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16節

  第一百七十二章

  萱草聽了明晰的話,想起了一個人,但是很快的搖了搖頭:“你說的很對,佛教的人確實不是很好,不如我們修真者灑脫。”

  “就是就是!”明晰拚命的點頭,看著它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過了好幾日,那花若離才來了花婆婆的家中。這個時候,花婆婆家中的家仆門大部分已經找了回來,而且又多請了一些。看著家裏頭又有了這樣多的人,花若離似乎有些不適應。

  看著花若離那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說道:“怎麽,這個可是你的家,我怎麽看著你反而像是有些不認識了。”花若離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大概是因為太久不回來了,所以說一下子反而覺得陌生了吧。”

  他說著,然後看著萱草說道:“你說讓我打聽的地方,我已經打聽到了。但是,如果說你要進入的話,會有專門人去考核你。你通過了,才可以有進入拍賣會的資格,具體是怎麽考核我並不怎麽清楚。但是拍賣會應該就是檢查你的拍賣物品,或者說是你有沒有能力購買物品吧。”

  萱草聽了花若離的話點了點頭,然後有幾分好奇的問道:“我本來以為你是出不來的,畢竟你說過,你們那裏管著會比較嚴厲,但是你怎麽?”

  “我又接了一個下山的任務,所以說才出來的。本來想要找別人來幫忙的,但是後來一想,覺得不大妥當,還是決定自己親自過來。”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見著他們像是說完話了一樣,花婆婆緩緩的從旁邊過來,看著他們兩個人說道:“哎喲,雖然說我不懂什麽,但是我看你們兩個人的意思,是不是馬上就要離開這裏了?”

  萱草聽了花婆婆的話,猶豫了下,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我要進入這裏的內城了。”

  “我也要馬上回門派了,對不起奶奶。”花若離說著,臉上有幾分不好意思。看著他們兩個人這個樣子,花婆婆歎了口氣說道:“我還真有一件事情要麻煩你們兩個。”

  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立即想起來,問道:“你是不是想說那個收女兒的事情?”

  “收女兒?”很明顯,相對與萱草已經知道一些,旁邊的花若離是壓根不知道這個是怎麽回事兒。見著花若離驚訝的睜大了眼睛,萱草笑眯眯的點了點頭:“我想起來了,我答應花婆婆說,如果她收女兒的話,我會在旁邊做個見證的。”

  “這個是怎麽回事兒,奶奶?”花若離說著,看著麵前的花婆婆。

  花婆婆歎了口氣,然後說道:“我知道你是一個好孩子,如果說我身邊沒有人的話,你心裏頭總會惦念著我。但是,你畢竟有你自己的日子,不能老在我跟前看著。所以我就想,在族中過繼一個姑娘過來,也算是讓我有所慰籍。同樣的,有人在我身邊,你也不用總是那麽想著,記掛著我了。”

  “這個自然是好的,但是,為什麽是收女兒?”

  看著花若離不滿的神色,花婆婆臉上有幾分悲哀,歎了口氣說道:“你也知道,我就一個女兒,就是你姑姑。你姑姑嫁出去了以後,那麽多年就沒有回來過。我想再收一個女兒,看著她長大……”

  “既然如此,那奶奶就收女兒吧。不過這樣一來,我豈不是多了一個姑姑?”

  看著花若離這個樣子,花婆婆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如此呢。”

  “……”

  花若離歎了口氣,看著他奶奶臉上的神色,多少有些知道奶奶是故意的,於是也不好繼續說什麽,隻能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奶奶這樣決定了,那就按照奶奶所說的來吧。隻是,我沒有那麽多時間在這裏等著,我今天就要回去。”

  “這麽快……”花婆婆聽了這個話,皺了皺眉頭。花若離點了點頭,表示的確是這個樣子的。花婆婆猶豫了下,然後對著他說道:“你等著,我這就叫人去準備,應該不需要太多時間。”她說著,就開始張羅開了。看著花婆婆這個樣子,花若離有幾分不好意思的看著萱草,說道:“我奶奶就是這個樣子,有時候突然就……”萱草看著花婆婆的身影,笑著說:“你是不知道,你回來了以後,你奶奶整個人神色都不一樣了,都有些神采飛揚起來了。”

