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07節

  “你在說什麽?”皇帝哥哥偏頭,看著麵前的萱草。萱草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我聽說了,隻要我嫁過去,他們就不會和我國再有紛爭。如此的話,哥哥,我願意的。”

  “願意什麽,你又懂得什麽,國家大事豈是你這樣後宮女子可以談論的!”哥哥很凶的看著萱草。看著哥哥那個樣子,萱草咬了咬嘴唇,然後說道:“我知道哥哥是舍不得的,但是,如果說可以保護國家的話,可以讓哥哥不再上戰場的話,我願意的!”

  “不行,你想都不要想!”

  哥哥說著,怒吼了一聲,讓旁邊的宮女拉著她下去了。雙手被旁邊的人給拉扯著,萱草卻一個勁的看著自己哥哥所在的方向。哥哥,你既然這樣的辛苦,為什麽說,不肯讓妹妹幫你分擔一些呢。這些,妹妹是可以做到的啊!她的眼淚不停的往下流淌著,但是卻又無可奈何。自己哥哥決定了的事情,她改變不了。

  “聽說,又要打仗了。”

  “就是,如果說把公主送過去和親的話,就不會有這一場戰爭了。”

  “唉,你別亂說了,當今陛下怎麽能把自己的親生妹妹送去做一場交易呢!”

  “……”

  宮中侍女的話,聽在萱草的耳朵裏,讓她又痛苦,又幸福。幸福的是,哥哥不曾把自己當作物件去送給別人。痛苦的是,自己最基本的都不你能幫哥哥分憂解愁。哥哥那樣疼愛自己,但是自己卻一點都不能幫助哥哥。

  她坐在宮中的小花園裏,看著外麵的天空,她真的很想幫助哥哥,成為哥哥的左右臂膀,而不是在宮中等待外麵的消息。

  “妹妹……”

  一聲呼喚,她猛地回頭,看著自己的哥哥從遠處慢慢走來。哥哥如今也有21歲了,但是看著卻要比21歲要大上許多。或許是因為過早的操勞,所以說讓他看著比平常人要大一些。

  看著自己哥哥那個樣子,萱草抿了抿嘴巴,然後喊了一聲:“哥哥。”

  “你在這裏,讓我好找。”哥哥走到她的麵前,看著她,摸了摸她的頭,“如今皇後懷孕了,後宮之中你要多加看顧。”

  “哥哥你要去哪裏?”萱草看著麵前的哥哥,心裏頭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那些宮女們說了,又要打仗了!

  哥哥臉上神色一下子沉了下來,看向遠方,良久才說道:“我要去履行我的使命去了,所以說你要在後麵幫我把家看好。”

  “……哥哥,如果說,和親可以的話,我願意的。如今皇後嫂嫂才有了孩子,正是需要你的時候啊!”萱草看著自己麵前的哥哥,說道。

  “那怎麽可以,你是我們的長公主,自然是要在宮中好好的。好了,我的事情你也不要想太多,也不要聽別人亂說。凡事,我自己是有分寸的。”

  看著自己麵前的哥哥,萱草閉上了嘴巴。

  皇後是哥哥在20歲的時候娶回來的一個女子,是大臣的女兒。看著很是溫柔賢淑,沒有想到,正好在這個時候懷孕了。按照哥哥的吩咐,在哥哥走了以後,她去看了皇後。

  皇後嫂嫂對她卻並不熱情,可以說態度十分冷淡。看著皇後嫂嫂那個樣子,萱草有些無措,她站在那裏,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麽辦才好。

  “你來了。”

  “嗯。”萱草抬頭,看著麵前站著的皇後。

  “不知道,我的小侄子如今怎麽樣,哥哥說,他出去了以後,讓我多加照顧你們。”

  “你能照顧好自己嗎,還想著照顧好我?”皇後突然冷笑了起來。看著皇後那個樣子,萱草更是不知道要說什麽才好了。幹坐了一會兒,她就自己離開了。萱草知道,皇後肯定是聽了旁人的話,覺得她應該被送去和親才對。她是願意去的,就算是和親隻能喚來短短的幾年和平,她也是願意的。可是,哥哥不同意啊!

