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20節

  這個時候,鳳凰開口了:“我們其實是一直在找你啦,後來發現你在海上。你也知道,在海上固定人的位置,還有尋找人都是很不方便的。我們才感應到了你的位置,到了你開始所處在的地方,你人就不見了。於是,就這樣落了許多空。

  況且,在海上是不好確認具體坐標的,所以說就算小白想要瞬移也不方便。我們就隻能一點點跟著你後麵到處跑,而且啊,有很多次都直接跑空了。因為感應並非是完全準確的,有一定的運氣成分在裏麵。後來,我們發現你的氣息來源似乎穩定了一些,而且也看地圖知道這裏是一片大陸,於是乎他們就讓我先來找你了。”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然後摸了摸小鳳凰,說道:“真是沒有想到,辛苦你們了,你們在路上過的好不好?”

  “不算好,雖然說去了許多地方,但是卻都沒有怎麽玩到,因為要快點找到你啊!”小火吐槽說著!

  第一百八十三章

  看著小鳳凰如此,萱草心裏頭有幾分不好意思。因為自己他們到處奔波,但是自己卻沒有想到過說反過來要去找他們!

  “真是對不起……”萱草呢喃的說著,看著麵前的小鳳凰。小火見著萱草這個樣子,有些奇怪的問道:“為什麽要說對不起呢,你又沒有辦法能夠找到我們,那當然隻有我們勞累一些來找你了!對了,你欠我好多好多的靈穀!”

  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看著麵前的小家夥。小家夥眼睛瞪的滾圓,瞅著麵前的萱草,似乎在說,給我啊,給我啊!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想了想,拿了一顆人參果給他。

  “那個是我的!”

  明晰一見到涉及到了自己的利益,立即嚷嚷著說道。聽了明晰的話,萱草安撫著說道;“沒事兒,沒事兒,還會有的,就先給他吃了。”小火絲毫不客氣,直接就把一顆給吞到了肚子裏,然後在萱草手心上打滾。其實,烏鴉的體型已經有些微微偏大了,所以說他的行為讓萱草很是有些擔心,害怕他隨時會掉到地上。

  小火撒嬌了好一會兒以後,才又飛到了萱草身上,對著萱草說道:“你在這裏至少要停留三天,就算他們全力以赴往這裏趕,也至少要三天的路程。”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摸了摸小火:“真好,我真是沒有想到,有一日我們還能夠這樣相遇。”

  “這個是什麽話,難道說你本來以為我們是不可能在一起了嗎,那怎麽可能!”

  小火說著,一雙豆大的眼睛瞪的滾圓。

  “我還要跟著你,你要負責我到長大,難道說才不過幾日,你就想賴賬了嗎!”

  “主人,你真的說過這樣的話?”明晰聽了小鳳凰的話,猶豫著問道。萱草聽了明晰的話,點了點頭,用手指按著小鳳凰的頭,說道:“是啊,我以前曾經和小火這樣說過。”

  “天啊,主人你可知道,這樣小的一隻鳳凰若是要長到成熟體,那需要的靈物有多少!”

  “以前不知道,現在看他的樣子,有所了解了。”萱草點了點頭,歎了口氣,看來自己答應了一個很不劃算的買賣啊!這個時候,小火有幾分得意,在那裏亂飛著說道:“那是,我可是天地靈物,對了,那個小龍,你怎麽成了這個樣子,你可是被封印了!”

  “被封印了?”

  萱草語調一下子上揚,看著麵前的明晰。明晰嘶嘶的叫了兩聲,然後就不說話了。看著明晰這個樣子,萱草微微皺眉,猶豫了下,然後問道:“是不是我師父做的?”

  “沒有辦法,誰叫我輸了。他隻是禁錮了我的內丹,並沒有做什麽其他的事情,這樣已經算很好的了。”明晰說著,語氣中沒有一絲的怨懟。萱草聽了他這個話,倒是顯得有些驚訝。

  “禁錮了你的內丹啊,難怪你是這個樣子,我說怎麽弄的像是一條小爬蟲一般。”小火說著,在那裏搖頭晃腦的。看著小火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好了好了,就你懂得多。”

  “對了,萱草,那一日你怎麽會突然消失掉?”

