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29節

  “奴婢沒有這個意思。”梅香一聽到萱草那樣說,頓時有些惶恐,趕忙說道。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你不要想的太多了。我也沒有說你有什麽意思,隻是我做事兒你隻管在旁邊看著。”說完,又看了一眼其他的幾個丫鬟,“不光是她,你們也是。我做的事情自然是有我的分寸,你們隻記得看著就行!”

  回去,吃了午飯,萱草就回到房間裏小憩去了。雖然說住在這裏是一件很鬱悶人的事情,但是不得不說的是,這裏的夥食還是開的很不錯的。至少是比萱草在鄉下地方要好很多,又或許是因為侯先生交代過的,所以說那些夥食裏麵有一部分都是藥膳。雖然說萱草對那味道並不喜歡,但是那藥材裏麵多少是有些靈氣的,對她修煉還是有些幫助的。

  剛睡下沒多久,就聽到外麵傳來一陣嚷嚷的聲音:“怎麽了,怎麽了,這可是在王府裏麵,難道說這裏的客人都比主子的架子都還要大了嗎!”

  萱草聽著那個聲音,心中隱約想到是誰在外麵吵鬧了。所以說,在旁邊梅香的攙扶之下,半坐了起來。看著萱草這個樣子,梅香猶豫了下問道:“姑娘,要不要奴婢去叫王爺過來!”

  “你那王爺,若是要來早來了,何必等著你去叫。”萱草說著,臉上神色充滿了諷刺。

  第二百零六章

  聽了這個話,梅香神色一怔,但是很快反映過來,低垂了眉目,在她身邊沒有說話了。

  不過談話間,那個明妃娘娘就已經從外麵衝了進來。她微微低垂著頭看著躺在床上的萱草,哼了一聲,然後說道:“你到底有什麽好,怎麽讓王爺對你如此朝思暮想。”

  “這個話,可不應該和我說,應當和你那個王爺去說!”萱草說著,帶著一絲絲笑容。

  “哼,你別以為我不認得你,你裝失憶,雖然說王爺是不在意的,但是我卻知道!你就是都城異姓王,寧家的女兒!我在你兒時的時候見過你,你不是說是被你父母送去廟中祈福了嗎,怎麽又冒了出來!”

  明妃說著,一雙眼睛瞪的滾圓,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看著明妃這個樣子,心中暗自覺得好笑,她說為什麽這個女子就出來了,原來如此。為的隻是要給自己安排一個身份而已啊……

  “我不知道你說的什麽寧家,但是我卻知道你打擾我休息了。”她說著,掃了一眼明妃,略把自己的被子拉了拉。看著她這個樣子,明妃咬牙切齒,但是卻又不知道說什麽。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哼了一聲,然後看著旁邊的梅春,“怎麽還愣在那裏,不送客!”

  “哼,我是這裏的主人,你不過是區區一客人而已!”明妃說著,聲音極大。

  這個時候,那個所謂王爺從外麵走了進來,沒有看萱草,而是徑自走到了明妃的麵前,一下子給了她一個耳光:“你好大的膽子,我和你說過了,不許你隨意來找這個院子裏姑娘的麻煩,怎麽,你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不成!”

  “王爺!”明妃捂著自己的臉,似乎想不到王爺會動手打她。看著她這個樣子,那個王爺歎了口氣,然後說道:“行了,別在這裏丟人現眼了,快點下去吧!”

  “王爺,你竟然為了這個女子,打了我……”

  明妃捂著自己的臉,眼淚一顆顆的往下落。看著明妃那個樣子,萱草不由感慨,果然啊,愛情是女子最大的毒藥。一旦沾染上了,那就完全是身不由己了。想到這裏,萱草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師父。雖然說不知道為什麽自己這個時候會想到自己師父,但是她還是很快的搖頭,不去想這事情。

  現在她麵前就宛如像是在上演一場鬧劇,而這一場鬧劇所麵臨的觀眾也隻有她而已。她沒有興趣聽,所以說隻是看著自己的手腕。手腕上麵的明晰似乎能夠感覺到萱草的目光,眸子微微的眨了一下。

