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30節

想到這裏,她的心情猛地舒暢了些許,也沒有那麽不舒服了。

或許是因為想的開了,所以說她這一覺睡的格外的香甜。當她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能夠感覺的到外麵的陽光微微透過窗戶撒了些許進來。見著如此,她緩緩的起身。

或許是因為裏麵的動靜外麵聽見了,她略一動彈,立即聽到外麵有人敲門:“主子,請問是醒了嗎?”

“嗯。”

萱草應了一聲,然後就看著門被打開了,胭脂領著一幹看著應該是下麵的粗使丫鬟走了進來。她對著萱草福了福身子,然後說道:“王妃娘娘已經派人問了好幾次主子了,主子先梳洗吧。”

萱草點了點頭,然後在她的伺候下梳洗。後來,又由另外一個丫頭,憐春梳好頭發。在胭脂的幫助下,換了一身略為華貴的衣服。這才算是折騰好了,萱草看著自己這一身,微微皺眉。

看著她這個樣子,劍蘭笑了笑,說道:“主子莫不要嫌棄這一身太過豔麗了,今兒主子回來,京城裏不少人家都來咱們家下了帖子,說要好好的看看主子。所以說……”

劍蘭說的很直白,不外乎就是她這一身是給別人看的,所以說讓她自己不要覺得麻煩。所以說萱草點了點頭,然後說道:“行了,我知道了。我們去給寧王妃請安吧。”

說著,就徑直在前麵走。

她以前在環境裏的時候,當過公主,做過大家小姐,所以說,不論她本身如何。她自己的氣勢還是很足的,見著她如此,劍蘭微微歎了口氣,什麽話都沒說。

去了寧王妃那裏,寧王妃拉了她的收,上下打量著她,然後說道:“我的好閨女,你在這裏可住的習慣?今兒早上我叫人去接你,沒有想到你還睡著,是不是因為太過勞累的原因?”

“卻不是,隻是也不知道怎麽的,睡的似乎比在那邊要好一些,所以說有些過了。”萱草說著,微微低垂著頭。聽了她的話,寧王妃臉上頓時帶起了一絲絲的笑容:“什麽話,你在家裏自然是要比在別處住的舒爽一些。好了,你坐在這裏。等會啊,不少人都會過來看看你。畢竟,他們也都許多年沒有見過你了,對你好奇一些也是正常的。”

萱草剛要說什麽,就聽到寧王妃歎了口氣:“我知道你一向是不喜歡這些的,但是卻也沒有法子。畢竟你才回來,總是要麵對那些人的。我們這個圈子,說大不大,說小又不小。但是如果說你真的脫離了這個圈子,隻怕其他人都把你當笑話,或者直接把你當肉中刺,眼中釘來看了。”寧王妃說的很是直白,萱草承了她這個人情,所以說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看著她這個樣子,寧王妃笑了笑,然後說道:“我知道你一向都是乖巧聽話的,自然是不用我多說什麽。況且,我看你的形態也是很好的,想來在外麵雖然說吃了苦,但是天生的東西還是沒有放下來。”

“王妃娘娘,我哪裏有你說的這樣好……”

萱草略有些不好意思了,寧王妃聽到萱草還是喊自己王妃娘娘,臉上神色頓時有些不對,歎了口氣,拍了拍她的收,但是卻也沒有多說什麽。看著寧王妃這個樣子,萱草心中略有些感慨,不得不說,寧王妃的氣質修養還是很有一手的。畢竟自己自入了他們這裏,也沒有叫過她娘親。但是她看著雖然說有幾分的無奈,但是卻也沒有強製的要求著什麽。

在萱草陪著王妃吃了早飯了以後,外麵就有人傳話,說誰誰誰來了。

萱草看著從外麵走進來的姑娘,長的倒是不錯,旁邊跟著的應該是她的娘親。他們兩個人進來了以後,看著萱草,就抿著嘴巴笑。萱草見著他們這個樣子,微微皺眉,看了一眼寧王妃。

寧王妃咳嗽了一聲,然後說道:“付夫人,付小姐,好久不見了。”

