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24節

  “你不能直接從這裏離開。”

  朱雀說著,麵上有些嚴肅。

  “對,你說的有道理。”小白師兄現在也突然像是想到什麽,臉上帶起了一絲絲笑容,看著麵前的萱草:“你不是說要和我們留到最後嗎,如今你是有這個機會了。”

  “到底怎麽了?”

  萱草看著麵前的兩個人,壓根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怎麽會讓他們兩個人這個樣子。

  小白師兄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很簡單,你開始是跟著我們一塊兒的,自然是沒有人敢直接來搶你的東西。但是等會你就一個人出去,現在在外麵等著的人肯定不少。雖然說人多的時候是不好下手的,但是等到人少的時候,他們可就不會顧及那麽多了。”

  “……”萱草一聽小白師兄的話,立即想起了那一次的拍賣會,情況似乎好像有些差不多。想到這裏,她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師兄的意思是,讓我等會直接被這個東西給扔出去?”

  “雖然說不知道會把你扔到哪裏去,但是最起碼你不會一出去就直接麵臨虎口,反而更加安全一些。”小白師兄說著,眉頭微微皺著,顯得還是有幾分不安的樣子。

  “就是不知道到時候你會直接落到哪裏去,這個是很看運氣的。”朱雀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對著她眨了眨眼睛。看著朱雀這個樣子,萱草癟了癟嘴巴,然後說道:“我覺得我運氣一向還算不錯,否則的話怎麽會遇到你們呢?”

  她說著,掃了他們一眼。麒麟這個時候哈哈笑了起來:“還是小姑娘自己看的開,其實也沒什麽,到時候到了一個新的環境,你就隻管好好生活就是了,哪裏能想那麽多,隨遇而安才是硬道理。否則的話,我在這個裏麵早就被折騰瘋了!”

  “多謝你的指點。”萱草知道麒麟是好意,所以說點了點頭,看著還頗有幾分正式的樣子。被她這樣一弄,麒麟倒是有些驚訝,身子向後退了兩步,然後說道:“算了算了,你不要這個樣子,弄的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看著麵前的麒麟萱草臉上帶起一絲絲的笑容,麒麟其實還是很可愛的。大概是因為以前被那個人傷了心,所以說開始見到自己的時候菜會那樣針鋒相對。但是後麵他見著自己和別人不一樣,所以說對自己也還算可以了吧。

  想到這裏,她瞅了麒麟一眼。

  “既然你要走的話,那就給人參果多給我幾個吧!”

  小鳳凰突然飛到了萱草的肩膀上麵,一雙眼睛瞅著萱草。萱草看著麵前的小鳳凰,搖了搖頭:“已經沒有了,本來發現的時候就沒多少,你和明晰這幾日都在吃,你覺得我這裏還會有嗎!”

  聽了這個話,小鳳凰顯得有些不樂意了。看著小鳳凰這個樣子,萱草順了順它的毛,然後說道:“你放心好了,我看這裏麵大部分什麽都有的,你在這裏待著,難道說還怕沒有什麽靈物嗎!”

  麒麟也在旁邊附和:“就是就是,我們這裏麵別的不多,就這各種各樣的靈物比較多,你放心好了。”

  小鳳凰還是有些不高興,悶悶不樂的落到了麒麟的身上。看著他們兩個人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心裏頭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你不要這個樣子,我們又不是沒有分開過。”小白師兄看著萱草垂頭喪氣的模樣,笑著對著她說道。

  “可是,我們才又聚在一起沒有多久,如今就要分開了……”萱草說著,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看著麵前的小白師兄。

  “這裏其實很適合我們修煉,我們在這裏說不定對修為更有幫助。倒是你,你一個人在外麵要處處小心,謹慎行事,不可太魯莽了。”小白師兄說著,口氣中有著濃濃的擔心。

  萱草看著小白師兄這個樣子,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明晰這幾日雖然說沒有什麽精神,但是還是嘶嘶的說道:“你放心好了,我會照顧主人的,雖然說她本人迷糊一點,但是還有我在身邊提醒她呢!”

  萱草聽了明晰的話,頓時有些不服氣:“你說的什麽意思,難道說我看著很是迷糊嗎!”

