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13節

  說著,她的眼淚又落了下來。

  很顯然,這一次落眼淚和第一次是不一樣的。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萱草心口一陣陣的疼。拉著她說道:“好了好了,姐姐想i想你你,都是師父錯過了你。”

  “……”師父聽了銀鈴的話,直接哼了一聲,然後就向著那後麵走去了。很顯然,對於她說的話,對於師父來說,還是要先看到了才能確認的。師父去了沒多久,很快就回來了,他對著麵前的銀鈴點了點頭,“還算你有些分寸。”

  看著師父這個樣子,銀鈴擦了擦自己的眼淚,但是什麽華都沒有說。

  銀鈴這個樣子也算是無聲的抗議了,萱草更是滿臉指責的看著麵前的師父。見著她們兩個人都這個樣子,師父歎了口氣,然後說道:“好了好了,銀鈴,你帶著他們兩個下去休息吧。”

  “是,知道了,鬱先生。”銀鈴說著,然後就拉著萱草走了。聽了銀鈴的話,萱草有些驚訝的看著麵前的銀鈴。很是奇怪。為什麽說這個時候銀鈴反而會叫師父鬱先生?

  猶豫了下,她就想明白了。一個女孩子會叫你壞蛋的時候,其實並不是很討厭你。但是如果說,本來叫你壞蛋,但是因為賭氣而直接用了很正式的稱呼的話,那就說明是真正討厭你了。

  想到這裏,萱草看著麵前的銀鈴說道:“其實,師父挺好的,他雖然說嘴巴比較硬,也會嚇唬人,但是對人還是不錯的。”

  “我知道啊,但是,他剛才太過分了!”銀鈴說著,小手牽著萱草的手,突然停了下來,看著萱草,一雙水汪汪的眼睛裏寫滿了期盼:“姐姐,如果說,有一天你有能力帶著我到處跑了,你一定會帶我走的對不對?”

  萱草看著麵前的銀鈴,笑著點了點頭:“那是自然,銀鈴你這樣聽話,姐姐肯定是最喜歡銀鈴的了。”

  “嗯。”銀鈴一下子就笑了起來,剛才的事情似乎一下子就不在意了一樣。看著銀鈴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不知道這個小家夥是真不在意了,還是假裝不在意。

  銀鈴領著他們來到了幾個小木屋的麵前,然後拉著萱草手說道:“姐姐,你就和我一間吧,我住在這裏。”說著,指了指前麵種著兩排鮮花,旁邊有個小池塘的木屋。萱草點了點頭,然後看著石頭。石頭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說道:“我,我沒事兒,我就住這個邊上就行,就算沒屋子,露天的我也可以住的!”

  聽了這個話,銀鈴一下子笑了起來:“哥哥說什麽呢,看,旁邊不是還有一間嗎,那個沒有人的,哥哥可以住在那裏。”

  “哦……”石頭點了點頭,打量了一眼那個房間,表示自己知道了。銀鈴笑著,然後拉著萱草先來到了石頭的房間,引著石頭看了一圈。房間裏還是最基本的配備,其他的什麽都沒有,而且裏麵的一切都是藤草編的。很顯然,這個風格就是自己師父的那種了。想到這裏,她微微的皺了皺眉頭。石頭倒是對這裏很滿意,點了點頭,笑著說道:“這裏真好。”

  看著石頭這個樣子,銀鈴笑眯眯的說:“哥哥喜歡那就是最好的了。”

  說完,然後就對著石頭說:“哥哥你就在這裏休息吧,這房間裏麵的東西你也可以隨便歸置,我帶著姐姐回我們房間去了。如果說你有事兒的華,可以過來找我們。”

  “好,好。”石頭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銀鈴拉著萱草來到了她的小房間。萱草一進去,就看到房間裏麵很是精致,很顯然這些都是銀鈴布置的。

  “姐姐,姐姐,你看這裏,這裏你喜歡不喜歡。”銀鈴說著,拉著萱草手在房間裏走了一圈。萱草點了點頭,笑著說道:“這裏布置的很漂亮,我很喜歡,這裏都是銀鈴自己布置的嗎?”

