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2節

  她看了半天,才從旁邊挑了一個鐵塊。看著她挑了這個,原師姐倒是有些奇怪的挑了挑眉頭,但是什麽話都沒有說。萱草對著她笑了笑,然後又跟著她逛了一圈,其實她也發現了一些比較好的東西,比如說上品破損的丹爐,但是要價很貴,要八百靈石,怎麽說都不便宜。因為這個修複起來還是很有可能的,如果說一旦修複的話,這個價格絕對要翻幾番的。

  還有一些其他看著比較好的東西,她的靈石都不足以購買,所以最後隻收獲了兩樣。倒是原師姐,後來又看上了一把斷劍,說是斷劍是因為隻有半截了。原師姐買它的原因是因為這個斷劍的材料還是很不錯的,如果說買回去了的話,可以分解出來也是一筆靈石了。

  萱草看著她買的東西,不由感慨,果然有閱曆的人和自己這樣沒事兒亂買的人不一樣啊。不過其實她還是隱約覺得自己買的那個種子不一般,因為她能隱約感覺到種子裏麵似乎有東西在呼喚自己一樣。

  不過,種子到底是什麽樣的種子,種出來的結果是什麽樣的,現在都還是未知數,隻能夠等到回去了以後,到空間裏看了才能知道。逛了一圈,草草的吃了午飯,然後又繼續去買賣靈器的那裏逛了一圈,萱草發現完好的下品初級丹爐的價格居然都在400靈石左右。其實她對煉丹還是很感興趣的,特別是看那些賣丹藥的人那麽火了以後。但是,光是丹爐都這樣的貴,那各種丹方估計也不會便宜。所以說,她果斷的收起了這個心思。

  現在還不是想這個的時候,等到自己有錢有靈石了以後在開始想這些吧。

  第二十八章

  在她本來收了師兄那一百靈石的時候,還覺得自己多少也算是個有錢人,但是今日到這個集市上麵一逛,卻發現自己窮的幾乎叮當都沒的響的。原師姐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笑著問道:“怎麽,手裏頭的靈石不夠?”

  萱草看了一眼原師姐,笑著說道:“本來出來的時候,師兄還給了我一百靈石,本來想著這一次出來怎麽也是夠的,但是沒有想著,隻是買種子就花了五十靈石。其他的看上了什麽,基本上都是不夠的。”

  原師姐笑著說:“隻是拿月例銀子本來就不多,我們這裏大部分都不是靠著月例。”她說著,話沒說完,隻是對著萱草笑著眨了眨眼睛。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一驚,睜大眼睛瞅著她,難道說在穀內還有其他的方法賺銀子不成?

  看著她呆呆的樣子,原師姐哈哈笑了起來:“真不知道師父是看上了你哪一點,我們穀內最多的就是各種種植,還有飼養靈獸了。我們每次要上交一部分上去,但是多的一部分就是屬於我們自己的。師妹這次種的是靈草,會全部交上去是因為前幾次缺乏太多。說起來,這一百靈石應該就是師兄給師妹的補償了,畢竟多出來的拿去賣給師門,能拿到的靈石也是差不多的。”

  “哦,原來是這個樣子。”萱草點了點頭,隱約有些明白了。

  “可不是,我們穀內算的上是頂輕鬆的了,隻要不犯事都能好好的。隻是我看那個葉師妹卻不這樣想,你看著吧,葉師妹遲早會從我們這裏走掉。”

  萱草聽了原師姐的話,想起葉師妹的態度,點了點頭,她似乎對穀內有什麽想法。不過,她也顧不上那麽多了,自己事情都還管不過來,哪裏還有什麽心思去想別人。她想著,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兩個人到傍晚的時候才回去,雖然說萱草並沒有買太多的東西,但是卻也開了眼界發現了不少有趣的東西。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修仙界並非是自己想的那麽無聊。因為她買到了一塊兒像是電視一樣的印石,說起來一塊兒這樣的印石價格還不低,足有十塊靈石的要價。但是萱草卻覺得很是值得,因為這個就和現代人看電視劇,電影一樣,這個是可以自動反映的。

