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38節

  “師父……”萱草有些茫然的抬頭看著麵前的師父,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這個樣子,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永遠都要變成這個樣子。她現在,莫名其妙的還能夠感覺到自己臉上傳來的一陣陣刺痛。就好像,好像那些東西在開始收緊……

  看著她那個樣子,師父歎了口氣,然後對著她招了招手,她頓時感覺一陣清風拂麵。這個時候,她麵前又出現了一麵鏡子:“好了,不用擔心,現在你臉上已經沒有那個東西了。”

  但是,就算現在沒有,它也可能隨時再出來。

  萱草在心裏頭說著,微微皺著眉頭,心裏頭難受極了。

  看著她那個樣子,明晰捏了捏她的手:“沒有關係的,有師父,有師父在,所以說主人肯定會沒事兒的。”萱草聽了明晰的話,看了他一眼,猶豫了下,然後對著他說道:“我現在已經不是你的主人了,況且現在我都成了這個樣子。你看,玄先生是你的前輩,也是你的族人。如果說,你能夠跟著他,想來會過的更好。”

  明晰聽了這個話,一雙黑色的眼睛裏閃過一絲驚訝,他疑惑的看了一眼那邊的玄,然後問道:“主人,你什麽意思,難道說,你不要明晰了嗎?”

  “不是不要你,你看我自己都自身難保了不是嗎,所以說,是想要給你選擇一個正確的未來。”萱草說道這裏,感覺自己真好笑。但是卻又笑不出來……

  “你想的倒是豁達。”玄聽了半天,開口說道。萱草看了一眼玄,低垂著頭,不知道要用什麽樣的心情來麵對他。如果說不是他的到來,自己說不定永遠不知道自己不能進步的原因。但是,自己也不會看到那樣恐怖的一幕……就好像是被完整的分割了一樣,看著好可怕!

  她想著,心裏頭就感覺好沮喪好沮喪。

  看著她那個樣子,玄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想來,也不是沒有辦法的,所以說你也不用擔心。”

  “有師父在,一切都不會有問題。”師父說著,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來到了她的身後。聽著師父難得溫柔的聲音,萱草下意識的轉身,一下子就撲到了師父的懷裏頭。

  “師父,師父,我好怕,好怕。我都感覺的到,那東西在我的體內一點點分割我的血肉,師父,我是不是要死了,否則的話怎麽會成那個樣子!”

  “不會的,不會的,你會好的,有師父在。”師父說著,輕輕的在她的頭發上麵撫摸著,安撫著她的心情。聽了師父的話,萱草抬起臉,淚眼朦朧的看著師父,“師父,你說的是真的嗎?”

  “自然,師父又什麽時候欺騙過你。”師父說著,臉上帶著一絲絲的笑容。

  看著師父這個樣子,萱草猛地一下子就放心了。大概是因為放心了,所以說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她就一下子暈倒了過去。師父很快的用手給抱住了她,把她放到了旁邊的椅子上麵,然後看著麵前的玄。玄笑了笑,用手一揮,’麵前憑空出現了一張軟床:“不如就讓她在這裏休息一會兒,我們來商量下,看看如何才能讓她盡快的擺脫封印。”

  “也好。”師父說著,用手憑空托著萱草把她放到了床上,並且幫她蓋好被子。

  “你對你這個徒兒,似乎有些太好了。”玄在一旁冷冷的看著,看他把那一切都做完了以後,才開口說道。師父聽了玄的話,猶豫了下,然後笑著說道:“或許吧,但是我就這一個徒兒,你說如果我不對她好,還能對誰好呢?”

  “好了,我們不來說這個,我們直接來說封印吧。”玄並不打算在這個話題上麵糾纏,直接說起了封印。聽他把話頭轉到了封印上麵,師父也直接就順著他,把話頭轉了過去。

  “我看的出來,一道應該是她一出生就加諸在她身上的,也是那裏麵最基本的,想來如果說把那個解除掉了,就沒有問題了。”

  師父猶豫了下,說道。

  “正是,那個封印下的很高明,如果說不是因為這裏的位麵法則和那個封印重疊的話,我應該還感應不到那個封印。真是不知道是誰下的那個封印,想來下封印的人修為應該不低。”

  玄說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聽了玄的話,師父微微皺眉,一下子想起了當初自己見到萱草那個時候的模樣。如果說按照他那樣所說的話,難道說那個時候萱草臉上的印記也都是因為封印的緣故嗎?

