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09節

  想到這裏,她莫名其妙的就有了幾分失望。聽著外麵喧鬧的聲音,她微微閉上了眼睛,然後從自己的袖子裏抽出來一根放了許久,已經溫熱的了的釵子。

  是一根漂亮的銀簪,上麵沒有複雜的紋飾,隻是一根圓錐形的簪子,那邊雕著兩隻小雀,看著十分可人。她看著那簪子,忍不住一下子笑了起來。多漂亮的簪子,若是染上一點紅色,隻怕顯得越發的喜氣了。她想著,捏緊了簪子,大力的向著自己腹中插去。這根簪子是娘留下來的,她磨了很久,應該會很鋒利。

  簪子雖然說已經被捂熱乎了,但是到腹中的時候,還是覺得冰涼。嗬,生不由己,死總是可以的吧。她想著,然後就什麽都不知道了。

  第一百五十四章 第三世 (一)

  “哇哇……”

  她無意識的哭著,不知道為什麽,似乎覺得肚子裏有一肚子的委屈,無從宣泄。但是她卻又不知道為什麽,能做的隻是大聲哭泣而已。

  “哎喲,作孽啊,這樣好的一個女娃,居然生在了這樣的家裏頭!”

  “好了好了,你少說兩句,唉,這個小娃看著真好。看看,白嫩嫩的,才幾日啊,都養成這個樣子了。”

  有人似乎把她給抱起來了,輕輕的拍著她的背,旁邊的人說的話,她似乎能夠明白,卻不知道是什麽意思。她想看周圍,但是卻看不清楚,看不明白,總覺得好像是有什麽東西蒙著眼睛一樣。

  “好嘍,好嘍,不哭了,你看看,這個孩子多乖啊。”

  “再乖也沒什麽用,他們家裏人啊……”

  “唉,你我還不是看這個孩子可憐見的才過來幫忙哄哄。”

  “你們,你們說什麽呢,都是一群八婆,快滾,快滾!”一個粗嗓子,讓那人立即把萱草放到了炕上,然後趕忙走掉了。萱草感覺有一雙粗糙的手,在她粉嫩的小臉上麵擰了下,然後說道:“嘿,真沒想到,你居然還生了一個這樣漂亮的娃。”

  “少說兩句,你去尋尋看,有沒有哪家想要收個女娃的,快點賣出去。若是大了,懂事了,可就沒人要了!光說價格,也要低上好多的!”

  “你說的是,我這就出去找人看看……”

  一陣腳步聲,慢慢遠了。萱草心裏頭卻有一種莫名的感覺,自己就要被賣掉了嗎?她想著,然後就睡著了……

  “哎呀,我們家這個孩子可真是省心,你不相信可以問問左右鄰居,我這個孩子是不是一頂一好的!”

  “喲,我自然是打聽了才過來的。聽說你這個孩子還小呢?”

  “可不是還小呢,如今還沒滿月呢,隻要你領了去,絕對不會知道不是你生的!”

  “看看你說的這個話,不過,你們將來,可不會找來吧?”

  “肯定不會,我們專門幹這個的,怎麽可能說再找回來!”那個男音頗有幾分信誓旦旦的味道。或許是因為他所謂的專業,打動了那個人,萱草就這樣的被抱走了。

  她眼睛能夠看到左右了以後,發現現在養著她,讓她喊娘的一個女子是一個長的頗為和氣的女人。她很喜歡萱草,沒事兒的時候就會抱著她,絮絮叨叨的和她說一些話。說的太多了,以至於萱草都不記得她說的是一些什麽了。在這個家裏頭,她沒有見到別人。按理說,這個女人去領了一個女娃回來,這裏至少是應該有個男人的,但是卻沒有,隻有一個小丫鬟,在家裏頭忙裏忙外的。

  這個家有些奇怪,這個是萱草的第一個念頭,但是卻又覺得,或許說這樣家才是正常的呢。畢竟,自己才生出來,雖說似乎比別人會思考一些,但是卻也沒有其他的參照物,為什麽就說這個家奇怪呢?

  “哎呀,紅梅嬸啊,你怎麽還真在這裏等著啊!”