“可不是嗎,自從郡主娘娘失蹤了以後啊,寧王妃您許久都沒有見客了。如今聽聞郡主娘娘回來了,所以說特意過來看看王妃娘娘呢。”那付夫人說著,臉上的笑容倒是燦爛的很。

萱草微微皺眉,看著旁邊的寧王妃。寧王妃臉上神色也有些不好看,幹笑了一聲:“這倒是勞得您跑了一趟,辛苦了。”

“怎麽會呢,王妃娘娘讓我們過來一次,可是難得的很哦!”那個付夫人說著。

第二百零九章

這個夫人萱草很不喜歡,不知道是什麽來曆,竟然在寧王妃麵前說話都是這個樣子。她想著,心裏頭也有幾分好奇。看了一眼寧王妃,然後聽著寧王妃哼了一聲:“可不是,我如今身子好一天,這王妃的位置也就是我坐著一天。我們家如今雖說沒有其他子嗣,但是我有女兒在,那就是很好的了!”寧王妃說著,握緊了萱草的手。

萱草這個時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個人和寧王妃唇槍舌劍的,不過是因為看重了這個王妃的位置,隻怕是想要讓她的女兒上來吧。想著,萱草看了一眼她身邊的女孩子。那個女孩子長的倒是不錯,看上去十分溫婉。似乎察覺了萱草的目光,微微抬頭,對著萱草笑了笑,很是淡定。

看著那個付小姐這般樣子,萱草對她倒是有了幾分好感。不過,對於她的娘,那還是算了。想到這裏,萱草回握了寧王妃的手,算是知道她對自己這麽好的感謝了。

寧王妃被萱草這一握,頓時有些驚訝,眼淚都快掉下來了。看著寧王妃這個樣子,萱草心中十分感慨。她的樣子,實在是不像是假裝的啊!這個時候,聽到那個付夫人說道:“嘖嘖,看郡主姑娘長的也是儀表堂堂的,隻可惜啊,聽人家說,是失去記憶了的。不過失去記憶也好啊,不然的話若是我知道我自己被拐走了那麽些時間,我寧可一頭撞死了去!”

“媽媽,你也少說兩句!”這個時候,旁邊的付姑娘開口了,很顯然是對她母親的話有些不滿了。聽了自己女兒開口,那個付夫人哼了一聲,卻沒有再說什麽了。

這樣一幕倒也奇怪的很,這個媽媽竟然聽從自己女兒的話。

那個付小姐抬頭,對著萱草露出歉意的目光。萱草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在意。

“葉家的夫人和小姐來了。”

旁邊走過來一個丫鬟,在寧王妃耳邊輕輕的說著。寧王妃本來不悅的神色,聽了這個話,立即點頭說道:“既然來了,還不快些請進來。”

“是……”

葉家的夫人和小姐,很快就從外麵被請了進來。葉家這兩位至少是那夫人看著要比那付夫人看著要順眼許多,她首先來了是給寧王妃和萱草行了禮,然後才看了旁邊的付夫人,笑著說:“我本來以為我自己就算快的了,沒有想到,付夫人比我更快呢。”

“那是,我自然是要在你們都沒來之前,好好的看看我們的郡主娘娘。”

那個付夫人說著,口氣中充滿了不屑。

聽了那個付夫人的話,葉夫人笑了笑:“是嗎,我倒是沒有想到,如今郡主娘娘一下子就這樣大了。我當初見著她的時候,她還小呢。那個時候啊,可喜歡擺譜了,如今看著反而親和多了。”

“看看你,說的什麽話,好歹你也算的上是她姨媽,她怎麽好跟你擺譜!”寧王妃說著,笑著看了一眼旁邊的萱草。這個時候萱草明白了,原來寧王妃和這個葉夫人應該是姐妹關係,所以說她才那麽高興見著她來了。想到這裏,萱草對著下麵的葉夫人點了點頭。

葉夫人看著上麵的萱草,笑著說:“我在外麵聽說她可是失了記憶的,但是我看著這一舉一動,怎麽比我見著許多大家小姐都還要好的很多!難道說,這個就是天生的,刻在骨子裏的東西!”

