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為師與爾解道袍

第11節

  她說著,掃了一眼葉師妹。葉師妹剛才聽著白師兄問原師姐的話的時候,嘴上嘟噥著幾乎可以掛一個油瓶了,但是聽到原師姐提起自己了以後,臉上立即又是一派甜蜜。

  看著她的樣子,白師兄笑眯眯的說道:“葉師妹我自然會好生照顧的……”說著,就舉起葉師妹的手,親親的親了一口。

  萱草看著這一幕,忍不住一下子嘔了一聲。立即,兩道幾乎可以殺人的目光迎麵而來。白師兄倒是十分有趣的瞅著她,像是看什麽稀奇東西一樣。葉師妹則是不客氣的訊問:“萱草師姐,不知道葉玲兒做錯了什麽事情,讓師姐反應這樣大?”

  見著葉師妹在這裏訓問,萱草猶豫了下,不知道怎麽說自己是因為被這樣小言的一幕給刺激到了。所以說,半天沒有說話。葉師妹見著她不說話,就越發委屈起來,大聲說道:“我知道在穀內師兄師父都偏疼你,但是就算如此,你也不需要對我有這樣大的意見啊!”

  說著,眼淚一下子哇啦啦的就掉了下來。

  萱草不大明白,在穀內師父師兄疼愛自己,和在這裏白師兄要親她有什麽關係。猶豫了半天,她隻能幹笑了兩聲,然後說道:“卻不是師妹的關係,估計是剛才吃小食的時候吃的有些過多,現在喉嚨裏有點噎了,所以才會反胃成如此。”

  “你!”葉師妹眼睛瞪的滾圓,看的萱草都怕她眼珠子一下子掉了下來。這個時候,原師姐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好了好了,你們兩個本來都是我們穀內的人,怎麽可以因為一點點小事兒傷了和氣。這件事情就算了,萱草你以後也少作怪,明白嗎?”

  萱草知道原師姐是幫自己解圍,立即點頭:“自然是明白的,萱草以後絕對不會貪食了!”

  “白師兄,你看他們!”葉師妹一下子跺腳,嬌嗔的看著麵前的白師兄。

  第二十五章

  白師兄聽了葉師妹的話,笑了笑,攬著葉師妹在懷裏,溫和的說道:“好了,好了,我還有些事情要先行離開,我們明日再見好不好?”

  白師兄的話音裏帶著淡淡的寵溺,葉師妹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緩緩的點了點頭。白師兄又向其他幾個人告辭了以後,方才離開這裏。萱草見著那個白師兄走了以後,趕緊摸了摸自己的胳膊,不知道為什麽看著那白師兄做出來一副情聖的樣子,她心裏頭就肉肉麻麻的。

  見著白師兄走了以後,葉師妹臉上有幾分訕訕的,她並沒有和幾位坐在一起,而是隔開了一個位置,然後坐下。原師姐看了一眼葉師妹,歎了口氣,然後對著旁邊的兩個人笑著問道:“你們這次出來有什麽收獲嗎?”

  “沒有呢,那些東西都太貴了,我們根本就買不起。”呂師妹說著,特意瞅了一眼葉師妹。葉師妹聽了這個話,臉上有幾分得意的樣子。劉師妹笑眯眯的說道:“我倒是買了一個小玩意,不過沒有什麽作用,不過是好看而已。”說著,就從自己懷裏頭掏出來一根發簪。

  “這個簪子隻是一次性的法寶,可以護住我修為高我一個層次上麵的人一次攻擊。雖然說有些雞肋,但是我看著好看,就還是忍不住買下來了。”她說著,吐了吐舌頭,並且拿著那個簪子給原師姐看。

  原師姐看了看,笑著說道:“你這個如果說在五十靈石左右買的話,倒也還算劃算,如果說再高的話,就是不值得的了。”

  “不是呢,才花了三十靈石,是一個長的很漂亮的姐姐賣給我的,她說是她以前用來護身的法寶,但是如今她境界高了,用不著了就拿出來賣了。”劉師妹說著,笑的越發燦爛。很顯然她是因為知道自己撿了便宜,所以說才這樣高興的。

  萱草笑著說:“我隻是收集了一些靈草的幼苗,畢竟我如今是在做這個的,也想看看能不能自己培育出來一些。”

  “我基本沒有怎麽出去走動,今日的逛街的人會比較多,明天擺攤的人會更多一些,明日我在看看能不能有我合用的東西吧。”