  一日,家裏來了客人,一進門,就說了這個話。萱草現在的娘見著那個人來,摟著萱草,微微挪了下身子,不滿的說道:“你來這裏做什麽,我的事情,可和你沒有什麽關係。”

  “我的好嬸嬸,我來自然是為了你好。看看,你們家娃看著也有小一歲了吧。”

  “哼……”

  萱草娘壓根沒有搭理來的人,隻是撫摸了下萱草的頭發,也不知道是在想什麽。看著她那個樣子,那個女人顯得有些尷尬,然後卻還是徑自在家裏坐下了,然後看著萱草娘說道:“我也知道,你心裏頭其實還想著他呢,那你就去找他啊。聽說啊,他可是在城裏頭有了房子,而且錢財不少了呢,都是老爺了!”

  “這個和我又有什麽關係。”萱草娘說著,隻是看著麵前的萱草。

  “怎麽沒有關係了,看看你,懷裏頭可還抱著他的孩子呢。若是你能認了他,好歹你那孩子也能當大家姑娘不是!”

  “我倒是覺得蹊蹺,你過來是幹什麽的。”萱草娘看著麵前的女子,眉頭微微挑著,似乎對她來這裏顯得十分不解。聽了萱草娘的話,那個女子笑了笑,然後說道:“你看看你,說的什麽話,怎麽說你也還是我的嬸嬸,我怎麽會虧了你。那人啊在外麵本來娶的老婆才去了,又聽說你如今在這鄉下過日子,所以說才想請我過來跑一趟,說和說和。我這可是好心,我看他也是誠心誠意的。說好了,如果說你嫁過去,如今他身邊的幾個偏房小妾,都盡可以送出去,隻要你們兩個和好嘍!”

  “若是他有心,自然會自己來走一趟,何必讓你過來。好了,你且回去,我這裏是不招待你們這樣的嬌客的!”說完,萱草娘就摟著萱草走到了裏間去。萱草娘的態度很直接,那個女人顯得有些尷尬,但是還是朝著裏麵喊:“就算你不想著自個兒,也要想著你懷裏頭的小娃啊,你不可能說讓她在這裏過一輩子的苦日子吧!”

  那個人最終還是走了,是被那個丫鬟給打走的。萱草黑溜溜的眼睛看著麵前的娘,娘眼睛紅彤彤的,看起來,那個人說的話多少還是影響到了娘了。隻是她卻沒有在那個人麵前流露出來什麽,隱忍著而已。想到這裏,萱草就努力伸手,想要給娘擦一擦。娘笑了笑,自己擦去了臉上的淚痕,然後摸了摸萱草說道:“好孩子,不管怎麽樣,娘都不會放下你的。”

  萱草看著自己娘這個樣子,立即咯咯的笑了起來。其實,她是有些擔心的,畢竟雖然說娘是不知道她知道自己隻是被買來的。但是她自己是知道的,如今娘隻是一個人,養著自個兒,或許說沒有什麽。但是如果說娘真的找了以前的那個男人,和那個男人在一起,那自己怎麽辦啊。萱草想著,有幾分苦惱了,微微的皺著眉頭,咬著自己嘴唇。不過,她還沒有長牙齒,說是咬著嘴唇,不如說是吸著嘴唇。

  看到她那個樣子,娘隻當是以為她餓了,於是趕忙弄了些吃食給她吃。娘待她很好,專門養了一頭母羊給她弄羊奶喝,萱草倒也還算喜歡喝那羊奶,並沒有覺得太腥。

  這樣又過了幾日,萱草快滿周歲的時候,有個男人來了。他看著大概三十多歲,中年。來的時候萱草正被丫鬟抱著在門口曬太陽。見著那人來了,那丫鬟神色頓時一變,立即站起來身子想要去關門。

  看著她那個樣子,那個中年男子快步上前,抵住了那門。

  “我要進去!”

  “你算什麽東西,還有什麽臉麵來找我們。”那丫鬟說著,聲音異常尖銳。萱草見著這個樣子,忍不住哇哇大哭起來。那裏麵聽著了外麵有動靜,趕忙走了出來。

  “怎麽了,怎麽了,萱草好好的,怎麽就哭了呢。”說著,就直接從丫鬟的懷裏頭把萱草給抱了起來。娘懷裏頭有一種很馨香的味道,萱草聞著那味道就沒有哭了,反而睜大了眼睛,打量著麵前的那個人。

  那個人見著萱草,立即臉上有幾分欣喜,看著萱草說道:“這個就是我們的孩子?”