  她想著,回到了自己的宮內。她不想出去了,她不想再看到別人和那嫂嫂一樣的目光。

  哥哥在嫂嫂臨盆的時候回來了,臉上多了一道傷口,但是卻十分歡喜。看著哥哥那個樣子,萱草立即迎了上去:“哥哥!”

  “嗯,我回來了。”皇帝哥哥笑著看著麵前的萱草,用手撫摸著萱草柔軟的頭發。看著皇帝哥哥那個樣子,萱草臉上立即帶上了一絲絲的笑容,趕忙說道:“哥哥,哥哥,你快去看嫂嫂吧,她就要生了!”

  “是嗎、”皇帝似乎有些驚喜,點了點頭,然後向著內殿走了。她本來也想跟著去,但是想到皇後嫂嫂對自己的態度,於是就猶豫了,並沒有立即跟上。

  皇後生了一個兒子,舉國歡樂。哥哥更是直接大赦天下,讓天下人都能夠感受到天家的歡愉。但是萱草卻高興不起來,她害怕,害怕哥哥走上和父皇一樣的道路。哥哥如今是勝了,可是,萬一有敗了的那一天,那怎麽辦?

  第一百四十九章 第一世(四)

  或許是因為自己生了兒子,並且皇上平安歸來。所以說,皇後對待萱草的態度又柔和了起來。看著皇後那個樣子,萱草卻對她怎麽都親近不起來了。但是小侄子看著卻很是可人,白白胖胖的,就像是一個小饅頭。

  她很喜歡小侄子,但是卻又不喜歡皇後嫂嫂,所以說每次去那裏都很糾結。

  時間過的很快,她轉眼就十七歲了,也該到了要嫁出去的年齡。她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會是什麽樣子的,憑空有了幾分恐懼。哥哥看著她那個樣子,笑著許諾:“你放心,我定然會讓我們的長公主嫁一個世界上最好的人。”

  聽了哥哥的話,萱草雖然說高興,但是卻也有幾分不相信。這個世界上哪裏有那麽多的好人可以嫁的……

  皇後聽說了萱草要擇婿,也是很感興趣,特意來找了萱草兩回。看著皇後打量自己時候的眼神,萱草不知道為什麽,總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就好像自己是什麽待出售的物品一樣,隻要別人出的價格是夠的,她就會被很賣出去。

  或許說這樣的想法很是荒誕,但是她確實是在皇後眼中看到了那樣的神色。所以說她越發的不喜歡皇後娘娘了,雖然說她生了一個很可愛的小侄子。

  後來,皇上說,要公開擇婿。空開的給她選一個好老公。周圍許多國家的王公貴族都來了這裏,隻是為了參加這一次的擇婿。萱草覺得很是奇怪,因為她並不覺得自己有多麽的出眾,會吸引這樣多的人來,她想,很多人肯定並非是為了自己而來吧。

  但是她還是默許了哥哥的行為,不管哥哥是否真心為自己找夫婿,或者說是利用這一次的擇婿去做什麽別的,她都無所謂,因為,那個人是她的哥哥。

  出席擇婿大會的時候,皇後娘娘選了好幾個人過來,給她梳妝打扮,說她如今代表的是整個國家的臉麵,所以不能像是以前那樣了。她盛裝出席,看著那一群陌生人打量著自己。微微低垂頭,顯得有些嬌羞。

  看著她那個樣子,下麵的人都在那裏竊竊私語,似乎在討論什麽一般。這些人,裏麵會有一個是自己未來夫婿嗎?她想著,有心想要再抬頭看一看,但是卻沒有了那個勇氣。

  “如今,我們國家的長公主已經十七歲了,所以說想要選一個文武全才的夫君。在座各位,不知道你們武藝文采如何!”皇上笑著說道,聲音很是柔和。聽了自己兄長的聲音,萱草微微偏頭看了一眼他。當初第一次見到兄長的時候,他才六歲,身量,臉都沒有長開,長的就像是一個包子一樣。如今。哥哥卻已經當了皇帝好些年,父皇在不知不覺中也離開了那麽久。

  想到這裏,萱草有些恍惚了。

  這個時候,她聽到旁邊的皇後的聲音:“你說話啊。”

  萱草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皇後,下意識的勾起了一絲絲笑容。下麵的人說話越發紛紛起來,她茫然的看著下麵的那些人,想了想,然後說道:“謝謝你們能夠來參加我的擇婿大會。”

  她話音落了,那下麵的人立即有人在高聲起哄。等待那個人說話說完了以後,萱草站了起來,看著下麵的所有人:“我不管你文采如何,武功如何,但是我所期望的夫婿,是可以保護我國不受外敵侵擾,至少在我活著的時候!”