  師父想著,想了一會兒感覺沒有什麽頭緒,就幹脆直接不想了,而是點了點頭:“你說的不錯,我開始都沒有感應到那個封印,如此說來,那個封印真的是很厲害。”

  “不錯……”玄點了點頭,對著站在那裏有些不知所措的明晰招手,讓他來自己跟前。但是明晰卻猶豫了下,還是站在睡著的萱草的身邊,並沒有過去。師父看著明晰那個樣子,歎了口氣說道:“萱草所說的話你也聽到了,你以後不用跟著萱草了,隻需要跟著你這個前輩就是了。”

  “可是……”明晰對萱草有過承諾,對他們來說,承諾是很重要的東西。看著他臉上的猶豫,師父很快就明白他在想什麽,很直接的說道:“如果你能夠跟著你這個前輩學習更多的知識的話,想來以後對萱草會更加有用的。”

  聽了這個話,明晰立即點了點頭,走到了玄的身邊。看著他這個樣子,玄歎了口氣,問道:“你可是對她有過承諾?”

  明晰點了點頭。

  看著明晰這個樣子,玄猶豫了下,然後對著麵前的師父說道:“如果說我幫你想辦法把你徒兒身上的封印給解除了,那麽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承諾,是否可以結束?”

  “這個,你問的人不應該是我,而是你的後輩。”師父點了點明晰,很明確的表達這個不是自己的問題。於是,玄看著明晰。明晰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如果玄前輩為主人解除了封印,明晰願意服侍玄前輩兩百年。”

  說完,就仰著頭看著麵前的玄。玄聽了這個話,臉上有幾分哭笑不得,揉了揉他的頭發,“好吧,看在你如此堅持的份上,那我也就幫忙想想辦法吧。”

  於是,在萱草睡著的時候,他們兩個人開始努力想辦法讓萱草的封印解除。但是在中途,玄很理智的提出了一點:“我看過那個封印,其中並沒有多少是直接傷害她的,否則的話也不會這麽久都沒有察覺。那麽,這個封印有可能起的作用其實是保護她。你確定真的要解除掉嗎,我有預感,如果說解除掉了的話,會引來很大的麻煩。”

  師父聽了玄的話,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我能夠感覺到你所說的,但是我也相信我自己是能夠保護我自己徒弟的。所以說,我還是想解除她身上的封印。況且,現在的情況是如果說不解除掉那封印的話,法則的力量和封印重疊,我真是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麽事情。”

  “確實如此。”玄點了點頭,歎了口氣,微微皺眉,很顯然是覺得這件事情很頭疼。

  在萱草醒過來了以後,看到玄先生和師父兩個人正在比劃著什麽。她正皺眉看著,突然聽到旁邊明晰的聲音:“他們兩個已經找到了頭緒,說不定主人的封印很快就能夠解除了。”

  萱草聽了明晰的話,偏頭看了一眼明晰,笑了起來說道:“你已經不是我的寵物了,直接叫我萱草就好,幹嘛還要叫主人呢。”

  第二百三十章

  明晰聽了萱草的話,一雙清澈的眼睛看了她半天,然後低垂著頭,神色看著有些沮喪。這個時候,那個玄出聲了:“明晰,你過來。”

  看著明晰在那裏猶豫,萱草笑了笑,然後說道:“你家前輩喊你,你還不快點過去?”

  “……”明晰看了一眼萱草,然後點了點頭,走到了玄的身邊。玄看了一眼萱草,然後又看了看明晰,似乎想要說什麽,但是最終卻不過是歎了口氣,什麽都沒有說。

  師父微微皺眉,看了一眼明晰然後又看了一眼萱草,對著萱草說:“萱草,你也過來。”

  “是。”萱草從床上起身,然後來到了師父的身邊。看著萱草如此,師父點了點頭,對著她說道:“你可知道,你身上的封印是何人所為?”萱草聽了師父的話,搖了搖頭,“我並不知道。”

  “你那封印應該是在孩提時代,或者說你還在繈褓之中的時候就已經有了。”玄猶豫了下,然後說道。臉上神色似乎是有些興奮,他好像對這樣的東西比較感興趣。

  看著玄神色如此,萱草感覺背後有些毛毛的,好像是被什麽危險的東西盯上了一樣。她戒備的表情倒是讓玄有些尷尬,玄搖了搖頭,摸了摸自己的臉,似乎有些奇怪自己的臉怎麽就會讓人如此了呢?