  反映了以後,裏麵會有一道反光出現,然後就會有畫麵憑空出來。這個賣的很火,很多人都喜歡。特別是女生,基本上都是女生圍著的。她買到的這個印石故事名字叫仙妖禁斷之戀,裏麵大概講的是一個修仙者和一個妖怪相戀的故事。

  見著她買了這個,原師姐笑著說:“若是師兄知道你花靈石買了這個,一定會訓斥你的。”

  萱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對這樣的東西好奇的緊,好姐姐,千萬不要告訴師兄。”

  “好了好了,我不說也就是了,但是你看的時候卻不能一個人看了,可要叫上我。”原師姐說著,眨了眨眼睛,萱草笑著點了點頭。

  當兩個人回到客棧的時候,發現其他幾個姐妹已經回來了,但是就隻有葉師妹一個人是沒有到的。見著劉師妹,還有呂師妹,萱草笑著問道:“怎麽樣,今天有收獲嗎?”

  “隻是長了見識,其他的都太貴了,我們攢的不夠。不過下次,如果說下次來的話,我一定會攢夠靈石來的。”劉師妹說著,嘴巴微微的嘟噥著。這個時候,呂師妹笑著打趣:“我卻是沒有想到過,原師姐什麽時候和師妹關係這樣好了,居然是兩個人一塊兒出去的。”

  “不過是結伴而行吧,對了,我買了一塊兒印石,我們可以回去的時候一塊兒看。”萱草說著,眼睛亮晶晶的。

  聽了她的話,那兩個人一下子就笑了起來:“那真是太好了,我本來也想買一塊兒印石的,但是太貴了,要十塊靈石一個呢。不過,看買的人好多,我心裏頭也是癢癢的。如今,萱草師姐有了,那真是最好不過了。”劉師妹說著,小臉紅撲撲的,看上去十分可愛。

  看著劉師妹那個樣子,萱草笑了笑,剛想說話,就聽到外麵傳來一陣喧鬧的聲音。原師姐皺了皺眉頭,對著萱草說道:“外麵的事情不必理會。”

  “但是,剛才我似乎隱約聽到師妹的聲音。”萱草說著,眉頭皺著。她雖然說沒有說是哪個師妹,但是如今也就隻有葉師妹在外麵……

  “葉師妹身邊有白師兄在,所以說,師姐應該放心才是。萱草師姐是不知道,今日我們在包廂裏的時候,葉師妹可是說了不少白師兄的好話呢。”

  “對啊,她幾乎說白師兄是無所不能的,我不相信,她還把我趕出去了!”劉師妹說著,小臉上看著委屈極了。萱草聽著呂師妹和劉師妹的話,歎了口氣,這個葉師妹到底是在想什麽,難道說是想要成為全民公敵嗎?

  過了好一會兒,外麵的聲音非但沒有小,反而越來越大起來,萱草連續看了幾眼旁邊的原師姐,不管怎麽樣她們都是原師姐帶出來的,如果說真的出了什麽事情的話,倒黴的人會是原師姐。如果那樣的話,原師姐就是不劃算的了。原師姐歎了口氣,然後對著她們幾個人說道:“你們好好的在裏麵坐著,我出去看看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了。”

  萱草一下子站了起來:“原師姐,我陪著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你修為太低,去了也沒有什麽用處。”說完,原師姐就一下子推開門走了出去。

  聽了原師姐的話,萱草頓時一陣泄氣,果然,自己修為太低了。當初白胡子師父會趕自己離開,是不是就是因為自己的修為太低了,帶在身邊太過丟人了所以才會做出來那樣的舉動呢?萱草想著,牙齒咬著嘴唇,心裏頭難受極了。

  看著她那個樣子,劉師妹奇怪的問道:“萱草師姐,萱草師姐?”

