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14節

  “喏,這家店,是我們這裏最好的酒店了,雖然說不大,但是裏麵的吃食卻是頂好的。姑娘你進去,嚐一嚐就知道了。”花婆婆說著,身子就站在那外麵,一動不動。

  看著花婆婆不動了,萱草略顯得驚訝的問道:“花婆婆,你隻管和我一塊兒進去就是了。”

  “使不得,使不得,姑娘你自己進去吃就可以了,我在這裏等著,你吃完了我再帶你去別的地方逛逛。”

  “我一個人吃也是無聊的,花婆婆你不要客氣了,隻管和我一塊兒來吧。”

  說著,就拉著花婆婆進來了。那裏麵的人見著花婆婆來了,很是笑了笑,說道:“哎呀,花婆婆來了啊。”

  “是啊,是啊。”花婆婆點了點頭,笑眯眯的說道。

  “喲,您還是以前的位置吧,樓上?”花婆婆聽了這個話,眼中閃過一絲絲的懷念,還沒等說什麽,就已經被那夥計迎到了樓上的一個雅座裏麵。萱草笑著看著麵前的花婆婆,說道:“想來如果說不是花婆婆在這裏的話,說不定我還沒有這樣好的地方可以坐呢。”

  聽了她的話,花婆婆猛地回神,看著麵前的萱草,臉上有幾分尷尬。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讓她點菜。花婆婆點了幾個菜,然後就看著窗外,什麽話都不說了。

  雖然說萱草心裏頭就好像是百爪撓心一樣,好奇的很,但是見著花婆婆這個樣子,也不好直接問什麽。她在見到花婆婆的或死後,就覺得她不是一個應該帶路為生的婆婆。剛才,酒樓夥計的話也說明,花婆婆至少說以前過的還是很不錯的,能夠經常下酒店什麽的。萱草想著,看了一眼花婆婆。花婆婆歎了口氣,“姑娘你是好心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有些奇怪的眨了眨眼睛,這個時候,花婆婆繼續說道:“我知道,你是想要聽我的故事。”

  “確實是有些好奇。”

  萱草說著,臉上略有幾分不好意思。

  看著她這個樣子,花婆婆笑了笑,並沒有怪她。而是很直接的說起了自己的故事:“我有一個孫子,大概和你差不多大。父母都不在了,但是虧得家裏有些祖產,我帶著他過的還算不錯。”

  她想起這一切的時候,臉上還有幾分溫柔,很顯然那個時候的日子是她記憶裏最幸福的日子了。看著花婆婆這個樣子,萱草什麽話都沒有說,而是等著花婆婆繼續敘述下去。

  過了好一會兒,花婆婆才又開口說道:“好景不長,我那孫孫有一日見著了你們修真者的神通。你也知道,那修真者的神通有多麽的厲害的。他見著了,就嚷嚷著要學。雖然說,那裏麵偶爾會有人出來挑選弟子。但是,都是有一定要求的。如果說沒有達到條件,壓根就不可能被選中。”花婆婆說著,聲音就有些暗了下來。

  聽了花婆婆的華,萱草有些奇怪的說道:“那是要有靈根,如果說沒有靈根的華,那自然是不可以修真的。”

  “是啊,我這老婆子對這個也不懂,但是我聽別人說啊,我家孫孫是有靈根的,但是比較差,是三靈根。如果說沒有大價錢去幫忙找關係的話,門都進不了的!後來,我把家裏頭的一些值錢的,還有些家裏頭攢下來的東西,都賣了,然後去給了招收的人。說是勉強收了做外門弟子,這樣好歹也是能夠修真了。”花婆婆說著,歎了口氣。

  第一百六十七章 花若離

  看著花婆婆這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笑著說道:“雖然說是在外門,但是還是有機會接觸修真,說不定將來會很厲害呢。”

  花婆婆聽了這個話,抬頭看了一眼萱草,臉上有一絲絲的苦澀,“我雖然說老朽了,卻也多少是知道一些關於修真者的事情的。雖然說他們厲害的很,活的時間也比我們這樣的人長許多。但是卻更多的人會直接在那漫長的修真道路上麵直接夭折掉,況且他從小在家裏也是嬌生慣養的,壓根不知道在那山上當什麽外門弟子能夠過的如何。”