  “是嗎……”花若離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著花若離這個樣子,萱草覺得自己說的夠多了,也就沒有再說什麽了。花婆婆的效率一點也不慢,很快就把人啊,東西啊,都準備好了。因為是在族內找了一個姑娘來過繼,所以說還專門請了族長過來。族長大概是聽說了花若離已經修真了,所以說態度很是謙虛。

  看著他們在那裏賠著笑說著話,萱草微微感覺有些不耐煩起來。被選中過繼的是一個小女孩兒,大概七八歲的模樣,看著還是很清秀的。據說,父母已經不在了,本來是在舅舅家養的。聽說這一次有機會,就送過來給花婆婆選了。沒有想到,花婆婆還真看中了這個小姑娘。那個小姑娘站在那裏,眼睛水汪汪的,顯得有幾分惹人憐愛。

  “花婆婆,恭喜你啊,要多一個女兒了。”萱草看著花婆婆,笑著說道。花婆婆咧開嘴,點了點頭:“是啊,是啊。”

  最後,花若離對著那個小姑娘有幾分不樂意的叫了一聲:“姑姑。”

  那個小姑娘顯得有些慌張,但是很快就穩定下來,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著那個小姑娘故作大人的模樣,萱草覺得十分眼熟,似乎自己以前不知道在哪裏也見過。

  這一番折騰,總算是禮成了。萱草身邊也沒有什麽好送的,就直接送了一顆低級靈石給他們。花若離見到萱草這般,顯得有些驚訝。萱草笑了笑說道:“我身上也沒帶什麽合適的東西,也隻能這個樣子了。”花若離點了點頭,然後自己送了一個玉佩給那個小姑娘。這裏好了以後,萱草就跟著花若離走了。

  花婆婆領著那個小姑娘,看著他們的背影,什麽話都沒有說。萱草在那門口的時候,交了一個低級靈石,然後又登基了一番,才進入到了那裏麵。那裏麵果然是要比外麵看著要寬敞平整許多。而且,能夠感覺的到,這裏麵的靈氣要比外麵濃鬱。萱草想著,看了一邊旁邊的花若離。花若離臉上有幾分著急,對著萱草說道:“如果說你要進拍賣的話,要去另外一條街的百寶閣,然後在那裏找夥計,說出你的來意,就會有人帶你去檢查。本來我是想要帶你過去的,但是看著時間要來不及了,我要趕緊去做任務了。”

  萱草聽了花若離的話,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你如果說著急做任務的話,快點去吧。按理說的就一條街,我也不至於找不到。”

  聽了萱草這樣說,花若離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就快步離去了。看著花若離走了以後,萱草歎了口氣,摸了摸自己手上的明晰。明晰身子微微的動了動,表示自己在呢。

  自己如果說要去拍賣會的話,肯定要先把人參給拿出來。這樣一來,自己應該先去一個安靜的地方好進入空間才對。想到這裏,萱草微微偏頭,看著左右,看看有沒有能夠讓自己問路的人。

  第一百七十三章

  她過了好一會兒,才看到有一個看著比較麵善的人,她走過去,猶豫了下,然後問道:“姑娘,我想問你下,周圍哪裏有可以住宿的地方。”聽了萱草的話,那個女子看了一眼萱草,然後笑了笑說道:“我們這裏是沒有客棧的,但是你可以去專門租出洞府的地方去租一個臨時洞府。”萱草聽了這個話,笑著點了點頭:“緣來如此,那不知道那個地方是在哪裏呢?”

  “嗯,你走過去,到這個街道的盡頭,然後你就會看到一間小屋子。到了那裏,你就可以直接進去,然後提出你的要求租房子了。”那個女子說著,有些好奇的看著萱草,問道:“你是從外地來的嗎?”

