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05節

  高陽聽了這個話,睜大了眼睛看著花少雁,不知道在想什麽。看著他那個樣子,花少雁顯得有幾分遺憾:“我本來以為你跟著他們的時候,多少修為能夠進步一些,但是沒有想到,卻是絲毫沒有進步,看來你的天賦真的很差。”

  “我才不會差!”高陽大聲說著,使勁的搖頭。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恍惚見著了一個正常小娃該有的樣子。

  “哼,你差不差你自己心裏頭最是清楚了,若不是你父親隻有你這一個孩子的話,你將來的家主的位置真是岌岌可危啊。”花少雁說著,臉上的笑容怎麽看怎麽欠揍。

  “那個,師兄,難道說高陽家裏頭的來曆很大嗎。”

  “還算馬虎吧,不就是一個中等偏上點的修真家族而已,一向是以尋寶為業。這一任的家主還有幾分成器,已經是金丹期了。不過呢,找了一個沒有修煉過的女子,生了他這一個垃圾。”花少雁說著,轉身,然後天舟開始緩緩動了起來。

  “我才不是垃圾!我才不是垃圾!”高陽看著花少雁的背影,嘶聲力竭的喊著,眼淚一滴滴的掉落了下來。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走過去,有些遲疑的說道:“你沒事兒吧。”

  “走開,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你們一個個都是假惺惺的,假惺惺的!”他說著,就跑到了天舟頭上那邊,在那裏嗚嗚的哭著。明晰見著高陽那個樣子,嘀咕著說道:“唉,人類的事情啊,總是很奇怪的,沒有獸類簡單。”

  第一百四十三章 開導

  聽了明晰的話,萱草覺得有些有趣,笑著問道:“怎麽,你見過很多人類嗎?”

  “也不算多吧,總算是有幾個的,你真的不再過去勸勸他?”

  萱草聽了明晰的話,很是有幾分猶豫,但是最後還是搖了搖頭:“算了,說不定現在我過去也是討人嫌的,不如還是在這裏看著吧。”

  石頭猶豫了下,看了一眼萱草。萱草看著石頭那個樣子,笑了笑,然後說道:“如果說你想要去的話,那就過去勸勸他吧。你們都是男人,說不定會更加有共同語言。”

  或許是因為萱草的話起了作用,石頭點了點頭,然後就去找了高陽。見著他去了,萱草鬆了口氣。其實自己師父剛才說的話,讓自己有些驚訝,同時也又覺得那個小家夥有些可憐了。或許有一句話是對的,這個世界上,每個幸福的家庭都是差不多的,但是不幸的家庭卻是各有各的不幸。想到這裏,萱草就回了房間。

  石頭走到了高陽的旁邊,站著。高陽似乎感覺到了有人過來,哼了一聲,然後說道:“我不需要別人來同情我,安慰我,走開!”

  “我沒有來安慰你。”石頭悶聲說著。

  高陽似乎有些奇怪會是石頭過來,偏頭看了一眼石頭。石頭在他旁邊坐下,猶豫了下,高陽也坐了下來。石頭並沒有立即和高陽說什麽,而是看著遠方,什麽都沒說。見著他那個樣子,倒是高陽有些沉不住氣問道:“你過來幹什麽?”

  “你不是不高興嗎,我陪著你。”石頭說完,然後又繼續不說話。

  “哼,難道說你不是來展示你們的同情心的嗎!”高陽哼了一聲,不屑的說道。聽了高陽的話,石頭顯得有些驚訝,看了他一眼,問他:“你有什麽值得我同情的地方嗎?”

  “你什麽意思!”

  高陽猛地瞪大了眼睛,看著石頭。

  “我當初的天賦也不好,否則的話,那個帶走我妹妹的人不可能不帶著我一起走。但是,我現在也已經是胎息期了。”石頭說著,微微眯著眼睛,似乎在懷念什麽。

  看著石頭那個樣子,高陽愣了愣,然後看著麵前的石頭。石頭不去看高陽,然後說:“如果,把自己的失敗歸咎到自己的天賦上麵的話,我覺得那是一個弱者的行為。你如今年歲還小,未來的路很長,你不能因為你自己的表現,就立即去否定什麽,我覺得這樣是對自己很不負責的事情,你覺得呢?”

