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5節

  那個小師弟在旁邊聽了這個話,臉上神色頓時大便,很顯然是沒有想到,萱草和這位白師兄聊天的口氣這樣隨意。因為白師兄在這裏幾乎是師父的代理人,師父在大多時候是不管事兒的,傳授法術,還有布置任務基本上都是白師兄完成。

  所以說,穀內的人對白師兄都有著隱隱的敬畏。

  聽了萱草的話,小白師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這件事情也怪我沒有來得及和小師妹說一聲,當初我不會料理靈田,於是就去看了看這一次新進來的人,發現有一名倒是挺適合照顧靈田的,平時也安靜,就讓他來照顧靈田。”

  “哦,那現在應該怎麽辦呢?”萱草說著,心裏頭也是有些不服氣。那塊靈田可以說是被她調理好了,當初她才接手這塊靈田的時候,靈田糟糕的不成樣子。如今她才把靈田折騰好了,但是卻成了別人的?

  見著萱草這個樣子,白師兄想了想,然後說道:“師妹也不要著急,如今師妹還是好好修煉,不要在意這樣的事情。想來我們隨師父出去回來了以後,師父會給師妹安排更妥當的位置。”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去修煉了。哼,小子你可是聽清楚了,那靈田本來開始就是我的。並不是我故意要去那裏搗亂!也並非是我不講道理!”萱草臨進去之前,忍不住又回頭對著那個小子說道。那個小子聽了萱草的話,隻是睜大了眼睛瞅著她。看著那個小子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不知道為什麽感覺更加生氣了。但是卻又不好說什麽,所以隻是能冷哼了一聲,就進去了。

  “徒兒看著一副怒氣衝衝的,可是遇到了好什麽不高興的事情?”萱草在小廳裏準備進入自己房間裏的時候正好遇到了師父。師父看著她怒氣凶凶的樣子,忍不住笑著問道:“都是小白師兄,他挪了我的任務給別人,卻沒有告訴我,害的我出了好大一個醜。”

  萱草看著行舟子,忍不住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告訴了行舟子。

  行舟子聽了她的話,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這件事情卻不能光說你小白師兄,你也是有錯的。”

  “我有什麽錯?”萱草有些奇怪,眼睛睜得老大。

  “你的錯就是不應該隨意和別人發生爭吵,你難道沒有發現嗎,你今日的性子格外的輕浮。你還是快些回去打坐,法決不用先修煉了,你還是先鞏固好你的境界。否則按照你現在的情況,如果說走火入魔就不妥當了。”

  行舟子說著,眉頭微微的皺著。聽了行舟子的話,萱草猛地已經,眼睛睜得老大。果然,她今日的性子確實是有些奇怪,按理說往日她是不會計較這樣的事情,隻會私下去問小白師兄。但是,今日自己似乎有些得理不饒人的勁頭。

  想到這裏,她的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對著師父點了點頭:“徒兒明白了。”說著,然後就直接回到了房間裏,開始打坐。

  “呀,主人怎麽了,怎麽出去一次回來整個靜脈裏的靈氣似乎都有些渙散,難道說主人遇到什麽不開心的事情了嗎?”

  她一入定,就聽到了小雅的聲音。萱草聽了小雅的聲音,心裏頭稍微平靜了下,然後把自己今天遇到的事情和小雅說了。小雅聽了以後,若有所思的說道:“想來是因為主人如今才突破,所以說境界還十分不穩當,又碰到了讓自己心思大起大落的事情,所以才會這個樣子。”說完,它就開始努力幹活起來。

  感受著小雅傳送過來的靈氣,萱草趕忙跟著梳理自己的經絡。

  原來,修真走火入魔是這樣的容易。今日若不是師父當頭棒喝,自己說不定絲毫不會察覺自己有什麽不對的。想到這裏,她心裏頭隱約有些後怕。不知道修煉了多久,她每次餓了都會吃一顆辟穀丹,這樣了好久,才堪堪把境界給穩定住了。境界才穩定住,她就開始修煉那玉玦。那個裏麵有幾個攻擊法術,都是木係的。木係的攻擊法術不多,但是幾個法術組合起來,倒也算是小有威力。

  她練了許久,才堪堪把那些給融合貫通。就在她休息的時候,小雅得意的說:“主人,主人,如今百葉金蓮已經長的滿池子裏都是了。”

  “是嗎?”萱草聽了這個話,很少有些驚訝。

  “對呀,主人要進來看看嗎?”

