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33節

  看著石岩這個樣子,萱草從懷裏頭掏出了五兩碎銀子遞給了他:“你才回來,雖說這裏的人多少是和你認識的,但是沒有銀子你也不好放收出去做事兒。”

  “多謝。”石岩點了點頭,並沒有推辭。見著他如此爽快的接過去了,萱草很是滿意,希望這一次自己是不會看錯人的。

  第二百一十六章

  事情如果說想要用心來辦,自然速度會很快的。所以說,石岩很快就脫離了奴籍成為了自由人。不知道是不是萱草自己的錯覺,她隻感覺那石岩自脫了奴籍了以後,整個人腰背都挺的直了一些。

  或許,不管怎麽樣,對於一個男人而言,作為一個奴隸,都是一件很恥辱的事情吧。想到這裏,萱草忍不住歎了口氣。真是不知道,有的人為什麽會以作為奴隸而自豪的。

  這些且不去想,她從儲物袋裏拿了靈米出來,然後放在了廚房的米缸裏,然後又在後院開了幾分田,準備種一些果蔬。這樣的話,至少自己想要吃蔬菜的時候,自家就可以供應上了。

  好一番折騰,雖說她練氣後期,但是卻也弄的滿頭大汗的。看著她這個樣子,明晰在一旁偷偷笑。看著明晰這個樣子,萱草倒是也不在乎,很直接的說道:“我在這裏折騰這些,後山裏的那些動物們可都交給你了。不管怎麽的,你最近先上去看看,看看是否和那些人所說一般,山上是有靈獸的。”

  見到萱草支使自己,明晰倒也沒有多少不樂意,很直接的應了下來,然後就緩緩的爬了出去。

  待到他出去了以後沒多久,她這個院子的門竟然被敲響了。對此,她很是有些驚訝,不知道是誰會在這個時候來找她。她想著,過去打開門,看到是一個婆子,身後領著兩個俏生生的丫頭。

  見到她開了門,那婆子笑眯眯的說道:“我知道姑娘是才搬過來的,又聽說姑娘左右沒有什麽人跟著。所以想著姑娘會不會缺人手。”

  萱草看著那個婆子,立即明白過來,原來這個婆子是人牙子。想到這裏,她笑了起來:“我倒是還沒想過要添人,但是你今兒領來了,那就跟著我到屋子裏坐坐,也好把人給我瞧瞧。”

  “好嘞!”

  那個婆子說著,就跟著她一塊兒進去了裏麵。坐在堂屋,她左右看著,似乎在看稀奇一般。見到她如此,萱草笑著問道:“我這個屋子有什麽奇怪的地方嗎,怎麽看著……”

  “沒什麽,沒什麽,這個不過是我的一個壞習慣罷了。”她說完,然後笑著說:“我姓張,大家都叫我張婆子,如今我身邊領著的這兩個,就是過來給您相看的了。”

  說著,就讓那兩個小丫頭站好,給麵前的萱草看。萱草看了看,覺得那兩個丫頭長的雖然說還算的上不錯,但是自個兒留這樣的丫頭在身邊又沒有什麽用處,不過是浪費自己的靈米罷了。

  想到這裏,她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想來張婆子你也看到了,我這個屋子真算不上大,若是要請人的話,我也請不來這樣嬌滴滴像是小姐一樣的人。我要請,也要是會幹活,利落的,你看呢?”

  萱草說著,很直接的看著那張婆子。

  張婆子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姑娘所言甚是,但是我看姑娘這裏裏裏外外就一個人,會不會有些不大方便?”

  “不方便?”萱草有些疑惑的應聲,看著麵前張婆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神色,她立即就明白過來了。無外乎是她一個人在這裏,怕有人莫尋了過來,欺負了她去了。人家心也是好心,但是往這方麵去想,就已經夠糟踐人的了。

  想到這裏,萱草也是為了立威。直接從懷裏頭掏出來一塊兒銀錠,拿在手裏頭,一用力。銀錠立即變成了一塊兒銀餅子,她在那個婆子驚訝的目光下,上上下下拋著銀餅子,笑著說:“我們家有些家傳武藝,雖說不堪大用,但是防身卻是很好的。”她說著,對著那個婆子笑了笑。張婆子一聽這個話,趕緊點頭,“是,是,極好極好……”

  說完,她又看了看自己帶來的兩個丫頭,似乎是覺得她們有些不適合這裏,直接站了起來說道:“既然這兩個丫頭不合姑娘的眼緣,那我就領著她們兩個回去了,到時候再給你領一個好的。”聽了這個話,萱草點了點頭,應承了下來。

