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3節

  “你要想啊,白師兄那麽喜歡你,現在肯定在千辛萬苦解決華師姐的事情。說不定他們已經談好了,但是你貿然去找了,兩個人又談崩了怎麽辦?”

  萱草笑著對著麵前的葉師妹說道,葉師妹似乎略有所被說動,眼神有了幾分茫然,眉頭也微微的皺了起來。

  “白師兄現在肯定最大的希望就是你能夠好好的,然後他可以過來接你。難道說,你不想這樣嗎?”

  “不,如果說白師兄來接我,那就是最好不過的了!”葉師妹下意識的反駁。聽了她的話,萱草鄭重其事的點頭:“你說的不錯,所以說你現在不應該去找白師兄,萬一你們兩個錯過了怎麽辦。你要知道,白師兄現在為了你可是在努力呢。”

  看著萱草認真的神色,葉師妹點了點頭,突然笑了起來:“萱草師姐你真好。”

  “嗯,你要乖乖的在這裏等著,處理兩個人的婚約很麻煩。況且華師姐修為又高,你要努力修煉,好好的做事兒將來才有可能被正大光明的給白師兄當妻子啊。否則的話,就算白師兄再怎麽堅持,你們兩個人也是不可能的!”

  萱草說著,瞅著麵前的葉師妹。葉師妹已經不是剛才那個樣子了,她現在身上又充滿了生機,就好像是枯木複活了一樣。她認真的點了點頭:“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也都明白,所以說我一定會好好修煉,將來能夠配得上白師兄,可以和白師兄白首不相離!”

  “你能夠這樣想,那就真是太好不過了。現在是什麽時候了,師妹應該去修煉了。否則的話白師兄知道師妹如此不作為,是會傷心的。”

  “我,我不會讓白師兄傷心失望的,原師姐,萱草師姐,葉玲告辭。”說著,她就快速的走了出去。她身上彌漫著一股子急切的感覺,走路的時候都感覺要飛起來了。看著她那個樣子,原師姐歎了口氣:“你今日所說的話,隻能夠讓她對那個人越發牽掛。”

  萱草聽了原師姐的話,苦笑了一聲:“我也是沒有別法子,你看她剛才的樣子,像是能聽的進去別的話的樣子嗎?”

  原師姐歎了口氣,也就不在說什麽了,畢竟每個人所想都不一樣。這樣能夠安撫下來葉師妹,說不定也是好事兒一件。畢竟,葉師妹怎麽說都是她們的同門,真的弄的不好看起來,那反而不好。

  “對了,葉師妹回來一個星期了,本來不是好好的嗎,怎麽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

  “你是不知道,華師姐知道她是我們這裏的人,特意叫了幾個小跟班進入穀內,說是要來這裏取東西。本來也是按規矩給他們就好了,但是沒有想到他們就在那裏談起來,說華師姐和白師兄有多麽的相配。又有多少人當初和白師兄有一腿,但是卻最後什麽都沒落著,說白師兄最喜歡逢場作戲了!”原師姐說著,目光中閃過一絲的憤恨,然後又繼續說道:“他們說也就說了,但是卻是故意當著葉師妹麵前說的,所以說葉師妹猛地就受了刺激,鬧著說要去找白師兄。我們穀內是有禁製的,如果說沒有特殊的法子是不能隨意進出的。所以說,她就來求我。畢竟,我還是有離開這裏的權限的。但是我卻拒絕了她,她就在我麵前又哭又鬧的。”

  原師姐說著,歎了口氣,臉上寫滿了都是無奈。看著原師姐這個樣子,萱草也跟著歎了口氣:“本來我還以為葉師妹對白師兄隻是一時喜歡,但是見著她今日的模樣,想來是全心全意的愛慕了。”

  “那白師兄也真是的,本來就已經有了道侶的人選,為什麽又偏偏來招惹葉師妹。畢竟,若是普通的小師妹的話,葉師妹倒真有可能和別人一同做他的道侶。但是那是一峰長老的孫女,他們兩個也算是門當戶對,那個華師姐又怎麽會容忍自己的男人被別人窺視呢!”