  小雅說著,兩片小葉子搖的十分歡暢。看著小雅那葉子搖動的頻率,萱草忍不住笑了笑。小雅真的很喜歡自己進入到它的空間裏麵,好和它一塊兒在一起。想著,萱草就應了下來。

  她來到空間裏麵了以後,果然發現不小的池子裏麵已經布滿了翠綠翠綠的荷葉,有的荷葉上麵還有丁點露珠,看上去十分舒暢。而且,開始上次看到的那朵大花依舊開在水池子上麵。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萱草覺得那花的花瓣似乎少了許多,而且其他的花瓣顯得更加美麗,金色中有著淡淡的透明的感覺。就好像是金色水晶一樣。

  “主人主人,這個百葉金蓮在這裏麵居然變異了呢,別看它葉子小了,但是繼續生長下去,它的花瓣還有蓮藕都會有大用呢。”小雅見著萱草發現了那百葉金蓮的不同,立即在旁邊解釋。

  聽了小雅的解釋,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同時有幾分好奇,問道:“它到最後會有什麽用呢?”

  “這個啊,大概是增加壽命的效果越發明顯吧。”小雅說著,優點吞吞吐吐的感覺,似乎是它自己也不大明白。

  第三十七章

  看著小雅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終於揉了揉小雅頭上的兩個小芽。小雅因為被揉了小芽,整個立即都變成了粉紅色,眼睛更加是水汪汪亮晶晶的。看著小雅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逗它:“你怎麽了,怎麽變成粉紅色了?”

  “沒有什麽,小雅隻是感覺很開心,很開心而已。”它說著,身子忍不住又在那裏晃晃蕩蕩的,整個看著十分可愛。

  “如果說這個對小雅有幫助的話,到時候小雅可以自己取下來先用。”

  “啊,才不要呢,這個對小雅來說一點用處都沒有。不過,如果將來可以和別的藥物一塊兒煉丹的話,效果肯定會很好的。”它說著,略有幾分的遺憾:“可惜,主人沒有煉丹爐,否則的話……”

  “對了,小雅,你覺不覺得這裏有些空蕩蕩的嗎?”萱草說著,掃了一眼空間裏其他的地方。空間正在慢慢變大,但是種的東西就那些,所以說看著顯得格外的大。聽了萱草的話,小雅點了點頭:“是啊,確實是有些太過空蕩了。”

  聽了小雅的話,萱草笑著說:“這裏都交給小雅布置吧。上次雖然說帶進來的靈草靈藥靈花沒有什麽特別好的,但是如果說突然和百葉金蓮一樣編譯了呢。”

  “好,既然主人喜歡,那小雅一定會完成的。”

  小雅說著,頭上的小葉子一晃一晃的,看著小雅那個樣子,萱草笑著點了點頭。在那裏麵待了一會兒,她就出去了。畢竟,在那裏麵是十分消耗神念的。出來了以後,她休息了好一會兒才能繼續開始修煉法術。

  在她法術練習的差不多的時候,她那辟穀丹也用的差不多了,隻能出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小白師兄在她門上做了什麽手腳,她一出門小白師兄就找了過來。

  “萱草師妹,萱草師妹?”

  “小白師兄你怎麽了,看著很緊張的樣子?”

  聽了萱草的話,小白師兄苦笑了下,然後說道:“師妹是準備要去哪裏?”

