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22節

  畢竟,在這個裏麵,大部分的隊伍都是十個人,最少也是六個人,三個人的真的很少。而且,三個人的話,說明他們的實力也是不如其他隊伍的。畢竟,在這裏麵大家修為也都是一樣的。可以很直接的說,他們幾個人被那些人當成了打劫第一順位人!

  萱草雖然說不能肯定他們具體的想法,但是從他們看自己幾個人的目光中,也能隱約感覺到一種不懷好意的感覺。她微微的皺了皺眉頭,看著旁邊的小白師兄。或許是已經成了習慣,隻要說是小白師兄在身邊,她就會下意識的把小白師兄當做自己的靠山。

  小白師兄見著她這個樣子,笑了笑,輕聲安撫她說道:“無事,那些人,翻不起來大浪。”

  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著她這個樣子,小白師兄臉上的笑容越發濃烈了。幾個人一塊兒走,不知道走了多久,在路過一條小道的時候,終於有人按捺不住,直接衝到了他們的麵前。

  “喂,你們幾個人,如果說不想死的話,就把身上所有的東西都交出來,這樣我們說不定還會饒了你們一命!”說話的人應該是領頭的人,萱草打量著他們。他們一共應該是有十個人,那個說話的零頭的站在前麵一點,後麵的盡幾個人都戒備的看著萱草他們。

  萱草微微皺眉,還沒說話,就聽到小白師兄在那裏說:“不想死就滾!”

  “哎喲,看看,人家說話多利落!”那邊立即發出了一陣陣的哄笑聲,很顯然是對小白師兄說的話十分不在意。見此,小白師兄直接拿出自己的武器,然後和他們纏鬥起來。

  小白師兄一動手,旁邊的朱雀自然也沒有閑著,也很快的下了場。萱草在旁邊看著這一幕,有一些發怵,不知道自己應該幹什麽好了。這個時候,她感覺旁邊似乎有一陣風,立即下意識的往旁邊躲閃,結果看到一道光亮從自己身邊閃過,狠狠的插在了地上。

  她猛地回頭,看到原來有一個人不知道什麽時候摸到了她的身後,如今正不懷好意的打量著她。

  “……”

  萱草下意識的抽出自己的發釵變成了長劍,然後戒備的看著那個人。那個人見著萱草手裏頭拿出了靈氣,目光頓時充斥著貪婪的味道,他嘿嘿的笑了笑,然後快速的進攻。

  萱草在最開始隻能下意識的招架,但是很快,她就努力在招架的同時,也反擊幾下。以前在玉玦裏隻是見過的一些東西,此刻也開始在慢慢的學習上手。那個襲擊萱草的人,發現萱草越來越上手了以後,臉上神色竟然有了幾分慌張,手下也是越發不給萱草留情麵。

  因為那個人的動作越發淩厲起來,萱草也有些招架不住了。開始她能夠順利不過是因為那個人並沒有把萱草放在眼中,到了後期,那個人越發把萱草當了一個人物來對付的時候,萱草就很明顯的有些力不從心了。但是這個時候,小白師兄已經把他那邊的人解決的差不多了,也有餘暇關注她這裏的情況。

  見到萱草險象環生,小白師兄立即皺眉,大聲說道:“用符!”

  萱草一聽這個話,立即想起來自己懷裏頭還揣著不少符呢,於是,立即拽出來幾張,就往那個人身上扔。雖然說這個對人帶來的傷害並不算大,但是多少也起了一個幹擾作用。

  就在那個人開始有些慌亂的時候,小白師兄已經解決了他那裏的幾個人,過來開始幫萱草了。小白師兄戰鬥經驗自然是十分豐富的,對付麵前這個人隻不過是三兩下的功夫就差不多了。

  看著小白師兄很直接的把那些人全部都給殺了以後,萱草顯得很驚訝,一雙眼睛瞅著小白師兄,似乎有些不理解他這樣做的原因。小白師兄哼了一聲,然後說道:“他們既然有本事來搶劫我們,自然就是要浮出來代價!”