  她說的話很對,如果說自己沒有師父的幫忙自己也不會過的如此自在,但是很顯然,花婆婆的小孫孫是沒有自己那樣的師父的。想到這裏,萱草微微的眯了眯眼睛。看著她這個樣子,花婆婆又歎了口氣。這個時候,那外麵的人才送進來飯菜來。看著這些飯菜,花婆婆笑了笑說道:“我那小孫孫啊,最喜歡吃這裏的飯菜了,也不知道在那裏麵有沒有得吃。”

  聽了花婆婆的話,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婆婆你放心吧,進去了肯定是有飯菜吃的。況且,如果說你那小孫孫真的是有本事的,將來日子會過的很好。”

  “好又怎麽樣,我也不知道我還能活多久了。聽說啊,在那裏麵的人都不能隨便出來的。我們雖然說就隔著一道城門,卻好像是隔了幾個世界一樣。”花婆婆說著,突然笑了起來,搖了搖頭,不好意思的說道:“看看我,年齡大了,就喜歡胡言亂語了。姑娘,別放在心上啊。快點嚐嚐,這些東西的味道如何。”

  萱草聽了花婆婆的話,點了點頭,然後就吃了起來。

  味道確實還算不錯了,雖然說沒有用有靈氣的東西來烹飪那麽好吃,但是卻也不差了。她吃了一些,然後抬頭看了一眼花婆婆。卻發現花婆婆就隻是看著自己吃,自己並沒有動多少。

  花婆婆見著萱草發現自己看她了以後,立即有幾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著花婆婆這個樣子,萱草略有些奇怪,問道:“怎麽了?”

  “沒有什麽,隻是看你的樣子,似乎又想起了我的小孫孫。那個時候,我最喜歡帶著他來這裏吃飯,看外麵了。”她說著,臉上有幾分感慨。看著花婆婆這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你以前日子應該過的還不錯,雖然說就算是去了一些錢財,但是應該自己吃穿還是沒有問題的,你怎麽想著去當向導呢?”

  “我聽人家說了,修真的花銷可大了。和我們這樣的人可是不一樣的,說什麽都要錢。如果說手裏頭沒有的華,在山上的日子就不會那麽好過。我想多攢點,在我死之前啊,好歹能夠為他攢到足夠的家當,那我也多少放心一些了。”

  花婆婆說著,眼睛裏有些許的光芒。見著萱草目中似乎還有幾分疑惑,花婆婆笑了笑,然後說道:“有些事情啊,是你們這樣的小姑娘不理解的。如果說到時候你有了孩子,說不定你就能夠理解我的想法了。”

  看著花婆婆這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點了點頭說道:“或許吧。”

  她又想起了那個,自己在那三世中所生的孩子,雖然說自己並沒有看到他的麵孔,但是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卻讓她一輩子都不會遺忘。如果說是他出現在自己的麵前的華,估計自己也會像是麵前的花婆婆一樣,努力一切都隻是為了讓那個小家夥過的更好吧。想到這裏,萱草臉上有幾分苦澀。不過,自己是不會有那個機會了。她想著,抬頭看著麵前的花婆婆,看著她有些蒼老的麵孔,猶豫了下,然後說道:“修真界的東西,和這裏的是沒有辦法比的。比如,修真界所花費的靈石,等於這裏的一百兩黃金。就算婆婆你再怎麽勤勞,所賺的也很少。”

  花婆婆聽了萱草的話,愣住了。

  “而且,花婆婆您年歲也不小了,若是你孫孫知道你為了他還在外麵奔波的話,心裏頭也會不好受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好心……”花婆婆說著,歎了口氣,整個人看著似乎一下子老了許多一樣。看著花婆婆這個模樣,萱草心裏頭十分不是滋味,不知道要說什麽好。

