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異常生物見聞錄

第15節


郝仁指了指全息畫麵,上麵寫的非常清楚:


“泛用型自適應翻譯腳本,使用權限f,應用於基層審查官或眷族,激活後可直接與使用者思維相連,進行腦內同步翻譯,使用者不會感覺到這一翻譯過程,同時支持語言輔助功能,可接管使用者部分語言能力,全麵實現使用者與各種異語種的無障礙交流。”


上麵用了些專用名詞,但郝仁撿著自己能看懂的東西看了一遍也就明白這個該怎麽用了,不得不承認此乃神物,就如同數據終端可以直接和使用者的思維連接,數據終端裏的輔助程序也是這樣進行連接的,他原來還以為這個翻譯器是個類似文本轉譯發聲朗讀的玩意(沒辦法,他就這見識,地球上也沒比這更高級的貨了不是?),卻沒想到它可以直接將任何語言的翻譯結果送到自己的腦海中,而且它還有個“語言輔助功能”,這個功能可以接管使用者的部分語言能力?


郝仁想了想,認為這意味著自己可以假裝當地人了——甚至能演繹完美的倫敦腔。


“誒對了,咱可以現場試試!”郝仁看到翻譯程序注解裏還說明了一條,此程序已經內置了帝國管轄區內所有的語言庫,甚至包括每個未開化星球上的土著語言和失傳語言,頓時就有了測試一番的想法,他激活翻譯功能,在腦海中確認數據終端已經準備好精神端口,隨後看向薇薇安,“你用古英語和我說話,看看這個管用不。要按說明書上寫的,隻要是地球上的交流方式就都可以翻譯。”


薇薇安眨眨眼:“這東西真有這麽神奇?”


“試試不就知道了?”郝仁興致勃勃,“你說吧。”


薇薇安微微一愣:“我剛才說的就是古英語——你回答的也是。”


郝仁愕然地看著手上的數據終端,良久才自言自語起來:“這還真的無障礙交流啊,我都沒感覺到……它連你說話的腔調都一並模仿了。”


莉莉抱著膝蓋在旁邊看了半天,這時候也壓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滿臉帶笑地蹭上來:“房東房東,你也讓我試試唄~~”


結果等莉莉把數據終端拿到手上之後,翻譯程序立刻就終止了。


“本機雖然是低權限民用型,但也是有規矩的!”數據終端上冒出來臭屁哄哄的一行字,“你所選擇的功能模塊權限認證失敗,繼續使用相應功能將可能觸犯禁令——你要實在想用,將來去影子城買個不帶鎖的降級民用版吧。”


莉莉眼睛一瞪:“那為什麽我平常用你聽歌的時候就沒事?”


“這屬於無鎖定功能,依照相關規定可以開放,”數據終端又打出一行字,“但是請尊重本機的初始設定,本機是讓使用者執行任務用的,不是放歌的!你可以侮辱本機的傳統外形,但你不能侮辱本機的播放器——用腦內十六聲道模式循環放小蘋果,這是對本機的嚴重挑釁!”


郝仁表情古怪地看著莉莉,後者訕訕地把數據終端還回來:“我無聊嘛,正好那天你把這個放在茶幾上就去幫蝙蝠做飯了,我就稍微玩了一會。”


郝仁無言地把數據終端收好,看到莉莉臉上失望的神色實在有點於心不忍,於是想法子轉移她注意力:“這樣吧,剛才跟薇薇安試過了,也跟你試試,你隨便選個外語方言什麽的,看能翻譯不。”


莉莉果然高興起來,看郝仁露出準備就緒的模樣之後清了清喉嚨,試探著說了句:“汪?”


郝仁:“……”薇薇安:“……”數據終端:“……”


“這個……本機沒有預裝對應的詞匯庫,”數據終端上冒出一行字,“不過根據情景分析以及你的身體情況,你剛才說的是‘飯’?”


