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08節

  “老爺,老爺,真是的,你怎麽一來就把孩子給嚇哭了!”萱草努力想要睜開眼睛,卻怎麽也睜不開,一種無力的感覺籠罩在她身上。這裏是哪裏,自己又怎麽會來到這裏的?

  她感覺好茫然,隱約覺得自己似乎不應該在這裏,但是為什麽會這樣想,她也不知道。

  “來,來,寶貝乖乖的啊,不要哭了,不要哭了!”一個溫柔的聲音在她耳邊輕聲說著,雖然說聲音很好聽,但是她卻還是覺得委屈。但是,哭著哭著,她就感覺累了,再也哭不出來了,直接睡著了……

  吃了睡,睡了吃,不知道過了幾日,她總算可以睜開眼睛了。雖然說眼前還是一片模糊,但是隱約可以看到光,看到彩色的東西,這些已經讓她很興奮了。她在那裏揮舞著爪子,想要隨便抓個什麽,但是卻什麽都抓不到。

  “看看,我們的閨女多精神啊!”

  一個男音傳了過來,然後她就感覺自己一下子好像被騰空了一樣。這樣的感覺,就好像是飛起來了,她立即覺得好玩,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來。看著她那個樣子,那個男音顯得有些驚訝:“看看,我們寶貝兒笑了!”

  “你這個傻樣,對了,你娘說了,我這次沒有生男娃,她不高興,你怎麽看?”

  “我們還年輕著呢,怎麽不能生啊!”

  “哼,我看你娘給你挑的幾個小妾模樣都還算不錯,你這幾日直接去那裏好了。反正我如今身子不方便的很,而且我還要看顧著寶寶呢。”

  “哎喲,那些丫鬟們都是幹什麽的,你隻管招呼她們就是了,不是還有奶娘在跟前的嗎,總不至於讓你勞心勞力的!”

  “你話說的是好的,可是那些丫鬟們……”

  ……

  後麵的話萱草就沒有聽進去了,因為她隻感覺那些話就好像是催眠曲一樣,聽著就困,困了她也就睡著了。

  又過了好多日子,她開始看的清楚周圍的東西,小小的身子也越發有力了。於是,她就看到每次和自己說話,聲音十分溫柔的娘了,娘長的不算很漂亮,但是卻十分端莊,看著就屬於溫柔賢淑的。

  爹爹則是滿臉的胡子,不算短,但是也算不上很長那種,蹭她臉上,她就感覺一陣陣酥麻麻的癢。萱草感性的時候呢,就會因為這個笑。但是不高興的時候,就會因為這個哇哇大哭。爹爹對此,很是無奈,每次都會睜大了眼睛看著她。見著爹爹那個樣子,她就覺得有趣,會拍手叫好。

  她會叫娘了以後,爹爹就越發喜歡黏糊著她,讓她叫他爹爹。

  萱草看著爹爹那個樣子,不知道為什麽,就是叫不出來。或許是因為他的胡子太多了,多的都快看不清楚臉了。伺候她的有兩個丫鬟,一個奶媽。奶媽看著也就是三十多歲,奶,水很是充沛。但是她卻不是很喜歡吃,不知道為什麽……

  因為她不喜歡吃奶,所以說她娘顯得有幾分著急,但是卻也沒有什麽法子,隻能每次讓奶娘多想著喂一點。奶娘還算老實,但是那兩個丫鬟就不一樣了。欺負她還小,不會說話,每次都把她放小搖籃裏,然後自己在旁邊說小話。

  不過,也都虧了她們在那裏說小話,萱草算是知道了。自己爹爹是家裏排行老二,二少爺。家裏還有一個老爺,一個太太。她爹爹是家裏頭的嫡子,但是上麵還有一個親生的哥哥。

  太太因為自己娘生了一個女兒,正不高興著呢。如今她落地六個多月了,都也沒有說來看看,就仿佛遺忘了她這個孫女一樣。在她娘懷孕,生子的時候,太太好幾次想要給她爹爹塞人,但是她爹爹收是都收了,都放到後院裏某個角落去了,看都沒有看。那太太可是氣壞了,在她娘出了月子了以後,就敲打了她好幾次,無非是說當人媳婦,要恭順,不能好妒。