  葉師妹聽到原師姐說完,立即迫不及待的從自己的儲物袋裏拿出來了兩樣東西:“這兩樣就是剛才白師兄買給我的呢。”萱草聽了她的話,看了看她拿出來的兩件東西。那兩件東西乍看上去確實是不錯的,一件是天蠶絲衣,是淡綠色的,上麵有一些銀色的紋路,看著影影綽綽的,萱草發現上麵加持的應該是幾個法陣。她如今又抓緊修煉,把法陣放下來了,所以說是什麽法陣她倒是暫時看不出來。

  另外一件則是一件蓮花樣的器物,上麵有靈氣的波動,倒是看不出來是什麽。似乎看出來了萱草的疑惑,葉師妹甜甜一笑,芊芊玉手拿起了那個蓮花座一樣的東西,說道:“這個可是一件靈氣呢,是專門護身的法寶,可不是像是劉師妹買的一次性一樣的東西。這個一旦祭奠出來是可以抵擋金丹期前輩的攻擊呢,隻要這個蓮花座上麵靈石的靈氣不耗光的話,是不會有任何問題的。”她說著,故意眨了眨眼睛。

  看著她的樣子,萱草想了想,如果說是強度一下次超出這個靈氣所接受的範圍的話,想來也是不可以的。想到這裏,笑著說道:“真是沒有想到,這一次出來收獲最大的居然是葉師妹。”

  “那是自然,如果說師姐師妹們不拒絕白師兄的贈送的話,多多少少也有了一些收獲呢。”說著,她就開始擺弄自己手裏頭的丹藥瓶子。見著葉師妹這個樣子,萱草皺了皺眉頭,她其實可以看的出來,剛才那個白師兄對她其實是很淡的,根本就不會深交的那種,但是麵前的這個小丫頭說不定已經做起了春秋大夢。

  她也不仔細想想,那樣的人見過的美人有多少,怎麽會突然看上她?想來是因為開始的衝突,所以說故意想要找一個人折辱她們幾個。想到這裏,萱草歎了口氣說道:“白師兄和我們非親非故,如果說太親近了反而不好。”

  “萱草師姐你說什麽話呢,雖然說我知道在我們那裏你確實比我吃香,但是在外麵可就不一定了。況且,你的樣貌也不過是清秀而已,自然是不會有那麽多人看上師姐了。”她說著,嘴角有一絲絲諷刺的笑容。

  其實萱草一直都知道麵前的這個葉師妹對自己好感度一直不高,但是沒有想到她居然會對自己有這樣的敵意。既然人家不相信自己的話,自己又不是什麽聖母,何必要貼上去不要臉。想著,她就聽到了旁邊的一陣咳嗽聲,她偏頭看向了旁邊的原師姐。原師姐笑了笑說道:“看來我們都是要留到明天的了,好了,我們現在去找一個客棧住下吧。雖說我們是乾坤門的弟子,這裏有資源會先給我們提供,但是畢竟我們是外門的,隻怕不早些去,好地方都被人搶光了。”

  說著,就站了起來。

  萱草趕緊跟著原師姐站了起來,葉師妹見此,隻能委屈的收起了自己的兩樣東西,她其實還想現一現呢。幾個人找了幾家大點的客棧,卻發現那裏都住滿了。最後無奈,選了一家比較小的,才堪堪有房子可以住進去。

  她們是五個人,原師姐和萱草住一間,呂師妹和劉師妹一間,葉師妹住一間。葉師妹得知是自己住一間了以後很顯然有些得意,見著她那個樣子,萱草歎了口氣,這個女人怎麽連自己被排斥了都不知道?

  原師姐進入了房間了以後,一邊收拾自己的東西,一邊帶著歉意的對著萱草說道:“真是不好意思,本來是想讓你自己住一間的,但是我想今日葉師妹的樣子,其他幾個肯定也不會想要和她一塊兒住,所以才讓你來和我住,你不介意吧?”