  “這個是我的孩子,和你沒有關係,請你離開這裏。”萱草娘似乎才看到麵前的男人,皺眉說道。聽了她的話,那個男人臉上頓時一陣慘白。

  第一百五十五章 第三世 (二)

  “聽到沒有,我們家夫人可發話了,你快點走!”那個丫鬟說著,就上前對著那個男人一陣推搡。見著她那個樣子,那個男人壓根沒有理會,況且男人的力氣和女人的力氣相差很大,所以說他站在那裏,壓根就沒有動彈。隻是對著萱草娘說道:“紅梅,我知道當初是我對不住你,在外麵有了人還回來找你,騙了你的身子。但是,我是真心喜歡你的!如今,她已經不在了,你完全可以和我回去做大家奶奶,可比在這裏守著一間破屋子要好許多!”

  “我爹爹給我留下的銀子,卻是夠我生活的了。況且,我女兒也不需要當什麽大家閨秀,你那樣的日子,我們高攀不起,你還是快些離開吧。”萱草娘說著,就抱著萱草往裏麵去。但是那個男的卻猛地跑了兩步,一下子就把萱草娘摟在了懷裏頭:“我對你的心思,難道說你還不明白嗎。我隻想我們兩個人在一起,好好的在一塊兒!”

  “……”萱草娘不說話,萱草奇怪的看了看萱草娘,又看了看那個男人,覺得他們的狀態好奇怪。忍不住一下子咯咯的笑了起來,見著萱草笑了,萱草娘歎息說道:“我如果說跟著你回去,那你身邊肯定是不能留下別人的。”

  “自然是不留的,有你,我就夠了。”

  那男人說著,萱草隻感覺自己身上肉麻麻的,覺得真是奇怪,自己為什麽會有這樣的感覺呢?

  不管如何,萱草娘是跟著那個男人走了。他們離開了自己開始住著的那個小屋子,然後搬到了一個比較大的屋子裏。還有一個明顯的變化就是,房間裏的人也多了。伺候萱草的,伺候萱草娘的。

  而且,她也看到了那所謂的偏房還有通房。那幾個女子長的都要比萱草娘看著年輕,隻是看著不如萱草娘那麽舒服。在萱草眼裏頭,她娘是最好最好的了。

  所以說,怎麽看那幾個人都覺得不順眼。萱草娘很是直接,一人給她們了五兩銀子,然後把身子契都還了給他們,也沒有說要發賣她們,隻是直接讓他們走了。

  按照萱草在旁人那裏聽來的話,這樣應該是很寬容了。但是那裏麵居然有人不肯走,怎麽說都要見那個男人。見到這一幕,萱草娘冷笑著說道:“你以為我才來這裏,就有這麽大的權利,能發賣你們嗎?說句實話,就是你所心心念念的那個男人讓我發賣了你的。不相信,不相信你自己去尋了他,一個字一個字的問清楚。我可沒有那麽好的興致,專門編一個笑話來哄弄你。”

  那個女子聽了萱草娘的話,身子一下子就軟了下來,整個人癱軟在地上。看著她那個樣子,萱草娘哼了一聲,讓人把她給拖了出去。見著那個女子這般下場,其他人也都乖順了許多。

  晚上,那個男人來了以後,萱草娘把這件事情說給了那個男人聽了,臉上的笑容很是柔和,“真是沒有想到,老爺您居然也有這樣的魅力。”

  聽了這個話,那個男人臉上有幾分尷尬,然後歎了口氣說道:“好了,你也不要整日隻想著如何來挖苦我了,我也已然知道是我以前不好,對不住你們。你放心,以後我自然會待你們盡心盡力,好好的。”

  “我就怕你還是有什麽目的的,不然的話,為什麽好端端的把我們接了過來。”萱草娘說著,微微低垂著頭,看著自己的指尖。見著她那個樣子,那個男人歎了口氣,一下子把她摟在了懷裏頭:“我心裏頭是真心喜歡你的,所以說你把你腦袋瓜子裏的一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全部到扔開,不要再想了。你要相信,我們能夠在一起,永永遠遠的。”

  “我相信你。”萱草娘抬頭,看著他,笑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麽,萱草在旁邊放著,看著這一幕,聽著他們的對話,總覺得有些像是在看戲。雖然說她不大明白看戲是什麽意思,但是腦海裏就是出現了看戲這一個詞。不過,這個戲,應該也算好看吧。她想著,然後就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醒過來了以後,她身上被穿上了一些新衣服,然後被抱著說是要去抓周。原來她滿周歲了……

  萱草迷迷糊糊的被抱到了一個紅墊子上麵,坐在一個大的方桌上麵,然後看著麵前的東西,總覺得似乎不夠好看,也不夠精致。但是她還是從裏麵拽了一個花花綠綠的繡框,拽了那個東西了以後,她就扭著臉對著自己娘笑。見著她拿了那個,萱草娘笑的很是開心:“看來,我們家姑娘以後是心靈手巧的人了。”

  “那是自然,應該是隨著你的。”那個男人說著,口氣十分溫和。但是萱草聽了那個惡化,心裏頭卻覺得十分不舒服。那個男的過來,抱住了萱草,揉了揉萱草軟和的頭發,笑著說:“看看,我們家的小姑娘,將來肯定會很厲害的!”