  萱草猛地一驚,抬頭看著麵前的劉師妹,劉師妹歪著頭,臉上有幾分疑惑:“萱草世界剛才是怎麽了,看著神色似乎有些不對,而且把自己的嘴唇都咬破了。”說著,指了指她的嘴唇。萱草聽了以後,下意識的用手擦了擦自己的嘴唇,發現自己手背上麵果然溢出了鮮血。

  “萱草師姐也真是的,不要用手,這裏有帕子。”呂師妹說著,從旁邊拿過來了一塊兒帕子,帕子上麵還貼心的打濕了,遞給了萱草。萱草衝著她點了點頭,然後捏著帕子小心翼翼的沾了沾自己的唇,看著帕子上麵的一片殷紅,萱草心裏頭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我沒事兒。”她後知後覺的抬頭,衝著兩位師妹笑了笑。

  “萱草師姐會有什麽事情,想來也是擔心原師姐罷了,就是劉師妹在那裏大驚小怪的。”呂師妹笑著說道。

  劉師妹聽了呂師妹的話,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不服氣,但是卻什麽話都沒有說,隻是把嘴巴嘟噥的老高。看著她那個樣子,萱草笑了笑,說道:“我知道劉師妹是好心,也知道呂師妹是好心,我真的沒有什麽事兒,隻是剛才想到了一個人,心裏頭有些感觸罷了。”

  “……”

  房間裏一時之間安靜了下來,萱草輕輕的有一下沒有一下的按著自己的嘴唇,等著原師姐進來。

  過了好一會兒,原師姐才一身狼狽的走了進來,身後跟著的人不是別人,就是自以為魅力十足的葉師妹。葉師妹身上也有些狼狽,但是卻遠遠沒有原師姐那麽厲害。

  “發生什麽事情了,怎麽會這樣?”

  萱草一下子站了起來,趕緊上千扶住了原師姐。原師姐擺了擺手:“我並沒有什麽大礙,那些人不過是小嘍囉,隻是人太多了,所以我有些力竭罷了。”她說著,就找了一個地方直接打坐起來。

  “葉師妹,你能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了嗎?”

  既然原師姐那裏問不出來什麽,萱草直接問葉師妹。葉師妹聽了萱草的問話,臉上神色有些閃爍,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我和白師兄分開了以後就想著自己回來,但是沒有想到,在回來的路上居然遇到了一夥小人。我本來想著回到了這裏,他們肯定不敢再造次。哪裏想到,他們居然跟了進來。”葉師妹說著,微微低垂著頭,繼續講著:“他們跟進來了以後,就對我動手動腳的,雖然說有旁人阻攔,但是卻沒有人是他們的對手。這個時候,原師姐走了出來,和他們打了一架,把他們趕走了。”

  葉師妹說的十分合情合理,但是那些人是從哪裏來的,為什麽要來找葉師妹。而且,別人都不找,就找她,有什麽理由?萱草想著,看著她閃爍的神色,心中更加肯定有問題。於是,冷哼了一聲直接斥道:“如今原師姐為了救你力竭,你難道說都還不肯說一句實話嗎!”

  “啊,我,我沒有說假話,本來就是他們來挑釁我!”葉師妹突然抬頭,神色慌張。

  “你如果說不說實話,回去我就直接把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師兄,這件事情就交給師兄來定奪!”萱草說著,眼睛微微的眯著,看著麵前的葉師妹。

  第二十九章

  萱草平日脾氣很好,在座的幾個人幾乎都沒有見過她發怒的樣子。如今見著她這般樣子,居然還真有幾分害怕起來。葉師妹更是嚇的都不敢抬頭看她,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說道:“是百花峰的華師姐找人來找我事兒的。”

  “百花峰的華師姐為什麽好端端的來找你?”萱草皺眉問道。這個時候,原師姐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收功坐在了她們旁邊,聽了這個話就很自然的接過話頭說道:“其實簡單的很,那白師兄在官麵上是有一位未婚妻的,那個未婚妻不是別人,正是百花峰的大師姐華師姐。”原師姐說著,嘴角勾起一絲諷刺的笑容看著葉師妹。

  葉師妹這個時候也不知道是哪裏來的勇氣,猛地抬頭,大聲說道:“我和師兄是真心相愛的,他告訴我,他根本就不喜歡華師姐,隻是因為師門長輩的命令才和華師姐有的婚約。他說,他說為了我,可以去和師門長輩說清楚。他,他真的是喜歡我的,喜歡我的!”葉師妹大聲說著,聲音大的把萱草都嚇了一跳。

