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見空

第8節

二爺打趣她:“這麽拿著手不酸嗎?”

他終於接過袋子,望向遠方,從側麵看,一雙桃花眼睫毛很長,微翹,一根貼著一根,展開優雅的弧度,而那雙漆黑的瞳孔始終透著微妙的清冷。

“嘶……”他忽然吸了口冷氣。

“二爺,怎麽了?”阿豹立刻上前緊張詢問。

許輕言這才發現阿豹就在附近,他身邊果然隨時有人。

二爺像是早知道他在,說:“沒什麽,胃有點痛,這兩天怎麽老痛,回去後幫我聯係找個醫生,最近胃不太舒服。”

阿豹立即應道:“是。”答完後立馬覺得不對,不說二爺從不輕易召喚醫生,這醫生就在身邊,怎麽不順便問問,莫非還是在警惕許輕言。

那邊,許輕言沉默著,繼續裝死。

“許醫生,有建議嗎?”阿豹替二爺開口。

被點名的許輕言隻好開了金口:“二爺……”

他打斷她:“梁見空。”

許輕言怔了下。

“梁見空。”他又重複了一邊。

梁見空嗎,見空,讀起來有點好聽。可他不應該姓李嗎?

這個想法轉瞬即逝。

“梁先生是胃痛嗎?”

梁見空立即合掌一拍:“許醫生正好是這方麵的專家,我怎麽給忘了呢。”

阿豹:“……”

二爺,您這戲演得真不走心。

許輕言一本正經地點點頭:“你可以描述得詳細點嗎?”

梁見空右手撫在胃上,回憶道:“夜裏總是感覺燒得厲害,白天又還好。”

“多長時間了,有沒有惡心的感覺,胃口怎麽樣?”一進入醫生的角色,許輕言立刻變得專注,連帶說話的字數都變多了。

“就最近。”

“以前有病史嗎?”

“沒有。”

許輕言從包裏翻出一個小本子,她喜歡隨身帶著筆和本子,裏麵不全是醫學上的筆記,還有她日常喜聞樂見。

她低頭,認真地在紙上寫著什麽,細軟的劉海輕輕在額前晃動,耳邊的頭發時不時滑落,她很隨意地將它們重新別至耳後,耳廓小巧清秀,未打耳洞。她低頭繼續書寫。

梁見空看了一會,不著痕跡地移開視線。

許輕言抬起頭,放下筆:“伸舌頭讓我看看。”

梁見空乖乖照做,露出舌頭,還大著舌頭問:“看得見嗎?”

許輕言仔細觀察了會,黑眼珠因為專注而顯得格外明亮。此時,他們倆因為這一個動作身體不由靠近許多,梁見空一垂眼就能看清她鼻尖上的美人痣。許輕言看得專心,片刻後微微隆起眉頭。

“你的胃以往都沒有什麽問題嗎?”

梁見空收回舌頭,回道:“我感覺都很好。”

許輕言歪過頭似是有些不解,過了會才說:“但以我看起來,你的胃長久保養不當,應該多加注意。方便的話還是到醫院看一下……”說到這她突然打住了。

梁見空是什麽身份,輕易能去醫院?

許輕言從本子上撕下那頁紙,遞給梁見空:“西藥治標,如果有病理性的問題最好做個胃鏡,或者看看中醫調理下。”

梁見空接過,許輕言愛用鋼筆,寫出來的字沒有想象中的秀麗,反倒落筆有力,回筆有鋒,若說字如其人,那麽許輕言的內心並不似外表這般素淡平靜。

紙上寫著診斷以及配藥,每種配藥後還寫明了用量和用法,非常細致。

梁見空盯著這張紙看了許久,許輕言脖子上的毛都豎起來了,以為自己寫錯了什麽。

“多謝許醫生提醒。”梁見空將紙疊好,放入褲袋。

突然,阿豹湊到他耳邊低語了幾句,梁見空聽後沒什麽表情,隻不過,他馬上回過頭對許輕言說:“你走吧。”

許輕言愣了下,然後如同刑滿釋放的犯人,幾乎是不帶停頓的扭頭就走,她沒說再見,私心裏覺得不說再見,就好像永遠都不會再遇見這個人。

阿豹等了會,直到完全看不見許輕言的背影:“二爺。”

“姓程的就在附近?”

