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36節

  這個時候,立春對著萱草行了個禮,說道:“花奴見過主人。”

  “花奴?”萱草驚訝的看著師父。

  師父點了點頭:“當初我不是要收你當花奴嗎,後來你成了我的徒弟,花奴就一直空缺著。來到這裏,正好遇到她,我想來試試我們師門裏傳下來花奴的煉製方法。”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立春,猶豫了下,覺得,其實她這樣選擇也還算好的吧。畢竟,至少可以脫離她以前的世界,走入一個新的世界。或許說,對她來說反而是一件好事兒。畢竟,花奴自己也做過,那個時候並沒有感覺有什麽不對的地方。

  想到這裏,萱草點了點頭說道:“你不需要叫我主人……”立春聽了這個話,趕忙說道:“主仆有別,請主人不要為難立春。”萱草聽了這個話,歎了口氣,也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麽好了。

  師父倒是沒有覺得什麽,反而說很是自然的點了點頭:“花奴就是花奴,萱草你不用多說了。好了,花奴,你去外麵找一輛馬車來,我們今日就要出去了。”

  說完,就直接從他懷裏頭掏出來了一個小袋子,扔給了麵前的立春,很自然的說道:“那裏麵有些銀兩,你直接去換身衣裳。至少要是這裏最好的,其他的我們到大城市了以後再說。”

  立春聽了這個話,眼中閃過一絲絲喜色,立即點頭,然後拿著錢袋就走了。看著她走了以後,萱草有些奇怪的看著師父:“師父,我怎麽覺得你對待這個花奴,有些怪怪的……”

  “我這個才是真正對待花奴的態度。”師父說完,冷哼了一聲。萱草自然能夠從師父的口氣中聽出來一絲絲的懊惱,吐了吐舌頭,自己師父可沒有這樣對待過自己,否則的話,自己也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過了一會兒,那立春就雇了一輛馬車過來,馬車看著雖然說看著有些普通,但是萱草知道這個應該是這個城裏頂好的了。不過,拉馬車的馬看著還是很不錯的,師父見著那馬也點了點頭。

  同時,立春身上也換了一身衣服,看著要比開始那個檔次要高一些,但是顏色上麵卻有些太過的絢麗了……萱草並不是很喜歡,但是她卻不好說什麽,隻是皺了皺眉頭。

  駕車的人是師父,萱草和立春,還有明晰都在馬車裏麵。不知道師父使用了什麽手段,雖然說馬車是普通的馬車,但是行走起來速度很快,而且在馬車裏麵絲毫感覺不到顛簸。立春在馬車裏麵顯得有些拘謹,開始她說自己來駕車,但是卻被師父否了。

  萱草在馬車裏麵昏昏欲睡的,過了好一會兒,馬車停了下來。萱草撩開車簾,看著麵前的師父,師父笑了笑說道:“我們到了麗都。”

  “麗都?”萱草有些疑惑的說道。

  “是的,這裏看著還算是不錯,我們且在這裏休息一會兒,然後你們身上的行頭,都換換吧。畢竟我們是要趕路,而且看看一路上有什麽好的人手,不拘男女都可以收一些,到時候隻怕是要用的。”

  聽了師父的話,萱草雖然說心裏頭疑惑,但是卻點了點頭。反正現在有師父,凡事隻要聽師父的,自己隻要去做就好了。馬車慢慢的駛入了麗都,麗都是一個比較大,也比較繁華的城市。或許是因為這裏麵有運河的緣故,所以說人來人往看著還是很熱鬧的。師父在裏麵走了一圈,然後尋了一個最大的客棧住下。

  他們是直接在客棧裏包了一個院子,所以說那客棧老板對著他們顯得十分的熱情。

  第二百二十四章

  其實萱草對師父如今的行事有些疑惑,因為師父很明顯是大張旗鼓的來的。她心中有疑惑,麵上就不由的帶了出來。看著她那個樣子,師父笑了笑,然後說道:“我做的事情,自然是有我的道理,你不用想的太多。”

  是啊,他是師父,怎麽做都有自己的道理的。

  萱草想著,心裏頭有幾分不滿,但是卻也不好說什麽。她不喜歡這個樣子,把自己當什麽都不懂的小孩子一樣。如果說師父不在的話,自己也是可以扛起來一片天空的啊!

  但是,很顯然,現在她不管想的再多都沒有什麽用,誰叫她是徒弟,人家是師父呢!

