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32節

  明晰說著,顯得有幾分疑惑。

  “雖然說你不說,但是我又怎麽會不知道呢。我現在隻是練氣期,但是你身上的變化我還是能夠感覺的到的。”萱草說著,笑著揉了揉它的頭。

  “呃,其實我想說的是,你師父禁製減弱了,那麽我過不了多久,說不定就可以化形了。不過因為我修為減弱的原因,所以說我並不知道我化形後會是什麽樣子。”

  明晰說著,吐了吐舌頭。

  “郡主,郡主……”

  外麵傳來丫鬟們的聲音,萱草應了一聲。很快胭脂就從外麵走了進來,對著萱草行了禮,然後說道:“王妃找了幾個製衣館裏的人來,說是要給郡主做衣服,所以說他們在外麵等著呢……”

  “讓他們進來吧。”

  萱草說著,對著胭脂笑了笑。胭脂點了點頭,從容的離開。

  很快,她就帶著幾個繡娘從外麵走了進來。那幾個繡娘進來了以後,給萱草量了身長,腰圍等等後,才問萱草的要求。萱草想了想說道:“樣式最好普通一些,不要太過複雜,繡紋也從簡,不要太張揚。”

  “是。”

  那幾個繡娘應了下來,然後走了出去。

  看著那幾個繡娘走了以後,萱草才想起來,讓胭脂趕忙跟上去問問,看多久才能拿到衣服,得來的消息是要七天左右。

  知道這個了以後,萱草顯得有些悶悶不樂。本來以為很快就可以離開了,但是沒有想到,還要有七天。

  當天晚上,寧王妃紅著眼睛來到了萱草的房間裏。看著寧王妃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拉著寧王妃坐下:“您現在肚子裏還有一個呢,怎麽說也要顧及他才好。”

  “你能不能再等一等,隻管等著孩子出來了以後,再說離開的事情。”

  聽了寧王妃的話,萱草搖了搖頭:“我留在這裏對你們來說也沒有什麽好處了不是,況且那三王爺打的主意隻怕是在身上。我在這裏一日,他肯定會和你們糾纏不清。如今你正是需要靜養的時候,怎麽可以因為這些事情亂了心神。”

  “那……”寧王妃猶豫了下,看著麵前的萱草,“王爺的意思是,對著外麵說你準備一輩子不出嫁,常年伴隨青燈左右,然後在家裏起一個家廟,對外就說你待在那裏麵了。如果說你什麽時候想起了這裏,還可以回來看看。”

  “也好。”萱草點了點頭,笑著看著麵前的寧王妃。寧王的主意還算不錯,如果這樣處理的話,知道的人自然是知道她離開了。而不知道的人,也會覺得她是因為壞了名聲,所以說才會選擇如此的。況且,這樣也多少保全了寧王府的名聲。不然的話,突然女兒回來了,但是女兒又突然走了!當然,直接說萱草生病,然後病死了這一點是最簡單的,但是這樣的話,萱草就永遠不能出現在這裏了。很顯然,寧王和寧王妃都不希望如此。

  想到這裏,萱草看著麵前的寧王妃,心中有了隱約的感動。

  寧王妃這一次來,給她送了幾支珠釵,又送了一些金葉子。

  “我知道,你並不缺這些,但是這些好歹是我的心意。”寧王妃如是說著,萱草也不好不收。

  第二百一十四章

  看了一眼寧王妃,又看了一眼桌子上麵放的金葉子。猶豫了下,萱草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一個笑容:“謝謝你。”

  “你肯收,我就很高興了。你在外麵千萬要小心一些,若是遇到什麽事情,隻管來尋我們。我們家裏頭,總是給你留著一個位置的。”寧王妃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眼睛淚汪汪的。

  “王妃如今有了孩子,眼淚還是少流比較好。”

  萱草看著麵前的寧王妃,歎了口氣,說道。

  寧王妃嘴角勾起一絲絲笑容,點了點頭,“我知道你是個好的,可是,你卻偏偏不是我們家的孩子。”

  “……”萱草聽了寧王妃的話,不知道要說什麽好,隻能沉默。看著萱草這個樣子,寧王妃笑了笑,也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而是轉而叮囑她一路上的事情。萱草安靜的聽著,倒也算和睦。

  過了幾日,她拿到了衣服,換上了衣服了以後,就正式離開了這裏。她在外麵,回眸看著那曾經住過的地方,心裏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搖了搖頭,讓自己不要想那麽多,然後大步的離開。

  她並沒有直接的離開都城,她一個女孩子,如果說騎馬的話肯定不大方便。所以說她想的是買一輛馬車,再買上一些馬,最好最好在買一個駕車的人。這樣想著,她就特意尋了專門賣人的人牙子,說了自己的要求。