  或許說,自己不應該把這件事情說出來。這樣最起碼,花婆婆會自己在那裏為了自己的理想奮鬥。但是自己猛地說出來了,卻好像是整個把花婆婆的希望給扼殺了一樣。

  想到這裏,她頓時覺得自己做錯了。

  “唉,我也沒有想到,那裏麵世界竟然是這個樣子的。”花婆婆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笑了笑,雖然說有些勉強:“姑娘啊,還是多謝謝你了。不然的話,我也不會知道這個消息。”

  “沒什麽……”萱草看著麵前的花婆婆,應的有幾分心虛。

  這個時候,門口突然有一陣陣的喧嘩,然後門一下子被打開了。萱草下意識的看了過去,見著一個十四歲左右的少年走了進來,然後看著花婆婆,喚了一聲:“奶奶。”

  聽了那聲音,花婆婆身子有些顫抖,轉過身,看著麵前的少年,眼淚一下子落了下來:“孫孫喲,你怎麽,你怎麽在這裏啊!”

  “我是領了山下的任務,所以說特意來看奶奶的。”那個少年說著,臉上有幾分紅潤,不好意思的看了萱草一眼,然後說道:“我不知道奶奶這裏還有別人,真是不好意思。”

  萱草見著那少年長的白白淨淨的,聽說話也還算乖巧。於是,笑著點了點頭說道:“那就一塊兒坐下吧。”

  “嗯。”那少年說著,先攙扶著花婆婆坐好,然後自己才坐下。看著那個少年如此行事,萱草心中略滿意了一些。這個時候,花婆婆介紹那個少年說道:“這個啊,就是我的孫孫,花若離。”

  花若離?

  萱草覺得這個名字真的有些奇怪,但是還是笑了笑說:“我是萱草,很高興能夠見著你。”

  “嗬嗬,那個,沒有什麽的。”花若離說著,臉上兩朵紅雲始終沒有散去。看上去,是一個很容易害羞的少年。

  “你怎麽找到這裏來了……”花婆婆看著麵前的花若離,顯得有幾分奇怪。看著花婆婆這個樣子,花若離笑了笑:“我回家了一趟,發現家裏的傭人們都不在了,心裏頭奇怪奶奶會去哪裏。問了左右的人,別人都說不知道。然後我就想著,奶奶會不會在這裏,就跑過來了。”

  “那算你運氣好喲,我……”花婆婆說著,愣了愣,然後沒說話。

  “怎麽了,奶奶?”花若離臉上有幾分奇怪。

  “沒有什麽,沒有什麽。”

  看樣子,花婆婆是不想讓花若離知道自己曾經因為他而去當導遊的事情。於是萱草笑了笑,幫著說:“我是在路上遇到花婆婆的,還好花婆婆幫了我一個忙,所以說我在這裏請客感謝。沒有想到,你竟然找到這裏來了。說起來,真是很巧呢。”

  “那這樣的話,真的是很巧啊。”花若離說著,臉上的笑容很是燦爛。看他的樣子,應該沒有懷疑萱草的說辭。

  花婆婆也感激的看了萱草一眼,說道:“是啊,我剛才聽著你的聲音,我還嚇了一跳,說你怎麽出來了。還懷疑,你是不是被山上的人給趕下來了呢!”花婆婆說著,看著麵前花若離。

  花若離笑了笑,撓了撓頭。

  第一百六十八章

  萱草和他們吃完了飯,然後在花若離和花婆婆的邀請之下,去了他們的家中。花婆婆的家看著是一個很大的院子,她笑著看著那院子,說著:“這個是我們祖上留下來的,以前啊,至少要幾個傭人打理才可以。不過如今就我一個人住,所以說就幹脆把那些傭人們都遣走了,不用的屋子都給關了起來,倒也省事許多。”

  “都是我,如果說不是我的華,奶奶也不需要如此的。”花若離說著,聲音有些低低的。聽了花若離的話,花婆婆不滿的看了他一眼,“你說的什麽話,能修真就是有出息了,所以說我供你修真一點都不虧的!”