  “是,是我師父。他把自己變成了其他人的模樣,然後把我騙了出去。因為他覺得我和你們在一塊兒,太過安逸了,所以說想讓我磨練一番。”萱草說著,臉上有一絲絲的苦笑。看著她這個樣子,小鳳凰身子微微抖了抖:“如果說是這樣的話,那你師父還真是很厲害呢。”

  “自然是厲害的,不然我也不會是現在的模樣。”明晰聽了小火的感慨,立即插嘴說道。小火看了一眼明晰,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十分認可明晰的話。

  看著他們兩個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說道:“好了,你們兩個人不要在這裏鼓吹我師父的威風了!”

  “嘿嘿……”小火笑了兩聲,就落到了一邊去修煉去了。明晰也自己爬到了地上,找了一個地方安靜躺著修理起來。看著他們兩小家夥都開始努力修煉,萱草點了點頭,也坐在那裏,盤膝打坐修煉起來。

  不過,她首先去到自己空間裏去了一次。到了空間裏以後,小雅還有小銀都跑了出來,圍著萱草轉悠。萱草摸了摸小雅,笑著說道:“小雅如今真是越長越好看了!”

  原來,小雅自從確認了性別了以後,每次萱草進來的時候都能夠看到小雅有最新的變化。而且,小雅身形也在漸漸長高,不在是以前看著像是小孩子的模樣了。

  小雅聽了主人的話,眨了眨眼睛,然後說道:“主人如果說努力修煉,突破了封印了以後,肯定會比小雅更加漂亮的!”

  聽了這個話,萱草有些奇怪,她剛才在外麵的時候聽到自己師父封印了明晰的內丹,如今過來又聽到小雅說自己也是被封印的……

  “你這個話是什麽意思,我記得你以前似乎也提到過!”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小雅,目光中有一絲絲的探究。小雅倒是沒有上次那麽窘迫,大概是因為這一次已經到了可以說的時候了。

  她點了點頭,然後有些嚴肅的說道:“是啊,上次的時候和主人稍微提到過這件事情啊。因為主人的容貌並非是現在可以相比的,如果說主人一開始就是那般的容貌的話,在修真界內隻怕自己都是不能夠自保的!所以說,老主人才想著要把主人的容貌給封印住,將來隻要主人到達了元嬰期,那就可以突破封印了。”

  “緣來如此……”

  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著她這個樣子,小雅猶豫了下,然後說道:“並非是小雅開始的時候不告訴主人,而是因為事關重大,老主人以前曾經說過,如果主人沒有到達辟穀期,是永遠不能告訴主人的!”

  看著小雅這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問道:“如果說,我沒有修真的話,那麽是不是如今的這一切,我都不會知道,臉上永遠都會有那塊胎記!”

  “那個本來就是小雅啊!”小雅弱弱的說著。她似乎看出了萱草的堅持,猶豫了下,然後說道:“老主人是覺得,如果說你不修真的話,就那樣平平凡凡的過一輩子也是不錯的。但是沒有想到過小雅會因為沒有足夠的靈氣,會變成主人臉上的胎記,讓主人吃苦……”

  她的聲音越來越小,很顯然是覺得那樣很不好。看著麵前小雅這個樣子,萱草笑了起來,揉了揉她的腦袋:“好了好了,我又沒有責怪你過,你不需要這個樣子!”

  “嗯……”小雅抬起頭,一雙清澈的目光看著萱草。

  “主人一定會很快到達元嬰期的對不對,隻要主人到達了元嬰期,那麽很多東西主人就都能夠知道了!”

  “我現在不過是辟穀初期,若是要到達元嬰期,我還要走很長的路呢。”萱草說著,笑著揉了揉小雅,並不把她的話放在心上。但是小雅卻有幾分著急:“主人不可以,主人一定要快速的到達元嬰期!”