莉莉抱著膝蓋扭過身子:“猜出來的不算。這個不好玩,我要下去吃東西。”


等莉莉跑出去之後,薇薇安才皮笑肉不笑地轉過臉來:“你看她平常還不承認自己是大狗,這一開口果然就露餡了。”


“話不能這麽說,”郝仁多少還有點護著平常很能給自己調節心情的二貨狼人妹子,“我讓她說幾句外語,狗叫對狼人而言興許就算外語了吧……至少也是方言。”


郝仁對著數據終端的新功能嘖嘖稱奇,感覺自己從此就能橫掃天下語言界,要不是自己生性偏懶,興許光靠著這個就能去各大外國語學院假裝大尾巴狼去,但他不知道的是——這東西在時空管理局其實都已經是最基礎裝備中的最基礎功能了,而且眼瞅著就要過時的玩意兒:語言不通問題是巡查各個時空的基層辦事員經常要麵對的情況,他們和希靈使徒不一樣,不能通過精神網絡來直接通曉所有知識,凡人之軀的基層辦事員(也就是審查官和各路“聖子”“主教”之類)往往要依靠各種設備來搞定任務中遇上的難題,而現在時空管理局正在著手改進這一情況,將數據終端的部分功能直接整合到審查官的身體調整項目中去就是其解決之道,第一項目就是給他們大腦裏增加翻譯機構,讓他們可以和希靈使徒一樣在不知不覺間和所有種族無礙交流並且不需借助任何設備——可惜郝仁這倒黴催的沒趕上好時候,他過兩天還得去那個“棺材”裏躺一遍……


將來的煩心事暫且不提,郝仁和薇薇安是好好在房間裏研究了一番——別想歪,就是研究這個數據終端還有沒有其他功能。郝仁是體會到渡鴉12345的不靠譜之處了,那個白發魔女竟然連時空管理局的基礎裝備都搞不明白,說她機械白癡都算委婉的,也不知道這樣的家夥到底算不算特例,總之為了避免將來在類似的情況下再被坑到,郝仁必須好好研究自己手頭的裝備是不是還有別的毛病,結果這一檢查還真發現了問題:數據終端裏安裝著一套《三十七種族保胎安神大全》,備注寫的是“武器分類”……


郝仁的表情是這樣的:o_o!!


那個五位數的神經病女神到底還能不能好好工作了!這真等到將來在戰場上快被打死的時候一聲請求支援,空降過來兩輛嬰兒車算誰的?


第三十九章 陌生人


經過將近一個小時的研究,郝仁終於確定一件事:自己手頭這個數據終端大毛病沒有,小毛病不斷,即使他是個初次接觸這種高科技玩意兒的門外漢他也能看出這個小設備裏麵的係統有不對勁的地方。很多功能看上去莫名其妙,很多資料跟他八竿子打不著,他還專門找數據終端的ai問了問,結果連ai都不知道這些東西是準備幹什麽用的——反正渡鴉12345讓它裝,它就都給裝上了。


沒錯,渡鴉12345下令給裝的,而不是係統自帶。每一個從時空管理局總部下發的數據終端其實都經過了初始化,按理說它們被送到基層之後應該全都一樣才對,但基層地區的管理人員有權根據當地情況給這些數據終端添加一些特殊用途的程序,比如當地生物百科大全,比如本地星際航線圖,比如專門為女性審查官準備的保胎安神指南之類,反正不管多奇怪的東西都能在希靈帝國的資料總庫裏找到,所以數據終端可安裝的程序也是無窮無盡——然後問題就出在這兒了,郝仁的當地長官是個腦子有坑的女人(女神?),那貨明明對科技型的東西一竅不通,卻也不知道多申請幾個神秘係設備,偏偏她還是個遇上啥都喜歡親手摻和的性格,郝仁的數據終端被送到這邊之後首先就讓渡鴉12345玩了半天……