  “嗯,是啊,這裏都是我自己布置的呢。”她說著,略有些得意的仰著脖子。這個時候,她微微皺了皺眉頭,看著萱草說道:“姐姐,方才你回來的時候我就感覺有些不對,你身上似乎有些很奇怪的味道……”

  “哦,你說的是他吧。”萱草說著微微的把手抬了起來,露出自己手腕上麵的明晰。明晰似乎才從睡夢中醒來以後,略有些迷茫的看著麵前的銀鈴。他看了一會兒銀鈴了以後,奇怪的說道:“這個小姑娘身上怎麽有我族人的味道!”

  “你怎麽身上有龍族的味道,難道說你就是青龍?”銀鈴說著,用手碰了碰明晰。明晰聽了這個話,趕緊搖著頭,說道:“我才不是什麽青龍了,如果說是青龍混到我這種地步上麵,肯定會去自殺的!”

  “不對啊,你身上味道明明就是青龍的味道,我不應該會認錯的啊!”銀鈴說著,眉頭皺著,顯得很是不解。萱草也是第一次聽說明晰竟然是青龍,略有些奇怪的戳了戳他軟軟的肌膚:“你這個樣子竟然會是青龍嗎?”

  第一百六十四章 青龍

  “我都說了,我都說了我才不是什麽青龍呢!”明晰悲憤的說著,聲音略有些大了。看著明晰的樣子,萱草卻越發懷疑起來,用手戳戳他,好奇的問道:“你真的不是什麽青龍?”

  “當然不是,你見過我這樣小的青龍嗎?”明晰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看著明晰,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我連大的青龍都沒見過,小的自然也沒有見過。”

  “但是,你身上的味道,就是青龍的啊。”銀鈴皺著眉頭看著青龍,似乎很疑惑,為什麽說青龍不承認自己是青龍。看著她那個樣子,萱草笑了笑,然後說道:“好了好了,既然他說自己不是,那他就不是了。”

  “哦。”銀鈴點了點頭,算是表示自己知道了。但是看向明晰的目光,還是充滿了疑惑。萱草看著明晰這樣抵死不承認的樣子,倒是覺得他挺可愛的。不過,萱草更加相信銀鈴的判斷,麵前這個家夥應該是青龍沒有錯,但是他不承認自己是青龍的原因估計也很簡單,隻是因為覺得丟人罷了。畢竟,青龍本來應該是一個很偉大的存在,但是如今他卻成了這個樣子,覺得自己丟人也沒有什麽錯。

  想到這裏,萱草歎了口氣,心裏頭對明晰還是有幾分歉意的。當初如果說不是他們幾個人到了那裏的話,說不定明晰還在那自由自在的過日子呢。

  銀鈴本來就隻是好奇而已,聽了萱草那樣說,大概也明白這個明晰肯定是有自己的原因所以說才不願意承認自己是青龍的。所以說也沒有拽著這個話題死磕,而是問起了萱草在外麵的生活。聽了萱草的訴說,銀鈴微微皺眉,不滿的說道:“姐姐在那外麵過的好生自在,卻讓我一個人在這裏麵無聊死了。”

  看著銀鈴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然後說道:“若是有機會,我一定會帶著你帶出走走,看看外麵的日子。”

  銀鈴一聽說這個華,立即點頭,笑眯眯的看著萱草。萱草也笑著摸了摸她的頭。兩個人說了華,銀鈴就拽著萱草說要一塊兒睡。看著銀鈴這個樣子,萱草也不好說自己還想修煉一會兒,於是點頭就同意了。

  第二日,師父就找到了萱草,很是直接的就對著萱草說道:“你對你自己的修為怎麽看?”萱草聽了師父的華,立即明白,師父是不滿意自己的修為了。微微低垂著頭,不好意思說什麽。看著她這個樣子,師父很是諷刺的說道:“我本來還以為你是沒有一點自知了,如今看你的樣子,你多少還知道一些。”

  “……”

  萱草抬頭,看了一眼師父,見著師父臉上沒有什麽特別的表情,就有了一種不怎麽好的感覺。

  “你跟我過來。”萱草跟著師父,來到了一個山壁麵前,然後見著師父動了兩下,山壁那出現了一個洞。跟著進入了洞裏,萱草立即感覺,這裏麵的靈氣似乎要比外麵濃鬱許多。萱草有些驚奇的看著麵前的師父,師父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你現在的修為多少也可以閉關一次了,這裏有十瓶辟穀丹,如果說你把這些丹藥吃完以後,還沒有到達辟穀期,那就出來了。”

  萱草聽了這個華,看著麵前的師父,很是奇怪的說道:“師父,你這個意思是?”

