著,但是都沒有看到倩碧。因為這裏的比試完了,下一場還要半個時辰以後才會繼續,所以說萱草決定去找倩碧。但是怎麽找都沒有倩碧的影子,她如果說有事兒的話肯定會和自己說的。那麽,難道說是自己漏掉了什麽?她想著,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怎麽辦才好。

  這個時候,有個穿著嫩黃色衣裳的姑娘笑眯眯的走了過來,先是打量了她一番,然後笑著問道:“你是萱草吧。”

  萱草點了點頭,看著麵前的小姑娘。她感覺麵前的姑娘看著並不大,修為不過是在開光期左右,於是就沒有把她當成威脅,隻是問道:“你怎麽知道我是萱草?”

  “是倩碧師叔讓我來找萱草師叔的,她說臨時有事情所以說離開了。所以說想要萱草師叔到那邊的小天涯等下,她一會兒就過去了!”那個小姑娘說著,臉上一下子就露出了兩個可愛的小酒窩。看著那個姑娘這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感覺她不像是什麽壞人,於是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可是我不知道地方,你能帶我去嗎?”

  那個小姑娘聽了這個話,立即點了點頭,咧開嘴笑了。

  第二百三十九章

  於是乎,萱草就跟著那個小姑娘來到了她口中所說的小天涯那裏。小天涯看著果然是一個懸崖,周圍能夠看的到淡淡的霧氣,周圍的環境也很是不錯。見到她在那裏四處打量,領她過來的小姑娘笑著說道:“這裏的環境很是不錯的,我們這裏有好多情侶都會過來在這裏約會呢。”

  說著,就笑了起來。

  看著那個小姑娘臉上的小酒窩,萱草的心情一下子也好了起來。“是嗎,不知道小師侄你有沒有什麽道侶?”聽了萱草的話,那個小姑娘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飛快的搖了搖頭,然後對著萱草說道:“倩碧師叔說了,就是在這裏等候,我,我就先走了!”

  說完,就跑掉了。

  看著那個小姑娘飛快的跑掉,萱草隻當她是因為自己說的話害羞了,所以說隻是笑了笑,並沒有放在心上。隻是,她等了好一會兒都沒有等到倩碧,感覺這個似乎不大像是倩碧的行為。因為倩碧是一個很穩重的人,如果說把她喊到這裏的話,肯定是過不了多久人就會過來,絕對不會等這樣久還沒有消息來。

  想到這裏,她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左右顧看,難道說這裏有什麽不妥當嗎,還是說這裏壓根就是一個陷阱?想到剛才看到的那個可愛的小姑娘,她又不想相信這裏其實是一個陷阱。

  但是,謹慎起見,她還是決定離開這裏。

  “喲,師妹,不知道你這樣急匆匆是要去哪裏啊!”這個時候,突然一個聲音傳了過來,萱草回頭看到綠水和幾個看著和她修為差不多的男修走了出來,笑盈盈的看著麵前的萱草。

  萱草見著她這個樣子,皺眉問道:“是你故意設計引誘我過來的嗎?”

  聽了她的話,綠水很是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那是自然,不過我沒有想到你居然會這樣的好騙,不過是一個小丫頭過去和你說兩句話而已,你就當真相信了!真是不敢相信,就你這個樣子還跟著師叔在外麵混當了那麽多年!”

  “哼,你要如何!”萱草很直接了當的開口。

  “我的目的自然是很簡單,既然他們都那麽喜歡你,那麽我就讓你再也不能夠出現他們的麵前就好了。這樣的話,說不定師叔還有可能收我為徒弟呢!”她說著,臉上蕩起了一絲絲的笑容,顯然是十分的得意。

  “難道說你以為你在這裏所做的事情,我師父會不知道嗎?”萱草說著,哼了一聲。

  “怎麽會知道,你可知道為什麽說我會把你引到這裏來?這裏很是奇特,可以隔絕所有人的神識。所以說,你在這裏發生了什麽事情,我的師叔是壓根一點點都不會知道的,你就放心好了。”她說著,臉上露出甜甜的笑容。她明明是想要自己的性命,但是現在卻可以依舊笑的這樣的甜蜜!這個就是最毒婦人心了吧,自己其實和她壓根就沒有愁怨,但是她卻……

  想到這裏,萱草的眉頭皺的十分厲害。

  看著她這個樣子,綠水顯得很是得意,直接對著旁邊的兩個人說道:“你們兩個還站在那裏幹什麽,還不快點上!”

