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28節

本來萱草還覺得自己是不是想的多了,這個人怎麽會有給自己找個假的家人的想法。但是聽了他那個話,萱草幾乎可以立即肯定。自己隻要跟著他走,然後順著他給自己鋪就的路往下走,自己肯定會莫名其妙的多出來一些家人。

哼,可惜這個侯先生並不知道,她壓根就不算是失去了記憶,自己也不可能說是在這個世界裏有家人的。

想到這裏,她就不想在和這個侯先生說話了,因為她已經覺得這個侯先生和自己第一次見到的時候那種感覺完全不一樣了。

現在的侯先生,她看著簡直有一種作嘔的感覺!

馬車停了,然後又開始走,下馬車吃飯,如廁,等等……

就這樣過去了一個星期,侯先生才略帶感慨的說道:“都城到了。”

萱草看著麵前的侯先生,臉上神色有些不好看。侯先生笑了笑說道:“我已經出去很長時間了,沒有想到在我有生之年,還能夠回來。”

她沒有搭理侯先生的自言自語,心裏頭卻有幾分奇怪。這裏離著那個小村莊怎麽這樣的遠,在這樣遠的距離裏,那個所謂的王爺還能想著這個侯先生,甚至讓人去請他。那麽,這個侯先生在那個王爺眼中的分量,真的是非同一般啊

那個侯先生似乎隻是發泄一下,並沒有管萱草是否回答,於是,這輛馬車就一人沉默,一人興奮的狀態中緩緩進入了都城。都城裏很是熱鬧,萱草聽的到外麵人說話的喧嘩聲。她有心思想要看看外麵,但是卻又強行忍住了。自己是不高興的來的,並非是出來郊遊的。

“你何不看看外麵呢,說不定,你能想起來什麽。”就在萱草受著內心的煎熬的時候,突然聽到旁邊的侯先生開口了。萱草看了一眼侯先生,冷哼了一聲,但是還是沒有撩開車窗開外麵。

你說看就看啊,你以為我是你家養的小狗啊,給個骨頭就要搖頭晃腦的撲過來吃!

馬車在裏麵繞了幾個圈圈以後,就停了下來。侯先生先下了馬車,然後在仆人撩開簾子以後,想要伸手幫助萱草下馬車。萱草看了一眼他伸出來的手,直接走到了另外一邊下了馬車。

這個時候,去接他們的幾個人立即發出一陣陣的哄笑聲。

很顯然,在他們的眼裏,萱草不過是和那個所謂的侯先生鬧脾氣而已。萱草狠狠的回頭看了他們幾眼,如果說等到自己重新築基,能夠加快自己修煉了以後,自己絕對不會放過這些人的!

那些人似乎沒有想到萱草會有這樣凶猛的眼神,但是很快卻又感覺肯定是他們自己幾個人的錯覺。萱草不過是一個小姑娘,怎麽可能說對他們有什麽威脅呢!

當萱草跟著那侯先生後麵被這裏的人給迎進去了以後,萱草發現這裏還真算的上是氣派,至少院子就很大。他們走了一圈過後,才見著一個穿著名藍色常服的男子,站在那裏對著他們兩個人笑著。

那侯先生猛地跪倒在了地上:“侯青見過王爺!”

那王爺點了點頭,略有些奇怪的看著旁邊站著的萱草,目光中閃過一絲疑惑,問道:“這位是?”

這個時候,侯青趕忙拉了拉萱草,萱草猛地把他手給甩開,壓根不搭理他。那王爺旁邊的人見著萱草這個樣子,更是直接的喊道:“大膽,你見著王爺,竟然敢不行禮!”

萱草微微眯了眯眼睛,那些人說的話完全被她無視掉了。她倒是要看看,在她全然不配合的情況下,這個侯先生想要怎利用自己。這個時候,那個侯先生笑了笑說道:“這位姑娘是我在隱居的地方撿到的一個姑娘,她沒有以前的記憶,想來對這樣的事情也是不明白的。”

自己什麽時候成了是他撿到的了!萱草瞅了一眼那侯先生,目光中充滿了嘲諷。那個侯先生似乎壓根不在意,而是看著麵前的王爺。那王爺臉上有一絲絲的不愉,但是很快就恢複了正常,笑著說:“原來如此,那不知道我們這裏的規矩也是很正常的。”

第二百零四章

那王爺雖然這樣說,但是臉上神色還是有些不好。不過萱草卻也不會去管這個王爺臉色如何,哼,自己又不是心甘情願來的,還想讓自己對他俯首稱臣不成!