現在郝仁和薇薇安就看著數據終端上茫茫多的《pt-385宇宙百科全書係列》(一套兩千本)陷入了呆愣狀態,他發現這個讓人頭大如鬥的東西還沒法刪除,事實上數據終端上所有被渡鴉12345安裝進去的亂七八糟的東西都無法刪除,被高級權限鎖死了……


“本機建議你——湊合著用,”數據終端上冒出一行字,“本機的功能還是完整的,你用得上的東西應有盡有,你隻需要壓製自己的強迫症,適應一下自己的隨身設備裏有海量垃圾信息就可以。因為如果你找渡鴉12345長官要求調換設備,她隻會給你個比現在情況更糟的,這是本機查詢了本地網絡留言簿之後發現的情況——所有跟渡鴉12345長官打過交道的人都在抱怨類似事件,而且反複投訴率達到百分之百,她是一個很擅長弄壞東西的人。”


“罷了罷了,”郝仁趕緊擺擺手,他也隻是鬱悶了一小會,隨後樂天精神占據上風就把這件事放到了一邊,“反正管理係統資料的人是你,到時候我需要什麽東西就讓你幫忙找出來就行了,那些亂七八糟的玩意兒眼不見心不煩,我當它們不存在還不行麽,這沒問題吧?”


數據終端上立馬蹦出一行牛皮哄哄的字:“本機性能卓越,查詢功能強大,用戶不必顧慮。”


在不久的將來,郝仁一定會認識到自己今天做了一個多麽正確的決定的。


“咱們也下去吃飯吧,”郝仁把數據終端揣回兜裏,徹底將這件事扔到腦後,隨後抬頭看了看牆角氣派又帥氣的古式座鍾,“莉莉都下去一個鍾頭了怎麽還沒動靜,迷路了還是怎麽著。”


“那隻大狗是個飯桶,這裏早上提供一頓自助餐,她肯定要吃到扶著牆出來才行,”薇薇安撇撇嘴,“沒有教養,她就那點出息。”


郝仁無言地聳聳肩,領著薇薇安離開房間,很快便來到了位於一樓的餐廳。


英國是個慢節奏的國家,在很多場合下,這裏都縈繞著略帶慵懶和不急不忙的氣氛,當地人的一天普遍要從上午九點開始,包括他們的早飯——郝仁顯然還不能適應這種時刻表,他時差還沒倒過來,首先就迎接了一個空前冷清的早餐:偌大的自助餐廳裏隻有寥寥幾個人,於是他和薇薇安非常容易就看到了在餐廳正中央的莉莉,狼人妹子存在感異常高漲,她一個人占據了一張大桌子,虎踞龍盤一般地進食,麵前已經擺著三四個吃幹淨的托盤了……


郝仁眨眨眼:“都說英國是黑暗料理界大本營,看莉莉那吃相……似乎沒傳說中那麽嚴重?”


薇薇安很是不屑:“她隻是雜食性罷了,生來就是不挑食的物種嘛。”


郝仁端著餐盤去長長的食物台旁轉了一圈,他很幸運地發現並不是所有的英國菜都獵奇的仿佛不明物質,當然這可能也跟自助餐的性質有關,總之他是順利在一些顏色奇特的食物中湊齊了自己敢吃的東西,隨後便端著盤子來到了莉莉旁邊:“還沒吃飽呢?”


“嗯嗯,”莉莉嘴裏塞的滿滿當當,一邊使勁咽下去一邊努力把話說清楚,“這邊的蔬菜沙拉很好吃!水果也好吃!就是不喜歡這裏的烤肉,不如家裏好吃……”


郝仁看著莉莉的眼睛,小聲念叨:“作為一個狼人,你不為自己的食譜感覺羞愧麽?”


莉莉理直氣壯:“誰讓這裏不賣大骨頭!”


郝仁感覺跟這個狼人已經沒法交流了。


隨後他一扭頭,看到了另外一邊坐著的薇薇安,更是忍不住要說兩句:“剛才還說人家沒出息,你覺得你自己出息到哪去了?”