  送著那個張婆子出去了以後,萱草又捏了捏那個銀餅子,幹脆直接把它捏成了一個團。弄完了以後,她看著那個球,覺得沒什麽意思,又塞了回去。不過那個張婆子雖然說說的隱晦,但是估計那樣想著自己這裏就一個女子,好欺負的人也是不少的。如果說不把這個隱患給除掉了的話,隻怕到時候上門找事兒的人會很多。

  今日也算是借著那個張婆子的口,看她的樣子也不像是什麽嘴巴緊的人。說不定直接出去就把自己力氣大,能夠捏銀餅的事情說出去了。這樣的話,多少應該也是有幾分威嚇的作用了。

  到了晚上,明晰就回來了。他回來了以後,萱草感覺他身上隱隱的似乎又有些變化。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很直接的問道:“怎麽樣,在外麵玩的是否開心?”

  “嘶嘶……”明晰喚了兩聲,臉上很是有幾分得意的樣子。看著明晰這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戳了下他的頭,“看你的樣子,就是在外麵吃獨食了吧!”

  “我下口的時候,一個沒小心,就吞了進去。不過你放心好了,明日,明日我肯定會給你帶一些回來的。”他說著,口氣很是歡快。聽了他的話,萱草忍不住笑了笑:“如此的話,那我就隻等著你說東西來了!”

  “那是……”明晰說著,口氣很是洋洋得意,如果說有手的話估計就會直接拍自己的胸脯了。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知道她是在嘲笑自己,明晰臉上頓時就有了幾分不樂意。看著明晰那個樣子,萱草實在是忍不住了,笑的聲音越發大了。

  過了好一會兒了以後,萱草才堪堪忍住沒有繼續笑下去了。但是明晰看著萱草的眼神中卻透著幾分委屈,似乎覺得自己被嗤笑,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

  第二百一十七章

  被萱草笑過了以後,明晰第二日果然就帶了獵物來了。帶來的東西是一隻有三隻尾巴的狐狸,看著那狐狸亮晶晶的眼睛,萱草好險就心軟,直接說,算了我們不吃它了。但是想到了當初自己領回去的那隻狐狸,直接害了自己的那個行舟子師父。這個多少證明了,狐狸不能光看外表啊。所以說,萱草很直接的就下了決定,要把它給吃掉,免得萬一出什麽幺蛾子,反而不美。

  看著萱草煮出來的狐狸肉,明晰顯得很是心動,一直圍著她來回爬……

  “姑娘,姑娘……”

  萱草正興致勃勃的烹飪美食的時候,突然聽到外麵傳來一陣陣的聲音。聽那聲音,應該是上次來過的張婆子。想著,萱草就走了過去,打開門,看著那張婆子萱草有幾分疑惑:“你怎麽這個時候過來了。”

  “哎喲喲,也是想著快點把挑好的人給姑娘看,所以說有了人,就趕緊過來了!”那張婆子說著,抽了抽鼻子,眼睛有些發光:“我聞著這味道,怎麽這麽香啊,可是趕巧遇到姑娘飯了?”

  萱草聽了這個張婆子的話,隻覺得她裝的可以,分明就是飯點過來的,遇到自己吃飯有什麽稀奇的。想到這裏,她笑了笑說道:“可不是嗎,不過那東西還要有段時間才好吃,正巧讓我看看你帶來的人。”

  “好喲。”那婆子說著,然後領著自己身後的兩個人給萱草看。那兩個人看著沒有上次來的水靈,但是看著卻也十分順眼的。身上穿著青布衣裳,有些扭捏的站在那裏。

  看著那兩個人,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你們伸手,讓我看看。”

  聽了她的話,那兩個人倒也沒有怎麽吃驚,想來也不止是遇到過萱草一個買家。看著她們幾個人的手,萱草點了點頭,確實是幹活的手。看過手了以後,萱草猶豫了下,然後看著旁邊的張婆子:“我這裏的人,可不能經常出去閑言碎語,你也知道,我這裏不過就我一個姑娘家,若是有些房裏的事情被說出去了,那我可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那是自然,我挑給你挑的這兩個,保管都是鋸嘴葫蘆,鮮少說話的。”

  那張婆子說著,隨手拉了一個到了萱草的麵前,上下指著:“你看看這個老實模樣,怎麽也不是在主家背後閑言碎語的人。況且,姑娘掌著她的身子契呢,如果說有什麽事兒,隻管再發賣了去。到時候,就算要送到那樓裏,也不過是姑娘的一句話而已!”