  “很簡單,意思就是讓你在這裏麵修煉,穩定你的修為。你難道說沒有發現嗎,你的修為一點都不夠穩定。”萱草師父說著,臉上有幾分嫌棄。看著自己師父這個神色,萱草微微低垂了頭。師父說的沒有錯,自己最近的心境很是虛浮,連帶著修為也有些浮動了。想著,她抬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師父,然後聽到師父說:“你在這個裏麵好生待著吧,時候到了,你自然是可以從裏麵出來的。但是,時候如果說沒有到的華,那是絕對出不來的!”

  “師父……”

  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問道:“那我那個哥哥呢,還有,銀鈴呢?”

  “他們自然有我來安排,你隻管把你自己的修為提升上去就不錯了。”說完,師父轉身就走。看著師父走了,萱草卻不敢叫住師父了。不知道為什麽,她剛才是真正感覺到了師父對自己的失望。或許說,師父開始真的覺得自己是一個天才,但是後來卻發現,自己不過是一個蠢材而已。想到這裏,萱草看了看山洞裏麵的情況。

  山洞裏麵鑲嵌了一些夜明珠,所以說不至於太過昏暗。而且,地上還放了一個蒲團,很顯然這個就是給她打坐修煉用的。想了想,萱草就坐了上去。這個山洞裏的靈氣真的是要比外麵濃鬱許多,師父給自己這樣一個地方修煉,也是為了自己好吧。

  她想著,微微閉上眼睛。

  這個時候,明晰開口了,說道:“主人,你放心修煉吧,有我在這裏,絕對不會有人打擾你的。”

  萱草聽了明晰的華,看了明晰一眼,然後又算了算自己師父給自己的辟穀丹。這個丹藥一瓶裏麵有五十顆,吃一次可以保證一個星期不餓。那麽,十瓶也就是有五百顆。五百顆那就是五百個星期不餓。一年十二個月,一個月四個星期那麽這個丹藥至少可以讓自己在這裏過幾年。想到這裏,萱草眉頭就皺了起來,難道說師父的意思是讓自己在這裏修煉個幾年不出去嗎?

  猶豫了下,然後搖了搖頭,她把自己現在腦海裏的亂七八糟的心思都努力拋開,專心修煉。明晰看著閉著眼睛的萱草,不知道為什麽,他總感覺萱草身邊的靈氣似乎要比周圍都要濃鬱一下。他猶豫了下,身子微微的大了一些,然後繞著萱草圍成了一個圈……

  萱草醒來,看著麵前放辟穀丹的瓶子,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她在這裏已經不知道多久了,她隻知道自己不停的修煉。但是,她發現一件事情,麵前的十瓶辟穀丹,似乎每一次吃完了以後,都會替換上新的一瓶。可是,最近這個自動填充的福利似乎沒有了,那放在旁邊的兩瓶是她上次就吃完了的,本來以為會有人拿走換新的過來,但是卻發現並沒有。

  那麽,如果說自己把剩下來的那些辟穀丹吃完,就是自己不得不離開這裏的時候了嗎?她想著,微微歎了口氣。說句實在話,她發現在這個裏麵修煉的速度真的是要比外麵快很多。況且還有小雅的幫忙,如今她已經到了胎息後期,要衝擊辟穀期了。想到這裏,她微微皺眉看著旁邊的幾瓶丹藥,有些懷疑,這些能不能撐著她突破。

  想到這裏,她就不再胡思亂想,而是開始認真修煉起來。不管怎麽樣,自己都要好好努力,不能讓那些對著自己有期待的人再失望了。她徐昂這,然後開始閉目修煉。

  明晰在萱草閉上了眼睛了以後,微微睜開眼睛,看了一會兒萱草,不知道在想什麽,然後微微晃動了下身子,也跟著閉上了眼睛。就這樣,萱草不停的吃著辟穀丹,努力的修煉著。最終,她發現,辟穀丹還有一瓶了!