  花婆婆這個話和剛才吃飯的時候很是不一樣,大概是不想加重花若離的心理負擔吧。萱草想著,不由感慨,有這樣的一個人在身邊為自己想著,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是,是,不管奶奶怎麽說,都是對的。”花若離說著,突然像是想到什麽似得,臉上有幾分歡喜,然後又不好意思的看了萱草一眼。萱草見到這個樣子,立即知道自己有些礙眼了,笑著說:“我看那外麵院子不錯,我去外麵走走。”

  聽了這個話,花婆婆愣了愣,然後拉了拉花若離的手,說道:“也好,我看他啊,是有話想和我說哩。”

  “嗯。”萱草走了出去,在院子裏一棵大樹下麵的石凳子上麵坐下。雖然說過去的時候上麵有些灰塵,但是輕輕的一擦,很快就幹淨了。雖然說她已經在外麵了,但是那裏麵那個小家夥修真時間還是太短了,所以說壓根不會隔音結界什麽的。因此,那裏麵的聲音,萱草聽的很是清楚。

  “奶奶,我不是加入那門派了嗎,所以說,門派裏每個月都有給我們獎勵靈石的。一個靈石是一百黃金呢,我們每個月都有六塊!”花若離對著花婆婆說著。

  花婆婆聽了這個話,顯得有些驚訝:“你是說,人家教你們修真,還給你們靈石花啊!”

  “是啊,所以說奶奶你在家裏頭就不用擔心了,我在那山上過的挺好的。而且啊,我們每隔一年,都可以下來看看自己的親人。而且如果說要到外麵執行什麽任務,也是可以過來看奶奶的。”花若離對著花婆婆說著,然後似乎拿出來了什麽東西,塞到了花婆婆的懷裏頭:“這是一百黃金,奶奶你拿著慢慢用。家裏頭以前的那些傭人還是給請回來吧,不然的話我想著奶奶,老也修煉不好。”

  “哎喲,這麽些黃金,你自己拿著用多好。”

  “我在山上,吃的穿的都不用自己掏錢,所以說很是用不著這些。這個是我特意兌換了過來給奶奶的,如果說奶奶不要,我就該傷心了。”

  “好,好,我就幫你收著,到時候給你找媳婦!”

  “不用了,到時候我會自己找的。”花若離說著,頓了頓,然後說道:“這些黃金是專門給奶奶自己用的,到時候我會再給奶奶帶一些來的,奶奶就隻管在家裏頭享福吧。”

  “真是沒有想到,修真居然有這樣多的好處啊。”花婆婆說著,聲音裏有幾分飄渺。很顯然,她沒有想到過自己擔心的孫孫竟然反過來孝順自己了。看著花婆婆這個樣子,花若離發出了有幾分得意的笑聲。

  萱草聽著那裏麵的對話,想象著他們說話的樣子,那肯定是很溫馨的。這樣,才算是一家人啊。可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家人在哪裏。真是的,師父帶著自己哥哥和妹妹跑掉,去哪裏都不和自己說清楚。想到這裏,萱草心裏頭有幾分埋怨。

  他們又在裏麵說了一些雜話,才喊著萱草進去。萱草進去的時候,發現花婆婆已經把包裹收拾好了。花婆婆看著她進來了以後,有幾分不好意思的說道:“真是的,明明姑娘是客人,還讓姑娘在外麵待了那麽久。”

  “沒有什麽。”萱草說著,看了一眼旁邊的花若離,問道:“你這一次出任務,有沒有回去的時間?”

  “自然是有的,等會就要走了。”花若離說著,臉上有幾分失落。很顯然,他並不想這樣快離開自己的奶奶。其實這樣才修真的人,還是有幾分人性的。他們會眷念自己的親人,就算那親人是普通人。

  但是有的人修真時間越長,看著自己身邊的親人一個個離開,就會變得有些變態,或者說是冷血。有的人甚至會直接不拿人命當人命來看。想到這裏,萱草忍不住歎了口氣。

  聽著她歎氣,花若離有些奇怪的問道:“你怎麽了?”

  “沒有什麽,聽說你是從裏麵出來的,不知道現在裏麵情況如何?”