  “我並沒有準備要去哪裏啊,隻是辟穀丹用完了,想要去食堂吃飯而已。”

  萱草看著小白師兄的樣子,心裏頭有幾分好奇,在小白師兄要說什麽話之前,奇怪的問道:“小白師兄,難道說是發生了什麽大事不成?”

  “卻也不是什麽大事兒,也不知道師妹還記得不記得,上次我有和師妹說過,師父要帶我們一塊兒出去考察我們所學的事情?”小白師兄說著,一雙眼睛期待的瞅著她。看著小白師兄這個樣子,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說道:“還記得呢,怎麽了,發生什麽事情了嗎?”

  “哎呀,你還和我裝糊塗,我們就等著萱草師妹了,難道說萱草師妹不想一塊兒出去看看嗎?”

  “怎麽會呢,我很想呢。”萱草說著,忍不住笑了笑,她挺喜歡看小白師兄著急的樣子。但是,很快她想到了一件事情:“我們這一次出去,都有什麽人啊,會有許多師兄師妹嗎?”

  “沒有許多,這一次你們出去,我是不出去的。”白師兄說著,頓了頓,似乎想要看看萱草的反映。但是卻失望的發現,萱草臉上並沒有什麽驚訝的神色。似乎是知道他在等待自己的反映,萱草笑著解釋:“師兄一向管著穀內的事物,如今師父要出去的話,師兄就不可能要出去了。”

  “額,你說的也有道理吧。但是,如果說師父有事兒的話,那就是我帶你們出去了。”小白師兄說著,歎了口氣,眉頭微微的皺著:“我已經許久都沒有出去看看了,也不知道外麵都是什麽樣子。”

  “好了好了,到時候我出去的時候給師兄多準備一些禮物。”

  “哈哈,還是師妹好。”小白師兄說著,眨了眨眼睛,似乎他剛才說的那一通話都是為了這個禮物一樣。但是萱草卻知道,小白師兄才沒有那麽無聊呢,所以說隻是瞅著麵前的小白師兄。

  小白師兄想了想,然後說道:“這一次出去年齡最小的就是師妹了,其他幾位裏麵就有原師姐,還有一些進穀三年以上的人。其他的特別是這一批進來的是沒有機會出去的,師妹你年齡小在裏麵肯定會受到照顧。但是你卻還要記得要凡事小心,因為我記得按照師父的風格,他不會一路跟著你們的,你們肯定有自己行走的時間,到那個時候如果說有人害了師妹,師父也沒有辦法。”

  萱草聽了這個話,心裏頭明白這個就是修真界的殘忍了,所以說她若無其事的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多謝師兄提醒,我明白了。”

  “你不明白。”小白師兄跟著念叨了一聲,但是卻也沒有說太多,隻是說:“既然你出來了,你去準備下吧。你如今應該也有不少份例可以領了,到時候我在贈你點東西。我現在要通知師父你出來了的消息,再見。”

  說完,小白師兄很快的就消失在了萱草的麵前。看著小白師兄那樣快就不見了,萱草有些感慨,也不知道小白師兄如今到了什麽境界,不管到了什麽境界,自己想要和小白師兄一般的話,隻怕還是有的等的。想到這裏,她就有幾分沮喪。

  去領了份例,果然領了不少。她這一次鞏固自己的境界,又練習法術,幾乎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加上上次的,幾乎有二百塊靈石,十多瓶陽春丹。拿著那些東西,萱草頓時有一種,啊,原來我也是比較富有的感覺。

  在回去的路上,她遇到了原師姐。原師姐臉上神色有些不好,她走過去問道:“原師姐,怎麽了,看著神色很不好的樣子?”

  “啊,師妹出關了?”

