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02節

  萱草說著,努力忍著笑。看著萱草那個樣子,高陽哼了一聲:“既然你都這樣誠心誠意的拜托我了,那我就勉強幫你收著好了。”他說著,從萱草的手上接過了儲物袋,然後又把山雞裝了進去。然後看著前麵,嘀咕著說道:“山雞雖然說是低級靈獸,會放出來火球也沒有什麽不正常。但是,我總感覺剛才放出來火焰的應該不是那隻山雞。”

  “嗯,我也能夠感覺的到,周圍應該還有靈獸。”

  萱草點了點頭,算是認同了高陽的話。高陽一聽萱草這樣說,立即哼了一聲:“我早就知道了!”

  “……”

  萱草聽了高陽的話,感覺好無奈啊。

  不過,自己何必和一個這樣小的小孩子去計較那麽多……想到這裏,她就告訴自己,要無視高陽小朋友在那裏說的一係列吐槽的話。高陽看了那前麵好一會兒,然後偏頭對著萱草說道:“我找不到另外一隻靈獸的位置了,要不就是它已經被我們剛才放出來的法術給驚走了,要不就是藏的太好了。”

  “嗯,那麽你準備怎麽做呢?”萱草說著,看著麵前的高陽。高陽猶豫了下,然後說道:“我們往前麵走吧,如果說他沒有被驚走的話,依舊會出來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忍不住笑了笑,但是還是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認同高陽小家夥的話。高陽看了一眼萱草,然後就在前麵走。走著走著,他突然說道:“那個,其實你也沒有那麽討人厭。”

  “哦……”萱草應了一聲,算是自己知道了。高陽說了這個話了以後,本來白皙的小臉就一下子漲了個通紅,也沒有回頭,腳下反而有一種越走越快的感覺了。

  或許那個放火球術的靈獸真的是被萱草給驚走了,他們一路來到消息邊上的時候,都沒有再遇到什麽靈獸的侵擾了。在來到小溪邊上了以後,萱草發現,這個小溪果然是從山上流下來的水流,和高陽小家夥所猜測的沒有什麽不一樣的。她想著,看了一眼高陽。高陽此刻正在看著消息邊上的泥地,似乎在思考什麽。

  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問道:“你在看什麽?”

  高陽聽了萱草的話,看了她一眼,然後說道:“我在看,這個周圍都有什麽樣的靈獸來過。但是,我發現,我看不出來什麽。”

  他說著,臉上有幾分沮喪。

  “你已經很厲害了……”萱草笑著對著高陽說道。

  “……”高陽看了一眼萱草,紅了臉,破天荒的沒有直接反駁她。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忍不住想,果然還是一個別扭的小家夥。不管他怎麽說,怎麽表現,但是實際上就是一個被寵壞的別扭的小男孩!

  想到這裏,她就又看了一眼高陽。

  高陽這個時候已經來到了小溪邊上,他看了一會兒以後,然後笑著對著萱草說道:“真是太好了,這裏的溪水可以喝的。”

  “哦?”

  似乎覺得萱草是在懷疑自己的話,高陽有些不滿的說道:“這裏的水裏頭有魚,而且在靠近水邊上柔軟的泥土上麵是有動物的爪子印的。雖然說看不出來具體是什麽動物,但是卻能夠知道這裏的水是可以飲用的!”

  “嗯,這樣的話,那就先在這裏處理了你那隻山雞。”

  萱草說著,對著高陽笑了笑。高陽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然後從儲物袋裏把山雞拿了出來。萱草看著那血淋淋的山雞,猶豫了下,然後接了過來,開始拔毛……

  說實話,對處理這個東西,萱草覺得自己真的很不在行。折騰了半天,她好不容易把山雞身上的毛給弄掉了,但是手上也沾滿了血水。高陽在一邊看著萱草,也露出似笑非笑的樣子。很顯然,她現在的樣子可以用狼狽兩個字來形容了。萱草瞪了一眼高陽,然後直接喚來一麵水鏡,看自己現在的樣子。果然,她現在臉上有一些很明顯的血跡,並且頭上還隱隱的有兩根雞毛!她猶豫了下,然後對著高陽說道:“小家夥,你過來幫我把頭上的雞毛給弄掉,順便拿濕帕子過來幫我擦擦臉。”

  高陽聽了這個話,嘟噥著站了起來:“我叫高陽,是有名字的,你別叫我小家夥!”說著,磨磨蹭蹭的走到了溪水邊上,打濕了他的一塊兒白色的帕子了以後,才又到了萱草的麵前,幫萱草擦臉。

  擦完臉,他要幫她拔雞毛的時候,突然猛地勾住了萱草的脖子……

  萱草身子猛地向後仰,差點摔一跤。她忍住喉嚨傳來的一陣陣不適,勉強開口說道:“高陽,你這個是在幹什麽?”