  “哦,那裏麵大部分都是一些所謂的袖珍家族,像是我們這樣的門派,都是在更裏麵的山上,那裏的靈氣更加濃鬱一些。那些家族們也大部分都是靠著門派的撐腰,同時,那些家族們也要供給修真門派一些東西,就等於說像是互惠互利吧。”

  花若離快速的說著。說完了以後,他有些奇怪的看著萱草,似乎不明白萱草問這個幹什麽。

  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起來:“我也是修真者,才來這裏,所以說對這裏的情況比較好奇而已。”

  “你也是修真者嗎?”花若離有些驚訝的上下打量著萱草。萱草笑眯眯的點了點頭,看著麵前的花若離,說道:“難道說我長的不像嗎?”

  “怎麽會呢,我隻是,沒有想到而已。”花若離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顯得有些窘迫。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因為你才修真,如今還沒有築基,不過是在練氣期,所以說看不出來也是很正常的。”

  “是哦……”花若離心裏頭多少知道了,萱草現在的等級要比自己高許多,不然的話自己也不至於一點都感覺不到。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臉上的笑容越發濃厚了。

  或許是因為這樣的一個單純的孩子,自己很久都沒有遇到了。當然,那石頭雖然說單純,但是絕對算不上一個孩子。高陽雖然說是一個孩子,但是絕對不單純!

  這個時候,花婆婆也看出來了,萱草修真應該要比花若離厲害許多,立即在旁邊說道:“既然說有緣分遇到,那不如讓這姑娘教導教導孫孫你一番。”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花婆婆。花若離趕緊說:“還是不要了,這樣不好的。”

  算花若離識相,萱草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們兩個修煉的法決不一樣,所以說走的路線也不一樣。”

  萱草的話雖然說很婉轉,但是那花婆婆還是聽懂了,有些失落的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我老太婆想的太多了。”看著花婆婆這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從自己懷裏頭掏出來了一瓶低級的補靈丹,交給了麵前的花若離:“你才修真,應該還需要用這個的。”

  “這個是補靈丹?”

  “嗯,最低級的,我現在已經沒有什麽用處了,但是你用應該是剛好的。”

  本來花若離是準備還給萱草的,但是聽了她這個華,就停了手,臉上有幾分掙紮。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笑了笑,說道:“既然給你了,你就拿著吧。”

  “那,謝謝你了。”花若離說著,臉上神色一正,很是嚴肅的說道:“如果說你到時候有什麽事情,我一定會鼎力相助的!”

  第一百六十九章 等待

  看著花若離這個樣子,萱草立即笑了起來,點了點頭說道:“好呀,我等著那一天,但是你也要努力修煉哦。”

  “嗯,我一定會努力的。”花若離點了點頭。看著他們這個樣子,那旁邊的花婆婆立即明白了,萱草給花若離的東西對花若離的幫助很大。於是,立即有幾分不好意思的說道:“這樣怎麽好,這樣怎麽好。”

  看著旁邊花婆婆這個樣子,萱草心裏頭有些好笑,安撫著說道:“不過是一些小東西而已,沒有什麽的。”花婆婆拽著萱草的手說道:“姑娘啊,如果說你不著急進去那裏麵的華,就在外麵待幾天吧。我找幾個丫鬟過來伺候你,天天給你做一些好吃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顯得有些驚訝,略有些奇怪的看著麵前的花婆婆。花婆婆見著她這個樣子,歎了口氣說道:“我們家得了你這樣大的恩惠,如果說不做些什麽,我心裏頭總覺得不踏實。”

  “嗯,我奶奶的手藝還是很不錯的。隻是我可惜沒有這個口服了,看時間我要走了。”花若離說著,看了看外麵,臉上有幾分遺憾之色。看著花若離這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

  “不如,你和我一邊走,我告訴你一些裏麵的事情吧。”

  萱草聽了花若離的華,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很是樂意。兩個人一邊走,花若離一邊介紹了裏麵的情況。裏麵和其他修真者集散地差別不大,似乎每個這樣的地方都是這個模式的。想到這裏,她覺得有些略微的失望。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