  張婆子說的有幾分道理,萱草想著,掃了一眼那兩個姑娘。那兩個姑娘聽了張婆子的話有幾分懼怕,但是卻都沒有吭聲,想來是老實慣了的,頂嘴都不會的人!

  想到這裏,萱草點了點頭,說道:“我看倒也還不錯,隻是不知道價格如何。”

  “我們這兒這樣的姑娘算不上多值錢的,一個人十五兩,怎麽樣!”那婆子說著,一雙眼睛賊兮兮的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猶豫了下,點了點頭:“這個價格確實算不上貴,那就按照你說的吧。”

  見到萱草點頭了以後,那個婆子臉上立即就帶上了歡喜:“唉唉,桃,杏,你們兩個可要記得了,在這兒要好好的服侍你們的主子。若是有什麽不到位的,你們主子到時候發賣了你們,你們可有的哭的!”

  那兩個丫頭聽了那個婆子的話,隻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萱草,卻都沒有說什麽。

  “好了,這是銀子,多的一兩就當我請張婆子你吃酒了。”萱草說著,掂了三十一兩給了麵前的張婆子。不過她在給的時候,故意把那銀錠子捏成了一個團,扔了過去。張婆子拿著那銀錠子也不好再開口說想要在這裏吃點了,隻是抽了抽鼻子,掃了一眼那兩個丫頭,然後出去了。臨要出門的時候,她又趕忙回來,從自己懷裏頭掏了兩張契子,遞給了麵前的萱草:“哎喲喲,看我的記性,這個東西差點都忘記給您了。”

  萱草點了點頭,把東西收了起來。那兩個丫鬟其中一個看著那個紙遞到萱草麵前了以後,眼睛幾乎都發光了。看來,她對這個的渴求是很大的。想到這裏,萱草微微皺眉。如果說這個丫頭的野心太大了的話,也不適合在自己這裏待著。想到這裏,她猶豫了下,還是決定再看看。畢竟,也不能因為一點小事兒而去斷定一個人的性格什麽的。

  想到這裏,萱草看著那兩個丫頭說道:“我不管你們以前叫什麽,隻是今日起,你們兩個一個叫立春,一個叫冬至,明白了嗎?”

  “是。”兩個丫頭應了一聲。

  那個大膽看自己身子契約的丫頭抬頭,看了萱草一眼,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比杏要大一歲,那我就是立春,她就是冬至了吧。”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這個隨你們,隻要我每次叫了都有人答應就好。好了,你們就住西邊的那個房間,你們兩個人一個屋。如果說沒事兒的話,你們就隻管在家裏打掃,整理下院子裏的田,其他的事情等我吩咐你們了以後再去做。明白嗎?”

  “是!”

  立春和冬至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立春和冬至去了那邊的房間,看了一圈,很顯然是鬆了口氣,笑了笑對著冬至說道:“真是沒有想到,這個主家雖說看著有些凶,但是待人還真是不錯。這個房間看著這樣大,雖說如今沒有什麽東西,但卻也是抬舉我們了。”

  冬至點了點頭,目光中有幾分渴慕:“我在家的時候,不過是住在家裏的雜物房裏,沒有想到,到這裏竟然有正兒八經的房間了。”她說著,在房間裏到處摸著。看著她這個樣子,立春笑了笑:“這個屋子裏就有一個炕,我們兩個睡一塊兒吧。不過我們過來的時候,那個張婆子把我們的鋪蓋都給收了,隻怕夜裏是沒有什麽鋪蓋用了。”

  “我們兩個人擠一塊兒,擠擠就暖和了。”冬至說著,忍不住在炕上摸了摸。

  這個時候,她們兩個人聽到外麵萱草的叫喚聲,立即跑了出去。看著她們兩個急匆匆的跑過來,萱草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也是我疏忽,我才過來,那邊房間裏沒有鋪蓋。你們跟我過來,在這裏抱兩床鋪蓋過去。”

  聽了萱草的話,冬至和立春顯得都很驚訝,但是都應了一聲,跟著她一塊兒去拿了鋪蓋。看著她們兩個人拿了鋪蓋走了,明晰顯得有些奇怪:“主人,你說你幹嘛非要拉著這兩個人在跟前呢,又沒有什麽好的。”

  “你又知道什麽,我不過一個女子孤身在這裏,如果說有什麽人在外麵散些謠言,對我來說也是不利的。雖然說我大可以不管,但是我畢竟人在俗世之中,很多事情都要注意,不能全然不管的。”

  說著,萱草臉上就有了幾分的無奈。看著她那個樣子,明晰猶豫了然後說道:“如果說主人害怕她們兩個人背叛的話,到時候就把她們兩個人煉成傀儡人,那不就得了!”

