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19節

  萱草聽著這些議論,頗有幾分好奇的回頭。看到兩個書生模樣的人正在那裏你一言我一語的在說什麽,見著他們兩個人這個樣子,那個縱馬的人頓時有幾分惱羞成怒:“你們這些書蟲,又知道什麽!”

  “我們自然是什麽都不知道,什麽都不明白的人,但是隻想問麵前老爺一句,你又是何人!”

  “就是,就是,你是什麽人,我們清河縣可從來沒有見過你這一號人物!”

  “對啊,我們縣官明令不允許任何人在這一條街上縱馬,沒想著,今日倒是遇到一個非但縱馬,還想行凶的人!”

  ……

  旁邊百姓們在那裏竊竊私語,這個時候,也有幾個看著是衙役的人從旁邊擠了過來,一邊擠,一邊大聲說:“讓讓,讓讓……”

  萱草這個時候來了興趣,想要看看這些衙役們是怎麽說的。

  那些衙役們一過來,先是看了一眼那個淚流滿麵的小娃娃,又看了看旁邊的那個十四五歲的少年,微微皺眉,大聲嚷嚷:“這個小孩兒是誰家的啊,是誰家的啊!”

  “唉,那個小孩子的模樣,應該是馮婆婆家的小孫孫吧,就是不知道怎麽是一個人來這裏了!”這個時候,旁邊一個大媽走出來,看著那個小孩兒,猶豫的說道。

  “哎喲,我記得了,剛才馮婆婆臨時有事兒,讓這個小家夥在這裏等她來著,怎麽人還沒來啊!”

  又一個大叔走出來,奇怪的說道。

  這個時候,外麵衝進來一個看著頭發已經有些花白的婆婆,看著麵前的正在哭的小家夥,立即一把摟著。

  “哎喲,我的小孫孫喲,你怎麽哭成這個樣子了!”

  “糖,糖葫蘆……”小家夥指著麵前的糖葫蘆,大聲的哭泣著。

  看著麵前這個小家夥,很明顯,他壓根不知道什麽是害怕,隻是因為自己糖葫蘆落地上了而傷心著。

  這個時候,旁邊立即有人把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馮婆婆,馮婆婆直接拉著小家夥的手,然後又一手拽著麵前縱馬的人,大聲說道:“我老太婆什麽都不怕,我隻知道你要給我一個公道!”

  第一百八十一章

  很顯然,那個被拽著的人壓根沒有經過這樣的仗勢,整個人一下子傻了。他使蠻力想要掙脫那個馮婆婆,居然沒有立即脫掉。

  “你們,你們還站在那裏幹什麽,還不快點把這個刁民給我拉開,拉開!”那個人大聲嚷嚷著,指使著旁邊的幾個衙役。那幾個衙役聽了那個人的話就,左右看了看,然後直接上前對著那馮婆婆說道:“放心,婆婆你把他給我,我們一定給你一個公道。”

  “哎喲喲,你們的話我自然是相信的,但是這個人,這個人到底是什麽來頭,說話倒是很不客氣的!”

  馮婆婆說著,微微的眯著眼睛,看著自己拉扯著的人。見著她這個樣子,那幾個衙役仔細的看了兩眼那個人,然後說道:“這個是今兒來我們縣衙拜訪老爺客人的兒子,不過您放心,我們老爺辦事你們都是知道的。馮婆婆,還請您帶著你的小孫孫,還有這位小壯士跟著我們一塊兒走一趟吧。”

  “也好。”

  馮婆婆說著,直接把那個人鬆開,還往前麵推了下。萱草這個時候抖了抖手上的馬鞭,遞給了旁邊的衙役,說道:“這個是他的行凶工具,也給你們了。”

  那衙役有些奇怪的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馬鞭,然後又看了看萱草,點了點頭,然後皺眉看著那個人,說道:“請吧。”

  “你可知道,你可知道我是誰!”

  “我自然知道你是誰,還請你跟我回衙門吧。”

  說著,就有兩個衙役圍了上來,直接把那個人雙手往後一扯,拿了一根繩子,就給他綁了起來。

  “大膽,你們膽子也太大了,誰給你們這樣大的膽子,快點放開我,快點放開我!”