  聽了那個話,萱草看了那個男人兩眼,突然一下子哇哇哭了起來。見到如此,萱草娘趕忙從他的懷裏頭把萱草接了過來,然後皺眉說道:“你看你,是不是不會抱孩子?”

  “怎麽會呢……”那個男人訕訕的說著。但是他心裏頭也疑惑,萱草一到他懷裏頭就哭了,但是被萱草娘抱在懷裏頭的時候,卻一點都沒有哭,反而拽著她娘的衣服,打量著自己。難道說,是自己臉上有什麽,嚇著小家夥了?他想著,用手摸了摸臉。

  “爹爹,爹爹,我也要見妹妹!”

  突然一個聲音傳了過來,萱草向著聲音看了去。見著一個穿著綠色小襖的男娃,一晃一晃的跑了過來。見著那個男娃來了,那個男人臉上顯然是有幾分尷尬。但是他還是蹲下身子,一下子抱住了那個衝向自己的小家夥,然後皺眉看著後麵跟來的丫鬟奶媽們說道:“你們怎麽照顧少爺的,怎麽讓少爺到處亂跑!”

  “我沒有亂跑,我是來看妹妹的。”

  小家夥說著,聲音嫩嫩的。

  “這個就是小少爺了。”萱草娘看著他懷裏頭的小家夥,笑著說道。

  “他叫林晨……”那個男人說著,然後那個小家夥就很得意的接過話頭,說道:“我娘都叫我晨兒,你就是我的新娘嗎!”小家夥說著,肆無忌憚的打量著萱草娘。萱草娘見著小家夥這個樣子,顯得有幾分驚訝,奇怪的看了一眼那男人。那男人皺眉說道。“我可沒有在這個小家夥麵前胡言亂語過。”

  “不是爹爹告訴我的,是聽別人說的。他們說,新娘很厲害,比以前我的娘要厲害許多。以前娘在的時候,家裏頭有好多小娘。但是新娘來了,小娘就不見了!”小家夥看著小小的,但是吐詞卻很清楚。

  “那你喜歡新娘不喜歡”

  “我喜歡妹妹!”小家夥笑眯眯的看著萱草,回答了萱草娘的話。萱草看著對麵的小家夥,也是覺得奇怪。這個小家夥看著不過四歲的樣子,但是聽他說話卻是早熟的厲害。哼,她不喜歡一切比她厲害的人!她想著,就扭過頭,表示,你喜歡我,我可不喜歡你!

  “爹爹,妹妹會陪我玩嗎?”

  看了一會兒萱草,小家夥問那個男人說道。那個男人猶豫了下,倒是萱草娘回答了他的問題:“當然可以,但是妹妹現在還小,走路還不穩當,等她和你一樣了,可以到處跑了的時候,你們在一起玩好不好?”

  第一百五十六章 第三世 (三)

  “是這樣的嗎?”那個小家夥說著,臉上有幾分失望的看著萱草,然後猶豫了下,點了點頭,乖巧的說道:“那我知道了,等到妹妹再大一些了以後,我再來找妹妹玩。”

  “真乖。”

  萱草娘說著,笑著摸了摸那個小家夥的頭。小家夥被萱草娘摸了以後,有幾分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但是卻沒有說話。

  那個男人對這個小家夥的存在似乎很是有些忌憚,沒在這裏玩多打一會兒,那個男人就使人把那個小家夥給抱走了。抱走了以後,就瞅著麵前的萱草娘。萱草娘歎了口氣,然後說道:“那個孩子也是可憐的……”

  “是啊,現在沒有娘疼他了,他也算是可憐的。”那個男人順著萱草娘的話說著,一雙眼睛看著麵前萱草娘,似乎想要說什麽,但是什麽都沒說。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娘一下子笑了起來:“怎麽,你還怕我虐待他不成,為何這般看著我。”

  “並不是怕你虐待他,隻是怕你不喜歡他。如果說你不喜歡他的話,我就把他送到別的莊子裏住去。”

  “你說的什麽話,才那麽大點的孩子,你居然能把這樣的話說出口!”萱草娘說著,不滿的看著麵前的男人。見著她那個樣子,那個男人反而笑了起來說道:“我就知道你一向是最心軟不過的了,但是,你準備如何待那個小家夥呢?”