  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這個時候朱雀笑了笑說道:“況且,直接把他們殺了放在這裏,說不定等會可以給我們節省不少麻煩呢!”

  “怎麽這樣說?”

  萱草有些驚訝的看著麵前的朱雀,顯得有些奇怪。朱雀笑了笑,然後說道:“你想啊,其他人如果說和他們這些人有一樣的心思,看著這裏十個人都被我們幹掉了,那多少也會有些顧及,等會我們也會輕鬆許多,你說呢?”

  “也是。”

  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讚同朱雀的話。看著她那個樣子,朱雀笑著搖了搖頭,然後看了看左右,說道:“既然這裏我們解決完了,那我們繼續走吧!”

  “等下!”萱草說著,就忍著惡心,在那些一個個死去的人身上把他們身上的儲物袋給摸了出來。

  第一百八十九章

  見著她的舉動,朱雀和小白師兄都有些好奇。見著他們那樣的目光,萱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說道:“既然他們是為了這個而來,那麽他們現在也活該失去了這個!”

  聽了她的話,朱雀和小白師兄都笑了起來。

  “我還以為你會害怕那些屍體,不敢去拿呢,沒有想到倒是我低估了你!”朱雀說著,臉上帶著一絲絲的笑容。看著朱雀那個樣子,萱草哼了一聲,然後說道:“我怎麽就不能拿了,他們就是為了希望我們成為他們那個樣子,所以說才會來搶劫我們的!”

  她想到這裏,突然感覺自己剛才的想法有些可笑。這些人本來就是為了要自己和小白師兄還有朱雀的命來的,結果自己還在憐憫他們,覺得小白師兄下手太重了。這樣一想,倒是覺得讓他們直接這樣死掉太痛快了。

  想到這裏,萱草和他們一路走的時候,一路就在那看那十個儲物袋。這幾個人應該都是散修,在儲物袋裏並沒有看到什麽關於師門的東西。而且,裏麵有各種各樣的法決什麽的,但是都不齊全,看著比較零散。難怪那些人雖然說看著戰鬥經驗豐富,卻還是打不過小白師兄他們,畢竟估計從心法上麵就沒有小白師兄他們的厲害。

  不過,自己應該也比他們也要厲害一些才是,結果自己卻又隻能在後麵等著小白師兄保護自己,這樣一想,自己也是太過沒有用了。她想著,咬了咬嘴唇。

  小鳳凰似乎能夠感覺到萱草心情不怎麽好,用小腦袋蹭了蹭萱草。萱草摸摸小鳳凰,然後問道:“你怎麽今兒倒是顯得特別安靜?”

  “我也不知道,我感覺,朱雀帶著我們走的方向,對我來說有一種很熟悉,很溫暖的感覺……”小鳳凰說著,語氣中有一絲絲的茫然,似乎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麽會有這樣的感覺。

  “那麽,那裏肯定會有幫助你修煉的東西!”萱草一聽這個話,眼睛頓時一亮。

  “看來,小火真是和我心有靈犀呢。”朱雀在旁邊笑眯眯的說著,看著小鳳凰。

  聽了朱雀的話,萱草隻想吐槽,你們兩個都是一個屬性的,都是玩火出身的,肯定感應到的東西都差不多,虧得你還這個樣子!雖然說她是這樣想的,但是萱草人還是很含蓄的,所以說並沒有直接說出來。

  或許直接把那些人擊殺了還算是威震了下其他人,雖然說在過去的時候,遇到的其他小隊的人,他們都比較側目他們幾個人。但是卻沒有立即上來挑釁的人,見到如此,萱草不得不再次感慨,果然啊,修真界永遠都是弱肉強食的社會。

  想到這裏,她忍不住看了一眼小白師兄,小白師兄如今雖然說也是辟穀期,但是卻要比那些人厲害許多。至少,剛才是一個人直接對上四五個都沒有任何問題。當然,朱雀也是。

  這個應該也可以歸功於他們的年歲吧,雖然說他們看著都不算老,但是也都有好幾百年了,甚至朱雀說不定都有上千年了。這樣想著,萱草就感覺自己略有些安慰了。

  不過她也知道自己這樣的想法不過是阿Q而已,自己還是需要鍛煉的,畢竟自己不可能依賴他們一輩子。就像是上次自己離開小白師兄一樣,如果說真的有另外人把自己拐走了,並非是師父,那麽自己下場就會十分淒慘。