  她有些著急了,因為她就感覺自己似乎已經到達了辟穀期的門口,但是就隻差那麽一步,卻怎麽都走不進去。她微微皺眉,心情有些煩躁起來。這個時候,她突然感覺自己胸口好像是流過了一陣清涼的感覺,本來煩躁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許多。

  第一百六十五章 出關

  這個時候,萱草猛地驚醒過來,看來剛才自己那樣的狀態十分不對,或者說剛才那個樣子應該是走火入魔的前兆了。但是,還好,身上的那個葉子幫自己化解了。想到這裏,她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明晰見著她這個樣子,蹭了蹭她,然後說道:“主人不要著急,慢慢來。反正主人還年輕,如果說現在突破不了,以後再來也是可以的。”聽了明晰的話,萱草有些驚訝的看著他。他搖了搖自己細長的脖子,然後說道:“主人不是已經和那個女娃有了契約嗎,主人已經有很長壽命了,所以說慢點來也是可以的。”

  “不,就算是有了很長的壽命,但是如果說有人要對我怎麽樣,但是我實力不夠,依舊不過是別人的玩物而已。”萱草說著,微微的眯起眼睛。在那三世裏麵,她對這個記憶可是很深刻的。如果說,自己有實力的話,最後根本就不會落入那些下場。想到這裏,她目光更顯得暗沉。看著她這個樣子,明晰猶豫了下,然後就沒說話了。

  萱草摸了摸明晰的頭,然後就開始自己修煉了。

  終於……

  她猛地睜開眼睛,看著洞內的世界,她發現自己現在好像和以前不一樣了。所見著的東西也不一樣了,整個世界似乎又向她打開了一層。萱草想著,看著旁邊的明晰。

  明晰這個時候正睡著呢,但是很快就從睡夢中醒了過來。看著萱草那個樣子,明晰笑了笑,“恭喜主人,主人如今總算是到了辟穀期初期。”

  萱草點了點頭,笑眯眯的看著明晰,然後又看了一眼自己麵前的辟穀丹。十個瓶子裏麵已經是空空的了,很顯然,辟穀丹是沒有了。

  “好了,也不能繼續留在這裏了。”萱草說著,站了起來,微微低垂著身子,讓明晰纏繞到自己的手上。看著明晰乖巧的樣子,萱草笑眯眯的摸了摸明晰的頭,然後說道。

  “嗯……”明晰乖巧的昂著頭。看著明晰這個樣子,萱草心中頗有些歡喜。雖然說,她知道空間裏小雅和小銀也是陪著自己的,但是看著麵前另外一個小東西,總是感覺不一樣的。走到了洞口的地方,她還沒做什麽,洞門口一下子就打開了。看著外麵有些刺目的陽光,她有些不適應的皺了皺眉頭。很顯然,因為在山洞裏時間有些過長了,所以說來外麵才會這個樣子。

  想到這裏,她歎了口氣,繼續向著外麵走去。這裏似乎一切都還是和她進去的時候差不多,但是萱草卻發現,那些花兒們看著要比自己進去的時候要壯實一些。很顯然,這些花兒們在這裏待的時間已經不短了。自己師父,還有石頭,還有銀鈴現在怎麽樣了?她想著,突然好像立即看到他們,告訴他們自己已經到了辟穀期的喜悅之情。

  快步的走到了銀鈴的房間,打開門,房間裏很幹淨,萱草微微皺眉,發現這個是擺了一個小陣法的效果。她走了過去,看到屋子中間的圓桌子上麵放了一塊兒碧綠色的玉玦。拿起玉玦,一段消息進入了萱草的腦海裏。