  石頭說著,看著旁邊的高陽。高陽很驚訝石頭能夠說出來這樣的話,瞪大眼睛看了一會兒石頭,然後很直接的說道:“我真想不到,這樣的話也能夠從你的嘴巴裏說出來。”

  石頭聽了高陽的話,笑了笑,“這個原話,並不是我說的。當初,我也有段時間,自暴自棄。因為我發現,那個人給我留下來的東西我基本上都看不明白,然後覺得我肯定一輩子和我妹妹沒有相見的機會了,我們從此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了!但是,有一個人和我說了這些話,讓我發現,其實不一定,說不定我們還會有想見的機會……”石頭說完,看了一眼高陽,然後又看著遠方說道:“於是,我開始努力,後來發現,隻要努力了,雖然說用的時間會比別人長一些,但是我也一樣能做到別人做到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隻要努力了,就會有回報?”高陽看著麵前的石頭,話裏有幾分猶豫。聽了他的話,石頭猶豫了下,微微皺眉說道:“這句話我不能肯定是否正確,但是我能肯定一件事。那就是,如果說你沒有付出的話,永遠是不會有回報的。”

  高陽想了想,然後說道:“我明白了。”

  石頭摸了摸高陽的頭,“其實你比我聰明,有些事情你應該想的比我更加透徹才對。如今你身子剛好,早些回去休息吧。”

  說完,石頭就回去了。

  高陽看著石頭走了以後,咬了咬嘴唇,站了起來。但是他卻不知道自己應該去哪裏了,這個時候,他聽到花少雁的聲音:“沒事兒了就給我滾過來。”

  於是,他笑了,然後去了花少雁的房間裏。

  萱草可不知道外麵發生的事情,她現在鬱悶的看著自己手腕上的小蛇。明晰倒是很用心的在那裏當手環,就算是進來了,也不曾說是自動脫落下來。看著自己手上的手環,萱草戳了戳他,然後說道:“沒事兒,你變成人回去房間睡覺吧。不然你跟著我,我怎麽好修煉呢?”

  “沒有關係的,主人修煉的話,我也是會有好處的。”明晰說著,語氣裏有一絲絲的渴盼。聽了這個話,萱草顯得有些奇怪:“你說的什麽意思,什麽叫我修煉你也是有好處的?”

  “主人吸引過來的靈氣,不能夠全部吸收掉的話,多麽可惜啊。所以說,我也會跟著主人吸收一些。不過放心吧,我不會搶主人的靈氣的!”明晰說著,顯得很是歡快。

  聽了明晰的話,萱草顯得有些驚訝:“這個話,開始可沒有聽到你說起來過啊。”

  “我開始也是不知道的,後來跟了你師兄,我才知道呢。主人的師兄真的是一個很厲害很厲害的人,如果說他不是受傷了,肯定會更加厲害。可是,這樣厲害的人怎麽會是主人師兄呢?”

  “就是因為他厲害,所以才是我師兄啊。”萱草嗬嗬笑著,說道。

  “主人現在才到了胎息初期,所以說現在應該要鞏固修為,但是主人這幾日精神都緊繃著,還是說早些休息一會兒。這樣的話,對修煉也是有好處的。”

  明晰說著,語氣裏有幾分認真。聽了明晰的話,萱草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既然我要睡覺了,那你自己也去睡吧。”

  “那怎麽可以,我自然是不能夠離開主人的!”明晰說著,語氣很是堅持。萱草聽了明晰的話,猶豫了下,然後說道:“不行,你要離開。”

  “為什麽?”明晰顯得很驚訝,似乎沒有想到萱草會這樣堅定的趕自己走。聽了明晰的話,萱草很直接的說道:“因為,我要洗澡去!”萱草說了話以後,感覺自己手腕上一陣陣發熱,忍不住用手摸了摸,發現居然是明晰身上在發熱。這可是一件稀奇事,她記得的,蛇可是冷血動物。正想著,就聽到明晰支支吾吾的說:“既然如此,那我就離開了。”說著,然後就從萱草的手上爬了下來,然後落到了地上,變得稍微大了一些,就爬到了門那裏。門自動開了,然後他遊了出去。

  見著明晰那麽快就出去了,萱草猶豫了下,猛地明白,剛才很顯然是明晰害羞了啊!想到這裏,她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來。不過笑過了以後,萱草決定好好的洗個澡。雖然說她現在身上不會有什麽髒東西啊,灰塵啊,什麽的。但是!她在連續戰鬥了幾夜以後,還是很想念熱乎乎的洗澡水的!