  師父倒是覺得有些好笑,摸了摸萱草的頭,然後說道:“你放心吧,很快就能夠解決的,我們已經摸到了一些頭緒。但是,你現在要回去那張床上躺著,我們等會好了的話,會叫你的。”

  萱草倒是相信自己的師父,她覺得自己師父的不會傷害自己的。於是,她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回到了那個床上,她閉上了眼睛,然後立即就沉入了黑暗之中。

  她似乎能夠感覺自己身處於一片黑暗,但是,如果說想要從這一片黑暗之中醒過來,卻是不可以的。她有些茫然的看著左右,不知道自己能否從這裏脫身出去。

  就在她茫然之際,突然她的眼前出現了一道道的紅色光芒,那光芒就好像是一條路一樣。萱草下意識的就踩了上去,走在那路上,萱草突然看到了很多東西。一些很紛雜的,沒有頭緒的東西。

  比如,一個鋪滿粉色紗幔的房間,一個看著像是玉石雕刻而成的小床,一個看著隻有背影的女人。一個看著穿著一身月牙色長衫的男子……就好像是一副啞劇一樣,沒有聲音,不停的有東西飛快的在她身邊快速的溜達過去。她看著那一切,隻感覺一切似乎都很陌生,但是卻又有些熟悉。自己,自己不過是一個在外麵撿東西,裝可憐,裝賣身的小娃而已,這些,這些和自己又有什麽關係!

  她感覺自己頭疼,腦袋裏似乎有東西就要炸出來了一樣。她蹲下身子,抱住頭,使勁的把自己團成一團。那光芒就好像是感受到了她的不舒服一樣,開始一點點的收縮,然後就好像是一個光繭,把她一點點包圍裹了起來。萱草感受那光繭,覆蓋在自己身上周圍,反而有一種回到母親懷抱裏一樣的感覺。

  就在她剛有幾分安定的感覺的時候,光繭猛地發出大量的光芒,然後開始向外爆炸開來。就好像是一個煙花,但是萱草此刻卻是這煙花的中心。她有些木然的看著那周圍的光芒,她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難道說,那個東西,那個東西就是自己身體裏的封印嗎。現在,現在是封印解除了嗎?

  “萱草,醒過來吧……”

  一個溫柔的聲音在那裏喊著她的名字,萱草一聽那個聲音,立即明白那就是自己師父的聲音。

  對,自己要醒過去,這裏不過是一場夢,不過是一場夢罷了。她想著,努力想要睜開眼睛,但是卻感覺很困難很困難……

  過了好久,她才感覺自己的意識回到了身體裏麵,有些懵懂的睜開眼睛,茫然的看了看左右,一見著師父,立即下意識的把手伸了過去:“師父……”

  “乖,沒事兒了,你的封印已經解除了。但是你的樣子,略有些變化。”師父拍了拍她的手,笑了笑,然後遞給了她一麵鏡子。

  萱草看著師父遞過來的鏡子,有些驚訝。師父竟然不是隨手凝的水鏡給的自己,想著,她就看著鏡子裏的容貌。鏡子裏的真的是自己嗎,雖然說臉型還是以前那個樣子,但是給人的感覺卻完全不一樣了!

  甚至可以說,五官都和以前相差不大,但是組合在一起,卻有一種很別致的韻味。她有些茫然的抬頭看著師父,疑惑的皺眉:“師父,這個我怎麽會是這個樣子?”