  萱草現在對師父的不滿,很大一部分都是因為立春。因為師父現在是直接和立春睡在同一間房間裏,萱草對此不知道為什麽,心裏頭很不舒服。雖然說知道他們應該沒有什麽,而且就算有什麽也輪不到自己去管,就算明白了這一些,可是心裏頭還是就好像是有什麽在那裏抓撓一樣,讓她很不舒服。

  師父的意思是,直接在從這裏包一艘船,直接從水上走。這樣的話會相對來說平穩一些,而且速度也不會很慢。對此,萱草自然是同意的。那立春更是沒有什麽話語權,她似乎從師父那裏知道了一些關於他們的手段,整個人顯得十分服帖,異常的柔順。

  但是看著立春那個樣子,萱草總覺得別扭,總感覺她好像是裝模作樣故意假裝成這個樣子的。而且,立春對明晰也顯得十分的殷勤,但是明晰卻顯得對立春不屑於顧。最明顯的就是立春看著明晰喜歡吃小食,特意買了一些零食回來給他。但是明晰卻很直接的拒絕,隻要是她買來的,明晰都不吃。

  立春在麗都,買了不少好看的衣服和首飾,整個人也打扮了起來。看上去是要比當初那個樣子好看很多,但是明晰卻依舊對她顯得十分不屑……

  對於明晰對立春的態度,萱草是歡喜的。畢竟,她可不想自己的寵物最後卻和人家在一塊兒裹的那麽熱乎,把自己扔到了一邊去,管都不管自己的。她這樣想著,就感覺有些委屈了。

  “我這幾日,教導立春修煉,發現立春修煉似乎並沒有萱草那樣的艱難。”師父在吃飯的時候,皺著眉頭說道。聽了這個話,萱草微微抬頭,疑惑的看著師父:“難道說立春的靈根要比我好一些嗎?”

  “不,沒有你好。所以說,這一點讓我很疑惑。她修煉的速度要比她本來有的資質要高不少,這應該是不可能的才對。”

  “那,難道說是因為這裏的規則,隻是局限於被吸進來的人嗎?”萱草想了想,提出了一個可能性。聽了她的話,師父點了點頭:“你說的這個倒是有些可能,但是如果說是因為這樣的話,那麽你……”

  萱草微微低垂著頭,臉上有幾分的沮喪。

  “師姐,沒有關係的,雖然說我修煉的快,但是根底怎麽說也沒有師姐這樣紮實……”立春話音剛落,就挨了一巴掌。師父皺眉看著麵前的立春,很是不屑的說道:“我什麽時候又收了一個徒弟?我的徒弟隻有萱草一人而已,你要記得,你不過是一個花奴而已。”

  立春聽了這個話,趕緊低頭不言。看著立春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很顯然,她心裏頭是很不滿的。可是,她雖然說心裏頭不滿,但是她再次抬頭的時候,臉上又是帶上了一絲絲的笑容,看上去似乎一點都沒有因為師父的那一巴掌而影響什麽。如果說不是她的臉上還帶著那一巴掌的痕跡,萱草肯定會懷疑剛才的一切其實都隻是自己的錯覺。

  但是,很顯然,那些都不是。這一切說明了這個丫頭有很強烈的忍耐心,這樣的女子成長起來,或許將來隻能用可怕兩個字來形容。

  她想著,微微皺眉,心裏頭有些忐忑。

  但是師父似乎沒有察覺,反而笑著看著那立春,問道:“我剛才打你的那一巴掌,你疼嗎?”

  立春聽了師父的話,立即搖頭:“不疼,一點都不疼。”

  “很好,乖……”師父說著,就像是摸著寵物一樣,在她的頭上揉了揉。立春頭上本來簪著的滿滿的一頭的發釵,頓時就有些淩亂了。但是師父似乎一點都沒有察覺,隻是抿了一口自己麵前的茶,然後看著萱草說道:“你是想立即啟程,還是說在這裏多留一段時間。”

  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還沒有說話就聽到師父開口:“如果說直接就走的話,那我就不知道下一個這樣大型的城市要到什麽時候才會遇到了,如果說你沒什麽事兒的話,可以出去逛逛。”

  “也好。”萱草想了想,雖然說很心急見到那明晰的長輩,這裏的守護靈獸,但是也對這裏的世界很是好奇。所以說,她就應承下來師父所說的話。見到她這個樣子,師父點了點頭,然後像是想到什麽似得,說道:“對了,這個花奴如今修為已經到了練氣期四層。”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那旁邊的立春,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雖然說不明白師父告訴自己她的修為是什麽意思,但是她從來沒有修煉過,如今一下子能夠到練氣期四層,確實速度已經很快了。明晰對這個也不感興趣,隻顧著自己吃著自己麵前的東西。