  洗好澡了,打開門,放了明晰進來。明晰顯得有些沒有精神,看著怏怏的。萱草見著明晰那個樣子顯得有些奇怪:“你怎麽了?”

  “沒有什麽……”明晰說完,然後又重新回到了萱草的手上。萱草看著自己手上的明晰,覺得肯定有些事情,但是他不告訴自己而已。

  第一百四十四章 送歸

  雖然說萱草覺得明晰的樣子有些奇怪,但是卻也沒有問他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了。畢竟,每個人都是有隱私權的嗎……

  她想著,然後就領著明晰,一塊兒去用飯了。

  到了飯廳,她見著高陽緊緊的跟著石頭,看著倒是有幾分寸步不離的樣子。

  “你們兩個,怎麽一會兒不見,關係看著這樣好了?”萱草說著,微微偏頭,很是有些不解。聽了萱草的話,石頭也有幾分尷尬,他也不知道怎麽了,高陽突然就似乎變了一個人似得,來了飯廳了以後,就直接過來找自己討教一些修真上麵的問題。

  其實那些問題有些他自己都還沒有能夠吃透,又怎麽可以教別人了,正尷尬著呢。現如今又聽了萱草的話,臉上顯得越發尷尬起來了。看著他那個樣子,萱草更是好奇了,剛想問什麽,然而卻聽到在自己後麵進來的師父說道:“或許說,某個小娃突然發現那石頭是個好人了呢?”

  萱草聽了這個話,頓時有些囧。但是卻也不好繼續再追問什麽了。

  幾個人坐下來,吃了一會兒飯。花少雁就抬頭看了石頭,很直接的說道:“若是你覺得他看著還算順眼的話,不妨多陪著他說會兒話,反正我們現在要去的地方就是把他送回家去。”

  ……要離開了嗎?萱草看了一眼高陽,高陽微微低垂了頭,很快又仰起頭,似乎什麽事情都沒有。石頭聽了那個話,果然待高陽就越發有耐心了一些。高陽見到他如此,很是期待的說道:“你待我很好,待我回家了以後,你就跟著我一塊兒去吧,隻管當我護衛就可以了。”

  石頭一聽高陽這個話,臉色頓時變了,待高陽也有了幾分疏離。高陽似乎渾然不知道自己說錯了漢森麽,還想跟著石頭癡纏,但是卻被石頭明著拒絕了好幾次。如此以來,他卻不好再繼續纏著石頭了。

  當天舟停下來的時候,就是高陽離開的時候。雖然說萱草對高陽並不算喜歡,但是好歹相處了那麽久,心裏頭也有些不舍得,不禁想著,若是天舟能不停下來就好了。

  但是這個世界上不會有這樣輕巧的想當然,天舟在一天後停了下來。其實這麽長時間,萱草已經很是驚訝了。畢竟天舟的速度是很快的,相對於這麽快的速度,但是走了那麽長時間,足以說明高陽家所在的地方還是很遠的。

  把高陽交給了他的父親,他的父親看著是一個頗為儒雅的人。他隻是在開始的時候看了一眼高陽,隨後看著的都是萱草的師父,仿佛高陽就像是陌生人一樣。

  見著他們兩個人那個樣子,萱草心裏頭不大舒服,但很顯然,這個是別人自己家的家事,和自己又沒有什麽關係。就算自己想要在旁邊說什麽,也是沒有立場的。

  她想著,就站在後麵。

  後來見著那人,往自己師父懷裏頭塞了點什麽,然後自己師父笑嘻嘻的受了,隨即就散了。

  萱草看著高陽小小的身子站在人群之中,抬頭看著他們的天舟慢慢遠去,心裏頭不知道怎麽的,就突然酸了下。不過,說起來,高陽應該更是喜歡回去的吧。畢竟,在他家裏,雖然說他的資質不好,但是從他們看到的,他們家裏人也是沒有虧待他的。

  “怎麽了,你難道說還舍不得那個小家夥?”