  “還好還好吧……”明晰顯得有些心虛,聲音越來越低。

  這個時候,這裏麵的人也是越來越少。萱草看著這裏麵的人越來越少,最後到沒有,心裏頭有一種濃濃的惆悵在心間。

  她回頭看了一眼小白師兄他們,他們正笑著看著自己。這個時候,她突然感覺自己頭有些暈忽忽的,最後一眼的印象是他們幾個人驚慌的神色。

  第一百九十四章

  當萱草有意識的時候,她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自己已經不是在一個山穀裏,而是到了一個林子裏。林子有些陰森,不時的傳來鳥雀的叫聲。正在她還迷茫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

  “阿爹,我剛才見到的那個姑娘,就在那邊……”

  她微微皺眉,然後向著聲音的來處看去。看到有一個中年模樣的男子,還有一個十七八歲的男子匆匆忙忙往這裏趕。她下意識的想要起身,卻發現身子十分難受。

  “唉,姑娘,你怎麽會到了這裏?”

  那個獵人看著萱草艱難的站起身子,有些奇怪的問道。

  萱草看著那個獵人,笑了笑,然後有些茫然的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麽的,就來到了這裏,這裏是什麽地方?”

  “這裏啊,這裏是陸家村!”

  那個漢子說著,笑了笑,臉上倒是一臉憨厚的模樣。看著那個樣子的樣子,萱草跟著笑了笑,然後搖了搖頭,有些茫然的時候:“我還是不知道我是怎麽來的這裏。”

  “侯先生不是說過的嗎,有的人會因為摔到腦袋瓜子就變的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阿爹,你看這個姑娘是不是侯先生說的那種情況啊!”

  萱草聽了那個少年的話,倒是有幾分想笑,但是卻忍住了,看向了旁邊的那個漢子。那個漢子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說道:“也有可能,姑娘,既然如此,你想來也是沒有地方去的吧。”

  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確實沒有地方去。她剛才因為身子酸痛,所以想要運功來緩解下,卻讓她發現了一件很不好的事情。她身上的修為就好像是無緣無故失蹤了一樣!

  可以說,她現在就是和普通人差不多,也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子罷了!想到這裏,她不由皺了皺眉頭,心裏頭很是不樂意。看著她那個樣子,那個漢子笑著說:“既然如此,相遇也就是緣分,你就跟著我們一塊兒回去吧!”

  “這怎麽好意思。”

  萱草有些驚訝的看著那個漢子。

  雖然說她覺得這樣是最好的辦法了,但是沒有想到這個漢子會這樣的爽快。看著她這個樣子,那個漢子哈哈大笑說:“你一個姑娘家,在外麵荒郊野地的,我也不能不管你啊!況且,這個林子裏晚上可還是有狼出來的!”

  他說完,看著旁邊的那個小子說道:“阿星,還不快點給姑娘找個樹枝當拐子!”

  聽了這個話,那個少年爽利的應了一聲,然後快速的跑走了。過了一會兒,他拿著比小兒臂略細一些的樹枝走了過來。

  “這個,我隻是略做了處理,你暫且先用著吧。”他說著,就遞給了萱草。萱草看著那根拐杖,雖然說看著是很粗糙的,但是卻還是貼心的在那上麵握手的地方磨平了,很顯然是怕那上麵有東西刺到了萱草的手。

  萱草看著那根東西,很是有些感動,對著麵前的少年笑了笑,然後不好意思的說道:“真是麻煩你了。”

  “這個東西很簡單的,如果說你以後有興趣想要學的話,我可以教你的!”那個少年說著,眼睛瞪的滾圓。這個時候,他旁邊的那個漢子很直接的在他頭上拍了下:“廢話怎麽這麽多,快點走!”

  被自己阿爹拍了頭,那個阿星笑了笑,然後就在前麵帶路了。看著阿星在前麵走,萱草手扶著拐杖,很艱難的走著。因為身上猛地沒有了靈氣的支撐,本來輕靈的身體變得異常沉重起來。而且,身子本來就是摔了下,所以說每走一步就很難受。

  旁邊的漢子見到她走的滿頭大汗的,在旁邊說道:“等會進了村子了以後,我們就可以喊侯先生過來給你看看,到底是什麽問題。吃了藥,休息一陣子,想來你就沒有什麽事兒了。”

  “就是就是,侯先生很厲害的!”

  阿星聽到自己阿爹提到了侯先生,立即插嘴說道。

  “好好帶路,可沒有和你說話!”那漢子見著那阿星插嘴,立即嚷嚷道。阿星吐了吐舌頭,就安靜的在前麵帶路起來。

  “這一次如果說不是遇到了你們,我還真不知道怎麽辦,對了,不知道這位大叔你叫什麽?”

