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10節

  許輕言這些年也學會察言觀色,程然是個鋒芒極甚之人,可以預見,若是他無所顧忌,他的鋒芒甚至會刺傷他身邊的人。這一點,梁見空截然相反,不管是不是刻意隱藏,此人看似溫和,實則心思詭譎,微笑間,翻手是雲,覆手是雨,城府不可謂不深。

  許輕言愣了愣,她怎麽想到那個人去了。

  這家店上菜很快,不知是因為本就如此,還是因為程然的緣故。程然是個健談之人,起初二人還在聊胃部保養,說著說著聊到旅遊上,程然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語速也不由加快:“你都去過哪?”

  “讀書的時候,很喜歡非洲大草原,在那裏呆了快一個月,有機會還想去那裏做支援,”提到感興趣的話題,許輕言的話匣子也打開了,“前兩年專跑北歐,小時候特別喜歡童話王國,挪威、丹麥,聽著名字都覺得好美,我是冬天去的,冰天雪地,差點把耳朵凍掉,在芬蘭還看到了極光。”

  “非洲,北歐,你的喜好差距好大,不過我都去過。”

  “旅遊嗎?”

  “有工作上的事,也有休假。”程然撈起一筷子雲吞麵,細細嚼了口,“還有呢,最近去了什麽好地方?”

  “尼泊爾……”說完這三個字,許輕言有些後悔,這個地方,她已經潛意識歸為禁區。

  程然很自然地接道:“那裏最近不是很太平,你一個人去的嗎?”

  “對,做了點功課,去了7天。”

  程然似是很感興趣:“你一個女生,敢一個人去那裏,膽子很大。”

  許輕言笑著搖頭:“倒不是膽子大,而是沒考慮到,隻是覺得有意思,就去了。”

  程然習慣性地豎起右手食指,朝許輕言點了點:“所以你是一個為了喜歡的事物可以不顧一切的人。”

  許輕言側頭想了想,神色淡淡:“我不知道,沒有試過,怎樣才算不顧一切。”

  舍棄生命算是不顧一切嗎,還是忍受痛苦?

  可為了什麽而不顧一切呢,她現在似乎沒有愛到如此深刻的事物。

  許輕言不是那種冰美人,她是淡如水,淡,對什麽都淡淡,不是特意抗拒,而是無論怎樣都無法愛上。

  所以,叫她不顧一切,好像無從說起。

  “中東那塊我很熟,越南、緬甸也熟,我可以免費做你的導遊……”

  程然也正說到興頭上,可他話還沒說完,他的助理匆匆忙忙地小跑過來,麵露緊張,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程然的神色變了變,但隻是一瞬間,他又恢複自若,不過說出的話不再那麽從容:“公司裏突然有急事,恐怕今天要先告辭。本來還有很多話想跟你聊,我們改天再約。”

  許輕言哪是那麽沒眼色的人,立即放下筷子,跟著程然起身:“沒關係,我也吃好了。”

  “我會安排人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可以。”

  程然沒有理會,隨後馬上有輛車停在許輕言麵前,還有人為她打開了車門。

  “許醫生。”程然作了個請的動作。

  許輕言倒是不好拒絕了,上車後,程燃替她關好門,俯下身說:“我們現在也算朋友了,不用跟我這麽客氣,一會聯係,再見。”

  她剛朝窗外看,就撞上他的笑顏,他的臉離她那麽近,她甚至能看清他一根根眉毛如何長出這樣帥氣的眉形,她甚至能看清他略淺的褐色瞳仁,她甚至能看清他眼角存留的笑痕。

  她迎著陽光看著他,眼睛刺痛。

第10章

  “許醫生。”他又叫了一遍。

  她看到他柔軟的嘴唇輕輕啟合。

  許輕言垂下眼,禮貌道謝:“謝謝,再見。”