  原師姐說著,口氣裏有幾分恨恨的感覺。

  聽了原師姐的話,萱草一愣,皺眉說道:“師姐的意思,這裏還能一個人有幾個道侶?”

  “那是自然,如果說師妹將來強大了的話,說不定也能夠擁有幾個道侶呢。”原師姐說著,像是想到什麽似得,說道:“我記得,當年有一個仙子,是落櫻仙子,她就有三個道侶,那三個道侶都是對她百依百順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感覺對自己的衝擊力好大啊,一時之間竟然愣在了那裏。看著她的樣子,原師姐笑著說:“你若是覺得道侶太麻煩了,也可以到凡間多尋幾個男子作為麵首,雖說他們年華歲月短暫的很,但是好歹有丹藥能夠延壽,多少能夠多陪你一段時間的。”

  “這樣的話,這個世間豈不是會亂套嗎?”萱草眨了眨眼睛,半天才說出來這一句話。

  但是原師姐聽了她的話卻像是很驚訝一樣,奇怪的皺眉:“你怎麽會這樣想,瘦弱強食是很正常的啊!”

  第三十一章

  萱草聽了她的話,眨了眨眼睛,還沒說什麽就聽到原師姐繼續說道:“你肯定是被那些世俗中人想法所感染了吧,你也不想想,憑什麽那些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就隻能守著一個男人呢?世間上所有的規則都是強者定製的,所以說,隻要你成為強者,那麽你就可以來定製規則。”

  這個概念,好新潮啊。萱草想著,眨了眨眼睛,然後又聽著原師姐恨其不爭的說道:“你以後再也不要有那些所謂亂七八糟的想法了,我告訴你,如今你別想所謂情愛之事,到了你有能力的時候,那個時候你才可以挑一個如意郎君。我見過不少本來天資拔萃的女子,但是最後都因為嫁了人,為了生孩子,或者其他的事情,最後修行都慢了下來。”她說著,抿了抿嘴唇,一臉期待的看著萱草:“既然師父能夠選你為弟子,那麽你天賦定然是不錯的,所以說你一定要努力,到時候就可以任意選夫了。”

  “是嗎?”萱草呐呐的說著,感覺自己臉紅的都想要鑽到地底下了。

  “好了好了,這樣的話我就不說了,萱草師妹你也還小,沒有一兩百歲,就千萬不要想這些。對了,你再過些日子,到了二十歲的時候,千萬記得要找師父要一枚駐顏丹。有了駐顏丹,你的容貌就可以永遠固定到這個樣子了,將來也不會害怕自己老去了。”

  原師姐說著,嘴角勾起一絲笑容,不知道為什麽,萱草看著原師姐那個樣子,心裏頭有幾分切切的感覺。但是轉念一想,既然原師姐這樣這裏的老居民都能接受一妻多夫的事情,那麽自己有什麽不好接受的。況且,原師姐有一句話也是沒有錯的,瘦弱強食,隻有你自己強大了,別人才不敢來欺負你,如果說你不夠強大,那麽自然就會有許多人過來蹂躪你。

  如今葉師妹那個樣子還不是因為她自己不夠強大,如果說她現在就已經修為很高了,那個白師兄又怎麽敢隨意就找上她,又怎麽會玩玩就跑?如果說她實力夠強的話,那華師姐就算再不滿意,也不敢隨便就找幾個小弟來找她的事情。

  想到這裏,萱草又想起了自己那個白胡子師父,如果說自己實力夠強的話,白胡子師父也不會把自己趕走吧。想到這裏,她握住了手,點了點頭說道:“原師姐果然說的不錯,我這就回去專心修煉,不管怎麽樣,我命由我不由天!”