  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就覺得有趣,但是什麽話都沒說。過了好一會兒,那個所謂側妃就哭著跑了出去。看著那側妃出去了,王爺轉過頭想要對萱草說什麽,卻一下子愣住了。

  不是因為什麽美貌啊什麽的,而是因為現在萱草的姿態。萱草本來就是躺在床上的,剛才明妃進來,她沒有起來。這個王爺進來的時候,她更不好起身,所以說一直都半躺在那裏。

  感覺到了王爺的目光,萱草抬頭,瞅了一眼那個王爺,冷笑一聲說道:“怎麽,王爺還要看多久?”

  那個王爺聽到萱草這樣說,猛地一驚,然後飛快低垂頭:“本王並非有意冒犯!”

  “既然並非有意,那你還站著這裏做什麽!”萱草說著,口氣裏透著幾分冷意。那王爺有些狼狽的拱了拱手,然後快步退了出去。看著那王爺出去了以後,萱草看了一眼站在邊上的梅香,什麽話都沒有說。

  畢竟,這裏不是自己的地盤,這個人,所效忠的人也並非自己。剛才那明妃說了那麽多廢話,裏麵也就幾句是有道理的。她是客人,又不這裏的主人……

  她想要離開這裏!萱草想著,手緊緊的捏成了拳頭。

  那個王爺算是誤闖了這裏了以後,很是安分了幾日,但是還是送了一些東西過來。萱草看著那些東西,都收下了。反正是他自己送來的,又不是她上門討要的,為什麽不要!他能給,自己就能收!

  幾個丫鬟因為看的出來萱草在王爺眼中頗有幾分分量,所以說伺候的時候也是小心翼翼的。看著那些丫鬟如此,萱草心中更是無奈。自己壓根就不想說是在這裏待著,甚至是這個世界,她都不想要在這裏待著!

  “姑娘,姑娘,寧王王妃來了,說想要見見姑娘。”

  冬梅走到了萱草麵前,輕聲說道。聽了冬梅的話,萱草微微皺眉,“她來找我做什麽?”

  “小的不知道。”冬梅說著,站在一邊。

  看著冬梅這個樣子,萱草想了想,然後說道:“是嗎……”

  “寧王妃,寧王妃,您等下……”梅春的聲音很是急促,但是更加急促的是一連串的腳步聲。萱草微微挪了挪身子,側身向外,看著外麵有個穿著藏青色的錦服的女子,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她進來了以後,一雙明亮的眼眸看著麵前的萱草,眼淚突然掉了下來。看著這個女子這般模樣,萱草立即皺眉起來:“你是?”

  “我是你娘啊……”寧王妃猛地上前,用力的抱住了萱草。萱草感受著這個女子散發著淡淡香氣的懷抱,心中卻有幾分不適應。略帶別扭的把她推開,很直接的說道:“我不認識你。”

  “我知道,我知道,三王爺都和我說了,是我讓我兒受苦了。”那寧王妃說著,眼淚似落非落,一雙美目楚楚可憐的看著麵前的萱草。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微微皺眉,然後說道:“我真不認識你,我也不是你的女兒,想來你是認錯人了,還請回吧。”

  “怎麽會認錯人呢,你是我的骨血,我又怎麽會認錯呢。我已經和三王爺說過了,他也答應讓我帶你回去了。”寧王妃說著,手緊緊的捏著萱草,然後說道:“你隻要跟著我回去,我一切都依著你,再也不會和你鬧脾氣較真了。”

  ……

  這話說的,難道說自己看著是一個很任性的人嗎?

  猶豫了片刻,萱草點了點頭,臉上突然露出了一個明朗的笑容:“好啊,我跟著你回去,但是在我沒有想起來什麽之前,我是不會叫你娘親,也不會叫另外一個人為父親的!”

  “沒有關係,沒有關係,你隻要跟著我回去了,我什麽都依著你!”