這個時候,旁邊的侯先生又笑了笑說道:“王爺,你看現在是不是應該讓她安頓下去了,畢竟,一路上舟車勞累,她可比不上我這個男人。”

王爺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侯先生,然後點了點頭,吩咐旁邊的人把萱草給帶了下去。萱草看了一眼那個侯先生,就直接跟著帶著自己的丫鬟下去了。在萱草下去了以後,侯先生笑了下,王爺看著他,皺眉說道:“你怎麽會帶著這樣一個不知道好歹的女子過來來我這裏。”

“王爺難道說你沒有看出來嗎?”

侯先生說著,微微的眯了眯眼睛。

看著他這個樣子,那個王爺倒是顯得有些驚訝,哦了一聲,然後說道:“怎麽,她還有什麽門道不成?”

“這個女子過來了以後,見到這裏場景,並沒有半分膽怯的樣子。當初我在山野見到她的時候,也覺得她身上氣派並非像是一般的農家女子。況且,王爺想來也是知道我所在那個村莊的位置,莫名其妙出現在那裏的貴女,王爺覺得會是什麽樣人家的呢?”

侯先生說著,眼中閃過一絲絲的精光,那個王爺聽也不是糊塗的,聽到了這裏整個人立即就明白過來了。他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現在也不忌諱剛才萱草對他的態度了,而是很直接的問道:“我記得你說過,她失憶了是嗎?”

“正是如此……”侯先生點了點頭,臉上笑容越發濃厚。

這個時候,兩個人就好像是已經達成了什麽協議一樣,一起哈哈笑了起來。

萱草可不知道這裏發生的一切,但是她卻也能夠知道,那兩個人肯定不會有什麽好事兒。原因很簡單,如果說真的有什麽好事兒的話,怎麽會平白無故落在自己頭上,天下可沒有白吃的午餐。

她開始是被領到了一個偏院裏,也就一間屋子,看著並不是很大。

但是很快,就有一個看著像是管事的女子急匆匆的跑了過來,訓斥了領著萱草來這裏的那個丫鬟,把那個丫鬟說的都要哭了,才又領著萱草來到了另外一個院子。

“這個是梅香院,是我們王爺專門招待貴客的院子。裏麵有四個二等丫鬟,還有六個粗使丫鬟,都是給姑娘您用的。如果說有什麽事兒,可以直接吩咐。”

那個管事的女子說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萱草看了一眼那個人,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那個管事的也沒多說,隻是把她領著院子裏麵,看到那裏麵的丫鬟迎了上來了以後,就下去了。

“奴婢叫玉梅……”

“奴婢叫梅香……”

“奴婢叫紅梅……”

“奴婢叫冬梅……”

四個二等丫鬟在萱草麵前一一見禮,萱草懶洋洋的讓她們幾個人起來,順便掃了一眼她們的樣貌。樣子都算的上是一等一的,肌膚很好,五官也不錯。沒有想到,這樣姿色的丫頭也不過是來這裏守著這個院子,看來這個王爺的眼界還頗高啊!

她想著,然後就任由那幾個丫鬟把自己帶到了廂房裏去,進了廂房,萱草坐在軟炕上麵,看著麵前的幾個丫鬟:“你們去給我弄點水來,我要梳洗一番。”

“是……”

玉梅應了一聲,然後就走了出去。

“再給我弄點吃的,這幾日奔波,都沒有怎麽吃上東西。”萱草說著,掃了一眼那下麵的三個丫鬟。

“是……”

梅香笑了笑,然後問道:“快到用膳的時候了,姑娘不如先用些小點心,等到吃飯的時候再一塊兒進一些……”

萱草聽了梅香的話,冷哼了一聲:“怎麽,這裏的丫鬟倒是如此有主見了,我的要求都聽不見了嗎?”

梅香臉上笑容一頓,很快就低頭出去了。看著梅香這個樣子,萱草哼了一聲,自己如今不拿出來一點態度來,隻怕那些人都把自己當成了軟柿子了!想到這裏,她微微皺了皺眉頭,心裏頭多少其實還是有些不舒服的。

畢竟,任誰知道自己被人利用了,但是卻不能脫身出去,都會不舒服的。

況且,自己現在還有這麽多雙眼睛看著自己,她想著,偏頭掃了一眼站在自己身邊的那兩個女子。心中暗自嘀咕,還不如讓她直接住在那個偏院呢,這樣的話,好歹她還可以修煉什麽的。如今倒是好了,他們看著是很重視自己了,那麽自己的空間也有局限了。

很快,熱水就準備好了,她去沐浴後,一桌簡單的吃食也擺在了炕上。她靜靜的吃著,吃完了就讓那些人收拾下去了,然後說:“我去睡一會兒,等會不管有誰來了,我都不見。”

她說著,就回到房間裏,躺在床上。見到她如此,那旁邊幾個丫鬟隻能麵麵相窺,過了一會兒,才去外麵守著了。萱草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料子還是不錯的,這樣更加證明那些人是看重自己了。不過,這樣的看重不要也罷。

