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21節

  這樣做的門派並不少,萱草一連找了好幾個地方,都被那所謂門派的人給驅逐了。見著這一幕,萱草顯得很是不高興。這些地方本來就是無主的,如今他們倒是好了,一來就好像是這些地方天生就是他們的一般。小白師兄對於這一切倒是習慣了,冷笑了一聲說道:“無所謂,我們並不需要在這裏擠著,如今還沒有到要開啟的時候,我們可以隨便找一個周圍的農家暫住。”

  聽了小白師兄的話,萱草不得不承認小白師兄說的是有道理的,但是心裏頭卻還是有些不舒服。過了一會兒,她猛地反應過來,看著麵前的小白師兄,微微眯著眼睛說道:“不知道為什麽,我感覺小白師兄似乎和平時有些不一樣了。”

  “對啊,我和朱雀在路上經曆了許多事情,所以說我對那些人的所謂人性多少也有些了解了。”小白師兄說著,歎了口氣,然後看著麵前的萱草,目光中有幾分寵溺。被小白師兄這樣看著,萱草感覺自己全身上下都不自在,就好像是有什麽在戳她一樣,她抖了抖身子,然後討好的笑了笑,沒有說話。

  “好了,既然已經決定了,那我們就不要在這裏待著了。”朱雀說著,就直接往外走。他們果然在周圍大概十幾裏的地方,找到了一個村子。而且,小白師兄的想法並不是獨一無二的,因為那裏已經住了一些修真者,而且還有一些武者。看著那些人,萱草顯得有些驚訝。見著他們過來了,那些人修真者倒是都很有默契,並沒有立即跑過來說他們是修真者什麽和什麽的……

  萱草在那裏找到了村長,尋到了一個空出來的房舍,因為隻有兩間房間,所以說分配還是和以前是一樣的。小白師兄對萱草準備用靈米做飯這件事情顯得十分不解:“這些東西你已經不需要吃了,吃多了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反而有害。這個本來就是修真初期的時候,改善體質吃的。如今你已經到了辟穀期,若是解饞的話,可以弄些靈獸的肉來吃。”

  “為什麽?”

  小白師兄搖了搖頭:“我也不大清楚,但是我當初在那裏麵待了一些時候的,多少也是知道一點。反正,這樣是不好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於是隻是弄了一些靈穀出來給小鳳凰吃,小鳳凰因為吃了人參果,對這個也沒有多少興趣,反而一直想要從萱草那裏再弄些人參果來吃。

  看著小火這個樣子,萱草微微皺眉,很是直接的說道:“沒有了,你現在就隻能吃這個!”

  “為什麽,難道說你要虐待我嗎!”小火聲音一下子拔高,顯得很是不滿。看著麵前小火這個樣子,萱草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不管你怎麽說,反正現在就隻有這個,你不吃就沒有了!”

  “為什麽,為什麽那個臭蛇你就給他弄好吃的,對我卻如此的殘忍!”小鳳凰說著,語氣裏充滿了哀泣。看著小鳳凰這個樣子,萱草直接擰起它的翅膀,很直接的說道:“因為他是我的寵物,而你隻是給了我承諾,你明白嗎!”

  “難道說你想讓我這樣高貴的鳳凰你那一條臭蛇一樣,給你當寵物嗎!我告訴你,那個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小火大聲說著,身子一個勁的扭動掙紮,但是卻絲毫不能從萱草的魔爪下逃脫。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感覺有些頭疼,直接把他扔給了朱雀,不滿的說道:“你自己來照顧吧!”

  朱雀見著小鳳凰這個樣子,然後笑著看了看萱草,然後說道:“他一向都是這個脾氣,你不要介意!”

  “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他,要介意早介意了!”萱草說著,吐出一口氣。

  第一百八十六章

  聽了這個話,朱雀笑眯眯的看著萱草,看的她感覺自己背後直起雞皮疙瘩的時候,又聽到朱雀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你應當早就厭倦他了,隻要你給他靈果,他早早長大,那麽你就可以早些擺脫他了,難道說這樣不好嗎?”