  萱草聽了原師姐的話,笑著說道:“哪裏會介意,能和原師姐一塊兒住,我高興歡喜都來不及呢,如果說原師姐能和我多說一些門派裏發生的事情的話,想來我會更高興的。”

  “其實門派裏的事情也沒有什麽好說的,你以後待的時間長了就知道了。不過那個白師兄你卻是要注意一些了,雖說你可以不喜歡他,但是千萬不要太明顯的得罪他了。白長老雖然說管不到我們那裏去,但是慫恿一些人過來故意挑刺還是可以的。”

  原師姐說著,囑咐的說道。

  萱草聽了這個話,笑著說道:“說起來我覺得那個白師兄似乎對師姐的興趣更大一些呢。”

  “你這個死丫頭,不要亂說話。雖然說我們這一支鮮少出去和別人交流,但是我卻也聽說過那個白師兄的故事。這個白師兄天賦不算很高,但是卻也到了開光期,就是因為他有大量的資源在後麵堆著。並且,他在門派裏已經招惹了不少女孩子,那些女孩子有的成為了他的侍妾,有的則成為了他爺爺的侍妾。更有的是直接消失失蹤了,誰也不知道去了哪裏。所以說,你別以為他看上你了是什麽好事兒。我看他還好,對葉師妹應該是想故意挑釁我們。隻希望真的是如此簡單,這樣的話反而是好了。”

  原師姐說著,歎了口氣,臉上有著淡淡的憂慮。

  看著她的樣子,萱草奇怪的說道:“聽師姐說了白師兄的爺爺,但是卻未曾聽到他父親……”

  “他的父親在十幾年前,就因為出去參加門派任務被靈獸給吞噬了,因為這件事情白長老當初還十分震怒來著。如若如此的話,他也不會對白師兄這樣的寵溺,一點原則都沒有。”

  萱草聽了這個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難怪說不能惹這個白師兄,感情人家家裏就這一個獨苗了,如果說出了什麽事情他們家就直接沒有香火了。

  兩個人說了一會兒話,就睡了。萱草睡著睡著,突然又夢到了上次夢到過的那個女子,她滿臉的淚痕,似乎在對人說著什麽,但是不管她怎麽樣想聽清楚,但是都聽不清楚說的是什麽。最後,隻能聽的清楚最後一個男人的聲音:“滾,你給我滾!”

  她猛地醒來,一下子坐了起來。原師姐本來就沒有睡覺,在旁邊打坐。看著她驚醒,立即上前問道:“發生什麽事情了?”萱草看著原師姐這個樣子,抽了抽唇角,苦笑了下,“沒什麽,不過是做了一場噩夢。”

  “噩夢?師妹小小年齡又怎麽會有心魔?”原師姐聽了她的話,目光中有幾分好奇。聽了原師姐的話萱草更是奇怪,跟著她的話重複了一遍:“心魔?”

  “嗯,就是心魔。可是,師妹這樣小的年齡,不應該會有這個東西才是。”原師姐說著,皺著眉頭打量著麵前的萱草。

  “我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兒,就是夢到一個很奇怪的女人,似乎和誰說話,然後就一下子醒了,似乎是很可怕的事情,但是我並沒有看到什麽可怕的場景。”萱草說著,撫摸著自己的胸口,似乎還能感覺到剛才那一瞬間自己激烈跳動的心跳。

  聽了她的話,原師姐的疑惑之色越發明顯了……

  第二十六章

  “師妹這樣的情況我倒是從來沒有聽說過,一般來說心魔都是在你德行有虧,或者是執著於某件事情的時候才會出現。但是聽師妹所說,似乎又不是那麽一回事兒。不過沒有關係,師妹也不要想的太多,一切隨緣,不要太強求才是好的。”原師姐笑著說著,臉上的笑容淡淡的。

  看著原師姐這個樣子,萱草緩緩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但是心裏頭卻開始在琢磨起心魔兩個字的意思了。如果說按師姐所說來揣摩的話,那麽這個心魔將來肯定還會來影響自己。

  看著萱草若有所思的樣子,原師姐笑著說:“想來你也不知道心魔到底是個什麽東西,其實心魔對你現在的影響並不大,這個是在金丹期以後,才會慢慢的糾纏你,然後讓你修為難以進步,並且很容易走火入魔。所以說你現在不要想那麽多,如果說你太執著的話,說不定對心魔來說反而是有所補益的。你順其自然,說不定這個心魔就會自己消散。”

  “我知道了,謝謝原師姐。”萱草笑著點了點頭,臉上有幾分釋然。見著她這個樣子,原師姐笑了笑,然後取來了帕子給她擦臉。

  兩個人說了一陣子話,萱草因為做夢的事情也不打算睡覺了,隻是坐在那裏打坐。當第一縷陽光照入房間裏了以後,萱草也緩緩的收功了。跟著原師姐一塊兒梳洗了以後,兩個人走到了樓下,要了簡單的早飯,吃了一會兒,其他三位師妹方才緩緩的從樓上下來。