薇薇安麵前的餐盤幾乎可以用移動山丘來形容,某些在郝仁看來可以用迷之食物來形容的東西都被她挨個挑了幾塊,窮慣了的吸血鬼妹子來到這不用自己付賬的自助餐廳果然還是沒能按捺住內心深處的躁動,剛才還吐槽莉莉沒出息,扭臉她就比誰都土包子了!


“我以前就沒體驗過這麽好的日子!”吸血鬼姑娘嘴裏很快也塞了一大堆東西,後半句話含糊的仿佛腹語,“今天不趕緊吃,指不定以後什麽時候才有機會再這麽吃一頓呢……”


郝仁現在萬分慶幸,幸虧英國這邊大部分人的一日生計都是從九點左右開始的,整個餐廳裏算上服務人員也就那麽十幾個人,否則他領著這倆餓死鬼,真不一定能丟得起這人!


在他們三個人忙著對付早餐的時候,一個高高瘦瘦的男人不知何時也端著自己的食物走了過來,郝仁隻聽到側上方傳來一個很溫和的嗓音:“請問我可以坐這邊麽?”


郝仁抬頭一看,發現是個不認識的男子,對方穿著白色的薄襯衫和黑色長褲,身材高瘦,幹淨利落,留著一頭精神的黑色短發,容貌並稱不上有多英俊瀟灑,但帶著一種很幹練可靠的感覺。當然對方最讓人注意的還是那東方人的臉型,郝仁隻看了一眼,便幾乎要肯定對方是個中國人了。


“哦,這邊沒人,你隨意,”郝仁發現自己桌子對麵有空位,便點點頭,不過他也同時發現這個餐廳裏到處都是空桌子,眼前的高瘦男人完全沒必要來自己這邊“拚桌”,於是下意識地對眼前的陌生人有了三分好奇和警惕。


他可還記著自己的“絕密任務”呢,警惕心比以往要高了不少。


有個外人突然冒出來,薇薇安總算記起自己身為高級血族的事實,於是趕緊放慢了進食速度,努力板著臉假裝出一副有修養的貴族氣質——要是她能擦擦臉上的油那就更有說服力了。


“在這裏見到老鄉可不容易,”高瘦男子坐下來,開口說話的時候很是親切,並不像他一開始給郝仁的印象那般不易溝通,“你們是來旅遊的?”


“老鄉?”郝仁真沒想到自己猜中了,因為那個翻譯程序的存在,導致他現在已經完全不能從語言上分辨對方說的是中文還是其他什麽話,這時候聽到對方自稱老鄉才終於敢確定自己的猜測,“你也是中國來的啊?”


“地道的中國人,不過經常滿世界亂竄,”高瘦男子樂嗬嗬地笑著,“好不容易在這裏見到老鄉了,過來湊這麽一桌……沒給你們造成麻煩吧?”


郝仁趕緊擺擺手:“沒事沒事。”


“那就好,”高瘦男子點點頭,隨後仿佛不經意地說道,“你們在找一個叫約福爾德的地方?”


第四十章 獵魔人!


“你們在找一個叫約福爾德的地方?”


陌生的瘦高男子仿佛不經意地問道,卻讓郝仁和薇薇安一瞬間緊張起來,後者憑著多年的定力控製好了自己的表情,郝仁卻難掩臉上驚訝神色:“你怎麽知道?!”


這時候郝仁已經做好拔劍而起血濺五步的準備了——哪怕這附近沒劍他也可以抄起凳子湊合嘛。其實說實在的他這般緊張並沒必要,隻是這家夥平常是在看多了大片,自打從渡鴉12345那裏接了這麽個神神秘秘的任務之後他就把自己帶入到詹姆斯邦德身上了,以一個平頭小老百姓的心態初次接觸這種“機密任務”,說不緊張那是唬人的,郝仁目前完全處於一種草木皆兵的狀態,在他身邊兩百米範圍內每一個會喘氣的直立生物都算假想敵……


不過眼前的陌生男子隻是大咧咧地笑笑,伸手指向仍然在胡吃海塞的莉莉:“剛才這位姑娘到處找人問約福爾德的事情,但她說的中文,除了這兒的服務生和我之外沒人能聽懂,我挺好奇你們找那地方幹什麽?”