  萱草見著那個女子這個樣子,略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

  “我們這裏說起來從外地來的人還真不多呢,而且還是修真者。”她說著,臉上露出了兩個淺淺的酒窩。看著這個姑娘這個樣子,萱草笑著說了謝謝,然後就按照她所說的來到了一個小屋子。

  裏麵坐著一個少年,手扶著下巴,整個人看著有一些昏昏欲睡的樣子。看著那個少年如此,萱草走過去,咳嗽了兩聲。那個少年還是沒有抬頭,萱草又咳嗽了兩聲,那個少年還是那個樣子。

  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可以肯定了,他不是看著昏昏欲睡,他是直接睡著了。於是,萱草直接拍了下桌子。很快,那個少年猛地驚醒,睜大眼睛看著麵前的萱草,目光中有幾分無辜的樣子。

  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咳嗽了兩聲,有幾分不好意思的說道:“我是想要過來租一個臨時洞府的。”

  “哦……”那個少年說著,臉上神色看著還有幾分茫然,估計是還沒有睡醒。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忍住想要吼醒他的衝動,直接等著他自己慢慢醒過來。過了好一會兒,那個少年才緩緩開口:“那個,你是來租洞府的嗎?”

  萱草點了點頭,看著麵前的少年。

  “哦……”那個少年懶洋洋的應了一聲,然後從自己懷裏頭掏出來了一本冊子,遞給了她,說道:“你自己看看,看上哪個和我說就可以了。”

  萱草聽了他的話,從他的手中接過了冊子,然後翻看了兩頁。上麵詳細的說明了每個洞府的情況,還有簡圖,還有每個洞府所需要的價格。萱草略掃了兩眼,發現裏麵有一天半個靈石的,一天一個靈石的,一天一個半靈石的,一天兩個靈石的。而且最有意思的是,如果住的時間比較長的話,還會適當的減免一些。

  猶豫了下,萱草挑中了那個一天一塊兒半靈石的,然後對著麵前的少年說道:“我租這個吧,租十天。”

  “哦……”那個少年點了點頭,然後直接在那個冊子上麵畫了兩下,然後拿出來了一個粉紅色的石頭遞給了萱草。說道:“你直接去那後麵的一條街,把這個拿出來,會有人帶你去你所租的房間的。”

  萱草點了點頭,然後看著那個少年打了個哈欠,恢複了她剛才進來的時候,見著那個少年的樣子……萱草好囧啊,但是還是拿著鑰匙走了。按照他說的,來到了後麵的一條街。她還沒有直接走過去,就有一個小孩兒攔住了她。

  “你是什麽人,怎麽來了這裏!”

  看著麵前隻到自己腰的小男孩兒,萱草想要長歎一口氣,這裏多什麽人啊!但是,還是擠出來一絲絲笑容說道:“我是租了這裏的洞府。”說著,她從自己懷裏頭掏出了那個粉紅色的石頭,給了那個小男孩兒。小男孩兒微微舉著石頭,萱草發現那個上麵竟然出現了一個數字。那個男孩點了點頭,然後態度緩和了一些,對著萱草說道:“你跟我來。”

  萱草自然是立即跟上了那個小家夥,那個小家夥徑自把她帶到了一個門前,然後把這個粉紅色的石頭往門上劃過了下,門立即就打開了。看著這一幕,萱草顯得有些驚訝。她跟著小男孩進去走了一圈,發現這個和那個冊子上麵的描述幾乎沒有什麽不同。

  “你滿意嗎,這裏?”