  似乎沒有想到萱草會這樣說,皇上一下子就愣住了。微微皺眉,低聲嗬斥:“萱草,你都說什麽呢。”萱草看著自己哥哥,笑著手:“母後在走的時候告訴我,我既然享受了身為公主的榮耀,那麽就要有責任承擔公主的義務。”

  皇上沒有想到過母後會對萱草說這些,愣了愣。這個時候,下麵就好像是一滴冷水進了油鍋一樣,開始沸騰起來。雖然說,萱草覺得自己的容貌或許不足以傾國傾城。但是她相信,總是會有國家願意和他們聯盟的。雖然說,聯盟本來就是一件很不靠譜的事情,但是隻要她或者,想來聯盟就能夠成功。她想著,看著下麵的人。

  或許是因為她太語出驚人了,所以說哥哥並沒有直接在這一天裏凱旋,而是讓他們那些人回去等待消息。那些人也要回去和背後的勢力商談去了,看著那些人散了去。

  哥哥很直接的看著她,問道:“我怎麽不知道,什麽時候我妹妹竟然對自己容貌有如此信心了!”

  萱草看著自己麵前的哥哥,猶豫了下,然後說道:“哥哥,我知道,如果說就算有人答應了。為的也不會是我,而是想要兩國結盟而已。而我,不過是一個籌碼。但是,這樣的籌碼我願意去做。畢竟,我不知道我未來的夫君會是什麽樣子的。我也不可能直接在那麽多人中一下子就選中了我的真命天子。所以說,我寧可更好的操縱我的婚姻。”

  “你怎麽會這樣想!”哥哥有些恨鐵不成剛,咬牙切齒的看著麵前的萱草。

  這個時候,皇後卻在旁邊笑著說:“妹妹能夠這樣想,豈不是很好嗎,這樣的話,至少可以保護我們國家幾年太平,陛下也不需要再為此出征,我也不用擔心陛下在外的安慰了!”

  “啪……”萱草看著自己哥哥,哥哥直接給了皇後一巴掌,目光冷冷。

  “我選你做皇後,正是因為聽了你在閨中事宜。說你安順賢良,但是你看如今的樣子,你似乎越發不明白這幾個字是怎麽寫了。你要知道,朕能讓你做皇後,也自然能夠讓你什麽都不是!”

  皇後似乎沒有想到哥哥會打她,整個人愣在了那裏。看著皇後這個樣子,皇上冷笑了一聲,然後說道:“你要記得,我們自家人說話的時候,永遠沒有你插嘴的份!”

  “哥哥,不管怎麽樣,她都是嫂嫂啊!”萱草過去,拽住了哥哥的手,不想讓哥哥如此對待嫂嫂。

  見著她那個樣子,哥哥臉上的神色緩和了一些,看著她柔聲說道:“你知道嗎,我本來是想要讓你招婿。直接找一個上門女婿,以後不用離開我的左右。但是你如今這樣說,那你隻能夠嫁出去了!”

  萱草沒有想到過自己哥哥居然會是這個念頭,猶豫了下,然後笑著說道:“哥哥,你要相信萱草,萱草不管在哪裏都會過的很好。哥哥,你要答應萱草,以後不要再這樣對待嫂嫂了。”她說著,看了一眼旁邊的皇後,卻發現了皇後狠毒的目光。皇後惡狠狠的看著她,就好像是隨時想要把她吃掉一樣。見著皇後那個樣子,萱草下意識的愣了愣,又看了看哥哥。

  哥哥歎了口氣,掃了一眼皇後。皇後這個時候臉上已經是一片溫順,她對著萱草行了個禮,然後說道:“方才確實是我錯了,還請長公主原諒。”