  萱草聽了原師姐的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真是不好意思,我閉關一下子就忘記時間了,拖累了師姐和師兄們出去曆練的時間。”

  “哪裏,你如今境界穩定了,將來出去才更有生存的把握。”原師姐說著,臉上神色雖然說好了一些,但是看著還是有些恍惚。看著她的樣子,萱草正想問發生什麽事情了,但是卻突然聽到原師姐不好意思的對著她說道:“真是不好意思,我還有些別的事情,先行一步。”說著,就急匆匆的走了。看著原師姐那個樣子,萱草又想起了剛才白師兄說話的樣子,心裏頭隱約覺得,這一次出去試練似乎並非是那麽簡單的事情。

  回去了以後,萱草在自己房間門口發現了一個儲物袋,看那儲物袋的樣子,應該是小白師兄的。因為小白師兄手裏頭最多的就是這種儲物袋,他每次給萱草送東西的時候,就是用的這種。

  她拿著那個乾坤袋,回到房間裏一打開,發現裏麵居然有五百塊靈石,還有十來塊中品靈石。他們平時用的那種都是初級靈石,那種靈石大小個頭都是比較不規則的,而且不圓潤看著也不透亮。但是中品靈石就不一樣了,那在手裏頭會感覺比較溫潤,透明度也會高一些。一塊兒中品靈石在外麵是可以兌換一百塊初級靈石的,就算如此兌換的人還不多,因為大家都知道中級靈石好用一些。所以說,在外麵交易大部分都是直接用的初級靈石。

  捏著那中級靈石,她心裏頭有些奇怪,為什麽這一次師兄準備了這麽多靈石給自己,難道說出去的時候會很用的著嗎?她想著,突然又覺得自己想的太過可笑了。在外麵,可不是隻有錢才是硬通貨麽,遇到什麽事情還是手裏頭有錢是最放心的。想著,她就把自己所有的靈石單獨放在了一個儲物袋裏。放好了以後,她又猶豫了下,又拿出來了一百塊靈石和平日裏用的東西放在一起,擱在了懷裏頭。其他的儲物袋就直接放到了自己腦海裏的空間裏,這樣的話就算遇到了什麽事情,也不至於一下子靈石就沒有了。

  她才把這些弄完,就聽到外麵傳來一陣陣敲門聲音,走出去一看,是小白師兄站在門口,隻見他微微低垂著頭,“師父有令,讓小師妹去外麵的議事大廳裏集合。”說完,轉身就走。

  小白師兄的樣子似乎有些不對,她想著,但是還是去了所謂的議事大廳。那個大廳就是當初發送任務的地方。到了那裏的門口了以後,居然發現有好多個小白師兄都領著人往那裏走……萱草頓時明白,難怪自己覺得不對,原來那個根本就不是小白師兄的本人,而是和他長的一樣的傀儡。果然進去了以後,那些小白師兄都變成了一張張白紙,飛快的散落的到處都是。

  而小白師兄本人則是站立在師父的身邊,看著神情除了比平時要穩重一些,其他倒也沒有什麽多大的差別。小白師兄的傀儡術很好用,一會兒大廳上就來了十多個人。萱草本來以為這個穀內的人很少,特別是三年以上的。但是看著沒多一會兒就有這樣多的人了,就開始懷疑自己想的是否正確了。

  不過,她平日裏逛來逛去的時候並沒有看到這麽多人,那麽這些人平時都在哪裏呢?

  第三十八章

  她想了一會兒想不出來什麽頭緒,就幹脆什麽都不想,隻是走到了小白師兄的身邊。

  見著她過來了,小白師兄對著她點了點頭,然後繼續站在一邊看著。過了好一會兒,似乎確定就這麽些人了以後,行舟子才緩緩開口:“你們都準備好了嗎?好了,既然大家都在這裏了,我也就知道答案了。跟我來……”

  說著,行舟子就先行走了出去,萱草趕緊跟上。看著師父在空地上麵放出來了一個小舟,然後又看著小舟慢慢的變大。行舟子看了一眼那舟,然後就示意大家上來。萱草特意落後了兩步,跟著原師姐一塊兒。原師姐現在已經比方才的神色好多了,看到她過來,笑了笑說道:“師妹這次也一塊兒去?”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麵上估計顯得有幾分委屈,歎了口氣說道:“我看你們這一次都是至少三年以上的,可憐我卻是才入門的。”

  “沒有關係,有師父跟著不會有問題的。況且出門也可以長許多知識,師妹隻是整日修煉,對外卻沒有一點實戰能力,這樣也不好。”原師姐說著,笑了笑。這個時候,旁邊有一個看著十分清俊的男子走到了原師姐的身邊,兩個人離的很近。原師姐不自覺的往旁邊挪了挪,那個男子似乎一點感覺都沒有,笑著問原師姐:“這個就是小師妹嗎?”