  朱雀話音一落,本來十分不滿的小火臉上立即蕩起了笑容,笑眯眯的看著麵前的萱草,小腦袋一個勁的點個不停:“不錯,不錯,朱雀說的有道理。”

  看著麵前的小火,萱草隻感覺自己頭疼,忍不住按了下自己額頭,猶豫了下,還是給他拿了一些人參果。

  見到萱草又拿了人參果出來,明晰頓時有些不滿了,嘶嘶的抗議著:“這些,這些都是我的,明明說好你隻是幫我保管的!”

  萱草看著明晰這個樣子,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好了好了,不要和他爭了,他小一些嘛……”

  “什麽叫他小一些,明明他比我要大許多。難道我還不知道嗎,這個死鳥完全就是千萬年老妖怪,都是自己不停重生的!”明晰說著,語氣中充滿了濃濃的不滿。

  他說的也沒錯,萱草想著,掃了一邊的小火。這樣大的年歲的人了,居然還在這裏賣萌。

  小火聽了明晰的話,絲毫不覺得自己有什麽做錯的地方,反而有幾分得意:“你們這樣的自然是沒有辦法和我們相提並論的!”看著小鳳凰那得意的樣子,萱草就一個念頭,要是自己是明晰的話,肯定直接衝過去咬他一口。

  或許明晰本來就是這樣想的,但是畢竟現在小火身邊有朱雀在那裏罩著,所以說隻是惡狠狠的看了兩眼小火,並沒有說什麽。萱草看著他們這樣折騰,感覺自己腦袋有些疼。

  她歎了口氣:“好了好了,你們兩個都不要鬧了。如果說你們兩個都是這個樣子,到時候真的進入到了那個幻天鏡裏麵,你們覺得會討的到什麽好嗎!”

  “你們知道那裏麵是什麽樣子嗎?”鳳凰說著,脖子昂的高高的。

  看著鳳凰這個樣子,萱草笑著問道:“那你就知道嗎!”

  “我自然是不知道的!”小鳳凰絲毫沒有覺得有什麽羞愧,反而有些得意洋洋的樣子。看著小鳳凰這個樣子,萱草感覺自己有些頭疼。這個時候,旁邊的小白師兄笑了笑,然後說道:“還是我出去看看吧。”

  萱草看著小白師兄,顯得有些驚訝。小白師兄臉上有幾分無奈:“不然,你們就在這裏超破天,也不會有人知道那裏麵到底是什麽樣子的。”

  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深以為然,點了點頭,然後有幾分擔心的看著小白師兄說道:“既然如此,那就麻煩師兄了。”

  小白師兄一出去,小火就在那裏得意的吃著人參果。他雖然說一次隻能吃一顆,吃的多了也是消化不了的。但是剩下來的一顆卻被他放到了朱雀那裏收著,說下次自己再吃。

  看著小火那個樣子,萱草感覺自己頭有些疼,於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去修煉去了。

  見到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了以後,明晰立即有些著急的嚷嚷:“我的,我的……”

  萱草這個時候才想起來,明晰也是還沒有吃人參果呢,想到這裏,她就直接拿了一顆出來給明晰吃。明晰一口就把人參果給吞了,然後就坐在一邊打坐。看著明晰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然後就一塊兒坐在那裏修煉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不知道多久,她聽到外麵有人敲門的聲音,才從修煉中清醒過來。打開門,看到門口站著的是小白師兄。看著小白師兄,她有些奇怪,問道:“怎麽了,師兄?”

  “過來看看你,而且我這一次帶了一個朋友來。”

  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顯得更是有幾分驚訝了,她第一次聽說小白師兄竟然也是有朋友的。似乎看的出來她的驚訝,小白師兄笑了笑,說道:“這個是我在這裏認識的,雖然說才聊了一會兒,但是我感覺還算是可靠,所以說就帶過來了。”

  “嗯,那我倒是要見見了。”她笑著說著,跟著小白師兄去了堂屋。到了堂屋了以後,她看到有個穿著一身月白色長衫的男子,坐在那裏。見著她過來了,那個男子趕忙站了起來。

  萱草見著那個人那麽客氣,立即笑著說道:“我們這裏都是粗人,你不用這麽客氣。”

  “哪裏,哪裏,大火兄學識淵博,很是值得我等學習。”

  聽了這個話,萱草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朱雀。朱雀很顯然是因為得了別人的誇獎,臉上很是有幾分洋洋得意。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微微搖了搖頭。

  “不知道,你貴姓呢?”