  看著小雅這個樣子,萱草有幾分疑惑:“你這個話是什麽意思?”

  “小雅不能說的太多,但是主人一定要記得,快速的到達元嬰期。到時候,主人就會知道了。”小雅說著,像是想到什麽似得,微微的低垂頭。看著小雅這個樣子,小銀飛到了小雅的左右,圍著小雅轉動著,但是小雅卻絲毫沒有注意到。

  這樣對小雅來說是很不正常的!萱草看著這一幕,下意識的皺起了眉頭。

  第一百八十四章

  但是她也知道,自己現在再怎麽問下去,小雅都不會告訴自己的。小雅的性子她多少還是知道的,而且這樣的事情也不止是發生過第一次了。猶豫了下,她還是出去了。

  後來幾日她都沒有再進入到空間裏麵,也沒有讓小雅幫她修煉……

  幾天之後,小白師兄和朱雀果然來了。萱草見著小白師兄和朱雀兩個人,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或許是因為太久不見了,見麵的時候反而不知道要說什麽話好。

  小白師兄看著萱草半響,才笑著說道:“萱草看著很是不錯,如今都到了辟穀期了。”

  萱草略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的低垂著頭,笑了笑。朱雀卻在那來回張望,壓根就沒有看萱草。萱草見著朱雀這個樣子,有些奇怪的問道:“你看什麽呢?”

  “我聞到一股子臭蛇的味道!”

  “什麽臭蛇!”明晰一聽到那話,立即嚷嚷了起來。這個時候,朱雀似乎才看到麵前的明晰,微微低垂著頭,臉上有幾分嘲弄:“你怎麽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了!”

  “哼,死鳥,我的事情和你又有什麽關係!”

  見著他們兩個人在這裏吵嘴,萱草笑了笑,然後讓他們坐下。這個時候,小火也飛到了萱草的肩膀上麵,看著小白師兄和那旁邊的明晰,微微歪著腦袋,看著很是可人。

  “真好,我們幾個人又相聚了。”

  萱草過了半響,才說出來這一句話。

  “嗯,你啊,你怎麽會一聲不響的就不見了!”朱雀看著麵前的萱草,顯得有些奇怪。萱草猶豫了下,把自己師父的事情說了出來。朱雀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看著朱雀這個樣子,萱草苦笑了一聲,然後說道:“我都不知道,我師父會不會什麽時候又冒出來呢。”

  “沒事兒,你師父不管如何都不會傷害你的。而你不管去了哪裏,我們都會努力找到你的。”朱雀說著,擺了擺手,顯得有些不在意的樣子。聽了朱雀的話,萱草心裏頭卻十分的溫暖,就好像是有什麽東西在她心裏頭熨燙過了一般,十分妥帖。

  “那,你有沒有想好,下來要去哪裏?”

  過了一會兒,小白師兄看著麵前的萱草,問道。萱草聽了小白師兄的話,看著小白師兄,猶豫了下,然後搖了搖頭說道:“我還沒有想過。”

  “何必糾結那麽長時間,我們在路上的時候不是聽說幻天鏡要開啟了嗎,我們直接去那裏就是了!”朱雀說著,一雙眼睛灼灼發光。看著朱雀那個樣子,萱草對這個幻天鏡有了幾分疑惑,問道:“那個是什麽地方?”

  “幻天鏡是一個很奇妙的地方,如果說你平時進去的話,壓根就進不去!不管你陣法修為有多高,或者說是修真修為有多麽的高,到那裏都沒有辦法。但是每次一到開啟的時間,那裏就會出現一道裂縫,你就可以從那裂縫進入到裏麵。而且隻要你進去了,不管你以前修為有多高,都會直接被調整成為辟穀期。而且,如果說沒有到辟穀期,也沒有進去的資格。”朱雀說著,臉上頗有幾分躍躍欲試的樣子。看著朱雀那個樣子,萱草皺眉說道:“既然如此,那麽那裏麵都有什麽?”

