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37節

  在路上問了,尋了一個這裏最有名的人牙行去了。到了那裏,萱草找到了那裏的管事的,開口就要二十個人,年齡都在十歲到十四歲中間,男女不拘。見著她這樣獅子大開口,那人牙行顯得很是驚訝,但是卻還是很快的找到了那麽多人。畢竟,這個人牙行還是有些實力的。

  領著那些人來到了客棧所租的院子,到的時候正好看到師父正在和那客棧的管事說什麽。見著萱草已經帶人過來了,師父點了點頭,臉上頗有幾分滿意的神色,然後他對著萱草招了招手:“過來。”

  萱草點了點頭,走到了他的身邊。

  “這個掌櫃給我們尋了一個三進的院子,但是需要買下,你給他三百兩銀子。”

  萱草聽了師父的話,點了點頭,從自己懷裏頭數了三十片金葉子給了那個客棧老板。客棧老板見到萱草一出手就這樣的闊綽,臉上很明顯有幾分的後悔。見著那客棧老板這個樣子,萱草伸手:“房契呢,還要,勞煩掌櫃領著我們去看房子吧!”

  “哎喲,那房子也是趕巧了,那家人走的時候啊,什麽都沒拿走,你們過去正好可以直接入住。也不遠,就在我們隔壁街,我這就領著你們去。”說完,他叫來了一個夥計囑咐了兩句,然後就領著他們幾個人走了。

  這個時候,人牙行的管事這才知道,萱草他們是才來這裏的人。開始的時候臉上神色還是有些不好的,但是見著萱草出手一下子就是那麽多的金葉子,於是立即就什麽話都沒說。

  他們一塊兒去另外的地方,那人牙子也領著自己身後的二十個人一塊兒跟著。萱草掃了一眼那後麵的人,心裏頭其實有幾分不好意思,但是見著那些人並沒有說什麽,也就把那不好意思的心情給收斂了起來。

  一塊兒來到了那個宅子,萱草仔細的看了看外麵,外麵還算的上是新的,並不顯得十分老舊。掌櫃在前麵走著打開門,然後領著他們進入了那個宅子。果然和那掌櫃說的沒有什麽區別,這裏的東西看著都還算齊全。萱草走了一圈,然後點了點頭,看著旁邊的師父。師父很顯然,對這樣的並不是很上心,他主要看的是房間夠不夠。

  房間最起碼的,還算是齊全的。於是,他也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認同這裏。這個時候,掌櫃的才歡喜的把鑰匙給了萱草。萱草拿了鑰匙,然後又讓立春送走了掌櫃。

  立春在送掌櫃的時候,臉上有幾分不情願。萱草見著立春那個樣子,在心中暗自冷哼。不過是一個丫鬟,隻是在自己師父身邊待了幾日,就連如何做丫鬟的本分都不知道了。

  她想著,但是卻也沒有把自己的不滿直接說出來。

  送走了掌櫃了以後,師父就領著那人牙子,還有新來的幾個人一塊兒到了後麵。

  “我這裏人是缺的很,但是也很挑人……”師父坐在上麵,掃了一眼下麵的二十個少年,就直接說出來這樣的一句話。那人牙子一聽這個話,趕忙開口:“放心放心,我們那別的不多,就是人多。如果說這些不滿意,等會回去可以再給您挑幾個來。”

  師父點了點頭,然後掃了一眼下麵的那些人,從中選出來了五個。那五個少年有三男兩女,他們被選中了以後,臉上都是一臉的茫然,似乎都不知道自己未來會如何。

  “這五個還算可以,我就先挑了這五個。你回去繼續換一批,然後再給我送來。人多少我無所謂,但是如果說好的話,賞銀肯定是少不了你的!”師父說著,瞅著那個人牙子。

  人牙子聽了這個話,立即笑著應了下來。見著那人牙子應了,萱草點了點頭,然後送走了那人牙子。人牙子走的時候,對著萱草好一陣笑,小心翼翼的問:“不知道,你們這裏選人的標準是什麽樣的,我回去也好照著來啊!”