  她想著,微微皺了皺眉頭。

  不管她在想什麽,但是一路還是走到了朱雀感應到的地方。萱草到這裏,立即感覺身上一陣陣燥熱。她微微皺眉,斜眼看過去,發現自己的師兄臉上神色也不是很好。但是小鳳凰和朱雀兩個卻顯得十分雀躍。這個時候,萱草略點了點頭,有些恍然大悟的說道:“想來,這裏就是那個衛彰曾經說過的,極熱之地了!”

  “應該沒錯。”小白師兄點了點頭,看著萱草,歎了口氣說道:“這裏你還是運起靈氣罩會比較好。”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然後運起了靈氣罩。靈氣罩一運行起來,她就感覺身上舒服多了,似乎還有一種清爽的感覺。她點了點頭,然後看著小白師兄那邊,他並沒有運起,但是臉上神色已經好了許多。

  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想起來,小白師兄似乎也算是火屬性的靈獸,估計剛才也隻是一時適應不了,所以說才會那個樣子的吧。她想到這裏,感覺有一陣微微的沮喪,看來還是自己和他們不一樣,不能適應這裏的溫度。

  這個時候,小白師兄喝了一聲,萱草猛地一驚抬頭看著麵前的小白師兄:“抱元守一,你沒發現嗎,你身上的波動有些不對!”

  聽了小白師兄的話,萱草立即坐在地上,盤腿,開始運行靈氣,一圈下來以後,頓時感覺自己剛才的狀態似乎有些不對勁……她微微皺眉,感覺自己身上靈氣罩的靈氣逝去的有些過快了。

  “你一踏入這裏,就已經受到了這裏的熱氣的影響,不過現在好了。”小白師兄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心中也有些慶幸,還好自己是和小白師兄他們一塊兒來的,否則如果說是自己一個人來這裏,隻怕自己踏的了這片熱地,也出去不了了。

  自我在心裏頭檢討了一會兒,然後她聽到了一聲驚呼。她略有些奇怪的看了過去,發現那邊看著應該是一條隊伍的人居然在那打了起來。

  “我告訴你,這裏的東西都是我的,都是我的,你什麽都沒想從這裏拿走!”

  那裏有個聲音大聲嚷嚷著,隨即是一些法術,還有兵器對碰的聲音。萱草微微皺眉,小白師兄解釋說道:“那一些人進來肯定以為這裏不過是熱一些,所以說並沒有在意,才會被心魔入侵。”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著她這個樣子,小白師兄歎了口氣,然後說道:“你不用害怕,我們在這裏,你不會一個人的。”

  這個時候,萱草猛地想起來自己手腕上麵的明晰,立即低頭看去。明晰果然有些怏怏的,沒有多少精神的樣子。看著明晰這個樣子,萱草頓時有些心疼,用手摸了摸明晰。這個時候,小白師兄說道:“沒有關係,他不管怎麽樣都是青龍,這裏雖然說和他的屬性不和,但是他卻也不會被熱毒入侵。我們走快點,看樣子朱雀似乎在這裏發現了什麽。”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向另外一邊的朱雀,朱雀穿著的衣服一向都是火紅色的,如今他在這裏,顯得就好像是和這一片紅色之地融合在了一起一樣。而且,他走的確實要比自己和小白師兄要快很多,臉上神色也顯得有幾分雀躍。這個時候,小鳳凰也沒有在萱草的肩膀上麵待著了,而是去了朱雀身上。

  他們兩個人趕上了朱雀的腳步,朱雀似乎察覺到了他們的到來,回頭笑著對著他們兩個人說道:“我發現,這下麵應該是有地火的。”

  “地火?”萱草微微皺眉,難道說在這樣的地方,還有火山?