  那丫鬟們一邊說,一邊在那裏羨慕,要是自己有機會被二少爺看上,抬了做姨娘,該有多好啊。萱草不知道姨娘是什麽,但是多少也能夠明白,不是什麽好東西。特別是要當自己爹爹姨娘的人,更不是什麽好東西。所以說,每次那兩個丫鬟過來,要抱著她遞給她爹爹,或者她娘的時候,她就會哭。

  一次他們大人或許還不當什麽,兩次也隻說小娃太嬌氣了。但是三次四次下來,他們就開始覺得,是不是因為那些丫鬟們對萱草不好?否則為什麽其他人都是好好的,一落到了她們兩個人的手裏頭,萱草就開始哭鬧不休?

  於是,那兩個丫鬟被趕出去了,伺候她的人又換成了兩個二十四五歲的媽媽。據說,她們都是生過孩子的,所以說更會照顧小娃一些。萱草不知道這個話準不準,但是那兩個媽媽卻沒有當著萱草說想要勾引自己老爹,所以說她也倒是淡定了。

  一歲的時候,她就開始抓周了。

  這次,老爺依舊沒來,說起來,她出生到現在,也就見過老爺兩次。為什麽見她是不記得了,反正多少能夠感覺的是,他們不喜歡自己。倒是太太來了,她臉上雖然說有幾分不樂意,但是大概這個是禮數。萱草記得那些人嚼舌頭的時候說過,太太是最重禮數不過的了。

  麵前擺著各種各樣的東西,看著都是花花綠綠的,很是好看。她瞅了半天,不知道要什麽好。猶豫了下,她抓了一支筆,一個玉算盤。看著她抓了這兩樣,她娘和她爹爹倒是都很高興。太太則是不滿的說道:“女孩子家家,不過略懂得幾個字就好了。如今她卻抓了這兩樣,將來肯定要嚴加管著,免得移了心神!”

  聽了這個話,萱草頓時有些不樂意了,想要拽著麵前的東西往太太那裏扔,但是卻又不好這樣做。隻能一個人坐在那裏,氣呼呼的大喘氣。看著她那個樣子,她娘立即把她抱起來了,哄著說道:“累了吧,爬了這一會兒,就不舒服了?”

  “娘,娘,娘……”她想要告狀,但是說出來的卻都是娘,娘,娘……不行,她要努力長大才好!

  她娘也是一個精神十分強大的人,雖然說上麵有這樣的一個婆婆,但是總是笑眯眯的。在萱草一歲半的時候,她終於又懷孕了。她一懷孕,那太太頓時就好像是變了臉的人一般,開始給娘送各種各樣的補品。

  看著太太這樣的舉動,萱草爹顯得有幾分無奈,看著她娘說道:“你也知道,太太漢森麽都好,隻是太想要孫子了!”

  “大哥那裏不是已經有了兩個兒子,怎麽還總想著你這裏的!”萱草娘說著,瞪了一眼萱草爹。萱草爹顯得有幾分無奈,撓了撓頭。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娘歎了口氣,也沒再多說什麽。

  過了幾日,太太親自來了他們院子裏,對著萱草娘說道:“你這段時間可是要安心養身子,你家大丫頭就放我跟前去養著吧,免得你多操心,若是壞了胎,那就不好了!”

  萱草娘聽了這個話,很是驚訝,但是卻也沒傻,立即搖頭:“怎麽好麻煩太太,我這裏有丫頭看顧著,沒有問題的!”

  “哎呀,這個話你可別說的太肯定了,況且我聽別人說。若是孕婦身邊總有女娃繞著,下一個孩子,還會是女娃!”太太說著,像是想到什麽似得,拍腿說道:“這樣,過幾日我讓你大嫂領著你大侄子過來,經常來你這裏坐坐,想來你生娃就越發好了!”