  “這個就不用你來管了,你隻需要把人帶來就可以了。”萱草說著,臉上麵無表情。見著萱草那個樣子,那個人牙子咬了咬牙花子,但是還是走了。看著那人牙子走了以後,萱草回到了房間裏麵。

  “師父,這五個人是留著?”萱草看著那幾個少年,有幾分好奇。

  “自然也是花奴。”師父說著,然後指了指立春:“立春,你如今雖然說還沒入門,但是卻比這幾個要強一些,你要好生教導他們。”

  “是……”立春一聽說這幾個人歸自己管,臉上立即有了幾分的笑容,顯得很是歡喜。師父點了點頭,然後對著那幾個臉上還盡是茫然之色的少年說道:“從此以後,你們就叫立春為大師姐,其他的你們自己排吧。但是你們要記得,其他的人都是你們的主子。不管主子讓你們幹什麽,你們都要聽從,就算是要你們的命!”

  “是!”那下麵的幾個少年立即應道。

  見著這幾個少年這般模樣,師父歎了口氣,然後說道:“這幾個人雖然說不如萱草你那個時候的資質,但是卻好歹是比立春要強一些,應該多少進展會快一些。”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旁邊的立春,然後問道:“既然如此,為什麽說還要讓立春來教導他們?”

  “難不成還要我一個個的去指導不成,你可還要專心修煉,這樣的事情不能亂了你的心神,你明白嗎?”師父說著,臉上神色頗有幾分嚴肅。看著師父這個樣子,萱草立即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著她的樣子,師父的臉上就有了幾分的欣慰之色。

  但是立春心裏頭卻沒有那麽舒服了,如果說他們這些話是背著自己說的還好。但是是當著自己麵,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裏。如果說,如果說我能夠盡快的掌握那主人所展現出來的神奇的力量,那麽我一定可以淩駕眾人之上,就再也沒有人能夠看不起我了!立春想著,頭雖然說低垂著,但是手卻緊緊的握成了一個拳頭。

  萱草自然是能夠感覺到立春身上傳來的異樣,但是她卻不把這個放在心裏頭。師父能夠扶持她,自然也是能夠毀滅她。況且,萱草也有自信,隻要自己能夠突破築基期,那麽自己的修煉速度絕對不會比任何人要慢!

  第二百二十七章

  後來,那個人牙子又送了三趟人來,才一共選中了二十個少年。師父很是欣喜,似乎他也沒有想到過,這裏居然會有這樣多有靈根的人。萱草也顯得很是驚訝,如果說這裏有靈根的人這樣多,為什麽說修煉的人卻這樣的少,是有什麽原因嗎?

  她想了一會兒,去沒有想通,索性就直接不去想了。畢竟,想的太多自己腦袋反而疼,也不劃算。

  萱草這樣的想法就有些鴕鳥了,但是卻也沒有別的法子,她現在太弱了,唯一能夠努力做的就是提高自己的修為。

  因為這裏都是這些少年,所以萱草又另外買了兩個看著比較老成的老媽子,專門在這裏麵做飯什麽的。做飯所用的米都是靈米,這樣的話也算是一點點改善那些人的體質。

  那些人進門了以後,知道自己將會有的能力,顯得都很興奮,似乎他們已經成為了絕世高手一樣。見著他們那些人那個樣子,萱草不由頗為感慨,畢竟,這些人如果說認真說起來,連門都還沒有入。隨便碰到一個築基期的,都可以直接抹殺掉他們。

  但是,就算如此,現在他們的能力也可以傲視這裏大部分的人了。想到這裏,萱草不免歎了口氣。

  不過,自己當初剛接觸這些東西的時候是否和他們一樣興奮呢?萱草仔細的想了想,想不起來了。因為她記得自己當初可以說是心如死灰吧,隻顧著過好自己所應該過的日子就好了,似乎這樣的心情,離她很遠很遠。

  於是,萱草對那些人心裏頭就有了幾分的羨慕。

  多好啊,還可以這樣的歡喜。

  師父這幾日卻變得格外的嚴肅起來,不是對別人,而是對萱草。師父一個勁的讓她不聽的吸收靈氣,就算不能築基,也努力的吸收。她身體裏的經脈本來就要比普通人的要粗大一些,但是在師父的要求之下,萱草發現那並不是自己的極限。於是,她開始了自己一點點挑戰自己極限的日子。那靈氣在經脈中穿行,為了讓那些靈氣留下來的更多,經脈勢必需要越發的擴張。