  葉師妹臉上一臉的滿足,小臉也是紅彤彤的,其他兩個也是很顯然睡好了的樣子。葉師妹下來了以後,見著萱草她們都已經開始吃飯了,頓時有些不滿起來,嬌嗔著說道:“兩位師姐也真是的,吃早飯也不喊我們一聲。”

  萱草笑著說:“我們不過先用了一會兒,況且也不知道你們喜歡吃什麽,你們自己也點一些自己喜歡的吧。”說著,就喊來了小二。小二來了,葉師妹仰著修長的脖子,一雙美麗的眼睛眨啊眨,笑眯眯的說道:“你們這裏有什麽拿手好菜,盡管都上上來吧。”

  “這個,早上的……”那個小二聽了這個話有些驚訝,猶猶豫豫的沒有走。見著小二在那裏猶豫的樣子,葉師妹立即有幾分不高興了,臉上掛上了寒霜:“我有說是按照早上的飯菜來麽,就是你們平常酒宴裏麵的。難道說,你還怕我出不起錢不成!”說著,小手就在桌子上麵猛地拍了一下。

  萱草猛地一陣,看著麵前的葉師妹,心裏頭開始琢磨,葉師妹什麽時候這樣霸氣了。

  那小二很顯然也是被葉師妹的霸氣給嚇著了,半天沒有動彈。這個時候,掌櫃似乎發現這裏的不對,趕緊從櫃台後麵匆匆忙忙的走了出來,陪著笑說道:“我這個夥計腦袋有點木,這位客人不知道要的是什麽?”

  “我要的是你們這裏所有的好酒好菜,都給我上上來吧。”

  見著掌櫃來了,葉師妹臉上神色稍微好了一些,但是卻還是瞪了一眼那個無辜的可憐客棧小二。見著她那個樣子,掌櫃掃了一眼她們麵前桌子上麵擺的早點,然後笑著說:“那好酒好菜可是不少的,如果說在這裏吃的話,隻怕是擺不下的,不如客人移步樓上的包間,一會兒菜就送到了!”

  葉師妹見著這個掌櫃會說話,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算你識相,師姐,師妹們,不如我們一塊兒上去吧。”葉師妹笑眯眯的說著。

  看著麵前的葉師妹,萱草笑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真不巧,我已經吃飽了,不如就原師姐,還有兩位師妹一塊兒跟著葉師妹上去吃吧。”

  聽了這個話,原師姐也搖了搖頭:“早知道師妹點這樣多的好吃的,那我肯定會留著肚子去吃大戶了。隻是葉師妹下來的卻有些晚了,我們已經吃好了。也就葉師妹和兩位師妹一塊兒去吧。正好,今兒我是要和萱草一塊兒去逛的,等會你們自己逛自己的,晚上過來集合吧。”

  “中午也不來聚了嗎?”劉師妹沒看懂這一幕到底是什麽意思,眨巴大眼睛,好奇的問道。

  見著劉師妹這個樣子,原師姐笑了笑說道:“隻怕到時候大家都有各自的事情,強著要在一塊兒也是不自在的。”

  “知道了。”葉師妹點了點頭,也不把她們兩個人的話放在心上。因為她們麵前的早點確實是要吃完了的樣子,見著葉師妹領著兩位小師妹上樓了以後,萱草歎了口氣,但是很快又笑了出聲。

  原師姐也笑了笑,喝了一口粥,然後說道:“這個葉師妹,當初在穀內的時候倒也沒有看出來她是這個樣子。”

  “師姐也不要說師妹了,至少她現在想的到請我們吃飯呢。”萱草說著,眨了眨眼睛。兩個人結完帳,然後就一塊兒出去了。或許是因為起來的早,所以外麵看著還是有些冷清。兩個人走到了雜物區了以後,萱草發現這裏的人還真可以說是不多,但是也不少。擺攤的人都比較閑散,看著人家在那裏看東西,也不會趕著去介紹,而是在旁邊冷眼看著。

  原師姐介紹說道:“這裏和別的地方不一樣,這裏大部分都是自己賣的東西自己也不知道具體是什麽。如果說他們在見到有人看到某一樣東西特別激動的時候,基本上就會覺得是有價值的,那個時候就會上刀子了。有的甚至在買家說出來是什麽的時候直接反悔不賣了。所以說,如果師妹看到什麽好東西,至少麵上是要不動聲色的。”

  “多謝原師姐指點。”