“你啊,你啊,就別誇她了。我看你的女兒也是很好的,一轉眼,似乎才沒有多久,就這樣大了。”寧王妃說著,看著那葉小姐。葉小姐似乎有些害羞,紅了臉龐,微微低垂著頭。看著她那個樣子,寧王妃從自己手上下了一個鐲子,遞給了旁邊的丫鬟:“喏,去給葉姑娘,讓她好好收著。”

“喲,這個可使不得,使不得!”

葉夫人說著,趕忙推辭。

“有什麽使不得的,你的女兒,也不就相當於我的半個女兒!我如今是身上沒帶什麽好東西,不然啊,看著她這樣討喜的模樣,就算全部給她我也是不心疼的!”

“寧王妃這個樣子,我下次是不敢再來了的!本來看著郡主娘娘那麽可親,還想著常來。可王妃娘娘的話,可是把君兒給嚇著了!”葉姑娘說著,臉上神色很是俏皮。

“喲,看看,這張嘴也是能說會道的!”寧王妃看著那個葉姑娘,臉上神色越發喜歡了。很顯然,這個丫頭合了她的心思。見著寧王妃這個樣子,葉夫人顯得十分得意。

這個時候旁邊的付夫人冷哼了一聲,卻沒有多說什麽。她現在看著倒是沒有開始進來的時候那麽囂張了,也不知道這個臉到底是怎麽變的。倒是那個付小姐開口了:“葉家妹妹說的不錯,我看郡主娘娘也是極好的。若以後葉家妹妹來這裏,可也要叫上我才是,我很是希望能夠和郡主成為朋友呢。”

萱草聽著她們兩個人在下麵你一來我一往,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卻沒有多說什麽。

這個時候,又聽到有人來說話:“那朱家夫人和小姐來了。”

“喲,那感情好,請進來吧。”寧王妃說著,對著那旁邊的丫鬟點了點頭。這個態度算不上特別的熱切,但是卻也還行。萱草在心中想著,然後就見著那朱家的兩位來了。

過了一會兒,又是幾家來了人。不過,人多了以後,那些人對著萱草都是奉承話了。沒有其他人和那個付夫人一樣,在那裏說那些不好聽的話了。似乎是因為姑娘們來的多了,所以說那寧王妃對著萱草身邊的丫鬟胭脂說道:“領著這些姑娘們去後院賞花去吧,免得陪我們這些人在這裏枯坐,也挺沒意思的!”

“是。”

胭脂點了點頭,萱草也跟著站了起來。

到了後麵,萱草才發現,後麵是已經都布置好了的。她正想著,突然感覺自己胳膊上麵一重,然後就聽到一個女子的聲音:“郡主姐姐,我聽說你以前的事情都不記得了,是真的還是假的啊!”

萱草微微偏頭,看到這個女子穿著一身粉紅色的衣服,下擺繡著幾隻蝴蝶,看著一派青春的樣子。她記得,這個姑娘應該是張家的才對。她想著,微微看了一眼周圍,旁邊許多姑娘已經都坐了下來,還有些三三兩兩站著,似乎在說什麽。不過張家姑娘猛地跑到她跟前,還是有許多人在那裏看著的。

“是啊,我都不記得了。”萱草說著,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或許是誤會了她臉上的笑容,那個小姑娘立即有幾分不好意思的搖頭:“那個,我不是故意問這樣問題的,我隻是好奇。”

萱草把她的手從自己胳膊上麵順了下來,然後笑著看著她的臉,搖了搖頭說道:“沒有關係,反正這個也是事實。”說完,她就坐在了那正中間的席位上麵,不時的打量著下麵的人。她在這樣打量下麵的人的時候,下麵的那些人也都在偷偷的打量著萱草,而且,不時的在議論著什麽。

過了好一會兒,萱草覺得無聊的時候,那個付姑娘站了起來,對著萱草舉了舉酒杯,笑著說:“既然王妃娘娘說了,是要讓我們在後麵自在開心一些,不如我們來對詩如何!”