郝仁立刻斜了莉莉一眼——後者正在瞪盤子裏的蔬菜沙拉所以壓根沒看見。不過也不怪莉莉這般大膽行動,因為郝仁等人現在幾乎可以確認“約福爾德”並不是現版英國地圖上存在的地名,隻能通過渡鴉12345提供的模糊資料上大致判斷它在什麽位置以及距離倫敦有多遠,要想找到那地方,除了找當地人打聽,似乎還真沒什麽好辦法。


隻是這個二貨操著一口純中文在這裏找人問路就有點不好理解了,難道她以為數據終端的翻譯功能還是團隊共享的麽?


“我們是旅遊的,”薇薇安此前一直努力保持著優雅的進食風度,這時候停下來給郝仁解了個圍,“不過我不喜歡那些已經被人看濫了的旅遊景點,我喜歡找那些很少有人涉足的小地方,就跟探險一樣。前陣子我們在一本書上知道了約福爾德這個地名,正好旅遊路線裏也要在英國逗留一段時間,就決定繞路來這裏看看了。不過好像沒人知道這個約福爾德具體在哪啊?”


郝仁暗中給薇薇安豎起大拇指:這個廢柴吸血鬼總算有用了一次,這謊話張嘴就來,而且你看人家編的多圓!


薇薇安則不動聲色地在桌子下麵做出個勝利手勢:她從人類在泥版上刻楔形文字的時候就懂事了,別的不敢說,忽悠功底還是略具一二的。


陌生男子看了看郝仁三人,似乎沒起什麽疑心,他露出恍然的樣子:“哦,旅遊,這倒是,最近那地方也是有點出名,不過你們找‘約福爾德’這個地名肯定是找不到的。”


“你知道那地方?!”莉莉耳朵支棱一下子就豎起來了,嘴裏叼著半根青菜猛一抬頭,幾乎把沙拉醬甩人家一臉,“你也要去那?”


“看樣子咱們能同行,”高瘦男子笑了起來,“約福爾德是很久以前那地方的名字,距今至少得有幾百年,如今這個地名已經沒人記得,也就比較專業的地理書或者工具書上能查到,也不知道你們怎麽看見這個名字的。以前它是某個授勳貴族的封地,後來荒廢過一段時間,慢慢地在舊封地旁邊興起了個新的小鎮,那個鎮子叫布魯沙爾——你們要是想去看看約福爾德,最接近的地點應該是布魯沙爾,它在約福爾德舊址的南邊,我也要過去一趟。”


“我去……這麽繞……”郝仁忍不住咋舌,“那個白發魔女到底能有多坑,幾百年前的地名,而且現在舊址還荒廢了……”


薇薇安也跟著搖頭吐槽:“資料過時,真不靠譜。”


郝仁瞪了她一眼:“隻會說八九百年前古英語的閉嘴。”


薇薇安頓時尷尬地低下頭去,莉莉掛著一嘴的菜葉子好奇地抬頭到處問:“古英語?什麽古英語?”之前薇薇安掉鏈子的時候這個二貨狼人正在夢遊狀態,所以她壓根記不起發生了什麽。


“吃你的吧,這麽多菜堵不住你的嘴,”郝仁把莉莉的腦袋摁回去,隨後略帶驚喜地看著桌子對麵的陌生人,“這還真是巧,我都沒想到能遇上同路人,之前還發愁該怎麽找那地方呢。你過去幹什麽?也是旅遊的?”