  “免貴姓衛,我叫衛彰。”他說著,微微動了動身子。看著衛彰這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真是一個好名字。”

  “過譽了。”衛彰說著,臉上那幾分淡淡的自豪感,萱草還是看的很明顯的。見著這個人這個樣子,萱草很是不解,自己師兄為什麽拽著這個看著這麽像是書呆子的人回來。想著,她看著旁邊的白師兄。白師兄笑了笑,然後說道:“衛彰的父輩曾進入過幻天鏡,對那裏裏麵的東西還算有所了解。他和我說了我略有些不懂,所以說幹脆請回來讓他告訴師妹。”

  萱草聽了這個話,又看向了衛彰。衛彰顯得有幾分不好意思,笑了笑,然後說道:“進去也是家父在金丹中期時候的事情,如今已經有一百多年了,我並不能保證那裏麵依舊和我父親進去的時候還是一樣的。”

  “這個並不礙事,我們隻是想要知道,那裏麵大概是什麽樣子的,格局什麽的!”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衛彰。衛彰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幻天鏡據我所知,是每隔三十年開啟一次,而且每次開啟的時間是一個月,如果說到了時間你不出來,再想要出來的話,那就要再等三十年。當然,我不知道那三十年裏麵那個幻天鏡內是什麽樣子的。因為有人曾經想要嚐試過,但是卻再也沒有出來過……”他說著,目光中透著幾分畏懼。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他很快就調整過來自己的心態,然後笑著說道:“至於裏麵的東西,說起來我也是記得不大清楚了。不過我記得我父親和我說過,那裏麵就好像是一個天然行成的山穀一樣。而且,會有一些很極端的地形。在那裏麵會有各種各樣的靈獸。同樣的,也會有各種各樣的天才地寶。”

  他說到這裏,笑了笑,顯得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低垂著頭,然後說道:“我記得,我父親和我說過,那裏麵有極陰之地,也有極陽之地,還有極寒之地,所以說總是會有些因為需要天才地寶的高階修士前來。不過,每個人都隻有一次的進入機會,這一次你進去了,那麽下一次不管是否開啟了,你進去了也會被扔出來,很是奇怪。”

  萱草聽了這個話,微微睜大了眼睛看著麵前的衛彰,問道:“那,你覺得按照你父親所說,那地方到底是人工所行成的,還是天然自己行成的呢?”

  “這個,小生倒也想過這個問題,我綜合了父親的描述,我還是覺得那個地方並非是天然所行成。不然的話,絕對不可能有那麽明顯的人工痕跡。”他說到這裏,似乎怕萱草不懂,又繼續說道:“我說的人工痕跡是說那些規矩,還有,極寒,極熱,極陰,極陽之地,又怎麽會這麽巧都在一片土地之上呢?”

  第一百八十七章

  萱草聽了麵前衛彰的話,深以為然,怎麽可能會這麽巧呢。

  聽了他們的話,倒是小白師兄有些不同意見:“這個也是說不準的,這個世界上麵本來就是很神奇的,有什麽樣的東西存在都並不奇怪。所以說我倒是並不覺得這個一定就是人為的,也有可能就是巧合。”

  “你說的也有道理,但是我們如今討論這個卻是一點必要都沒有。不知道,你們這一次進去,是否有隊伍?”衛彰說著,掃了他們三個人一眼。萱草猶豫了下,然後笑著說道:“我們三個人就是一個隊伍,目前並沒有加入別人隊伍的想法。”

  “哦,我本來是想看看,你們是否願意加入我們小隊。雖然說進去了大家都是辟穀期,但是我們小隊的戰鬥經驗還是很豐富的,而且有一個很好的隊長……”

  衛彰說這個話的時候,也不一口一個小生了,爽利了許多。聽了衛彰的話,萱草看了看小白師兄,然後笑著說道:“我想還是我們幾個人一塊兒行動會比較好,你也知道那裏麵的誘惑會比較多。我們幾個人都已經熟悉了,所以說並不需要配合。如果說貿然加入你們的隊伍,說不定反而會給你們帶來麻煩也說不定。”

  這個話就是很明顯的拒絕了,衛彰似乎沒有想到萱草會拒絕自己,但是想了一會兒,覺得她說的也有道理,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也有道理,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行離開了。”

  “嗯。”萱草說著,笑了笑。

  看著衛彰走了以後,小白師兄微微皺了皺眉頭,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有些奇怪的問道:“師兄,你怎麽是這個樣子?”