  那個男孩看著萱草,很直接的問道。萱草笑著點了點頭:“很滿意。”

  “好,十五塊低級靈石。”那個男孩說著,直接伸手,擺在了萱草的麵前。萱草看著麵前男孩這個樣子,愣了愣,但是還是從懷裏頭掏出了靈石。那個男孩接了靈石以後,對著她點了點頭,咧出了一個笑容:“希望你在這裏住的愉快,再見。”

  說完,他就出去了,順便關上了門。

  萱草看著被那小男孩關上的門,忍不住思考,其實,這個小男孩看著要比那個在那裏打瞌睡的大人要靠譜許多啊……

  想著,立即搖了搖頭,把自己亂七八糟的思維給甩開。雖說有些折騰,但是她好歹是有了住的地方。這個洞府外麵看著雖然說是一個門,但是裏麵看著還是像是一個小型山穀一樣。她已經發現了,其實很多修真者都會希望自己的洞府像是一個小山穀,而不是像是一個普通的大院子。

  這個裏麵也種了不少的花兒,萱草看過了,大部分都是觀賞性的,沒有什麽靈植。不過也很正常,這個是出租出去的,自然是不會弄那些東西。比較有意思的是,這個裏麵還有一個露天溫泉,就在那花兒們中間。當初,萱草就是因為這個才選擇的這個房間。在裏麵就是一個比較大的木屋,進去就隻有一個蒲團,連床都沒有。

  而且,這個裏麵的靈氣感覺要比外麵的還要稍微濃鬱一些,很顯然一般租這樣的地方的人,都會是為了衝擊什麽關卡。想到這裏,萱草想起了自己剛才來的時候,那個男接待,忍不住笑了起來。

  她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去獲得拍賣資格,所以說萱草忍住了很想直接進溫泉的衝動,然後打坐了一會兒,把那人參放到了自己的儲物袋裏。然後才起來,出去了。

  那個小男孩兒還是在老地方,見著她出來,略有些驚訝,但是什麽話都沒有說。仿佛一點都不然恩師萱草一樣,倒是萱草忍不住看了一眼那個小家夥。因為那個小家夥是站在那裏的,連坐的地方都沒有。想到那個少年都可以坐著打瞌睡,這個小家夥去隻能這個樣子,萱草不得不腹誹這裏的管理製度,這個到底是怎麽定的啊,難道說也是有黑幕不成?

  胡思亂想著,她來到了百寶閣,和那裏麵接待的夥計說了自己的來意以後。那個夥計立即笑著說:“請客人到天字號房間裏稍等一會兒,我們的掌櫃會上去和您談一談的。”

  萱草點了點頭,然後在另外一個夥計的陪同之下,進去了那所謂的天子號房間。這個房間裏麵布置的很簡單,就是一個待客的地方。她進去了以後沒多久,就有兩個長的十分美貌的侍女過來幫忙倒上了茶,送上了茶點。在她們要退出去的時候,萱草問道:“不知道你們的掌櫃什麽時候才能來?”

  那兩個女子互相看了看,然後臉上露出了一個歉意的笑容:“不好意思,掌櫃的事情我們並不明白。不過,應該不會讓客人您等很久。”說完,兩個人同時鞠躬,出去了。

  看著她們兩個人出去了以後,萱草抿了一口茶水,味道還是不錯的。然後又吃了一口茶點,很是綿軟,而且還有一絲絲靈氣的味道。這個時候,明晰也乘機偷吃了一口……

  “嘶嘶,味道真是不錯啊……”明晰感慨著說道。

  第一百七十四章

  看著偷吃的明晰,萱草忍不住笑了笑,然後在他光滑的腦袋上麵敲了下。明晰嘶嘶的叫了一聲,似乎在抗議什麽。但是很快,他就保持手鐲狀,什麽都不說了。看著明晰這個樣子,萱草立即明白。肯定是有人來了,這個來的人應該就是這裏的掌櫃吧。

  她想著等待著門的開啟。

  門很快就打開了,從外麵走進來了一個穿著一身粉紅色宮裝的女子。那個女子長的十分妖嬈,特別是一舉一動,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魅力。看著那個女子,萱草微微皺眉,然後站了起來,笑著說道:“想來,你就是這裏的掌櫃了。”