  “我?我要幹的很簡單啊,我要威脅你,然後讓你的師兄放我離開這裏!”

  高陽說著,口氣十分的歡快。

  萱草微微眯了眯眼睛,歎了口氣說道:“難道說,你覺得你這樣一個小家夥,而且是在練氣期的小家夥,能夠威脅的到我嗎?”

  “現在,我不是已經開始在威脅你了嗎?其實,萱草姐姐,你的脖子真的很漂亮呢,那麽纖細白嫩。但是,你要知道,我如果說手上力氣再大一些的話,隻怕它就不那麽好看了。雖然說我是練氣期,但是力氣還是比普通的小孩子要大很多的,你說對不對!”高陽說著,手上的力氣隱隱的大了一些。

  第一百三十五章 心冷

  萱草猛地感覺自己喉嚨就好像是被什麽掐著了一樣,一絲一毫都喘不過來氣,她臉開始漲紅。高陽很是知道分寸,見著萱草那個樣子,很快又放開了一些,然後又對著她說道:“不知道我美麗的萱草姐姐考慮的怎麽樣了,是不是能夠答應我這個小小的要求。”

  “你,你放開我,放開我再說!”

  “那怎麽可能呢,我現在身上基本什麽都沒有呢。況且,姐姐如今多少也是築基期的人啊,我才是練氣期的,當然不能夠和姐姐所說的一樣,放開姐姐了!”

  高陽說著,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

  萱草自然是看不到高陽現在臉上的笑容的,但是她卻可以從高陽的口氣裏聽出來一陣陣的得意。真是該死,她實在是太過的大意了。若非如此的話,自己也不會落到這樣的下場。她想著,眉頭就忍不住皺了起來。

  “喲,姐姐在想什麽呢?”高陽說和,把萱草身子又往下麵拉了拉。萱草立即身子不穩,差點直接摔了下來。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哼了一聲,然後說道:“我在思考,你難道說就不知道嗎,我師兄直接把天舟弄到上麵去了,難道說你覺得你可以這樣威脅他嗎!”

  “不,但是天舟實際上是你的,你可以讓天舟下來不是嗎?”高陽說著,口氣裏有幾分得意,“你可別忘記了,我也是有一艘天舟的,這麽簡單的事情,我是知道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幹笑了兩聲,然後說道:“我這個天舟和你那個天舟是不一樣的,相信你也感覺到了兩個天舟的不同之處。很明顯,還有一個不同之處就是他是我師兄!師父在煉製的時候,天舟他也是可以使用的。”萱草說道這裏,感覺小家夥的手頓了頓,然後又繼續說道:“更何況,天舟現在都已經到了天上去了,你說我又有什麽辦法召喚它下來。”

  “該死!”高陽低聲咒罵,然後看著麵前的萱草,說道:“你把你身上的儲物袋拿出來,我要看看你身上有什麽東西對我來說。”

  萱草聽了這個話,趕忙說:“你弄的我太緊了,我不能動彈啊!”聽了她這個話,高陽猶豫了下,稍微放鬆了一些。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猛地向後錘了下高陽的小腹。正是因為高陽一個勁的讓萱草把身子往後仰,他覺得這樣會讓萱草使不上來力氣,所以說才正好給了萱草襲擊他小腹的機會。小家夥一吃痛,下意識的就想捂住自己的小腹,所以說萱草受到的轄製一下子就輕鬆了下來。

  她掙脫了高陽的威脅了以後,站在高陽一米遠的地方,看著高陽。高陽半躺在地上,捂著自己的肚子,臉上神色很是不好。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微微眯著眼睛說道:“我真是沒有想到,你居然這樣厲害呢。”

  高陽哼了一聲,然後說道:“就算厲害又怎麽樣,還不是沒有成功!”他的話裏麵有幾分賭氣的味道。但是現在萱草已經對他說什麽話都直接給免疫掉了。因為麵前這個家夥是試圖用武力來威脅自己的人,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小家夥武力值明明還沒有自己高。但是差一點,差一點就威脅成功自己了!想到這裏,萱草就對自己對這個小家夥隱隱的心軟而自責。