  擴張經脈並不是上嘴皮和下嘴皮動一動就可以完成的一件事情,而是一件十分痛楚的事情。萱草每次感覺自己經脈有所擴張的時候,就感覺似乎有上萬隻螞蟻在自己身體裏不停的啃噬,那種酥癢十分難耐。

  但是萱草沒有辦法,她能夠做到的隻能是忍。是的,隱忍。

  這個對她來說,完全還是在忍受範圍之內,想想她當初從那山崖上麵摔下來後所經曆的,再想想這個,她就覺得自己現在好多了……

  師父對她如此,也是顯得十分滿意。畢竟,她好歹也算的上是能吃苦。

  那立春的進展也很快,很快就到了練氣期八層,練氣期八層已經可以使用一些小法術了,她對此十分的歡喜。萱草也能夠發現,她似乎格外的喜歡幻術。每次都會先練習幻術這一方麵的東西,對此萱草有些好奇,但是卻也沒有直接問她。

  畢竟,她對立春有敵意,立春對她也是有敵意的。

  那些少年們的進展也不算慢,但是都沒有一個人能夠超越立春。想來這個也是應該的,畢竟是立春教導他們不是嗎?

  明晰看著雖然說沒有長大,但是卻越長越胖了。時間就在不知不覺中慢慢的流逝,萱草心裏頭卻越發的疑惑了。因為她始終沒有踏入築基期的跡象,師父對此也隻是說要等到看到這裏的守護靈獸了以後才能知道到底是怎麽回事兒。但是問題是,師父似乎一點都不著急去見到那個守護靈獸……

  這一日,萱草終於忍受不住了,一個月的時間都要到了,那些少年們都已經到了練氣期六層,師父到底是什麽意思。她找到師父的時候,師父正在那裏寫大字。

  萱草走過去,皺著眉頭看著師父問道:“師父,你留在這裏到底是什麽意思?”

  “沒有什麽,我隻是突然不想去找守護靈獸,想要引著那守護靈獸來找我們。”師父說著,笑著看了一眼萱草。萱草聽了這個話,頗有幾分奇怪:“這個是怎麽說的呢?”

  “我要打破這裏的規則,讓這裏的守護靈獸不得不來找我們。否則的話,哼,依著那老泥鰍的性子,估計我們就算在這裏把這裏翻爛了,也找不到他的身影。”

  “……”萱草聽了這個話,目光中還是有幾分的疑惑,但是很快就清明過來了:“師父的意思是,守株待兔?”

  “也可以這樣說,我相信徒兒你也發現了,這裏雖然說靈氣稀少,但是卻也沒有到不能修煉的地步。但是這裏的靈獸橫行,修真者卻少的可憐。而且,這裏的靈獸大部分都是在山上,很少有人下來,證明他們都是被約束的很好。”

  師父說著,臉上有一絲絲的笑意。看著師父這個樣子,萱草立即明白過來了。

  “這些想來都是守護靈獸有意為之的,但是如果說師父猛地教導出來一批修真者,那守護靈獸肯定能夠感應的到。如此的話,他肯定會來看看到底是誰破壞了他的規矩,這樣的話就是不請自來了。”

  師父點了點頭,眼睛中有一絲絲的笑意:“正是如此。”

  “但是,明晰和我說過,這裏修真困難,但是修魔的話卻很容易。可是,我到這裏了以後,卻還沒有聽聞修魔人的消息。而且,也沒有見到過所謂修魔的人,這個是為什麽呢?”

  萱草說著,目光中有一絲絲的疑惑。聽了她的話,師父想了想,然後說道:“原因很簡單,因為靈獸在。靈獸不能隨意吞噬修真者,這樣容易有因果。但是修魔者就不一樣了,他們身上本來就有惡,如果說吃了他們反而是積善德。所以說,那些靈獸們肯定就把那些修魔者當做是豬一樣,養一批殺一批,你明白嗎?”