  “你這樣想很好,我們修真本來就是逆天而行,如果說沒有這點想念的話,估計也就堅持不下來了。”她說著,目光中有幾分感慨。看著原師姐那個樣子,萱草隱約覺得原師姐像是有什麽故事一樣,但是卻又不好直接相問,所以說,什麽都沒有說,隻是點了點頭,然後就回去了。

  回去了以後,她就開始努力修煉起來。但是這次修煉她發現了一件事情,本來已經開始有些資格自足的小空間,也就是腦海中綠色的那個東西,又開始在和自己搶靈氣了。但是這次搶靈氣卻不是完全不作為的那種了,它會幫忙聚集靈氣,讓萱草更好吸收,同時,它也會收走一半。就算如此,萱草吸收的靈氣也比平時要多三分之一。不過,萱草心裏頭有幾分疑惑,為什麽說這個東西以前沒有這樣的效果,突然就有了呢?

  她想著,微微的皺眉,想不出來什麽原因就幹脆不去想。修煉了好一陣子,她突然感覺自己隱隱要突破了,就去和小師兄說了一聲,自己要閉關突破,關於靈田靈草就先給小師兄照顧了。

  聽了她的話,小師兄臉皺的跟包子一樣,可憐兮兮的說道:“小師妹你閉關本來是好事兒,但是師兄我又哪裏明白怎麽照顧靈草。”

  “靈草那裏我已經打理走上正軌了,小師兄隻要每日兩次前去那裏澆水就可以了。不要太勤,我這一次閉關最多一個月,最少半個月。修真無歲月,這點時間對小師兄來說豈不是彈指一揮的事兒?”

  萱草說著,眼睛眨啊眨。看著萱草這個樣子,小師兄完全不為之所動,還想說什麽的時候,突然聽到一聲聲響:“小白,你師妹讓你做點事情你怎麽還推三阻四的,難道說連一個師兄應該做的都做不好嗎!”

  這個聲音是師父的,萱草想著,然後就見著自己麵前的師兄宛若一下子變了一個人一樣,身子也挺直了,臉也不苦了。

  “師妹你放心,你的事情就等於是我的事情,你就隻管去閉關吧,這裏我一定會幫你好好照顧的。”萱草看著麵前這個樣子的師兄,嘴角抽了抽,然後笑著說:“既然師兄這樣說,那師妹自然卻之不恭了!”說完,又調皮的一笑:“謝謝小白師兄!”

  說完,轉身就走了。

  萱草一邊走一邊偷笑,她沒有想到,師兄的名字居然是小白。難怪開始師父都沒有在大家麵前稱呼師兄,師兄也從來不說自己的名字是什麽。也不知道當初給師兄取這個名字的人怎麽想的,怎麽這樣的貼切啊,看師兄那個樣子,豈不就是白白胖胖的嗎?她一路走一路笑,顯得十分歡快。

  其實她一點都沒有感覺到,自從被朱茜她們擄走了以後,又回到了師父身邊那個時候她的性格就已經隱約有了變化。後來,她離開師父所住的山穀,特別是進入到這裏了以後,性子變化更是顯著。或許說,她本來就是天真活潑的,但是以前的一些事情完全把她的本性給壓抑住了。如今到了一個輕鬆,沒有人知道她過去的環境下,才開始慢慢的又變得開朗活潑起來了。

  當然,這一切她自己是沒有感覺的,她隻是覺得自己在做自己,但是卻從來沒有審視過自己的變化。或者從另外一個方麵來說,她已經開始漸漸融入這個世界,開始接受這個世界了。

  第三十二章

  萱草決定閉關了以後,就一次性的領取了半年的份例,然後拿著那些靈石和靈丹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

  她這一次如果說能閉關成功的話,那麽最好是一次性衝擊到開光期初期。但是,還有很大可能不成功,隻能夠到達築基後期。不過,以她現在在築基期中期徘徊的水平,能夠到築基期後期也算是有收獲,不能算沒有。