  聽了她的要求,那人牙子還真給她找來了一個看著十分壯實的漢子。

  “這個漢子倒是可以幹活的,駕車也是會的。手裏頭也有幾把力氣,如果說在路上遇到什麽事兒,也是可以幫襯的。”那人牙子說著,拉著那個人在萱草麵前轉悠了幾圈。

  萱草看著那個漢子,看著確實挺壯實的,於是點了點頭,就應承了下來,表示自己就要這個人了。

  這個人到手了以後,馬車也很快的就買好了。她是直接走的官路,畢竟小路上怎麽說都是不安全的。官路最起碼路上還是有驛站的,想要休息的時候,還有地方落腳。雖說不好找什麽獵物了,但是在其他方便來說卻是最好的選擇了。

  那車夫倒是個安靜的,一路上什麽都沒有說。

  萱草本來還準備買幾個丫鬟服侍自己,想了想又覺得自己的想法可笑。自己都是在路上不知道今夕明夕的,還領上幾個丫鬟,那豈不是添亂嗎!

  所以說,她還是放棄了那個念頭。雖然說她不得不承認,有丫鬟照顧的日子,那是十分舒服的!

  在都城內的時候,馬車速度並不快。出了都城,一下子就快了起來。萱草正撫摸著明晰,考慮下一步應該怎麽辦的時候,馬車突然停了下來。萱草微微皺眉,前麵的車夫卻猛地撩起簾子,大聲說:“姑娘,外麵有人攔路,要小心!”看著麵前的車夫,萱草微微皺眉,這個時候那後麵傳來一陣悠悠的聲響:“萱草姑娘不告而辭,真是讓人覺得沮喪啊。”

  這個話不是別人說的,就是那個侯先生!萱草皺眉,手緊緊的握成了拳頭,然後對著那車夫說道:“來人我是認識的,你退下吧。”

  那車夫聽了萱草的話,猶豫了下,才挪動了身子。

  車夫讓開,萱草才能夠看清楚外麵的情景。那侯先生當頭,後麵領著不少的人,正好把去路給攔的結結實實的。萱草微微皺眉,嘴角勾起一絲絲笑容:“怎麽,侯先生如今又來攔我?”

  “萱草姑娘此言差矣,寧王府不是說您在府內家廟清修嗎,怎麽來到了這裏?莫不是遇到什麽拐子,所以說才會如此呢?”侯先生說著,一雙眼睛裏閃過一絲絲的莫名情緒。

  看著侯先生那個樣子,萱草攤了攤手:“很顯然,那個府內的郡主並非是我。這件事情侯先生應該是最知道不過的了,怎麽反而裝傻起來了。寧王府的人都讓我走了,不知道侯先生是以什麽立場來這裏攔著我的呢?”

  萱草說著,直接看著麵前的侯先生。侯先生聽了這個話,歎了口氣:“並非是我想要攔著姑娘,但是,三王爺真的是對姑娘一見鍾情,很是想要娶姑娘為正妃。所以說,還請萱草姑娘不要多說,跟著我們一塊兒回去菜是正道理。”

  “休想!”

  萱草很直接的說著,一雙眼睛瞪的滾圓。看著她這個樣子,侯先生頗有些無奈的說道:“你又何必如此呢,想來你也知道,如果說你自己不願意跟著我回去,那麽我肯定會多少用些手段的。”

  他這樣說,後麵的那些人就有些蠢蠢欲動了。

  看著他們如此,萱草直接看著手腕上的明晰,問道:“你可以解決嗎!”

  “如今自然是小意思。”

  明晰應著,直接從萱草的手腕上麵跳了下來,然後落在了地上。他們沒有想到萱草手上的一個鐲子,竟然直接活動起來,立即驚呆了。這個時候,明晰身子抖了抖,然後開始一點點的變大,變大。

  “啊,妖怪啊!”

  侯先生後麵有人發出一陣陣驚呼,那些人也開始亂了起來。侯先生見到這個情況,臉色也不是很好。但是他還是強裝鎮定的說道:“你們不要怕,不要怕,這個肯定隻是障眼法,障眼法!”

  這個時候,明晰已經大到了一定程度了,並沒有繼續長大,而是很直接的挪動了下身子,尾巴輕輕一搖晃,直接掃倒了一棵樹。看著明晰那個樣子,那些人顯得越發驚慌起來。

  侯先生在此時也不能維持剛才的那種鎮定了,身子都在發抖。萱草很直接的對著那侯先生問道:“不知道先生是否還想著帶著我回去呢?”那侯先生看著麵前的萱草,雖然說慌張,但是還是問道:“你,你到底是什麽人!”