  原來,石頭和銀鈴都被師父帶了出去,雖然說那裏麵沒有說帶到哪裏去,但是萱草也能隱約猜到是去一個能夠增加他們實力的地方。想到這裏,她微微皺了皺眉頭。因為信中說,師父說了,讓她出來了以後,並不需要直接在原地等著他們出來,直接去外麵自己曆練就可以了。

  接收完了玉玦裏的消息,萱草還是有些木然,她沒有想到,自己興衝衝的出來,但是他們卻已經離開這裏了。她猶豫了下,然後四處張望著。發現,這裏並沒有留下更多消息了。

  這個時候,突然有聲音在外麵響起,她下意識的回頭,看到的卻是一個傀儡人。這個傀儡人要比她買的那個要精細許多,同時,那個傀儡人手裏頭端著一個盤子,似乎拿著什麽東西一樣。

  她奇怪的看了一眼那個傀儡人,然後又看了看它手中拿的東西,有幾分疑惑的問道:“這個是什麽?”

  “是主人在您閉關的時候留下來的東西。”那個傀儡人說著,走到了她的麵前,恭敬的把手上的托盤舉到了萱草剛好可以拿到,並且看到的地方。看著那個盤子,上麵放著一個天舟的縮小號。她瞅了兩眼,發現這個就是自己的天舟。猶豫了下,然後收了起來,然後又看了看其他的,大部分都是玉玦。萱草想了想,就猜到這些應該的是一些修真的法術什麽的,也都給收了起來。

  她把這些收完了以後,然後就問那個傀儡:“你知道我閉關多久了嗎?”

  “知道,五十年了。”傀儡人說著。

  “那他們是什麽時候離開的?”萱草暗暗心驚自己竟然一下子閉關了那麽多年,卻又有些好奇,他們到底是什麽時候離開的。聽了萱草的華,那個傀儡人很直接的說道:“在三年前離開的。”

  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揮了揮手,讓那個傀儡人下去。見著那個傀儡人下去了以後,明晰就問萱草:“主人主人,那你現在準備怎麽辦呢?”

  “我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裏。”萱草說著,看著自己手腕上麵的明晰。明晰應了一聲,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看著明晰這個樣子,萱草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師父把天舟給了我,肯定是想讓我出去。但是,我卻沒有什麽目標,也不知道自己應該要去哪裏。”

  “外麵的世界可大可大了,據說有好多好吃的。主人主人,你能不能帶著我到外麵,吃好多好多好吃的!”明晰說著,聲音很是急切。聽了明晰的華,萱草似乎有些驚訝。

  “我已經到辟穀期了,可以不用吃東西了。”萱草話裏麵有幾分驕傲。聽了她的話,明晰應了一聲,然後說道:“雖然說主人到了辟穀期,可以不吃東西了,但是同樣的也能好東西啊。好吃的不一定非要吃飽,隻是吃個味道就很好了!”萱草聽了明晰的華,隱隱的覺得有些道理。反正自己目前也不知道具體要去哪裏,所以說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答應了明晰。

  找到了出去的山洞,萱草和明晰一塊兒走了出去。外麵還是那個冰島的樣子,萱草看了兩眼那個冰島,還是沒琢磨出來到底這個是什麽陣法。看來自己在這個方麵的知識還是太過薄弱了一些。虧得自己還想著要當陣法師,真是貽笑大方。她想著,放出了天舟。不放不知道,一放倒是讓她有些驚訝。因為這個天舟並不大。和她開始的那個天舟比起來,真是天壤之別,而且也從幾層變成了一層……

  不過,這個還是要比普通的天舟看著要穩當許多,難道說這個是師父幫忙改過了的?她想著,帶著疑惑上了天舟。上了天舟以後,萱草發現,這個天舟的確是自己以前的那艘,因為感覺是一樣的。但是,卻又有許多不一樣的地方,似乎很多地方都被加固了。

  師父會這樣做的原因估計是因為那天舟以前的造型太過龐大了,如果說上麵有幾個人的話還好說。有什麽有惡意的人,大家也可以幫忙阻攔。但是這一次出行,自己就隻有一個人。那麽,天舟上也就不需要那麽多房間了。所以說,防禦什麽的,反而被大大增加了。略感受了下天舟上麵的變化,熟悉了天舟的運行,於是,萱草就向著最近的修真集散地出發了!