  “非但如此,這裏應該也有麒麟守候在此。”朱雀說著,臉上的笑容越發得意。看著他這個樣子,小白師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你的意思是,這裏肯定有天才地寶了!”

  “自然如此,不然的話那個麒麟怎麽可能說把自己老巢放在這裏,而且還在這裏守候呢!”朱雀說著,眼睛似乎都在閃爍著光芒……

  第一百九十章

  萱草看著那朱雀的樣子,第一次發覺,原來朱雀是這樣財迷的一個人。或許是因為平日裏沒有什麽機會顯露,所以說這一次倒是讓萱草顯得很是驚訝。

  這個時候,小白師兄在旁邊小聲的對萱草解釋:“朱雀性子和龍的差不多,但是龍是喜歡收集亮晶晶的東西,但是朱雀的卻要高一些……”萱草聽了這個話,了然的點了點頭,開始從上到下的打量著朱雀,琢磨著他身上有多少好東西呢。

  朱雀也很有危機感,下意識的往旁邊走了兩步。小火倒是沒有想什麽,大聲嚷嚷,“快點快點,去看這個麒麟這裏有什麽好東西!”

  說著,一副躍躍欲試,似乎隨時準備打劫的樣子。

  見著小火那個樣子,萱草隻感覺自己頭疼,微微撫了下自己的額頭,然後看著旁邊的小白師兄。小白師兄笑了笑:“沒事兒,這不是還有我們嗎?”

  萱草點了點頭,然後跟著他們一塊兒走著。

  一邊走,萱草就感覺自己靈氣罩的消耗真的好大,她有些奇怪的摸了摸自己胸口的那片葉子,因為很奇怪,這一次熱毒入侵,葉子居然沒有任何的警示。她想著,微微的眯了眯眼睛,難道說在這裏有什麽東西妨礙了葉子的正常功能?

  正想著,然後突然聽到一陣劇烈的打鬥聲。

  萱草立即抬頭,看向聲音的來處。聲音的來處看著是一塊兒山壁,但是小白師兄他們卻直接從那裏走了過去。很顯然,這個山壁不過是一個障眼法而已。萱草微微皺眉,走了進去。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若是跟著我回門派做我們的鎮山靈獸,那自然是好吃的好喝的少不了你!若是你繼續冥頑不靈,那我就隻好取你身上的物件,來當此次收獲!”

  一個男音大聲說著,顯得很是囂張。

  麒麟是瑞獸,按理說性子應該很平和才對。但是現在的麒麟卻並不是如此,他身上燃著深色的火焰,雖然說萱草已經有了靈氣罩,但是還是能感覺到那熱浪撲來。

  而他的對麵,則是一群人,看著有二三十個,有些黑壓壓的感覺。

  見著這一幕,萱草略有些明白了,肯定是那個人想要捕捉麒麟回去,然後當鎮山靈獸。但凡大的門派,都會有自己的鎮山靈獸,他們會和那個門派簽訂契約。在有外敵侵犯的時候,都會有所助益。但是,萱草從來沒有想到過,原來還有用這樣惡劣手段來弄鎮山靈獸的!

  她想著,微微皺眉,看著麵前的一幕。這個時候,小白師兄對著朱雀說道:“你身上的修為?”

  “自然是沒有半點問題。”

  朱雀說著,咧咧嘴巴。

  聽了這個話,萱草立即瞪大了眼睛:“師兄你們的修為是沒有限製的嗎?”

  “自然沒有,那個限製應該是對你們人來說的,比如我們這樣的獸類在裏麵是沒有限製的。否則的話,你師兄剛才對上那些人,也不會那麽輕鬆了。”

  朱雀說著,語氣中充滿了理所當然的意味。聽了這個話,萱草頓時有些受傷的看著那邊的小白師兄。因為小白師兄並沒有告訴她這些,反而有一種誤導她他也被限製修為的感覺。

  看著萱草這個樣子,小白師兄摸了摸鼻子,笑了笑,沒有說話。或許說小白師兄本意還是為了萱草好的,畢竟萱草自己的實戰經驗幾乎為零。如果說萱草發現了小白師兄和朱雀的修為並沒有被限製,那麽自然也會越發的依賴小白師兄,那樣對她來說是沒有好處的。