  這個小家夥壓根就是一頭養不熟的野狼,想到這裏,萱草看麵前高陽的神色越發不滿起來。

  猶豫了一會兒,萱草直接哼了一聲,然後拿著山雞,在溪水邊上漂洗幹淨。此刻她心裏頭大概因為裝滿了悔恨的關係,所以說一點也沒有覺得血腥肮髒了。反而在對山雞開膛破肚的過程中有了一絲絲的快感!

  過了一會兒,把山雞收拾幹淨了,她提溜著山雞就要走。這個時候,高陽猛地從地上爬了起來,跟著她的身後。萱草回頭看了一眼高陽,什麽話都沒有說,隻管自己走自己的。他們一路上還算好的,沒有遇到其他的靈獸。到了石頭開洞的地方,萱草微微皺了皺眉頭。她本來以為,自己這一次回來,看到的會是一個洞穴。但是很明顯,現在麵前隻能算是一個小坑。

  看著萱草驚訝的目光,石頭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說道:“那個,現在我的修為隻有築基期了,有些法術不是很好用,我還在實驗,哪種會比較好用一些……”

  萱草聽了這個話,猶豫了下,立即明白過來。石頭卡在開光期的時間已經有些長了,雖然說到辟穀期隻是退了一個層次,但是卻已經不大適應了。想到這裏,萱草問道:“要不要我幫忙?”

  石頭聽了萱草的話,臉上有幾分無奈,點了點頭說道:“也好,你手裏頭的是?”

  “這個是路上遇到的山雞,正好殺了本來準備回來烤著吃的。”她說著,就走到了石頭的身邊。石頭看了一眼她身後的高陽,有些奇怪的說:“我看你似乎有些不對勁啊!”

  萱草哼了一聲:“剛才被某個小家夥卡著脖子威脅,你覺得我要怎麽樣才能夠算是對勁呢?”萱草說著,嘴角露出來一絲絲笑容,貌似誠懇的看著麵前的石頭。石頭聽了這個話,眼睛猛地瞪的滾圓,然後齜牙咧嘴的說道:“你剛才說什麽!”

  “你覺得呢?”

  萱草說著,開始琢磨,自己要怎麽幫忙才好。

  “啪……”萱草聽了這個聲音,猛地回頭。看到石頭正看著臉上有巴掌印的高陽,很顯然是高陽被打了一巴掌。萱草走過去,拉著石頭,“你這個是幹什麽!”

  “這個小東西,他竟然敢……”石頭說著,眼睛瞪的圓乎乎的看著麵前的高陽。高陽嗤笑了一聲,然後說道:“這個都怪她,她不設防,有那麽好的條件,為什麽我不珍惜!你們要知道,我本來就不是資源跟著你們來的!”

  高陽說著,臉上一絲後悔的神色都沒有。萱草看著高陽那個樣子,心中暗自嘀咕,石頭打的還是太輕了一些。否則的話,這個小家夥根本就不可能會是這樣的神色,不一巴掌打的飛起來吐血就是好的了。

  “行了,他說的不錯。是我忘記了,他永遠不可能會是我們的夥伴,隻是我們的俘虜而已。也就是我師兄想要折騰這個俘虜,所以說讓給我們帶著玩。”

  萱草說著,微笑著看著那邊的高陽。高陽聽了這個話,眼睛一下子就瞪著萱草。萱草看著麵前的高陽,微微俯下身子,拉著他起來。然後說道:“你放心吧,以後不管你怎麽說,我們都不會再相信你了。你看,這樣的結果,你是否滿意呢?”