  “怎麽會呢,怎麽會呢。”萱草幹笑了兩聲,不知道要說什麽好。

  ……

  或許是因為招婿,和嫁出去是兩碼事,所以說人選也開始變了。開始隻是一些周邊國家的王孫,後來來的基本上都是周邊國家的繼承人呢。或許說,這個就是結盟。結盟要付出相對的籌碼,那些繼承人,就是他們的誠意。

  每個國家的繼承人看著自然都是好的,畢竟不會有人拿著自己國家的未來去下賭注。看著那些人,哥哥的眉頭卻始終是皺著的。後來,哥哥在其中選中了一個商國的太子,名字叫趙越。

  第一百五十章 第一世(五)

  趙越長的很是溫文,看著和哥哥的樣子相差很大。年歲不過20,雖說是太子,但是商國皇帝正值壯年,想要登基為帝,估計還要等一段時間。他的性情很好,萱草和他聊了幾次,都很談得來。

  看著趙越那樣好,萱草對自己哥哥選擇的人選也是很滿意。皇後一旦見著趙越,也是笑著的,很顯然也是滿意的。萱草很高興,大家都滿意的話,那就很好了不是嗎?

  趙越並沒有長時間留在這裏,待了一個月,然後就走了。在走之前,萱草送了一個她自己繡出來的荷包。趙越收了荷包,人走了。哥哥見著萱草那個樣子,笑著問道:“妹妹如今還沒有出嫁,但是心卻已經跟著走了。”

  見著哥哥那個樣子,萱草隻是笑笑。她其實對趙越也隻能算是滿意而已,和這樣的一個人在一起生活,應該是不會太難受。她想著,偏頭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皇後。皇後臉上有一絲絲的陰沉,在見到萱草看自己的時候,才露出來一絲絲笑容。

  皇後嫂嫂似乎在自己哥哥上次那樣對待她了以後,就越發的不待見自己了。但是,上一次又不是她做出來的那樣的事情。她想著,心裏頭就有了幾分不滿,但是卻什麽都沒有說。

  畢竟,她是皇後,是哥哥的妻子,是自己侄子的母親。

  他們國家和商國約定好了,在萱草18歲,趙越21歲的時候,就把萱草嫁過去。萱草在這時間裏,開始自己準備嫁衣。她自己繡的是一些小東西,嫁衣是哥哥找的全國最好的繡娘所做。樣子很美,大紅色,上麵繡著金絲鳳凰。鳳凰黃的刺眼,看著十分美麗。

  但是不知道為什麽,萱草見著那鳳凰的時候,總想起了一隻麻雀的樣子,總覺得那鳳凰,看著有些好笑。不過,她很快甩開了自己可笑的念頭。說起來,她居然要成家了,要離開這個皇宮,去另外一個地方了。

  這樣的念頭,在她腦海裏盤旋,有一種淡淡的,不忍離去的感覺。她經常在後宮裏行走,努力的找畫師想要把皇宮裏所有的景象給畫下來。這樣的話,就算她離開,也不會孤單。

  哥哥知道她的念頭了以後,笑著問道:“你要不要也給哥哥來一幅,這樣的話,你就算在商國也算是可以隨時隨地的見著哥哥了。”

  “哥哥的樣子,早就在我的腦海裏了。隻是,哥哥在我記憶裏,還是那一個小孩子的樣子呢。”萱草說著,忍不住笑了起來。聽了她的話,哥哥也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過了一會兒,才問道:“那你要不要父皇和母後的畫像?”

  “自然是不要的,父皇和母後的影子,早就在我腦海裏了。”萱草說著,笑著看著麵前的哥哥。哥哥看她這個樣子,笑著揉了揉她的頭。

  “嗯,我相信你。”

  萱草離出嫁的日子越來越近了,她心裏頭也越發的忐忑,不知道商國那邊的情況如何,景色會如何。四季景況,會和這裏有什麽不同呢?她想著,看著外麵的天空,心裏頭有著淡淡的傷感。

  時間過的很快,一年轉瞬間就過去了。她登上了前往商國的車駕,回頭看自己生活那麽多年的地方,心中的惆悵是難以言語的。

  “你要記得,不管發生什麽事情,這裏都會是你的家。”哥哥看著麵前的萱草,一字一句的說道。萱草點了點頭,然後放下車簾。車動了起來,萱草閉著眼睛,等待著未來的命運。

  “有刺客,有刺客!”