“沒錯。果然如你所料,他們聯手了。尼泊爾那邊,雇傭兵的頭已經落馬,要不要……”

“不急,大魚還沒出現,小蝦還不夠塞牙縫。”梁見空總是胸有成竹。

還沒等阿豹接著說,那頭有個人爽朗地呼喚起梁見空:“老梁。”

阿豹瞬間進入紅色報警狀態,一邊護在梁見空左前方,一邊不動聲色地觀察四周。

梁見空聞聲看去,眉頭都沒皺一下,與對方的爽朗相呼應,也是笑得和煦:“我當是誰,程少啊。”

第8章

程然一副哥倆好的模樣,已經走到梁見空麵前:“難得遇上,不如喝杯酒?”

“謝了,我不想喝酒。”說著,梁見空悠悠地咬了口魷魚串,隨手把空酒瓶再次拋進垃圾箱。

阿豹帶著其他幾個人都不由上前幾步,眼裏帶著凶狠,這幫兔崽子整天暗裏藏刀,尤其這條程狗,成天亂吠,早想逮住他們狠揍一頓了,隻可惜這裏是大馬路,不能真刀真槍,不然……

程然迎上來,笑得非常自然:“跟我這麽見外,聽說你這回又死裏逃生,怎麽這麽不小心啊,傷到哪裏了?”

梁見空不理會程然顯而易見的挑釁:“你這消息從哪裏得來的,聽錯了吧。”

“沒有嗎?我還聽說你逃命時,還報廢了一輛邁巴赫?”

“早就送人了,怎麽你打算送我一輛?”

“沒問題啊。”程然大方地攤手。

“先謝謝了。”梁見空答得不鹹不淡。

“我剛才好像看到有個女人在這裏,轉眼就不見了,女朋友?”程然話鋒一轉,說完還故意朝周圍張望起來。

“這麽黑,你都看得見?”

“哈哈,這不是好奇麽,我們的萬年大佛身邊也開始有女人了。”

梁見空不動聲色地笑道:“我哪有你有女人緣。”

程然滿臉不讚成:“別這樣說,誰叫你每次組局都不來,不然……”

他還沒說完,手機響了,背過身接了個電話,不多時轉過來說:“老爺子叫我回去了,下次約吧,記得叫上美女,今天我們就各自散了吧。”

程然先行一步,梁見空站在原地,手裏的手機轉啊轉,阿豹半晌不敢跟他說話,梁見空雖然表麵無異,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不妙了。

很快,阿豹接到電話,看到來電顯示,他便知最壞的情況發生了。掛了電話後,他立即跟梁見空匯報:“果真如二爺所料,那家餐廳起火了。”

“人呢。”

“當然不在那裏,在安全的地方等我們。”

“東西呢。”

“安排好了。”

“尼泊爾的事不像是他幹的,到底是誰雇了那幫雇傭兵設下埋伏呢?”

“日本人,但跟他也脫不了關係。”

程然隻不過是借刀殺人。

“二爺,程然,會不會對許醫生出手?”

阿豹問出這話後就立刻後悔了,這話顯然是越矩了。

片刻後,梁見空才發話:“看著點吧。”

梁見空不再說話,阿豹也不敢再問,隻是他越來越看不懂老板對許醫生的意思。

程然,這個名字緊跟著梁見空,幾乎捆綁式銷售,雖還不至於令人聞風喪膽,但足以令人敬他三分。程老爺子年事已高,有些力不從心,而這個圈子是很現實的,你走下神壇,就有人踩著你的骸骨上位。十年前,程然還很年輕,就開始幫忙打理家業,這兩年算是真正子承父業,他人聰明,也夠狠,剛繼位的時候,一幫老家夥跳得老高,嚷嚷著要拔了他的黃毛,可不出半年,歸西的歸西,癡呆的癡呆,剩下的都乖乖在家養老。