  很顯然,原師姐也沒有想到過葉師妹會突然這個樣子,臉上也是一副受驚的模樣。

  “你在想什麽呢,他既然都有了未婚妻,又是百花峰的大師姐,將來怎麽可能會和你在一起。”呂師妹皺著眉頭看著麵前的葉師妹,她們兩個平日關係還算不錯,雖然說出來了有些縫隙,但是她還是想要勸勸她。

  “我,我,我不管,我們是真的相愛的,華師姐那樣的善良,那樣的美好,她本來就有良好的家世,她什麽都不缺了。她一定會把白師兄讓給我的,我什麽都沒有了,我就隻有白師兄了,我就隻有白師兄了……”她呢喃的說著,身子縮成了一團,看上去也怪可憐的。

  “你腦袋有毛病啊,如果說華師姐真的善良美好的話,怎麽會找人來找你的事情,如果說不是師姐在這裏幫了你,你以為你還能夠安生的回穀內嗎?”呂師妹開始怒了,臉上都有些白了,很顯然對麵前這個女人的腦袋構造開始十分不滿了起來。

  “不會的,不會的,如果說,華師姐知道我和師兄有多麽的相愛的話,她一定不會這樣做的!”葉師妹猛地站了起來,推開門就想要往外麵走。萱草趕緊拉住了她:“你要去哪裏?”

  “我要去找華師姐,我要把事情和華師姐說清楚,華師姐一定會原諒我們的,一定會諒解我們的。”她說著,就使勁掙脫。萱草差點就讓她跑了,這個時候原師姐已經來到了旁邊,直接把她打暈了,然後扔到了一邊。

  “這個丫頭,是不是真的腦袋出問題了?”萱草有些呐呐的,她看著這個姑娘那串動作,很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現代的時候,一位名為瓊瑤阿姨寫出來的小說。聽了她的話,呂師妹皺了皺眉頭:“她在穀內的時候還是好好的呢,我看有問題的應該是那個白師兄,也不知道他下了什麽迷魂藥,怎麽會把她弄成這個樣子。”

  “難道說,你們不覺得很浪漫嗎,白師兄喜歡葉師姐,葉師姐也喜歡白師兄,兩個人在一起不是很好嗎?”劉師妹眼睛有些亮晶晶的。

  看著劉師妹那個樣子,為了避免不再出現一個葉師妹,萱草耐下心來和劉師妹解釋:“劉師妹,有些事情是不能看表麵的,比如,你也知道了,白師兄是和華師姐是有婚約的,不管他們兩個人是否是真心相愛而在一起的,如果說葉師妹插入進去就是第三者。”

  “第三者?”劉師妹不大了解這個意思。

  “就是第三者,你看,兩個人成為道侶,如果說出現了第三個人,是不是第三者?”萱草耐心的解釋。看著劉師妹懵懂的點了點頭了以後,她忍不住擦了擦自己頭上的汗,繼續說道:“再者,這個本來是兩邊家長決定的事情,如果說真的出現了差錯,你說那些人首先會找的人是誰?”

  “啊,肯定會找葉師姐啊,都是葉師姐……”劉師妹下意識的說道,說到這裏她已經有些明白了。

  “所以說,並非是所有愛情都是好的。而且看這位師姐所作所為的樣子,也不像是什麽善良大度的人。”

  “也對哦。”劉師妹點了點頭,然後歎了口氣,再看躺在那裏的葉師妹,臉上就有了幾分同情:“那,這樣的話,我們現在應該怎麽辦呢?”

  “想來大家也都逛的差不多了,明日,明日我們就回去。”

  原師姐說著,她的臉上還是有幾分憔悴的樣子,看來是消耗過大,也不知道一晚上補充十分能夠好一些。

  “啊,那葉師姐怎麽辦?”