  “沒有什麽,我隻是在思考,那個所謂的幻天鏡會不會隻是一件法寶。”

  “法寶?”萱草睜大了眼睛看著麵前的小白師兄,很明顯不大明白他的意思。

  “是的,你大概還不知道,法寶的形態有很多的。如果說幻天鏡是一個法寶的話,那些所謂的異樣也是很好解釋了。它每次開放,有可能就是想要給自己找一個主人。”

  “是嗎,如果說他真的是一件法寶的話,那一定是一件非常厲害的法寶了。”萱草說著。

  “如果我的猜測是真的話,這個最起碼也是一件仙器,隻是不知道這件東西到底是如何落到這裏的。”小白師兄說著,歎了口氣,然後搖了搖頭:“看看吧,說不定有緣分的是萱草你呢?”

  萱草聽了這個話,吐了吐舌頭,“如果說我魅力有那麽大就好了,仙器一看著我,就嚷嚷著要跟著我走。”

  看著萱草小女兒的嬌態,小白師兄笑著搖了搖頭。

  在等待開啟的這幾日,好幾波人都過來找了他們。大概是因為他們的人少,所以說那些人都在勸說他們參加他們自己的隊伍,但是萱草都拒絕了。原因很簡單,她不想暴露自己的明晰和小火。如果說是真的有那麽多人同出同進,那麽很容易就讓他們兩個小家夥曝光的。他們本來如今一個是被封印了,一個還在幼生期,壓根沒有什麽保護自己的能力。

  到時候惹來的隻能是一堆麻煩,說不定獵殺他們的人會比想要進入幻天鏡的人更多。畢竟,有一隻神獸給當靈寵,是多麽值得驕傲的事情啊。想到這裏,萱草對那些送上門的邀請拒絕越發直接了。

  很快,開啟的日子到了。

  萱草他們再一次的來到了那個幻天鏡所在的地方,到了以後,萱草意外的看到那個縱馬的人。那個人正和他的叔叔跪在某一個門派的前麵,看著那一幕,她略有些奇怪,向著旁邊的人打聽了下,才知道原委。

  原來他們也來了有一日了,雖然說不知道那麽多人都聚集在這裏是為了幹什麽,但是卻還是抓緊功夫直接跪在了人家門派的前麵希望別人能夠收留。那能夠修真的人,自然都是心誌堅毅的人,所以說對他們跪在那裏賣可憐這樣的行為,並沒有多少人買賬。於是,他們就在那裏跪了有一天了。如今這個就要開啟了,所以說那麽些門派裏的人也都坐不住了,一個開始圍在了前麵。

  或許說在他們的眼中,搶先進去的人會有更多的先機,否則的話也不會是這個樣子。萱草想到這裏,歎了口氣,微微眯了眯眼睛看著裏麵的場景。

  幾個門派的人都混站在了一起,那些人雖然說看著麵上和和睦睦的。但是這樣的大的門派,怎麽可能說是互相之間沒有任何的磕磕碰碰?所以說,萱草能夠看的出來,那裏麵挺多人都在做小動作。但是好玩的是,他們雖然說做了那麽多小動作,但是麵上卻還是在那裏粉飾太平。

  “師妹,等會一定不能走散了,看這個樣子,如果說進去不抱成團,真的很難生存下去。”小白師兄在萱草耳邊說道。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看那裏麵的情況,點了點頭,深以為然。

  因為想要進去的人真的是有很多啊,熙熙攘攘的都是人。隨著時間的來臨,人也是越來越多了。而且,有些看著是那些大門派的核心人物也差不多是這個時候才來。

  大概是因為為了凸顯他們的與眾不同吧,不過他們來了也是有位置的……

  萱草歎了口氣,突然感覺自己的手被握住了,她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小白師兄。小白師兄笑了笑,“這樣的話,再多的人也不怕你再丟了。”

  萱草被那個再字弄的有些不好意思,於是就也沒有說把自己的手給抽回來。朱雀這個時候也摟著小鳳凰,把小鳳凰裝到了自己的衣襟裏麵。小鳳凰顯得有些不滿,總是想要蹦達出來。但是卻被朱雀難得嚴肅的敲了記下腦袋,被朱雀如此,小鳳凰自然是很委屈的,但是卻也難得乖巧了起來。