  “如今我既然是進了你們家的門,那林晨也算是我的孩子了。我自然是會好生照顧,定然不會讓你為難。況且,我看那個孩子雖說年齡尚且幼小,但是談吐說話卻好像是有人教導過了一樣,他可曾啟蒙了?”

  “如今他才四歲,自然是還沒有啟蒙的。”

  “那你就盡快給他尋個先生,盡早啟蒙吧。這個孩子如此聰慧,如果說耽誤了那就不好了。”萱草娘說著,臉上笑的十分柔和。萱草仰著頭看著自己娘那個樣子,覺得好生奇怪。雖然說她覺得娘這樣笑著也好看,但是卻覺得假假的。她想著,微微偏了下頭,不大理解為什麽娘親要這樣笑。見著她那個樣子,倒是那個男人感動的不得了,含著淚水看著麵前的萱草娘說道:“紅梅,我就知道我沒有看錯你,你果然是最好的。”

  “你看你,說的什麽話,你臊不臊。”萱草娘說著,笑著在那個男人額頭上點了下。這個時候,旁邊的奶奶趕忙過來,接著萱草走了。萱草其實想繼續看下去,但是很顯然,後麵的橋段有些兒童不宜了,所以說才把她給抱走了。

  那個林晨,自從第一次來見了她以後,沒事兒就想著過來看看萱草,特別喜歡用爪子來戳萱草臉上的肉肉。萱草見著林晨那個樣子,心裏頭可是憤怒,沒事兒就想咬他手,但是他的動作卻比萱草速度要靈活許多,每次想咬都咬不到。

  於是,萱草隻能夠自己一個人在那裏悶悶的生氣,沒辦法,誰叫她還小呢?

  時間過的很快,她三歲了。紅梅在這裏也算是站穩了腳跟,本來一些不服氣她的,都被她整治好了。而她名義上的爹爹,林彰顯,如今也從商賈之人,捐了個官,當上了縣令。

  萱草的那個哥哥,林晨,也七歲了。身子拔高了不少,不再是看著圓乎乎的樣子了。況且,因為爹爹當了縣令了以後,專門尋了一個好師傅教導他。所以說,倒是把他弄成了一個小大人的模樣。隻是對著萱草的時候,卻總是喜歡捉弄萱草。萱草對此很不滿,但是卻有些無可奈何。

  “大姑娘,您怎麽跑到這裏來了。”

  萱草無辜的抬頭看著麵前的奶娘,這個奶娘跟著她好幾年了,所以說對她的性子還算了解。見著她這個樣子,笑著把她給抱了起來:“你看看你,全身又弄的髒兮兮的,等會到了太太麵前,我定然又要挨一頓數落了。”

  “媽媽不要著急,到時候我見著娘了,我和娘說,都是我自己弄的。那個,什麽一人做事一人當,我不會讓媽媽跟著我受氣的!”萱草說著,眼睛眨啊眨,在奶娘的懷裏頭死勁蹭著。看著她這個樣子,那奶娘忍不住笑了起來:“我們家姑娘就是伶牙俐齒的,這張嘴啊,也不知道是怎麽長的。”

  奶娘說著,就把萱草給抱到了紅梅的跟前。紅梅見著萱草身上那個樣子,臉上閃過一絲絲無奈,對著旁邊的丫鬟說道:“你們一個個站在那裏,難道說是都是木頭!姑娘這個樣子了,你們還不帶下去給姑娘好生洗洗,換身衣裳去!”

  “娘,你別著急,生氣了就不好看了。”

  萱草看著麵前的太太,軟軟的說。她現在還小,聲音聽著是糯糯的。聽了她的話,那太太忍不住笑了起來:“好了好了,我還不知道你,全身上下,也就這一張嘴是好的。快點去吧,去了等會要吃飯了。”

  “好!”

  萱草高聲應了,然後就任由旁邊的丫鬟領著自己下去更衣梳洗去了。梳洗完了,萱草跟著娘一塊兒坐在了飯桌麵前。沒多大一會兒,林晨哥哥也來了。萱草看著林晨哥哥來了,立即笑著說:“大哥哥。”

  林晨看了她一眼,忍不住勾了勾唇角,但是卻很快按捺下來,對著旁邊的太太說道:“給太太請安。”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