  “你……”高陽看著麵前的萱草,眼睛瞪的滾圓,似乎連話都不會說了。看著他這個樣子,萱草微微回頭,看了一眼臉上寫著奇怪兩個字的石頭,說道:“你以後也別把他太放在心上了,我師兄說了,如果說我們在這裏堅持不了五天的話,他連我都不會管,更別說這個小家夥。能帶就帶著,不能帶,隨便把他推出去喂了靈獸也不錯,多少還能夠給我們增加逃跑時間呢。”

  “萱草……”石頭似乎沒有想到萱草會這樣說話,整個人都有些傻乎乎的了。萱草看著石頭那個樣子,走到了石頭的身邊,拍了拍石頭的手臂……她本來是想拍肩膀的,但是石頭太高了,拍不到。

  第一百三十六章 挖洞

  “我明白了。”

  石頭聽了萱草的話,重重的點頭,表示自己已經知道了。看著石頭這個樣子,萱草忍不住就笑了起來,然後看了一眼高陽。高陽陰沉著一張臉,不知道在想什麽。

  或許是因為高陽最近所做所為,所以說萱草對他十分的不待見,同樣的,她現在也不覺得高陽和小孩一樣可愛了。想到這裏,她忍不住看了一眼旁邊的石頭。石頭感覺到了萱草的目光,立即對著她笑了笑。

  見著石頭那樣笑,萱草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她很快把高陽的事情給扔到了一邊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把這裏開一個洞出來。其實,萱草是可以直接用符咒來幫忙的,但是如果說直接用符咒來幫忙的話,那符咒的威力並不好控製所以說他們都拋棄了這個辦法。

  過了好久,他們兩個人的靈氣都掏空了,才在這裏挖出來了一個勉強能夠讓他們三個人容身的山洞。見著那個山洞,萱草癟了癟嘴巴:“實在沒有想到,這樣看著醜陋的山洞竟然會是出自我的手。”

  石頭嘿嘿的笑了笑,“至少,我們現在有山洞住了,比在外麵住著要好很多。”他們兩個人在山洞裏麵說話的時候,高陽在外麵畏畏縮縮的不敢進來。萱草見著高陽那個樣子,哼了一聲,並沒有說話。

  “那個,高陽畢竟是個小孩子,這麽冷的天在外麵的話,隻怕會凍壞了,不如讓他也進來吧。”

  萱草點了點頭,然後看了一眼那高陽說道:“你進來吧。”

  高陽快步跑了進來,看著他臉上驚奇的表情,萱草有些不滿的說道:“你明天也要勞動。”

  “什麽?”高陽驚訝的看著萱草。萱草抽了抽唇角,臉上帶上了一絲絲笑容:“高陽小朋友,你似乎忘記了,你也是修真者。所以說,明天我們在這裏挖坑的時候,你要負責把沙土都給運出去!”

  “為什麽,我還是個孩子!”高陽說著,頓時有些不滿了,一雙美麗的眼睛瞪大了看著他們兩個人。萱草見著高陽那個樣子,抽了抽唇角,很直接的說道:“誰叫你是在我們中的一員了,難道說,你想要不勞而獲不成?”

  “什麽叫不勞而獲?”高陽說著,微微眯著眼睛。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冷笑了一聲說道:“我不管你以前是如何,或者我以前是怎麽待你的。但是你要記得,你以後在我們之間,沒有付出的話,你就得不到任何的回報。”

  說完,她就往前麵走了一些,開始在一個稍微空一點的地方,開始烤雞。

  山雞烤的味道還算不錯,他們幾個人一人吃了一些,並沒有吃太多。高陽本來以為萱草不會把山雞給他,但是沒有想到萱草竟然直接給了他一個雞腿。見著高陽驚訝的目光,萱草微微偏頭,很直接的說道:“這個山雞當時是你發現的不是嗎?”

  聽了這個話,高陽眼睛一亮,然後從她的手裏頭接過了雞腿,快速的吃了起來。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又想到他威脅自己的樣子,忍不住歎了口氣。第二日,萱草和石頭擴洞的時候,高陽也乖巧的過來開始搬石頭。萱草見著高陽那個樣子還顯得有些驚訝,因為她沒有想到高陽真的會來做。

  高陽還算是任勞任怨,弄完了以後,額頭上麵都是汗水。他自己擦了擦臉上的汗水,然後看著萱草,猶豫了下,說道:“我餓了!”

  萱草聽了高陽的話,愣了愣,這個時候,石頭笑著說:“我去在外麵看看有什麽獵物,打一些回來吧。”

  說完,就向著外麵走去。見著石頭出去了,萱草點了點頭,“你要小心一些,現在你的修為和以前不一樣了,要記得!”

  “嗯,沒事兒,昨天加今天我已經熟悉了我身上靈氣了,你放心吧。”石頭說完,然後向著那邊叢林裏走去。高陽看著石頭走了,疑惑的看了一眼萱草,問道:“你就不跟著去嗎?”