  想到這裏,萱草歎了口氣,開始看自己準備的東西。半年,也就是六個月,一百二十個靈石,還有十二瓶陽春丹,這些應該能夠支持她一陣子了。她想著,然後就吞了一顆陽春丹,開始修煉起來。

  陽春丹很快就化為了身體裏的一道暖流,然後滋潤著她身體裏麵的靜脈。手裏頭也是握著一顆靈石,汲取著靈石內的靈氣。丹藥內蘊含的靈氣要比較雜亂一些,但是靈石裏麵的就十分純淨。而且給她的靈石大部分都是給的木靈石,想來是因為那發送靈石的人是知道她是木屬性的。所以說,她用起來是很順手的,感覺比靈丹還好要用一些。她才堪堪入定,腦海裏的那個小空間就開始跑出來湊熱鬧了。那團綠色的小空間就好像是有了呼吸一樣,也開始學著萱草在那裏呼吸吐納,而且速度還不慢。最重要的但是,萱草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身體內的小空間在呼吸吐納的時候,把周圍的靈氣都給召集了過來,她身邊的靈氣濃度濃厚異常。

  靈氣濃度越厚,她吸收起靈氣自然是越發的快,所以說她修煉速度自然也是不慢的。也不知道修煉了多久,她隻記得自己似乎一直都在不停的呼吸吐納,維持著身體裏的靈氣在身體裏麵繞圈圈。

  突然,她好像聽到什麽破碎的聲音,然後就看到自己腦海裏的那團冒著綠色光芒的東西,突然像是破碎開來一樣,然後一點點的長出來了一點小嫩芽。那嫩芽下麵還有著淡淡的乳白色的根係,那根係不算長,但是都紮根與她的腦海之中!

  這個,這個到底是什麽東西,為什麽說會有這樣的變化,這樣的變化對自己來說是好還是壞!她本來專心修煉的思緒一下子就被打亂了,腦海裏頭想的都是這些。因為她分心了,所以說身體裏的靈氣一下子失去了控製,開始在體內亂竄。但是萱草這個時候還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她有些被嚇著了,從來沒有聽說過腦海裏頭還能長出來樹苗的。而且她也想知道,既然發芽,長出來東西了,那麽裏麵的小空間還在不在。

  就在她胡思亂想,體內靈氣搗亂幾乎要爆炸的時候,她身體裏那個發芽的小東西的根部開始舒展,並且溢出一股子乳白色的液體一樣的東西,然後開始引導她體內的靈氣運行。但是,運行的最終地點居然是它自己所在的位置。

  萱草本來驚訝的看著那腦海裏的小芽的動作,後來發現它的目的了以後,頓時一驚。這個是自己這幾日打坐的成果,如果說它都收了去,那麽自己這幾日入定都成了無用功。就在她想要控製靈氣搶回來的時候,突然腦海裏那個像是豆芽菜一樣的小芽開始發話了。真的是發話了,雖然說它上麵才長了兩片葉子,但是就那兩片葉子還在那裏搖搖晃晃的,就好像是在搖頭晃腦一樣:“喂喂,你這個女人怎麽這樣的愚蠢,我是在幫你,如果說剛才不是我幫你,你早就靈氣爆體身亡了!”

  小芽的聲音很稚嫩,萱草看不出來它是怎麽發音的,但是卻能清楚的感知到是它在說話。

  “你是誰,你怎麽會說話!”

  “我,我在你剛出生的時候就和你融為一體了,隻是到了現在你才讓我成長起來。話說,你可真夠慢的,你不知道我等了好久才等到這一天!”那個小芽似乎是一個話癆,不停的在那裏抱怨著。

  萱草看著那個小芽,皺了皺眉頭,想起自己這個的變化似乎總和自己臉上胎記結合在一起的,於是,問道:“我臉上的胎記,是不是你的原因?”