  “東西自然是不少,而且都還是好東西。裏麵有不少天才地寶,而且還有一些法寶什麽的,雖然說不知道是誰遺留在那裏的,但是已經有很多人進去獲得了。不過相對來說,也有一定的危險性。因為裏麵靈獸因為那裏麵靈氣異常豐厚的原因,所以說在那裏麵修為都很不錯,如果說你一個弄不好,有可能會折損在那裏麵。”朱雀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

  萱草聽了這個話,剛想說什麽,卻又聽到旁邊的小白師兄說道:“在那裏麵最經常遇到的並非是什麽靈獸,而是那裏麵的人。裏麵有很多的修真者,並不想自己去到處找東西,所以說他們所采取的方法十分簡單,直接打劫!”

  “打劫?”萱草微微皺眉。

  “正是,因為在那裏麵大家修為都是一樣的,所以說那裏麵有很多原本修為很高的人,身上的好東西自然也是不少的。那麽,那些專門設陷阱打劫的人自然就打了那些人東西的主意,所以說,在那裏麵還是很危險的。”

  小白師兄說完,看著麵前的萱草,目光中隱隱的有幾分擔心:“如果說進去了的話,我們的修為估計也會被壓製。所以說,不一定能夠很好的保護你!”

  萱草聽了這個話,愣了愣,然後笑了起來說道:“難道說我在你們的眼中就那麽需要保護呢,我可以自己保護自己的,所以說不用為我太擔心啊。況且我對那裏麵的情況也是很好奇,所以說我們還是一塊兒去吧。”

  她說著,有幾分期待的看著自己周圍的人。他們兩個人見著萱草這個樣子,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了。看著他們兩個人同意了,萱草忍不住一下子就笑了起來,很是滿意。

  雖然說那裏麵會很危險,但是同樣的機遇也是很多的。最起碼他們幾個人進去,和別人有一些不能夠比的地方,那就是至少他們都是認識的,也是可以彼此托付後背的人,不用擔心其他人在自己身後來一刀。

  想到這裏,萱草心裏頭對這一次的旅途越發有了幾分的期待。

  明晰見著萱草那麽高興,猶豫了下,然後問道:“既然這一次那麽多人回去,那麽主人師父會不會帶著主人妹妹和石頭一塊兒去呢!”

  萱草聽了明晰的話,一下子愣住了,猶豫了下,然後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怎麽了?”小白師兄看著麵前的萱草,看著她似乎有些為難,顯得有一絲絲奇怪。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沒有什麽,隻是怕師父又把我捉了回去,不讓我和你們一塊兒!”

  “你剛才也說過了,你師父是為了鍛煉你。如今我們幾個人進去,也是鍛煉你,想來你師父也不會因為這個而把你領走的!”朱雀說著,擺了擺手,顯得很是無所謂的樣子。

  看著他那個樣子,又想到他剛才說的話,萱草忍不住笑著點了點頭:“好,既然有你這個話,那我可就不管我師父那邊到底如何了,我就跟著你們一塊兒去了哦!”

  大家說好了要去的地方,然後就商量要如何的去。萱草本來說是直接坐天舟去,但是他們幾個人都覺得那樣不好。覺得太惹人注意了,不如直接就這樣隨著其他人一塊兒去。而且,那幻天境也很巧,就在這塊大陸上麵,不過不是這樣邊緣的地方,而是在比較偏向內陸的地方。

  萱草聽了這個話了以後,猶豫了下,也就同意就這樣趕路過去了。因為時間上還算來的及而且如果說天舟不是在海上航行的話,確實也顯得太過惹眼了一些。

  於是,他們幾個人決定在萱草這裏休息一日,然後就趕路。

  小鳳凰賴在萱草的房間裏,不跟著朱雀走。朱雀見著小鳳凰這個樣子,很是不滿,在旁邊說了幾次,奈何小鳳凰壓根不搭理他!見到小鳳凰這個樣子,朱雀隻能夠去和小白師兄另外開一間房間。