  第一百六十六章 花婆婆

  當萱草下了天舟了以後,發現這個並不是某一座小島,反而看上去像是一塊兒大陸。站在碼頭上麵,她有片刻的不知所措。這個時候,旁邊有人走了過來,笑著看著她說道:“這位姑娘,看著你應該是從那海上來的吧。”

  萱草聽了那個話,看了一眼自己麵前的人,說話的人看著還算挺和氣的,而且還是一個中年婆婆的樣子。於是,萱草笑著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正是如此。”

  “那,您是過來投親呢,還是來曆練的。”

  那個人說著,一雙眼睛瞅著麵前的萱草。看著那個婆婆這個樣子,忍不住笑了笑:“我是過來曆練的,婆婆你是不是想要當我的導遊?”

  或許是因為萱草說的太過直接了,那個婆婆臉上有些紅潤,但是還是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如此,老婆子在這裏生活了三十多年了,想來帶著姑娘來熟悉這裏還是不錯的。”

  這個老婆婆說話比較有條理,看著人也比較順眼。於是,萱草點了點頭,問道:“不知道,費用是多少呢?”

  “呃,十兩銀子,十兩銀子,我就可以帶你在這裏逛一天了!”

  婆婆聽說萱草有可能會雇傭她了以後,立即說道。聽了這個話,萱草感覺一點都不貴。相對來說,她還覺得有些便宜呢。於是,她笑著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就請婆婆帶著我在這裏逛逛吧。”

  這個城鎮和萱草所見過的城鎮都差不多,都是四四方方的。萱草在裏麵走著,一邊走,一邊四處看著。

  “我們這裏啊,是一些所謂修真者,和我們這樣的普通人一塊兒混住的。”那個婆婆說著,聲音有些緩慢。聽了這個話。萱草有些奇怪的看著旁邊的婆婆問道:“那想來你們對修真者並不陌生了?”

  “自然是不陌生的,況且修真者也是人,就是有厲害的大本事而已。”她說著,眉頭微微皺著。看著這個婆婆這個樣子,萱草有些奇怪,但是卻也沒有問什麽。人家沒說,肯定就是不想說吧。

  她想著,然後有些奇怪的說道:“我看這裏的人,大部分都是普通人,並沒有見著什麽修真者啊。”

  “我們這個城鎮是分層的,像是我們這些普通人是隻能夠住在這個外麵一層的。但是修真者,他們都是住在裏麵一層的。那裏麵據說有什麽東西,可以讓什麽都更好一些。”那個婆婆說著,臉上有一絲絲的向往。看著這個婆婆這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姑娘想來也是修真者吧。”婆婆說著,看著麵前的萱草,笑了笑。看著婆婆這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然後猶豫了下,問道:“不知道婆婆叫什麽呢。”

  “我,我姓花,你就叫我花婆婆吧。”那個婆婆說著,帶她走到了一個地方。看著那地方,萱草有些奇怪。因為就和剛才那個婆婆所說的一樣,這個地方才是一個城門口,而且,麵前還有幾個人在那裏守著。

  那幾個人見著花婆婆過來,顯得臉上有幾分不耐煩。很顯然,花婆婆是經常走過來的。

  萱草看到這個場景,猶豫了下,然後對著花婆婆說道:“你知道這裏有什麽好吃的地方嗎,我想去嚐嚐。”

  “好吃的?”花婆婆似乎沒有想到萱草會這樣說,看到萱草點頭了以後,才笑著把她往另外一條街道上麵引,一邊走一邊說道:“按理說,像是你這樣的修真者,到了這裏,都不會管我這樣的一個婆婆了,肯定都直接進去了。”

  “是嗎,那隻能說明我還是和別人不一樣的,多少有些與眾不同吧。”萱草說著,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看著她這個樣子,花婆婆臉上也有幾分笑容,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不錯,你這個姑娘,確實和我看到的別的姑娘不一樣。”

  她說著,像是想到什麽似得,歎了口氣,臉上有幾分落寂。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