  “是啊,這個就是萱草師妹。”原師姐說著,然後指了指身邊的人說道:“這個是黎師兄,他入門的時間比我還長呢。”聽了原師姐的話,萱草笑著喚了一聲:“黎師兄好。”

  黎師兄笑了笑,說道:“早就聽原師妹提起過你,今日見著果然不一般,不然怎麽得了師父的青睞呢。”聽了黎師兄這個話,萱草總感覺有些怪怪的,似乎有哪裏不對,但是卻又說不出來是哪裏不對,所以隻是笑了笑,沒有說話。看著她這個樣子,黎師兄隻是笑了笑,然後輕聲對著原師姐說道:“曉蘭,我先過去了。”

  原師姐看著黎師兄那個樣子,略點了點頭,黎師兄就走了。看著黎師兄那個樣子,萱草奇怪的對著原師姐說道:“原師姐你和那個白師兄是什麽關係啊?”

  看著萱草一副好奇的樣子,原師姐搖了搖頭,拍了下她的腦袋:“其實也沒有什麽關係,你腦袋瓜子裏不要亂想。”

  “唉,我卻覺得那個黎師兄好像和世界很有關係的樣子,特別是他的舉動,好像是在宣布原師姐是他的,讓我走遠點。”萱草說著,嘴巴微微嘟噥著。看著她的樣子,原師姐笑了笑說道:“沒有這一回事,不過他和我說了希望和我成為道侶的事情,但是我並不想……”原師姐說著,歎了口氣。

  “既然不願意,那就拒絕了就是了。”萱草看著原師姐這個樣子,想起她上次和自己說的話,明白原師姐並不想這樣早就找道侶。

  “你說的倒是簡單的很,如果說事情真的這樣好解決的話,我也就不難受了。”原師姐說著,嘴角帶起了笑容,整個人又有了精神:“好了不多說了,這一次出來不知道會遇到什麽,會不會和上次一樣的精彩。”

  “上次師姐也一同出來了嗎?”

  “對啊,上次是大家一起出來的,除了一些留在這裏時間比較長久的看門以外,其他的都是一起出來的。不過說起來,那一次大家出來了以後可以說是損失慘重,去的時候浩浩蕩蕩的,回來卻少了幾乎一半。想來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說師父才點的我們這樣的人出來吧,並沒有帶太小的吧。”原師姐說著,瞅了一眼萱草。

  萱草看著原師姐這個樣子,有些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臉,好奇問道:“我臉上難道有什麽嗎,為什麽師姐你這樣看著我?”

  原師姐搖了搖頭:“師妹臉上怎麽會有什麽,不過我想起了一件事情,所以才忍不住多看了師妹兩眼。”

  “什麽事情?”萱草好奇的說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怎麽覺得萱草師妹如今似乎越來越好看了。皮膚變得比以前好了許多,整個人看著也比以前鮮亮些了。當初師妹剛來的時候,說句不好聽的就好像整個人是灰蒙蒙的。但是如今,師妹卻好像是猛地長開了一樣。”原師姐說著,突然笑了起來,貼近她的身子,輕輕問道:“怎麽樣,師妹,是有什麽訣竅不成,快點和師姐我說說?”