  萱草點了點頭,再仔細看過去才發現果然如此,這裏的擺攤的人雖然說看著是漫不經心的樣子,但是一雙眼睛卻盯著買東西人的表情,想來是從他們麵上的表情來決定那東西是好還是壞。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知道這裏的潛在規則,所以說這裏買東西的人大部分臉上都是一片木然,不然就是一片茫然,根本就看不出來什麽表情。

  “師妹,你光看人不看東西是怎麽了?”原師姐看著萱草在打量周圍的人就走過了老遠,忍不住出聲提醒。萱草猛地一驚,下意識的回頭。她不好意思的對著師姐笑了笑說道:“沒什麽,不過是習慣了。”

  是啊,習慣性的去看人臉色。不管到了哪裏,都習慣的去看人,看那些人的樣子……

  想到這裏,她歎了口氣,然後開始就近看一個攤位。這個攤位上麵擺放的東西十分有個性,一個看上去黃乎乎的石頭,一個破舊的小鼎,一個看上去是老舊的玉玦,最後是一個看著爛的不成樣子的書,書上麵是什麽字萱草也看不明白。

  掃了過去,萱草第一個拿起來的是那個小鼎,上下看了兩眼,然後用手搖了搖,感覺沒有什麽特別的,就又放回去了,又看另外一個黃乎乎的石頭。那個石頭看上去是個石頭,拿起來還是石頭的重量,摸上去也就頂多像是外麵沙灘上麵撿到的那種鵝暖石。她猶豫了下,然後又放了回去,最後拿起來的是玉玦。她拿到玉玦了以後,下意識的就用神識探了進去。按理說她的神識應該要比同階段的人要強大一些,因為她要經常的使用。

  但是她發現,這個玉玦根本就探入不進去。一般這樣就隻有兩種情況,一種是這個是用過的一次性的玉玦,但是不知道為什麽,僥幸的保存了完好。另外一種可能就是這個上麵下了禁製,而且禁製很高明,她剛才根本就還沒有觸發到禁製。

  萱草本來就學陣法,對陣法禁製這樣的東西頗有幾分好奇,於是捏著玉玦問:“這塊玉玦多少靈石?”

  “如果你想要的話,一百塊靈石給你了。”萱草聽了這個話,愣了下,然後很利落的就把靈石放了下來,拉著原師姐就走。原師姐跟著她走,笑著問答:“我看你對那個玉玦很感興趣的樣子,怎麽不還價試試?”

  “那個玉玦如果說不是用過的就是有禁製,隻是比較高明我探入神識都還沒有觸發。師姐也知道我對這樣的東西會比較感興趣,所以說特意想要買回去研究下,但是沒有想到,那個人居然一下子開口就是一百塊靈石,我覺得我承受不起,所以就趕緊走了。”萱草說著,吐了吐舌頭。

  見著萱草這個樣子,原師姐笑著搖了搖頭:“你啊,你要知道,在這裏買東西,人家喊的是價,你還的才是靈石呢。”

  萱草聽了這個話,很是疑惑,眨了眨眼睛。原師姐解釋:“這裏的東西都是未知的,所以價格定的都十分不穩定,除非是明確知道是什麽,所以基本上不會有特定的價格。一般你如果看上什麽,就可以討價還價,如果說價位你能接受的話,就可以買下來了。”

  “原來是這個樣子啊,還可以還價的……”萱草恍然大悟,原來這裏並非和賣丹藥的一樣,是直接明碼標價的啊!

  第二十七章

  看著原師姐似笑非笑的樣子,萱草突然覺得自己有點2,抿了抿嘴巴,就什麽話都不說,隻是注意著看著旁邊兩邊的東西。她凝神注意了一陣子,發現這裏討價還價的風氣果然是濃厚的很,基本上人家拿著看上的東西,都會和攤位老板還價一陣子。這樣明顯的事實,自己剛才都沒有發現,真是太2了!

  萱草想著,心裏頭悔恨的不得了。這個時候,原師姐像是看上了什麽東西,咦了一聲,然後就蹲了下來。看著原師姐蹲了下來了以後,萱草也好奇的蹲在了旁邊,看原師姐有什麽發現,隻見原師姐從那個攤位上麵拿起了一塊兒鏽的看不出來是什麽樣子的銅鏡。

  “這個東西……”原師姐拿在了手裏頭了以後,臉上就很淡定了,抬頭看麵前的攤主。攤主見著原師姐問起,笑了笑說道:“這個是我跟著一夥人去一個遺址探險的時候發現的,不過這個有點邪門的是不管怎麽打磨,這個上麵的銅鏽都不會掉落分毫。”

  “哦?”原師姐應了一聲,又看了兩眼,然後說道:“這個東西你出多少?”