  在萱草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花少雁不知道什麽時候走到了她的身後,有幾分奇怪的問道。萱草聽了花少雁的話,看了他一眼,然後搖了搖頭:“我也說不上來,心裏頭就感覺有些空落落的。或許是因為以前多少有過接觸,今日這一別,還不知道什麽時日才能夠再相見,所以隱約就有了幾分感觸吧。”

  “若是他和我再相見,隻怕成不了什麽朋友。”花少雁說著,咧咧嘴巴。看著花少雁那個樣子,萱草想起來花少雁對待那個小家夥的態度,忍不住一下子笑了起來。

  花少雁說的不錯,他對那個小家夥的態度確實算不上什麽好,那娃不記恨他就不錯了。花少雁見著萱草笑了以後,就看著她手腕上麵的小蛇,問道:“我拿走了你的銀鈴,給你賠了一個明晰,感覺還不錯吧?”

  萱草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麵的明晰,微微皺眉,說道:“他好是很好的,隻可惜是個男的。而且,我總感覺他聽你的話倒是比聽我的還要多一些。”

  她說著,看著麵前的花少雁。花少雁倒是沒有覺得什麽,反而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不錯,為了讓他聽話乖巧一些,我把他給你的時候,可我下了功夫好生調教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微微皺眉,她不相信自己話裏麵的意思自己師父會聽不出來。但是很顯然這個時候師父還在故意打岔,並不想聽自己的話。於是,她的心情也就有些不好了。

  看著萱草臉上的神色,花少雁的臉色也不大好起來,他皺眉看著麵前的萱草說道:“你發覺沒有,你對周圍人的依賴性有些過強了。”

  萱草沒有想到自己師父會這樣說,頗有些無辜的睜大了眼睛看著麵前的花少雁。看著她這個樣子,花少雁微微皺眉:“如果說你這樣下去的話,雖然說修為倒是有可能繼續進步,但是總歸是不好的。畢竟,屬於你自己的東西太少了。”

  “怎麽會呢,人家都說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難道說到處有人看顧,反而是我的不是了?”萱草看著自己師父那個樣子,忍不住開口說道。不知道為什麽,她看著自己師父一副什麽都知道的樣子,心裏頭就有些不舒服。

  “你的心智,也有些太過不成熟了,還是遇到事情太少了一些。”花少雁看著萱草,然後又繼續說道。聽了花少雁的話,萱草抿了抿嘴巴,她可不覺得自己遇到的事情少了。她也不是一路上順風順水過來的,遇到那麽多的事情,雖然說總是在恰到好處的時候化險為夷,但是多少也是遇到過波折。如今聽了自己師父的話,反而那些倒是不好的了!

  想到這裏,她就有些惱的看著自己麵前的師父。

  “對了,你倒是可以入境走一遭,那樣的話,對你現在也是有幫助的。”

  “入境?”萱草疑惑的看著自己麵前的師父,有些不大理解那是什麽意思。花少雁點了點頭:“就是入境,其實也很簡單,就是讓你去一個夢境一樣的地方,去體驗不一樣的人生,在夢裏,可沒有那麽多人幫你了。而且,在那裏麵,你不會知道你現在的一切事情!”

  “……”萱草皺眉看著自己的師父,不大明白,為什麽自己要去那種地方。見著她這個樣子,花少雁笑眯眯的摸了摸她的頭發,見著她惱怒的搖了搖頭,才笑著說:“在那裏麵,你會經曆三生三世,然後你從那裏麵出來了以後,對你的性情,還有心智都會有很大的好處的。”

  “既然師父說的這樣好,那師父可否去過?”萱草看著麵前的花少雁,頗有幾分不樂意,很直接的問道。聽了她的話,花少雁很自然的點了點頭:“自然是去過的,當初我一跟著師父的時候,師父就是用這個來磨礪我的性子,看我是否適合做他的徒弟。說起來,我如今才讓你入境,已經是晚了許多呢。”

  他說著,就撫摸著自己的臉頰,上下打量著萱草,就好像是在看一件好玩的物件一樣。

  第一百四十五章 入境

  萱草很不喜歡自己師父那樣看自己的眼神,猶豫了下,她就問麵前的花少雁:“是不是我在那裏麵發生的事情,你都能夠看到?”

  “那是……”花少雁點了點頭,剛要說什麽,卻見著萱草猛地搖頭:“那我不去!”

  看著萱草說的這樣肯定,花少雁微微的眯起了眼睛:“怎麽了,難道說你還怕什麽?”