程然說,都是現代社會了,別搞老一派的打打殺殺,玩點高明的,好嗎。說是這麽說,實際上殺得最狠的是誰,大家都知道。

相較於程然的狂妄,梁見空看起來溫和得多,大多數人第一次見麵都訝異於他的英俊和文雅,尤其是這些年梁見空有意低調。但那隻是看起來,要問如果在程然和梁見空之間選一個做對手,大多數人會果斷選前者。開玩笑,跟一隻會叫的狼犬鬥還能搏一把,和梁見空對上,什麽時候被扭斷脖子都不知道。

程然上位後出手很快,本身程家最強的便是毒,生物製藥公司是他們最好的遮羞布,然而程然的野心不止於此,他把觸角伸向了軍火。而這便觸及了李家的敏感的神經。不僅如此,這幾年,程然單方麵仇殺梁見空,簡直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血雨腥風就沒停過,梁見空有一次在美國,程然對其毒殺,險些命喪黃泉,好在他命不該絕。而這次足以讓李家這邊殺氣衝天,不輕易發話的李家老大李桐深夜召集全員緊急密會,出離憤怒的他敲碎了一張玉石桌案,下令三天之內連端了程家在金三角的幾個核心製毒窩點,更狠的是發出追殺令,這簡直是明殺程然唯一胞弟,還偏偏不讓他死全,至今他弟弟還躺在病房裏做著植物人,程老爺子氣得心髒病突發,險些閉氣。膽敢衝李家拔刀,還將刀鋒刺向梁見空,不把你碾死就不叫李桐!

可梁見空和程然的梁子並不是這幾年結下的,據說真正的□□是八年前震驚道上的“青山焚”事件,這件事許多人至今都沒搞明白那一夜究竟發生了什麽,各種流言不絕於耳,但可以肯定的是,兩家的仇結得萬分結實,兩個人一見麵,兄弟你好兄弟我好,私下裏來來回回捅了對方幾刀都不知道。今年以來,程然更是將這些事擺到了明麵上,我就是幹掉了你的心腹,我就是要截你的軍火,怎麽樣!

不怎麽樣,你幹掉我的心腹,我就滅了你的親人,你要截我的軍火,我就讓你沒毒可賣!

簡直是生死相隨,矢誌不渝。

——————————————————————————————————————————

回到z城後,許輕言立即接到了曹勁的飯局邀請,這位大俠定是破了大案,全身倍兒爽。

想想無事,她便決定赴這個約。

約見的地點是一家日料店,安排在這麽高大上的地方,想必曹警官的心情就是解放區的天晴朗的天啊。

許輕言到的時候,曹勁已經到了,還點了一桌子的菜。

曹勁見到她,趕忙招呼她:“趕緊的,你再不來,我忍不住要開動了。”

許輕言笑著搖頭:“曹大頭,你也太能吃了吧。”

曹勁把菜單推給她:“這點算什麽,你再看看,愛吃什麽,點!”

許輕言有一個多月沒見到他了,每次見到這人,臉上難免帶傷,這回臉上不算,左手也掛彩了。

“你的手怎麽了?”

曹勁吸了吸鼻子,拿起酒杯一飲而盡,一陣痛快後,說:“沒事,小意思,過兩天就好了。”

“飲酒傷身,你還受著傷呢。”

見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見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見空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隱婚天後,霸上癮!嗬,愛上我的你!邪魅總裁獨寵成癮荒野風聲禁愛危情:惡魔總裁壞壞愛到我懷裏來上等寵愛重生隱婚:Hi,高冷權少!一念情起,有始無終嬌氣今天過來吃糖嗎嬌妻在上:霸道總裁超給力我就在這裏,等風也等你你和我的情深緣淺小少爺隻想占有你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一撩成癮:楓爺,求抱抱何不醉酒思華年嫁入高門的女人第二次初戀獨占鮮妻:寒少,寵上天帝少蜜寵令:嬌妻,休想逃!冷少纏情:老婆,我們複婚吧然後是你他看到光的背麵頂級BOSS:鬼妻萌萌噠雙麵總裁寵妻入骨獨家專寵:總裁是妻奴腹黑老公,離婚進行時
  作者:罪加罪所寫的見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見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