  “這個啊,88塊靈石吧,也算是圖個吉利,你發我也發。”

  “貴了。”原師姐說著,搖了搖頭,但是手上的銅鏡卻還沒有放下。見著她這個樣子,那個人立即知道原師姐是真的想要了,猶豫了下,然後說道:“這樣吧,66,也算是吉利。”

  “還是貴了,這個我不過是覺得好玩想買回去看看我能不能磨好,如果說你還不誠心出價的話,也算是我和它沒有緣分了。”原師姐說著,就作勢要放下。

  見到她這個樣子,那個攤主趕緊攔住:“別別,有話好好說啊。這樣吧,既然我說的價格你都不滿意,那你就自己說一個。”

  “要我說,最多十塊靈石。”原師姐說著,看了一眼那個攤主。見到那個攤主麵上有些猶豫的神色,立即又把那個往攤位上麵放,見到她這個樣子,那個攤主趕緊擺手:“好好,十塊就十塊!”

  於是,兩個人談好了價格,一手交錢,一手拿貨。原師姐手裏頭擺弄著那個銅鏡,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見著原師姐這個樣子,萱草有幾分奇怪的問道:“這個東西我看上去也平平的很,不知道師姐為什麽?”

  “這個東西我看著投緣的很,而且,你不覺得看著很精巧麽,雖說外麵都生了鏽跡,但是形狀整體是沒有變化的。如果說想辦法去了那些外麵的東西,裏麵定然也是精巧的很。而且,我覺得這個至少應該是個靈器,就是不知道怎麽激活使用了。”原師姐說著,翻來覆去的看著手裏頭的銅鏡。

  萱草掃了一眼原師姐手裏頭捏著的東西,實在是看不出來哪裏好,隻能笑了笑,跟著後麵算是打哈哈,兩個人一塊兒又逛了一會兒,萱草倒是發現了一個好玩的,看著就像是一個種子一樣的石頭,她好奇的蹲在了那個攤位麵前,指著那個石頭問道:“這個是什麽?”

  “這個啊,是我偶爾挖土的時候從地裏頭挖出來的,我看著像是某種石蓮的種子。但是卻又不肯定,外皮十分的堅硬,我試著砸開,但是卻沒有弄開。”攤位主人說著,看了一眼自己麵前的那個種子樣的石頭,口氣中有著濃濃的遺憾,很顯然他當初是想要自己種出來看看是什麽的,但是無奈卻沒有成功。

  見著萱草看上這個,原師姐奇怪的問道:“師妹,你看上這個東西有什麽用,這個很明顯已經過去很長時間了,不一定還有生機。”萱草聽了原師姐的話,笑了笑說道:“我是看著有些好奇,所以說想買回去試試看能不能種下來。”說著,抬頭看著麵前攤位老板:“你也不能肯定這個是什麽種子嗎?”

  “不能,我看著隻能知道是某種蓮花的種子,具體是哪種就不知道了。”攤位老板說著,無奈的聳了聳肩膀。看著那個攤位老板的模樣,萱草猶豫了下,然後問道:“這個,如果說賣的話,多少?”

  “一塊兒靈石,你要的話還可以在這攤位裏麵選一個其他的東西作為添頭。這個本來就不值當什麽……”

  這個老板還是比較憨厚的,萱草點了點頭,然後又開始看旁邊的小東西,一看之下才明白為什麽這個老板這樣慷慨。原來,這個攤位上麵的其他東西都是一些比較小,根本看不出來是什麽的東西。

為師與爾解道袍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女主一直在找死 原來我是未來大佬的白月光? 我在微博算財運 不務正業的麵包店 我有特殊的宅鬥技巧 玄門宗師是網紅 神君擋著我仙途了 第一道派魔導師! 女神養成計劃 山神的豪門生活 末世之生存遊戲 波月無邊 他從夜色深處來 寵物店小老板 三線輪回 風妒桃花 家養小妖精 卡師在現代 影帝那煉丹的閨女 (血族)供血不足 越獄 西幻種田了解一下 巫山女 妖夫,別纏我 時空交易器 吃肉的狐狸不好養 上神勿撩 玄學神棍在九零 在獸人世界當店員 天師(女強)
  作者:清風渡  所寫的為師與爾解道袍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為師與爾解道袍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