  雖然說萱草娘不願意萱草被抱到太太那裏去,但是她也不能被人指著背後罵不孝順,所以說,萱草還是被抱到了太太的跟前。萱草不喜歡這個太太,是卻明白一件事情。

  自己如果說想要日子過的好,那首先要討好的就是頂頭大領導。所以說,她雖然小小的,話都說不全乎,但是卻在努力的在太太麵前扮演貼身小棉襖的形象。

  第一百五十二章 第二世 (二)

  話說回來,太太還算是比較疼愛萱草父親的,隻是因為太想要萱草娘生男娃了,所以說難免有些苛責一些。萱草在太太跟前,倒也沒有吃什麽苦。該有的,也沒有少有。

  後來大概是因為萱草作戰策略還算成功,太太對著她的笑臉也是越來越多了。一塊兒過了年,萱草娘的肚子越發大了。走起路來,就像是一隻企鵝一樣。不過還好是在古代,左右都有人攙扶著。有的時候,她爹爹還會過去幫忙扶著。

  看著她爹娘和睦的樣子,萱草心裏頭也是舒服的。畢竟,隻有自己的父母好好的,那麽自己也才能夠更好的在這裏生活下去。

  萱草兩歲半的時候,一個小弟弟就從她娘肚子裏滾了出來。但是,弟弟出來了,萱草娘卻不在了。萱草邁著自己小小的腿,跟著自己父親站在母親的靈堂之上,眼淚一個勁的落,止都止不住。看著萱草這個樣子,她爹把她抱了起來,悶在她軟軟的肚子上麵大哭了一場。

  太太似乎也沒有想到過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不過卻和萱草爹爹說了,要把萱草和她的弟弟都放在自己膝下撫養。大少爺對此,倒是沒有說什麽。隻是大,奶奶似乎有些不樂意,萱草不明白為什麽大,奶奶不樂意。但是,這些事情都和她沒有關係,因為她太小,那些東西她都隻能看,其他的,什麽都做不了。

  弟弟很乖,長的白白嫩嫩的。太太很喜歡他,沒事兒就會捏捏弟弟的臉蛋。弟弟平時也很乖,基本上不會哭鬧。萱草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趴在弟弟睡著的床上邊上,不時的捏捏弟弟的小臉蛋。

  弟弟還小,不會抗議,最多就是哇哇哭起來。

  太太或許是因為萱草娘不在了的緣故,對她這樣的行為,倒也還算是放任,並沒有逮著就訓斥。時間過的很快,萱草五歲了的時候,太太不顧她爹爹的反對,硬是又給他娶了一個妻子。

  萱草後娘長的很不錯,笑著也是一片和氣。萱草娘的嫁妝,早就捏在了太太的手裏頭。太太的意思是,到時候萱草出嫁的時候,再把這個嫁妝給萱草。萱草弟弟如今也兩歲多了,長的就像是年畫裏出來的小娃一樣,白白嫩嫩的。他抓周的時候,抓的是一個官印。家裏老爺和太太都十分歡喜,說他肯定是有出息的!所以說,平日裏待他更是多了幾分的疼寵。

  大,奶奶那裏的幾個小娃,都比他們要大,平日裏也隻是在太太那裏會偶爾見著。萱草不知道為什麽,覺得那些人似乎莫名其妙的,對她和弟弟有些敵意。所以說,隻要他們在這裏,萱草就會攬著弟弟,弟弟去哪裏,她都會陪著,絕對不會讓弟弟一個人落單。

  爹爹娶了後娘,但是爹爹卻依舊不開心。後娘開始笑的很美,後來笑容越來越牽強。對此,太太把萱草爹爹叫來訓斥了幾次。但是萱草爹爹依舊我行我素,似乎那個後娘隻是一個布景板而已。

  萱草看在眼裏,心裏頭又是歡喜,又是害怕。爹爹現在能這個樣子,是說明他是喜歡娘親的。但是,若有一日,他不再喜歡娘親。或者說,他太喜歡娘親,直接拋棄現在的一切跟著娘親走了,那她和弟弟又該如何?