  衙役們壓根就好像沒有聽到這個人的哀嚎,直接扯著他,就走了。看著他們都走了,旁邊的幾個人立即在那竊竊私語的說道:“我們這的老爺就是厲害的很。”

  “他縱馬行凶,又那麽放肆,至少,二十大板是跑不了了的吧!”

  “這還用說,唉,我們一塊兒去看看熱鬧去吧。”

  “走走,好久沒有看到縣老爺在那審犯人了!”

  ……

  那些人說著,都向著一個方向去了。萱草見了這一幕,顯得有些奇怪,拽了旁邊的一個人問道:“這麽多人,都向著哪裏去了。難道說,他們當真可以見著縣老爺審犯人嗎?”

  “我們這的縣老爺可厲害了,斷案最是神奇!而且啊,都從來沒有說不讓人旁看的。我們縣老爺一句話說的好。他說,他對的起天地,對的起自己良心,所以說大家隨時可以去看!我還有事兒,不然的話,我也跟著他們一塊兒去看去!”

  萱草聽了這個大叔的話,對那個縣老爺倒是有了幾分好奇。於是,就順著隊伍去了那所謂的縣衙。縣衙和旁邊街道兩邊的店麵相比,看著要龐大許多,而且氣勢恢宏。看著這個建築,萱草微微皺眉,然後上前兩步。

  這個時候,她卻被人攔住了去路。那個人看了萱草兩眼,直接問道:“姑娘是來看審案的吧。”

  萱草點了點頭,然後看著那個衙役指了指左邊,說道:“我們公審堂是在那邊,如果說您要去看的話,直接往那邊去就可以了。”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後就順著人流,去了那邊所謂的公審堂。

  公審堂前麵用木柵欄圍著,已經有許多人都在那裏等了。不過,半天沒有見著所謂的縣老爺出來。或許是因為有人等的不耐煩了,有好些人都走了。見著他們那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決定繼續等下去。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看到那個所謂縣老爺從裏麵走了出來。同時,旁邊還跟著另外一個蓄須的中年男子,一塊兒走了出來。那個中年男子在那個穿著官府的縣老爺還沒有坐下的時候,就直接坐在了那旁邊的一個位置上麵。

  見著這一幕,萱草微微皺眉,心中暗自估計。那個縱馬的人身後勢力果然是不小的,否則的話,那個人也不會如此大膽。如今倒是好了,看看這個所謂縣官要如何應對。

  “帶原告上來!”那上麵的縣官喊了一聲,很快,就有衙役把那馮婆婆,還有那個小孫孫,還有那個路見不平的少年給帶了上來。那個小孫孫現在手裏頭竟然又多了一串糖葫蘆,正拿著小口小口的吃著。

  看著這一幕,萱草頓時感覺有些好笑。那縣官臉上神色倒是挺嚴肅的,皺眉看著下麵的人說道:“堂下何人,為何前來告官!”

  “哎喲,我是那街尾的馮蘭英,這個是我的小孫孫,叫寧星。我今兒帶著我那小孫孫去了平安道,本想買些東西。突然想起來,家裏有些事兒,就和我那小孫孫說著,讓他在那裏等我一會兒。縣老爺吩咐過了,平安道那是不允許馬車和騎馬過的,所以說老婆子我自然也是放心的!但是沒有想到,突然有一個人就縱馬過來,差點把我家小孫孫給踩死,還好旁邊這個小娃救了我們家小孫孫!但是那個人,還反咬一口,說我們家小孫孫驚了他的馬!”

  那馮婆婆說著,眼淚嘩啦啦的就往下流。

  “縣太爺,你說說看,有沒有這樣欺負人的事兒。那路是不允許跑馬的,我們整個縣裏的人都知道!”

  那縣官聽了馮婆婆的話,微微皺了皺眉頭,不滿的看了一眼坐在堂下的那個大胡子人。那個人哼了一聲,沒說話。這個時候,縣官又喊了一聲:“帶犯人!”

  很快,那個縱馬的人就被帶了上來。相對於馮婆婆是好好上來的,但是這個人就顯得有些狼狽了。整個人衣衫不整的,手也被反綁在身後。見著他這個樣子,那個堂下坐著的人猛的一下子站了起來。

  這個時候,縣官冷冷的說道:“顧先生,請記得你答應本官的話。”

  那個人聽了縣令的話,咬了咬牙,隻能坐了下來。

  這個時候,那個縱馬的人也發現了在那坐著的那個人,趕忙大聲嚷嚷:“叔叔,叔叔快點救我!”