  “你以為我想啊,露半個身子在大庭廣眾之下是多麽令人害羞的事情啊,但是你卻一點靈力都不會用。枉顧我在你一出生的時候就用靈氣改造你的身體,到現在才修煉到這樣的地步,真是不知道為什麽我會跟了你這樣的一個主人!”

  萱草努力無視掉它的吐槽,隻注意他最後的一個詞,自己是它的主人嗎?想著她就問道:“你的意思是,我是你的主人?”

  “那是肯定的啊,不然我為什麽要跟著你啊,又沒有什麽好處。”那個小芽吐槽了一聲。

  “呃,你對我來說有什麽用呢?”

  “我自然是很有用的,不然當初老主人也不會把我給小主人了!我現在就可以幫主人聚集靈氣,還可以幫主人淨化靈氣。並且,我本身也算是一件儲物的法寶,隻是我體內裏麵靈氣蘊含十分豐富,也可以種種靈藥,養養靈獸。對了,當初老主人還特意煉化了一口靈泉在我體內,就是你養那個蓮花的靈泉。那個靈泉對初次修真的人作用很大,可以洗滌他們身體內的雜質。但是對主人你來說,就是澆花喂獸,或者偶爾解渴用的了。因為小主人身體裏的雜質早就被我煉化幹淨了,根本就沒有給它發揮的機會!”

  那小芽說話口氣十分得意,萱草聽著心中感覺有趣,沒有想到這個東西居然這樣有趣。她想了想,然後問道:“那,你叫什麽呢?”

  “我,我的名字自然是應該由主人給取了。”那個小嫩芽很自然是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給你取名字叫小雅吧,你覺得怎麽樣?”萱草說著,其實她想直接叫它小芽的,但是又怕那小東西不同意,所以才說小雅的。反正發音差不多,差別也不是很大。

  “小雅?”那個小家夥似乎有幾分猶豫,過了一會兒,然後才開口說道。

  “小雅也還不錯,反正我也沒有什麽性別,況且我又不屬於爭鬥性的法寶,算了,小雅就小雅吧。”

  聽著小雅嘟噥的話,萱草忍不住笑了出聲。

  “啊,差點忘記了!”小雅說著,它的身體周圍就開始彌漫出一股子淡淡的綠色的東西。

  “這個是我淨化過的靈氣,那丹藥啊,靈石啊還有外界的靈氣都不算幹淨,這些是我清理過濾過的,主人快點吸收吧!”

  聽了小雅的話,萱草立即開始運行自己體內的靈氣,緩慢的吸收小雅回饋過來的靈氣。果然,這個靈氣的感覺十分幹淨,而且要比普通的靈氣要凝實一些。因為這個靈氣很幹淨,所以說她吸收的很順暢,煉化也十分簡單。吸收好了以後,她從入定中清醒過來,然後就聽到小雅在那裏邀功:“主人主人,怎麽樣,我很有用吧!”

  “對,很有用,那麽以後都要拜托小雅了。”

  “不客氣不客氣,本來就是小雅應該做的。”那小雅又在那裏搖頭晃腦,看著小雅可憐的兩片葉子,萱草幾乎懷疑它會不會用力過大,一下子搖了下來。就這樣,她在小雅的配合之下,靈氣運轉越發流暢,一次性能夠走的圈數也越來越多。並且,她也能感覺的到,自己的靈氣隱隱的似乎已經到了一個滿的階段了。於是,她開始努力壓縮靈氣,但是收效甚微。

  在吃光了最後一瓶陽春丹了以後,她終於能夠衝擊開光期了。在小雅的幫助下,她前幾天就到了築基期後期,今天就是衝擊開光期最好的機會了。雖然說她這次閉關的目的是要直接跨級衝擊,但是這樣的情況並不少見。所以說她也對自己充滿了信心,更何況她開始就已經衝擊到了築基期後期,並非是直接跨級衝擊。