  “我明白了。”萱草點了點頭。一句話很簡單,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修佛和修道一樣,很難。雖然說一念成佛,但是真正能夠做到的很少。但是一念成魔的人卻是不少的。

  如果這裏的守護靈獸故意把修魔的人當作那些靈獸的養料的話,想來也是很可觀的。畢竟,修魔容易速成,很快就能夠有一些成果……

  第二百二十八章

  見著萱草明白了,師父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看到師父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心裏頭有一些些的不滿,自己又不是小孩子。如果說把事情早早的就告訴自己,自己也不會如何啊。為什麽,偏偏等到他什麽都決定好了,而且計劃已經上了正軌了以後才開口?

  想到這裏,萱草忍不住咬了下嘴唇,但是還是什麽話都沒說,退了出去。

  那些新進的修煉很快,估計很快就能引起這裏守護靈獸的注意。不知道這裏的守護靈獸是什麽樣子的,說是和明晰是同族,那麽來的時候,形象會是人呢,還是龍呢?

  想到這裏,萱草忍不住揉了揉明晰的腦袋。

  明晰抬頭,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萱草。他自然是能夠感覺的到,萱草的情緒有些不對。

  看到明晰疑惑的眼神,萱草笑了笑,然後問道:“我發覺一件事情,你似乎特別喜歡以人類的形態出現在我們的麵前,這個到底是為什麽呢?”萱草說著,微微眯著眼睛看著明晰。

  明晰見著萱草那個樣子,很是認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後說道:“我也不清楚,大概我覺得這樣對修煉來說比較好吧。”

  說完,然後也有些奇怪的搖頭。

  看來,他很多事情還是按照自己身體的本能來做的,壓根不知道自己為什麽這樣做。果然,那守護靈獸沒有讓萱草和她師父失望,在兩個月後,就翩然而至。來之前,這裏的天氣有了劇烈的變化。雖然說已經入冬,但是這裏因為偏南方,所以說一直都沒有下雪。但是這一日,天上突然下起了暴雪,周圍一切很快被雪覆蓋了。

  萱草對此顯得很是驚訝,但是師父卻很淡定,笑了笑說道:“我們的客人來了。”

  果然,很快門就被人敲響了,萱草因為知道師父所說的意思,明白這一次來的人肯定是那個守護靈獸,所以說搶著去開門。打開門了以後,萱草看到了一個穿著一身玄色衣服的男子,他安靜的站在那裏。細軟的發絲上麵因為有些雪花而看著有些濕潤,是一個很溫潤的男子。沒有想到這裏守護靈獸竟然是這個樣子,她顯得有些驚訝。

  這個時候,她旁邊的明晰對麵前的男子拱了拱手說道:“見過前輩。”

  “哦,沒有想到,在這裏我竟然能夠看到一個後輩。”那個男子臉上露出了一絲絲的笑容,潔白如玉的手輕輕的在明晰的頭上撫摸下。萱草突然感覺自己心口一陣痛痛,好像是自己失去什麽了一樣。

  見著她如此,那個人笑了笑,說道:“我想,這位姑娘你應該不是這裏的主事之人才對。”

  萱草用手覆蓋著自己的胸口,有些茫然的點頭。但是很快的恢複了過來,但是卻怎麽也扯不出來笑容了。她隻是木然的點了點頭:“是的,請跟我來。”

  說完,連明晰的手都沒有牽著,直接領著那個人去見自己師父了。

  他師父一看到萱草這個樣子,立即皺眉,不滿的看著麵前的男子:“你什麽意思,怎麽一來就做出來這樣的事情。”

  師父的口氣並不好,因為剛才那個人的所作所為直接讓萱草和明晰之間的主仆契約一下子完全斷了。雖然說開始在這裏已經減弱了很多,但是卻並沒有像是這樣一樣,完全被斬斷。

  聽了他的話,那個人笑了笑說道:“你又何須生氣呢,我不過是許久沒有見過我們家的後輩。所以說才出手送他一份大禮,僅此而已。”

  這個時候,明晰已經邁著小短腿跑了進來。他一跑進來,就抱著萱草的腿說道:“主人,主人,你沒事兒吧。”

  萱草忍著心口處的疼痛,搖了搖頭,猛地呼了一口氣,然後強自笑著說:“沒有什麽,不過是猛然有些不適應,你呢,你如何?”