  “你想什麽呢!”萱草微微皺眉,有些不滿的看著麵前的明晰。明晰見著萱草這個樣子,立即沒有再說什麽了。把人煉成傀儡,是屬於魔道用的伎倆。她沒有想到,明晰居然會慫恿自己這樣做。

  估計那兩個丫頭收拾好東西了以後,萱草就喊了她們讓她們自己弄兩個菜吃。靈獸的肉自然是沒有她們的份的,但是靈米卻還是給她們吃了。冬至大口大口的吃著米飯,不時的吃一口麵前的青菜,眼睛灼灼發光。

  看著冬至那個樣子,立春笑了笑:“看看你吃的狼狽的樣子……”

  “你說我呢,你又好的到哪裏去。說實話,真沒想到張婆子能給我們送到這樣好的一個主家,我以前在家的時候,連饃饃都是沒有我的份的。黑麵饃饃都是給我弟弟留著的,就算他吃不了了,也會給他留著餓了在吃。我最多就喝一點粥,裏麵放著野菜什麽的。沒有想到,如今我反而吃的比他們都要好了。”

  冬至說著,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一種做夢的感覺。

  “我也是,不知道為什麽,我總感覺這個米似乎吃起來特別香。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以前沒有吃過的原因,總之好吃……”立春說著,大口的吃了一口飯。兩個丫鬟說著相視一笑,似乎是因為相似的經曆,一下子就把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拉近了很多。她們兩個不再多說什麽,而是大口大口的吃著米飯。

  萱草這個時候卻無暇管她們吃的怎麽樣了,她現在要吸收吃的靈獸的靈氣。慢慢的把靈獸的靈氣吸納為自己的,然後梳理自己身體裏的脈絡。好一番折騰,她感覺自己身上出了一身的臭汗。微微皺眉,看著旁邊的明晰。明晰見著她這個樣子,笑了笑:“恭喜主人,看來主人如果說繼續這樣修煉的話,速度一定會很快的。”

  第二百一十八章

  萱草感受了下身體裏的靈氣,確實,如果說每次都能抓到這樣的靈獸,然後吃掉他們,自己或許真的修煉速度會增加不少。但是,如果說這樣的話,似乎有些怪怪的。

  她微微皺眉,看著自己手腕上麵的明晰,猶豫了下,然後問道:“如果說這樣修煉的話,會不會有什麽不妥當的地方?”

  明晰似乎沒有想到過萱草會問出來這樣的問題,很是驚訝的看著她,一雙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著明晰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好吧,自己不得不承認自己問錯人了。

  如果說自己師父在這裏的話,那就好了。至少,他在的話會給自己一個方向。也不知道,現在師父在哪裏。

  她想著,微微的歎了口氣。

  推開門,走了出去,她不想繼續窩在房間裏麵了。出去了以後,正好看到立春和冬至兩個正在那裏努力的梳理田地。看著她們兩個賣力的幹活,萱草點了點頭,算是比較滿意。

  冬至看到了萱草,立即有些高興的說道:“見過姑娘。”

  “嗯。”萱草點了點頭,立春也很快的反映過來,說見過姑娘。萱草也應了一聲,然後看著她們兩個人幹的活。兩個小家夥活都幹的很不錯,看的出來在家裏應該是經常做這個的。

  想到這裏,萱草看了她們兩個人一眼,猶豫了下,自己似乎可以試試看,看看他們兩個人中有沒有哪個是有靈根可以修真的。想到這裏,萱草又想到自己現在的修為。歎了口氣,算了吧,自己現在的修為是做不了這個的。雖說遺憾,但是卻也沒有沒有別的什麽辦法了。

  “很好,你們以後要繼續努力。這裏地方不大,你們隻需要把這裏料理好,時蔬斷不了就可以了。”萱草說著,掃了一眼立春和冬至。兩個丫鬟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對了,你們到街上去買點白麵回來,然後在家裏做饅頭,那饅頭以後就是給你們自己吃的。”

  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

  雖說靈米她還有不少,但是靈米給她們吃確實很浪費了。聽了她的話,那兩個丫鬟並沒有覺得有什麽不對,反而高興的應了一聲。萱草拿了十兩銀子,給立春,說是作為家用,以後就由她來開支,有什麽不夠用的隻管再來找萱草。