  師父大概是因為現在明晰的形態不過是一個小娃娃,所以說並沒有要求他變回蛇形,反而沒事兒還喜歡招惹他,逗著他玩。得了師父讓自己在外麵逛逛的話,萱草吃完飯了以後,就領著明晰在街上走著。大概是因為有港口的原因,這裏的人看著都比較富庶,和那石頭城比起來一個天上一個地上。專門賣東西的街道也有不少,各種檔次的都有。

  明晰抬頭,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看著麵前的萱草,嘟噥著嘴巴說道:“主人,你看那個花奴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很好的,不如主人也去買幾身漂亮衣服穿一穿,不然的話,就被比下去了!”

  “你說的什麽話,怎麽拿著我跟花奴做比較!”

  萱草說著,在明晰的小鼻子上麵點了下。看到萱草這個樣子,明晰抿了抿嘴巴,顯得有些不滿:“我就是看不慣她在我麵前得意的樣子,不過是一個小花奴而已,還以為自己是什麽人了!”

  “好了好了,師父做事兒自然是有他的用意,你想的再多也沒有什麽用的。”

  萱草說著,幹脆直接把明晰抱在了懷裏頭。明晰在萱草懷裏頭蹭了蹭,然後說道:“就算如此,主人也不能顯得比她還要窮酸,去吧,去吧……”

  漂亮衣服對每個女孩子的誘惑力都是很大的,聽著明晰的慫恿,萱草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當真來到了一個繡坊門口。那繡坊的夥計是一個看上去二十多歲的大姑娘,見著萱草來了,趕忙上前迎她,笑著說:“姑娘,你可是過來看衣服的?”

  萱草點了點頭,抿著嘴巴笑了笑說道:“那是自然,否則的話我過來做什麽呢?”萱草說著,就跟著那個姑娘一塊兒走到了那裏麵。一進去,看到的就是一個大幅的刺繡,上麵繡著一龍一鳳,金光閃閃的,看上去十分氣派。

  看著萱草瞅著那個大幅的刺繡,那個姑娘笑著說:“這個是我們這裏的招牌,是我們這的大師親手一個人,繡了一個多月才繡出來的!”

  第二百二十五章

  聽了那個姑娘的話,萱草點了點頭,那龍鳳繡的確實不錯,有種栩栩如生的感覺,看著就好像是會從布上麵騰飛出來一般。萱草開始過來還有幾分的不願,但是看了這個刺繡了以後,那點心思立即沒了,直接問:“不知道繡這個的大師現在可還做這一行?”

  “那是自然做的。”

  那個姑娘說著,然後微微皺眉,似乎有幾分猶豫。

  “我要這位大師親手所繡,你不用有顧慮,若是有什麽要求,隻管說就是了。”

  繡坊的姑娘一聽萱草這個話,立即笑了起來說道:“其實也沒什麽,隻是我們大師現在年歲有些高了,所以說對布料的要求會比較高。如果說她覺得沒有什麽出手的價值,就不會親自出手……”

  雖然說沒有說手工的價格如何,但也婉轉的說明了,如果說那個大師傅出手的話,價格是不菲的。萱草聽了那話,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我自然是明白的,布料自然是這裏最好的,否則的話大師的手藝就算繡上去了,也是糟蹋了。”

  “唉,姑娘真是個明白人,我去問問大師,看看她最近接的活滿了沒有。如果說滿了的話,隻能等著下次了。”那姑娘說著,臉上堆著滿滿的笑容。聽了那個姑娘的話,萱草點了點頭,“先後有序,我是知道的。”

  那個姑娘笑了笑,然後就閃入到了後麵的房間裏。其他有兩個看著是小丫鬟模樣的人過來引著萱草坐下,然後給她倒了一杯茶,又拿了一些小點心出來哄明晰。明晰看著那些點心,就口水直流。不知道為什麽,明晰似乎對這些東西都十分感興趣。而且,是在他變成人了以後,這種興趣才猛地明顯起來。萱草想著,就著茶水,一點點喂著明晰吃點心。

  過了好一會兒,那個姑娘才從裏麵走了出來,臉上滿滿的幾乎都要蕩了出來。看著那個姑娘那個樣子,萱草心中大概有數了,“看姑娘的樣子,應該是可以的吧?”