  這個時候,旁邊的那兩個修士似乎有些擔心,看了一眼綠水說道:“綠水師妹,我聽說這個姑娘很是得師叔的歡心,若是師叔知道了,我們隻怕是生不如死!”

  “師叔又怎麽會知道,除非是你們自己不小心說漏了嘴!況且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就算後麵的你們不去做,難道說她就不會記仇了嗎!”綠水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目光中閃爍著一絲絲的怨毒。似乎是被綠水說動了,那兩個男修立即開始動手。萱草看著他們快速使用法術,下意識的就使出靈氣罩,但是靈氣罩隻能略擋一兩下,隻是這樣被動的防守似乎不會有什麽好結果。

  她發現這一點了以後,咬牙從自己頭上取下發簪,發簪立即變成了一把靈劍,然後使著靈劍上前攻去!但是她畢竟隻有一個人,雖說她修為不錯,但是因為戰鬥經驗太少,所以說一直處於下風。

  或許是因為那兩個男修心裏頭一直都有顧慮,所以說並沒有直接下狠手。這個時候旁觀的綠水再也按捺不住,直接祭出了一個圓盤一樣的東西,狠狠的向萱草砸了過去!萱草看到那圓盤,見著上麵靈光閃爍就知道是不凡的,下意識的向後退去!但是她忘記了這裏的環境,後腳一踩空,直接跌落了下去!

  見到她落到了小天涯下麵,綠水頓時咬著嘴唇,麵上有幾分不滿。她上前到了小天涯峭壁邊上看著下麵,那兩個男修顯得有幾分擔心:“她就這樣跌落下去,會不會還活著……”

  “哼,你這個時候擔心有什麽用,方才不是很憐香惜玉一直舍不得下狠手嗎!”綠水說著,口氣中有幾分的譏諷。聽了她的話,那個修士呐呐的沒有說話。另外一個男修則很鎮定:“放心,這裏就是因為周圍有那罡氣縈繞,所以說才會隔絕神識。那個姑娘從這裏落下,那罡氣自然不會讓她好過的,你們放心吧。“

  那個男修說著,這個時候臉上倒是有了幾分的剛毅。見著那個男修這個樣子,那兩個人似乎也放下心來。萱草從那小天涯落下後,隻感覺自己身上似乎被無數刀割剮一般,她想要運起靈氣罩,但是卻數次都失敗了。當她以為自己就要就此喪命的時候,突然一道強光猛地升起,她胸口的那個玉牌此刻發揮了它的作用。

  這個時候,她下落的速度也減慢了不少,她才有功夫打量自己周圍的環境。她現在是在下落的過程中,同時她的衣服大部分都已經被劃破了。猶豫了下,還是在下落的過程中給自己換了一身衣服。同時她也在疑惑,剛才打在自己身上的到底是什麽東西。為什麽說威力會那麽大,她身上都被割的血淋淋的。不光如此,她還感覺自己不光是身體受傷了,似乎其他的地方,神識也受到了創傷。

  在她琢磨的時候,她已經落到了山崖下麵。到了下麵了以後,她左右看了看。她發現這裏所在的地方看著像是一個森林,同時在這裏已經沒有剛才在上麵所感受的到的怪風了。因為沒有怪風了,所以說自動護著她的罩子立即就消失了。其實她現在可以說是驚弓之鳥,經過了剛才所發生的事情,她真的害怕那些人已經追了下來。

  但是她感覺周圍似乎沒有什麽危險,因為很是安靜。不對,似乎有些太過的安靜了。這裏似乎隻有那些樹木,沒有其他的東西。比如,禽類,動物……什麽都沒有,就是一片的死寂……

  這裏到底是什麽地方!