“主人,若是不喜歡他們的話,我們隨便找個機會跑掉就是了。”

明晰說著,吐了吐細細長長的舌頭。聽到明晰說這樣的話,萱草苦笑了下,然後說道:“我倒是也想呢,隻是如今還不能跑。如果說現在跑了,就算將來出去也沒有安寧。更重要的是,我現在並沒有多少的自保能力。我要更加快速的達到築基期,那樣的話,我才多少有……”她說著,話沒說完,眯了眯眼睛。

這個時候,外麵隱約的傳來一陣說話的聲音。很快,房門動了,萱草躺在床上,身子側著,看著進來的丫鬟。

“姑娘,王爺準備了晚宴,還請姑娘過去一敘。”

這次進來的是冬梅,看著幹幹淨淨的一個姑娘,臉上也是沒有多少脂粉。看了她一眼,萱草微微抿了抿嘴巴,然後說道:“我方才進來的時候說了什麽,我可是說過了,我如今困了,要睡覺了。不管是誰過來,我都是不相見的。你回去,把這個話傳一下吧。”

萱草說著,裂開了嘴巴,笑了笑。看著她這個樣子,冬梅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門又被關上了,但是明晰已經沒有說什麽了。萱草本來想練功的,但是大概真的因為在車上太過勞累了,所以說她在不知不覺的時候,竟然睡著了。當她醒過來了以後,發現自己床邊上已經有了人了。

冬梅怯生生的站在那裏,看著她醒了,立即端了銅盆過來:“還請姑娘起來洗漱。”

萱草看了一眼冬梅,點了點頭,掃了她一眼,嘴角帶上了一絲絲笑容:“沒有想到,你倒是個勤奮的。”

冬梅聽了這個話,頭微微低垂著:“這個是奴婢的本分。”

確實是一個很本分的丫鬟。

萱草給她在心裏頭下了這個定義,然後在她的服侍之下,穿衣洗漱,一番折騰了以後,出去已經看到外麵擺好了膳食,其他三個丫鬟都站在外麵,都小心翼翼的樣子。

看來,萱草的下馬威還是很有作用的,至少這幾個人目前看著還是很好的。萱草在心中想著,就坐在那裏開始吃早飯。吃完飯,侯先生就過來了。他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似乎絲毫沒有因為萱草昨兒晚上拒絕去那宴席露麵而有不悅。

第二百零五章

看著這個侯先生,萱草不得不承認,他還真是一個人物,至少是可以忍的人!想到這裏,萱草挑了挑眉毛,直接問:“你來這裏幹什麽?”

“姑娘是我請來的貴客,自然是要過來看看。不知道姑娘在這裏住的是否還習慣,若是有什麽不好不舒服的地方,隻管提出來。”

侯先生說著,臉上的笑容也是極其自然的。看著侯先生這個樣子,萱草瞟了他一眼:“我倒是覺得我不是過來做客的,當然,如果說你能讓我離開這裏,想來對我來說才是最好的。”

“看看你,又開玩笑了,你總是這樣的風趣。”侯先生說著,臉上笑容依舊不改。但是他很快臉色一正,對著麵前的萱草說道:“對了,王爺對你的事情頗為上心,昨兒就叫人出去在都城裏大廳,為了你尋找父母。”

“是嗎?”萱草似乎來了點興趣,扭過頭看著麵前的侯先生。侯先生點了點頭,麵上神色看著還有幾分嚴肅:“正是如此,我們王爺最是好的了,如果說能夠幫到你,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見如此,我倒是想要看看,我在這裏父母,是什麽樣子。”她說道這裏,頓了頓,歎了口氣,有幾分幽怨的樣子:“是什麽樣的父母,能把我扔到外麵一直不管不問呢!”

聽了這個話,侯先生笑了笑,並沒有直接答話,而是說:“好了,你這幾日就在這裏休息吧。如果說有什麽消息的話,我會過來通知你的。你既然不想去王爺那裏吃飯,那就在這個院子裏用就好了。如果在院子裏待的悶了,也可以讓你身邊丫鬟領著你一塊兒出去走走。”

“是嗎?”萱草看著麵前的侯先生,對著他說自己可以出這個院子倒是有幾分驚奇。她本來以為,自己會被軟禁在這裏,看來,他們還沒有這樣想過。

“那是自然,王府裏的環境還算不錯,姑娘可以多走走,對身子也是有好處的。不然的話,總悶在房間裏,是容易鬱結在心的!”