  “正是,真是沒有想到,這一次想要進入拍賣場的,居然是你這樣一個小姑娘。”那個女子說著,直接坐了下來,然後指了指旁邊的位置。萱草猶豫了下,也跟著坐了下來。

  看著她這個樣子,那個女子笑著說:“我姓周,你可以叫我周掌櫃。”

  “周掌櫃,不知道進入拍賣會的資格,是怎麽來的呢?”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周掌櫃。周掌櫃撩了下自己的頭發,微微用手撐著自己的下顎,看著麵前的萱草,笑著說:“其實很簡單,隻需要你拿出來一定的資金,或者說把你想要委托拍賣的物品拿出來給我們鑒定下,確認是有進入拍賣場的資格,就可以了。”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確實和他們開始猜想的差不多。她想著,然後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如此,那你看看這個可以不可以。”她說著,從自己的儲物袋裏拿出了一根人參,遞給了麵前的周掌櫃。

  周掌櫃看著麵前萱草拿出來的人參,顯得很是驚訝,抬頭看了她一眼,然後又看了看那人參,問道:“你這個,是從那裏來的?”

  “這個是我師父自己種出來的,開始本來發現的時候已經有一定的年歲了,後來就長成了這個樣子。”萱草說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她這個樣子,周掌櫃微微皺了皺眉頭,猶豫了下,然後問道:“不知道你介意不介意說說看你師父的情況?”

  萱草微微睜大了眼睛,看著麵前的周掌櫃,“我師父並不喜歡我把他的明號隨意亂說,所以不好意思了。”看著她這個樣子,周掌櫃點了點頭,歎了口氣,說道:“既然如此,那也是我沒有緣分和這位高人見麵了。”

  “嗬嗬……”萱草笑了兩聲。

  周掌櫃看著她那個樣子,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然後點了點頭,略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這樣,我想問下,你介意不介意我取一根參須去做鑒定?”

  “當然不介意,你可以隨意。”

  萱草說著,揚了揚手。

  看著她這個樣子,周掌櫃笑了笑,然後小心翼翼的從那跟長的和蘿卜似得,也就比蘿卜上麵多了一些皺紋的人參上麵小心翼翼的取下來了一根人參須,又笑著和她說了兩聲,才走了出去。

  看著周掌櫃走了出去,萱草微微皺了皺眉頭,然後看著自己手邊的明晰,想要和他說什麽卻聽到一陣敲門的聲音。有些驚訝的抬頭,她可不覺得那個周掌櫃會這樣快的回來。果然,進來的還是先前的時候來過的兩個侍女,隻是她們兩個人臉上的笑容比方才進來的時候要燦爛許多。

  她們笑著和萱草打了招呼,然後就開始迅速的把開始上的茶點和茶水都換了一遍。做完這一切了以後,那兩個人並沒有久留,而是快速的退了下去。萱草抿了一口新的茶水,這個茶水裏麵所蘊含的靈氣要比開始的那個要多,說明這個確實是要比開始那個要好。她想著,微微皺眉,然後就感覺自己手腕上麵猛地動了下。微微偏頭,發現明晰這個小家夥又忍不住在那裏偷食了。看著明晰飛快的張嘴,一個好端端的點心就缺了一口……萱草微微皺眉,不滿的戳了戳明晰,說道:“你吃這個,小心蛀牙!”

  明晰聽了這個話,張嘴,露出潔白的牙齒,很是奇怪的問道:“什麽是蛀牙!”

  看著他白皙的牙齒,萱草決定把這個話吞回去。說不定這個小家夥的屬性和正常人是不一樣的,所以說壓根不害怕蛀牙什麽的!想到這裏,萱草奇怪的打量著明晰。如果說,他真的是青龍的話,他的牙齒,鱗片,唾液,應該都很值錢吧。萱草想著,微微的撫摸著自己的下巴。如果說,自己手裏頭沒有靈石用了,這個小家夥可的很有用處啊!