  她單方麵拒絕了和他的視線交流,這樣她才不至於昏了頭。

  車輛駛入機動車道,司機詢問目的地,許輕言忽然不太想回家一個人呆著,不如去找淩俏吧。

  淩俏,有點離經叛道,愛煙熏朋克,可就是這麽個姑娘,學的竟然是古典鋼琴。沒錯,台上端莊高雅,台下鉚釘破洞。她租了個Loft,和幾個搞音樂的朋友一起住。她現在正在職業的十字路口,究竟是走鋼琴家路線還是老老實實在音樂學院做個助教,慢慢轉作老師,她還沒決定。

  照她的話說起來,她沒有許輕言的天賦。許輕言笑她找借口,輕描淡寫地掀過這一篇。

  天賦這種東西,也無法注定一個人的人生。

  她剛到Loft,就見淩俏一邊跳著腳穿鞋,一邊在包裏找鑰匙。

  “你幹嘛呢。”

  淩俏穿著正裝,還化了淡妝,注意是淡妝,不是煙熏妝,搞得許輕言定定地看了會才確認是本人。

  她看到許輕言,立馬拽住她:“快快快,來不及了!”

  許輕言忙上前扶住她:“怎麽了?”

  “哎呦,今天是趙大師的鋼琴演奏會,下午彩排,我是現場工作人員,要遲到了。”

  “那你忙。”

  見許輕言轉身要走,淩俏忙拽住她:“剛好,陪我去。”

  許輕言來不及問一句為什麽,就被淩俏風一般拉到劇院。

  許輕言自放棄音樂之路後,便不太關注此類演出,以往她定是第一個搶著買票的。今天,淩俏本想借著工作人員的帶許輕言進去,誰知竟被拒絕。

  見淩俏一臉愁苦,許輕言想得挺開,拍拍她的肩膀:“沒事,你先去忙,我到附近逛逛就回家了。”

  淩俏很是不甘心,她不信許輕言對鋼琴毫無眷戀,但那頭一直在催她,她隻好先進去。

  許輕言對這座劇場並不陌生,她也曾來演奏多次,有一次是代表學校樂團,一次是亞洲鋼琴大賽,還有一次是作為全國級音樂會演出嘉賓。

  思及此,她定住心神,不讓自己再往深處想。

  劇院邊上有一家琴行,以前自己是這裏的常客,她最愛來此張望一眼三角施坦威鋼琴。可惜,口袋裏不夠富裕,店主說了,這架鋼琴是傳家寶,不外賣,隻收藏。若是喜歡,倒是可以借她彈上一二。

  比這架琴高級的還有,但隻有這架琴是與她的同月同日生,這樣的特別便極有意義。

  大概已經有十年沒來了,下定決心後,為了不讓自己後悔,她除了偶爾在家練琴,便不再接觸與鋼琴相關的任何信息,自然也沒有再踏入這家店。不過,現在的她已經能淡然麵對。

  許輕言推開玻璃門,這裏已經翻新過,格局也和她記憶中的有出入,但空氣裏悅動的音樂分子。她記得一樓的拐角處,店主專門辟了一塊地放置他那台珍貴的古董鋼琴,許輕言繞了一圈,好琴見著不少,唯獨不見那架琴。

  許輕言隻好向店員詢問:“不好意思,請問,這裏原來有一家施坦威,是賣出去了嗎?”

  店員是個學生模樣的姑娘,聽後一臉茫然地搖了搖頭:“我來的時候就沒有你描述得那架琴。”

  “店主呢,哦,我記得是大家叫他張老師。”

  店員為難地笑了笑:“抱歉,我們老板不是您說的張老師。”

  許輕言和小姑娘道謝後,望著滿室的鋼琴,心中微微失落。

  畢竟十多年了,易主是很平常的事,是她太大驚小怪了。

  既然來了,許輕言便打算四處看看。

  許輕言在一架貝森朵夫前坐下,這個牌子的琴生產用原木一般要自然幹燥10年,再據切成材料並繼續幹燥3年。工藝之嚴苛,令沈月初匪夷所思,他曾陪她來看過琴,聽張老師介紹完後,差點笑趴。

  她當時給了他一肘子,他捂著肚子笑道:“我說,這跟你的個性一模一樣,難怪你喜歡。”

  “喜歡這架琴嗎?”