  開光期對她來說,就好像是一個美女躲在一間半關著的門口麵,她能做到的就是努力的推開那一扇門,然後看到門後麵的風景。雖然說有些困難,但是她卻一定要做到不可。

  不知道是多少天過去了,這一天她的臉上一直通紅通紅的,身邊似乎都有一股子白氣隱隱繞著,看著就好像是在仙境之中一樣。其實她現在的情況很是危險,因為她已經到了突破的最關鍵的時刻。

  又過了許久,太陽升起又落下,終於她大喝一聲,似乎把體內的濁氣都排空了,整個人一下子躍下了床上。雖然說她盤膝坐在床上許久了,但是卻絲毫沒有感覺身子麻木或者有不方便的感覺,她隻是覺得身體裏充滿了力量。

  但是,很快的,她還有了另外一種感覺,那就是好餓啊!她這次閉關並沒有帶辟穀丹,並且她還沒有到辟穀期,所以說她現在感覺十分難受。這個就是她現在境界的問題了,她雖然說不會餓死,但是因為不吃飯,難受還是難免的。而且她現在的神色,還有狀態肯定不好。如果說不是她還有陽春丹吃的話,估計現在情況更加糟糕。

  第三十三章

  她從自己房間裏出來的時候,小白師兄嚇了一跳,瞅著萱草的樣子,猶豫了半天問道:“師妹,你該不會是忘記帶辟穀丹了吧?”

  萱草瞅著麵前看似無辜天真的小白師兄,咬了咬牙,說道:“難道說,閉關的時候還有什麽需要注意的嗎?”

  “這個是自然有的,比如閉關的時候一定要帶上辟穀丹,否則的話就會成為師妹你如今的模樣。不過說起來,如果說過了辟穀期,辟穀丹就是不需要的了。”小白師兄很認真的解釋。

  看著小白師兄認真的模樣,萱草感覺自己欲哭無淚,最後隻能咬牙切齒的問道:“為什麽這樣的事情你不早點告訴我?”

  “啊,我以為你都知道呢。”

  看著小白師兄一臉純真的樣子,萱草最後隻能咬牙。不過,她也沒多少力氣咬牙了,因為她感覺自己的肚子很不爭氣的咕嚕的叫了一聲。似乎是聽到了她肚子叫的聲音,小白師兄嘿嘿的笑了笑,然後說道:“走吧,我們去食堂吃點東西,不過師妹現在也不適合吃太多東西……”

  萱草完全不顧小白師兄在那裏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直接拖拉著沒有多少力氣的身子向著食堂走去。正是吃飯的時間,她去的時候原師姐和幾個師妹都在那裏。小白師兄很奇怪,隻是到了門口就沒進去,所以說原師姐她們也沒看到小白師兄。

  原師姐奇怪的打量萱草的樣子,突然笑了起來:“恭喜萱草師妹,如今已經到了開光初期。”

  萱草聽了原師姐的話,勉強的笑了笑,然後在她們旁邊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原師姐注意到她臉色不大好看,人瞅著也虛弱的很,立即明白過來,笑著說道:“師妹是否在閉關的時候,忘記準備辟穀丹了?”

  “原師姐果然神機妙算,不過師妹現在好餓。”萱草可憐兮兮的說著,背都是直接彎著的,好像是餓的挺不起來了一般。看到她這個樣子,原師姐笑著說:“你這樣倒也還算正常,想來是師兄師父都忘記提醒你閉關的時候需要注意的東西了。不過,師妹這一次過後下一次也是有經驗了的。”說著,忍不住笑的越發厲害。

  這個時候,葉師妹冷冷的說:“萱草師姐還真是好運氣,不過是閉關一個月,就從築基中期突破到開光初期。而且,沒有帶辟穀丹現在還好好的。想來是準備了大量的其他丹藥吧,否則的話師姐應該撐不住提前出關才是。”