  爹爹本來是很粗狂的一個人,但是時間越長,萱草卻發現,爹爹真的是日益憔悴下來。後娘偶爾會過來和太太說說話,每次到了最後,都會哭。萱草拉著弟弟在一邊站著,身子站的筆直,但是實際上,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麽。

  或許因為爹爹實在是太過想念娘親,所以說,到了最後,竟然一病不起。見著爹爹那個樣子,萱草守在爹爹的身邊。她這個時候已經六歲了,弟弟也有三歲半了。

  “爹爹,你不要走。”萱草拉著爹爹的手,眼淚婆娑的看著爹爹。爹爹笑了笑,揉了揉她的頭發說道:“你乖乖的,太太會好好照顧你們的。你們兩個以後要好好聽太太的話,知道嗎?”

  萱草拉著爹爹的手,不吭聲,眼淚一個勁的往下落。另外一個小家夥壓根不明白現在發生了什麽事情,他其實是最可憐的。因為萱草多少還享受到了母親和父親的愛,但是小家夥一出生,就被送到了太太的身邊,和爹爹相處的時間很短,短的他跟爹爹都沒有多少感情。

  “萱草,你是姐姐,你要好好的照顧弟弟。”萱草點了點頭,擦了擦眼淚,表示自己知道了。看著她懂事的樣子,爹爹笑了笑,然後閉上眼睛。爹爹身子僵硬了,萱草卻一直拉著爹爹的手。

  最後,還是太太把她抱回去的。看著她這個樣子,太太歎了口氣,然後說道:“你爹爹算不上是一個好父親,也算不上是一個好兒子,但是卻是一個好丈夫。”

  萱草看著太太那個樣子,目光中隱隱有幾分淚水。看著她這個樣子,太太揉了揉她的頭發:“好了,我既然答應你父親會好生照顧你,那就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

  “太太……”萱草說著,一下子埋在了太太的懷裏頭,大聲哭了起來。

  太太看著她這個樣子,歎了口氣。

  從此她和弟弟正式跟著太太過了,她的後娘,沒兩年也改嫁出去了。大,奶奶不知道怎麽的,沒有繼續生孩子。或許是覺得三個兒子已經就夠了,又或許是覺得萱草娘的下場實在太過可怕,所以說一點都不想步上後塵。

  弟弟略大了一些以後,也就是十歲的時候,他仰著頭,看著麵前的萱草,問道:“姐姐,娘是因為我而死的嗎?”

  看著弟弟白皙的麵孔,萱草揉了揉弟弟的頭,笑著問道:“你怎麽會有這樣的想法,娘不是因為你而死的。”

  “真的嗎?”弟弟說著,微微低垂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說:“但是,家裏頭的丫鬟們都這樣說,說娘都是因為生我才難產死掉的。”

  “你怎麽可以這樣想呢。”萱草看著麵前的弟弟,猶豫了下,然後開口說:“你要知道,不管如何,娘都是愛你的,否則的話她也不會冒著那樣的危險生下你。而且,你就是娘生命的延續,你說對不對?”

  弟弟看著麵前的萱草,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看著麵前乖巧的弟弟,萱草歎了口氣。弟弟已經開始啟蒙了,據說弟弟天資聰慧,學習新鮮東西很快。老爺很喜歡弟弟,總是把弟弟帶在左右。萱草卻害怕,因為她見到過大,奶奶那身邊的幾個小娃看弟弟的眼神,那眼神裏充滿了怨毒。因為他們學東西速度算不上快,隻能說是平平。

  他們幾個人都是如此,在弟弟沒有正式啟蒙的時候,也沒有人說過他們什麽。但是,自從弟弟開始啟蒙了以後,就會有無數的對比,所以說讓他們幾個人可以說是痛恨弟弟。

  或許說,小孩子就是這個樣子,可以因為一件小事,然後開始痛恨一個人。每次在弟弟一臉茫然的來到她麵前,說:“姐姐,今日我的書又不見了……”又或者是,“姐姐,我的筆不知道怎麽了,筆尖上麵的毛都被人剪了……”

  對於弟弟說這樣話的時候,萱草都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回答。她怎麽能夠告訴弟弟,其實你所遭遇到的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平時甜甜的喊著哥哥的幾個人所為呢?