  很快,那幻天鏡打開了,就好像是一座山,猛地裂開了一個口子一樣,那裏出現了一道淡淡的霧蒙蒙一樣的東西。過了好一會兒,能夠看清楚路的時候,才有人往裏麵走。那先進去的應該都是所謂各大門派的精英,他們進去完了以後,就是普通的門派份子。那些普通的人進去完了,然後就是按照這站著的人遠近,開始一個個進人。

  萱草對此,顯得有些驚訝,因為這樣還算的上是有秩序的。她想著,有些疑惑的問旁邊的師兄說道:“我還以為會很混亂,為什麽說會這樣有秩序?”

  聽了她的話,小白師兄指了指旁邊,笑眯眯的說道:“這裏許多人都是帶著自己晚輩來的,因為那些人自己本身已經進去過了。所以說他們站在這裏,本身就是一種威嚇。你說,怎麽會有人在他們這樣修為的威嚇之下,還亂哄哄的呢?”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那本來每個門派的地方。果然,那的人並沒有都進去,反而還有一小部分都留在了外麵。雖然說感應不到他們的修為到底如何,但是應該是不錯的。想到這裏,萱草點了點頭說道:“這樣,也還算不錯。雖然說他們是為了保證自己門派的利益,但是多少也維持了秩序,也算是一舉兩得吧。”

  “不,一舉三得。”小白師兄說著,微微眯著眼睛,“他們如此,也可以在別的門派,或者說在那些散修人麵前告訴他們,我們門派有多麽的強勢,也算是一種示威。”

  第一百八十八章

  萱草看著小白師兄的樣子,著實有些驚訝。雖然說她已經知道小白師兄和以前是不大一樣了,但是卻沒有想到小白師兄居然能從這樣簡單的幾個人裏麵看出來這麽多門道。如果說是以前的小白師兄的話,估計能夠看出來一層就不錯了。

  感覺到了她的目光,小白師兄微微挑了挑眉頭,偏著頭,笑著看著麵前的萱草,問道:“你在想什麽呢?”

  “沒有,隻是突然覺得小白師兄果然變了。”

  “看你說的,人總是在改變的,雖然說……”

  萱草自然知道小白師兄後麵未盡的話的意思,忍不住挑起嘴角笑了笑,此刻卻也管不了那麽些亂七八糟的想法了。

  一塊兒進去了以後,萱草發現,這裏麵看著像是一個山穀一樣的地方,開始進來的那些人,似乎都已經向著自己的目標去了。留下來的人並不算多,大部分也都是後來才進來的。

  “你在看什麽呢?”

  朱雀嚐試了下自己的修為,發現自己的修為果然隻有辟穀期了,頓時有些不滿。見著萱草還在那裏東張西望,立即直接問道。萱草聽了朱雀的話,看了朱雀一眼,然後說道:“我是在看周圍的人,你發現沒有,似乎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的目標,一進來都向著那目標去的。特別是開始進來的那些門派裏的人!”

  “那是自然,畢竟這些人他們開始就知道一些關於這裏的情況。所以說,他們來這裏麵更加的有針對性。肯定想的是先把自己看中的東西給取了,然後再想辦法弄些旁的東西。”朱雀說著,哼了一聲。

  看著朱雀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搖了搖頭,看了看旁邊的小白師兄。小白師兄似乎在想什麽一般,看著那裏麵,有些出神。

  “怎麽了,師兄?”

  萱草很奇怪的問著小白師兄,小白師兄搖了搖頭,回神笑著說:“沒有什麽,雖然說我們沒有什麽目標,但是卻也要決定要往哪裏走了。你想想,往哪裏會比較好?”

  “唔,我都無所謂的。”萱草說著,咧嘴笑了笑。看著她的樣子,小白師兄又看向了旁邊的朱雀。朱雀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們向著東邊去吧,我感覺,那裏似乎有東西在吸引著我。”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是願意的。

  他們幾個人就直接想著東邊的方向去了。小鳳凰這個時候也從朱雀的懷裏頭跳了出來,落在了萱草的肩膀上麵。隻有三個人的隊伍似乎比較打眼,從他們一進來開始,到他們向著東邊去,都有人在那裏打量著他們。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