  “我叫陸老三,你隻管叫我三叔就行了,村子裏的人啊都是這樣叫我的!”陸老三說著,臉上有幾分後怕,“說起來,你也是命大,如果說今兒不是我帶著我那混賬兒子上山的話,也不會發現你躺在那裏。剛才那小子見著你的時候,你還是昏迷不醒的呢!”

  “多謝二位的救命之恩。”萱草說著,點了點頭。

  “算什麽啊,在外麵你一個姑娘家也是不容易的。我們也不能多幫你點什麽,最多就是讓你在我們家先住一段日子,養下身子。”他說著,歎了口氣。看著這個陸老三這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沒有繼續說話了。

  一行人一進村子,立即有幾個看著不過八九歲的小家夥們圍了上來,都纏著那個阿星:“阿星哥哥,阿星哥哥,我們的小兔子小鳥呢!”

  “今兒沒遇著,下次吧,下次如果說遇到了的話就給你們抓回來!”

  阿星看著麵前的小娃娃們,笑眯眯的說道。但是沒有想到,那些小娃娃們聽了阿星的話,壓根就不聽,還在那裏嚷嚷著說道:“阿星阿星說話不算話,阿星阿星說話不算話。”

  這個時候,陸老三咳嗽了一聲:“好了好了,你們都快點回各自的家裏去,對了,老二家三小子,你去幫忙把侯先生叫到我們家來,就說我們家來了個病人!”

  那幾個小娃聽了陸老三的話,很是奇怪的看了一眼萱草。其中一個稍大的小子,點了點頭,然後就快速跑了。見著他們這個樣子,那個陸老三笑著說道:“我們村裏的娃,都是這個樣子,基本上沒有人管他們。”

  “怎麽會呢,都很可愛呢。”萱草說著,看著那一張張充滿生機活力的臉,真心這樣覺得。

  看著她這個樣子,陸老三笑了笑,然後把她領到了自己的家裏頭。一進門,裏麵就迎出來了一個中年婦女,那婦女看了一眼萱草,然後又看了看旁邊的丈夫和兒子,奇怪的問道:“你們今兒不是上山了嗎,怎麽領回來這樣的一個娃娃。”

  萱草聽了這個話,摸了摸自己的臉,看來自己的樣子還是很有迷惑性的。她咳嗽了兩聲,正準備開口的時候,阿星張嘴了:“我今兒在山上遇到了這個姑娘,她當時昏迷了,我就去找了阿爹。後來她醒了,可是她又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來的這裏的。所以我就和阿爹想,讓他來我們家,請侯先生過來幫忙看看!”

  “這樣啊,說起來這個大閨女也是可憐的,來,跟著大嬸進來坐。”

  萱草點了點頭,任由自己被這個大嬸拉著手走了進去。進去了以後,萱草發現在那裏麵的炕上還坐著一個小娃娃。那個小娃娃看著萱草進來,立即瞪大了眼睛瞅著她。

  “這個小姑娘……”

  “這個是我們家大閨女,叫潤妞,來潤妞,叫姐姐!”

  那個大嬸說著,讓那個姑娘開口。那個姑娘看著膽子不小,但是卻還是有幾分怯生生的開口:“姐姐好。”

  “我們村裏的娃很少見到外麵人,所以說看著你才會這個樣子,你不要介意啊!”那個大嬸說著,舀了一碗熱水,遞給了萱草。

  第一百九十五章

  從大嬸的手裏頭接過了大碗,抿了一口,然後看著麵前的大嬸,有些奇怪。

  那個大嬸自她喝水的時候,一直都瞅著她,弄的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似乎是發覺了萱草的不自在,那個大嬸笑了笑,然後說道:“我看你這個姑娘倒是和我們這些村子裏頭的人有些不大一樣,看著倒是和我們那個侯先生有幾分相似呢。”

  “侯先生?”萱草語調略有所上揚,她自從遇到了他們了以後,已經多次從他們的口中聽到那個所謂侯先生的事情了。她現在對那個侯先生已經有了幾分好奇,很是奇怪那到底是一個什麽樣的人,怎麽會讓這麽多人把他放在心上。

  “就是侯先生呢,對了,我看你臉上神色不好的很,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叫侯先生過來。”那個大嬸說著,微微皺眉。看著這個大嬸的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說道:“我並沒有什麽,很好的。”

  “怎麽可以這樣說,我看你的樣子不像是很好的。剛才你進來的時候,手裏頭可還拄著東西呢。”

  那個大嬸說著,就往外麵走了兩步,撩開布簾出去了。

  這一下子,這裏麵就她還有那個小姑娘了。萱草把茶碗放到了一邊,偏頭看著旁邊的小姑娘,笑著問道:“潤妞,你今年幾歲了?”