侯先生說這個話的時候,倒是有幾分真誠的樣子,看著似乎真的是為她擔心一樣。萱草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麽。反正在這個狐狸麵前,多說什麽也都是沒有用的。

侯先生走了以後,旁邊的梅香給她倒了茶,垂手立在了一旁,其他幾個丫鬟也不知道去哪裏了。看著梅香,萱草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自己對麵的位置:“你坐下。”

“姑娘,這樣不可……”

梅香說著,搖了搖頭。

看著梅香這個樣子,萱草哼了一聲:“在這個院子裏,不都是我自己做主的嗎,如果說你不聽話,那我隻好和侯先生談一談了。”

梅香一聽了這個話,立即瞪大了眼睛,但是很快就乖巧的坐了下來。看著梅香這個樣子,萱草很是滿意,點了點頭,問道:“你到這裏多久了?”

“梅香從小就是在這裏長大的。”梅香說著,小心的看了一眼萱草。萱草點了點頭,“是嗎,那你應該對這裏的事情很是了解才對。”

“梅香對這裏的事情知道的算不上多,如果說姑娘要問我的話,隻怕是問錯人了。”

梅香很是小心的說道。

“我又沒有想問你什麽機密問題,怎麽你看著這麽小心的樣子。”萱草說著,揚了揚眉頭。看著她這個樣子,梅香猶豫了下,幹脆沒有開口。見到她沒開口,萱草繼續問道:“那個侯先生以前是在這裏住過嗎?”

“是曾經在王府裏待過的,但是已經離開好幾年了,今年才回來。”梅香猶豫了下,說了。

“哦,那他和你們王爺的關係很好嗎?”

“這個梅香就不知道了。”

梅香搖了搖頭,說道。看著梅香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看了看窗外,現在正是秋天,外麵許多落葉飄零,看著還有幾分美感。看著她看窗外的樣子,梅香趕忙說道:“院子裏如今許多菊花都開了,若是姑娘對那些感興趣的話,梅香願意帶著姑娘去。”

“菊花啊……”萱草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站了起來,“也好,反正我也不能總在房間裏悶著不是嗎?”她說著,笑著看了一眼梅香。梅香見到她這個樣子,立即在前麵帶路。出院子了以後,萱草發現,冬梅和紅梅不知道什麽時候出現了,也安靜的跟在身後。跟著他們來到了一個院子裏,院子倒是挺大的,周圍用盆擺放了不少的菊花。

各種各樣品種的都有,都在那裏綻放著顯露出自己最美好的形態。她正看著的時候,突然聽到對麵有人說話:“喲,這個小姑娘是什麽時候進府的,看著倒是水靈靈的,怎麽,王爺什麽時候新收的人,我怎麽就不知道呢!”

萱草抬頭,看到發話的人是一個穿著大紅色衣裳的女子,領子和袖口都有一圈絨毛,看著很是富貴的樣子。她微微皺眉,看了一眼旁邊的梅香,梅香趕緊上前對著那個女子行禮:“見過明妃娘娘。”

“是梅香啊,你還沒有和我說說,這個女子是誰呢。”

那明妃伸出手,指著麵前的萱草,臉上看著一臉的傲氣。看著明妃這個樣子,萱草哼了一聲,扭頭就走。見到她這個樣子,明妃頓時惱了。大步上千,直接拽住了萱草的衣服:“喂,你好大的膽子,就算你是進府裏的人,見著本側妃,你也應當行禮才是!”

看著麵前的明妃,萱草微微皺眉,手上略用了力氣,把自己的衣服從這個女子的收上奪了回來,然後勾了勾唇角說道:“我不過是在你們家暫住,可沒有想要和你們家王爺發生什麽關係。你有什麽威風,隻管衝著別人擺去。”她說完,繼續走自己的路。明妃娘娘見到萱草這個樣子,又氣又惱,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女子!

“姑娘,姑娘,明妃娘娘是王爺最寵愛的妃子了,您直接這樣對上,似乎有些不大好。”梅香在旁邊小心翼翼的說著。萱草看了一眼梅香,哼了一聲:“我又沒有想在這裏久住,怎麽,我還要上前像狗一樣的討好她不成!”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為師與爾解道袍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非專業大師總有人想蹭她靈氣我是你媽!撿了一個木乃伊鎮河我閨房裏的銅鏡成精了不嫁何撩喵!我在現代做藥神全海洋都以為我很凶殘玄學天師的開掛日常仙藏鬥轉江湖二青禦靈真仙家師是條魚少將被omega撩了![星際]小師妹每天都要噴火在異世討生活奇遇無限一指成仙玄學大師是吃貨我家饕餮叫狗剩影帝養了隻蘭花精魔囚仙玄學大師的當紅人生[重生]明月入君懷和神獸同居的日子假如空氣有生命攻略不起打擾了仙界白富美脫單記
  作者:清風渡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