  那個女子說著,眼淚繼續往下掉。看起來,她真的是很會哭啊!想到這裏,萱草感覺自己有些頭疼。

  不管怎麽樣,自己答應了跟著她走。到了那個地方,自己既然是名分上的王爺的女兒,那也算的上是郡主了。這樣的話,那自己也就可以自由出入了。有這樣的身份,到時候自己想要走掉也是好很多。

  她是因為這個,所以說才會說願意跟著那個寧王妃走的。寧王妃很顯然是不知道萱草想什麽,但是她卻因為萱草答應自己跟著自己走而興奮不已。她拽著萱草的手,不停的和萱草說她小時候的事情。

  聽著寧王妃的話,萱草幾乎都相信了,自己以前確實是寧王妃的女兒,隻是因為從小身子不好。被送到廟裏去修養,但是沒有想到,在準備回寧王府的路上,卻被一夥賊人給搶了去。

  幾番淪落,她菜落到了當初被那個人發現的地方。

  當然,為什麽說會淪落到四五天行程以外的地方,隻能說那一夥人太會跑,太會躲閃外加折騰了!

  這些話,都是從寧王妃口中透露出來的。

  第二百零七章

  那寧王妃領著萱草去向三王爺拜別的時候,寧王也在那裏。寧王看著萱草,看著看著,眼睛也紅了一圈。見著他們如此,那三王爺趕忙說:“既然是好不容易一家團聚了,那就早些回去吧。”

  “多謝三王爺成全。”

  “哪裏,哪裏,不過是我門人碰巧遇到了而已,否則的話我就算是有心,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的!”那三王爺說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似乎真的沒有把這一切放在心上。

  寧王見著他如此,點了點頭,然後說:“既然如此,我且帶小女回去,等到安頓妥當了以後,定然會前來派人請三王爺過府一敘,順便見一見那位先生!”

  “一定一定……”

  兩個人你來我往,說了好大一堆廢話,然後那寧王才領著寧王妃,和萱草上了一輛馬車。寧王妃手一直握著萱草,不時的看那邊的寧王一眼。見到寧王妃如此,寧王歎了口氣說道:“行了,萱兒既然已經回來了,那自然是不會在離開,你也不需要這般樣子。看著倒是讓別人嘲笑我們,說我們家的人小孩子氣!”

  “什麽話,王爺,我苦命的萱兒這一次也算是死裏逃生了,我多看看,多疼疼她有什麽不對。我隻怕,我隻怕我一鬆手,她就又不見了!”

  寧王妃說著,眼睛頓時紅彤彤的。

  “我就她這樣一個女兒,我又何嚐不疼她!”寧王說著,看了一眼萱草。萱草被他們弄出來的這副樣子有些嚇著了。他們的申請姿態不像是偽裝,難道說,他們真的有一個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的女兒,而且就在最近,他們女兒也不見了?

  萱草想到這裏,頓時感覺一陣囧。她才不相信有這麽碰巧的事情,況且,自己本來就不是這裏的人!她想著,有些奇怪的問道:“寧王妃,我不知道這裏到底是什麽地方,但是我總覺得有些奇怪,剛才那個,那個三王爺,和你們很熟嗎?”

  “也不算熟悉,這些事情你現在是不明白的,等到將來,娘一點點的教導你,你就會懂得了。”寧王妃並沒有直接回答萱草的問題,而是笑著撫摸著萱草的頭,一副慈母的樣子。

  看著寧王妃這個樣子,萱草雖然說心中滿心的疑惑,但是卻也不好再繼續問什麽。畢竟,她如果說現在就迫不及待的問一些問題,就顯得她太過的心急了。她沒有必要這樣的心急,哼,那個所謂王爺,不管是想在她身上算計什麽,她都不會讓他那麽簡單容易就得逞的!

  想到這裏,她微微眯了眯眼睛。

  一路上就在寧王妃的嘮叨中度過了,到了寧王府,萱草發現寧王府要比三王爺的府上略小一些,但是看著卻越發精致一些。那寧王妃拉著萱草,絮絮叨叨的介紹著府中伺候她的人。

  萱草嘴角微微勾著笑容,看著那些人。那些人似乎對萱草都不算陌生,見著她了就會上來行禮。萱草見到如此情況,心中越發疑惑,這裏難道說自己真的來過不成?