  或許是因為她的目光太過詭異了,明晰很不自在的打了一個冷顫,然後看著麵前的萱草,目光中有幾分疑惑。看著明晰這個樣子,萱草搖了搖頭,笑著說:“沒什麽……”

  “是嗎?”明晰顯然是有些不相信的,但是卻也沒有多說什麽。看著明晰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決定還是暫時先放過麵前這一條可憐的小蛇吧。過了好一會兒,那個周掌櫃才領著另外一個白胡子的老人家走了進來。那個老人家的臉上神色很是有些激動。他看著麵前的萱草,手裏頭捧著那個人參須說道:“這個,這個是你拿來的嗎?”

  萱草點了點頭,然後有些奇怪的問道:“怎麽了,難道說有什麽不妥嗎?”

  “不會,不會,這個很好。”那個老人家說著,頓了頓,似乎感覺自己的神態有些太急切了,看了一眼旁邊的周掌櫃。周掌櫃笑了笑,說道:“這位是我們的王供奉,他一向都和靈藥,靈植打交道,所以說對處事什麽的,並不在行。”

  “這樣啊……”萱草點了點頭,然後笑著看了一眼王供奉,說道:“請問,這個有什麽問題嗎?”

  “沒有問題,一點問題都沒有!”王供奉說著,他有些蒼白的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有些小心翼翼的問道:“請問你知道這個有多少年了嗎?”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師父說,他培育了大概有一千年了。但是,因為本來就是一根老人參挖來的,我對這個也不是很懂,所以說具體的情況我並不清楚。”

  聽了萱草的話,那個王供奉點了點頭,臉上神色已經顯得正常一些了。

  “人參本來是屬於很常見的靈藥,但是你這個靈藥和別人有些不一樣,原因是因為它的年限很長。你知道的,就算一個再普通的靈藥,年限一旦很長了以後,價值就十分昂貴了。”

  萱草聽了王供奉的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看著她這個樣子,王供奉猶豫了下,然後問道:“你這個拿出來,你師父知道嗎?”萱草有些驚訝的看著王供奉,王供奉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執事覺得,若是我有這樣好的東西,我肯定是舍不得拿出來的。”他說著,眼睛往一邊放著的人參那看。

  見著王供奉這個樣子,周掌櫃咳嗽了兩聲,然後說道:“好了,現在已經鑒定完成了,這個是有拍賣價值的,不知道這位姑娘是否需要拍賣呢?”

  “那是自然的。”萱草說著,笑著看著麵前的周掌櫃。周掌櫃笑了笑,然後看了看自己麵前的那個人參,說道:“我們王供奉預估的是這個千年人參的價值是在30高級靈石左右,那我們將會以這個為低價進行拍賣。同時,我們這裏也會收取百分之十的手續費,你確定還要在這裏進行拍賣嗎?”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知道為什麽,聽著這個周掌櫃的話,萱草感覺她好像是並不希望自己去拍賣一樣。微微皺了皺眉頭,她還是笑著說道:“嗯,我同意。”雖然說她覺得周掌櫃好像是不希望她參加拍賣,但是那個女子在聽到她說願意了以後,臉上神色還是十分歡喜的。

  萱草心中疑惑,但是卻什麽都沒有說,隻是看著麵前的周掌櫃和旁邊的王供奉。因為她說確認要拍賣了,王供奉從懷裏頭掏出來了一個玉盒,小心翼翼的把那個人參給收了起來。看著王供奉的動作,萱草忍不住汗顏。這個東西雖然說不是王供奉自己的,但是他的動作要比自己精細多了。想到這裏,她看了一眼旁邊的周掌櫃。

  周掌櫃笑了笑,然後看著麵前的萱草說道:“其實,你剛才已經看出來了,我們這裏的王供奉對你這個是十分喜愛的,所以說我剛才也想說另外一個辦法,那就是直接由我們把這個收購了。但是我看你的樣子,似乎是想要進拍賣會,所以說我才沒有好意思把那個話說出來。”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