  許輕言一愣,不知何時,她的手已經不自覺撫上琴鍵。登時似碰到燙手的物件,許輕言收回手,忙站起來:“我隻是看看。”

  詢問的是一位男店員,很年輕,皮膚很白,帶著青澀的帥氣,正笑眯眯地看著她。

  他擋在她的前麵,她一時繞不過,正奇怪,對方忽然笑容加大:“不記得我了嗎?”

  許輕言被問住了,照說她不是臉盲,但這位帥成這樣,要是見過,她不會不記得。

  “哦,”對方一拍後腦勺,“我忘了,你那時沒見到我。不對,你應該看到我了。”

  許輕言怔住,這是什麽情況。

  對方糾結了會,兀自笑道:“你那時真的很有勇氣,不過,我猜二哥也不會真的難為你,要不然我會多幫你說幾句。”

  刹那間,許輕言臉色一變,那夜的情景從眼前閃過,她立刻意識到眼前這人的身份。

  李槐覺察到許輕言瞬間變化的臉色,舉起雙手,一臉無辜地表清白:“哎呀,姐姐不要生氣,我現在是一個人,我隻是個普通的大學生啦,在這裏打打工而已。”

  許輕言麵上已恢複鎮定,她不著痕跡地後退一步,說:“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你認錯了,請讓一讓。”

  李槐摸摸腦袋,疑惑道:“不對啊,我認人能力很好,不會認錯的。”

  “……”

  “哦,”李槐再次一拍後腦勺,“我懂了,你是怕我二哥,對吧!”

  “……”

  這個人真的是李家的嗎,真的是梁見空的弟弟嗎。

  李槐大咧咧地擺擺手:“沒事啦,我二哥要是真想怎麽著你,也不用拖到現在。姐姐,我不是壞人,你不用怕我的。”

  許輕言抽了抽嘴角,當真不知該做什麽表情了。他們這些人說自己不是壞人,她看上去很天真無邪單蠢笨蛋嗎?

  李槐還在那自顧自說著:“姐姐喜歡鋼琴嗎,會彈嗎?哇,又是醫生,又會彈琴,簡直女神啊,我二哥……”

  他的話被人打斷:“小槐,不去學校,又跑來這裏做什麽?”

  許輕言本能地握緊拳頭,稍作調整後,慢慢回頭。

  梁見空身後的玻璃門緩緩合上,頎長的身影擋住了盛夏的陽光,讓人看不清表情,片刻後,他邁開長腿朝他們走來,止步於她麵前。

  前幾次不是夜晚就是非正常狀態,比如病床上,比如臥床上,借著陽光看清真人還是第一次。陽光自他頭頂灑下,他的身上也隱隱帶上了陽光的味道,有種奇妙的蓬鬆自然。他的桃花眼溫潤含笑,唇角習慣性地上揚,哪怕是左眼處的傷疤也不妨礙他的好看。

  梁見空一身細軟淺灰色棉麻襯衣,袖口稍稍卷起,筆直黑色長褲,隨意一站,在這個看臉的世界,誰能把他跟XX二把手聯係到一起。

  “許醫生?你怎麽會在這。”

  梁見空好像這才發現她的存在,許輕言進退不能,隻好回答:“逛街,逛到這。”

  李槐壞笑道:“二哥,你把人嚇到了。”

  梁見空斜眼看他:“有嗎?你不要岔開話題。”

  李槐無奈地撇嘴:“好啦,反正下午沒課,我想早點過來,一會可以去聽演奏會。你不是去那什麽地方了嗎,怎麽這麽快回來了。”

  “搞定了就趕回來了。”

  他將目光轉向許輕言,她穿得一如既往的平素,不施粉黛的臉上也一如既往的沒什麽表情。

  梁見空找人要了杯水,看來他一路趕得很急,喝完一杯水後,他問許輕言:“許醫生上次說過,不會彈鋼琴吧?”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姿勢不對,躺下重睡 婚後相愛:老婆,我們戀愛吧 玉壁 歸期(離婚後的故事) 婚紗與你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作者:罪加罪  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