  “嗯,我感覺的到,我們兩個人之間的契約已經沒有了。”明晰說著,聲音越來越小。

  “沒有關係,當初我就問過你是否想要離開,如今雖說不是你選擇的,但是你們家前輩想來也不會害了你。”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明晰。聽了她的話,明晰抬頭有些驚訝的看了她一眼,然後就用自己胖乎乎的小手捏著萱草,咬了咬嘴唇,臉上神色顯得十分堅定。

  這個時候那個守護靈獸笑了笑,對著麵前的師父說道:“我叫玄,你呢?”

  “我叫葉舒。”師父淡淡的說著。

  萱草聽了這個話,卻十分吃驚,自己師父怎麽又改名字了。似乎師父每次不同的樣貌,所說的名字都是不一樣的。師父如果說有外號的話,那外號肯定是百變郎君,或者直接是千麵郎!萱草想著,掃了師父一眼。

  “哦,葉舒,我知道你,你是自己來這裏的。我倒是很好奇,你為何而來。”

  “自然是為了我的徒弟而來,這裏並沒有什麽值得我圖謀的東西。你守護的那個東西,與我來說沒有任何的意義。”師父臉上表情很是淡然。看著他這個樣子,玄微微皺起了眉頭。不知道為什麽,看著玄皺起眉頭,萱草竟然有一種心疼的感覺……萱草搖了搖頭,把這樣的想法給甩開,同時趕緊運起了靈氣,讓它在身體裏走了一圈,才感覺好了不少。

  師父見到她如此,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你徒弟是被人破開虛空直接給扔進來的,所以說她的到來,並非是我所願。”玄猶豫了一會兒,然後開口說道。師父點了點頭,然後看著麵前的玄,很是直接的問道:“本來我也沒有想過要找到你,但是後來發現她的修為被禁錮了,似乎隻能到練氣期後期,所以說我才會用這樣的方法來找你過來。”

  “嗯,因為她自己本身的封印,在這裏又再次的激活了,所以說才會如此。”玄說著,掃了一眼萱草。

  “封印?”萱草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玄。師父臉上也有幾分的疑惑,微微掃了一眼萱草,然後對著麵前的玄口氣就有了幾分不滿:“你說的是什麽意思,為什麽我就沒有感覺她的身上有什麽封印的存在?”

  “我也不知道,但是是這裏的規則告訴我的,想來是不會有錯的。”玄說著,疑惑的看了萱草兩眼,閉上眼睛感受了一會兒。突然伸出他手,萱草定定的看著他的手,感覺他的手上似乎發出了一陣淡淡的白光,然後她就感覺自己身上一陣發熱。

  “你看,這個就是她的封印。”

  萱草聽了他的話,才猛地從那種恍惚的感覺中驚醒過來。見著師父和玄都盯著自己的額頭看,下意識的就用手摸上了自己的額頭。看著她那個樣子,師父手一揮,她的麵前直接出現了一麵鏡子。萱草看著麵前的水鏡,從中看到了一個十分陌生的自己。

  在鏡子裏,她的身體上麵竟然出現了一陣陣好像是紅色絲線一樣的東西,層層相疊,看著就好像是把她的身體分成了一個個的網格一般。見到如此,萱草頓時大驚,往後麵退了一步:“這個是怎麽回事兒!”

  聽了萱草的驚呼,師父也皺起了眉頭,“果然是封印。”

  “嗯,以前應該沒有如此多,但是因為和這裏的規則重疊了以後,才會出現這樣的後果。”那個玄猶豫了下,然後說道。萱草用手撫摸著自己的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理作用,她感覺自己撫摸的肌膚一點都不平滑,而是一個個的小格子。

  第二百二十九章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半獸女王之最強機甲師 吃貨紅包群 天界丹藥群[娛樂圈] 入骨相思君可知 重生之天運符師 就愛撩那個小正經 銀河盡頭的小飯館 萬象師[全息] 嬌寵美人魚 如何當好一隻毛團 天靈靈地靈靈 快穿女配生死簿 六界搬運工 思我鈞天奏 卦外桃花 一條被拋棄的龍 鏖仙 星際修真生活 爆萌美人魚:上神,抱抱嘛 天命為凰 海盜 [異能]“普通人” 傅家金龍傳奇之大風沙 修真之鳳凰台上 魔修求生指南 珠玉仙途 青詭紀事 (修真)師兄非良善 劍君 殺手穿越之鳳點江山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