  劉師妹看著躺在地上的葉師妹,眉頭微微皺著。看著她那個樣子,萱草笑著說:“等會就把她扶到床上去休息一會兒,最好是能安安穩穩的睡到明天早上。為了安全起見,我們今天都在這裏打坐修煉,就不要睡覺了。”

  “也好。”呂師妹這個時候點了點頭,很顯然對他們安排的比較滿意。見著呂師妹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笑了笑。呂師妹還算是比較穩當的一個人,至少是要比那個葉師妹要穩當許多了。

  或者說,是因為葉師妹太不穩當了,所以說一下子就凸顯的她身邊人都很穩當……

  晚上,幾個人都圍在一塊兒,但是因為白日葉師妹的事情反而都沒有什麽話說。葉師妹途中醒了一次,但是被呂師妹施展了昏睡術,所以說又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據呂師妹所說,施展了這個以後,葉師妹可以一覺到回去都不會醒過來。

  天一亮,她們幾個人草草的結賬,然後就匆匆忙忙的回去了。回到穀內,師兄見著她們匆忙的回來,葉師妹還在昏睡顯得有幾分奇怪。萱草苦笑著把事情解釋給了胖乎乎的小師兄聽。小師兄聽了話,眨了眨豆大的眼睛,笑著說道:“聽起來倒是有意思的很,我去和師父說一聲。”

  然後萱草就看著小師兄像是得了什麽玩具似得,飛快的跑了。

  當小師兄再回來的時候卻是垂頭喪氣的,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有幾分奇怪:“小師兄,怎麽了?”

  “師父說了,最近不讓我惹事,但是分明不是我想惹事,我隻是想要幫忙出頭而已。”他把隻是,想要兩個字咬的特別清楚。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什麽話都不想說了,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山洞裏頭。

  其實,萱草每次回山洞裏麵的時候,山洞周圍的景色雖然說不錯,但是她總覺得自己好像是成了原始人。見著她往裏麵走,小師兄立即跟上:“對了,你在小集裏都買了什麽?”

  “我沒買什麽,就買了一些靈草,靈藥,靈花的幼苗。其他的東西看著都太貴了,我買不起。”萱草說著,故意看了一眼小師兄。小師兄絲毫不覺得有愧,反而很是認真的點了點頭:“小師妹說的是,在那裏如果說手裏頭沒有什麽靈石,確實不容易買到什麽好東西。不過小師妹你放心吧,你修煉所需要的東西師父都準備好了,隻要你到了時候就會給你的。”

  萱草看了一眼小師兄,小師兄說那話的時候臉上神色十分認真。於是,萱草隻能歎了口氣,“好了,我知道了。”說著,就自己進去了自己的房間,把小師兄一下子關在了門外麵。進去了以後,她把自己買的靈草靈藥,靈花拿了出來。因為害怕原師姐她們想看自己買的什麽樣的,所以說萱草都沒有立即放到自己腦海裏麵小空間裏去。如今看著那些花草都有些怏怏的樣子了。

  她用手撫摸著那些花草,然後用意念把那些挪了進去,同時,最後拿出來了那個據說像是什麽蓮花種子一樣的石頭,看著那個東西半天,也給挪到腦海裏的小空間裏去了。這些東西都放了進去,她自己整個人自然也是跟著進去了。

  腦海裏的小空間她如今都看的習慣了,這裏麵一邊堆放著收起來靈穀的儲物袋,一邊種著靈穀。其他的地方都是空著的,而且她進來了以後發現這裏本來靠著種著靈穀的地方,居然多出了一條邊,這個現象是說明了,這個腦海小空間居然變大了。她心中一陣驚喜,同時又很快的淡定了下來。

  現在主要目的是什麽?

  答:種靈草,種靈藥,種靈花。

  她小心翼翼的把自己買來的那些苗給種好了,然後又用手捧著那泉水,一樣澆了一點。同時,又把買的那些各種種子給種了下來,這些折騰好了以後。她開始琢磨自己手裏頭那個蓮子,蓮子自然是要開蓮花的,要開蓮花肯定是要在水裏頭。這裏唯一的水源就是這個看著不透明不清澈的小泉了,那麽怎麽樣才能夠把這個種下去呢?