  不知道行了多久,突然聽到外麵傳來一陣陣的喧嘩之聲,萱草猛地睜開眼睛,卻見著身邊的宮女臉上神色十分慌張。

  “發生什麽事情了?”萱草按住自己身邊的宮女,皺眉問道。

  “外麵,外麵有刺客!”那個宮女說著,身子微微在那裏顫抖著。看著她這個樣子,萱草皺眉,就想挑開車簾出去,但是卻被宮女給攔了下來:“公主,公主,不可以,不可以的!”

  萱草看著那個宮女,皺眉,“你讓開……”

  “不,不,奴婢奉了陛下的命令,一定要把公主護送去商國的。”她說著,雖然說聲線已經不穩了,但是目光卻依舊堅定。看著她那個樣子,萱草直接把她往旁邊一推,上前兩步,下了車。看著外麵,萱草驚呆了。她雖然說能聽到自己哥哥給自己講述戰場上麵的事情,也知道戰場是一件非常殘忍的事情,但是她卻是第一次直接麵對這樣的場景。

  外麵地上躺著許多的人,有她熟悉衣服的,護衛的人。也有身上穿著黑色衣服,蒙著臉的人。她左右看著,感覺很是茫然。突然,她感覺自己胸口一陣刺痛,回頭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身後的人居然是這一次護送的侍衛長。他正冷著臉,把劍刺入了她的胸口。

  “為什麽,為什麽?”萱草微微皺眉,手向前伸出,想要弄清楚這是怎麽回事兒。

  “皇後娘娘說,您不能安全去商國。”侍衛長看著萱草,一字一句的說著,聲音很是低沉。

  “皇後……”她最後吐出來的話音,僅此而已。後來,她感覺自己身子突然變得輕飄飄起來,然後俯視著下麵的一幕。那侍衛長跟著其他的一些侍衛,還有黑衣人,開始屠殺另外的一些人。那些人想來都是對她和對皇上忠心耿耿的人了吧。那個小宮女,也被殺死了。死的時候,眼睛睜得大大的,應該和萱草一樣不明白,為什麽保護他們的人,會和那些刺殺他們的人一起殺死他們。

  萱草跟著那侍衛長回國,侍衛長帶著殘兵歸來,說是路上被劫殺了,這一切,都被歸到了吳國,那個常年和他們產生戰鬥的國家。然後,萱草就看著自己哥哥大怒,怒斥那侍衛長!

  她其實想說,不是這樣的,和那個吳國的人沒有關係,都是皇後,皇後做的。皇後在那旁邊,臉上一直帶著冷冷的笑意。她看著皇後那個樣子,很是不解,自己從來沒有得罪過皇後,為什麽皇後卻要如此對待自己。她不是自己的嫂嫂嗎,為什麽!

  皇上去準備集齊戰士,去討伐吳國。皇後則去了那後麵的小佛堂,那個地方每次皇上出兵,她都會去的。萱草跟著她,本來以為自己進不去那個地方,但是意外發現,自己竟然是可以進去的。

  進去了以後,萱草看著麵前的皇後,看著她從佛像的後麵掏出來了一個小人。小人的眉目間隱約有幾分像自己,身上刺著針,似乎是一個很恨自己的人所為。

  “哈哈,這下子,這下子你再也不能和我爭陛下,陛下從此,就是我一個人了!”皇後娘娘笑著,目光猙獰,她把那個小人一下子扔到了火盆裏,小人立即燃了起來。看著那小人,萱草又看了看那皇後,很是不理解。自己,自己又什麽時候想要和她爭搶哥哥了,哥哥是她的夫君,但是也是自己的兄長啊!沒有想到,自己這個嫂嫂,居然會因為這樣的一個荒誕的念頭,所以說派人殺了自己。

  她站在自己嫂嫂身後,心口好疼好疼,突然感覺身後傳來一陣陣吸力,然後她就什麽都不知道了。

  第一百五十一章 第二世(一)

  “……”她睜開眼睛,感覺一片茫然,突然感覺自己臉上像是被什麽刺了一樣,頓時不滿的哇哇大哭起來。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