  “我,我自然隻是一個弱女子。”萱草說著,嘴角勾起笑容,看著麵前的侯先生。她覺得自己笑起來應該還不錯,但是那個侯先生見著她的笑容了以後,反而嚇的越發的驚慌。如果說這個侯先生一直都是很鎮定自若的樣子的話,萱草肯定會覺得這個人很厲害,是一條漢子。但是見著他如此驚慌的樣子,萱草突然又覺得沒有什麽意思了。

  外麵的情況也不想繼續看下去了,很直接的對著明晰說道:“快點解決吧,我們還要上路呢。”

  明晰聽了這個話,發出一陣嘶嘶的聲音,然後很快外麵就安靜了下來。解決了那些人,明晰又繼續變成了一條蛇,跳回了馬車上麵。看著明晰上了馬車,萱草問道:“你是怎麽處理的?”

  “不過是讓他們昏睡過去了而已。”明晰說著,吐了吐舌頭。

  看著明晰這個樣子,萱草想起了以前小白師兄處理那些人的情況,笑著說道:“我還以為你會直接吃掉他們呢。”

  “他們身上沒有什麽靈氣,吃掉了對我來說也沒有什麽好處,而且很難消化。”明晰很直接的說道。聽了明晰的話,萱草笑了笑。這個時候,她突然想起了自己買的車夫,和那些馬……撩開馬車車簾,看到那個車夫身子軟軟的倒在地上,見著萱草出來,更是驚慌的身子一陣陣的發抖。看到如此情況,萱草歎了口氣:“你不用怕,那不過是一個障眼法而已,你看那些人可都還活著。”

  那車夫幾次挪動身子,好不容易才借著馬車的力量站了起來。至於那些馬,不知道是因為馬太傻了,還是明晰控製的比較好,反正對那些馬沒有什麽影響。

  第二百一十五章

  車夫雖然說姿態比較難看,但是還是上了起來,駕起了馬車。馬車緩緩的動了,萱草鬆了口氣。好歹,自己不用親自跑到外麵去駕駛馬車了不是,如果說真的把這個車夫嚇出來好歹,那麽多麻煩!想到這裏,萱草偏頭看著麵前的明晰,有些疑惑的問道:“你如今已經可以變得那麽大了嗎?”

  “怎麽可能,隻不過是我恢複了一部分的靈力,而且你師父對我的束縛減少了一些。所以說我才能幻化成那麽大的,否則的話,也是不可以的!”

  他說完,歎了口氣,說道:“好久沒有變成那麽大了,真是還有幾分懷念啊!”

  想到剛才那麽大的明晰,萱草猶豫了下,點了點頭,讚賞的說道:“不錯,那麽大看著確實十分的威武!”

  “可惜,主人的師父卻不喜歡!”明晰說著,微微低垂著頭,看著有幾分沮喪。看著明晰這個樣子,萱草笑了笑,說道:“你又何須理會他,他不喜歡的東西多了,隻要我喜歡那就好了。”

  萱草說著,揉了揉明晰的頭。明晰聽了她的話似乎心情一下子好了許多。看著明晰這個樣子,萱草也忍不住笑了起來。不管他看著有多大,但是本質上其實他也不過是一個孩子而已。

  在那撥人以後,萱草路上就一下子安靜了許多。雖然說不知道那些人還會不會動什麽歪念頭,但是萱草已經想好了下一站去哪裏。她準備去不遠處的山城,那裏附近都是山,雖然說路比較難走。但是在山的附近的話,會比較好找到一些靈物。而且,明晰現在已經可以幫忙去找一些靈獸之類的了,那些東西對他來說也是有好處的。對萱草,自然也是有補益作用的。

  說起來,這個車夫就是山城附近的人家,是因為家裏前幾年鬧饑荒,賣苦力又沒有地方要。為了家裏頭的老小,所以說才會賣身出去的。那個地方萱草也是聽的這個車夫說的。萱草覺得,這個車夫見了明晰那個樣子,不管怎麽樣,也是不敢欺騙自己的,所以說就按照他所說來到了那個山城。

  山城果然是山城,城牆看著都是用大塊的石頭壘起來的,看上去一片黃撲撲的,周圍都是山,圍繞著那個小城。馬車駛了進去,門口並沒有什麽守衛。萱草有些奇怪,問那車夫:“怎麽,我一般到城裏都能看到有守城門的官兵,來這裏怎麽什麽人也沒有啊!”