  但是她很快就把自己腦海裏的這個念頭給扔開,這個想法太過荒誕了,自己不可能來過這裏,也不可能是這裏的什麽郡主!她想著,捏緊了拳頭。

  “萱兒,你是不是覺得不大舒服?”見著萱草的神色不對,旁邊的寧王妃趕忙說道。萱草看了一眼寧王妃,微微的揉了揉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頭有些暈忽忽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麽。”

  “好了好了,想來是因為記得東西太多了,你不要太著急,府中的事物都擺在這裏,跑不了的!走,你先跟著我一塊兒去你房間裏,然後見過幾個伺候你的丫鬟,就休息去吧。”

  說著,就領著她到了她的房間。

  這裏給她安排的房間離著正院並不遠,是一個很別致的小樓。寧王妃笑著看著麵前的萱草,說道:“你當初很是喜歡南方的繡樓,說是那樣顯得別致一些。所以說,你父親特意給你尋了江南那邊的工匠過來,專門給你建了這個如玉小樓。你快些進去看看,看看這裏是否和你以前的一樣。”

  萱草聽了寧王妃的話,點了點頭,然後就跟著寧王妃一塊兒走了進去。這個小樓有三層高,看著果真是很別致,似乎每一步都有獨特的風景。而且看的出來,這裏以前的確是一個女孩子所居住的。而且,那個女孩子還十分的風雅,處處都有小聰明。逛了一圈,旁邊的寧王妃趕忙問道:“怎麽樣,對這裏的布置可還喜歡?”

  “嗯,很是喜歡。”萱草點了點頭,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看著她這個樣子,寧王妃宛如鬆了一口氣一般,笑著說道:“你喜歡就好,你離開了幾年了,我還怕你不喜歡這裏的布置了。你的臥房是在樓上,一起上去吧。”

  萱草點了點頭,然後就跟著寧王妃到了樓上,她在寧王妃滿含期待的目光中,推開門。發現這個房間布置的真的很是符合她的心意,大概是因為秋天到了,房間的窗台上麵擺放著兩盆菊花,正綻放著。房間裏沒有太多的事物,看著十分整齊。而且房間裏麵也沒有普通閨房裏所有的粉色,反而看著是清清爽爽的。

  不光是清爽,房間給人的感覺是看著是平淡無奇的,但是若是仔細的看看,卻能發現,這裏麵的每一樣東西都是很精致的。很顯然,以前這間房間的主人的品味是很好的。

  看著這個房間,寧王妃的目光中充滿了懷念,她微微偏頭,看著旁邊的萱草,微笑著說道:“怎麽樣,這裏的布置,你可還依舊喜歡?”

  “嗯,很喜歡。”萱草點了點頭,臉上的笑容很是濃烈。

  “好了,你既然是不舒服,按快點認了你身邊的幾個人,那就休息去吧。”

  “也好。”

  萱草點了點頭,看著剛才一直跟著身後的幾個丫鬟走了過來。

  “奴婢叫劍蘭。”

  “奴婢叫憐春。”

  “奴婢叫知曉。”

  “奴婢叫胭脂。”

  又是四個丫鬟,萱草微微皺眉,看著旁邊的寧王妃。寧王妃笑著解釋:“這個劍蘭,一直是在你身邊當大丫頭的,統管你身邊的財務。你以前的賬本,東西,也都是她收著呢。那憐春,最是會梳頭了,一向是給你梳頭用的。平日也會泡一手好茶,你很是疼她。知曉是你讀書的時候,跟著你一塊兒學的丫頭,平日裏倒也能給你磨墨使喚。那胭脂,就是平日裏掌管你衣服首飾的水粉之類的。她們幾個,都做的一手好的針線。平日裏你的衣服都是出自她們的手,倒是很少讓府裏頭的繡娘動手做。”