  “看來,我們當初所想的差不多是對的,你身上的封印有一部分是用來保護你的。如果說你的修為沒有到達一定的程度,你的容貌又太過顯露的話,很容易惹來歹人。”師父說著,揉了揉萱草的頭發。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但是看著鏡子裏的自己,她還是覺得有些不習慣,好像現在所見著的都不是真的,而隻是一場夢而已。

  想到這裏,她用手捏了捏自己的臉,確確實實感覺到了疼痛了以後,才不好意思的鬆開。看到她這個樣子,師父忍不住笑了起來。

  “好了,你放心吧,就算你這個樣子,師父也能夠保護你,讓你不被人欺負的。”

  萱草聽了師父的話,點了點頭。這個時候,那個玄很直接的說道:“好了,你現在可以試著修煉,看看你還有沒有阻礙。”

  聽了玄的話,萱草看了一眼玄,然後就盤膝打坐開始試著感應靈氣。她體內的靈氣本來就已經夠了,如今以前不能突破的原因也找到了解決了,所以說這一次倒是很容易的就直接築基了。

  而且,因為體內的靈氣充沛,所以說一下子就到了築基後期。

  見著她這個樣子,玄點了點頭,看著萱草的師父說道:“看,如此我已經幫你把你徒弟的問題解決好了,那麽這個小東西,我就帶走了。”

  師父點了點頭。玄看了一眼萱草,然後突然又像是想到什麽似得說道:“你看看我,都被你們弄糊塗了,我這一次來主要原因是因為那些外麵的修真者,你準備如何處理?”

  “你們當初怎麽處理的,現在就怎麽處理。雖然說他們現在還是在修真,但是他們所學的本來就不是紮紮實實的修真功法,隻要有胖人在周圍引導,很容易就直接走火入魔。”師父說著,嘴角的笑容看著很是邪惡。

  聽了他的話,那個玄倒是有幾分滿意:“既然如此,那我會派人過來繼續和他們接觸的。你們兩個準備什麽時候離開這裏,我知道有一個地方可以離開這裏。依著你徒弟現在的修為,如果說你在身邊護著,想來也能安然離開,你並不需要擔心她的安全。”

  萱草聽了這個話,微微皺了皺眉頭,然後就見著自己師父點了點頭:“也好,那我就承了你這個人情,你所說的地方在哪裏?”

  似乎早就知道萱草師父會答應離開這裏,玄臉上笑的越發肆意。這個時候萱草在他的身上一點都看不出來當初給她的那種感覺了,反而覺得麵前這個人其實就是深藏不露的小人!她想著,忍不住看了一眼他身邊的明晰。也不知道跟著這樣的小人身邊,明晰到時候會不會也會變得和這個人一樣的德行。

  第二百三十一章

  因為要離開這裏了,那麽這裏的人自然是要好生安頓了。首先是把那些人的身子契都給還了回去,並且說明這個院子也給他們使用,到時候如果說他們過不下去了,自然也是會派人過來幫忙的。

  當然,那人來的自然就是玄的人了。同時,他們現在就可以選擇離開,或者繼續在這裏修煉。

  那立春聽了這個消息,立即表示要和他們一塊兒走。師父直接冷哼了一聲,看了一眼那立春,嘴角有幾分諷刺:“你現在已經可以在這裏過的很好了,當初我給你的承諾也算是完成了,為何我要帶著你走!”

  立春聽了那話,隻是淚眼汪汪的看著麵前的師父,宛如師父虧待了她一般。但是師父又是什麽樣的人,本來也不過是把她當作一個消遣物,也沒有太放在心上,對她這個樣子,自然也不會有什麽憐惜之情。

  看著立春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竟然有幾分快意,她如今這個時候倒是知道可憐兮兮的看著自己了。但是那前一段時間卻完全不是如此……萱草想著,又想到自己因為要和她慪氣所買到的衣服。

  那衣服確實很不錯,就算是離開了這裏也恩能夠算的上是極好的。

  “主人,主人,求求你們,求求你們帶著我一塊兒離開吧。”

  立春猛地跪倒在地上,因為修真而顯得嬌嫩的容顏上麵灑滿了淚水。看著立春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往前走了兩步,扶著她說道:“你跟著我們走,你可知道你如今的修為在我們那裏算什麽嗎?”