郝仁是真有點驚喜之意,他原以為明天可能要花上整整一天功夫來找這個“約福爾德”到底在哪,而且還不一定能找到,卻沒想到這麽快就碰上一個正好也要去那邊的同路人,說實話這好運氣簡直有點像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巧合的都有點讓人起疑心了。


根據陌生男子的介紹,約福爾德是一個數百年前就已經廢棄的舊貴族領地,可以說是幾乎要消失在曆史塵埃中的地方,即便在舊址上新建起來的小鎮,也在約福爾德舊址的南邊,其實和舊址之間已經沒有任何文化和曆史上的繼承關係,這麽曲折的線索,要通過正常方法慢慢打聽,或者毫無目標地查資料,不知道得調查到什麽時候才能查出來,眼前這位……真是巧合順路的?


郝仁從一開始的意外驚喜中冷靜下來,對眼前的陌生人多了一些疑惑,但他這次沒表現出來,隻是仍舊保持著臉上那種熱切的模樣,眼前的高瘦男子看著也是全無戒心的樣子,他指了指自己:“我是因為工作,我工作性質比較特殊,要經常滿世界轉悠,專門找那種有曆史有故事的地方。”


郝仁腦子一抽:“你是盜墓的?”


然後他就感覺旁邊的薇薇安使出吃奶的勁在他的腳麵上跺了一下。


“我的工作嘛……”高瘦男子故意要賣個關子似的,“話說你們要去約福爾德,那你們知道那最近出了個什麽新聞麽?”


“什麽新聞?”郝仁的心一下子就提起來了,因為他知道,不管那地方出了什麽新聞,都意味著他的任務即將遇坑!他是過去接一個“異常生物”的,那地方千萬不能引人眼球!


“約福爾德最有名的是一個已經廢棄的古城堡,是當年那個舊貴族留下的,如今已經快徹底塌了,”高瘦男子用神神秘秘的語氣說道,“本來它應該就這麽荒廢下去,連個作為旅遊景點的價值都沒有,但最近突然從當地人那傳出消息,說古城堡下麵有奇怪的動靜,晚上還有人看到神秘的火光在城堡上空燃燒,有穿著騎士鎧甲的陌生人在黃昏時候從城堡裏跑進跑出——簡而言之吧,有人說城堡裏的老貴族和當年的騎士們化為怨靈又回來了,那地方在鬧鬼……名氣越來越大。”


高瘦男子將氛圍渲染的非常到位,盡管遣詞用句非常平常,可他愣是幾句話之間勾勒出一個陰風陣陣的氣氛來,不過郝仁怎麽著也是跟狼人和吸血鬼朝夕相對而麵不改色的過來人,他倒是不怎麽害怕,隻是一下子想到一個可能性:話說這不會跟自己的新房客有關吧?


郝仁慢慢琢磨著:假如古城堡的鬧鬼傳言不是假的,那他的新房客十有八九……臥槽,那個白發魔女就不能給自己送點正常客戶麽!


仔細想想,還真不能……正常人怎麽可能住進他如今的家呐。


“那你的工作是?”郝仁好奇地看了高瘦男子一眼,對方著重講這個鬧鬼新聞肯定有理由,應該就和他來此地的原因有關。


高瘦男子嘿嘿一笑,臉上有點不好意思:“說出來你們可能感覺荒唐,其實我是個獵魔人,專門滿世界驅鬼……”


第四十一章 高調的獵魔人?

異常生物見聞錄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異常生物見聞錄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異常生物見聞錄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軒轅訣(四部全集)撿了一片荒野她的左眼能見鬼卸嶺盜王荒村神秘事件極樂小屍妹盜墓筆記重啟之極海聽雷某市一中高二某班黑巫秘聞13路末班車無常簿我的未婚夫白狐大人茅山秘術錄人間無罪死亡停車場無極限通靈地獄app詭案流浪地球超級鬼屍急案特攻夜不語詭異檔案紋陰師獵罪者絕望教室地君總有鬼魂找我破案[懸疑]我老板是閻王升棺發財山椒魚
  作者:遠瞳所寫的異常生物見聞錄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異常生物見聞錄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