  “哼,本官審案,尚未問你話,你就如此咆哮公堂,來人,張嘴!”

  他說著,旁邊立即有衙役拿了木片過來。這個時候,那個坐著的人再也坐不住了,直接站了起來,看著麵前的縣令,哼了一聲說道:“我這一次前來,本是好意拜訪你,你當真就要如此嗎!”

  那個縣令聽了他的話,顯得有些疑惑,挑了挑眉頭:“哦,你的侄子,一來差點釀成命案,我如此做,也是為了你好,我的良苦用心難道說你就一絲一毫都看不出來嗎!”

  “你……”

  “你們一個個都愣在那裏幹什麽,掌嘴!”縣令說著,直接扔了一根令簽下去,上麵寫著紅色的十字。那些衙役們得了令,立即開始打那個人的嘴。縱馬的人嘴巴很快就腫了起來,而另外那個人隻能站在那裏,顫抖著身子看著,但是並沒有上前阻攔。

  萱草見著這一幕,倒是覺得有些奇怪。她還以為那個人會直接衝上去,然後把那個打嘴巴的人撥開,救他的侄子呢。沒有想到,卻隻是站在那裏發抖。

  “好了,本官問你,你今日是否在平安道縱馬!”那縣令在掌嘴完畢了以後,直接問那個人,說道。

  那個縱馬的人哼了一聲,不說話。見著那個人這個樣子,縣令倒是笑了起來:“真沒想到,你倒是挺硬氣,那麽再來……”

  “是,是,我是縱馬了,怎麽了!”那個人不等縣令說完,急切的說道。

  第一百八十二章

  “那你可知道那條街道是不允許縱馬的!”那縣令說著,眼神如同鋒利的刺刀刺向了那個縱馬之人。

  “我不知道!”

  那個縱馬的人梗著脖子說道:“我又不是你們這裏的人,我又怎麽會知道你們這裏的規矩!”

  萱草看著那個人嘴上腫脹的如同一個饅頭,但是卻依舊口齒伶俐,不得不心生佩服。若是普通一個人被這樣打了,隻怕早就在地上遍地打滾喊疼了吧。

  “哼,那這一條姑且不論,那你可知道你方才差點踩踏幼兒,讓那孩子性命不保!”

  “分明就是……”

  “凡事可要想好了在說!”那縣令說著,手上把玩著一根令簽,一雙眼睛不時的看下麵那個縱馬之人一眼。那個人見著縣令這個樣子,猶豫了下,吞了吞口水,然後說道:“我,我是不小心為之,如今要如何補償,你們隻管開口就是了!”

  “那你就是承認了!”那個縣令說著,把自己手上的令簽放到了一邊。

  “是又如何,他們不過是賤民罷了,莫說我還沒有踩踏上,就算真出人命了,也不過是一些銀子就可以補償了!”他說著,聲音很大。旁邊圍觀打醬油的群眾們聽了他這個話,立即議論紛紛起來。很顯然,都因為他的話而顯得十分不滿。

  而堂上那個人臉上神色也變得很不好,皺眉咳嗽了一聲,抬頭看向那縣令:“小侄一向頑劣,不知道縣令要如何處置他?”

  “既然他說銀子他有,那就賠償一百兩白銀給事主,再鞭撻50下,以儆效尤!”他說著,嘴角勾起一絲絲的冷笑,看著那下麵的那個縱馬的人,然後說道:“我如此輕判你,不過是因為你不是本地之人,並不明白我們這裏的規矩。若是再有下次,絕對不是如此,明白了嗎!”

  “……我,我給雙倍的錢,能不能,能不能不打我了!”

  那個人現在一點都橫不起來了,反而有幾分小心的說道。

  “絕無可能!”

  四個字斷絕了那個人的念頭,他很快被拉下去了。那上麵的顧先生微微皺了皺眉頭,看著縣令:“你如此判決,是否太過重了一些!”

  “沒有,你要相信這是沒有出意外,所以說我才如此輕判的下場。顧先生,如今事件已了我們可以回去到後麵繼續談談方才所談的事情了!”那縣令說著,笑著看著麵前的顧先生。

  顧先生聽了這個話,直接冷哼了一聲:“你都如此待我侄兒,你認為我還會繼續和你談下去嗎!”