  立春的目光有幾分疑惑,看著麵前的萱草。

  “什麽都不算。你現在感覺自己是不是很厲害,是不是比一般人都要好?但是如果說你跟著我們走了,那你不過就隻是一個螻蟻。你現在所引以為榮的一切,都隻是一場笑話而已。如此,你還確定要跟著我們一塊兒走嗎?”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立春,眼中有一絲絲的笑意。

  立春見到萱草這樣說,看她的樣子又不像是騙自己的,立即就有了幾分驚慌起來。看著她驚慌的樣子,萱草臉上笑容越發濃烈:“你知道的,在這樣的事情上麵我是不會騙你的,因為騙你對我來說一點好處都沒有。最重要的是,你以為你有什麽價值,足以讓我們帶著你離開?”

  師父皺了皺眉頭,似乎不滿萱草對著立春說那麽多話,“好了,有的沒有的說那麽多幹什麽!”

  “是,師父。”

  萱草聽了師父的話,放開了立春,立春身子一軟,立即跌落在了地上。但是此刻萱草和師父都看都沒有看他。明晰看她的目光中也有幾分的嫌惡。他本來就不喜歡她,看到她如今這個死皮賴臉的樣子,越發討厭了!

  這裏的事情也算是解決了,畢竟玄是不會讓這些人到處亂跑的,這些人好歹也能算的上是那些靈獸們的未來口糧。玄是駕雲帶著他們一塊兒離開的,站在雲端,萱草倒是有了幾分疑惑,問旁邊的師父說道:“師父,我一直很是好奇,你們兩個人的修為,誰會比較高一些?”

  師父聽了萱草的話,看了一眼玄,很直接的說道:“你怎麽拿我和他比較!”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立即明白師父所說的含義。師父是人,如今修煉到了頂端,卻還沒有成為仙。

  但是玄雖然說是靈獸,可是可以獨立看守一個位麵,好歹也是成了神獸,肯定是有神位的。

  倒是玄卻一點都不在意,笑了笑說道:“如果說是以身死搏鬥的話,我估計不如你師父全盛時候。”萱草聽了這個話,了然的點了點頭。玄說的話挺有意思,不如全盛時候,那麽現在師父並非是全盛的時候,應該還是能夠打的贏的。想到這裏,萱草看了一眼師父,師父什麽話都沒說,像是默認了這一種說法一樣。

  明晰站在玄的身邊,一直都在那裏小心翼翼的看著萱草。見著明晰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對著他說道:“你不需要這樣看著我,你有什麽話想說,完全可以說。”

  “你放心,等我兩百年,兩百年過後,我肯定會來找你的。”明晰開口說著。嫩嫩的聲音就好像是一個軟軟的拂塵,在萱草的心間輕輕的撓了下。萱草聽了明晰的話,笑了笑,點了點頭說道:“好,如果說你到時候來找我,我肯定會很歡迎你的。”

  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明晰。

  明晰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你也要好生保重自己,不要到時候讓我想找你都找不到了!”

  這個話裏的意思就是讓萱草能夠活著他找到她的時候,萱草聽了這個話,頓時覺得這個小家夥還真是別扭的可愛。想到這裏,萱草俯下身子捏了捏小家夥的臉蛋。小家夥臉蛋軟軟的,有些涼涼的。

  玄在這個時候突然開口了:“到了。”

  說完,雲就緩緩降落,萱草沒有等雲完全落在地上就直接跳了下來。這個地方看著好像是一個海島上,她有些疑惑的看著周圍,並沒有感覺有什麽空間裂縫的存在。

  見著她疑惑的神色,玄笑了笑,偏頭看著萱草的師父。萱草師父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在海底。”

  “海底?”萱草看著那蔚藍的海麵,雖然說現在海上並沒有什麽風浪,但是看著那海麵也可以感覺的出來,這海水肯定不淺。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半獸女王之最強機甲師 吃貨紅包群 天界丹藥群[娛樂圈] 入骨相思君可知 重生之天運符師 就愛撩那個小正經 銀河盡頭的小飯館 萬象師[全息] 嬌寵美人魚 如何當好一隻毛團 天靈靈地靈靈 快穿女配生死簿 六界搬運工 思我鈞天奏 卦外桃花 一條被拋棄的龍 鏖仙 星際修真生活 爆萌美人魚:上神,抱抱嘛 天命為凰 海盜 [異能]“普通人” 傅家金龍傳奇之大風沙 修真之鳳凰台上 魔修求生指南 珠玉仙途 青詭紀事 (修真)師兄非良善 劍君 殺手穿越之鳳點江山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