  萱草聽了高陽的話,看了他一眼,然後坐在了地上,“為什麽我要跟著他去。”

  “兩個人的話,不是會保險一些嗎?”

  高陽說著,有些疑惑的看著萱草。萱草哼了一聲:“如果說我也走了,那麽誰來看著你呢。”

  萱草說著,瞥了一眼高陽。高陽見著萱草這個樣子,臉上有些微微的紅,哼了一聲,然後說:“我這個樣子,什麽都沒有,又能夠去哪裏呢。”

  聽了這個話,萱草心裏頭很不是滋味,你現在知道你自己哪裏都去不了了。但是剛才呢,剛來的時候怎麽沒有想起來,隻顧著在那裏折騰我!萱草想到這裏,就微微眯起了眼睛,心裏頭很不是滋味。

  高陽猶豫了下,也跟著萱草坐了下來,看著麵前的地麵,不知道在想什麽。石頭的效率要比萱草快很多,很快就拎著兩隻山雞,外加一隻粉紅色的兔子過來了。

  看著那兔子,萱草眼睛頓時發光,忍不住抱在了懷裏頭。但是沒有想到,這個兔子已經死掉了!見著萱草像是對這個兔子很感興趣,但是兔子已經死掉了以後,石頭就有幾分小心翼翼的說道:“那個,我不知道你那麽喜歡這個小兔子。”

  萱草聽了這個話,看了一眼高陽,然後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什麽的,我隻是覺得它比較可愛而已,而且,粉紅色的兔子,很少見呢。”

  “嘿嘿,冰藍色的兔子更少見,這個還是很常見的呢。”石頭說著,開始利落的處理山雞。這個時候,高陽有些疑惑的問道:“難道說,不用去水源邊上去處理嗎?”

  石頭看了一眼高陽,就好像是看怪物一樣,很直接的說道:“為什麽要那麽費事,直接用水球就可以直接把這個給清理幹淨。”他說著,就放了一個不大的水球出來。很快,水就把他手上的山雞給衝洗的一幹二淨。看著這一幕,高陽愣住了,忍不住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萱草。萱草哼了一聲,偏頭不去看高陽。

  估計石頭處理這些東西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很快就折騰好了。他們這一次依舊是烤著吃,石頭一邊烤著,一邊歎了口氣說道:“可惜啊,我們這一次出來沒有帶鍋,否則的話煮著吃山雞才是最好吃的。”

  萱草聽了這個話,忍不住笑了笑,然後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不錯。”

  看著萱草那個樣子,石頭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又繼續烤麵前的山雞。很快,他們中午的午飯就這樣解決了,下午的時候,他們也把山洞擴的差不多了。基本上每個人都有一間不大的房間,萱草看著那個房間雖然說還是有些不滿意,但是卻也覺得無所謂了。畢竟,他們在這裏不過是住五天而已,而且已經過去了一天,隻有四天了。

  石頭和萱草他們在洞府的客廳裏坐著,有些奇怪的說道:“你師兄難道說就讓我們在這裏待五天嗎,沒有別的事情嗎。如果說,我們就在這裏待著的話,應該沒有什麽危險的吧。”

  萱草聽了石頭的話,猶豫了下,然後點了點頭,看著麵前的萱草說道:“你說的不錯,如果說就讓我們這樣安穩的度過這幾天的話,確實不像是我師兄的風格。但是,他下麵一步會怎麽做呢?”萱草說著,微微皺著眉頭。

  “……”高陽坐在一邊,聽著他們幾個人的說話,頭微微的低垂著,不知道在想什麽。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咳嗽了一聲,然後問道:“你有什麽想法嗎?”

  第一百三十七章 危機

  似乎沒有想到萱草會和自己說話,高陽有些茫然的抬頭看了一眼萱草。

  “算了,你這樣的小孩子,能有什麽樣的想法?”見著高陽那個樣子,萱草突然唾棄起自己來,自己怎麽會覺得這樣一個小娃會有什麽建設性的想法,想著,就直接偏過頭不準備接受小家夥的想法了。

  見著萱草那個樣子,高陽哼了一聲:“我怎麽就沒有想法了,我在想,要是我的話,我訓練別人會用什麽手段。不過,我記得他說過,隻有在你們修為達到頂點的時候,你們的封印才會被破除。那麽,很簡單了,他肯定是想要你們遇到危險。”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