“啊,你又要出風頭,又何必要帶上我們幾個!”

“就是就是,你還是饒了我們吧,我們可都知道,付姑娘您是都城裏最有才華的了!”

……

那付姑娘話音一落,下麵就有了許多的叫衰聲,很顯然,她的詩才應該是很不錯的。

第二百一十章

付姑娘聽了旁邊人的話,頗有幾分得意,眼睛隻是看著麵前的萱草。很顯然,她有幾分想要和萱草比的高下的心思。可是,這個有什麽意義嗎,萱草自己壓根對這些一竅不通。

這個時候,下麵的人也很顯然都不是傻的,也看出來了這個付姑娘的用意,一時之間她們也都安靜下來了,隻是看著上麵的萱草,似乎想要知道萱草會如何應對。

萱草微微看了一眼付姑娘,然後笑了笑說到:“付姑娘如此,想來對詩詞是十分拿手的……”

“略通一二罷了,也不是什麽正兒八經的東西。”付姑娘說著,口氣上十分的謙虛。看著這個姑娘這個樣子,萱草一下子笑了起來:“那我可真是佩服的很,以茶代酒敬付姑娘一杯了。”

說著,萱草就端起茶,一口喝完。看著她這個樣子,那個付姑娘反而有些驚訝。萱草放下杯子,然後又說道:“我雖說才回來,但是卻也聽了娘親說過都城裏的女子,大部分都是有一兩樣絕學的。如今我卻什麽也都不會,說起來也是遺憾。不過我想著,雖說我不會,看倒是會看的。不如,今兒你們都露一手,讓我好生看看。下次就算是對著別人,我也可以說上一兩句不是嗎?”

萱草說著,掃了一眼下麵的人,嘴角的笑容淡淡的。

聽了她的話,那下麵的人頓時都有些驚訝,不時的傳來一陣陣議論的聲音。萱草對著旁邊的丫鬟說道:“去,你們下去準備準備一番,好歹多張羅點東西過來,也好讓大家盡興。不管怎麽樣,今兒也算是我們做東道了!”

“是……”胭脂見著萱草如此錯落大方的,立即應了,快速的下去了。

看著胭脂下去了以後,萱草身子更是往後麵椅子上麵一靠,看著下麵的那些女子嘰嘰喳喳的說著話。說起來,這些姑娘們顏色都是很好的,特別是正是青春年華,更是青春逼人。看著她們,萱草都覺得自己老了。

雖然說麵皮上麵看不出來,但是自己好歹過了那麽長時間的歲月,真正的和這些姑娘們一塊兒,那暮氣是掩蓋不住的。想到這裏,她不免有幾分哀歎。

這個時候,不知道哪家的姑娘走到了萱草前麵,笑眯眯的看著她。萱草見著她這個樣子,也跟著笑了起來。沒等萱草先開口說話,那個姑娘就自己說了起來:“我是陸家的,想來你也是不記得我的。”

萱草微微偏著頭,看著她要說什麽。

“我本來以為,從外麵接回來的姑娘,要不就是粗魯不堪的,要不就是怯生生的,今兒見著你了,倒是不覺得如此了。你看著很好呢……”

“是嗎?”萱草眨了眨眼睛,看著麵前的姑娘。

那個姑娘一下子就笑了起來,然後說道:“我家裏有個哥哥,不知道你願意不願意到我家去當我嫂嫂!”

“喲,你這個話也說的出來,真是厚臉皮的!”旁邊有個小姑娘聽了她的話,立即在旁邊打趣。

“郡主看著這麽好,我又有什麽不好意思的。總比你們一個個強,想的是什麽,卻都悶在心裏頭不肯說出來的要好!”那姑娘說著,仰著頭,顯得很是傲氣。

看著這個小姑娘這般作態,萱草立即笑了起來。見到她笑,那個小姑娘反而覺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想的是很好,但是你卻沒有問過你哥哥怎麽想的呢。說不定你哥哥心裏頭已經有了意中人,隻是不好意思告訴你。什麽時候啊,就稟了你父母,娶回去給你做了嫂嫂呢。”