  “我們這裏窮,所以說基本上沒有什麽人在這裏守著。若是有錢人的話,早就離了這裏,去別的地方去奔日子了。”那車夫說著,然後就領著他們進去了裏麵。

  裏麵倒是和普通的城鎮沒有多大的區別,隻是人看著更少一些,而且看著那些人都有些蒼老的樣子。年輕人卻很少見著,萱草見到這裏情況如此,倒是有些奇怪,偏頭看著旁邊的那個車夫。那個車夫看周圍的時候,眼光中有著隱隱的懷念。似乎注意到了萱草的眼神,他猶豫了下,然後說道:“這裏大部分都是老人家,年輕人都因為這裏窮離開這裏了。偶爾過年的時候,會回來。”

  萱草聽了這個話,略有些懂了,就和在現代的時候會遇到一些留守的村子一樣。但是這裏看著也算不上窮,況且這裏的情況看著還不錯,周圍又有山,怎麽可能說那些年輕人都走了呢?

  想到這裏,萱草就把自己的疑惑問了出來。

  聽了她的話,車夫猶豫了下,然後說道:“那山上我們都不能上去,有怪物。如果說上去了,怪物心情好,會把我們扔下來。如果說心情不好的話,會直接把我們給撕碎吃掉。”

  “怪物。”萱草聽到這一個詞,立即就想到了靈獸。看來這裏還真的是有靈獸,這樣的話,說不定明晰還可以獵回來一個不錯的獵物呢。

  於是,萱草決定在這裏買房子住下。

  或許是因為這裏很少有外人來,見到萱草要在這裏買房子,這裏的人的神色都有些奇怪。那個車夫進了城裏了以後,一直都在東張西望,似乎期望能夠看到什麽。但是最後很顯然,他失望了。他沒有遇到他想要遇到的人,倒是有幾個老人家認出來了他,問他家裏親人的下落。

  他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並不知道。

  看著他那個樣子,那些老人家都歎了口氣,離開了。

  在這裏買房子並不貴,但是這裏銀子似乎很少,這裏的人更加習慣的是以物易物。萱草沒有帶什麽別的東西,隻能用銀子買。雖然說人家也是收的,但是卻顯得很驚訝。

  不管怎麽樣,房子有了,落腳的地方是有了的。

  房子不大,也就是一個院子,裏麵一間正房,兩間側房,看著也還算寬敞。而且,在後麵還碼了一個豬圈,看著應該是以前人家用過的。但是那豬圈的情況卻可以很明顯的了解,雖然說有,但是很久都沒有人養過了。對此萱草還是挺滿意的,她可不想這裏養豬弄的髒兮兮的。豬圈側對麵,是一個廚房,看著不大,但是裏麵有灶台,還有些幹柴。

  房間裏擺設的東西自帶的並不多,但是萱草已經很滿意了。

  房子弄好了以後,接下來萱草準備解決的是那個車夫的事情。

  萱草把那個車夫喊到了正房裏,看著那個車夫,然後直接問他:“你以後準備怎麽辦。”

  “全聽主人家的。”

  許是因為路上一路相處,所以說這個車夫多少是知道了萱草的脾氣,對萱草並沒有開始那樣懼怕了。聽了那個車夫的話,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問道:“你叫什麽?”

  萱草一直沒有問過他叫什麽,每次都是以車夫車夫的喊他,所以說聽到萱草問他叫什麽時候,那個人顯得有些驚訝。但是還是說道:“我叫石岩。”

  這個名字聽著還真夠硬的,萱草想著,然後說道:“你既然已經回到了故土,有沒有想過直接回到你家裏去。”

  “我父母家人並不在此。”石岩猶豫了下,然後說道。他臉上神色很是有幾分沮喪,看來當初他曾經有抱希望,回來的時候能夠看到父母也回來了。

  “雖然說他們現在是不在的,但是你還年輕,可以娶妻生子,繼續在這裏安家落戶,畢竟這裏是你們的老家不是嗎?”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石岩。石岩猶豫了下,然後說:“如今我已經落了奴籍。”

  “我可以把你的身子契還給你,並且領著你去這裏的縣衙消了戶籍。”

  “那我需要做什麽!”那個漢子一聽到說可以不在是奴隸,眼睛猛地睜大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看著麵前的漢子,笑了笑:“其實很簡單,你不能把我的來曆,還有我的寵物的事情說給外麵人聽。如果說別人來打聽,你絕對不能把我的情況說出去,你看如何?”

  聽了她的話,那個漢子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

  “我應承了。”

  “你也知道我的本事的,如果說我知道你把我的事情到處亂說了以後,我定然是不會饒了你的。你可明白?”

  “我自然是明白的。”石岩點頭說道。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