  “是嗎,那倒還真是幾個能幹人。”萱草說著,掃了一眼那幾個丫鬟。那幾個丫鬟並不如那寧王府裏的幾個梅美貌,但是看著都是很順眼的。所以說萱草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娘,我看這幾個也是很好的,那就讓她們跟著我吧。”

  “我的好女兒,你這一次回來,想來過不了多久就會有不少人來拜訪。你肯定都不記得那些人了。不過,這幾個都是自幼跟著你的,家裏親戚大部分也能都認得。所以說,就算你不喜歡她們,一時半會兒也離不了。不過,你如今喜歡,那是最好不過的了。”寧王妃說著,就讓那些丫鬟端水過來給萱草梳洗。

  寧王妃並沒有在旁邊看著,而是親自幫萱草放下頭發。感受著寧王妃輕柔的動作,萱草有些恍惚,她雖然說自己本身是孤兒,但是當初也感受過母愛的!但是……

  第二百零八章

  現在寧王妃對她的好,卻讓她很不自在,似乎占用了另外一個人的母親一樣。她想著,微微皺眉。看著她這個樣子,寧王妃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臉蛋,說道:“好了,你現在早點去休息吧,不然的話,明個兒估計又沒有什麽精神……”

  “王妃……”萱草下意識的開口,看著寧王妃有些黯然的神色,但是她還是繼續說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為什麽你們會覺得我是你們的女兒……”

  “你這個是什麽傻話,這個世界上怎麽可能有連自己女兒都認不出來的父母呢……”寧王妃說著,臉上笑容依舊燦爛的很。拍了拍她的頭:“好了,我知道你一時之間會很不適應,但是你不用想的太多,凡是都有我和你父王在呢!”

  看著寧王妃恬靜的笑容,萱草下意識的就點了點頭。寧王妃見到她如此,似乎才放心了,走了出去。看著寧王妃走出去了以後,她又對著房間裏的幾個丫鬟說道:“你們都出去吧,我這裏不需要你們伺候。”

  “是,主子,奴婢們都在外麵候著,若有什麽事情,隻管開口就是了。”那裏麵的劍蘭笑著說道,然後拉著幾個丫鬟走了出去。看著那幾個丫鬟,萱草微微歎了口氣,然後看著自己手腕上麵的明晰。

  明晰搖了搖頭:“嘶嘶,反正他們自己送上門來給你認,你何必要管那麽多呢。他們現在對你好,說不定隻是為了將來做鋪墊,主人可千萬不要想不開。”

  “你不知道,那寧王妃是真的把我看做和女兒一般的。”萱草聽了明晰的話,猶豫了下,然後開口說道。聽了她的話,那明晰說道:“既然如此,那主人也暫時把她當母親看,這樣就好了啊!”

  “……”自己能夠做到嗎,把這樣一個陌生人當自己娘親去對待。況且,自己現在並非是失去了記憶。想到這裏,她臉上神色很是糾結。看著她這個樣子,明晰嘶嘶的說道:“我能夠感覺的到,這裏和那個地方一樣,應該有不少好東西呢……”

  萱草一聽這個話,立即就知道明晰是怎麽想的了。她微微皺眉:“你可別動什麽壞心思,如果說他們對我們不仁,那我們不義也是正常的。但是他們如今以禮相待,對我又如此的好……”

  “人的事情真麻煩!”明晰很簡單的下了結論,口氣中有幾分不耐煩。聽著明晰的話,萱草也是覺得自己夠麻煩的。但是卻也沒有什麽辦法,自己又能夠做什麽呢?

  “好了好了,你放心吧,為了找到他們,我會努力修煉的。”

  萱草說著,摸了摸明晰的頭,然後用手又摸了摸自己胸口上麵的樹葉護符。護符給她一種暖洋洋的感覺,讓她本來浮躁不堪的心情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不管如何,自己反正隻管走自己的路就好了。別人怎麽說,怎麽想,那都是別人的事情。自己所需要做的,不過是隨機應變罷了。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