  所以說,萱草對著弟弟,隻能沉默。

  第一百五十三章第二世(三)

  萱草很想快點長大,好離開這裏。雖然說家裏太太待她好,其他丫鬟們也還算恭敬。但是弟弟所遭遇到的,又想到平時大,奶奶看著他們的眼神,她都會害怕。

  她現在是還小,所以說什麽都隻能聽從別人的,但是如果說她長大了,長大了就會好了。

  當她十五歲的時候,太太竟然走了……

  萱草聽了這個消息,十分不敢相信。太太前幾日還在笑著摸著她的頭,打趣她說:“我們這樣乖巧的孩子,不知道將來會便宜哪家的兒郎。”可就似乎在轉眼之間,太太竟然走了。

  太太是遇到了土匪,她每逢初一十五都會上山燒香,這一日去了,沒想到就再也沒有回來了。萱草哭的很傷心,她知道,老爺是不管後院的,太太這一走,那她真的就是沒有什麽依靠了。

  而且,太太是真心疼愛她的,一直把她當做寶貝一樣疼寵,如今這樣一個人走了,又怎麽能讓她不傷心呢。

  在靈堂上,哭的同樣大聲的還有大,奶奶。但是萱草卻感覺其實她在笑,因為太太走了,家裏就沒有人能夠壓著她了,她可以掌握家中大權,想怎麽來就怎麽來。

  萱草十六歲了,該嫁人了。大,奶奶在一年的時間裏,就把整個後院掌握在手。老爺或許是因為太太走的太匆忙,所以說整個人顯得老的越發厲害了。整日隻是帶著幾個二郎讀書,對萱草管的也不多。

  因為大,奶奶當家,所以說伺候萱草的那些丫鬟們自然沒有當初太太在的時候那麽用心。就連府中的管事,也對她一日不如一日了。萱草知道這一切的原因,但是她什麽都不能做,能做的隻是隱忍而已。弟弟大了,過段時間就要去考秀才。而她,要嫁人了。一旦嫁出去,就沒有關係了。

  可是她忘記了,就算嫁人,也是掌握在大,奶奶的手中的。大,奶奶給她挑了一個男人,那個人說起來好聽。是一個舉人,年齡卻已經有四十多了。並且,以前有過老婆,但是好的一點就是沒有留下什麽孩子。大,奶奶看著她,歎了口氣,說道:“你也知道,如今好人家並不是那麽好找的,特別是你年幼喪母,你想想,這家人家好歹是書香門第,去了你也不吃虧的!”

  萱草聽了大,奶奶的話,隻是看著麵前的大,奶奶,咬著嘴唇。

  看著她那個樣子,大,奶奶就沒了耐心,沒好氣的說道:“你這個死丫頭,可別生在福中不知福,我可是好不容易給你挑來的這個人家。若是你好好的去了,那就沒什麽話說。若是你在家裏頭鬧騰,我保證,下一個還不如這個呢!”