  聽了她的話,那個姑娘笑了笑,說道:“姑娘真是個聰慧的人,大師如今手裏頭的活剛好完成,正好有空餘時間。不知道姑娘布料顏色要什麽樣的,是做什麽用,是繡屏還是衣服,還是?”

  “自然是做衣服用的,布料我說過了,要這裏最好的。裏外的都要,而且顏色要稍微素雅一些的,上麵繡的東西也不要太過絢麗。我相信你們大師搭配的手藝,所以說麻煩你們了。”

  “姑娘這樣相信我們大師,我們大師肯定不會讓姑娘失望的。”那個女子笑了笑,然後說道:“隻是,我們這裏要先付下定金,不知道姑娘現在可否方便?”

  “自然是方便的。”萱草笑著點頭,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最好是多做幾套,就五天吧,五天的時間,你估計你們大師能夠做多少?”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那個女子。那個女子似乎沒有想到萱草一開口會這樣說,猶豫了下,然後說道:“畢竟衣服不是別的,並不是滿繡,時間趕一些,也是可以做三套左右的。”

  “如此甚好,這十兩金子,就給你做定金了。”萱草說著,就從自己的袖子裏數了十片金葉子,遞給了麵前的姑娘。那姑娘收了金葉子,臉上笑容越發誠摯了:“您放心,既然收了您的銀子,東西肯定差不了的。”說完,就寫了一個收據,遞給了萱草。萱草看了一眼收據,確認東西沒有錯,然後才從那裏走了出去。

  明晰牽著萱草的手,疑惑的問道:“怎麽,你怎麽會突然想要在這裏留五天?”

  “你忘記了,師父曾經說過,想要多收幾個人。我也想通了,反正來了一個立春了,也不怕多來幾個立夏,你說呢?”萱草說著,對著麵前的明晰眨了眨眼睛。明晰聽了這個話,突然笑了起來:“主人想的明晰明白了。”

  “明白就好,你要吃什麽點心,我給你去買。”

  萱草說著,就抱著明晰去買了點心和果子。回去了以後,萱草告訴了師父說自己才訂了衣服,要等到五日之後才能到手。師父聽了她的話,有幾分奇怪:“我記得你頗為急切的想要離開這裏,怎麽突然又肯在這裏待上這麽許久了?”

  “卻不是因為別的,師父曾經說過想在這裏多收幾個人,如今正好乘著這個時候,可以尋了人牙子上門多領幾個人給師父看看。多挑幾個有靈根的,到時候師父左右也有人服侍不是嗎?”萱草說著,臉上笑容十分燦爛。

  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點了點頭:“也好,我本來就想再挑幾個,這樣的話我就算去那臭蟲麵前,也不會顯得身邊人手太過的單薄。”立春一直在師父的旁邊站著,聽了這個話,趕忙說道:“主人,立春跟著您就可以了,若是有什麽事情,都可以直接吩咐立春的。”

  師父聽了立春的話,哼了一聲,眼睛斜斜的看著她:“怎麽,如今你是花奴還是我是花奴,我說話你居然都敢反駁了?想來是日子過的太舒服了,膽子就顯得越發的大了!”

  “立春不敢。”

  立春聽了師父的話,身子猛地一頓,趕忙搖頭。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哼了一聲:“你不敢那是最好的,若是讓我發現你有什麽別樣的心思,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立春不敢。”

  立春又重複了一遍。

  看著立春有些蒼白的臉,萱草歎了口氣,然後看著師父說道:“不知道這一次師父挑人是要什麽樣的,男的還是女的,還是男女都可以?”

  “我不知道這裏有多少人是有靈根的,自然是男女不拘,但是年歲都不要太大。若是年歲大了,那就不好調教了,性子差不多都定型了。”師父說著,看了一眼萱草。

  萱草微微勾起唇角,點了點頭:“是,師父,我明白了。”

  “你明白就去找人吧。”

  師父點了點頭,然後就擺手讓她出去了。萱草走了出去,隻是在出門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那立春安靜的站在師父的身後,大概是因為陰影的問題,萱草看不出來她臉上的表情如何。萱草其實很奇怪,她不知道師父對那個立春到底是什麽樣的態度。如果說他是討厭立春的話,為什麽時刻又都帶著她。

  如果說不是討厭她的話,為什麽每次都會故意提起立春的身份!自己當初也是花奴,但是師父卻從來沒有讓自己叫他過主人,而是叫他師父的!但是立春,如果說一旦叫了師父師父的話,師父就會顯得很生氣……

  想了半天萱草感覺自己越想頭越疼,幹脆直接甩了甩頭,什麽都不想了。反正那些事情和自己也沒有多大的關係,就不過是心裏頭有些不舒服而已!她想著,就出了院子。

  她一出院子,這個客棧的老板立即迎了上來。看著那老板這個樣子,萱草有些疑惑,微微皺眉說道:“怎麽了,發生什麽事兒了?”