  想到這裏,萱草點了點頭,然後勾了勾唇角,本來想笑笑說自己是不在意的,但是卻最終還是沒有笑出來。

  看著她這個樣子,小白師兄歎了口氣,這個時候卻不容的他們說什麽了,因為那邊的人已經發現了他們的存在。那裏麵有個看著應該是領頭的人,很不客氣的直接走了過來,看著他們幾個人,然後說道:“這裏我們已經包下了,你們自己去別的地方吧!”

  萱草此刻心裏頭正是不舒服的,特別是想到小白師兄他們的修為還在,更是不把麵前的人放在眼裏,直接說道:“你們又算什麽東西,我們過來自然是有我們的原因,怎麽你們怕你們在這裏做什麽下賤勾當被我們發現了不成!”

  聽了萱草的話,那個人眼睛微微一眯,顯露出來幾分凶惡:“小娘皮子,我告訴你,你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我今兒就把話放在這裏,我敬酒不吃,罰酒更是不吃的!”萱草說著,微微揚起上顎,看著麵前的那個人,說道:“按照你們的修為,應該不可能製住那麒麟的,想來其中肯定是有什麽貓膩!”

  “這個和你又有什麽關係!”

  那個人說著,直接向著萱草打了過來。這個時候,小白師兄趕忙給他撥到了一邊,擋在了萱草的麵前。

  因為是撥弄到了一邊,所以說那個人並沒給有受傷,他很快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看著萱草,惡狠狠的說道:“沒有想到,你身邊倒是有人護著你。”

  萱草聽了這個話,壓根理他的興趣都沒有,直接偏頭看著旁邊的朱雀問道:“你看的出來那麒麟是怎麽回事兒嗎!”

  麒麟好歹是神獸,怎麽可能說被這一群辟穀期的人給圍住。聽了萱草的話,朱雀點了點頭,略有些不滿的說道:“這些人想來是給麒麟下了藥,否則的話,麒麟絕對不會是這個狀態!”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然後看著小白師兄說道:“不如我們幫幫那麒麟嗎!”

  “哼,我才不需要你們卑賤的人類來幫忙!”

  那麒麟突然大聲的說道,很顯然他已經發現了這邊的情況。但是很快,麒麟也發現了,萱草他們幾個人中,他口中卑賤的人類居然隻有一個,其他的都並非是人……

  這個時候,那其他的人也按捺不住了,大概他們覺得麒麟已經被他們下了藥,所以說都直衝衝的向著萱草他們過來了。小白師兄和朱雀自然一點都不擔心什麽,直接把他們給斬殺掉了。

  麒麟見著這麽多屍首,大嘴一張,一團火直接撲向那些屍體,那些屍體很快就化為了飛煙。看著那些屍體沒有了,萱草頓時扼守啊,自己的儲物袋啊,那麽多人的呢,三十多個呢,就算裏麵光隻有靈石,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啊!見著萱草那個樣子,麒麟並不知道她在想什麽,如果說知道的話,肯定不會給她好臉色看。

  “你們怎麽會來這裏!”

  麒麟說著,看著麵前的朱雀和小鳳凰。小鳳凰一下子飛到了麒麟的身上,一點都不害怕麒麟身上的火,反而親昵的蹭了蹭,問道:“你別說我們了,你先說說看,你怎麽會弄成這個樣子,剛才不過是三十幾個人而已,你怎麽會那麽狼狽!”

  萱草覺得很奇怪啊,她可以看的出來,麒麟和小鳳凰朱雀還有小白師兄應該開始並不認識的,但是見麵了以後,卻又是出奇的親近,就仿佛已經認識許多年了一樣。

  “這個是因為神獸本來就少,而且大家都有父母的遺傳記憶,自然是對同類會比較親近一些。”

  萱草表現的太過明顯了,所以說小白師兄很直接的就在旁邊說明了原因。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