  萱草咬著嘴唇看著麵前的花少雁,滿臉都是不樂意,很顯然她是不想要自己被當成猴一樣戲耍的。看著萱草這個樣子,花少雁似乎明白了什麽,微微勾起了唇角:“你既然不想要去的話,那我也就不需要帶著你去見銀鈴了。我還想著,如今我身子也好了許多,也是可以帶著你一塊兒去看看銀鈴了。但是你既然這樣不合作,那麽,就算了吧。”

  “什麽,我可以見到銀鈴了嗎?”萱草眼睛猛地睜大,看著麵前的花少雁。花少雁見著萱草這個樣子,含笑點了點頭。不知道為什麽,看著自己師父這個樣子,萱草總覺得自己師父是不可靠的,好像是在那裏算計自己什麽,所以說微微眯起了眼睛,在那猶豫。見著她還在猶豫,花少雁直接歎了口氣,然後說:“看來,我回去也可以和銀鈴說一聲了,讓她沒事兒少念叨你!”

  “……”萱草看著麵前的花少雁,眼睛水汪汪的。

  “怎麽,難道不是嗎,你看看,你如今有機會可以去見到銀鈴,但是你自己卻不珍惜啊!”花少雁說著,後麵一個字的音拖的老長了。看著花少雁那個樣子,萱草隻覺得自己若是有什麽東西可以往他頭上拍的話,自己肯定會毫不客氣的拍下去。但是很顯然,現在就算有東西能夠拍,可是她也沒有那個本事下手。

  想到這裏,萱草皺眉說道:“三生三世裏麵,我會麵臨什麽,還有,我醒來了以後,會記得那個時候的事情嗎?”

  “事情你自然是會記得的,不然的話何必讓你白白的下去走那麽一遭。”花少雁聽了萱草這個話,就明白她已經有幾分想要去了,所以說臉上的笑容十分得意。見著他那得意的笑容,萱草皺眉,等著他繼續的回答:“不過,我也不能夠肯定你遇到什麽,但是在那裏麵的時候,你每一世都是一個新的你,你不會有以前的記憶。直到所有的路途走完,你才會想起來以前發生的事情。”

  “……”萱草看著麵前的師父,不知道為什麽,突然覺得自己如果說真的同意走了這麽一遭,真的挺可憐的。想到這裏,她微微眯著眼睛看著麵前的師父。花少雁看著萱草這樣看著自己,歎了口氣:“你放心,你沒有勇氣走這麽一遭也是很正常的,我會和銀鈴說,讓銀鈴不要想著你的。”

  “那,明晰會跟著我一塊兒去嗎?”萱草猶豫了下,抬起自己的手腕,把明晰擺在了自己師父麵前。花少雁看了一眼明晰,然後搖了搖頭說道:“很顯然是不可以,你是下去曆練又不是去享福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說道:“好,我相信我師父是不會害我的!”

  這個時候,明晰很奇怪的問萱草:“這個人,不是說是主人的師兄嗎,怎麽又成了師父?”

  萱草想著明晰會跟著自己一輩子的,也沒有什麽好隱瞞的,所以很直接的說道:“他就是我的師父,不過當初他想要跟著我們一塊兒玩,因著有旁人在,所以才謊稱的是我師兄。”

  明晰聽了這個話,立即恍然大悟:“我說,那麽高修為的人,想來也不會太年輕。我見著……”明晰話沒有說完,就好像是被什麽東西卡著喉嚨了一樣,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萱草看了一眼自己的師父,知道除了自己的師父也沒人這樣無聊去折騰一條蛇了。

  “師父,既然我答應你了,那我們要如何才能入境呢?”

  “入境說著簡單,其實是要一件法寶的!”他說著,猶豫了下,看著萱草,然後對著萱草說道:“走,你跟著我去房間,我去房間裏給你看讓你入境的工具。”

  萱草點了點頭,就跟著師父來到了師父的房間。看著自己以前本來的房間,萱草一時之間竟然有了一種濃濃的感慨,因為這個房間和她在的時候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她不是很擅長布置家裏的人,所以說房間裏她在的時候,基本上沒有弄漢森麽東西。但是如今,這個房間裏可以說是四處看著都有一種很雅致的感覺,說多的東西,其實也不多,也就是那兩三件而已。

  花少雁待到萱草進來了以後,就指了指小廳裏擺著的一副畫,然後說道:“你看,這個畫怎麽樣?”

  萱草聽了這個話,仔細的看了看,然後笑著點了點頭:“很是不錯,雖然說是水墨畫,但是裏麵的人物卻有許多,而且看著神態各異,很好。”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