  她心中疑惑,小心翼翼的貼著山壁走了一圈。她在一處挨著山壁的地方找到了一口小潭,那個水潭看著並不大,但是似乎十分的幽深。用手輕輕的碰了下,觸手生寒。能讓她感覺寒冷,這口潭水不一般!她想著,微微皺眉,然後直接在潭水的旁邊打了一個山洞。不管怎麽樣,自己現在需要的是好生休息,並且修複自己身體,和自己身體的神識。

  大概是因為被消耗的太大,她剛一把山洞布置好,才坐下立即就直接進入了入定狀態。不知道過了多久,她身上的傷口慢慢的愈合,同時感覺自己頭暈乎乎的症狀已經好了很多。如此,她才睜開了眼睛。

  第二百四十章

  睜開了眼睛以後,她赫然發現現在天色已經黯淡了下來,很顯然在不知不覺的時候,黑夜已經降臨了。她微微摸了摸自己的肌膚,感覺自己身上開始的傷痕似乎已經愈合了。

  猶豫了下,她從自己臨時開辟的洞府裏走了出來,當她走到外麵的時候,對外麵的情況頓時有些不滿,微微皺眉。因為外麵看著可以說是一片黑漆漆的,就好像是有一個黑幕直接籠罩在這裏一樣。一點光亮都沒有,就好像是一個空蕩蕩的大黑洞。見到如此,她頓時有些不滿,這裏到底是怎麽回事兒,怎麽會如此……

  她想著,抿了抿嘴巴,繼續四處張望。

  果然,她很快就發現了一些不對的地方,那就是她一旦走到了黑色的裏麵,她的身體似乎也就隱藏到了黑霧裏。按理說,她現在的修為黑中視物應當是可以做到的,但是現在她似乎一點都不能做到了!

  這裏,到底是什麽地方!她猶豫了下,還是退回到了那洞府裏麵。站在洞府門口,看著外麵漆黑而安靜的世界,她竟然有了一絲絲的懼怕。雖然說沒有遇到什麽凶獸,但是她也不敢貿然的把自己的神識進入自己身體裏的小空間。因為她害怕自己一旦進入進去,有人直接在外麵獵殺自己,自己都是不知道的。

  自己,自己師父,應該能夠很快感覺到自己失蹤了吧,自己師父應該會來找自己吧。她想著,蜷縮在洞府裏麵,期待自己師父的到來。

  但是,沒有,師父一直都沒有來。

  黑夜變成了白天,師父還是沒有到來。萱草看著外麵天色亮了以後,決定自己到那林子裏麵走動走動,希望能夠找到什麽出去的路。她本來是想駕著飛行器直接從這裏飛出去的,但是卻發現這裏似乎有什麽東西阻止著她一樣,壓根就不能夠從這裏使用飛行器。如果說是淩空飛行,直接借著山崖也有可能上去。但是她發現,同樣不可以!

  用這個方法,上升到了某種高度的時候,就會直接一個透明的東西所阻擋,然後就再也上不上去了!萱草對此很是無奈,但是卻也沒有什麽其他的辦法。她猶豫了下,然後咬了咬嘴唇,看著那上麵,難道說自己就要被困在這裏一輩子嗎?

  雖然說她有小空間,是不可能餓死在這裏的。但是如果說要讓她一輩子在這裏待著,她也是待不下去的!她想著,咬著嘴唇,突然想起來那晴雨不是在自己身上拍下了跟蹤符的嗎。如果說自己師父要尋自己的話,怎麽會這樣快還沒有來!

  她想著,心裏頭有了一絲絲的急躁。

  進入林子的時候,因為她害怕在這裏會迷路,所以說每走一段距離,都會留下來一個記號。她走啊走,感覺滿眼都是樹木,好像這個樹林是沒有什麽邊際一樣。見到如此,她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難道說這裏有什麽玄乎,否則的話自己為什麽說在這裏走了這麽久,看到的依舊滿眼都是樹林?想到這裏,她就想回頭,但是她回頭的時候,卻找不到自己過來的時候做上的記號了。

  她按照自己做的極好的規律,回頭再看的時候,那樹木卻長的好好的,枝幹上麵更是光滑圓潤,什麽都沒有,壓根就沒有她所做的那個所謂的記號,一個小箭頭。

  難道說,這裏是一個幻陣?萱草很快就意識到了這一點,眉頭微微的皺著,開始琢磨著周圍的環境。如果說這裏真的是一個幻陣的話,那它一定是一個高階幻陣。因為如果說不是她發現自己進來的時候做的記號不見了,她是絕對不會發現這個是一個幻陣的。而且,她沒有進入這裏麵的時候,在外麵看這裏也明明就是一個樹林!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