  聽了原師姐的話,萱草想了想,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但是這樣的事情,她自己又怎麽能摸的出來呢。看著她像是一下子呆了一樣,原師姐幹脆直接從儲物袋裏拿出來了一麵小鏡子,遞給了萱草。萱草拿著小鏡子看了看,發覺自己臉上的神色果然好了許多,微微撩起劉海,那額頭上麵的疤痕更是縮小到隻有指甲大小,而且看著就好像是一顆小樹一樣。

  “這個是我嗎?”萱草看著鏡子裏的自己,又想起了剛來這裏的時候自己的樣子,幾乎不敢相信鏡子裏的人就是自己。看著她癡癡呆呆的樣子,原師姐直接從她手裏頭把鏡子拿過來。

  “好了好了,不要臭美了,如果說我當年和你年齡一般大小的話,哼,我皮膚應該也和你差不多。”原師姐說著,隻是看著她嘟噥著嘴巴的樣子,這個話裏應該是賭氣的意味比較多。

  見著原師姐在那裏賭氣,萱草笑著靠著原師姐:“那是自然,原師姐現在都這樣好看,更不要說當年了。”兩個人正說笑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咳嗽聲。萱草抬頭看去,見到行舟子正站在舟頭那裏對自己招手。歉意的對著原師姐笑了笑,萱草才走到了行舟子的跟前。

  “你來這裏看看。”行舟子見到她過來了,直接對著她說道。萱草仔細的看了看周圍,發現舟已經在空中飛著了。在她剛才那個位置的時候,根本感覺不到。但是在這裏,卻能夠清楚的看到舟不聽的穿過兩旁的東西,迅速前進著。

  第三十九章

  看著那舟迅速前進著,萱草眼睛瞪的滾圓。

  “這是我的飛舟,在全速前進下,一小時可以飛幾千裏。”行舟子說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萱草聽了奇怪的問道:“這個所依靠的是什麽,是靈石還是?”

  “這個是由靈石作為能源,但是這個上麵有陣盤,隻要控製了這個陣盤,就可以用來操作這個飛舟了。”行舟子說著,引著萱草看了這個飛舟的陣盤。陣盤上麵劃著各種各樣的線條,萱草雖然說學習過陣法一段時間,但是對這個還是不大懂,看的一團迷糊。見著她這個樣子,行舟子笑了笑說道:“我知道你對這個感興趣,所以說特意喊你來看看。”

  “可惜太過複雜了,我根本就看不懂。”萱草說著,語氣中有著些須的遺憾。聽了她的話,師父笑了笑說道:“沒有關係,這些東西都不是人生下來就會的,都要靠著學習。我相信,你有一天會刻畫出比這個更好的陣盤,說不定將來能夠成為一名陣法師。”

  “陣法師?”萱草有些奇怪的回了一句,師父笑了笑,然後對著她說道:“好了,你過去去那邊和他們一塊兒玩吧,過一會兒我們就可以到目的地了。”聽了這個話,萱草點了點頭,然後就去了那邊。

  見著她回來了,原師姐笑了笑說道:“師妹果然受寵,在這裏師父也不忘指點師妹。”

  “說的什麽話啊,師父隻是喊我去看看這艘飛舟上麵的法盤。不過說句實話,我剛才隻是看了一眼,就發現那個法盤上麵至少疊加著五六種陣法,而且肯定還有我根本沒有看出來,不認識的陣法。真是沒有想到,居然還有這樣複雜的法盤。”

  “這個是很正常的,你也不要想多了。你若是以後對這個有興趣的話,大可以鑽研一下。你是不知道,這個有多麽賺靈石。陣法在許多東西上麵都有用,比如各種法寶,靈氣上麵都要內嵌陣法的。還有各種不同的陣旗,說起來陣法師應該比煉丹師還要受人歡迎呢。”原師姐說著,目光中有幾分期待。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笑著說:“你若是喜歡的話,你也可以自己學陣法啊。”

  “你以為陣法是這樣好學的嗎,你是因為有天賦所以不覺得。像我這樣的,看著陣法頭就是疼的,根本就看不出來裏麵的線條代表著什麽。如果說我能學好陣法的話,我也就不會在旁邊幹瞪眼了。”

  原師姐說著,捏了下萱草的小鼻子:“也就是你了,有天賦還不好好珍惜。”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