  她說完,轉身就走。

  她走的時候,正好遇到了弟弟來。她看著弟弟,冷冷的諷道:“如今你們兩個人也都大了,雖說是親姐弟,但是卻多少要懂得避嫌。有話說的話,男女七歲不同席,你們不怕話傳出去不好聽,我還怕呢!”說完,就走了。

  “姐姐,她來有什麽事!”弟弟走到萱草麵前,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笑了笑:“沒有什麽,你將來有出息了,那就早早的搬離這裏吧。”

  “哼,我自然是會搬離這裏的,我也不想在這裏生活下去。”他說著,皺了皺眉頭。弟弟遺傳大多都來自娘,長的很是俊秀。但是如今弟弟皺眉冷臉的樣子,竟然讓萱草感覺到一陣陰晦。她皺了眉頭,看著麵前的弟弟,然後說道:“你要記得,不管怎麽樣,自己過的好就行了。你看,我們就算父母不在了,也一樣活的好好的。嘴巴長在別人身上,過好自己的一輩子,才是真的好。”

  “姐姐……”

  “姐姐或許過不了多久就要嫁人了,到時候看不到弟弟如何飛黃騰達了。”萱草說著,嘴角帶著笑容,看著麵前的弟弟。

  被她說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弟弟微微低垂著頭,有幾分害羞的樣子。看著弟弟這個樣子,萱草摸了摸他的頭:“將來,不管怎麽樣,你要記得太太和老爺對我們的好,明白嗎?”

  “姐姐說的話好沒意思,而且總覺得姐姐今日似乎有些不對。姐姐如果說有什麽事情你就隻管和我說了罷。我也大了,可不是那三歲小兒了。”

  弟弟說著,臉上神色有些嚴肅。

  看著弟弟這個樣子,萱草笑眯眯的點了點頭:“你說的對啊,弟弟也是長大了,也不像是以前一樣,隻是一個孩童了。可是啊,你在姐姐的心裏頭,不管什麽時候,你都還隻是一個孩子呢。”

  萱草說著,擰了下弟弟的小嘴巴。弟弟似乎有些不服氣,但是卻什麽話都沒說,隻是睜大了眼睛看著麵前的萱草。看著弟弟那個樣子,萱草眼淚差點就要掉下來了。

  剛才大,奶奶說的沒錯,如果說那個自己不滿意,去找了老爺拒絕了。那麽後來的人,隻怕一個個隻會更不如了。這些事情,並不是自己一個姑娘家能夠插手的。自己的命運,根本就沒有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既然生不能選,那死總是可以的。

  她想著,看著自己麵前的弟弟。自己可以說是看著弟弟長大的,也是知道弟弟的性子。如果說弟弟知道自己是因為這個去的,將來肯定會越發發奮,那麽,自己說不定還算是做了好事兒呢。

  或許是因為她今天說的格外的多,弟弟有些奇怪,皺著眉頭打量著萱草。見著弟弟這個樣子,萱草隻是淡淡的笑著,弟弟也看不出來有沒有問題。時間過的很快,特別是因為萱草沒有多加阻攔,所以說親事很快的就定了下來。老爺問了兩句,看著是不大滿意的樣子,但是看著大,奶奶,也沒有多說什麽。

  倒是弟弟鬧的比較厲害,可是他一個人的聲音,卻顯得太過單薄了一些。後來,老爺和弟弟說了一些什麽,弟弟鬧也不鬧了,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紅嫁衣,紅花轎,一樣樣來了。她穿上了紅嫁衣,看著鏡子裏的自己。她從來沒有試著穿過大紅色,也從來沒有想到過,大紅色在自己身上竟然會顯得這樣的妖豔。看著鏡子裏的自己,她幾乎覺得自己現在所遇到的,其實都隻是一場夢境而已。但是,很顯然,不是。大,奶奶笑著給她蓋上了紅蓋頭,對著旁邊的人說著什麽。萱草隻是安靜的站著,任由別人折騰。後來,她在旁邊丫鬟的扶持之下,緩緩上了紅色花轎。上了花轎以後,她自己摘下了紅蓋頭,看著紅色的轎子。

  這個轎子,不知道是從哪裏尋來的。想來不是府裏頭才做的,因為上麵有深一塊兒,淺一塊兒的斑斕。若是府裏頭才做的,那肯定是鮮亮的紅色,鮮紅如血一般的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