  種蓮花首先要把外麵的皮磨去一些,現在很明顯這個頭還沒有出來。所以萱草隻是使用意念把那個泉水下麵挖了一個不大的坑,然後把和石頭一樣的蓮子給扔了進去。

  多泡一會兒,總是會軟的吧。她想著,得意的出去了……

  第三十章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一周,萱草再回到空間裏看的時候,赫然發現本來堅硬的像是石頭一樣的蓮子居然脫皮了。就是脫皮了,就和某些昆蟲一樣,脫去了外麵的一層皮。脫皮了的蓮子看上去是淡綠色的,摸上去十分光滑瑩潤。它這個時候看上去和普通蓮子差別倒是反而小了一些,萱草猶豫了下,試了試用靈氣把前麵的頭給磨開,但是沒有想到。蛻了皮的蓮子皮居然十分柔軟,輕輕一磨,上麵那層本該硬硬的東西居然就掉了下來。

  看著這個已經和以前完全不一樣的蓮子,萱草心中有些隱隱的奇怪,有些猶豫是否要種下去。想了想,猶豫了許久,她還是把開始挖的小土坑挖成了一個小水池,然後把種子扔了進去。

  不管如何,自己能做的都做了,現在要看的就是這個種子是否能夠安生平安長大了。萱草想著,眼睛瞅著那個種子,心裏頭閃過許多的思緒,但是最終卻平靜了下來。雖說不知道這個是什麽蓮子,但是自己好歹也可以用這個來試試這個空間,看是不是和自己曾經看到過的各種小說裏麵所寫的一樣。她很想看看,這個空間到底有多麽的神奇。

  想著,她就直接出去了。

  她一出去,外麵就傳來一陣陣敲門的聲音,或許是敲門的人已經敲了許久了,隻是她一直在空間裏麵所以說半點聲響都沒有聽見。她皺了皺眉頭,打開門,一道靈符猛地飛到了她的手上。

  看了一眼自己受傷的傳訊靈符,萱草立即就知道肯定是原師姐找自己了。如果說是小師兄或者師父找自己的話根本不需要這樣的麻煩,可以直接過來自己這裏來找自己的。她想著,打開了傳訊靈符,發現裏麵沒有多少信息,大概意思就是讓她速速去原師姐的房間裏。

  萱草想了想,覺得自己現在反正也沒有什麽事情,於是就回去換了一身衣裳,然後出門。去了原師姐那裏,還沒進門就聽到裏麵一陣喧鬧。她一進去,還沒反映過來就發現有一個手掌迎麵向著自己扇了過來,她下意識的握住了那隻手,皺眉喝問:“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了!”

  或許她的樣子還比較嚇人,被她那樣一喝,手的主人葉師妹突然就有些訕訕的,但是很快又理直氣壯起來:“你讓開,我告訴你,我不是想要為難你,我要離開穀內,我要去找白師兄!”

  萱草看著麵前葉師妹這個樣子,皺了皺眉頭,看了一眼旁邊的原師姐,原師姐苦笑了下,然後對著葉師妹說道:“你又何苦來哉,你應該知道白師兄和你是不可能的。”

  “沒有什麽不可能的,我知道,我知道你也喜歡上了白師兄,所以你才會如此待我的。我不介意的,我不介意的,我們可以一同來服侍白師兄,真的!”葉師妹說著,身子有些顫抖。

  葉師妹的樣子讓萱草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一種名為可悲的東西在心底縈繞著。她看著麵前的葉師妹,良久以後卻隻是歎了口氣。看著葉師妹苦苦哀求的樣子,原師姐歎了口氣,皺眉說道:“你不要想了,你如今回來這麽久,那裏都沒有人過來問問,你也應該明白。”

  “不,不,我什麽都不明白,你也不明白,你也不會明白。他當初,當初和我說話的時候那麽溫柔可親,他,他是不會騙我的。”葉師妹說著,臉上神色都有幾分呆滯了。或許說,葉師妹也是隱隱的知道了什麽,但是卻始終不肯麵對現實。看著葉師妹的樣子,萱草感覺麵前的這個丫頭真是可憐又有幾分可恨。她歎了口氣,臉上帶上了幾分笑容:“正是因為白師兄喜歡你,所以你才不能去找他!”

  原師姐不滿的皺眉瞪向萱草,萱草全然不顧原師姐的目光,臉上笑容越發柔和起來。葉師妹聽到萱草說白師兄是喜歡自己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頭也微微的抬著,一臉期待的看著萱草。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