  萱草瞅了一眼葉師妹,現在這個葉師妹看著似乎沒有什麽為愛癡狂的樣子,但是說話口氣似乎也有些不大對啊!想著,萱草就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葉師妹,但是她眼眉之間都是淡淡的,看不出來什麽。於是她笑了笑說道:“也還算我運氣好,直接一次性提了半個月的份例,有那些陽春丹撐著。否則我這一次閉關出來,說不定就直接成了骷髏了。”說著,還眨了眨眼睛。

  呂師妹聽了,眉眼勾起,對著旁邊的劉師妹說道:“你可是看到了,以後你不管做什麽事情的時候你都要打聽清楚後果,千萬不要因為一時想著就去做。否則的話,萱草師姐就是你的下場。”

  幾個人正說話呢,她們幾個點的東西就上來,萱草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過來就光顧著說話了,還沒點吃的東西。見著她這個樣子,原師姐把自己麵前的那一份放到了她的麵前說道:“這個給你吃吧,我在點一份就是了。”

  “啊!那真是太好了!”萱草笑著說道,然後就開始吃著麵前的食物,原師姐吃的東西一向比較清淡,所以說這個她吃倒也還算合適。看著她吃的狼吞虎咽的樣子,原師姐忍不住笑了笑,然後又另外點了一份飯菜。其實人如果說沒有在吃飯的環境裏,餓了還好說,可以忍得住。但是如果說你在食堂這種地方,其他人都在吃飯但是你一個人在看著。而且,你恰巧又饑腸轆轆的時候,你會發現這種感覺十分不好受。就好像是自己胃裏頭有什麽東西在造反,喊著要把所有吃的都吞進去一樣。

  所以說,萱草對原師姐的行為還是很感激的。吃了一大半了以後,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抬頭對著原師姐笑了笑,原師姐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並不在意。見著原師姐那個樣子,萱草更加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是她卻更加清楚一點,自己隻吃這麽一點是不會飽的。於是,她又點了一份飯菜。

  看著她又點了一份了以後,原師姐麵上就有幾分不好看起來,猶豫了一下,然後對著萱草說道:“這些吃食你還是不要吃太多比較好,畢竟你如今腸胃空虛了這麽久,突然又吃這樣多的食物,多少是不好的。等會我給你一顆辟穀丹,你吃了以後,就不會再感覺到餓了。”

  萱草聽了原師姐的話,眨了眨眼睛。原師姐說的很有道理,於是她乖巧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見著她這個樣子,旁邊的葉師妹又冷冷的開口了:“辟穀丹雖然說和陽春丹一樣是下等丹藥,但是卻是五十斤靈穀才能練成一顆的,原師姐對待萱草師姐卻也真是大方。”

  這下子萱草是可以肯定了,這個葉師妹不知道怎麽的,突然就開始在那裏不聽的針對自己起來,難道說,自己在什麽時候得罪了她但是自己卻不知道?萱草開始仔細思考,但是想了許久都沒有想出來。這個時候,原師姐對她笑了笑,然後又微微的搖了搖頭,萱草明白這個意思是讓自己不要和葉師妹計較。自己又有什麽好計較的,反正她說自己兩句自己也不會死掉!

  想著,萱草就繼續大口大口的吃著東西,自己聽過難聽的話難道說還少嗎,還怕這個乳臭未幹的小姑娘嗎!

  見著萱草不搭理自己,葉師妹臉上神色卻越發不好起來,明明碗裏頭還有一半的食物,就直接站起來說道:“我吃好了。”說完就走了。看著她那個樣子,劉師妹小聲的說道:“也不知道為什麽,葉師妹現在好像越來越不對勁了。”

  “你不要亂說話,不過葉師妹現在確實和以前不大一樣了。”呂師妹說著,歎了口氣,臉上有幾分失落。看著她們兩個的樣子,萱草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原師姐,因為她總覺得原師姐似乎會知道是怎麽回事兒。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