  “哎喲,我就是想來問問,不知道姑娘你們還要在這裏住多久?”那個客棧老板說著,有幾分小心翼翼的感覺。聽了那客棧老板的話,萱草頓時有些不滿了,哼了一聲:“你這個話是什麽意思,難道說還怕我們住的時間長了,不給你銀子不成?”

  “姑娘誤會了,姑娘誤會了……”那個客棧老板聽了萱草這樣說,臉上頓時有些惶恐,趕忙稱道。

  “哦?”萱草微微挑了挑眉頭,看著那個客棧老板,等待他下麵的話。

  第二百二十六章

  那個客棧老板臉上有一絲絲的苦意,他吞了吞口水,然後說道:“這來了一個貴客,張口也是要一個單院子。可是我們這就兩個單院,如今你們住著一個,另外一個也是我得罪不起的人住著在。所以說,我想過來看看,你們還要住多少日子,能不能挪一個地方?”

  萱草聽了這個話,挑了挑眉頭:“這個話倒是奇怪的很,難道說別人得罪不起,我們就能得罪的起了?”萱草說著,斜眼看著麵前的掌櫃。那個掌櫃喉結動了下,最後還是沒說話,像是默認了萱草的說法。萱草剛想說什麽,就見著師父從裏麵走了出來,身後跟著滿臉通紅的立春。見著他們兩個人這般樣子,萱草心裏頭頓時一下子就不痛快了。

  “無妨,我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既然掌櫃有難處,那掌櫃麻煩你幫我在周圍尋一個三進的院子,不管是買也好,租也好,都可以。”師父說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萱草聽了這個話,有些驚訝的看著自己麵前的師父,她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師父居然有這樣好說話的時候。聽了萱草師父的話,那個掌櫃臉上立即帶上了笑容:“唉,唉,如此的話,小的立即去幫你們找了看看。”

  說完,對著萱草點了點頭,然後趕忙就走了。

  看著那個人走了,萱草側頭對著麵前的師父,微微皺眉問道:“師父,怎麽好端端的想要租個院子,甚至是買一個院子?”

  聽了萱草的話,師父笑了笑:“我們要在這裏留一個月,老是租別人家的地方也不好。”

  “一個月?”萱草皺眉,看著麵前的師父越發不明白他到底是在想什麽了。

  “嗯,你不是要出去找人牙子嗎,怎麽還在這裏站著?”師父說著,就直接改變了話題。萱草想要繼續問的清楚一些,但是看師父的樣子,知道自己問了也白問,所以說很幹脆的直接走了。

  或許是因為她身上的情緒有些太過明顯了,明晰能夠感覺到她的不快,猶豫了下,然後說道:“主人不要生氣,主人師父如今所做的,想來是有原因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明晰,咬了咬嘴唇,然後說道:“是嗎,我怎麽感覺不到。我覺得他到這裏反而過的挺自在的,看著一點都不比以前差。”

  “那是因為主人師父實力到達了一定的程度,那樣的高手不管在哪裏都能夠過的很好。”明晰很直白的說。萱草想了想,不得不承認明晰說的很有道理,正是因為他的實力強勁,所以說才能夠這樣肆無忌憚。如果說和她一樣,隻是半調子的話,隻怕在這裏就過不了那麽痛快了。想到這裏,她心裏頭還是有幾分不舒服。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半獸女王之最強機甲師 吃貨紅包群 天界丹藥群[娛樂圈] 入骨相思君可知 重生之天運符師 就愛撩那個小正經 銀河盡頭的小飯館 萬象師[全息] 嬌寵美人魚 如何當好一隻毛團 天靈靈地靈靈 快穿女配生死簿 六界搬運工 思我鈞天奏 卦外桃花 一條被拋棄的龍 鏖仙 星際修真生活 爆萌美人魚:上神,抱抱嘛 天命為凰 海盜 [異能]“普通人” 傅家金龍傳奇之大風沙 修真之鳳凰台上 魔修求生指南 珠玉仙途 青詭紀事 (修真)師兄非良善 劍君 殺手穿越之鳳點江山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