  顧先生說著,想要站起來直接走,但是想到自己的侄兒,又停步留了下來。見到那個顧先生這個樣子,縣令也沒有另說什麽,隻是笑著說:“既然如此,顧先生侄子所欠賠償金的問題……”

  “給你!”顧先生說著,直接拿出來一張紙,向著那縣令擲去。那個顧先生看來還是身上有些功夫的人,一張輕飄飄的紙被他一扔,就直直的想著縣令麵前飛去。縣令笑著在紙上一按,本來是飛向他麵門的紙,一下子就輕飄飄的落到了他的案台上。

  看著麵前的紙,他點了點頭:“數目是對的。”說完,看向旁邊的衙役,叫了一個人過來,把這個送給了那個婆婆。那婆婆拿了銀子,道謝後才領著幾個人走了。

  看著他們都走了,外麵圍觀的人也一個個都散了去。萱草自覺看了一場好戲,也心滿意足的離去。一邊走一邊思考,這裏倒是有些意思。因為這一場圍觀,所以說天色已經不早了。

  她去尋了一個客棧,住了下來。

  住下來沒多久,她從看到自己窗戶那飛來了一隻黑漆漆的小烏鴉,小烏鴉體型不算特別大,但是看著是肥呼呼的。那隻小烏鴉見著了萱草,很是歡喜的嚷嚷:“總算是找到你了!”

  萱草看著這個小烏鴉,聽了它說話,頓時一驚,仔細的打量著,發現原來這個小烏鴉和別的烏鴉有些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它的頭上長了一些翎羽。

  “你這個烏鴉,怎麽還會說話呢……”

  萱草說著,伸出手,讓烏鴉落在自己手掌上麵。

  烏鴉一落到萱草的手掌上麵,立即用自己粉嫩的小嘴啄著萱草。看著烏鴉這個樣子,萱草有些奇怪。

  “你到底是什麽,怎麽……”看著和我這樣熟稔!

  “哼,我是小火,難道說你都把我給忘記了嗎!”小火大聲說著,隻是它的大聲在萱草耳朵裏聽著也隻是嫩嫩的聲音。萱草有些奇怪的看著麵前胖胖的烏鴉,然後又想了想以前胖胖的小麻雀。果然,雖然說大了一些,但是體型卻是依舊,如果說是同一隻,那還真有幾分相似的地方。

  於是萱草很是奇怪的問道:“我記得你是鳳凰來著,怎麽又變成了烏鴉了!”

  “我,我本來就是鳳凰,隻是長大了一些,所以才成了這個樣子!哼,過不了多久,我再大一些的時候,我就能變回我以前的樣子餓了!”小火說著,底氣顯得有些不足。

  這個時候,明晰發出來一陣嘶嘶的笑聲。萱草低頭看著手腕上麵的明晰,奇怪的問道:“你也認識小火嗎?”

  小火同時也發現了明晰,歪著頭看著明晰,好像是在打量著什麽一般。見著他們兩個人這個樣子,明晰嘶嘶的說道:“沒有什麽,我不過是見著這隻鳥兒好生好玩!”

  “萱草,你什麽時候帶了一條醜龍在身邊!”小火說著,用頭蹭了蹭萱草的手掌,有些奇怪的問道。萱草聽了小火的話,看了一眼明晰。明晰這個時候卻又開始裝手鐲了,身子一動不動的。

  看著明晰這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歎了口氣說道:“說來話就長了,但是我很奇怪,你是怎來的這裏。那隻朱雀呢,難道說他就放心你一個人過來找我?”

  “我們是一塊兒來的,但是因為我會飛,所以直接來找你,免得你又跑了。”小火說著,聲音嫩嫩的。聽了這個話,萱草微微皺眉,疑惑的問道:“如果是這個原因的話,朱雀過來豈不是更快一些?”

  “朱雀體型太大了,況且他又不願意變小。”鳳凰說著,努了努嘴巴,顯得有幾分不滿的樣子。看著小火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但是她心裏頭還是疑惑,如果說自己師兄想要快點來見自己的話,直接瞬移不就好了嗎,怎麽會需要這樣麻煩!

  想到這裏,她微微皺起了眉頭。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