  “我今年已經五歲了。”潤妞說著,好奇的看著萱草,然後眨了眨眼睛問:“是不是外麵的大姐姐都和姐姐你一樣,這樣好看啊!”

  萱草聽了這個話,頓時一囧,笑著搖了搖頭:“不,外麵的姑娘有的比我還好看呢。”

  “那怎麽辦呢,侯先生是從外麵來的,他看習慣了比姐姐還好看的姑娘,自然就不會看上潤妞了。”潤妞說著,小小的臉蛋上麵有了一絲絲的苦惱。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有些奇怪的問道:“你難道說想要嫁給侯先生嗎?”

  “那是自然了,侯先生是我見過的男人裏麵最好看的了,所以說我一定要嫁給他。”潤妞說著,手緊緊握成拳頭,看著很是有決心的樣子。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

  看著她笑了,潤妞顯得有些不樂意,哼了一聲,不再和她說話了。

  過了好一會兒,外麵那個婦人菜領著一個長的十分俊秀的青年男子從外麵走了進來,一邊進來一邊不好意思的說道:“真的是,還要麻煩你!”

  “怎麽會呢,一點都不會麻煩。”那個人的聲音很是很好聽。聽著那個聲音,潤妞就一扭一扭的要從炕上下來。見著她這個樣子,那個侯先生就笑著走過去,抱著潤妞下了地,捏了捏潤妞的小鼻子問道:“你這幾日在家裏頭有沒有很乖?”

  “潤妞很乖很乖的。”潤妞使勁的點頭,表示自己確實是一直都很乖。看著潤妞這個樣子,侯先生笑了笑,揉了揉她的腦袋,然後看著萱草,問道:“你記得你是如何來到這裏的嗎?”

  “我不記得了,我隻感覺我好像是睡了一覺,然後就無緣無故的來到了這裏。而且,身上很是酸痛,走路幾乎都走不動。如果說不是遇到了他們家裏的人,我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萱草說著,歎了口氣。她是真的不知道,如果說自己沒有遇到陸老三和他兒子,自己會怎麽樣。自己身上現在一絲一毫的靈氣都感覺不到。而且,明晰現在也沒和自己說話,也不知道他有沒有什麽問題。

  想著,她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待著的明晰。明晰現在看著就像是一個普通的手鐲一樣,隻是造型比較奇特而已。

  “看姑娘的樣子,也不像是鄉野之人,想來是因為一些事情才會弄成這個樣子。不知道姑娘能不能把手伸出來,讓我看看你的脈象。”那個侯先生說著,臉上的笑容很是平和,看著就讓人心裏頭暖暖的。

  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就伸出了自己沒有戴著明晰的那隻收。見著她這個樣子,那個人也沒有說什麽男左女右的話,而是直接就把脈了。

  過了好一會兒,侯先生皺著眉頭,看著麵前的萱草:“你的情況似乎有些奇怪。”

  “怎麽了?”萱草著急的看著麵前的侯先生。

  “你的樣子看著很是不好,臉色蒼白,應該是有病患之相。但是你的脈象卻十分的平和,並沒有感覺有什麽不對的地方。奇怪,真是奇怪,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奇怪的脈象。”

  那個侯先生說著,來回在不大的房間裏走動著。看著那個侯先生這個樣子,萱草咬了咬嘴唇,不說話。看著她這個樣子,侯先生歎了口氣,然後對著她說道:“我會給你開一些安神養氣的藥,還有一些活血化瘀的,應當還算對症。”

  “謝謝侯先生了。”萱草說著,對著侯先生點了點頭。那個大嬸聽了這個話,立即皺著眉頭說道:“那可如何是好,這個姑娘豈不是找不到家了不成?”

  “也不一定,說不定過一段時間就自己想起來了。”侯先生說著,“很多病人都是這個樣子,當時是想不起來的,但是後來一點點接觸這裏,然後就會想起來一些事情。到時候,就好了。”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