萱草說著,頭微微偏著看著麵前的小姑娘。小姑娘一聽這個話,眉頭立即就皺了起來。

正說笑呢,胭脂就領著一群下人拿來了不少玩意。見著那些東西,那些姑娘們就直接三兩個在一堆,然後弄自己感興趣的東西去了。那付姑娘倒是站在一邊,顯得有些孤零零的。看著那付姑娘那個樣子,萱草心中略明白一些了。大概她就是因為自己略有些清高,又有那樣的娘親,所以說其他的世家女都和她不大親近吧。

想到這裏,萱草對著那個付姑娘招手。那付姑娘見著萱草如此,卻是搖了搖頭,還是坐在她原來的位置上麵。這個時候,陪著萱草的那個陸姑娘卻開口了:“寧郡主你不用喊她的,她是不會過來的。”

“這個話,怎麽說的?”

萱草有些奇怪的看著麵前的小姑娘。

“她性子一向如此,清高的很,一向不喜歡和人紮堆。偶爾有人看著她一個人怪可憐的,喊她來,她也是從來不來的。寧可一個人坐在那裏,也不知道是在想什麽。而且你不知道她的娘,真是什麽話都說的出來的。所以說,寧郡主,你還是少和她來往的好。”

陸姑娘說著,神色很是嚴肅。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算是自己明白了。看著她的樣子,那個小姑娘猛地捂著嘴巴,然後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可不是故意在人家後麵說別人壞話的,隻是我說的都是真的!”

“我知道了。”萱草點了點頭,然後歎了口氣,不再說什麽了。

這一場很快就散了去,寧王妃聽了萱草的作法了以後,笑著點了點頭,然後說道:“萱兒雖然說才回來,但是這件事情卻是做的很好。”

萱草聽了寧王妃的誇獎,笑了笑,沒有說什麽。看著她的樣子,寧王妃摸了摸她的頭,然後說道:“你若是以後不喜歡這樣的景象,以後娘就讓他們少來,少接帖子。”

“王妃真好。”

萱草笑了笑,看著麵前的寧王妃。

那樣的場所她也是不怕的,畢竟她什麽都經曆過的。隻是不大喜歡那樣吵鬧而已,聽說以後沒有了,她也是很高興的。寧王妃聽了她還是叫自己王妃,一下子就怔怔的看著她,眼淚劃拉一下子就掉了下來。

看著寧王妃落淚了,萱草一下子就驚著了,握住她的手,問道:“王妃娘娘,您怎麽了?”

“都回來這些日子了,你怎麽還叫我王妃呢,我是你娘啊,我是你娘啊……”寧王妃說著,眼淚鼻涕一大把的。看著麵前這樣的寧王妃,萱草很是陌生。

寧王妃平日裏在她麵前都是高雅大方的,猛地見著她哭成這樣狼狽的模樣,萱草心裏頭也是不好受的。她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寧王妃,猶豫了下,然後說道:“王妃娘娘,您說過,不會閉著我的。”

“好,好,我不逼著你……”寧王妃快速的把眼淚擦幹,露出了一個笑容。但是看著那笑容,萱草心裏頭卻感覺很是淒涼。或許是因為知道這隻是一場戲,所以說看著另外一個人格外入戲,萱草心裏頭就有一種很難受的感覺。她想了一會兒,然後歎了口氣,還是什麽話都沒有說。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為師與爾解道袍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非專業大師總有人想蹭她靈氣我是你媽!撿了一個木乃伊鎮河我閨房裏的銅鏡成精了不嫁何撩喵!我在現代做藥神全海洋都以為我很凶殘玄學天師的開掛日常仙藏鬥轉江湖二青禦靈真仙家師是條魚少將被omega撩了![星際]小師妹每天都要噴火在異世討生活奇遇無限一指成仙玄學大師是吃貨我家饕餮叫狗剩影帝養了隻蘭花精魔囚仙玄學大師的當紅人生[重生]明月入君懷和神獸同居的日子假如空氣有生命攻略不起打擾了仙界白富美脫單記
  作者:清風渡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