  其實,臨走的時候,小白師兄隱約的表達了自己對明晰的不放心。但是明晰直接說,自己現在壓根不能化形呢,而且也不能離萱草太遠了以後,他才無奈的走開。

  第一百八十五章

  幾個人上了路了以後,萱草才發現,雖然說她在那裏麵並沒有感覺有多少修真者。但是一旦出了那個普通的小鎮,倒是能夠看到不少的修真者。而且最讓她驚訝的是,那個縱馬的顧某,和他的叔叔,也在趕路的途中。

  他們應該是比萱草要走出發,但是因為萱草和小白師兄他們速度比較快,所以說很快就追了上來。而且,萱草發現了那個縱馬的人明明被那個縣令給打過,但是現在看著,卻已經沒有什麽事兒了。

  於是,萱草就有些疑惑,難道說他們兩個也是修真者?

  她把自己的疑惑問了小白師兄,因為她看不出來,但是小白師兄修為比她要高許多,應該是能夠看的出來的。小白師兄看完了以後,很是直接的對著她搖頭說道:“並不是,這兩個人應該都是所謂的武者,而且那個年齡大的武者修為也是很不錯,快要到先天了。”

  萱草聽了這個話,疑惑的問道:“我經常會聽到一些什麽先天,但是我卻不怎麽明白,先天是什麽意思?”

  “先天的意思就是像是他們這樣的武者,修習所學武術到了最頂峰,馬上能夠突破,成為最初的修真者的一個境界。”小白師兄猶豫了下,然後說道。聽了這個話,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因為見著了他們,所以說萱草對他們幾個人還算關注。一路上走走停停,萱草發現,他們幾個人似乎和自己所走的路都是差不多的。小白師兄見著萱草這樣關注人家,笑著說道:“他們肯定是聽說了那關於幻天鏡的一些事情,所以說特意想著去看看。或者說,還存了想要拜師的念頭。畢竟,修真者在他們那寫人的眼中也是很少能夠見著的,並不是每個人都運氣那麽好,能夠遇到修真者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然後表示自己明白了。

  “不過,像是那個老者那麽老的年齡,一般人也是不會收的。他如果說是在世俗界說不定還能夠當一個高手,但是如果說到了修真界,隻怕掃地都會嫌棄他沒有技巧。”小白師兄說著,歎了口氣。

  看著小白師兄那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說道:“那你去把他收了,當個掃地看門的就是了。”看著她這個樣子,小白師兄搖了搖頭,然後有些奇怪的問道:“對了,我很疑惑,你怎麽會突然關心起那樣的人來了。”

  聽了小白師兄的話,萱草猶豫了下,然後把在那縣衙所見著的事情告訴了小白師兄。小白師兄聽了那話,笑著說道:“倒也算有些意思,隻是我沒有遇到。”

  “嗬嗬……”萱草笑了笑,然後就沒有說什麽了。

  朱雀在旁邊聽著,雖然說沒有說什麽,但是萱草卻感覺朱雀記者了。因為朱雀總是在若有若無的看著那兩個人,而且還故意的放出了氣勢,驚了那兩個人的馬!

  他雖然說是飛禽,但是身上的氣勢又豈是那些普通的馬屁能夠承受的,那些馬匹們自然是被驚的到處跑。而那兩個人卻絲毫不知道是為什麽。小火見著這一幕倒是十分開心,還特意飛到了朱雀身上蹭了蹭朱雀。朱雀得了小火的支持,越發顯得得意起來。

  看著朱雀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歎了口氣。按理說他們年齡活的應該比自己大才是,但是一個個看著卻還是那麽的幼稚。

  趕路總算是來到了幻天鏡,他們到這裏了以後,發現周圍人已經有了不少了。而且還有一些門派在那裏圈了地盤,表示那些地方是他們的,然後讓他們的門下弟子在附近巡邏做看護。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