  立春捏著銀子,手都在抖。她是第一次接到這樣多的銀子。她猶豫了下,然後抬頭看著萱草說道:“姑娘,這銀子不能給我,因為,如果說我這裏有了銀子,我們家裏人知道了的話,會過來搶的。”

  “這個是我的銀子,又不是你的,他們有什麽立場來搶?”萱草說著,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立春。立春猶豫了下,小臉漲的通紅,飛快的搖頭:“不是,不是,他們不會管這些。特別是我大哥,他隻要有銀子來賭博,怎麽來的是不管不顧的。況且,況且他們覺得,我手裏頭的東西就是我的,也就是他們的!”

  說完,立春低垂著頭,看上去可憐兮兮的樣子。看著立春那個樣子,冬至恍然大悟:“哦,那石虎就是你大哥啊!”

  “嗯……”立春點了點頭,看了一眼冬至,然後又看了看萱草,臉上有幾分無奈。看著立春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看來這個銀子還真不能給立春管著了。她想著,然後就把銀子給了旁邊的冬至:“既然如此,那就冬至你來管著吧。”

  “唉。”冬至歡快的應了一聲,然後就把銀子給收了起來。

  說起來,冬至看著還是有幾分少女的活潑的,萱草想著,又看了一眼旁邊的立春,充滿感慨的想到,自己老了啊。是啊,自己都不知道是多少歲的怪物了,看著這些青春逼人的年輕人,還真是有幾分惆悵啊。

  把銀子給了冬至,萱草猶豫了下,就喊著冬至和立春一塊兒出去了。反正她在家裏頭也是無聊的慌,出去走走反而能夠讓心情愉快一些吧。她是這樣想著,所以說拉著這兩個丫頭出門去了。

  出門了以後,冬至領著她來到了買東西的一條街。萱草看著那條街問旁邊的冬至:“怎麽,你家也是這裏的嗎?”

  “嗯,是的啊。”冬至點了點頭,看了一眼立春,然後說道:“張婆子那賣的,大部分都是附近鄉裏的,當然如果說這個城裏有人過不下去了也會托了她幫忙賣的。”

  冬至說完,一雙眼睛到處亂砍。

  “你去買麵去吧。”萱草看著冬至那個樣子,笑了笑,然後說道。

  冬至點了點頭,就快速的跑開了。見著冬至走開了,立春臉上有幾分羨慕。看著立春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說道:“我們逛逛,你們如果說有什麽短缺的,隻管和我說。”

  “其他的倒是沒有什麽,隻是就要換季節了,我和冬至都沒有帶多少衣服過來……”立春說著,聲音很小,似乎知道這樣開口是一件很羞恥的事情。聽了立春的話,萱草有些恍然大悟。說起來也是自己沒有想到,她想著,笑了笑,然後說道:“倒是我沒有想周全了,走我們一塊兒去布莊看看,你們都是會自己做衣服的吧?”

  “卻不大會,在家裏頭,沒有那樣好的針線給我學。不過,不過我會打補子!”立春說著,一雙眼睛睜得老大。看著立春這個樣子,萱草想了想,確實,這裏的人家看著都不是很富裕,開始教導學做衣服也不過是來糟蹋東西。所以說,她們兩個不會倒也不是多麽奇怪的事情。想到這裏,萱草點了點頭說道:“既然你是不會的,那麽我們就去看看有什麽成衣沒有。”

  說話間,兩個人就來到了布莊。

  布莊裏生意看著也不是很好,見著有客人來了,那夥計立即贏了過來,笑眯眯的看著麵前的兩個人,說道:“不知道兩位姑娘想要什麽,我們這裏可什麽都有!”

  “有什麽成衣沒有……”萱草左右看了看,那些布料都算不上什麽好的,大部分都是粗布。聽了萱草的話,那個人趕忙說道:“有的有的,您要什麽樣的!”

  “普通的,秋天穿的,裏外都來四套吧。”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那夥計一聽是四套衣服,立即來了興趣,趕忙招呼她們,拿了許多成衣出來給他們挑選。萱草讓那立春幫忙挑,她兩套,冬至兩套。立春一聽說有兩套,頓時有些眼淚旺旺的,但是還是在那裏挑著。很快,衣服就挑好了。萱草又想了想,買了一些稍微悉尼一些的布。不管怎麽樣,貼身的衣服還是要她們兩個人自己做的。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